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宋慈雲走國全傳/04

目錄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上一回 第四回 五路藩王歸國急 三忠扶主進謀高 下一回▶


  當日寇兵部拜辭陸娘娘,回歸府第。是晚燈下一連寫下五封書,命府中得力家丁分頭帶上,投遞五位藩王,回朝保救陸娘娘。第一位金鬥潼關東平王高勇,開國高懷德之後。第二位山海關汝南王鄭彪,開國鄭威之後代。第三位居庸關靖山王呼延慶,開國呼延贊之後。第四位山西太原府平西王世襲狄龍,狄青之長子。第五位天波無佞府長橋關楊文廣,定國王楊宗保之子。一連五封日投遞了,下文自有交代。

  卻說龐妃一自納進了正宮,恃寵作惡,狠毒多端,內富人人驚懼。又逕自打發心腹武士拾去禁宮牌張掛,不許文武官員人等進宮探望,如違,龍鳳劍立刻斬首不饒。不分日夜打探陸娘娘,分娩下即要報知,暫且按下。

  再說東平王一天接得寇兵部快馬書一封,即日拆開一觀,上寫著書奉。

  

  「賢王麾下:憶昔榮離丹陛,威鎮邊庭,用仁政治,蒼生咸慶無疆。以德化頑,盜寇淳歸潛服。誠邦家之棟樑,朝廷之藩屏也。四方頗藉平寧,無如內朝政紀日非,奸佞專權,勢炎滔天。須有善者亦無如之何矣。目前國家有泰山壓卵之危,大廈將傾之勢,元深以為憂,不得不上陳於左。禍緣令國舅陸鳳陽打救被搶良民少女,誤傷龐雲彪,撞石身亡。只今朝廷不以法律明詢,概難總逑。於今陸國舅須然逃脫,陸丞相當殿毆奸,被執身亡,陸后幽禁外宮。龐氏父女勢如烈火,禍即起於蕭牆。陸后身懷龍妊,被幽冷官,難保將來。懇乞賢王須念世沐王恩,會同回朝見駕,帶兵隨行。或驚聖駕,一可保回國母,二能掃除奸佞,肅清朝政,奠安邦國。誠乃賢王回天之力,不世之功。元等所仰賴,不勝引領之至。」

  當時高王爺看罷來書,氣得二目圓睜,大罵:「奸賊橫行不法,如此陷害忠良,怎得邦國平寧?況且陸娘娘淑德素聞,豈得輕棄元配?真乃昏庸之君,有負先王所托。」即日賞發白銀二百兩與兵部家人,回書拜復:「本藩不日知會五路藩王起馬登程。」不表兵部家丁回覆。

  是日眾將齊聲:「王爺一自領鎮邊庭,勤勞王室,為國保民。豈知聖上反不以忠賢為重江山為要。不若王爺趁此機會,依著寇大人來書之意,帶兵回朝,削佞誅奸,懇朝廷赦轉國母娘娘。足顯王爺精忠素志。未曉王爺允准如何?」

  高王爺聽了眾將之言嗟歎一聲:「眾位將軍體將提兵二字為言。當今國泰民寧,並非鋒戈警擾,豈可動兵回朝。一驚聖駕,二動居民。有知者明白本藩之心為著君國之勞;無識者言吾不臣,帶兵回朝反叛。是乃清濁未分,有壞高家世代清名。今暫留待印夫人代理,有勞眾位將軍小心照常管當政務,代本藩之勞。」即要登程回朝而去。眾將齊稱領命。

  是日王爺進至後堂,將兵部來書交夫人觀看。陸氏夫人將書一一看完,一聲氣倒塵埃。侍女抱扶救起回醒,含淚呼:「王爺,妾父親乃三朝元老,忠肝義膽之賢,聖上全不念國老親情,死得如此慘傷。聽信奸臣,棄賢良而休元配,實乃無道之君。伏望王爺盡快起本鎮雄兵回朝,救出國母,收除奸佞,代妾報復父仇,姜重重沾恩。」王爺曰:「夫人,汝屬女流之輩,怎曉君臣大義。君尊臣卑,天地懸殊,豈得造次興兵。吾今即日回朝,會同五王面君,自有主意。且將符印留下,夫人代署,只帶家將二百名回朝面聖。倘救得國母、除得奸佞,即日回關;如救不得國母,被聖上執責,即死在金階。切不可聽眾將之言,生事猖狂。」

  當時陸夫人含淚呼:「王爺,汝不興大兵回朝,只帶二百家丁隨從,實乃孤身投入羅網矣。」惟高王爺不準夫人勸諫,到次日起馬登程。夫人含淚送出。眾文武官員一程送出關前十里。王爺曰:「眾位將軍請回,不須運送,只謹守本藩規條,不得有誤。」眾將回關,王爺登程,也且慢表。

  又說界牌關汝南王鄭千歲,天天操練軍兵。一日接得朝中寇兵部來書,拆開一一觀看分明,心中大怒,罵聲:「奸巨作惡多端,殺戮賢臣。本藩即日進京。」當時打發兵部家丁去了。轉入後堂說知柴氏夫人,喚到孩兒鄭雄,付交符印暫署。「本藩回朝保奏國母,並會同眾藩收除奸黨。小心謹守吾規條。」柴氏母子諾諾應允。次日鄭王爺回朝,非止一日。

  再說乎西王狄龍,乃狄青長子。次子狄虎奉命回善善國,入繼老狼主子嗣,身為一國之君。狄青死後,宮主平西後也回善善國。只有狄龍襲蔭父職。一天,在王府無事,正在內堂與小公子狄節耍樂一番。有家丁稟上:「千歲爺,兵部大人家人到府。」狄王爺聞說,即刻升出中堂,吩咐傳進。寇爺家人將書呈上。王爺接書拆開,從一看明,顏色一變,即曰:「賞賜寇家人盤費。」即退後堂。

  段氏一品夫人起位呼:「王爺,不知寇兵部差人到此何事?」狄王爺愁容頓起,懶說情由,即曰:「夫人,汝且將來書一觀,便知明白。」有段氏夫人將書一一看明,心下大驚,呼:「王爺,不想近日朝中有此大變。前時王安石大奸臣變壞王章,行青苗之法,害得天下萬民富厚者盡為窮困,貧者餓死於剝削聚斂之下。萬民嗟怨,王爺日夕憂愁。幸得後來韓大人、司馬大人奏請復回祖宗舊例頒行,方得免害。不想目今奸佞又起此風波。王爺可依著寇大人來書否?抑或動兵回朝,以除奸黨?」

  狄王爺曰:「豈可無事帶兵回朝,上驚天子下擾居民,斷然不可。吾今回朝且會同五王一同商議,保救國母,以盡一片臣子之心。但今聖上外感於奸臣,內嬖於奸妃,未必准吾等所奏,死生未卜。必執吾等無旨宣召,擅進回朝之罪。但本藩起程後,打聽得不吉,即可修書差人投往善善國,與吾母親、弟郎。彼聞知消息,定然興兵到來。但他外國動兵,不妨於礙國法。吾今即日登程矣。」段夫人含愁領命。

  住表狄王爺起馬,又說靖山王呼延慶,鎮守三關佳山寨。一日,弄玩孫兒間接得寇兵部來書,氣得火星直噴發,罵聲:「龐家奸賊,屢代獻女入宮,迷惑君上,昔日害得我呼門險些殺絕。後得八賢王知此冤陷,與包文正力奏伸明,方得仁宗王感悟,復我滿門忠良。之後又得天子開汝龐氏一線之恩、赦脫汝祖。至今賊子喊孫曲性不改。也罷,本藩依著寇兵部,即日還朝。且不可妄動興兵。會同五王上朝與昏君、奸賊算帳,定必懇旨赦同國母,然後商量收除奸賊。」語罷,即喚出公子。呼延威請問父王金安畢,王爺曰:「我兒,近日朝中有大故。為父即日回朝,汝且暫署印符,與汝母親用心撫育孫兒。吾回朝禍福未分,惟吾去後小心照依舊規,分理政務,不得有違。」

  公子聽了唬得一驚,曰:「父王孤身進朝,奸臣羽翼眾多,父王平素性烈,倘或兩相攻激,中他奸謀,性命難保。況父王年登七十,豈可身投虎口。不若待他四位王叔回朝。父王且慢往,打聽他回音然後動身未退。」呼王爺曰:「孩兒,汝還不知君臣之義不成?吾呼氏世代彌沐王恩,吾祖呼延贊一自歸投宋太祖,立下許多汗馬功勞,方得今日子孫世代侯王、彌沾王恩。須即粉身碎骨難以補報。目今朝廷失德,輕棄元配,退賢用奸。目擊江山危危,身為國家重望大臣,還不出力匡救君上過失,只由國家顛倒,屍位素餐,豈是忠良之輩?乾秋之下臭名難免。吾今主意定奪,一回朝除得奸佞,救得國母,即日還府。如若不能,且將老命與奸臣同拼了,盡卻臣子大節。但三關重地,即吾死了,聖上未必敢輕移,奸臣必不敢妄動。且與母親安穩放心。但吾去後須留心政務,謹守舊制規條。」呼公子只得依允,不敢多言。

  住語呼王爺起馬,再說定國王楊文廣也接得寇兵部來書。即日照賞寇家丁盤費,離卻天波府,帶領隨從家丁二百名。不敢妄動興兵,實乃五王不約同心,皆以忠君惜民為念,按下慢提。

  再說朝中獄官吳進,奉了寇兵部之命,小心事奉陸娘娘,不敢少懈。他妻杜氏,心憂是怪胎,身懷六甲已足二十個月之期,與陸娘娘前後隔兩天,俱已分娩。陸娘娘產下太子;杜氏產下一女。當時吳進見國母產下太子,滿心大悅,即來寇兵部府中悄悄報知。

  寇爺一聞此語,喜色揚揚,曰:「如今國之大幸也。太子誕生,娘娘或藉此脫離災陷了。但有一慮:如今奸妃得寵,父女勢烈,內外專權,只憂奸妃打探的確娘娘產下太子,又蠱惑住君王不行赦旨,計較多端,則娘娘母子難保兩全矣。見君王報喜時怎能得一小兒子頂冒著太子。待君王意轉,恩赦了陸娘娘復回正宮之位,然後轉換回太子,方是萬全之策。但怎生得此好機會?所難者,即日初生小孩兒。」正思思慮慮籌算不來,有吳進即呼:「大人,我想此事要小孩兒頂冒太子,不過當君王報喜。倘邀天之幸,君王意轉,即日赦回娘娘復回東宮之位,則不懼奸妃凶狠。萬一聖上仍被奸妃蒙惑下,則太子危矣。如今且掩一時。不免卑職目前產下一女,與娘娘前後隔兩天。不若報喜時娘娘將此女懷抱在宮,不過應旨一宣召耳,倘君王不甚遇目,則可掩一時矣。待旨命冊立回娘娘,然後換回太子;如娘娘仍不得復位,身居冷宮,則將太子隔出大人府中養育。將吾女兒付與娘娘宮女收管,不過應其名耳,倘被奸妃算計了,不過吾之女兒。但得太子尚在,則國家社稷有賴矣。未知大人尊意如何?」

  寇爺聞言大加歎羨曰:「不料吳進汝有此機智,並具此一片忠君愛主之心,真乃難得也。汝須有此忠心,但不知汝妻願棄此細女兒否?」吳進曰:「大人,卑職妻杜氏頗賢良也,略知君臣之義。一聞國母被貶冷宮,言起來時常不勝悲感,晝夜焚香禱告神祇,惟佑天子回轉龍心,復回娘娘東宮之位。觀此一節,豈有不捨此女之慮。況此女於懷胎時,十分奇異:足懷滿二十個月之期。有此尷尬,一同太子分娩。想必天生此女來頂替著太子之災,難定必有之。」寇爺聽了點頭曰:「果也,此想不差。惟難得汝夫妻具此忠義之心,令人可敬。但人一生剛正,依天理行為,即或死或生,名留千載。為人正當如此。汝且回歸,商知汝妻。只因事關秘密,洩露不得,須要謹細而為。」吳進允諾拜別寇爺,回歸自衙。進內與妻杜氏說明緣故。

  杜氏聞言含淚應允,又言:「此事須要商知陸娘娘,方能頂換。」吳進曰:「這也自然。」當時自進冷宮,令宮女報知,「微臣有急事叩見。」娘娘傳命進見。吳進叩跪下,將此計謀稟上。

  陸娘娘一自產下太子,日日憂驚,實防奸妃計較。一聞吳進說出寇兵部計謀,心頭頗安。「但願此事不泄,君王恩赦,乃邀天之佑耳。只憂奸妃妒毒多謀,迷惑君王,未必准復哀家昭陽之位,也憂不得,許事天命。但得我兒著落長成,即哀家死在九泉之下也得心安。只深感寇卿家與吳卿二人,無可報恩耳。」言罷淚一行。吳進勸解:「娘娘不用憂愁,今喜得太子降生,娘娘定喜復東宮之位。只分太子隔往寇爺育撫,將何為憑乃可?」

  陸娘娘取出龍鳳玉環一圍,並將指頭咬破,揮寫血書一道。待至昏夜時悄悄將太子藏出,收拾好龍鳳玉環、血書,陸娘娘流淚將兒抱轉,吳進跪接起來,慌忙忙出了外宮。一程跑至寇爺府中,不令人傳報,直跑進內堂。

  有寇爺正在用完夜膳,一見吳進慌忙忙進來,反唬得一驚。四顧無人,即將太子、血書呈上。寇爺一見,一驚一喜。未知事露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