打开主菜单
彈指詞
作者:顧貞觀 清

    錫山顧貞觀開陸 鐘珦校

    目录

    重刻序编辑

    先宮諭對巖公官京師時,恆與同邑嚴藕漁、顧梁汾兩先生集納蘭成容若所,以詩詞相酬唱。百餘年來,梁汾先生獨有《彈指詞》行於世。憶予弱冠時,見先大父司寇小峴公有合鈔《側帽》、《彈指》詞二本,《侧帽詞》者,卽納蘭成容若著,先司寇題語有云:「有才如此,而不永年,惜哉!」彈指詞則曰:「本朝詞家以弾指爲最。」竊展卷誦之,驚爲自古詞家所未有。蓋唐宋以來詞格,凡幾變矣,先生之詞,窮其變,而會其通,而極其至,神明變化,開前人未開之境。洵乎爲一代之詞宗,而歎先司寇公評騭之當也。先生詞初刊於其門人杜雲川先生,後屢有刊本,今皆燬失。先生族孫酉山醵資付手民,屬予爲之序,予後進末學,何足以序先生之詞,惟予服膺有年,亟思得是詞而傅之,故於斯役也,樂爲序之。而且慫慂之,顧念吾邑自咸豐庚申遭兵燹,文獻亡缺殆盡,先宫諭公《蒼峴集》被燬,司寇公《小峴山人集》亦燬,卽鈔存《無礙山房詞稾》久散失,無可蒐羅,深以憾。而又念藕漁、 雲川諸集均無有存者,未知何時誰爲重刊而傳之。

    嗟乎!自古名人著,其傳不傳,蓋猶有幸不幸焉。而況後之人湮沒不傳者,可勝道哉!予因序先生之詞,不能無慨然於中也。

    光緖四年歲在戊黄秋九月,邑後學秦赓彤謹序

    姚序编辑

    予曩聞錫山顧梁汾先生名,求其詩集讀之,格高氣厚,取法唐人,而變化縱橫,又非膠滯筆墨者比。私以爲先生之於詩,固其所長,而詞則予猶未之見也,聞昔辛稼軒以詩詞謁蔡光,蔡云:「子之詩未也,當以詞名。」又聞馬鶴窗與陸淸溪皆出菊莊之門,而淸溪得詩律,鶴窗得詞律,似乎詩與詞二者不可以兼能,先生而旣長於彼,度未必復長於此,此予曩時所見也。比予遊錫山得交杜雲川太史,論次當代詞,則又屈指先生爲第一,因以《彈指集》若千卷示予,其品超,其情至,其取裁非一體,其造就非一詣,洵能出入於南北兩宋,而集詞之大成者夫。乃歎予當時所見未足以盡先生,而先生之於詩於詞本無所不能者也,然非與杜太史遊,予亦何由而知先平之才之無所不能也邪。時因校刊《彈指集》成而序之如此。

    雍正甲辰五月下澣,華亭姚廷謙書於北垞之小杯湖

    杜序编辑

    華亭姚子平山,於書無所不窺,平時采摭詩文甚夥,偶與予論次當代詞人,予以梁汾師所著《彈指詞》示之,因重加校刊行世。夫彈指與竹垞、迦陵埒名。迦陵之詞,橫放傑出,大都出自辛、蘇,卒非詞家本色。竹垞神明乎姜、史,刻削雋永,本朝作者雖多,莫有過焉者。雖然,緣情綺靡,詩體尚然,何況乎詞。彼學姜、史者,輒屏棄秦、栁諸家,一掃綺靡之習,品則超矣,或者不足於情,若彈指則極情之至,出入南北兩宋,而奄有衆長,詞之集大成者也。予少好填詞,每為吾師所矜許,後遇竹垞先生,復竊聞其緒論,乃摩挱白石、梅溪,之間詞體為之稍變,而生平瓣香,實在彈指。予向所鏤版,藏於家有年,四方爭購之,不可得,今平山之服膺彈指,不減於予,因屬予序而傳之。夫予固窮且老矣,何足以傳吾師,而能大其傳者,庶幾其在平山也哉。

    雍正甲辰夏四月,浣花詞客杜詔。

    鄒序编辑

    今之譚風雅者,輒左詞而右詩,謂詩固發抒才藻,詠歌性情,而詞特野田草露,閨門袵席,鄙俚之音,君子弗尚。且詩必上下騷選,出入三唐,敝畢生之精力,猶苦不工;而詞則甫解操觚,粗按聲律,長句短句,便可按譜而得,於是始之左詞而右詩者,繼復難詩而易詞。不知詞於古樂府開其源,厥後發軔於唐,蕃衍於宋,秦、晁諸子,號稱最工,當其取材敷藻,亦未嘗不上下騷選,出入三唐,敝畢生之精力,詩固難,詞亦何易邪。然世之遇不講者,亦有說焉。學士習經生家業,於吚唔雒誦之下,取唐人靑蓮、少陵諸集,撏撦割剝,依稀擧仿,便欲名家,間作小詞,粗硬生歰,强其筆以相就,轉折頓挫抑揚俯仰之間,如傖父之學吳音,舌根間强,不能自主。況其所爲詞,又皆野田草露,閨門袵席鄙俚之言,脫稿後,自顧亦復形穢,反不如五言七言可以稍文其固陋,因遁其辭曰,詞不可作。蓋至是而向之難詩而易詞者,更轉而難詞易詩矣。秦、晁諸子後,工者寥寥,曷怪哉!吾邑顧梁汾先生,其詩固婉麗淸新,直入中、晚唐人閬奧,不似外間好談初、盛,而僅得其皮毛。至《弾指詞》,則肌理淸姸,格律蒼老,雄深感慨,頓挫沈鬱,真殘膏賸粉,俱足沾漑後人。所著雖綺窗鴛閣丁甯哀怨,及河橋酒幔懷人送遠之詞爲多,而直禁苑掌絲綸炳炳琅琅,仍作閶闔衣冠語。昔嚴藕漁太史敍金沙王次回詩云:「以閎肆之才,寫宕往之致,窮情盡態,刻露深永,可謂橫絕今古。」夫惟藕漁知次者深,故傾倒於次回者至,予舉此以弁先生之詞,不特凡學輕才,驚怖河漢,卽起秦、晁諸子見之,亦當逡巡變色,有起予之歎。是卽予之所以知先生者矣。此余先君子序梁汾先生《彈指詞》文也,先生後人味澹七兄欲將家刻、杜刻彙集,重校付梓,問序於余,余一行作吏,未遑操觚,因憶先君子文稿中有是序,遂出而錄以畀之。嗟乎!文著於六十年以前,而傳於一再世之後,其出處亦有時乎? 一回想間,不禁惘然。

    時嘉慶二十有一年歲次丙子八月朔有二日,同邑後學鄒文炳藜齋氏書於章貢之廬陵傳舍

    諸序编辑

    余弱冠與徐子石漁定交於一一堂,見其手錄梁汾先生《彈指詞》一卷,每風清月夜,相與歌「季子平安否」二闋,激昂慷慨,如李少卿更衣循發時,於以見情詞入人深也。越今二十餘年,先生之孫仲温重刻《彈指詞》成,而屬余為之序。先生幼禀異姿,多讀書,詩古文皆有心得,而詞更奄有衆長,自成機軸。先生嘗曰:「吾詞獨不落宋人圈,可信必傳。」嘗見謝康樂「春草池塘夢中」句,曰:「吾於詞曾至此境。」昔彌勒彈指,樓閣門開,善才即見百千萬億彌勒化身,先生以斯名集,殆自示其苦心孤詣,超神入化處。至歸老纑塘,究心理學,視平昔才華,已如飛絮落花,任其沾泥隨水,一切色相不留。然其少日刻心注意,所以傾羣言而漱六藝者,海內所共信,與先生之自信無異詞也。同時有攜先生新詞至朝鮮者,館人竊誦焉,翼日,儒服者八人來遏,同聲乞詞,盡以畀之。後日必一至,備致款曲禮儀,堅懇將來片語單詞,必為郵寄。陽羨陳衛玉記其事,是知先生之詞,固已傳布海外。顧古來唐宋諸名集,類編輯於門生後起,如昌黎之有李漢,少陵之有微之,六一之有東坡,薪盡火傳,瓣香在是,故苦心蒐輯,以昭示來茲。至為其子孫者,往往不能敬承先緒,以刊布流行,豈極盛之下,難乎為繼,抑家庭之教,或轉有所未至耶?曩者廬州張太守見陽聘先生修郡志,先生卻所贈而請刊端文公遺書,是先生既表章先業於前,今仲温復刻茲集於一再傳之後,祖武孫繩,後先濟美,於以知顧氏之澤,源遠流長,而理學文章之衣被於後人者,浩乎其未有涯涘也,故樂為之序如此。

    乾隆癸酉二月之望,同里後學杏程諸洛拜手書。

    卷上编辑

    臨江仙编辑

    曾是上清携手處,迢遥笙鶴遺音。水如環佩月如襟。幔亭人杳,歸路已難尋。
    莫倚君身仙骨在,曉霜明鏡駸駸。碧天雲海約投簪。舊歡新別,回首兩沉吟。

    生查子编辑

    欹枕背屏山,鏡掩燈明滅。香穗弱難扶,一寸金蠶齧。
    抱影欲成眠,翠被寒疑裂。雙筋嚲紅綾,半落聞簷鐵。

    昭君怨编辑

    殘雪板橋歸路。的的玉人風度。擁袖障輕寒。恣他看。
    聞道昔遊如昨。添個洗紅池閣。掩冉壓墻花。是誰家?

    雙雙燕编辑

    本意用史梅溪韻

    單衣小立,正秋雨槐花,鬢絲吹冷。鏡函如水,長憶畫眉人並。殘葉飄金井。問燕子、歸期未定。傷心社日辭巢,不是隔年雙影。
    香徑。芹泥猶潤。只一縷紅絲,誤他嬌俊。幾多恩怨,絮徹杏梁煙暝。傳語別來安稳。待二十四番風信。那時重試清狂,肯放雕阑獨凭。

    青玉案编辑

    天然一幀荊關畫。誰打藳,斜陽下。歴歴水殘山剩也。亂鴉千點,落鴻孤咽,中有漁樵話。
    登臨我亦悲秋者。向蔓草平原淚盈把。自古有情終不化。青娥塚上,東風野火,燒出鴛鴦瓦。

    浣溪沙编辑

    不是圖中是夢中。非花非霧隔簾櫳。窄衫低髻鎮相同。
    清脆鈴聲簷鴿夜。悠颺燈影紙鳶風。此時擕手月溟蒙。

    物外幽情世外姿。凍雲深護最高枝。小樓風月獨醒時。
    一片冷香惟有夢。十分清瘦更無詩。待他移影說相思。

    傳言玉女编辑

    上元

    今夕何年,偏覺漏喧人醉。星毬高揭,是星娥手綴。千樹寶華,寜讓六宮翦綵。幽歡剛趂,密傳詩謎。
    走過紅橋,苐三條、忽復會。踏歌聲裏,聽搔頭玉墜。明月暗塵,才入暖香寒翠。為伊耽閣,梅花清睡。

    掃地花编辑

    十六夜陰寒,坐卧小樓,茫茫百端,不覺為之悽咽。

    擁爐人倦,向煮雪聲中,坐愁愁坐。巡簷數朶。為丁寜玉笛,莫教吹破。酷愛高寒,紙帳一番清課。肯閒過。不律隃糜,那禁慵墮。
    舊約何曾果。在徙倚朱樓,迷藏香徑,延緣畫舸。正離魂欲接,斷煙橫鎖。怕夢醒時,盻殺滿城燈火。問誰個箇。掩紗窗、更愁於我。

    柳梢青编辑

    花朝春分

    乍展芭蕉。欲眠楊柳,微謝櫻桃。誰把春光,平分一半,最惜今朝。
    花前倍覺無聊。任冷落、珠鈿翠翹。趂取春光,還留一半,莫負今朝。

    春光好编辑

    上巳

    風漸暖,雨初晴。似朝酲。手掐蕙叢雙箭,注銀缾。
    繡得紅羅纖窄,其如懶踏青青。待擘澄心堂紙,倣蘭亭。

    歸國謠编辑

    呼女伴,鬪草鬪花輪日換。相約羅衣同澣。畧嫌天氣暖。
    幾摺纔開筠扇。莫教題便滿。空却廽文一半。有人親落款。

    畫堂春编辑

    湔裙獨上小漁磯。韤羅微濺春泥。一篙生綠畫橋低。昨夜前溪。
    囬首楝花風急,催歸暮雨霏霏。撲天香絮擁凄迷。南北東西。

    南鄉子编辑

    繡榻近来閒。似整如欹欲缷鬟。自把毛詩教小鳳,關關。鸚鵡偷傳喚阿蠻。
    湘管淚痕斑。擲罷金錢弄玉環。身似離爻中斷也,單單。欲展雙睂又拆難。

    春事悔蹉跎。啼鴂啼鵑盡已過。又是炎天行不得,哥哥。鵲語分眀喚渡河。
    且莫唱離歌。勉共花隂醉叵羅。不信君愁剛一石,多多。攪入香醪下嚥麼。

    只影妒雙棲。落盡梁間燕子泥。待到東南新月上,煙低。無奈䟽窓只向西。
    珍重語柔荑。能得樓頭幾度携。曾是別来相望處,凄迷。草暗天涯柳暗堤。

    定風波编辑

    只覺微詞分外尖。計踈容易惹猜嫌。蟢子故懸絲網待。無奈。落花飛絮一時黏。
    冷處越須防妒眼。重見。那囬風格定矜嚴。正是背人成獨語。爾汝。又誰偷覻水晶簾。

    一絡索编辑

    推枕依然似昨。鬢香雲閣。欲擡雙眼尚瞢騰,記夢語,無端錯。 何處一聲催覺。曉鶯簾幙。眠時親手系花鈴,又徹夜,風吹薄。

    望海潮编辑

    和嚴蓀友照黛詞

    山圍擁髻,樓開照黛,儘容生老柔鄉。一抹愁煙,三分夢雨,頻来好處凄凉。何許最難忘。向埽睂才子,訴與何妨。生怕添愁,只言陳事莫思量。
    是誰分付成雙。記深盟淺諾,弄玉騎羊。退粉翎寒,傾心葉重,曾教費盡端詳。待譜就新妆。怕不堪持贈,翠珮眀璫。真帖誰傳,為伊臨箇十三行。

    鳳凰臺上憶吹簫编辑

    潤逼琴絲,膩匀牋粉,困人終日𩆌𩆷。似春眠未覺,宿醉相兼。一種無憀心緒,誰還理、舊素新縑。愁来也,王肌生粟,悄覺寒嚴。
    鰜鰜。何曾比目,向百尺竿頭,斷送枯鮎。想當初崖蜜,知為誰甜。挑取羅巾袖口,將往字、細齧重撏。拚狼藉,墨痕清淚,小印紅鈐。

    菩薩蠻编辑

    亂紅新碧隂如幙。夾羅初換單綃薄。曲闌沸春聲。捲簾無數鶯。
    花叢雙蛱蝶。顫向釵叢貼。和笑弄青梅。是伊親摘来。

    楚江纔有眀珠寄。秦樓又惹羅襦繫。的的比雙南。雙棲分也甘。
    歡多愁轉劇。兩地尋春約。帆影落平蕪。依然范蠡湖。

    隔花誰撼金鈴索。東風無賴搴珠箔。小膽不成歡。麝衾空書寒。
    嬌多擡腕怯。薄暈偎雙頬。半晌費矜持。贈君千日思。

    頗黎枕滑春雲缷。殘釭猶自眀蘭灺。好夢覺来疑。歸時說與伊。
    微霜吹玉貌。何處停征棹。相隔只吳關。曲屏無限山。

    南音至,接所寄桂花,忽忽成夢。

    夜深叢桂飄香雪。有人私語憑肩立。莫倚玉蘭干。人間風露寒。
    殘妆猶在臂。小別千年矣。密約誓他生。此生無那情。

    小名

    聞呼菡萏渾嬌小。芳名已換芙蕖早。欲摘奈荷香。絲牽蔤恨長。
    並房紅粉瘦。待雪同心藕。相薏復相蓮。蓮心菂菂圓。

    囬文

    暮煙空碧縈花霧。霧花縈碧空煙暮。来去莫教催。催教莫去来。
    影踈侵夢冷。冷夢侵踈影。留醉倚香篝。篝香倚醉留。

    眼兒媚编辑

    手卷湘簾雨乍收。雙燕小紅樓。釀花天氣,護花心性,一樣溫柔。
    知他底事長無語,細帶縛箜篌。箇中須解,寒應勝暖,春不如秋。

    綺語無端障已深。贏得誤知音。前身莫在,掃花壇上,敝帚千金。
    自從織女囬車路。惜別到於今。閒情慧叢,一時分付,好費沉吟。

    師師令编辑

    題裙

    冰綃霧縠。稱楚宮纖玉。稱心花樣稱身裁,教抹作、水雲微綠。淡淡海棠紅一簇,配雪蕉橫幅。
    麝臍龍腦猶嫌俗。畧薰些沉速。藕絲風颭五銖輕,都不似、塵凢妆束。別繡寳斕金縷蹙,供如来金粟。

    戚氏编辑

    《二喬觀兵書圖》是吳北宮畫

    十三篇。昔曾斷送兩嬋娟。何意孫吳,却將韜畧授釵鈿。嫣然。恰隨肩。象牀交倚麝襟聯。雙珠巧合雙璧,更無相妒有相憐。聞道江上,舳艫銜尾,共驚狂虜投鞭。待同心借箸,密商帷幄,迅掃弋鋋。
    妆罷對展芸編。蠟丸封就,侍女不教宣。量珠做、鴛鴦陣裏,聚米山川。正軍前。露布催草,簪花腕弱,應自怯如椽。擬開屏障,試撚霜毫,寫箇赤壁飛煙。
    銅雀愁深鎖,宓妃蕭颯,坐老芝田。争似伊家姊妹,恁流離、却得好姻緣。看他既美姿顏,兼精音樂,夫壻人争羨。只英雄、兒女都難戀。定霸業、追想齊年。倩誰憑、阿堵重傳。向丹青,枕手且閒眠。忽西風緊,紅衣缷落,並蒂池蓮。

    天仙子编辑

    密密濛濛春幾許。斜陽忽送廉纖雨。
    柳煙深鎖怯憑闌,千萬縷。飄輕絮。薄倖不歸雙燕語。

    望江南编辑

    江南好,燕子乍来時。屢喚不譍挑笋約,欲成還改護蘭詩。風日助相思。

    江南好,清簟坐瀟湘。梅雨生憎調黛濕,麥秋偏愛洗頭凉。小立焙茶香。

    江南好,秋水晚平橋。千頃綠沉菱葉雨,十分香散藕花潮。人倚木蘭橈。

    江南好,寒掩小窓紗。積雪紅垂天竹子,微泉碧注水仙芽。幽事屬誰家。

    青衫濕编辑

    玉蘭堂下新隂薄,輕暖復輕寒。繡牀開也,燕泥晨落,移近闌干。
    日遲人嬾,青梅豆澀,紫蔗漿寒。別来生受,些兒供養,也當加餐。

    八聲甘州编辑

    端午

    恁喧闐、那得怨魂酬,羅綺照中流。問誰乗片舸,筆牀硯匣,冷處夷猶。別是沅湘風味,都不混葵榴。獨向煙波外,占取清秋。
    當日芙蓉湖上,正水嬉初散,杜牧空留。忽催歸暮雨,小泊近朱樓。最難忘,風燈零亂,乍隔船,驚見幾囬頭。傷離緒,綵絲千結,囑咐親收。

    金縷曲编辑

    秋暮登雨花臺

    此恨君知否?問何年,香消南國,美人黄土。結綺新妆看未竟,莫報諸軍飛渡。待領畧、傾城一顧。若使金甌常怕缺,縱繁華、千載成虛負。瓊樹曲,倩誰譜。
    重来庾信哀難訴。是耶非,烏衣朱雀,舊時門戶。如此江山剛換得,才子幾篇詞賦。吊不盡、人間今古。試上雨花臺上望,但寒煙、衰草秋無數。聽嘹唳,雁行度。

    丙午生日自壽

    馬齒加長矣。向天公、投箋試問,生餘何意?不信懶殘分芋後,富貴如斯而已。惶愧煞、男兒墮地。三十成名身已老,況悠悠、此日還如寄。驚伏櫟,壯心起。
    直須姑妄言之耳。會遭逢、致君事了,拂衣歸里。手散黃金歌舞就,購盡異書名士。累公等、他年諡議。班範文章虞諸筆,為微臣、奉勅書碑記。槐影落,酒醒未。

    吳庶寧七十索詞,書以壽之

    曠達如君幾?幾曾誇、烏衣列戟,向來門第。咫尺樊籠偏謝卻,裹足軟紅塵裏。應自信、籌之熟矣。惟有閒身消受得,第二泉、如鏡山如綺。判歲月,此中寄。
    人生適意為佳耳。莫空過、持螯時節,聽鸝天氣。茶局縱橫紗帽側,一笑紛紛鬥蟻。那更覓、參同真契。辛苦還丹兼辟穀,總輸君、獨悟長生理。看玉樹,繞階起。

    四壁秋花卷。問誰為、柴桑寫照,俗塵俱遣?天與高寒風格在,簌簌清霜欲泫。背素障、光浮魚繭。隨例玉盤承露冷,傲慈恩、一抹紗籠淺。和雁字,碧空展。
    斜規隙月看逾顯。錯教人、圖成沒骨,粉圓脂扁。餐盡落英聊解佩,舐掌何愁嗾犬。只妒影、蘭膏未免。接得芙蓉城主牒,許眾香、北面吾分典。更位置,燭奴剪。

    仲冬望後二日,壽龔芝翁年伯

    霽月風光卷。恰佳辰、陽回黍谷,禁寒都遣。坐煖芙蓉三十二[1],那覺一條冰泫。親領袖、吳箋蜀繭。風雅友朋俱性命,算萬間、廣廈歡猶淺。孤掌在,快重展。
    先皇嘆息才名顯。墨淋漓、堪收閣拓,堪題禁扁。凰闕何妨容虎臥,莫問淮南雞犬[2]。吐握慣、積勞難免。覽揆正宜膺宅揆,往欽哉、諮汝夔龍典。看綠綟,稱身翦。

    紀蘗子徵君話舊有感

    皂帽緇塵捲。任相猜、杜陵野老,傷心頓遣。倦眼摩挲雙闕望,鉛淚銅盤偷泫。輦轂下、一窩如繭。乘興偶然迷出處,泛虛舟、試狎蓬萊淺。供醉吐,錦茵展。
    身終隱矣那須顯。數昇平、白門標榜,紛紛闊扁。及至時危鉤黨密,麘鳳並遭鷹犬。羨此際、冥鴻獨免。閱盡宮鄰金虎局,更何人、痛哭三朝典[3]。天寶話,舌頻翦。

    奉懷柏鄉魏相國,時暫假歸里

    黃閣仍開卷。只敷陳、平生四字,曇聃盡遣。江左風流歸冀北,霖雨九垓春泫。看賜甕、十圍金繭[4]。國士無雙親下拜,問感恩、知己誰深淺。先世澤,藉公展[5]
    副封白去經綸顯。小延英、逾時伏對,懷中鷂扁。太保只今推坐論,西旅徒然貢犬。真異數、朝參暫免。所喜聖朝無闕事,且閒刪、雅頌兼謨典。重補袞,五云翦。

    和汪蛟門同舍納姬

    五夜青綾卷。帶餘寒、卻偎燕玉,凌兢頓遣。起傍鏡奩看制草,銀沫禦箋微泫。沈水炷、博山分繭。鳳閣乍翻新樣出,掃宮黃、八字眉兒淺。剛一笑,旅愁展。
    異香莫為更衣顯。避人看、紫磨纏臂,連宵壓扁。傳語當關辭剝啄,睡熟金鈴小犬。諒酒債、尋常今免。十五壚頭誇識字,乞簪花、價倍鸘裘典。怪惱亂,韋腸翦[6]

    寄吳伯成,喜龍光塔工告竣

    案積如山卷。盡從容、手書耳受,移時散遣。暇即攜觴兼召客,王版銀鉤光泫。頻倒屐、莫辭重繭。為續鸞弦酬鳳髓,便以膠、投漆情還淺。騰尺木,素懷展[7]
    九龍七級龍光顯。憶登高、攀蘿直上,指揮輪扁。下視桑麻成世界,聽徹雲中吠犬。料四牡、馳驅不免。若過棠陰須少憩,采風謠、正屬輶軒典[8]。留贈答,素毫翦。

    坐周雪客兄弟遙連堂,感櫟園先生舊事

    宦槖書千卷。好樓居、看山讀畫[9],煙雲消遣。造物惟將清福忌,不管西州悲泫。憶縞苧、遠投椒繭。昨歲梁鴻溪上過,謝登堂、拜母交非淺。今古誼,一時展。
    公才遍歷崎嶇顯。卻重圍、笑談矢石,射烏題匾[10]。午夜九閽爭叩額,散斥狺狺猘犬。都不怪、希遷數免[11]。偏喜學陶初願遂,整芸簽、悉付琳瑯典。碩果盡,痛難翦。

    和芝翁題影梅軒詞

    舊雨西風捲。便重經、天荒地老,此情難遣。剩粉遺香留得在,兩袖三生紅泫。誰擘破、同心珍繭。分付鮫人和淚織,一絲絲、扣入冰花淺。來世作,臂紗展。
    非耶立望全身顯。太愁予、千眉峰蹙,雙鬟雲扁。縞夜梨魂看似雪,吠影心忪粵犬。恩與怨、而今勾免。夢裡錦鞋歡兮薄,上頭釵、判向生前典。緣不了,莫輕翦。

    《和閨怨》嚴蓀友、鄒黎眉並客燕臺,即以寄之

    無語湘簾捲。肯輸他、畫梁雙宿,封侯悔遣。紅雨立殘清露滑,繡雀一幫泥泫。早餒就、吳宮八繭。悄向護花鈴索下,聽黃鸝、罵徹春陰淺。容易得,遠山展。
    遊踪似托韶華顯。鬥輕狂、謝娘絮薄,沈郎錢扁。何處芳叢爭挾彈,橫過新豐雞犬。趁買笑、鄉愁告免。不記臨行針線密,綠楊絲、系馬青衫典。休乞句,帶重翦。

    梁藥亭解元屬賦紫竹夫人,因有所訂

    心共香苞卷。卸啼妝、卻施檀暈,湘娥恨遣。直拂芸輝綃賬薄,雲母簟紋波泫。新粉撲、羅浮蝶繭。說與桐花羞待鳳,雪衣寒、水月毫光淺。窗影在,個人展。
    兔園傍柳名偷顯。刻琅玕、詞填玉茗,簫圓釵扁。搔背何須春筍樣,一笑麻姑鞭犬。換翠袖、昭容不免。佔住夜郎才幾節,讓扶南、暫作扶餘典。偎滿願,火龍翦。

    步蟾宮 閏六月七夕编辑

    玉纖暗數佳期近。已到也、忽生幽恨。恨無端、添葉與青梧,倒減卻,黃楊一寸。
    天公定亦憐嬌俊。念兒女、經年愁損。早收回、溽暑換清商,翻借作、蘭秋重閏。

    喜遷鶯编辑

    歡期遠近。試說向乘槎,倩傳幽恨。萼綠潛攜,蘭香密約,妒煞人間風韻。添上青桐一葉,減卻黃楊一寸。誰同病,有淒涼月姊,廣寒重暈。
    何損。虛猜道、解事天公,垂老偏難問。繡被經年。機絲匝月,到底銀河渡穩。寄語多情烏鵲,且莫作炎威準。待暗裏,把些時倒扣,算他秋閏。

    采桑子编辑

    分明茉莉開時候,琴靜東廂。天樣紅𡒅。只隔花枝不隔香。
    檀痕約枕雙心字,睡損鴛鴦。孤負新涼。澹月疏櫺夢一場。

    编辑

    秋來看盡星河也,只是孤眠。多謝嬋娟。再放山樓一夕圓。
    床頭澗響渾疑雨,滴破蒼煙。小字香箋。伴過泠泠徹夜泉。

    望梅 中秋编辑

    月中秋半。正金波委地,絳霄層卷。唱可哀、空憶人間,記一曲賓雲,桂亭雙幔。碧海青天,料今夜、夜涼應倦。又無言村杵,有淚邊笳,不情鄰管。
    追思十年遊伴。嘆吳山煙冷,廣陵潮滿。把清光、比似元宵,問姮娥肯放。花燈輕換,瓜果前頭,小列個、結璘香案。怕珮聲釵影,俱逐曉風零亂。

    翦湘雲编辑

    秋海棠葉底多紅紋,偶從山中覓得一種,葉上下純綠,正面尤生翠可愛,花复耐久,因移植書閣,為製此詞。

    瘦卻剩煙,嬌偏宜雨。傍窺宋牆陰,目斷初遇。別是幽情脂粉外,那得紅絲輕許。系天涯、歸夢綠羅裙,添兩眉愁聚。
    誰念補屋牽蘿,賣珠回去,正袖薄天寒,風韻淒楚。小蹙凌波鉛淚滴,翦破湘雲一縷。向西窗、密約美人蕉,和影兒私語。

    河瀆神编辑

    密約水神祠。瓣香心事誰知。繡旛同上小名兒,一雙親系干支。
    蕭蕭暮雨芙蓉黑。越江猶認行跡。潮沒蘇碑三尺,怨魂應始消得。

    醉花陰 重九编辑

    歸雁一聲相識舊。嫩橘和霜剖。風景入秋悲。惻惻新寒,況是秋深後。
    知道明年還健否。且醉黃花酒。休說不須開。倘為看花,憶著離人瘦。

    偷聲木蘭花编辑

    平分一片蕉陰綠。相對妾身原似玉。細雨歸帆。臨別啼珠忽滿衫。
    斷鴻雙鯉曾無便。驚喜竹西廊下見。記否檀奴。衣袖當時水墨圖。

    念奴嬌编辑

    冷清清地,便逢歡、也則不情不緒。況是宵長孤枕側,挨得幾番秋雨。蘭炷微沉,桃笙半疊,送盡爐煙縷。香濃醉薄,此愁何減羈旅。
    不過絮斷柔腸,亂蛩枉卻,費許多言語。二十五聲清漏永,盡夠滴殘雙筯。翠濕雲鬟,涼侵玉腕,那復催砧杵。由他夢醒,別來和夢難據。

    摸魚兒 芍藥,簡蓀友编辑

    幾多情、春歸莫訴。下階親翦紅藥。短檠孤影愁相對,教伴綺窗斟酌。花睡著。護一點、檀心不受東風謔。明朝梳掠。看鏡裏芳姿,阿誰較勝,傳語問青雀。
    瓊肌削,似比柔枝更弱。半開仍鎖銀錀。絳綃曾挹經年淚,和露封來灼灼。休忘卻。休忘卻、年時茅屋空山約。從教零落。待粉蕊全刪,寶華同證,此意盡商略。

    虞美人编辑

    盤螭約指雙花隱。翡翠研宮粉。贈來條脫感真妃。莫是興寧六月、語楊羲。
    金彄忽似金甌缺。手挽初弦月。倦遊踪跡幾更名。好句玉環纖印、記他生。

    编辑

    內家結束莊嚴相。不是慵來樣。水晶廉卷半閒時。正好炷香親較、晚唐詩。
    鴛緘忽接郎邊信。為道歡期準。寄聲青翰早飛回,約共紫藤花下、送春歸。

    蜀茶编辑

    燒燈時節傳柑宴。青粉牆西見。個人偷眼隔窗紗。映出月中根葉、雪中花。
    分明玉茗堂深處。小立垂垂樹。問名猶喚內家真。一點荔枝飛騎、笑紅塵。

    佛手柑编辑

    額黃染甲宮鴉皺。書法誇筋瘦。憑將背癢試麻姑。且結蓮臺真印、禮南無。
    色香兼味都超絕。彈指霏輕雪。玉纖頻屈數將歸。按透斷紋如囓、十三徽。

    编辑

    煖風遲日烘微醉。催上櫻桃會。翠娥招手滿船招。看煞帽簷欹側、月城橋。
    勻圓細數盛妝合。待解相如渴。丁寧莫受蔗漿寒。薄暮來嘗勝雪、小龍團。

    编辑

    霜寒玉指吹簫歇。倚斷秦樓月。掃眉才子浣花人。不道當時金粟、本前身。
    迷藏曲徑鉤衣戲。似夢猶堪記。侭留顏色待君憐。心字香焦重埋、一絲煙。

    一剪梅编辑

    自撥香弦按紫檀。曲向誰彈。淚向誰彈。蜀茶花底小紅欄。去為誰難。住為誰難。
    不施梅額墜雙鬟。春也闌珊。人也闌珊。相思空覓駐顏丹。伊也摧殘。儂也摧殘。

    賀新涼 用辛稼軒韻代別编辑

    愁向清輝說。暗將離、冰紈卻扇,香羅替葛。不覺涼颸吹茉莉,回首紗櫥似雪。得幾度、為君簪髮。行矣天邊風露冷,漢時關、偏隔秦時月。幽思重,寫瑤瑟。
    情知又是經年別。轉難忘、憑肩密誓,長生鈿合。此意雙星應鑑取,好耐寒侵肌骨。恩不甚、怕成輕覺《楚辭》:「恩不甚兮輕絕」。。來日征帆休便掛,聽殘更、軟語鎔心鐵。銀漢影,夜分裂。

    江神子编辑

    柔鄉無計得徘徊。首重回。眼重回。願逐飛花,和夢繞妝臺。呵手為卿添翠黛,愁一蹙,暫時開。
    狂踪頻問只佯推。莫相猜。試相猜。驗取心香,燒透不成滅。蓮葉裁帆絲系祚,風便也,藕船來。

    燭影搖紅 立春编辑

    負卻韶光,十年眼冷花叢裏。玉笙寒徹夢驚回,著處東風矣。猶是當時春意。漸病酒,懷人天氣。樊川愁寐,繞榻茶煙,鬢絲吹起。
    殘雪無多,莫教容易成流水。瓊瑤留伴落梅魂,共作冰壺貯。再入茅堂燕子。應問我,別來何似。君看池畔,照影婆娑,樹猶如此。

    萬年歡 人日,用史梅溪韻编辑

    小綴珠幡,玉搔首、觸簾散點晴雪。幾箭紅蘭,恰共水仙俱發。為約檀心磐口,和瘦影、伴成三絕,湘屏掩、整整斜斜,一般冷淡香骨。
    蕭郎俊遊未歇。乍傳柑時候,又擬輕別。打疊離情,待賞新年節物。挑菜幽期近也,試換取、練裙文襪。臨妝鏡、拂了蛾兒,月中早見春月。

    蘇幕遮编辑

    玉爐香,誰與共。旖旎菸絲,吹出羅幬縫。雙鬢怯翻寒髼鬆,才話分攜,已做天涯夢。
    醒時衾還獨擁。約略離亭,人遠雞聲送。別是五更愁一種。冷透心窩,自怪無端痛。

    鷓鴣天编辑

    往事驚心碧玉簫。燕猜鶯妒可憐嬌。風波亭下鴛鴦牒,惶恐灘頭烏鵲橋。
    搴恨葉,摘情條。舊時眉眼舊時腰。可能還對西窗月,狼藉桐花帶夢飄。

    沁園春编辑

    粉堞烏啼,紅橋雁齒,昔日亭臺。記墜釵聲裏,頻呼小玉,鉤簾影畔,替摘青梅。感絕多情,雙燕語道,三歲棲香人未回。心期在,且休教結子,辜負重來。
    歡娛總隨流水。尚依然位置,沒點塵埃。只淒涼禪榻,茶煙空颺,飄零酒社,蠟淚成堆。一種幽情,春草句怕,清夢池塘有刼灰。長陪著,舊雕欄玉砌,花月宮槐。

    [12]

    小重山编辑

    閨閣爭傳捧貼黃。久重新雨露、潤蓮幫。錦襪初學內家妝。今而後,啟予足、孟家光。
    按拍鳳頭香。盡春愁穩載、莫輕颺。一鉤纖窄待重量。驚鴻影,凌波襪、誤陳王。

    [13]

    附:附浣溪沙编辑

    閨閣爭傳捧貼黃。九霄雨露潤蓮塘。錦襪新學內家妝。
    六寸圓膚原有致,一鉤纖影待重量。春愁穩載莫輕颺。

    御街行编辑

    承恩結束辭南內。油壁擁,芳塵碎。綠熊茵貼紫貂裘,香滿一身珠翠。玉驄驕軟,彩鸞偷傍,不覺珊瑚墜。
    花叢著眼驚姚魏。誰管領,霓裳隊。只應清夜奉宸遊,七寶裝成行綴。錦帆天子,疏狂魂魄,空索瓊花醉。

    念奴嬌编辑

    楚天舊雨,怪新來幻作,冷雲殘雪。珍重流鶯傳語道,憐取長條休折。帶綰同心,絲纏續命,一寸腸千結。那能此際,眼看真個離別。
    才則唱罷驪駒,蘭舟待解,早催歸親切。君便承恩儂易老,須記瓣香星月。范蠡湖頭,梁鴻宅畔,準擬成三絕。臨岐試問,歡期在甚時節。

    風馬兒编辑

    繞欄幽澗乍泠泠。又雨一聲聲,漏一聲聲。兩處閒眠,那夜不同聽。更,更。
    病眸才展訝青青。是燈一星星,螢一星星。偏到薄幃,單枕最分明。生,生。

    玲瓏四犯 用史梅溪韻代送编辑

    萬斛閒愁,問小艇如梭,能載多少。鳳去臺空,俊賞昔遊重到。請解半刻離襟,暫領略、布帆清曉。看無言事去,江山有淚,春歸花草。
    客中最易添淒惋,便登臨、莫傷懷抱。怨將身作秦樓月,移共秦淮照。此意重感殷勤,判寂寂、廣寒人笑。倩舊時王謝,堂前燕子,訴伊知道。

    蘭陵王 江行,用史梅溪韻编辑

    片帆側。斜倚輕衫雪色。凝眸倦、清鏡窈然,隱約仙娥泛寒碧。霜林淚絲織,翻作春紅靚飾。空濛外、多少遠山,猶是青螺黛痕積。
    移時共蘭鷁。正乍展香襟,旋散瑤席。佩珠許傍宮腰摘。更瑞錦分系,寶釵親囑,衍波箋字莫漫濕。附蘋末吹入。
    岑寂。又如昔。向洛渚遺塵,步襪重覓。鴛鴦飛去頭俱白。奈踏浪難穩,鄣風無力。水雲天遠,只此意,怎忘得。

    驀山溪 庚子秋題長干水榭编辑

    多情長願,投老秦淮住。華髮縱歸來,怕不似、少年羈旅。橫江酹月,才魄怨銷沉,歌伴侶,邀商女,一曲青衫雨。
    青溪祠宇,沒個迎神嫗。弱柳系興亡,尚拂面、六朝煙縷。無窮金粉,都逐去來潮,桃葉渡,梅根渚,遺恨今何許。

    木蘭花慢编辑

    憶家山似畫,寒食後、麗人行。並纜系垂楊,褰簾卻扇,細語閑評。縱橫竹爐茶椀,也當他、斗酒聽啼鶯。記得半塘煙柳,昔年曾佇狂生。
    泠泠。歸夢寄泉聲,和醉擁傾城。看袖拂烏絲,裙揮白練,薄負才情。丁寧。莫催雙槳,待月明、清露下秦箏。彈到秋江一曲,為誰紅淚飄零?

    紅影编辑

    有命從他薄,無才倚佛憐,聽小娃親切,私語曲屏邊。乍閒情,教掠鬢,更密意,試憑肩。好減卻、繡工夫,同理十三弦。
    偶經挑筍處,剛值鬥茶天。泥人何事,新來不似從前。料多應、提起斷腸消息,今番惆悵對花眠。

    踈簾淡月编辑

    沈腰織細,正芙蕖初日,露搖珠碎。別是天工,剪付一雙秋水。丁寧莫作紅樓醉。怕情多、易添憔悴。曲終人杳,數峰江上,喚湘靈起。
    但回首、綺羅叢裏。幾曾怨得,舊香新翠。老去風情,終古可憐身世。知卿未解閒愁味。倚清歌、猶滯巴里。停樽如夢,顧攜碧月,照他無寐。

    七娘子编辑

    小屏風上山無數。就中只問西江路。指點孤舟,水村煙渡。還愁夢裏行來誤。
    一程程遞相思鋪。一更更漏離魂鼓。說向天涯,今宵最苦。怕伊憔悴還休訴。

    清平樂编辑

    書任城店壁,壁上多明季公車名士留題之作,縷經堊抹,不復可認,因撮其字句,連綴為詞。
    短衣孤劍。舊識新豐店。看壓小槽香瀲灩。醉洗玉船紅釅。
    早鶯送客登車。依微月射銀沙。馬上續成春夢,牆頭笑擲桃花。

    浪淘沙 客陽邱,暮聞弦索,同丁藥園賦编辑

    判謝卻韶華。細雨梨花。女郎山下夢還家。六畝屏欹三徑掩,不似天涯。
    庭樹欲棲鴉。漸暝窗紗。四弦何處撥琵琶。拍遍伊涼驚入破,颯颯風沙。

    千秋歲 宿王舍店,衝寒憊甚,知有王阮亭和女郎題壁詩,不及問也编辑

    一鞭誰共。剛有愁迎送。乘倦解,青絲鞚。霜威侵酒盞,霧氣穿衣縫。生戀著,黃茅野店雞聲夢。
    燭淚無端湧。三匝驚棲動。想此際,釵頭鳳。語吞鸚鵡噤,欲顫鴛鴦凍。魂別也,曉風殘月兒珍重。

    金人捧露盤编辑

    大明湖晤田紫綸進士,時未就廷對,翩翩如二十許人,雲將以秋月南游,索詞為贈,後問其同榜李季霖,知田與余皆生丁丑,自顧形穢,一嘆而已。

    冠春闈。游春苑,醉春觴。帽簷斜,花影悠揚。玉河飛騎,似聞爭說李東陽。阻風中酒,如余者,老大徒傷。
    羨韶年,乘逸興,登虎阜,下錢塘。待重沾、桂子荷香。休教看煞,風流京兆漢田郎。歸來學個,眉兒畫、別樣纖長。

    石州慢 御河為漕艘所阻编辑

    一月長河,奈阻崎嶇,玉京猶隔。滿身風露,夜寒誰問,扣舷孤客。不如歸去,從教錦纜牙檣,釣絲莫負秋江碧。何事訪支機,悔乘槎踪跡。
    淒絕。無端閱遍,戰壘遺屯,郵亭敗壁。只得幾行官柳,似曾相識。琵琶響斷,那須月落回船,曲終始下青衫滴。曉鏡待重看,有霜華堪織。

    聲聲令 (香箋晚壘)编辑

    松陵吳漢槎夫人出關,令妹詔質以孤孀遠送,芝麓龔公盛稱為縞綦義烈,因賦此詞,並寄漢槎。

    香箋晚壘,翠黛朝彎。燕霜那忽點雲鬟。伯勞飛燕,禁骨肉,恁摧殘。盼九天、為妾賜環。
    甚日生還,酒泉郡,玉門關。燕頷小妹上書難。麻衣似雪,淚潸潸。背人彈,本意兒,身作木蘭。

    【原註】時尊府君蒙恩免戍,竟以憂卒。

    御帶花 屢從西華門過金鰲、玉練二橋,馬上口占编辑

    梳妝臺下,捫碑字、金碧依然天半。龍舟寂寞,信波翻太液,藕花長滿。知否憑高無限意,幾增淒惋。傳呼急,平明騎馬,值紫宸班換。
    指點重瞳親御處,飛閣千層,彩虹雙轉。朱顏頻改,都不是、尋常意中庭院。飄泊青衫,隨例屬、天家拘管。憶二十年前慧業,侍玉皇香案。

    滿江紅 甲辰七夕後一日陛見编辑

    曙色天街,衣半濕,露華涼沁。何處是,雙星一水,碧空遙浸。夾道紗籠趨畫省,幾枝銀箭傳清禁。賦春城,批敕與韓翃,題宮錦。
    初日耀,龍墀蔭。罘罳角,魚鱗淰。向御爐煙裏,瞻天無任。只覺上清塵土絕,那知玉宇高寒甚。料孤眠、正憶早朝人,欹山枕。

    中秋直院编辑

    鳳紙中宵,親捧出,九天珠玉。只少箇,添香侍史,對燃官燭。絳節高隨銀漢轉,紅簷不定金波浴。乍因風,吹得到人間,霓裳曲。
    叢桂樹,家山綠。歸夢好,殘更促。又宮壺滴罷,曉鐘相續。蓬勃鵲爐三殿敞,撲瑯魚錀千門肅。量聖朝,無闕更無人,青蒲伏。

    書《鵑紅集》後编辑

    愛酒能詩,記舊日,疏狂風調。曾相識,星前擲果,紫衣年少。匹馬衫輕愁獨往,雙鸞鏡掩虛同笑。又誰銜,錦字帝城飛,三青鳥。
    憑寄語,歸期杳。剛又被,無情惱。奈玉容難駐,緇塵易老。露葉如啼楊柳陌,霜華欲被芙蓉沼。悵丹青,都是夢中看,今番覺。

    題安蒼崖行樂圖编辑

    一拂翛然,差堪伴,凌雲逸翮。聽澗音,涔涔幽瀉,俗塵都息。晏坐聊為風月主,縱遊時作湖山客。裛清暉,何事轉沉吟,追疇昔。
    爭染翰,西林席。看睹墅,南林屐。數君家勝賞,會應重得。須信人生行樂耳,殘年暮景宜珍惜。共蒼崖,更結歲寒交,松千尺。

    感恩多编辑

    卸頭燈影背,坐擁鴛衾待。待聽歸騎聲,已三更。
    猶自瓣香親炷,禮雙星。禮雙星。莫遣秋河,一番風浪生。

    南柯子 為某小侯題照编辑

    選勝輕裝出,分行小隊齊。珠鞭闌過鳳城西,​​一字沿流,同解錦鄣泥。
    玉爪看調鶻,花冠簇鬥雞。應弦斜拂柳圈低,薄醉歸來,纖手個人攜。

    河傳 送友人南還编辑

    憔悴。經歲。封侯何益。漫教夫婿道,歸須及,落花前。果然。得人心可憐。
    眉間一粟黃紋小。歡應到。勝接回鸞誥。說相思。知未知。遲遲。索他歸夢詩。

    金菊對芙蓉 至夜编辑

    早換新衣,遲添弱線,且教同坐更闌。乍繞簷冰箸,戛碎琅玕。今宵海樣蓮花漏,聽兒家、數盡悲歡。燕臺夢杳,似伊清瘦,可耐嚴寒。
    雙魚昨寄平安。道夜深風雪,正直金鑾。想頻呵凍墨,絳蠟才幹。平明又復催趨走,只空陪、彩仗千官。口脂面藥,幾時宣賜,分餉孤鸞。

    玉燭新 除夜编辑

    百愁今夜掃。試熨展雙蛾,依然歡笑。吟箋繡譜都刪卻,悔把韶光誤了。擁爐清況,差不減、沉香庭燎。巡簷罷、冷蕊猶含,莫被竹聲催覺。
    商量欲頌椒花,看獸炭頻添,麝煤輕爆。個中冷暖。憑殘漏、傳與玉京人道。未曾三十。明日明年年少。判沉醉、兩處無眠,五更春好。

    瀘江月 寄滿願编辑

    記寒宵攜手,一籬新月,三徑微霜。臂綃乍惜殷紅減,平生意,百劫難忘。為我飄蓬,由他飛絮,惡風吹墮何方。燕臺尺素,猶自祝勝常。怪啼痕、浥透香囊。心知從此別,但寄聲珍重,莫更思量。蜀道如天,侯門似海,陌頭容易盼蕭郎。除非是,星軺捧節,便出瀘江。
    縱然金屋深藏,清笳拍遍,料依舊情傷。側身西望貂褕贈,雙魚杳,不上瞿塘。邛筰煙迷,癢疴瘴合,夢魂可到家鄉。烏衣門巷,別後總淒涼。又誰過,昔日幽窗。掃眉安鏡處,任泥翻燕壘,蜜涴蜂房。黃菊休開,紫薇空老,見伊枝葉幾迴腸。歸來也,重逢滿願。所願才償。

    唐多令编辑

    雙淚滴花叢。一身驚斷蓬。盡當年、剩月零風。虛把玉顏臨鏡也,渾不似,舊時紅。
    箋粉砑芙蓉。金窠小篆封。恨書回、忒煞匆匆。別有心情難寄與,憑說向,欲歸鴻。

    殢人嬌 答同年嚴覽民問余近況编辑

    帳掩梅花,一炷水沉煙小。宛轉薄衾香不了。堆窗亂葉,聽西風橫掃。才病起,禁得夜深清覺。
    喔喔荒雞,啞啞宿鳥。明日事、又縈懷抱。輸他痛飲,把餘寒生拗。判醉也、能抵獨眠多少。

    謁金門编辑

    三十矣。彈指韶光能幾?梵課村妝從此始。心期成逝水。
    那少真珠百琲。遲卻紅絲一系。得壻今生應似子。斯言猶在耳。

    孤雁兒 照黛閣藤花编辑

    西來爽氣沖簾過。映檻外、花千朵。綠天深護好樓居。蕊粉莫教彈破。芸輝乍暖,紫繡垂遍,看帳裏,瑤英臥。
    流蘇百結飄還墮。蝶亂處、鶯梢妥。十圍溜雨剩霜皮,猶帶六朝煙鎖。莊嚴便是,珠纓寶珞,稱設慈雲座。

    【原註】閣為西山楊氏家園第一勝處,有紫藤數株,絡石凌霄,覆滿如幄,不計其為何代物也。

    瑣寒窗 前題初本编辑

    簾捲西山,水犀斜押,燕泥晨涴,濃蔭覆滿,蕊粉綠天彈破。憶初時、荳蔻重含,春歸不覺檀心頗。似芸輝堂靜,紫綃微揭,帳垂人臥。
    婀娜。妝成後,訝鏡裏虯髯,橫窺梳裹。玉龍遺蛻,猶是六朝煙鎖。舊長生、鈿合難尋,阿環宛在雙藤左。供莊嚴、寶珞珠纓,誰設慈雲座。

    添字浣溪紗 姚灣杏编辑

    淡淡胭脂薄薄綃,水邊分得日邊嬌。七十二峰螺黛影,上花梢。
    望逐晴波浮絳雪,行沾暮雨暈紅潮。誰與石仙相對賞,有山樵。

    【原註】湖邊山下居民,無不種杏者,而姚灣尤盛。傍崖有兩石仙,衣冠甚偉,過者肅然起敬。山樵余自署云。

    踏莎行 鵝湖菱芡编辑

    稚澀全消,勻圓競熟。同時二妙秋湖曲。阿環才譜荔枝香,採蘋休卻珍珠斛。
    蘭漿遲歸,摘酣冰玉。水仙風味宜新浴。相思一夕渚煙深,短蓑無恙蓴絲綠。

    【原註】吾鄉菱芡,惟出此湖者可敵松陵,他處並遠不逮。

    南浦 西施莊玫瑰编辑

    夾城春晚,待重尋、遺跡訪嬌娃。踏遍尋常巷陌,邂逅女郎花。不改昭容雙袖,只生憎、蜂蝶掩籬笆。願從今喚作,苧蘿村里,一種舊桑麻。
    追憶藥欄多麗,左家香、何必讓姚家。猶似煙籠沉麝,拂曙點檀霞牡丹左紫並美姚黃,煙籠紫,亦牡丹名。。和露摘來簪髻,九雛釵、璀璨映盤鴉。莫碎研紫粉,臂綃潛換守宮砂。莊在夾城,世傳鴟夷入五湖時居此,向以牡丹得名,今見玫瑰而已。

    柳初新 水仙祠下柳编辑

    南朝一片傷心雨。總被垂楊留住。水村山郭,紅橋倚遍,極目亂飄金縷。能有春情幾許。怕重來,撲天飛絮。
    當日別離無據。知他可憶長亭語。狂踪約略,酒醒殘月,多在亂鶯啼處。添得倚風凝佇,念天涯、有人羈旅。

    【原註】柳陰一長板橋,紅闌綠浪,咫尺西定,極煙水淒迷之致,惜無人解唱《雨霖鈴》問明朝酒醒何處耳。

    漁家傲 滸溪桃编辑

    曲水平橋通宛轉。船頭響細春潮淺。小泊村扉爭吠犬。人不見。落紅如織漁罾眼。
    橘刺藤梢隨徑剪。游絲醉拂東風軟。薄暮酒旗青一展。衫袖卷。數錢曾識當壚面。

    【原註】溪甚曲,橋甚低,泛小舠行村落間,如在畫中,滿溪花片,自清明至四月不絕。

    滿庭芳 東亭桂编辑

    徑敞深秋,輪安滿月,綠陰長對清圓。金泥衫冷,颯沓委金鈿。五夜馚馧不絕,涼如水,勝挾飛仙。乘風去,蕊珠宮闕,能得幾回眠。
    當年。攜伴侶,小山沉醉,鬥韻分箋。縱閒愁吹墜,不到觥船。欲覓狂歡舊夢,誰知在、曲閣欄邊。憑記取,生香真色,寫照屬黃荃。

    【原註】東亭為華學士子潛別墅,有東西兩園,西岑華堂最勝,後歸上谷。花時每與衣澹、蓉濱暨鄒黎眉諸兄弟觴詠其中。

    玉漏遲 藕盪蓮编辑

    片帆無恙否,湖光開鏡,晚煙低沒。折戟沉沙,中有小喬香骨。一夜凌波喚起,又欲語、盈盈似活。秋水闊,蒹葭玉樹,總嫌唐突。
    新來著個漁人,縱棹觧菱絲,綠蓑慵脫。滿目愁予,管領斷橋風月。載去亂頭粗服,正相對、淡妝濃抹。凝佇切,今生為他消渴。

    離亭燕 前題改本编辑

    煙水晚來空闊。望處白鷗飛沒。折戟沉沙磨不盡,中有小喬香骨。誰喚起凌波,欲語亭亭似活。
    釣罷綠蓑慵脫。葉底畫橈輕撥。粗服亂頭相對處,絕稱淡妝濃抹。俗累此全遺,翻恐為伊消渴。

    【原註】地近楊湖,署月香甚,其旁為掃蕩營,蓋元明間水戰處也。蓀友往來湖上,因號藕盪漁人。

    鵲踏枝 顧山山茶编辑

    花覆七樓紅十里。遍數東南,此樹曾無比。碧海扶桑差可擬,綠雲稠疊丹霞綺。
    嘆息唐昌遺玉蕊。奕葉蟠根,今日能留幾?一宿隻園懷帝子,夢魂何處空煙水。

    【原註】山當無錫、江陰、常熟三縣之界,上有古觀音院山茶一株,傳為梁昭明太子手植,首句載《虞山志》,明嘉隆間樹朽,萌蘗復生,今猶未及其半也。

    百字令 朝來雪塞胡同口,東草場東第七條,即與伴花人相對處也编辑

    天涯絮語,分明對、夜雪蓬窗相共。十疊鸞箋千斛酒,不覺漏聲寒凍。繡被濃薰,羅幃獨掩,各自耽幽夢。冰壺心冷,起居千萬珍重。
    回唸書閣淒清,淡煙和月,正梅花香動。一自伴花人遠別,空掛綠毛么鳳。妙解迴紋,清談步障,並是多愁種。嵰霜搗盡,玉漿應許親送。


    卷下编辑

    六州歌頭编辑

    丁未九月,扈駕東巡,偕行者王純嘏、陸義山、張南溟諸同舍,各有詩文以記一時之盛,余得七言絕句六十首,刻成附識其後。

    翠華東指,秋狝及秋成。臣珥筆,書綸紼,詔從行。備西清,輦路重修處,漁陽道,廬龍塞,孤竹國,榆關驛,幾回經。一字圍場分合,三十萬,鐵騎無聲。快風毛雨血,夢澤起神鷹,傍駕惟聽,角弓鳴。
    每前驅罷,方陣結,開帳殿,設層城。視列宿,皆環拱,帝車星。乍傳更、趣理銀臺奏,霜威重,硯初冰。紅本下,黃封出,已參橫,敬答兩宮馳問,回鑾早、先報慈寧。愧垂堂入疏,諫獵只虛名,碌碌長卿。

    減字木蘭花编辑

    隨圍至灤州,曉霧失道,從數騎行遍涼汀,良久霧散,橫山之秀,灤河之清,自入燕以來,所未見也。碑勒金城郝璧《望海潮》詞,有「回首望長安,帝子攀號處,清淚闌珊」之語,蓋國初郝以臺使者巡行至此感賦。山有故經略高司馬園亭。

    波光似練,峽束飛流看似箭。直下滄溟,一線猶能十里清。
    繡衣持斧,卻憶鼎湖揮淚雨。誰賣盧龍,別業逍遙寄此中。

    減字木蘭花 宿南館陶,是夕有夢不記编辑

    西風又起,水驛更長人倦矣。繡被香空,一夕濃熏是夢中。
    鄉心久斷,欲寄鄉書天樣遠。為問汀廬,有個南歸宿雁無。

    減字木蘭花 題吳冰仙畫编辑

    水綃一剪,露朵菸絲俱活現。誰傍花陰,倒臥收香共命禽。
    仙娥如畫,素影亭亭招不下。再世齊奴,消得珍珠十斛無。

    愁倚欄令 昌平道中编辑

    雲冪冪,水濺濺,草如煙。行近十三陵下路,敢揮鞭。
    細柳新蒲乍綠,玉魚金碗依然。一騎捧香寒食日,憶當年。

    風流子 辛亥春月告歸,得請,途次寄閻百詩,自此不復夢入春明矣编辑

    十年才一覺,東華夢、依舊五云高。憶雉尾春移,催吟芍藥,魑頭晚直,待賜櫻桃。天顏近,帳前兮玉弝,鞍側委珠袍。罷獵歸來,遠山當鏡,承恩捧出,疊雪揮毫。
    宋家牆東畔,窺閒麗,枉自暮暮朝朝。身逐宮溝片葉,已怯波濤。況愛閒多病,鄉心易逐,阻風中酒,浪跡難招。判共美人香草,零落江皋。

    醉春風 臨洺客舍编辑

    禁漏蓮花碎,玉堂清似水。而今荒店聽雞鳴,醉。醉。醉。月淡藜床,煙低土銼,一番憔悴。
    向壁餘燈穗,照人孤影背。不如夢也不逢歡,睡。睡。睡。爭忍寒更,教他濕盡,冷紅殘翠。

    清平樂 薄暮上懷柔城,望紅螺山一帶舊邊牆也编辑

    煙光上了。天淡孤鴻小。一泒角聲聽漸杳。吹冷西風殘照。
    平安火映譙樓。旌旗半卷城頭。寫入屏山幾曲,鄉心歷亂邊愁。

    菩薩蠻 湖樓宴罷,和夏鹵均韻编辑

    樺煙一抹輕綃護。脂香暗覺杯行互。狂捉縷金鞋。問郎真醉耶。
    銀箏連夜雪。柱冷湘弦折。紅豆數來多。曲終人奈何。

    和吳薗次编辑

    爐邊促席圍銀蠟。蘭舟準待明朝發。坐到五更鐘。忽然歸思慵。
    六么催未歇。故故飛觴急。休卻眼前杯。玉人容易來。

    郴江曉發编辑

    行雲翠濕寒難曉。水仙夜上芙蓉老。山枕酒醒時。雁回人未知。
    客城那得住。打鼓開船去。去逐鯉魚風。歸期尺素中。

    榕城客舍啖荔枝编辑

    果然仙品如圖譜。晶瑩尚濕楓亭露。映徹玉壺冰。守宮紗一層。
    碧桃爭比得。鶴頂真珠液。好在宋家香。剛逢十八娘。

    【原註】「宋家香」、「十八娘」皆荔枝名品。

    晦夜端州道中编辑

    蒼梧水落羚羊峽。危檣欲渡愁雲壓。腸斷嶺猿鳴。南來第一聲。
    上灘爭宿處。月黑聞人語。不辨戍樓煙。維舟江那邊。

    送當如弟入秦,時客臨汾编辑

    秋空倚劍人何處。羈心遠掛咸陽樹。隴水咽殘星。黃河西畔行。
    幾多鄉淚滴。一夜關山笛。誰按小伊州。清霜入鬢流。

    早發星軺驛,是太行山絕頂處编辑

    山城半夜催金柝。酒醒孤館燈花落。窗白一聲雞。枕函聞馬嘶。
    門前烏桕樹。霜月迷行處。遙憶獨眠人。曉寒驚夢頻。

    滿江紅 和毛會候汴梁懷古编辑

    何必江南,堪痛哭,六朝遺跡。只此地,曾經幾遍,銅駝荊棘。高浪已摧臨鏡堞,平沙盡沒藏書壁。漫憑高,歷歷數滄桑,空沾臆。
    朱仙鎮,陳橋驛,相望處,城南北。只幽蘭軒遠,燼灰難覓。且醉金梁橋上月,休尋萼綠堂前石。卷西風,片葉忽飛來,迎秋笛。

    【原註】迎秋,汴中亭名。余行時囑會候重建信陵君祠,擬他年再過夷門,特賦一詞拜酹,未敢草草。

    留別諸昆仲编辑

    燕子重來,還認得,烏衣舊里。渾不改,風流江左,清華門地。社酒晚歸娛父老,花燈夜賞饒佳麗。看涇流,如帶束膠峰,長如礪。
    頻作客,鄉心系。十載夢,青縑被。又蘭堦池草,差強人意。笑我仍分藜閣火,輸他便縱瓊林轡。向五云,多處盼金泥,添新喜。

    一剪梅编辑

    一道銀牆界粉真。宋玉東鄰,阮籍西鄰。好花如霧看難親,鏡里分身,畫裏全身。
    收拾風光臥錦茵。病渴前春,病酒今春。劇憐鶯語太殷勤,昨日歸人,明日離人。

    更漏子编辑

    續殘香,留好夢。鴛瓦不銷霜重。千里月,五更寒。此情持問歡。
    闌干角,蛛絲絡。誰解護花鈴索。乘宿醉,看梳頭。年時還記不。

    胡搗練 問瘧编辑

    便瓊花也怎和他,二十四番風戰。瘦影上窗微閃。欲語憐嬌喘。
    霎時淒凜霎時焦,渾似郎心多變。一鬼可容相見。教露鮮妝靦。

    東風第一枝 用史梅溪韻编辑

    麥浪翻晴,柳煙吹暮,可憐時候新暖。攀來暗綠嫌深,折去殘紅怨淺。東風著意,為留得、幾絲香軟。笑雙雙、掠水銜泥,辛苦舊巢歸燕。
    費多少、斜陽送眼,容易得、遠山迎面。肯將佩冷江皋,博個宴酣花苑。夢闌酒醒,早減卻、春痕一線。問五湖、他日扁舟,可似苧蘿相見。

    洞庭春色编辑

    樓鎖葳蕤,橋通宛轉,昔日亭臺。記墜釵聲裏,頻呼小玉,鉤簾影畔,替摘青梅。感絕多情雙燕語,道三歲、看花人未回。心期在,且休教結子,辜負重來。
    無端綠陰遍也,那復向、舊處徘徊。只淒涼禪榻,茶煙空颺,模糊鏡檻,蠟淚成堆。一種幽尋春草句,怕清夢、池塘有刼灰。長陪著,舊雕欄玉砌,零落宮槐。

    [14]

    望海潮编辑

    青煙散後,綠雲重綰,今來欲見何緣。每約花時,共聽鶯處,將歸幾度留連。冰玉語空傳。信書生薄命,自古而然。誰遣剛風,無端吹折到青蓮。
    品題真負當年。倩淚痕和酒,滴醒長眠。香令還家,粉郎依舊,知他一笑幽泉。慧業定生天,怕柔腸俠骨,難忘人間。莫更多情,漫勞天上葬神仙。

    采桑子编辑

    仙姿合受塵凡垢,蜚語心驚。不是無情。怕是情多轉誤卿。
    何如莫約簫臺鳳,惟伴籠鸚。繡戶長扃。對念如來般若經。

    示道侶编辑

    玉爐火候溫溫也,煉就飛霞,結就丹砂。一夜華池靜月華。
    春深景物還多麗,映雪黃芽。並蒂金花。持過南國姹女家。

    编辑

    不知誰唱秋江曲,喚起離鴻。西去孤蓬。心逐江流卻向東。
    佩珠欲解蘅皋冷,莫採芙蓉。滿鏡愁紅。寂寞憐卿別後同。

    编辑

    遙天欲暝重回首,不是燕山。卻是吳山。幾點煙縈幾翠鬟。
    登臨已改雙逢鬢,才度邊關。又度江關。心逐飛鴻一昔還。

    真珠簾编辑

    櫻桃宴罷人歸後。正煙籠淡月,疏窗如畫。紅藥欄邊,當日新攜素手。睡起微聞花嘆息,似記得、星星密咒。依舊。對漂香泊粉,幾枝春瘦。
    別久。心期輕負,為深憐痛惜,越添僝愁。十載綺羅情,付昨霄殘酒。誰道酒醒都是恨,只剗地、曉風楊柳。知否。古今來一例,斷腸回首。

    虞美人影编辑

    消得幾行清淚雨。一片冷雲飛去。且共離魂語。留他伴過沉煙縷。
    倚遍迴廊都不是。不是夢兒行處。畢竟春難住。斷腸花落相思樹。

    小重山 周亦庵山樓宴集,夜看塔燈编辑

    卷盡歸雲瘦碧空。微涼吹不斷,白蘋風。亂煙殘靄有無中。驚回首,五十六燈紅。
    火齊散遙峰。山靈須遣護,絳紗籠。倚樓高詠此時同。分攜處,冷落一江楓。

    吳伯成明府招宴雲起樓,屬用前韻,即席贈胡璞崖簡討编辑

    視草頻催鎖院空。九天珠玉冷,任隨風。夢迴人在御香中。依然是,藜火夜深紅。
    相望隔江峰。秣陵秋正好,一鞭籠。舊遊邀笛倩誰同。君行矣,留醉語青楓。

    贈楊鄂州職方编辑

    玉節天南照遠空。使槎輕萬里,舊乘風。晴川草色醉吟中,君恩在,肯拂賜衣紅。
    青翰數青峰。晚涼添繡被,麝熏籠。竹爐清響暫時同。催歸也,人瘦楚天楓。

    贈宮百朋大參编辑

    北海華樽酒不空。笑談傾四座,快哉風。點蒼金碧臥遊中。情應寄,天半落霞紅。
    留詠最高峰。待將雙袖拂,映紗籠。即開山徑許相同。城南路,綠野傲丹楓。

    蠟梅花底感舊编辑

    春到愁魔待壓禳。試東風第一,道家妝。蠟丸偷寄紫瓊霜。檀心展,憑付與檀郎。
    金盤斂花房。相逢應只在,水仙旁。色香空盡轉難忘。人何處,沉痛覓姚黃。

    昭君怨 夜宿翠峰庵,為西山承恩寺下院编辑

    真個而今親試。月白霜濃蕭寺。佛閣夢雙憑,第三層。
    何處銀餅素綆。暗入遠鐘疏磬。一滴下楊枝,乍醒時。

    御街行编辑

    「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二語,可取作主客圖,晏小山嚮以入詞,杜子紫綸頃以入畫,漫因題照,並及寫懷。

    才華杜曲知名早。看即起,明光草。旗亭絕唱擁三姝,合領袖、昇平年少。偏生謝卻,五陵裘馬,別展閒襟抱。
    湘波窸地無塵到。隨意把,芸香較。一泓如水鑑菱寒,獨自個、與誰同笑。只應吟對,杏花春雨,暗憶江南好。

    踏莎美人 再集吳伯成聽梧軒,偕方邵村、秦對岩諸君賦编辑

    再集吳伯成聽梧軒,偕方邵村、秦對岩諸君賦

    齋閣香泉,岩扉火樹,秋來總是相思處。扶輪承蓋許重招,為遣西飛一雁、促歸橈。
    酒噀煙霄,筆揮風雨,金華殿上聞高語。羨君才思湧江潮,憔悴如余應愧、舊題橋。

    六橋詞今刪其二编辑

    渺渺風帆,淒淒煙樹,望中便是儂行處。羈魂別後若相招,分付採菱歌畔、木蘭橈。
    翠被濃香,青簾細雨,依然坐對篷窗語。雙魚好托夜來潮,此信拆看應傍、畫眉橋。

    【原註】橋在平望,俗傳畫眉鳥過其下,即不能巧囀,舟人至此,必攜以登陸云。

    编辑

    濕翠群山,柔絲幾樹,當年傾國曾來處。前溪溪畔是誰招,覓個藕花叢裏、暫停橈。
    煙靄橫空,露華如雨,催歸卻訝舟人語。西南風緊上輕潮,待得月明同倚、水仙橋。

    编辑

    吹落瑤華,折殘瓊樹,魂兮可憶相逢處。枕濤亭下舊曾招,笑指冰船飛渡、勝蓮橈。
    痛結沉雲,病疏行雨,鴛鴦小字三生語。夢偎紅頰暈微潮,猶似雪天雙騎、玉河橋。

    【原註】枕濤亭在正陽門外西響水閘。

    编辑

    瑟鼓青峰,歌翻絳樹,無言忽到分襟處。襪羅冰盡手頻招,安得千層鐵鎖、截輕橈。
    醉纈凝酥,啼珠凍雨,曉鐘時節圍爐語。離情慾寄浙江潮,其奈客程偏指,墜釵橋。

    續斷令 萬紅友出所製藥名藏頭詞視余,輒戲為之编辑

    斷紅兼雨夢,當歸身世,等閒蕉鹿。再枕涼生冰簟滑,石鼎聲中幽獨。活火泉甘松濤嫩,乳香候,龍團熟。地偏叢桂枝陰,又吐叢菊。
    花時約過柴桑。白衣寒蚤,休負深杯綠。青鏡流光,看逝水銀漢,漂殘落木。瓜蔓連錢,草蟲吟細,辛苦驚髀肉。從容烏兔,絲絲短髮難續。

    好事近编辑

    彈指絕思惟,喚出嬋娟三昧。雙鎖金針誰會,笑拖泥裙帶。
    乍拈仍放合歡花,一段風流在。擊竹聲前粉碎,學香嚴下拜。

    如夢令编辑

    寶鴨乍辭衾鳳。喚起膽瓶花凍。懊惱十年情,不抵五更霜重。如夢。如夢。落月香車誰送。

    编辑

    顛倒鏡鸞釵鳳。纖手玉臺呵凍。惜別盡俄延,也只一聲珍重。如夢。如夢。傳語曉寒休送。

    鵲橋仙 用吳藥師韻编辑

    淚粘春住,香吹夢醒,提起舊時根節。畫船絲柳綺窗花,整一幅,斷腸圖揭。
    彩雲易散,銀河難渡,青鬢莫教催雪。來生慧業恐生天,又負卻,人間風月。

    滿庭芳 用蔡友古韻编辑

    別院收燈,空樓倚笛,穿花漏點分明。飄來蘭麝。驀忽見雲英。借與人間風月,瑤臺路,特地逢迎。冰輪滿,無端吹暈,直是妒娉婷。
    相攜尋舊約,玉顏絲鬢,種種堪驚。只幾番離合,斷送多情。欲問飛瓊伴侶,塵根在,枉費丁寧。遊仙去,一行清淚,為子誤三生。

    南鄉子 來詞「我亦悲吟痛哭人」,余謂「歌」字正不必避,依韻答之编辑

    芳訊屬東鄰。格外相憐分外親。記否枇杷花下見,前身。共是悲歌痛哭人。
    無計與傳神。小像沉香只暗熏。料得有情應喚徹,真真。珠玉為心以奉君。

    擣衣编辑

    嘹唳夜鴻驚。葉滿階除欲二更。一派西風吹不斷,秋聲。中有深閨萬里情。
    片石冷於冰。兩袖霜華旋欲凝。今夜戍樓歸夢裏,分明。織手頻呵帶月迎。

    酷相思 竟日東風吹細雨编辑

    竟日東風吹細雨。吹不轉,天涯絮。便倚盡、長亭多少樹。春去也,人難住。人去也,春難住。
    池館依然行樂處。何事耽羈旅。待相見、重傾離別緒。人歸也,春無語。春歸也,人無語。

    百字令 荊溪雨泊,用史梅溪韻,留別陳其年、史蝶庵同學编辑

    花前鬢影,被東風吹上,一絲絲白。算只浮家堪位置,第一飄零詞客。果擲迷香,鞭遺軟繡,彈指成遙隔。茶煙篷底,看炊蟹眼如雪。
    錯道舊雨無情,佳時卻恁,誤了鶯和蝶。僕本多愁消不起,罨畫溪山風月。蝦籠箏船,蛟橋酒幔,麗景縱消歇。津亭回首,嫰條誰與同折。

    宿針魚嘴编辑

    幾行歸雁,共征帆落向,暮煙叢裏。野戍潮平霜葉下,簇簇蒹葭深艤。酒旆微青,漁燈乍黑,未散沙洲市。當壚一笑,滿頭黃菊旖旎。
    又是急鼓頻催,低篷欲掩,轉淒迷鄉思。誰與孤眠欹枕說,妾夢不離江水。慈姥灘寒,望夫磯暝,相對針魚嘴。斷魂今夜,風鬟兩鬢千里。

    西梁山過長年所居,漫書其壁编辑

    遠天秋淨,正西風秔稻,江鄉初熟。竟日帆移罾影外,臥柳村扉斜矗。別浦潮回,平磯葉掩,籬落輕鷗宿。薄寒吹上,春山澹澹凝綠。
    眼前人麗如花,魚多似米,船卻高於屋。雞犬圖書無恙在,生事此中粗足。煙水攜家,五湖雙槳,舊約何年續。客遊良苦,倦聽商女遺曲。

    甌東苦雨,和陸吳州夫子韻编辑

    花朝過也,問天公那得,許多風雨。自是春晴無三日,可惜流光難駐。蠟屐衝泥,褰帷濺瀑,厭聽黃鸝語。重來謝客,積愁堆滿孤嶼。
    消受水驛山程,燈昏酒冷,夢兒中叨絮。兒女心腸英雄淚,抵死偏縈離緒。烽火遙連,家書間隔,漂泊隨鴛侶。芳時斷梗,欲歸題向何處。

    编辑

    倦遊垂老,為東風瘦盡,十年花骨。翠袖青衫成間阻,久被軟紅埋沒。銀葉輕翻,寶釵重炷,一夜寒滅活。領頭心字,篆香渾未消歇。
    不合漫詠春城,漏殘聽錀,便身羈雙闕。買賦百斤還貰酒,誰念文園病渴。露卻金莖,霜留玉杵,天迥藍橋闊。個儂無恙,今番攜手煙月。

    杏花天 為劉震修題照编辑

    廿年江左知名士。羨門第、才華如此。論交吾亦空餘子,端為吾兄屈指。
    風流那覺韶光駛。一笑掇、人間青紫。英雄兒女神仙事,種種於君芥耳。

    朝中措 蕪關有憶编辑

    蘅蕪夢冷惜分襟,橘浦餉愁深。斷雁西風當日,曉鶯殘月而今。
    臨邛久客,茂陵多病,特地關心。天與一般才思,不成兩處消沉。

    南柯子编辑

    慰我兼貧病,憐卿隱笑啼。小來辛苦怨流離。已是十年鄉信阻蘭溪。
    別母情懷惡,將雛氣力微。鎖心憑寄大江西,夢裏五更霜月熨朝衣。

    编辑

    古錦餘香濕,春綃積淚殷。相思已是不能閒。況復看人憔悴損朱顏。
    醉淺愁仍結,寒深夢卻還。輕煙一碧樣雙鬟,昨夜家書應過小姑山。

    编辑

    乍接分釵燕,旋邀對鏡鸞。袖香餘煖共闌干。只覺被池紅淚不禁寒。
    玉軫多時約,金泥一響歡。桂花濃露好誰看。今夜清輝還似憶長安。

    编辑

    鏡裏看花發,門前聽馬嘶。杏梁何事有單棲。不見天涯芳信幾回疑。
    欲剪同心帶,還佔薄命詞。悄垂簾幕護相思。為祝東風休卷綠楊絲。

    解佩令 小姑山水编辑

    江濤似雪。江花似繡。拜娉婷、眾山回首。一點煙鬟,被日夜、西風吹瘦。屹冰霜,大姑相守。
    鼓殘瑤瑟。瀝殘芳酎。趁潮平、密祈神佑。應笑疏狂,向水國、漫尋紅豆。夢吳城,小龍女否。

    浪淘沙 潯陽编辑

    擁髻燭花偏。特地遷延。縷金雙枕只空圓。昨夜新霜鴛瓦濕,寒到君邊。
    片鐵掛簷前。消受無眠。一聲容易破秋煙。央及潯陽江上雁,莫近離船。

    佩囊编辑

    錦字佩囊盛。密意分明。任卿卿我我卿卿。只向人前須諱道,素昧平生。
    消受得傾城。薄福微名。判將憔悴答娉婷。不是相思空負卻,一世才情。

    荷葉杯编辑

    玉骨為誰消瘦。知否,端的小兒郎。泥人腸斷損容光,點鬢怕吳霜。
    曾是得他憐惜。何夕。別語更依依。淺紅愁結翠娥低,爭忍不思惟。

    賀新涼 湘潭夜泊编辑

    菱鏡秋如許。筆床移、疏簾垂下,落英無語。見說刀鐶如宿約,待結同心雙苣。怕醉裏、鄉書難據。看擁孤眠屏山上,畫平沙、只雁瀟湘雨。從此路,問君去。
    分明江畔維舟處。又模糊、千重雲水,淡煙濃樹。今夜客衾應覺冷。睡鴨紅綿親炷。料也憶、玫砧霜杵。待倩西風將消息,一聲聲、吹送蘆花渚。君不寐,試聽取。

    氐州第一 荊州贈退將郭智囊,郭能高歌痛飲编辑

    生不封侯,拂衣垂老,尋思舊事悲咽。髀肉虛增,鬢絲旋減,閒卻寶刀如雪。射虎歸來晚,又送柴門新月。對影婆娑,濁醪未舉,唾壺先缺。
    多事陰符親授訣。休更羨、征西殘碣。少日偏疑,儒冠誤我,投卻書生筆。算從前都是錯,隨過眼、煙雲起滅。何似滄江,高眠縱棹,洞仙歌徹。

    沁園春编辑

    殘月幽輝,宿昔見之,豈其夢耶。任寒堆一枕,鈿珠零落,塵縈半榻,箏柱欹斜。妾命如斯,郎行何許,裙扇留題滿狹邪。鱗鴻便,莫雙棲正穩,忘了天涯。
    也應遊倦思家。料不抵,孤眠人歎嗟。向舊青綾底,頻偎煖鴨,小紅闌曲,遍數昏鴉。雪壓霜欺,別來真個,瘦盡中庭萼綠華。誰傳語,道春風多厲,強飯為佳。

    舟次英德,遊觀音岩编辑

    削翠橫江,壁立千尋,何年鑑空。看霓旌倒掛,金芝湧幢,水簾斜拂,玉筍成叢。小構香臺,下臨無地,一瓣蓮花世界中。回頭處,訝天根月窟,怎著人工。
    相連韶石玲瓏。應斷續潮音洞口風。有環留寶座,飛來猿峽,綃呈金縷,捧出鮫宮。碧落雲華,曹溪咫尺,此岸原將彼岸通。驚人句,向懸崖點筆,題遍遊踪。

    【原註】碧落、雲華,皆洞名。

    陸義山遊粵,納兩妾歸,當湖賦贈编辑

    團搧風流,桃葉桃根,殷勤渡江。問珠娘嬌小,可禁憐惜,璧人依舊,肯恣清狂。荳蔻仍含,檳榔暗吐,不負華年錦瑟旁。須還憶,舊吹簫伴侶,縹緲相望。
    誰云四海空囊。有入洛詩篇使粵裝。是未經霜雪,炎洲翡翠,卻歸煙雨,鏡水鴛鴦。他日朝天,畫眉垂問,閣貼更題陸女郎。金環在,把一編新語,分付青箱。

    青玉案编辑

    端溪下岩硯石三種,其名汲綆者,宋後已竭。今忽得之,綆細如絲,光耀如雪,發墨無比。因不經見,為近日品題之所不及,詞以代銘。

    深深月脅容誰鑑。驚喜見,純全璞淮南子》:「其全也純兮若璞」。。截斷紫雲天一角。冰絲姌嫋,尚如神女,細雨含風絡。
    若教並玉真成珏。摶粉凝脂暗中摸。汲古那嫌修綆弱。轆轤雙綰,桔槔千轉,備寫臨池樂。

    憶秦娥 大庾嶺编辑

    雲根擘。青天一線雙崖碧。雙崖碧。古今多少,蘇碑題蹟。
    塞鴻不度鄉書隔。紅梅關上思家客。思家客。江南魂夢,嶺南消息。

    夜行船 鬱孤臺编辑

    為問鬱然孤峙者,有誰來、雪天月夜。五嶺南橫,七閩東距,終古江山如畫。
    百感茫茫交集也,淡忘歸、夕陽西掛。爾許雄心,無端客淚,一十八灘流下。

    春夏兩相期 宿贛關,酒盡不寐编辑

    趁西風、擣衣聲急,江關倦客愁絕。何況夜來,寒重和砧也歇。荒雞叫落一天霜,獨雁催沉三更月。欲掩殘編,只應無奈,酒醒時節。
    蘆簾此際悲咽。便鞋兒夢好,待歸方說。頻呵素手,剪刀停對垂紅淚。燈花結、料不成眠,且倚薰籠,冷灰重撥。

    點絳唇 螺川立春编辑

    青鏡流年,客中一倍關心早。加餐音到,入夜燈花笑。
    街鼓隆隆,已是春來了。春知道。鎖窗寒悄。有個人清妙。

    编辑

    幾日橋南,金錢遍買相思卦。海棠祠下,乞個尋歡假。
    莫倚風流,忘了當初話。歸來罷。寄聲司馬,收拾琴心者。

    【原註】江右有海棠神祠。

    烏夜啼编辑

    蕭蕭落木江空。月明中。一陣驚寒多少、欲棲鴻。
    人不寐,醒還醉,倚孤篷。今夜滿樓清景、與誰同。

    訴衷情编辑

    已是夜深羅薦展,約停箏。催解佩,休負月華明。軟語莫縱橫。輕輕,似聞嬌顫聲,可憐生。

    水龍吟编辑

    夕佳樓在南昌郡城上,向祀元忠臣偰公,名偰家樓。至明嘉靖中,始用靖節語,改今額。地與滕王閣相望,憑覽高曠,似勝於閣,而名久為所掩,無過而問焉者。嗟夫!地以文重,若無子安一序,珠簾畫棟,寧至今日,又何有於斯樓也?雖然,以子安之文重,何如以偰公之人重?余再過章江,題長短句於樓壁,陳伯璣、楊陶雲、芝田、陸義山、梁珠五諸君子,依韻載賡,錄呈開府大中丞佑君董公,許為付刊,增入省志。未幾,兵亂不果。古今名跡顯晦,有數存焉,時節因緣,不知定在何日耳!

    城頭誰構飛薨,水天襟帶開江郭。西山南浦,眼前不讓,滕王高閣。回首東湖,昔賢陳跡,雨籠煙幕。更憑欄杳靄,龍沙迷漫,會招取,吹笙鶴。
    是處襜帷棨戟。賀生成,萬家繡錯,滄桑縱改,梁園非故,庚樓如昨。可惜清暉,等閒付與,烏啼擊柝。正魚龍偃臥,我來長嘯,一聲驚覺。

    前題编辑

    煙江疊嶂參差,依然故壘圍層郭。忠魂何處,一樽空酹,夕陽樓閣。半壁崔嵬,野棠開遍,昔時戎幕。想登埤握節,尚留遺恨,寄華表,歸來鶴。
    盛世都無感慨。換佳名,不妨就錯,庚申甲子,兩朝如夢,是非今昨元庚申君即順帝,淵明自義熙後,以甲子紀年。。我醉欲眠,閒愁消向,戍笳城柝。只重尋舊侶,風流雲散,此情誰覺。

    前題编辑

    洪崖爽氣西來,拍肩除是弘農郭。碧城十二,闌干只在,三層阿閣。蕭史坪空,綵鸞家近,一痕如幕。羨君身仙骨,乘風歸去,試招取,吹笙鶴。
    白玉樓成天半。笑王孫,嘔心良錯。丹霞漫賞,蛾眉依舊,虎頭非昨。欲鼓雲和,幔亭人杳,只餘鈴柝。向章江彈指,幾回清淺,起予才覺。

    客粵將歸,留別李鏡月、梁珠五諸同學编辑

    憑高有客沾襟,蒼茫勝跡空延佇。榕陰不斷,鷓鴣飛上,越王臺樹。香浦魚沉,珠江雁杳,花田無主。算由來閒氣,英雄粉黛,一般到,銷魂處。
    喚起柔情俠骨。定相憐,客愁孤注。韶光正好,為誰擲向,蠻煙蜑雨。雙髻扶頭,十眉連手,欲留難住。任千金散盡,只攜寶劍,陸生歸去。

    王戶曹人岳問余何日北行,書此以答,並簡院中諸僚友编辑

    故園長憶涇皋。薄田二頃依東郭。也知世上,功名只似,空中樓閣。人說仙郎,紫薇起草,紅蓮參幕。奈狂奴故態,不禁搔首,悔珠樹,從棲鶴。
    駒隙年華飛度。趁歸來,拂衣非錯。攤書一枕,夢迴呼我,酒醒疑昨。何事頻催,天街曉轡,禁城寒柝。問諸公袞袞,鞭絲帽影,讓誰先覺。

    驀山溪 書滕王閣上编辑

    朝飛暮卷,也覺登臨倦。高閣古今情,共天涯,客愁長滿。遙空隱隱,極目羨回帆,沙路白,曉煙青,不似江南岸。
    一繩低雁,肯放西風斷。淡影蘸蘆花,向蛺蝶,圖中吹轉。風流帝子,魂魄倘歸來,翻舊序,按新詞,鼓入湘靈怨。

    字字雙 閩客謠编辑

    煙嵐潑翠山复山,雪浪捲空灘复灘,車船算緡關復關,琴劍羈遊難復難。

    浣溪紗编辑

    乍暖銀塘皺綠波。晝長慵聽鳥聲多。嚼花吹葉一春過。
    揀盡釵梳渾不是,拋殘弦索擬如何。日來天氣困人麼。

    编辑

    自別檀奴百事嫌。惱人蟢子下重簷。更無心緒莫開簾。
    幾日醉醒花盡落,非時冷煖夢相兼。可知誰似昨年歡。

    【原註】青齊人呼意所好為歡,音險,平聲,今吾鄉亦間作此語。

    编辑

    曾把芙蕖共晚涼。今來眼底隔瀟湘。酒醒欹枕好思量。
    為寫眉圖傳小影,擬燒心字試沉香。雨絲縈斷九迴腸。

    编辑

    唱罷玲瓏一曲歌。江潮微上綠雲坡。此情翻較醒時多。
    已是欲眠渾未醉,故回覆臉奈他何。誰云無賴只橫波。

    記園次語编辑

    琴酒生來淡盪人。自宜消渴更長貧。不然辜負遠山春。
    狗監故能憐犬子,武皇應解妒文君。任他天壤有王孫。

    编辑

    知是他生是此生。藥闌花榭見卿卿。似嫌心眼太分明。
    料得已難酬宿願,欲拋爭奈轉多情。一回私語幾回驚。

    酒泉子编辑

    半刻支頤,鏡紅斜暈輕潮斂。欲眠仍起味誰諳,似春蠶。
    離褷衾鳳壓瑤簪,宿妝微卸也。一鉤羅幕倚清酣,夢江南。

    定西番编辑

    開鏡雨餘天碧。簟波明,綃霧濕,灌湘蘭。
    可惜晚香零亂,一池紅藕殘。倒影萍間無數,夕陽山。

    金焦葉编辑

    為憐深綠當風睡,驚起撲簾蕉影碎。新橙試摘,愛他觸手餘香脆。半醒又還如醉。
    鬱金堂下清秋淚。潛滴遍、一叢蘭蕙。玉籠鸚鵡,而今懊惱前身慧。恰與檻鸞成對。

    錦纏道 查家梅编辑

    竇乳微泉,長似鏡中清澈。漬苺苔、一枝寒鐵。黛痕點破何年雪。向磨崖斷處,小勒梅花碣。
    問官閣豐標,綺窗消息。肯便著、孤山踪跡。灞橋歸去多情,奈暗香疏影,不作相思驛。

    夜遊宮编辑

    雨雪空山滋味。休認作、行雲一例。枯木寒藤聊暫倚。願他生,得相逢,歡喜地。
    折取青蓮比。怕幻出、並頭根蒂。稽首皈依持準提。玉泠寒,早香焦,人靜矣。

    蘇幕遮 涇皋菊编辑

    早歸來,三徑裏。衣白風流,欲傲君王紫。標格不容輕位置。根葉生香,君與蓮花耳。
    憶涇皋,環帶水。斗酒雙螯,隨分吾家事。卻籠柴桑貧處士。蝶粉鴉黃,惱亂人如此。

    【原註】涇皋,余世居也。先君子中年退隱西疇草堂,歲課兩蒼頭藝菊,遠近虞山、婁江諸名種,畢集吾家,相傳為一時勝事。

    戀情深 元旦芍藥编辑

    誰捧綠雲親侍輦,六宮珍艷。東風第一試新妝,羨花王。
    幾多金粉簇霓裳,春信遞朝陽。不似鈿釵零落,倚沉香。

    眼兒媚 西興候潮编辑

    萬壑千巖一空囊。還復涉錢塘。何人坐擁,樓船鼓角,粉隊戎裝。
    回看滅沒鼉江氣,獨立轉蒼茫。西陵渡口,潮頭如雪,卷盡興亡。

    梅影编辑

    金校書臨別為余寫照,曹秋岳先生屬賦長調記之。是夜積雪堆簷,擁爐沉醉,詞成後都不知為何語。先生名之曰《梅影》,因圖中有照水一枝也。

    好寒天。正孤山凍合,誰喚覺、梅花夢,瘦影重傳。自簇桃笙獸炭,偎金斗、微熨芳箋。更未解鸞膠,絳唇呵展,才融雀瓦,酥手親研。士木形骸,爭消受、丹青供養,況承他、十分著意周旋。丁寧說,要全刪粉墨,別譜清妍。
    憑肩。端詳到也,看側帽輕衫,風韻依然。入洛愁餘,遊梁倦極,可惜逢卿憔悴,不似當年。一段心情難寫處,分付朦朧淡月暈秋煙。披圖笑我,等閒無語,人憶誰邊。卿知否,離程縱遠,只應難忘,弄珠垂箔,乍浦停船。
    甚日身閒,瑣窗幽對,畫眉郎還向畫中圓。且緩卻標題,留些位置,待虎頭癡絕,與伊貌出嬋娟。彷彿記、脂香浮玉斝,翠縷揚珊鞭。淡妝濃抹俱瀟灑,莫教輕墮塵緣。便眼前阿堵,聊供任俠,早心空及第,似學安禪校書富纏頭,隨手立散,某狀元欲求一笑,竟不能得。。共命雙棲,都緣是、雪泥鴻爪,從今夜、省識春風紙帳眠。須信傾城名士,相逢自古相憐。

    水調歌頭编辑

    憶昨飲君酒,雪意勒寒梅。知君酒醒何處,已有暗香來。說向離亭風笛,莫共霜天曉角,撩亂苦相催。留取隔牆影,更待玉人回。
    輕帆便,雙槳急,且徘徊。遙憐孤鶴,中夜有恨立蒼苔。自是春光欲漏,準擬花心潛拆,分付與多才。休負好時節,又作等閒開。

    鵲踏枝编辑

    撲盡流螢花底露。消息沉沉,銀漢應難渡。容易一來堪再誤,樓頭剩有三通鼓。
    何夕能將今夕補。遣鶴為媒,翻把青鸞阻。悶剔蘭膏誰與訴,知他也只和衣臥。

    滿江紅编辑

    六月二十四日,苧蘿人張水嬉邀余為荷花蕩之遊,至則殘紅折盡,但見田田數頃而已,當筵出絹素索題,乘醉疾書,以付歌者。

    為問煙波,是甚日,錦帆曾住。剛留得,綠荷千柄,暗消殘暑。翠袖縱憐憔悴客,青衫那作繁華主。只江湖,載酒記前身,重題句。
    聽不盡,流鶯語。看乍穩,棲鸞樹。莫歌闌舞歇,彩雲飛去。第一難忘花月夜,成雙便結漁樵侶。共香香,深處短蓑眠,天應許。

    卜算子编辑

    脈望不成圓,誤食相思字。媚草紅心摘更生,幾度仙人死。
    畢竟向優曇,證取無生是。拈著桐花認合歡,一笑逢梧子。

    金縷曲 贈容若見贈,次原韻编辑

    且住為佳耳。任相猜、馳箋紫閣,曳裾朱第。不是世人皆欲殺,爭顯憐才真意。容易得、一人知己。慚愧王孫圖報薄,只千金、當灑平生淚。曾不直,一杯水。
    歌殘擊筑心欲醉。憶當年、侯生垂老,始逢無忌。親在許身猶未得,俠烈今生已已。但結託、來生休悔。俄頃重投膠在漆,似舊曾、相識屠沽裏。名預籍,石函記。

    【原註】歲丙辰容若年二十有二,乃一見即恨識余之晚,閱數日,填此曲為余寫照,極感其意,而私訝他生再結語殊不祥,何意竟為乙丑五月之讖也,傷哉!

    附:原贈   納蘭性德编辑

    德也狂生耳。偶然間、緇塵京國,烏衣門第。有酒惟澆趙州土,誰會成生此意。不信道、竟逢知己。痛飲狂歌俱未老,向樽前、拭盡英雄淚。君不見,月如水。
    與君此夜須沉醉。且由他、蛾眉謠諑,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尋思起、從頭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後身緣、恐結他生里。然若重,君須記。

    寄吳漢槎寧古塔,以詞代書,時丙辰冬寓京師,千佛寺冰雪中作编辑

    季子平安否?便歸來、平生萬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誰慰藉,母老家貧子幼。記不起、從前杯酒。魑魅擇人應見慣,總輸他、覆雨翻雲手。冰與雪,周旋久。
    淚痕莫滴牛衣透。數天涯、依然骨肉,幾家能夠。比似紅顏多命薄,更不如今還有。只絕塞、苦寒難受。廿載包胥承一諾,盼烏頭、馬角終相救。置此札,兄懷袖。

    编辑

    我亦飄零久。十年來、深恩負盡,死生師友。宿昔齊名非忝竊,只看杜陵窮瘦。曾不減、夜郎僝僽。薄命長辭知己別,問人生、到此淒涼否。千萬恨,為兄剖。
    兄生辛未吾丁丑。共些時、冰霜摧折,早衰蒲柳。詞賦從今須少作,留取心魂相守。但願得、河清人壽。歸日急翻行戍稿,把空名、料理傳身後。言不盡,觀頓首。

    【原註】二詞容若見之,為泣下數行曰:「河梁生別之詩,山陽死友之傳,得此而三,此事三千六百日中,弟當以身任之,不俟兄再囑也。」余曰「人壽幾何,請以五載為期。」懇之太傅,亦蒙見許,而漢槎果以辛酉入關矣。附書志感,兼誌痛云。

    悼亡编辑

    好夢而今已。被東風、猛教吹斷,藥爐煙氣。縱使傾城還再得,宿昔風流盡矣。須轉憶、半生愁味。十二樓寒雙鬢薄,遍人間、無此傷心地。釵鈿約,悔輕棄。
    茫茫碧落音誰寄。更何年、香階剷襪,夜闌同倚。珍重韋郎多病後,百感消除無計。那隻為、個人知己。依約竹聲新月下,舊江山、一片啼鵑裏。雞塞杳,玉笙起。

    虞美人 題金校書文璧扇编辑

    碧桃花塢逢天女。驚散花如雨。比肩剛配小鴛鴦。留得雙飛趣在、盡商量。
    明明佛頂珠光漾。鑑徹團圓相。郎行穩奪錦標來。好趁迴龍堤畔、順風回。

    佛手柑,後十數詞皆與容若同賦,其餘唱和甚多,存者寥寥,言之墮淚编辑

    七行寶樹奇香透。鳥爪寒來瘦。麻姑久悔學仙非。結個蓮臺真印、印皈依。
    鬱金柝染千重紲。酥乳何曾涅。合歡名字更休提。乞得兜羅錦樣、許相攜。

    【原註】鬱金印紲見《法苑珠林》,如來三十二相好,第二手朊如兜羅綿。

    雨中花 编辑

    容易幽窗開似雪。耐多少、五更霜月。背地無聊,經年有恨,並向花心咽。
    不如冷雨相催折。料無分、軟紅疼熱。玉管誰吹,石腸空賦,又一番輕別。

    一斛珠 编辑

    圍場雪霽,錦靴百隊金纏臂。擎來六翮鋒棱異,嬌俊傳看,名馬美人裏。
    散花欲下凌霄起,郡君新配儀同矣。丹青只認宣和記,玉墜盤螭,誰識歷朝璽。

    【原註】「郡君儀同」,鷹犬封號,元時出內府所藏玉印磨作鷹墜。

    青玉案 雁字编辑

    排空幾陣留難住。寫不盡、瀟湘雨。託寄音書渾漫許。裴回欲下,家雞野鶩,那是臨池侶。
    十三行斷驚鴻去。恰上銀箏十三柱。弦畔有人揮玉箸。長門月暗,一燈重撥,淚墨模糊處。

    臺城路 梳妝臺懷古编辑

    捲簾依舊西山雨。憑高暗添愁思。馬上吟成,帳中弦歇,遺恨尚留彤史。分明故址。有瑤島瓊花,未隨流水,惆悵重尋,繡楣金縷廣寒字。
    當年夢遊曾至,素娥須記得,天寶遺事。三閣傳箋,六宮潤筆,少個青蓮應制。茫茫對此,只銀漢紅牆,望中相似。甚處天香,夜深飄桂子。

    鳳凰臺上憶吹簫 九日编辑

    一月他鄉,一天離緒,一秋好景重陽。問題糕落帽,何處堪傷。多事六朝金粉,還留下、千古淒涼。無窮恨,醉中偷系,玉腕萸囊。
    難忘。當年此際,正戲馬高臺,扈蹕長楊。又翻經蕉苑,甘露分嘗丁未是日,較獵二河,戊中奉召書《大藏經》序。。其奈近來消渴,依然是、少日遊梁。思君極,花寒人瘦,減盡容光。

    金明池 茉莉编辑

    韻絕迎秋,香空卻暑,抹盡人間多麗。正倦起、闌湯初浴,乍散髮、未勝簪髻。浥清泠、灑遍瓊枝,便相將對宿,蕊珠宮裏。早素月流光,雪衣眠醒,教念鬘華新偈。
    織女縞妝來下矣,伴萼綠無言,殘更小憩。書便面、曾煩轉乞,貯犀合、向承分寄。甚仙姿、匹得卿卿,有玉茗同心,紅梔並蒂。趁今夜差涼,滿襟風露,安穩碧紗櫥睡。

    雙紅豆 编辑

    風一絲。雨一絲。不繫行人只繫思。喚他楊柳枝。
    萍是伊。絮是伊。眼眼眉眉生別離。章臺無見期。


      ↑返回頂部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
    1. 公齋以三十二芙蓉石得名。
    2. 相者謂虎項。
    3. 芝翁曾為余說此事。
    4. 公自度曲名《金翁傳奇》。
    5. 公重刻《先端文札記》。
    6. 怪字用燕中市語。
    7. 尺木,堂名。
    8. 時已久擢大行。
    9. 讀畫,公樓名。
    10. 公在閩有射烏樓記事。
    11. 四字出權德輿《張登文集序》。
    12. 【錄注】綬珊:是闋與刻本《洞庭春色》大致相同,因登《昭代詞選》,謹附刊於尾。
    13. 【錄注】清乾隆四十九年積書岩刻本《彈指詞》二卷中,調名作《感皇恩》,非。另有《浣溪沙》一首類似,見後。
    14. 【錄注】顧綬珊跋於詞後跋云《沁園春》與本篇大致相同,故兩篇可並讀。陳乃乾《清名家詞》及《四庫備要·彈指詞》中《沁園春》置前,故於本首題作「前《沁園春》改本」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