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突厥制

征突厥制
作者:李隆基 唐
(唐玄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21

《書》稱「四征不庭,綏厥兆民」,可以覆昏亂,執有罪,保大定功,利物懲慝。故高陽有九黎之伐,大舜有三苗之征,欽若聖謨,是為殷鑒。突厥殺窮漠餘裔,大邦逋誅,恃其悍俗,未遵朝化。比為潛遁幽茫,隔閡華壤,固聲朔之不被,將羈縻以畜之,而擾我諸蕃,窺我邊境。今群方輯睦,重譯會同,奉琛執贄者萬數,請吏來王者億計,咸以為眾之所加,各自統領師徒,取其仇怨。拔悉密右驍衛大將軍金山道總管處木昆執米啜、堅昆都督右武衛大將軍骨篤祿毗伽可汗等,弧矢之利,所向無前。契丹都督左金吾衛大將軍靜析軍經略大使鬆漠郡王李失活溪都督右金吾衛大將軍靜析軍經略大使鬆漠郡王李失活、奚都督右金吾衛大將軍保塞軍經略大使饒樂郡王李大酺等,士馬之精,何往不克。並總戎雲萃,賈勇風馳。西徒沙磧,至於德犍山下,東發海浦,期乎獨活河上。九姓拔曳固都督稽洛郡王左武德大將軍頡質略同羅都督右監門衛大將軍毗伽末啜、霎都督右驍衛將軍比言、仆固都督左驍衛將軍曳勒哥等,種分業異,效節輸忠,梟彼凶魁,掃除遺孽,並左犄右角,連營合圍,故路絕飛走,計窮躍噬。然我國家以止戈存義,釁鼓傷仁,方欲先德後刑,有征無戰,庶番之請,抑而莫從。皇天有命,將不獲已。突厥殺若迷而知復,困即能通,革麵虜庭,委身魏闕:解其縛,焚其櫬,有逢伯之前聞;大者王,小者侯,即田橫之故事。況默啜之子右金吾衛大將軍右賢王默特勒逾倫自拔於亂,頃投於國,今不計其先人之僭,復加以右賢之寵。右威衛將軍左賢王阿史那毗伽特勒、左武衛大將軍燕山郡王火拔石失畢、左領軍衛大將軍阿婆啜阿史那褐多、右驍衛大將軍賀魯窒合真阿婆屬等,或彼貴種,應係人思;或彼信臣,已歸邦化。咸從眾望,並錫尊官,隨師以籌謀,采狄之情狀,便立衙帳,令居塞垣。其首領百姓等,有能轉禍為福,去逆效順,爵賞之科,國朝有典,且發單于之使,諭其觸網之徒,優而柔之。五申三令,儻覆巢未悟,沸鼎猶安,習苦為甘,聞言不信,則戈矛所接,玉石同焚。勉思良圖,罔替成命。朔方道行軍大總管銀青光祿大夫右散騎常侍攝御史大夫王晙,長才多奇,大勇不鬥,寄用扞城,隱當敵國,當出閫之寄,有辭第之公,故可總是中軍,以宏上略。凡蕃漢三十萬眾,並取晙節度。《大戴禮》云:「王者之征,猶時雨也,至則人悅之矣。」俾夫武威外炤,仁德內洽,用恢天聲,以靜邊徼。布告遐邇,咸使聞知。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