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十五

卷第一百三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三十五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三十六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百三十五

 祝文九十四首

  謁夫子廟以下並建陽作

昔者聖門弟子莫不以治邑為難况今之邑尤難于

夫子之時某之才不足進于弟子之列特以格法來

領民社其何以慰塞是邦父兄耆舊之心哉抑權力

雖輕法令雖密若夫離于理而背于訓者某不忍為

也况夫子巍然臨之乎

  謁諸廟

國家秩祀百神選任群吏凢以為民也吏無愧於民

斯無愧于神矣神有德于民斯有德于吏矣某與神

皆當勉之敢告

  縣土地

某試邑于兹欲與神人相安視事之始敢告

  士師

獄者人命之所繫也今之令奪于他事不得盡心焉

某也何敢然

  文公丙戌春祀

嗚呼巍巍文公宋之夫子翼翼考亭建之闕里竹林

蕭蕭下有精廬于此授徒于此著書後千百年過者

必式俯臨洒掃邑令之職昔祀于寢今遷于堂配以

高弟皦如兹觴

  勉齋

嗚呼觀其翁婿之際觀其師友之際可以知勉齋矣

某為令于兹始以勉齋侑食文公盖當世士友之公

論而非吾黨小子之私情也

  文公丙戌祀并奉安新祠

嗚呼事闗風教昔人下車入境之先務某來此三百

日然後新祠落成可謂無勇矣廼以仲秋次丁率僚

友薦籩豆于祠下惟先生鍳之

   勉齋

 仲秋次丁諸生修祀事于文公先生新祠以勉齋先

 生配

   文簡劉公

 某昔以童子拜父執于朝今與士友拜鄉先生于朝

 嗟夫年邁而時去學惰而智昏平生所聞于公者廢

 㤀盡矣然爲斯邑聼訟治賦未敢失儒者大指抑公

 實教誨之

   文公

 今天子讀四書傳註追懐儒宗親洒宸翰師垣公爵

赫然光𠖥昔夫子追王于唐朝而兗鄒以下封爵皆

後世有司所裁訂未有議論定于當時褒崇發于獨

斷如陛下之于先生者也敢因舍莱敬奉豆籩以告

  勉齋

諸生以次丁有事于太師信國文公先生之祠以勉

齋配

  文簡

士大夫爵高而德尊身殁而言立上之史官下之太

常朝無貶辭祠之學宫列之先賢而里無異論如吾

文簡公者可謂盛矣某粤自稚齒嘗聞緒言謹率諸

生共修春祀

  文公丁亥秋祀

某等既以仲秋上丁有事于先聖先師兹復以次丁

有事于文公

  勉齋

某等兹以仲秋次丁有事于文公先生以勉齋配

  文簡

某等釋菜于竹林精舍之翌日冇事于文簡公之祠

嗚呼敬之至矣

  水退謝諸廟

鄉者水冒通衢邑人大𢙢某躬禱祠下中夕水退嗚

呼神真無愧于血食矣不腆牲幣以答靈貺

  請廟祈晴

嗚呼昔者雨禱而止田倍熟民大喜曾幾日雨不休

民皇皇喜者憂民無辜咎在吏神其忍𧇊一簣抉陰

霧舒陽光民歌舞神樂康

  又庵山廟

嗚呼榖自布種下秧以至于秀實其成之艱矣農自

于耜舉趾以至于刈穫其致之勞矣忽雨不止坐妨

𭣣藏嗚呼成之艱致之勞者豈不甚可惜乎天乎神

 乎忍為之乎某憫農夫之勤苦悼小民之怨咨耳檐

 溜如聞啼號目嘉榖如割心髓奔走群望未臻嘉應

 惟神受百年血食之奉主一方雨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權用敢躬謁

 祠下稽首祈哀神其驅掃陰霧軒豁陽光既全歲功

 亦活民命

   又盖竹院

 嗚呼成一歲之稔難為數日之晴易𢌿其難者而不

 𢌿其易者豈神有愛于民歟抑吏之不肖無以媚神

 而然歟吏知罪矣雖然雨不止穀不𭣣嵗𮎰民流上

 帝震怒吏且誅殛則凢血食于此土者其得漠然無


  諸廟再禱

屬以庚子禱于祠下爰及癸邜天瓢翻㵼一溉之苗

少蘇俄復開霽集卷如初連朝雨意風吹雲孰誰哉

由吏德薄不腆饗幣且謝且祈 後續前神亦有依

  仰山謝雨

丙午躬詣靈𤨏甘雨隨應戊申雨猶未止黄埃赤土

變而爲冷風清露嗚呼非神其誰爲之謹奉醴以謝

  行宫 廟

 奔走群望   于此癸卯之雨一溉而止丙午

而未已槁者沾濡萎者奮起三日之霖麟筆所

      芼澗濱布諸祝史

  再祈雨

季夏不雨者踰旬幾害早稼神既沛然施惠矣初秋

不雨者兼旬將害晚稼神豈恝然㤀情乎若守無狀

以身當斯民何辜 願拜神惠興雲致雨俾歲有秋

  迎溈仰四聖

治無馨香民有愁歎 和致旱職此之由然千里奉

香火如此之敬恭也望雲霓如此之廹切也其平日

之敬恭豈不為今日之廹切地哉傾郛而

               避堂而事情益

廹切禮益敬恭矣神之威靈佛之慈悲必有以解焚

惔而澤焦枯者某屛息以俟

  送神

其欵 靈𤨏延颷馭二之日甘霔滂沱起未止申三

之日油雲布𮑮自午達酉雖未周浹起視四野生意

盖濯濯矣公宇喧 詎敢淹留敬率吏民齋祓餞送

夫耕婦耘農夫之至勞翻雲覆雨仙聖之餘事願終

 惠少慰輿情

  再祈雨

昔者之雨尚未 足俄復開霽風日尤酷豈敬之在

人者有勤怠故功之在神者有斷續𫆀亟拜非諂屢

求非凟恐敗嵗事以為神辱神與天通不疾而速覆

手河翻嘘氣雲族縱非三登猶可中熟

 辭夫子廟

學者學為忠孝而已某狂瞽妄發孤負朋主有愧于

忠貪戀榮禄違去慈母冇愧于孝聖恩寛大止收郡

紱某將歸而内訟焉敢告

  諸廟祈雨

去歲一旱至今創痍今兹之旱復丁是時垂成之稼

何忍敗之孑遺之民何忍餒之神之威靈民所憑依

鞭笞雷霆呼吸畢箕化歉爲豐特一轉機敬𫯠醴幣

肅拜以祈

  社稷神

今兹之旱某  于上帝禱于百神惟句龍棄土糓

之祖人民之主  風霆致雨之神也敢不有告乎

其下膏澤以沃焦卷某當帥吏民以羞祀事

  送嗚山

踰月苦旱祝史詞窮赤日黃埃藴隆蟲蟲渉秋乃雨

山澤氣通青秧白水生意芃芄豈曰人爲繄神與龍

 昔迎今餞敢不敬恭龍返于湫神歸于宫惟賤有司

 惓惓願豐隱憂暫紓大賜未終尚嘉惠之母棄前功

   送玉淵龍水

 自威靈之下臨帥吏民而嚴奉始風日之炎赫俄雲

 雷之撼動既旬浹而遂雨果霶霈而𣻳洞勅仙官而

 翻瓢輟野叟之抱甕活原隰之槁枯蘇田里之疾痛

 仰潛蚌之至神念農扈之尤重返雪液于奫命緇

 流而諷誦忽瞬息而千里實變化之妙用來無端倪

 去莫操縱瓣香矯首盖雖送而未嘗送也

   諸廟祈雨

驕陽酷烈多稼焦卷將以質明瓣香告䖍語方脱口

油然沛然機緘之妙不自後先神之于民若篪和壎

火流之月龜拆之田雖𫉬一溉未保十全繼今雨暘

永無伏愆風伯魃鬼咸退舍焉興雲于山起龍于淵

時膏潤之以相豐年垂去之吏不㤀拳拳惟爾有神

鑒此潔蠲

  社禝

某五日京兆耳然不忍以旱遺此民也敬奉薌幣命

祝史有禱于爾神也神其興油雲以相陽烏之仁也

起蟠鱗以洩膏澤之屯也非特以接續一溉之功亦

 所以全活洊饑之人也

   諸廟謝雨

 某垂去禱雨人哂其迂神獨顧歆如鼓應枹甘霔達

 旦焦卷者甦膴膴原田今飴昔荼坐使愁歎轉為歌

 呼神功昭昭汝㤀之乎巵酒不腆神必我孚

   社稷

 旱而禱國之典也禱而雨神之功也神之愛吏民如

 此吏民于報本之禮敢不敬恭

   辭夫子廟

 某以諸生亷一道上不能将明天子之德意下不能

銷弭吾民之愁歎視聖門使于四方而不辱君命者

有愧多矣𫎇恩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召敬詣學官稽首以辭

  三賢堂

某少慕先賢之風晚使番君之國民益悴州益貧求

所以推上恩而廣遺愛者未之能也盖今之時視肅

代間既異視慶歴淳熈亦大異有愧于三君子多矣

解印遂行不敢不告

  諸廟

某司臬兹土俯仰歲餘民雖貧亦粗安田雖瘠亦中

熟使某不𫉬罪于田里而去者神之賜也謹奉瓣香

以告

  土地

某遠宦多畏荷神之祐𫉬與其孥全璧而去不戀三

宿浮屠則然未能㤀情寕不惓惓

  焚黄祝文

  寳慶乙酉通奉大夫

先君之役十有三年不肖孤皇皇恤恤行路萬里始

忝朝籍而贈先君三品嗚呼所以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親者如此

可謂微矣雖然國恩也君命也先君之教也不敢不

  紹定戊子正𫯠大夫

今上初郊詔加先君一秩明年不肖孤克莊試邑秩

滿始奉綸命歸白松楸夫君恩未易報先訓未易承

也敢不懼哉

  紹定辛𫑗豈奉大夫

去秋天子有事于明堂加惠溥率無間幽隱克莊雖

觸罪奉祠猶得以追榮先君嗚呼㒺極之恩不可報

已往之過不可追方來之善猶可免也惟忠惟孝可

答君父敢奉新命以告

  紹定癸已銀青

廼者明禋禮成祭澤優渥小大之臣皆得以榮其親

於是先君復進兩秩夫官至二品其儀與物亦稍異

矣豈非聖王之隆恩先君之盛德乎克莊等敬奉所

謂暈錦網袋者白之松楸

  嘉熈丁酉特進

去秋禋祀先君以子陞朝進秩二等明年冬克莊免

官還里克遜懐詔過家克剛方忝邑𭔃命埜恭奉荆

書白于墓下自官制行而特進為丞相官𠖥光之萃

户門極其厚矣忠孝以報君父可不免乎

  嘉熈已亥少保

 亞保古之三孤今之一品仕之致身于此者幾何人

 哉没而纍官至此者又幾何人哉惟朝廷之優恩與

 門户之積慶敬奉綸言白之松楸

   淳祐癸卯少師

 國家于祭繹無所靳于贈典有所止師臣極品不可

 以復加矣然音容之隔一世矣宰上之林参天矣諸

 孤或仕或止燎黄者七始拜今命𠖥光之隆異歲月

 之乆長雖榮也抑所以為懼也惟忠惟孝盍各勉旃

   淳祐已酉齊國

 去秋禋霈吾母自魏封齊綸言及門已不及見嗚呼

(⿱艹石)子若孫謂迎錦誥拜于SKchar下安知廼奉密章燎于

原頭耶遊者有知必歆君命嗚呼痛哉

  端平已未安人

日者國有慶典中外命婦序進有差而君蚤夭獨不

及見兹以祭澤始霑再命夫死生契闊人世之至痛

也存没哀榮朝廷之異恩也日吉時良燎黄于阡君

其敬恭以答休𠖥

  淳祐癸卯宜人

屬者禋祀上有異恩加惠群臣及其妻息強甫忝初

補宜人加三命于是西樓宰木已拱嗚呼白日長夜

 之訣余固已況恨于一生矣昭大漏泉之澤君得無

 少慰于九原哉

   淳祐已酉恭人

 頃侍旃厦記礼徹章叨奉綸言進秩元士雖不旋踵

 去國然祭澤之行無間中外明甫登膴仕恭人加封

 爵嗚呼父子夫婦𫎇被國家思如此將何以為報哉

 敢告

   淳祐辛亥令人

 去歲禋祀其幸忝駿奔職四品也階五品也令人遂

 膺今命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新綸焉嗚呼曾不白頭相保而再奉黄書

 以吿雖至榮也夫亦至痛也夫

   景定壬戌碩人

 景定庚申冬某忝貳夏卿除書在禋赦之後聖恩如

 天猶得以榮其親及妣而君加贈焉盖繋官于朝者

 二年告老得歸始躬率子孫燎黄于阡人見碩人之

 榮也孰知鰥翁之罪也尚享

   咸淳乙丑淑人

 淑人亞于小君某忝西清學士遂得以褒贈其妣敬

 率三子若婦若孫奉黄誥燎于墓下嗚呼三紀契闊

 音微盖遠至痛也七加湯沐書甚美至榮也靈明不

 昧祗服綸言尚享

   魯國方夫人乙丑

 前妣早逝先君洎不肖孤接踵持槖則宰木拱矣癸

 亥禋霈詔内史出贊書褒贈前妣遂𮎰大東奄有龜

 𫎇嗚呼所以待從臣之親也哀榮至矣謹奉綸言以

 告尚享

   魏國林夫人乙丑

 吾母生以苦淡為樂没豈以顯揚為榮况疇昔啟湯

 沬于全魏乆矣前是屢陳錦囊網袋以白者常𢑱也

 今兹再奉内史書以燎者異恩也嗚呼徒持寸草難

報春暉尚享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百三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