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八十二

卷第一百八十一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八十二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八十三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百八十二

詩話新集

 此一篇專為杜陵𥙷遺

陳拾遺故宅詩至比之郭元振唐人敬重拾遺如此

文上人上方云庭前猛虎卧遂得文公廬吾師雨花

外不下十年餘長者自布金禪龕只晏如又云王侯

與蟻螻同盡随邱𭏟願聞第一義囬向心地初此僧

不知何人必深於内典者

莫相疑行男兒生無所成頭皓白牙齒欲落真可惜

憶獻三賦蓬萊宫自怪一日聲恒赫集賢學士如堵

墻觀我落筆中書堂往時文彩動人主此日飢寒趍

路傍晚將未契託年少當靣輸心背靣笑𭔃謝悠悠

世上兒不爭好惡莫相疑他人於當靣輸心背後笑

之下文必有餘怨公卒章優游閑暇了無忿疐

閬州絶句云殿前兵馬雖驍雄縱暴畧與羗渾同聞

道殺人漢水上婦女多在官軍中當時殿前兵無紀

律如此别篇云二十一家同入蜀惟殘一人出駱谷

當必子羙自謂

柟木為風雨所拔云𠋣江柟木草堂前故老相傳二

百年誅茅卜居㧾為此五月髣髴聞寒蟬東南飄風

動地至江翻石走流雲氣滄波老樹性所愛浦上童

童一青葢虎倒龍顛委榛𣗥淚痕血㸃垂胸臆我有

新詩何處吟草堂自此無顔色茅屋為秋風所破云

八月秋髙風怒號卷我屋上三重茅南村羣童欺我

老無力忍能對靣為盗賊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燋口

燥呼不得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鐡驕兒

惡卧踏褁裂床床屋漏無乾處雨脚如麻木斷絶安

得廣厦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顔風雨不動安

如山嗚呼何時眼前𡘜兀見此屋吾廬獨破受凍死

亦足溪柟屋茅為風所㧞不以草堂茅屋飄飄為憂

方有惜古木庇寒士之意其迂濶如此

天邊行云九度附書向洛陽十年骨肉無消息大麥

行云大麥乾枯小麥黄婦女行泣夫走藏問誰腰鐮

胡與羗苦戰行云苦戰身死馬將軍云是伏波之子

孫任馬璘也去秋行云去秋涪江木落時臂槍走馬

誰家兒到今不知白骨處部曲有去皆無歸戰場𡨚

魂毎夜哭空令野營猛士悲此數篇皆可𥙷史之缺

文但遂州白骨不歸失其姓名當攷

草堂云矤矢暗江海難為遊五湖不忍竟舎此復來

薙榛蕪天下尚未寕健兒勝腐儒此篇嘆還吳未可

重值浣花榛蕪四松萬竹無恙隣里大官賔客喜歸

可見随寓而安之意於時天下未寕固有健兒勝腐

儒之句卒章云飄颻風塵際何地置老夫飲啄愧殘

生食蕨不敢餘其語意雍容閑暇有雅人之深致

牽牛織女篇云牽牛出河西織女處其東萬古永相

望七夕誰見同神光竞難候此事終朦朧颯然精靈

合何必秋遂逢前人詠牛女者所未及

壯遊詩押五十六韻在五言古風中尤多悲壯語如

云往者十四五出逰翰墨場斯文雀魏起以我似班

楊又云脱畧小時軰結交皆老蒼東下姑蘇䑓已其

浮海航到今有遺恨不得窮扶桑又云上感九廟焚

下憫萬民瘡小臣議論絶老病客殊方雖荆卿之歌

雍門之琴髙漸離之筑音調節奏不如是之跌蕩豪

放也

二角鷹篇云惡鳥飛飛啄金屋安得爾輩空其群驅

出六合梟鸞分子羙前有左綿畫角鷹詩此二篇乃

真本非左綿畫本也

冩懐篇云禍首燧人氏厲階董狐筆君看燈燭張轉

使飛蛾宻注云燧人火化而爭欲之心生董狐直筆

而是非之端起其説甚新

可嘆篇云天下浮雲如白衣斯須變改如蒼狗古往

今來共一時人生萬事無不有丈夫正色動引經鄷

城客子王季友貧窮老痩家賣屐好事就之為携酒

豫章太守髙帝孫引為賔客敬頗久聞道三年未曾

語小心恐懼閉其口太守得之更不疑人生反覆看

已醜時危可仗真豪俊二人得置君側否詩言王季

友誠賢士但為太守客當有市獄薤水之規今三年

恐懼不出口何也説將且如此使其在君側其能補

衮職之闕哉客以嘿求容主以嘿求賢恐非篤論然

子羙終以羲和禹旦事業望王季殊不可暁末云吾

碌碌飽飯行風后力牧長回首乃知子羙以風后力

牧自期抱負尤不淺矣

醉為馬墜云𮪍馬忽憶少年時散蹄迸落瞿塘石白

帝城門水雲外低身直下八千尺向来皓首驚萬人

自𠋣紅顔能𮪍射不虞一蹶終損傷人生快意多所

辱朋知來問⿰靣⾒我顔杖藜强起依僮僕語盡還成開

笑口提携别掃清溪曲共指西日不相貸喧呼且覆

杯中渌此篇可見壯老衰健之異末云何必走馬來

為問君不見嵇康養生𬒳殺戮南華云魯有單豹者

岩居水飲七十有童孺之色不幸遇虎殺而食之有

張毅者髙門縣簿無不走也四十而有内𤍠之病以

死豹養其内而虎食其外毅養其外而病攻其内乃

公卒章之意

遣懐篇言梁孝王都邑之盛及追懐與高適李白同

登吹䑓未有拊孤之句公飄飄一覊旅而葛帔練裠

之念如此髙李豈無厚䘵故人聞之得無愧乎

大𮗜蘭若云一老猶鳴日暮鍾諸僧尚乞齋時飯可

見寺小僧貧之狀

折檻行云嗚呼房魏不復見秦王學士時難羡千載

少似朱雲人至今折檻空嶙峋婁公不語宋公語尚

憶先皇容直臣前思房魏次援朱雲後憶婁宋末云

尚憶先皇容直臣此必子美追懐諌省時論事不合

傷今思古而作

朱鳳行云君不見瀟湘之側衡山高山巔朱鳯聲嗷

嗷側身長顧求其羣翅垂口噤心甚勞下愍百鳥在

網黄雀最小猶難逃願分竹實及螻蟻盡使鴟鴞

相恕號衡岳有朱鳥峯此篇言朱鳥孤立無助栖托

雖髙不忍求自飽必欲百鳥如黄雀之𩔖在羅網者

皆分竹實以及之不暇計䲭鴞軰怒號矣

遣遇篇云石間采蕨女鬻菜輸官曹丈夫死百役暮

返空村號聞見事畧同刻剥及錐刀貴人豈不仁視

爾如莠蒿夫死於役僅存婦女采蕨鬻菜以輸官夫

民之窮甚矣而官吏刻剥尤甚於錐刀此獨不指里

胥亭長軰内自租庸使外自觀察使不得不受其責

故有貴人豈不仁視汝如莠蒿之句録之以告居大

位者

望嶽云南嶽配朱鳥秋禮自百王歘吸領地靈鴻洞

半炎方邦家用祀典在德惟馨香廵守何寂寥有虞

今則亡祝融五峯尊峯峯次低昻紫蓋獨不朝爭長

嶫相望恭聞魏夫人群仙夾翺翔望嶽之作多矣余

行役過焉欵靈𤨏坐悦亭宿勝業寺畧日嶽令與山

中人謂余慕向道者將以昧爽登絶頂夕怱大雪余

猶攀縁而上望上封咫尺雪泥没膝不可行然耳目

之所睹記公詩真此山圖經也

謁𤣥元廟次昭陵二詩鉅麗駿壯爲千古五言律詩

典則其歸羙開基責望守成傷今思古有無窮忠愛

之義

與韋左丞五言二篇當以古風爲勝左丞名濟又與

韋左相律詩二十韻頗稱其相業此韋公名見素與

張卿二十韻張卿名垍說子均弟弟兄貴盛遭漁陽

之變合門徇難未足以報唐家今相率北靣而臣賊

垍帝壻也故明皇欲致之死汔全要領可謂失刑𭔃

高書記云嘆息高生老新詩日又多羙名人不及佳

句法如何主將収才子崆峒足凱歌聞君已朱綬且

得慰蹉跎憶李白云不見李生久佯狂真可哀世人

皆欲殺吾意獨憐才敏㨗詩千首飄零酒一杯匡山

讀書處頭白早歸來此二篇非高李不敢當非子羙

不能道

遊何將軍山林前十首後半之如云鮮鯽銀絲膾香

芹碧澗羮又云萬里戎王子何年别月支漢使徒空

到神農竟不知注云何將軍甞征西域禽其王子歸

傳其地花草數種又云花妥鸎捎蝶溪喧獺趂魚又

云手自移蒲栁家纔足稻梁何將軍舊注莫詳其人

公詩有將軍不好武稚子縂能文之句必勲貴中之

好事者

遣興云驥子好男兒前年學語時問知人客姓誦得

老夫詩世亂憐渠小家貧仰毋慈鹿門移不遂雁足

繋難期天地軍麾滿山河𢧐角悲倘歸免相失見日

敢辭遲驥子宗武小名公稱之如此公以其知客姓

誦翁詩為喜又别篇云驥子春猶隔又云驥子最憐

渠鍾情㓜子如此而無一字及熊兒故余疑宗文失

憶弟云䘮亂同吾弟饑寒傍濟州人稀書不到兵在

見何由又云百戰今誰在三年望汝歸又元日𭔃妹

云近聞韋氏妹迎在漢鐘離春城廻北斗郢樹發南

枝不見朝正使啼痕滿面垂公流落顛沛而一念不

忘弟妹内云百戰今誰在三年望汝歸又云不見朝

正使啼痕滿靣垂讀之感慨不但隆友愛而厚紀倫

其厭離亂而思昇平以不見朝正使為恨言四方表

章未逹行在恐未有見妹之期耳

聞官軍臨賊篇二十韻多佳句如云秦山當警蹕漢

苑入旌旄路濕羊腸險雲横雉尾高可見﨑嶇巴蜀

播遷梁益乗輿危廹之狀元帥歸龍種司空握豹韜

注云廣平王為元帥郭汾陽副之前軍蘇武節左將

吕䖍刀其叙時事甚悲壯老健未云家家賣釵釧只

待獻香膠寕賣SKchar2釧以易香膠可見時人厭亂之極

贈嚴閣老云客禮容疎放官曹可接聨新詩句句好

應任老夫傳嚴武雖跌蕩不覊然能客杜陵亦豪傑

之士其詩往往附見杜集所謂句句好之評亦非過

情之譽

送郭中丞云箭入昭陽殿笳吟細桞營内人紅袖泣

王子白衣行詳此二聨必是述代宗幸陜之事

春宿左省云不寢聼金鑰因風想玉珂明朝有封事

數問夜如何岑參𭔃左省杜拾遺篇云聨歩趨丹陛

分曹限紫微晚隨天仗入暮惹御香歸白髮悲花落

青雲羡鳥飛聖朝無闕事自𮗜諌書稀岑杜同在諌

省時兩宫𫎇塵時事可言者多矣杜有封事問夜如

何岑云聖朝無闕事又云自𮗜諌書稀岑有愧於杜

者多矣

秦州五言二十首内云州圖領同谷驛道出流沙降

虜兼千帳居人有萬家馬驕珠汗落胡舞白題斜古

注白題胡名又云鼓角縁邊郡川源欲夜時萬方聲

一㮣吾道竟何之又云傳道東柯谷深藏數十家痩

地翻宜粟陽坡可種瓜又云萬古𬽦池穴潜通小有

天何時一茅屋送老白雲邊唐人逰邊之作數十篇

中間有三數篇一篇中間有一二聨可采(⿱艹石)此二十

篇山川城郭之異土地風氣所宜開卷一覽盡在是

網山送蘄師云杜陵詩卷是圖經豈不信然聼角

篇云萬方聲一槩吾道竟何之聼角者多矣孰如此

言之悲哉

示姪佐云嗣宗諸子姪早𮗜仲容賢舊注佐草堂在

東柯谷又三首内云白露黄梁熟分張素有期又云

甚聞霜薤白重惠意如何佐别業有黄梁又有霜薤

分遺尊老其生理必小康者

阮𨼆居致薤云盈䒰承露薤不特致書求束比青芻

色圓齊玉筯頭衰年闗鬲冷味煖腹無憂公轉側兵

火間飢寒藍縷以詩攷之如薇如蕨如韭如笋如薤

如蒼耳如萵苣皆入賦詠真成一菜肚老人矣然公

於菜中尤重薤有味暖腹無憂之句非嗜生冷者貴

人日費萬錢或一生食萬羊子美晚途以来陽令饋

白酒牛肉暴卒豈(⿱艹石)常蔬乎

客至云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羣鷗日日來花徑不

曾縁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盤飱市逺無兼味樽酒

家貧只舊醅肯與隣翁相對飲隔籬呼喚盡餘杯此

(⿱艹石)戯效元白體者

嚴武答杜二云卧向巴山月落時兩郷千里夢相思

可但歩兵偏愛酒也知光禄最能詩江頭赤葉楓愁

客籬外黄花菊對誰跂馬望君非一度冷猿秋雁不

勝悲嚴公詩亦佳作豈近朱者赤耶杜有别嚴公五

言云江村獨歸去寂寞養殘生可見子羙潔於去就

之際

懷舊云地下蘇司業情親獨有君那因䘮亂後便有

死生分老罷知明鏡悲來望白雲自從失詞伯不復

更論文源明得卒章十字可以不朽矣

題𤣥武禪師屋壁云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飛常近鶴杯渡不驚鷗𤣥武

師未詳

贈李白云豈無青精飯使我顔色好若乏大藥資山

林跡如掃李侯金閨彦脱身事幽討亦有梁宋遊相

期拾瑶草公與岑参高適詩皆人情世法與謫仙喝

和皆世外一種説話

别房太尉墓云對棊陪謝傅把劍覔徐君用事極精

自閬赴蜀云棧懸斜避石橋斷却㝷溪山館云山鬼

吹燈滅厨人語夜䦨蜀道𮎰僻如此

呈嚴公云胡爲來幕下祇合在舟下又云老妻憂坐

痺㓜女問頭風又云寛容存性拙翦柫念途窮又云

曉入朱扉啓昏歸畫角終此篇曲盡幕府賔主情誼

春日江村云赤管隨王命銀章付老翁豈知齒牙落

名在薦賢中注漢官儀丞𭅺月給赤管大筆一𩀱公

時以起部參謀服緋故其詞如此卒章未免有周南

留滯之歎然㣲而婉

江上值水云爲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焉

得思如陶謝手令渠述作與同逰前二句自負不淺

卒章乃推尊陶謝可見前哲服善不爭名之意

𭔃杜位云逐客離皆萬里去知君已是十年流玉壘

題書心緒亂何時更得曲江逰此篇言位近聞寛法

新離新州注云位京中宅近西樓新州今屬廣東去

京師甚逺卒章思與位復逰曲江則非京師之新州

矣當詳攷

登高云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滚滚流來萬里

悲秋長作客百年多病獨登䑓此二聨不用故事自

然高妙在樊川齊山九日七言之上

十二月一日雲安縣云一聲何處送書雁百丈誰家

上瀨船又云負塩出井此溪女打鼓發船何郡郎此

二聨真縣圗也

哭鄭司户蘇少監云豪傑誰人在文章掃地無此篇

二十韻録一聨於此

聞河北節度入朝口號云喧喧道路多歌謡河北將

軍盡入朝始是乾坤王室正却教江漢客魂銷又云

北道諸公無表來茫然庻事遺人猜又云燕趙休矜

出佳麗宫闈不擬選才人讀杜集至三十卷多遭遇

亂離憤嫉跋扈之作此口號十二篇以河北節度將

入朝爲喜以北道無表爲猜欲漁陽哭𮪍邯鄲兒之

歸欲主上如周宣漢武欲諸公爲孝子忠臣真一飯

不忘君者天寳禍亂自燕趙始今安史已無噍𩔖燕

趙佳麗可開選色之場矣子羙方有宫闈不擬選才

人之句所謂舉筆不忘規諌者耶

終明府水樓云絶壁過雲開錦綉疎松隔水奏笙簧

此聨未經人道

别李八秘書云反氣凌行在妖星下直廬又云不才

同補衮奉詔許牽裾又云御鞍金腰褭宫硯玉蟾蜍

此篇三十韻叙舊頗詳秘書不書名必是與公同扈

從入蜀者觀不才同補衮奉詔許牽裾之句似與公

同諌省金腰SKchar玉蟾蜍近臣方有此賜史失其名當

孤雁云孤雁不飲啄飛鳴聲念群誰憐一片影相失

萬重雲望盡似猶見哀多如更聞野鴉無意緒鳴噪

自紛紛讀此篇便見得鮑當軰止是小家數

吾宗篇云吾宗老孫子質樸古人風耕鑿安時論衣

冠與世同昔温公約康節服深衣答云某今人衣服

今衣温公不能强

溪上云塞俗人不井山田飯有沙瀼西土風

八月十六夜云河漢近人流絶佳

秋興云聞道長安似奕棊百年世事不勝悲王侯第

宅皆新主文武衣冠異昔時直北闗山金鼓振征西

車駕羽書遲魚龍寂寞秋江冷故國平居有所思公

詩叙亂離多百韻或五十韻或三四十韻惟此篇最

簡而切也

社日云今日江南老他時渭北童又云鴛鷺廻金闕

誰憐病峽中覊旅懐故鄉老大憶髫年人之至情也

公生長韋杜老逢社日百官朝天公獨病卧峽中情

見乎詞如此

詠懐古跡内先主孔明廟云古廟松杉巢水鶴歳時

伏臘走村翁武侯祠屋長隣近一體君臣𥙊祀同又

云萬古雲霄一羽毛又云伯仲之間見伊吕卧龍公

没已千載而有志世道者皆以三代之佐許之如云

萬古雲霄一羽毛如儕之伊吕間而以蕭曹為不足

道此論皆自子羙發之考亭南軒近世大儒不能發

也又昭君村云畫圖省識春風靣環佩空聞歸夜月

魂亦佳句也

諸將篇云獨使至尊憂社稷諸君何以答昇平其責

望諸將深矣此篇謂張仁愿築三城本欲掃平吐蕃

豈知乃用以捄朔方言九節度之敗

宗武生日云詩是吾家事又云覔句新知律乃翁稱

之如此而宗武詩無一字存者不(⿱艹石)蘇叔黨有集行

世有感云諸侯春不貢使者日相望又云不過行儉

德盗賊本王臣又云領郡輙無色之官皆有詞願聞

哀痛詔端拱問瘡痍此三數聨畧見當日時事使者

相望而不貢自(⿱艹石)必是内租庸外𮗚察諸使符牒督

賦急於星火領郡之官者皆憚行歟至於欲以儉德

化盗賊為王臣又欲下哀痛詔以問瘡痍唐人惟元

結陽城有此意公於舂陵行至比之華星秋月不刋

之言也

東屯云築場憐穴蟻拾穗許村童可見民胞物與之

栁司馬至云有使歸三峽相過問兩京凾闗猶出將

渭水更屯兵設偹邯鄲道和親邏些城幽燕唯鳥度

商洛少人行公去國萬里逢人輙問兩京此數聨乃

大暦間事

元日示宗武云汝啼吾手戰吾笑汝身長前有明年

共我長之語此又云吾笑汝身長見愛子長成而喜忽

憶江東弟不見而悲其慈愛如此

放船出峽四十韻按公天寳十五載入蜀凡十三年

覊旅非一處在䕫至久至大歴三年始出峡之巴陜

又二年卒攷来陽蜀中諸詩惟䕫最多四十韻反復

曲折(⿱艹石)不忍去雲安者

贈起居田舍人澄詩云舍人退食牧封事宫女開凾

近御筵唐以舍人給事中司匭事又云宫女開凾以

投所投封事奏御史又云晴窓檢㸃白雲篇注云謂

帝武秋風詞也

張垍雖為詞臣恩澤侯爾今有黄麻似六經之句

之敢問此篇押十六韻叙垍富貴及交逰之情(⿱艹石)

親宻然卒章皆自㧞於疎外無附䴡之意與别韋左

丞詩云常擬報一飯况懐辭大臣(⿱艹石)甚德韋公者然

末句云白鷗没浩蕩萬里誰能馴公自植立毎如此

哀王孫云長安城頭頭白烏夜飛廵秋門上呼又向

人家啄大屋屋底逹官走避胡金鞭斷折九馬死骨

肉不待同馳驅腰下寳玦青珊瑚可憐王孫泣路隅

問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為奴髙帝子孫盡隆

凖龍種自與常人殊亂世惟富貴尤難全王孫隆不

不意青草湖扁舟落吾手中原消息㫁黄屋今安否

去蜀之吳楚身與妻子弟妹未知逃生之所而以中

原消息㫁黄屋今安否為憂此山谷所以有長使詩

人拜畫圖煎膠續絃千古無之歎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百八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