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宋慈雲走國全傳/31

目錄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上一回 第三十一回 疆場地妖道破敵 紫金山柴王會兵 下一回▶


  卻說次日天明,營中唐元帥升帳。國師坐左,王綱坐右,眾總兵副將軍等參見已畢。唐元帥撥令二枝,點弟一路總兵劉登,第二路總兵韓堅出馬;又點第九路總兵吳升掠陣。發精兵一萬五千。「攻打頭陣,須要取勝,小心為上。」三將軍得令,各提械器上馬,一萬五千雄兵衝營而出,殺奔城下而來。只見潼關西城扯起天幡旗,「為國除奸」四字。刀槍劍戟交加,旗幡密布,殺氣沖天,巍峨鞏固。三將看罷,喊聲:「討戰。」城中將士看見敵兵遠遠喊殺討戰。即報進帥府。

  高王爺聞報與范爺、國舅商議:「此番敵兵眾多,又有妖道相助,五路藩王來到少不免開兵。且差一將出敵,二人掠陣,方才無礙。但逢妖術,一鳴金即要回軍,不許戀戰。」三帥議畢,撥令三枝,命侯拱出馬,石俊、包英二將掠陣。吩咐:「聞金即要回兵,不得戀戰。」三帥親登城樓看戰督率。三將軍領令,一萬雄兵炮響出關。侯拱手提大斧一馬催前大喝:「殺不盡賊將通名,待汝祖宗送汝二賊歸陰。」當時劉登韓堅二總兵只見關中炮響,衝一旗軍馬。為首一將,面色紫膛,身軀恢偉,惡恨恨喝罵。遠遠二員勇將掠陣。隊伍分明,刀斧利銳,果覺提調得法。

  劉、韓二將喝聲:「反賊聽著:吾二人名劉登、韓堅。官居總兵。特奉唐元帥將令,擒拿汝叛逆之徒。倘知事者,將殿下獻出,押交吾元帥帶回朝中,以免一關生靈遭此糜爛之災。量汝一座孤城,插翅也難逃遁。」侯拱聞言大怒,喝聲:「賊將有多大本事,妄誇大言。休走,吃吾一斧。」雙斧打下,劉登大刀架開。兩邊喝令軍士殺上,殺得征雲四起,喊戰如雷。

  當時二將殺了二十合,韓堅拍馬幫助,雙戰侯拱,勝負未分。有掠陣總兵吳升,看見關兵進退有方,自兵勢弱將將敗退,急忙拔出青虹寶劍,向東方一指,口念有詞。頃刻狂風大作,日色無光。飛沙走石向敵兵打去。關兵被沙石打得頭崩額破,雙目難開,急退回。敵兵大殺一場,死者甚眾。城上高王爺大驚曰:「不好了,又是邪術傷害眾兵。」吩咐鳴金收軍,放下吊橋。

  當時侯拱殺得性起,一斧砍死劉登。韓堅大驚,拍馬而逃。吳升看見侯拱猛勇追來,懷中取出一石,照面打去,打著侯拱額角上,登時落馬。石俊、包英二將飛馬而出,一人擋住賊將,一人背負侯拱逃走回關。眾兵盡逃回城中,扯起吊橋。敵兵連上,城上箭炮紛紛打下,反傷兵數百。韓堅吩咐退兵不趕,得勝回營。高王爺計點,傷了兵丁四千餘,受傷者千餘。侯拱被石打傷,一刻翻蘇,往後廂安息。

  是夜君臣商議破敵。太子一心憂悶。劉迪曰:「今日須然敗陣,殺死賊將一員。論兵不為弱劣,只因他用邪術傷去軍兵數千。倘得山西人馬到此,方能破此邪術。」

  住表關中軍臣議敵,再說營中。唐元帥見韓、吳二總兵帶兵回營得勝,計點軍士傷去千餘,折失劉總失。吳升曰:「潼關將兵猛勇,若非末將用些小術,也不能取勝。」韓堅曰:「果然他兵隊紀分明,進退有方。若非吳將軍法術利害,敗之必矣。如今失去劉將軍,賊將果也利害。」唐元帥曰:「他關中內有能人,軍馬久經訓練,也稱勁敵。且待明天出敵,務必殺他片甲不存,然後早日攻破城池,以免五路反王會合,難以抵敵了。況令全省聞知東宮太子,投降者十居其六、七。人心搖動,那時禁壓不得了。」

  國師曰:「貧道想來,明早元帥點將出敵。貧道出陣,仗著法力,務必攻破,拿獲太子回朝,國丈、太后好不生歡。」唐元帥曰:「他城池鞏固,將勇兵雄,一朝難以攻激,破他關城。且明天出敵全仗國師法力施展。」

  住表此夜營中犒賞三軍眾將。再說關中是夜議敵。有張夢虎曰:「今天出陣失利,不免今夜偷劫他大營。殺個片甲不留,一戰可成功矣。未知眾元帥允准否?」李豹、趙彥龍、孟彪三將也願同往。范元帥曰:「不可。汝三人休得逞強行險。汝等須然武勇,惟妖道邪術利害。黑夜中倘有疏失難以逃遁矣。」三將軍曰:「元帥等畏妖道法術,如虎看來。何日得成功殺回汴京?吾等捨身報國,乃臣子職份當然,何須畏避妖術傷人。」劉迪曰:「不然。吾等非為畏敵,只因劫寨偷營之事,只可欺敵人無有準備,並督兵主帥愚躁者,方可行此之舉。今妖道善察天機,占算靈警,並唐潤虎老成持慎宿將,豈不准防敵人劫寨?汝三人領兵只枉送軍人性命耳。」寇兵部曰:「如此三位將軍且依軍師之言,休得逞勇,明早開兵破敵為上。」三將聞軍師一夕之言,方才畏服不敢再言。

  王昭曰:「妖道法術利害,山西段夫人未到。明日出敵,須要今夜預備犬馬羊血、污穢了東西南北四城垛。」

  次日發令:「侯拱守東門,李豹守西門,石俊守南門,張夢虎守北門。四門多加火炮、灰石、滾木防,弓上弦、刀出鞘不可少懈,只防妖術衝城。」四將領命。此日高元帥親自出馬,帶了精兵二萬。左有高標公子,右有包英公子。上了銀鬃白馬,手執丈八梅花槍,三綹長鬚,面如圓月,目比流星,威風凜凜。前部孟家兄弟,隨後寇杰公子。五將一聲炮響,大開城門。

  是日兩軍對壘。唐元帥發令四路總兵護著國師出陣。西安總兵施烈,保寧總兵樊海,岳海總兵魏斌,贑州總兵馬青。二萬精兵排開陣勢。妖道一見關兵衝出,為首一將威威武武,年紀五旬外。三綹長鬚,手執長槍,猶如天神下降。「如是高勇出陣。」即大呼:「來將可是高王爺否?」高王曰:「然也。」

  國師曰:「賢王乃世代忠良之輩,緣何今日挾太子為名,招集軍馬,殺害朝廷將兵。非反叛之行?世代忠良之名污矣。貧道今奉旨來征。賢王知己過者,送出太子回朝。貧道自然奏知太后,言王爺並無別意,只留下太子以待吾等到來迎請耳。賢王自然無事了。倘恃一城之險,欲挾太子為叛,貧道只不顧百萬生靈,略施些小法術,寸草不留,那時悔之晚矣。」高王爺聞言怒氣衝冠,大喝:「妖道妄言亂語,汝即云修真煉性清高之客也,該知夭命,分別善惡。今日龐妃父女專權,殺害忠良。賢良正宮慘死,今存下東宮殿下還不容住足,屢思捉獲,回朝陷害。天子原有愛弟之心,皆被奸后、奸臣專主,至不得回朝敘會。今日陣前虧汝說此狂言惑眾。反語本藩為反叛,汝無非仗著邪術從輔奸權。有日高人正法到此,不免身首分開,枉汝修真煉性,一朝前功盡棄矣。倘聽本藩好言醒悟者,即日回山,潛修自悔,方保性命無虞,倘仍恃些小邪術傷人,難逃一命矣。」

  國師聞言罵聲:「狗王老匹夫,此番貧道不攻破汝城池不算手段,那位將軍往擒此賊?」有樊海、魏斌二將,飛馬大呼:「吾來也。」有高標、包英兩子拍馬相迎,大喝:「賊將休得逞強。」四將一同動鬥。高王揮兵殺上。是日將兵響喊如雷,殺得沙塵滾滾,日色無光。孟家兄弟催馬上前,幫助高、包兩位公子。有施烈、馬青亦飛馬出接。八將殺在一堆。有高公子長槍早已挑了樊海落馬。魏斌一驚,手一慢,被包公子雙槍刺於馬下。單剩得馬青、施烈敵住孟家兄弟。包、高兩公於揮兵大殺一場,將敵兵猶如砍瓜切菜揮上千多。敵兵漸退,看看敗下。高王催兵追殺。

  國師大驚,急忙將葫蘆取出豆子一扼。口唸唸有詞,空中一撒,化作無限豺狼虎豹,從半空飛落下,向關兵亂撲來。眾兵大驚退後。國師揮兵追殺。城上陸公子、范爺看來不好,鳴金收軍。眾兵逃走不及者,各自相殘踏踩死者甚多。高元帥急收軍逃走,寇公子保護後隊,元帥跑走入城。當時逃走不及者,人撞人死,馬撞馬亡,眾將兵敗入城中。有妖物一到城,上有污穢犬羊馬血,其法立解。豺狼虎豹俱無,日複光明。傷將死屍滿地。少不免開塚埋於荒郊。

  有太子看見元帥兵敗,計點傷兵萬餘,太子驚懼心優。王參謀曰:「我兵非弱,一出陣高、包兩公子殺他大將二員。眾兵將將取勝。只有妖道施法殺敗我軍,幸得眾將保全。吾兵須勇無如不及妖道法力,且待山西段夫人到來出敵。今不許開兵枉送軍兵性命耳。」是日免戰牌掛出。妖道天天罵戰攻城。按下兩軍不舉,再說山海關鄭彪汝南王、居庸關靖山王呼延達、瓦橋關楊文廣三位王爺。接得太子手詔,即日興兵。未到潼關,不期來到紫金山會合柴王。各帶兵五萬,共同二十萬大兵。一連行程八九天,殺奔潼關不遠。惟有山西平西王狄龍一支兵馬未到。有探子報啟:「四位王爺,前面離關不遠,只有五十里外,朝廷兵紮下大營,三十里之廣。請今定奪,並有兵圍城池。」有鄧青公子看見敵兵圍城,兵如蟻隊,戰馬如云。遠遠觀此,柴王發令於東北角安營。鄧青曰:「王爺不用安營,吾等會兵初到,銳氣正盛,不若殺他一陣,圍城之兵定然瓦解矣。」柴王曰:「賢姪不可欺敵。他兵圍城,豈有不提防準備?今且放炮紮營,待城裡打探知吾會兵到來,內外夾攻,何愁敵兵不退,城圍不解?」傳令安紮大營,人不離甲,馬不離鞍,擇地開井汲水應用。軍士領命。

  卻說唐元帥聞報,「三王會兵到關,紮營在西北安營。」唐元帥吩咐:「前後營盤小心提防,免前後受敵。他札營於西北,乃鼓角之勢。」國師曰:「元帥勿憂。趁他紮營來定,三軍行程艱辛,即令帶兵,貧道仗著法力,殺他一陣。即關中會同軍心先亂,各無鬥志矣。」唐元帥曰:「不可造次。未知他來幫忙我們抑或助他?須要探聽明白,免使誤傷和氣。」到次日唐元帥點彭威總兵,帶兵五千出馬探聽。來兵到營討戰,有柴王差鄧青帶兵三千出敵。彭威一見,一少年將軍,白盔、銀甲、白馬,殺氣騰騰排開軍馬。彭威大喝:「來者何人?吾乃朝廷總兵。汝小將軍兵馬來,助朝廷抑或與叛賊出力?須要明白說知,以免誤傷和氣。」

  鄧青大怒罵聲:「奸賊畜類不知,某乃先帝西宮國舅,威武柴王前部先鋒鄧青是也。汝一眾奸黨,忘卻先帝東宮殿下,只知有奸妃父女耳。休走,待本將軍挑汝一個透心窩。」銀槍照面門划進來,彭威畢燕植急架相迎。二馬相交,各逞英雄。兩軍對壘喊殺連天。

  有軍士報進關中:「啟稟殿下,眾元帥城外喊殺之聲不絕,未知何故?」是日君臣急登城樓一望。只見殺氣沖霄,喧嘩包殺。劉迪曰:「藩王救兵到了,速開城門接戰。」是日高王爺炮響開關、眾將殺出,將敵兵大殺一場。敵將紛紛落馬,個個皆亡。眾兵慌亂不能抵敵,四散奔逃。

  國師一聞彭總兵戰敗,即離圍城,帶兵一萬殺上。一見關兵追趕,心頭不怒喝聲:「反王體得逞強,貧道在此。」將神沙撤起空中。霎時間昏天暗地,走石飛沙。有數萬陰兵殺上,反將關兵衝倒無數,各自傷殘,大敗逃走入關。妖道追殺至城下,不敢近,只恐污穢了法寶。即刻收回神沙。有鄧青一槍將彭威刺於馬下。一見自兵敗走,又見營中鳴金,只得召集兵馬進營。被妖道阻擋,大兵不能入城。四王商議:「今夜修書,明晚約定三鼓時裡外劫營,可破敵解圍矣。」四人酌議定修書。未知劫得妖道大營否,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後宋慈雲走國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