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四十六

卷第一百四十五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一百四十六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一百四十七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一百四十六

 神道碑

  忠肅陳𮗚文神道碑

公陳氏諱韡字子華曽大父諱僖贈太傅有隂徳母

華國夫人黄氏大父諱衡通直郎賜緋贈太傅母婺

國夫人黄氏墓皆朱公所銘文公書法嚴不以一字

假人然稱太傅重厚長者自謂淺之乎為人知之不

盡父諱孔碩中大夫祕閣修撰贈太師母福國夫人

田氏邢國夫人鄭氏太師少受學扵朱吕二先生仕

歴兩朝名重一世號北山先生公生十日而福國亾

鞠於祖母婺國崇釋敎偶談佛有捨身餒虎者公猶

髫齓獨曰奈何飽此惡物婺國異之曰佛化虎使不

為暴耳未冠䄂贄見淡軒楊先生方淡軒覽而竒之

賀北山公曰真英物也北山性剛嚴公左右承順無

違事⿰糹⿱𢆶匹母盡孝遜父郊恩與弟韔始應舉擢開禧乙

丑第授江州湖口尉時乾淳諸老惟水心葉公殿後

公往師焉水心為下一榻期之甚逺嘉定三年侍北

山公使海陵叛㓂胡海挟虜驟至公募死士合塩軍

迎繫扵青垜破之六年之官湖口當路交荐九年

秩滿再調南劍州録事參軍丁鄭夫人SKchar十三年服

除差監行在編估打套扄門十四年淮困忠肅賈公

辟京東河北節制司幹辨公事公謂山東河北遺民

歸我直使歸耕其土給以耕牛農具分配以内郡之

貸死者此是錯實塞趙䆓國留屯之䇿也然後三分

齊地張林李全各處其一又其一以待有功者以分

其𫞐河南首領以三兩州歸附者與節度一州者守

其土忠義人盡還北然後括淮甸閑田倣韓魏公河

北義勇法募民為兵給田而薄征之擇土豪統率通

泰塩販又别廪(“㐭”換為“面”)為一軍此第二重藩籬也十五年淮

西告警公䇿虜必専向安豐而分兵綴諸郡使我備

多力公使卞整張惠李汝舟范成進各以其兵屯廬

州以待之虜将盧鼓搥新勝韃於漳闗乘鋭急𢧐當

持久困之不過十日必遁設伏邀擊必可勝又使時

青夏全侯虜深人以輕兵掠其巢穴亦一䇿也其後

虜果犯安豐公奉檄如旴𣅿犒時青軍改淮西制置

司幹辨公事再如盱眙見劉琸調卞整張恵吕成進

夏全諸軍應援𢷬虚皆行公䇿遂有堂門之㨗俘四

駙馬公赴都堂禀議未至改宣敎郎陞淮東制置司

幹辦公事史丞相延見置酒酒行輙探懐中𥿄俾籌

之凡十事公立剖决丞相悉奏行之除将作監丞陞

制司參議兼通判楚州十六年四月忠肅公以疾入

奏委公暫攝忠肅公訃至為位哭之哀𫞐閫丘侍郎

夀雋尤敬公自以受知忠肅力求觧罷又以新師鄭

損許國與賈宿憾乞避之居閫幕三載以公兼恩信

得衆李全爵位寖穹公每折以理輙聳動衆恃以安

初易帥北軍讙曰願得陳制參為制置公叱曰若朝

廷頓一束草在制使㕔上汝輩亦當敬事妄言者

斬李全與趙拱評南朝人物謂若有三五个陳制

參中原不足平也全妻楊氏每戒全無失禮於公十

七年赴行在奏事北人泣送二月除太府寺丞奏今

為邊患者三有垂亾之金有新造之韃有歸附之忠

義金韃存亾未分忠義叛服難保一二年後雖欲安

生固守不可得也宜早夜以克復激厲中外之心

不可以自守沮抑将士之氣士氣一惰作之實难忠

義外附已久邊境有急輙為先鋒功不可掩(⿱艹石)謂其

真可保十萬之衆豈皆忠臣孝子因獻三䇿一儲人

材以為邊境之用二廣屯田以省漕運之費三練南

兵以防偏重之勢三月差考公試五月主管華州雲

臺觀寳慶改元真文忠公舉公應詔稱其自少英𤼵

有志功名博𮗚右今慨慕賢傑於用兵籌邊之畧尤

喜討論同時在邊之人多言其忼慨推誠能得忠義

之心豈可使之久閑二年七月令赴宻院禀議辭乞

終養差知興化軍五年春甫下車四月移知真州去

而莆人既思至今未至除淮東提刑尋直寳章閣

依舊提刑兼知寳應州八月除大宗正丞兼工部郎

官改倉部郎官奏事言今人心SKchar之賢能隱吏治汙

而民生困國計匱而兵力弱興起振刷在陛下一念間

耳又論馭将之失四制兵之𡚁六皆切中時病膏盲

十一月蜀帥言韃欲和公言聞李全自稱山東河南

行省部領韃兵至山陽聲言為我决和議外聞訹其

甘言竊為SKchar之全斃許國疑𨻶既深青社𬒳圍怨我

不救甘言正是誘我又言朝廷𠋣重時青以亢全今

觧仇合従與韃為一(⿱艹石)朝廷謂時青真可以韃人真

欲和李全真悔過三孽相因恐貽無窮之SKchar與時議

不合丐祠不報紹定改元三年時青為李全所

𢦤其将王海閉闗拒全公言獨有命王海管時青軍

使不折而從孝然後聲全之罪致討不然國家無寕

日矣再請祠不報五月太師公訃至奔丧亟歸二年

四月𦵏太師公十二月盗𤼵於汀劍邵群盗蠭起殘

建寕寕化清流泰寕将樂諸邑閩中危急帥王侍郎居安

請公提督四隔保甲公辭之漕使陳汶倉使史彌忠

告急扵朝謂非公莫辨此賊起復知南劍州辭不𫉬

遂行三年正月至郡籍峡常丁壮為一軍沙縣紫雲

臺告㨗公重賞之川兵至縣少劍死者數十人公厚

拊其家勵其衆曰始(⿱艹石)輩望風而遁今知進而不知

退雖未勝而勝𫝑已見斬覘賤白旗不用命者沙縣

破賤由間道趨城忠虜軍破之於高橋賊乃趨邵武

尋除直寳章閣起復知南劍州提舉汀邵兵甲公事

福建路兵馬鈴轄時賊愈熾尚有倡當招不當捕者

公言始者賊僅百計王侍郎招而不捕養之至千程

内翰招而不捕養之至萬今復養之将至扵無𮅕求

淮西兵五千人可圖萬全賊破邵武詔公兼本路招

捕使賊急攻汀州淮西帥曽卿試中調精兵三千五

百人⿺辶商至公調五百人由泉漳間道入汀五月擊賊

扵順昌勝之六月兵大合除直寳謨閣福建路提㸃

刑獄公事兼知南劍州充招捕使七月公親提兵至

沙順昌燕将樂清流寕化山前督捕又申宻院乞下

江西防賊走路所至尅㨗九月分兵進討十月進功

五營賊寨平之十一月破潭飛磜賊起之地夷其巢

穴十二月除汀州城叛卒諭降連城七十二寨汀境

皆平四年正月遣将破下瞿張原寨二月躬往郡武

山前督捕餘㓂沮水未渡公褰衣大呼諸軍和之響

裂山谷賊有晏彪迎降公以其罪不可赦力屈乃降

後卒誅之進右文殿修撰五月特轉三官兼知建寕

府公乞持餘服不𠃔南劍民相率祠公名曰千秋報

徳爱仰堂真公作記七月至建時衢㓂汪徐来二破

常山開化張甚殿歩旅数千未敢進公命淮将李大

聲提兵七百出賊不意夜薄其寨賊出迎戰見算子

旗驚曰此陳招捕兵也皆大哭擊急之衢賊亦平五

年六月丐祠不許九月兼福建安府十月至福州閲

武十一月還建六年五月除寳章閣待制知隆興府

江西安撫使辭不許八月交印戅賊陳三搶㨿松梓

山寨出没江西廣東𠩄至屠殘公遣官吏諭降賦輙

殺之决䇿進討道行盱宻訪前害守臣營卒姓名晝

游麻姑夜禽十卒斬以徇奏寛十一州上供綱銀及

蠲隆興米綱積欠九月抵豫章以盗賊起扵貪吏奏

贑守姚鏞興國守王相御筆各降五官安置且降詔

奨諭又曰江西㓂盗稽誅皆臣下欺誕事𫞐渙散𠩄

(⿱艹石)决計蕩除数月可辨十一月節制江西廣東福

建三路捕㓂軍馬公奏遣将劉師直扼梅州齊敏扼

循州自提淮西兵及帳下親兵擣賊巣穴十二月兼

知贑州諸将破下平小平四寨及百大賊峒端平元

年正月開三路幕府苗秀榮軍至分屯田平固百丈

陞華文閣待制二月抵贑斬将士張皇賊勢及掠人

物者廣東憲司申張魔王經畧司申陳三槍皆已出

降公奏其欺㒺已而齊敏李大聲所至尅㨗諸屯日

有俘𫉬公謂截髮刺字之人皆脅從者給印㨿使散

歸其家三月分兵守大石堡截賊道遂破松梓山三

槍與餘黨縋崖而遁初江廣群盗皆聽命扵三槍

服飾僣擬蹂踐十餘郡数千里無炊烟公親督諸将

乘春瘴未生薄松梓山賤賊悉精鋭下山迎敵旗幟

服色甚盛我軍步騎夾擊又縱火焚之士皆攀崖而

上賊巣蕩為烟埃張魔王自焚梟賊千五百級擒将

十二得所虜婦女牛馬及僣偽服物各數百計三槍

中箭適與齊敏軍過鏖擊敗之賊遁翌日追及扵下

黄又敗之餘衆尚千餘薙獮略盡三槍僅以數十人

遁至興寕就擒檻車載三槍等六人至隆興斬之賊

跨三路数州六十寨凡七載公自出師至凱旋不四

閲月兵士死者僅数十人近古平㓂未有如此神速

者然一以忠實行之奏觧三路節制司仍祠除權工

部侍郎兼江西安撫使知隆興府六月入府視事時

三槍已誅有小張魔王者未𫉬循州觧張八官云即

其人公言廣東屡言三槍已擒巳殺後殊不然此豈

可信卒不奏詔落𫞐賜金𢃄丐祠不許除依舊工侍

兼江西東安撫使知建康府行宫留守㳂江制置使

十月抵建康仍舊節制和州駐劄寕淮軍先是議者

謂金㓕韃興鋭意進取以公威望日隆欲付此事公

奏謀國譬如弈棋凡欲殺敵必先自活今盗賊已平

當且息民務農阜財積榖汲汲固圉若竭東南之力

以事西北循虚名而受實禍矣至是得㫖𢃄職奏事

二年正月賜對緝熈殿公拜疏畧如前奏謂去𡻕偏

師失律人固SKchar之臣以為若使僥倖而㨗勝相尋

負SKchar更大願思天戒可畏察國力已殚母誘扵外

先固其内又言國𥘉命郭進守邢洺李漢超守滄景

李謙⿰氵専守隰賀惟忠守易皆十餘年不易太原可攻

而不攻燕薊可取而不取當時契丹方强雖不與之

校以逞威亦不急於和以示弱藝祖禦戎之䇿如此

又言前代立國於南如孫𫞐陸遜以識虚實知形𫝑

而安諸葛恪以狃勝而敗孫皓以貪地而亾又言庾

翼禇裒商浩非舉之蔡謨王羲之孫綽之言是上嘉

納賜坐使畢其説二月再内引條上十四事公久

去闕庭一旦見天子傾倒肺肝所言有端平諸臣所

未言者由是與廟謨枘鑿矣辭還建康奏孟珙不當

驟為馬帥夏全降不可輕信五月丐祠采石軍将盧

宣拒追殺龔元奏案上丞相欲貸其斬死公之六月

再乞祠謂自嘉定以来閫臣率用宰相私人臣本書

直道而行與今丞相素不相接冐當閫𭔃孤立無

援乞撥鄰路錢助建康已報可而中寝和糴未舊輸

建康今撥𨽻平江併欲與轉般倉廢之是財榖為臣

所累而儲積不豐将佐有罪誥問遽呼禀議有勞申

辟沮抑不行是将佐為臣所累而黜陟不明昔子蘭

䜛屈延賞怨晟臣實懼焉疏入不報是月鎮江防江

水軍蔡福興等入城縦掠先是殿旅失伍因而撫之

其子弟在軍中者謀為變覬黄榜招安得厚賞托言

軍吏减尅以怨衆從者千六百人制閫縂餉郡安皆

主招安公謂此䇿(⿱艹石)行何以為國調四統制王明等

由水路張仙等由陸路李大聲由間道出賊背賊入

句容茅山四将㑹攻賊乘高迎戰将士撤居民門扉

蒙之而進力𢧐大破之生擒七百餘人蔡福興走至

金壇捕斬之拊定其在寨者摧鋒軍将曾忠戍惠州

以不更戌叛犯廣州公遣陳萬等討之所調不滿八

百人賊知為招捕司兵亦請降公力丐調祠至三上

遣中使宣諭宻賜器幣香茶公奏謝請益力㑹宻劄

抽囬折洗戌兵淮東制閫怒斬馬司副将韓璋公殊

不能平上命近輔移書諭觧東閫亦以書来謝過御

筆奨諭卿以儒知兵閲熟義理必能恢休休有容之

量以大所受亷藺㓂賈之事其深念焉且賜金器等

物公因奏謝復温前請御筆除𫞐工部尚書㳂江制置

使江東安撫使知建康府辤降詔不𠃔時諸路數有

軍變上降詔罪已公以上方罪已而臣子偃然受賞

力辭至四同知鄭性之以五所得公書逹乙覽乃可

其奏十月堂帖委履畝輸楮辭之十一月御筆除刑

部尚書加大使往來逆視江鄂措置捍禦公言六朝

都金陵其置揚州其東二百里地置徐州於京口其

西三百里置豫州扵姑孰皆宿重兵其上流則就武

昌置江州就江陵置荆州湓浦襄陽皆在所統相去

皆不過六七百里盖有以荆兼江州者矣未有以揚

豫兼江州者唐鄂岳宣潤亦分三鎮今臣所統兼晉

豫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三州唐宣潤二鎮自許浦至池之東流已千

四五百里復兼江鄂泝流幾二千里形𫝑不接况江

鄂将士𨽻副閫又隷京湖制司今又𨽻江㳂大使司

十羊九牧及以害事奏入上從之時已命曽樞使從

龍督視江淮魏僉樞了翁督視京湖公與鄭同知書

言韃以虚聲揺我我當以虚氣蚕之鄰閫心有慊氣

先奪語多張皇時左相諭上意欲令公開宣幕公言

宣督皆虚費無益乃止三年五辤刑書大使之命從

三月斬禆将崔福驍勇而悍戾數犯軍律公切切教

戒及是遣従王鑑往上流諜報韃兵深入福托言𦵏

女徑歸遂伏誅公言中興以江為堂奥淮為藩籬中

更趙張諸相韓岳諸将講求區畫分屯列戌參錯要

害累聖相承未之有改雖檜主和𠈁檀權而不敢變

故相初年尚仍舊貫晚私姻族使當兵𭔃然後兵有

偏聚之𫝑炎紹備禦之深意扵是大壊今莫(⿱艹石)修復

舊規因請廵視江面陞寳謨閣學士時趙尚書以

犯襄陽之變臺論乞逺竄公請還職名爲贖罪犯遂

得内徙月九巡江合教諸軍萬二千人于采石㑹淮

東趙制置於儀真趙始感服十月詔應援兩淮公奏

已與臣蔡定約恊心共濟如臣范之罪既沾禋霈宜

許自便使得就葵與臣共籌兵事十一月韃将軍葉

國大王以七萬衆破固始犯淮事公命王海李仙李

雄廖雷提兵往援十二月連親至寕淮軍死事家

其妻子令馬汝海部千𮪍哨探八月令王忠援蘄黄

吕文徳援安慶九月韃犯安豐十月光州告急調安

豐壽春精鋭五千赴援有旨令趙葵調猛将精兵間

道趨淮西夾擊又令江州都統萬文勝以所部入黄

州同王鑑捍禦安豐告㨗殺韃酋圖耑大王十一月

韃陷定城圍光州調東四趙千人往援公奏 州城

堅兵精韃攻之不遺餘力必破而後已且以 兵無

䇿自劾宻劄下京湖淮東各調萬人赴援 已失守

公待罪十二月御筆以光黄蘄舒𨽻嵩之 濠和壽

𨽻葵召公赴行在公即渡江南歸臺疏貶秋職三年

正月復元官職三月召赴行在六月除工部尚書皆

辤十二月御筆趣覲固辭四年四月趣行又行辭五

月改刑部尚書淳祐元年四月趣行辤益力六月除

徽猷閣學士知潭州湖南安撫使公奏半體弦緩已

成廢人况湖湘風寒之衝見任人董槐洞逹事宜合

令久任詔不許二年依舊職提舉隆興府玉隆萬壽

宫五年正月朔召除兵部尚書左相范公鍾諭㫖𧼈

覲時嵩之已去杜公範拜右相五年趣行復五辭杜

公手書勤至令福州通判𭄿勉赴闕除禮部尚書辤

乞改𢌿閣職京祠以備顧問繼戰𫉬㨗軍扵宣化公

料韃必興忿兵屢趣淮東出師卒不如約諸将獨當

虜重兵公又調房真等千人往阻風未濟真先登死

焉是夕韃以所攻六合生兵奄至圍我師數重諸将

殊死𢧐三晝夜皆死之陳萬以其軍突圍出韃不能

亢皆驚相語自與金人交兵未有此戰後得降人高

虎𫤘言韃士馬死數倍頭目凹烏勃野殪扵陣華

國六王中鎗舁歸至藕塘斃公奏臣在兵間十年隨

行将士不過二千與共甘苦不啻子弟比承聖訓援

淮臣忠憤𠩄激悉其所有冀紓國難白刄在前将士

人人効命不愛其死臣何所憾然十年𭣣聚一旦失

之朝夕悲思遂發狂疾乞生前致仕且繳納前後告

上𠡠手詔勉諭自為文祭戰死者詞旨甚哀擇吉地

封而表之曰忠臣義士盡節之塜又差次賜賞請扵

朝行之轉兩官煥章閣學士依舊任淮西制置使史

嵩之除京湖制置使兼㳂江制副趙葵依舊淮東制

置使各轉兩官陞閣學並焉命韃兵歸道命合肥制

司贈以金幣且留其使王樴與計事公欲伺便殺之

不果得㫖以便宜行事益修邊備刋建炎提刑謝貺

勸虜文以勵戰士遂發建康巡視和廬安豐無為城

壁選豐濠壽光强壮二千爲游擊軍趣行至四

五八月造朝論五事言臣𮗚今用人以一人譽而進

擢一未幾以一人毁而斥去又𮗚立政造事以一人

建明而遽行以一人沮撓而隨罷豈非聖斷動有牽

制而扵發强剛毅以有執者猶未能勉强而力行乎

二言古今維持其國曰教化曰人材今上無敎下無

學士離襁褓即習科舉苟竊一命沈酣利慾望其以

道事君以義徇國豈不難哉臣意岩穴之間鄉黨之

内必有篤學好古孝弟忠信之人宜命中外臣僚博

訪精擇三言今兵財築底兩淮流移幾數十萬彼方

各有土豪使一土豪募二百人不過得百土豪則二

萬兵談笑可辨或言何以廪(“㐭”換為“面”)之臣思之尚有一䇿諸

郡禁卒本是禁衛使駐泊外郡就粮爾今不分廂禁

皆謂之郡兵欲除帥府外大中下郡扵舊額中各減

三分之一以所減衣服粮觧廪(“㐭”換為“面”)兵之司如此則無増

兵之費四欲旌死節如陳隆之曹友聞皆蜀書生死

事恤典未行又丙申援淮兵将恩録其後其家日守

部門今亦未下五祠事不肅上皆嘉納緝𤋮宣引給

扶後遂為例薦蔡範等十八人宻奏繼絶世裁濫恩

兼侍讀修史又言銅鏹漏淺外國之患十月繳進三

經要語歴年國十一月冬至除端平殿學士同簽書

樞宻院事同提舉編修經武要畧公言宰相入堂不

得過閤既不通情安能恊濟此必侂胄以来意欲獨

運遂成此風不可不革上然之而范相意已不樂同

提舉編修勅令御筆强兵之事葵治之𥙿財之計韡

治之各擇乃属一相縂大綱而中持衡焉公奏詔條

上事宜詔以京尹趙與𥲅兼提領國用所六年正月

辛卯朔日乞食公觧機政不許詔同與𥲅赴緝熙殿

奏事公奏户部列在六卿下執政一等都司庻官尚

可搃國計奔走堂吏而尚書及不可耶臣為執政被

命主財以尚書為副貳亦猶執政為督視用尚書侍

郎參賛爾今擬用一參詳官臺論已及臣投老一出

非求富貴實欲忠主報國爾天章筆札之對未上金

陵條例之謗巳 方用一人已逐去之誰敢為陛下

任責者三月再計國用事又奏乞代董槐使廣西又

屢乞罷進上皆不許六月除參知政事兼同知樞宻

辭不𠃔賜宸翰六軸曰白雲山曰放生池曰于麓曰

為山曰晚香曰  從所請也八月和御製紀夢詩

三十韵以天變 奏乞罷政御批其後還之是日殿

院章琰李正言李昴英交章論公逮晚御筆琰昴英

並與在外差遣二人言公庇嵩之揺國本不知上嘗

問嵩之罪公奏罪莫大扵不孝又嘗宻請遂建上問

卿欲誰立公奏昔   以此問包拯拯對臣年七

十非邀後福者臣亦年七十矣二事皆上所知而章

李不攷實以觸上怒 素為潛豢養昴英激汀卒之

變公嘗欲劾之皆不 扵公又欲為潛開路上既出

二臣公待罪不和塔 押赴堂手詔卿之出處皎然

日月焉可厚誣雖勉留甚至而公去意决矣七年正

月上壽稱賀訖出梵天寺集英殿大宴後幄奏事訖

罷致前筵畢即出宣押赴後筵繼五疏乞去皆不許

自是深居謝客罕預朝㑹論丞相元樞亦罕入堂四

月從駕朝獻景靈宫公入奏出浙江亭連入三疏詔

封還之諸公既立門庭分黨與𪔂味失和幾務久曠

上始有改絃之意游公冊勉趙公葵督視江淮京湖

公知樞宻院湖南安撫大使兼知潭州同提舉編修

經武要畧而鄭公清之再相王伯大吳潛並僉樞内

引上諭欲出湖廣宣撫使之命公奏如此又費一項

犒軍錢不(⿱艹石)止以安撫爲名上然之御筆令依舊宣

司體例廣西𫞐聽節制尋内引朝辭錫宴御書SKchar

行及賜金器香藥纈羅條奏行府事宜辟置僚属皆

報可五月就道以大程 沈玘向隨魏樞督視𠩄至

SKchar不謂經營隨司遂下之獄所至肅然八月抵潭

州宻奏提刑宋慈所害言大理諸蠻事宜九月都試

飛虎軍抽摘諸州兵拍試御筆問四事公言斡腹

之說此實過疑有備無患自治上䇿要之先事之備

貴於無迹目下安平忽爾汲汲軍事徭峒安南必且

疑懼不(⿱艹石)爱惜民力拊輯蠻徭恩信既孚𨚫用團結

洞丁舊法止作州縣常事行之庻民聽不驚根本自

壮御筆又云朕日夜以思姑述所見報卿更宜深長

慮之公奏逺交大理不如近結諸蠻因奏茶陵知縣

黄端卿死節七甲縂首扶榮祖陣没及土豪平㓂功

賞并措置邕宜融三州事宜湖湘之俗信巫尚鬼

慶厯之黄捉鬼南渡之鍾相皆始扵造妖惑衆遂嚴

為禁防毀郡縣滛祠修崇南嶽祠炎帝陵廟屈大夫

賈太傅祠由是楚俗一變八年奏乞觧罷知樞宻院

事蜀閫報韃侵威茂南丹思播往往譌𫝊相恐公一

鎮以静朝廷頗為所動公奏臣訪之蜀人威茂之外

皆夷也夷人相攻擊每𡻕無之且劄報廣西如果有

警當使當用狄武襄故事仍令二閫及下宜州以重

賞募蠻生擒韃賊觧来審問 之皆虚傳也五月御

筆奨諭持轉一官奏乞録張彦質之後十一月奏来

𡻕七十乞致仕九年正月上 引年至三四閏二月

除觀文殿學士福建安撫大使知福州辭六月還抵

于𪋤里第七月六辤鄉閫仍以宻槧苦辤詔依舊觀

文殿學士提舉臨安府洞霄宫自是閑居十年無𡻕

不乞休致開慶元年二月轉持一官依𠩄乞致仕九

月虜偷渡鄂渚丁六全冊免吳潛代之十一月召赴

行在十二月落致仕依舊提舉佑神𮗚兼侍讀力辤

景定元年四月吳潛冊免御筆公轉一官福建路安

撫大使自全永臨瑞殘破内地震動朝議籍公重望

鎮壓全閩久格不可潛去乃朌命公度不可辤起七

月視事閩中僧刹十五百區舊例住持入納以十年

爲限謂之實封官府科需皆僧任之不以病民近以

州用不足減爲七年或五年甚者不一𡻕托以詞訟

数易置由是困𡚁公首命罷之營卒有前政譁譟犯

於階級者公捕斬之累年未𫉬之盗皆擒戮其首惡

及窝家山行海宿如履家舍矣九月乞休致二年正

月持轉一官仍舊職致仕五月公徧謁先塋以初度

日飯僧扵方廣岩還第𨚫葷茹絶粒屏藥自言無

所苦但日覺清虚之六月戊申初夜有星火如盤杅

飛墜里第之後圃已而公薨享年八十二七月以遺

表奏上震悼輟朝贈少師

國事湏是抑齋湯侍郎中論諸公互短長有至於一

片至公血誠抑齋外難屈第二指其為當世慕仰如

此先帝訪調臣扵公公奏光臣孔碩評今文人惟克

荘尤老蒼後忝扉掖預聞大典冊公力也公門生故

吏滿天下今存者無幾銘非後死者之責乎銘曰良

輔隆準靖翊虬鬚史稱其學出於孫吳忠肅父師乾

淳大儒方其未貴嘗遇於塗敗笈蕭然𤼵以示余朱

張語孟了無它書一旦起而畫䇿矢謨謂紅衲襖舊

虜新胡三患不治必為癰疽方布恩信大為模規遽

以艱𣗥浮湛里閭盗震扵隣急詔起廬以一逢掖當

萬狼貙身先将士鼓行直趍掀翻䝤冗蕩滌鬼區全

活脅從薙獮魁渠東南再安誰之力與功崇業廣茸

纛麟符盱潤尺籍脱巾狂呼衆議姑息公决勦除以

順討逆如SKchar卵雛與韃對壘麈尾唾壺彼哨無時此

備有餘大龍虎戰小蛟蛇SKchar氊裘相戒晉未可圖自

丁丑後至庚申初天歩屢危以隻手扶先帝知公付

以鈞樞公與思堂志念素孚及籌國事氣直孤

曰吾非伴食之徒帝察公忠眷禮特殊以見執政開

幙重湖暫建鄉閫復懸其車公再来游人戲閻浮廊

廟非貴山澤非癯或𮪍箕星或跨鯨魚人鑑亾矣梁

木壊乎疇昔敬公近代所無故鄉歸老古䟽丈夫新

亭𭣣泣今管夷吾追隨四紀熏炙染濡帝訪詞臣公

詞于虛今也耄矣才竭思枯二子礱石問銘於愚李

世評又以瑕掩瑜謂魏𭣣穢謂韓子諛引将勒之螭

首龜趺又将上之東𮗚石渠一字不實公其吐諸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之一百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