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卷第六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七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八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七

  詩

  蔡忠惠家觀墨蹟

維蔡郡之望過者必式閭嚴嚴端明𠫊遺像猶肅如

頗聞手澤富倘許窺珍儲主人命發笥棐几同卷舒

比顔倍秀麗眡栁加敷腴毫杭兩記在妙與蠟本殊

洛橋字尤佳其大徑尺餘班班名臣帖煌煌昭陵書

坐令承學士若覩慶厯初向來故家物聚散何忽諸

祭器𢫎他適玉軸棄路隅端明夢奠時譍門惟一孤

厥裔日以蕃廟院蜂房居寸𥿄惜如命不博明月珠

乃知儒澤逺浮榮無根株朂哉守視者巾襲防蠧魚

  昔方孚若主管雲臺予監衡嶽每𡻕瑞慶節常

   聚廣化寺拈香癸未此日獨至寺中輙題一

   絶

同作祠官荷聖朝年年相待放生橋精廬此日來無

伴稽首爐熏自祝堯

  有感

策策秋聲起樹枝遥憐塞下雁來時寕聞中夜荒雞

舞肯捨他人竹馬𮪍短劍舊曾交俠客小詩猶足将

偏師無情恰是青銅鏡剛照書生兩髩絲

  挽水心先生

一夢孝皇初悽然四紀餘國人莫知我天下孰宗予

散地雖無柄名山儘有書烏虖𫝊萬世猶足矯元虚

  二

所學如山海吁嗟不一施未聞訪箕子但見誄宣尼

空郡来陪哭無人敢撰碑紛紛門弟子若箇觧稱師

  林容州别墅

出郭五里强治地十畝寛竒峰面朝挹高阜背屈蟠

忽獻若神授乆閟由天慳兹焉卜夀宫朱堊浮林端

使君世慮淡出嶺顔如丹静思三窟危孰如一邱安

蒔松既森秀引泉亦甘寒願言𫯠巾屨暇日來𥂟桓

  哭林山人

僵卧茅檐下怡然八十春竟無衾覆首惟有鍤隨身

賻吊稀来客封崇託外親自言墳出貴後必産竒人

  挽方孚若寺丞

使君神雋似龍麟行地飛空不可馴詩裏得朋卿與

我酒邊爭覇世無人寳SKchar2去盡中年病珠履來疎晚

節貧昔共誅茅聼瀑處溪雲谷月亦悲辛

  二

斯人詎意掩斯邱六合茫⿱⺾⿰氵亾不可求射虎山中如昨

日𮪍鯨海上忽千秋帝方欲老長沙傅虜尚能言博

望侯回首瀨溪溪畔路跛驢無復從公遊

  挽方武成二首左鉞

頗有翁標致唐衣折角巾雖疑頭小鋭極愛腹精神

闊矣雲霄志悲哉露電身世間無妙質一慟惜斯人

  二

丱角詩名出流傳海内誇師稱起予者翁問倩人耶

惜未叅諸老猶堪擅一家從今崖瀑上誰共訪梅花

  福州道山亭南豐作記

絶頂烟開霽色新萬家臺觀宻如鱗城中楚楚銀𫀆

子來讀曾碑有幾人

  建州

風緊雲髙雪尚慳建州城北𠋣欄干林稍淡日紅如

綫應為梅花煗晚寒

  起來

起来呵手撿衣篝燭影蛩聲伴小樓賴有夢中堪細

説錦牋冩不盡離愁

  入浙

浦城南畔只輕隂入浙方驚雪許深梅皜楓丹三百

里笑人短幅寫寒林

  𭔃人

老擕詩卷入京華覓店先須近酒家白髮但能妨進

取未妨痛飲插梅花

  夀昌

山路泥深雪未乾病身初怕浙西寒新年臺歴無人

𭔃且就邨翁壁上看

  桐廬

桐廬道上雪花飛一客𮪍驢覓雪詩亦有扁舟蓑笠

興江行𨚫怕子陵知

  富陽

便着羊裘也不難山林未有一枝安富春耕種桐江

釣𨚫羡先生别墅寛

  記夢

父兄誨我髧髦初老不成名髩髮疎𥿄帳鐵檠風雪

夜夣中猶誦少時書

  出都

客子來時臘雪飛出城忽已試单衣湖邉移店非無

意要共林逋話别歸

  題硯

吾硯平生極自珍塗雲抺月𤼵清新臨歸擕就西湖

洗不受東華一㸃

  杜丞

憶冒重圍入孤城賴不亡戰功何日賞檄草至今藏

舊事歸詩卷新寒入箭創江邊逢杜杲髩髮各蒼蒼

  久客

久客長安市人情薄佀雲寕為絶交論不著送窮文

白髪長千丈黄金盡百斤故山春事動深恐廢耕耘

  贈陳起

陳侯生長紛華地却以芸香自沐熏鍊句豈非林處

士鬻書莫是穆𠫵軍雨檐兀坐忘春去雪案清談至

夜分何日我閑君閉肆扁舟同泛北山雲

  贈翁卷

非止擅唐風尤於選體工有時千載事祗在一聯中

世自輕前軰天猶活此翁江湖不相見𦆵見又西東

  路傍桃樹

為愛橋邉半樹斜解衣貰酒隔橋家唐人苦死無標

致只識𤣥都觀裏花

  題壁

兒時挾彈長安市不信人間果有愁行徧江南江北

路始知愁㑹白人頭

  馬上口占

陌上鞦韆索漸𭣣金鞭賴逐少年逰晚風細落梨花

㸃飛上春衫摠是愁

  挽李尚書

韓范止如此公乎事又艱不陪冶城廟合殉定軍山

璽出千官賀弓藏一老閒琱戈提十萬猶記凱歌還

  二

幕下多才雋于今盡䇿勲可憐狂處士曾揖大將軍

乆戍兒郎老新招部曲分此生甘寂寞有淚濕髙墳

  橋西

昔飲橋西𡻕月多梨花深處侍郎過垂鞭欲訪湔裙

約奈此蕭蕭𩯭雪何

  黄田人家别墅繚山種海棠為賦二絶

萬紅扶路笑相迎彷彿前身石曼卿若向花中論富

貴芙蓉城易海棠城

  二

海棠妙處有誰知今在臙脂乍染時試問玉環堪比

否玉環猶自覺離披

  郭熙山水障子

高為峯嵐下濤江極目森秀涵蒼凉始知着色未造

極一似醜女施鉛黄驚泉駭石聚幽怪巨楠穹柏蟠

老蒼鹿門寺華子岡是耶非耶遠莫詳疑聞鐘聲起

晻靄似有帆影來㣲茫陌窮渡絶雪滿坂驢鞍釣笠

分毫芒炎曦亭午試展翫坐覺烟雨生縑緗古来絶

藝必名士俗史辟易安敢當大年脂粉米老狂先朝

僅數燕侍郎吾聞汾陽子貴購父𦘕一筆不許它人

藏矮屏短軸已可寳况此四幅垂華堂嗚呼主人謹

護守神雷鬼電或取將

  挽林夫人方孚若母

奉使年三十聲名滿四夷竒哉何物媪生此丈夫兒

墓竟同孫⿱穴之家猶有婦持向來稱夀地忍聼鼓簫悲

  挽葉夫人丞相女孫孚若内子

年與藁砧齊來嬪自始笄典刑丞相子禮法大夫妻

恠鵩驚頻集離鸞忍隻棲傷心衾含等猶是嫁時齎

  題洪使君詩卷陳師復為序

刻於芹泮士争披傳到茅廬我竊窺突過韋郎森㦸

句高如栁惲采蘋詩日惟坐嘯熏沉水間亦搖毫品

荔枝况有太邱為小序遥知流布滿京師

  闗仝驟雨圖

四山昏昏如潑墨行人對面不相覿凄乎太隂布肅

殺間然混沌未開闢千丈拏空蟄龍起一聲破柱春

雷疾我疑人間SKchar子决或是天上銀河溢異哉烟霏

變態中山川墟市明厯厯茅寮竹寺亙掩映疎舂殘

磬𣺌愁寂叟提魚出寒裂面童叱牛歸泥没SKchar羊腸

峻坂去天尺驢飢僕瘦行安適林僧缷笠窘廻步海

商抛矴憂形色縱覧鯤鵬信竒偉戯看鳬雁亦蕭瑟

乃知𦘕妙與天通模冩萬殊由寸筆大而海嶽既盡

𮎛細如針粟皆可識向来闗生何似人想見邱壑横

胸臆嗚呼使移此手為文章豈不擅塲稱

  哭左次魏二首

少日一編書中年丈二殳乃知杜預智誰謂秋山愚

小試飛箝策方為進築圖到頭麟閣上終不著臞儒

  二

甫痛何郎夭邱明亦復然因思題墓上不若闘樽前

劍馬為誰得琴書有女傳惟應千載下配食雪堂僊

君與何立可皆江淮同幕相繼殁于齊安

  𭔃永嘉王侍郎

珍重西清老書來訪薜蘿為邦應好在作佛竟如何

花押常衙少柑香静坐多聞公鬚尚黒未害小婆娑

  秋𤍠憶舊逰

憶昔浮江更涉淮早秋天氣最佳哉塞垣榆落蟬初

少澤國蘆疎雁已來風露入懷詩筆健闗山滿目笛

聲哀南州九月猶絺綌縱有清樽底處開

  二

塞上秋光冷似氷當年豪舉氣憑陵打毬不用炎方

馬按獵初調異國鷹山寨凄凉聞戍鼔水村揺落見

漁燈而今病掲茅檐底追記猶堪洗欝蒸

  哭李景温架閣大有

挾策説荆州那知亦闇投漫招温處士㡬殺杜参謀

出幕有清議還鄉空白頭人間容不得下與阿翁逰

建炎丞相其祖也

  送鄭端州啓沃

想入漳潮境牙旗夾路紅帝方憂瘴俗君可惠清風

海有沉珠户岩無斲硯工它年循吏𫝊要雜古人中

  送方子約赴衢教

博士非如吏巍然道自居諸生趨避席太守揖升車

朱筆濃披卷青燈細有書漢廷重文藻行矣召嚴徐

  李園有懐孚若

曾與山公醉不歸李園水竹尚依依鈿車疾取春鶯

唱鐵笛潛驚宿鳥飛昔把⿱觧虫螯同酒琖今持馬䇿叩

城扉溪頭一片無情月偏照愁人淚滿衣

  送方阜高赴衡州法椽

仕不論高下絲毫要及民君其守三尺古有活千人

嶽樹侵雲杪江蘺滿水濵楚芳飢可薦切莫嘆清貧

  答敖茂才器之猶子

太傅品胡兒樊川譽阿宜既為諸父賞焉用外人知

曉月家山夢秋風客舍詩桐城逢汝伯一為説相思

  失猫

飼養年深情已馴攀墻上樹可曾嗔擊鮮偶羡鄰翁

富食淡因嫌舊主貧蛙跳階庭殊得意䑕行几案若

無人籬間薄荷堪謀醉何必區區慕細鱗

  送張應斗還番易

蕉荔漫山霧雨繁虬鬚客子悔南轅久留閩囝誰堪

話𨚫憶番君可與言豪傑雖窮留氣在聖賢不死有

書存歸時洗换征衣了揀箇深山𦂳閉門

  為圃

屋邉廢地稍平治装㸃風光要自怡愛敬古梅如宿

士䕶持新笋似嬰兒花窠易買姑添價亭子難營且

築基老矣四科無入處旋鋤小圃學樊遲

  二

衰病歸來占把茅譬如僧葺退居寮因存橘樹斜通

徑怕礙荷花小著橋古有功名興釣築今無物色到

漁樵可憐𡻕晚閒𩀱手種罷蕪菁擷菊苗

  送黄舒文赴欽教

博士文中虎垂髫已定交雅宜對紅藥胡乃渉黄茅

薄有先生饌全無弟子嘲猶勝迂闊者荷鍤墾𮎰郊

  挽袁侍郎

華髪始遭逢其如道不同可曾留孟叟俄已罷申公

諫草多𫝊出經疑書觧通豈無南董氏𡚒筆紀孤

  二

遺誥兼新訃同時至蓽門龍髯先帝逺鮐背㡬公存

方恨三旌晚俄驚一鑑昏澘然関世道不是哭私恩

  敖器之宅子落成

臞公卜築向東𦤎小憇江湖半世勞遶屋樹隂供杖

屨登樓山色𤼵詩騷客來賀厦杯行闊市冩抛梁帋

價高白虎漸臺何處在不如茆舍尚堅牢

  答陳珍

寂寂少㳺從斯人未易逢清貧今仲子疎雋小元龍

君謹提詩筆吾常避箭鋒勉旃鳴盛世切勿效寒蛩

  挽表叔趙君任安撫二首綸忠簡孫

丞相規恢䇿家庭已習聞寕論乘一障真可帥中軍

玉麈無䏻對金錢有即分心知伏波病多半為忠勤

  二

叔在兵間日書常笑我孱初云機㑹易晚嘆事功難

寂寞𭅺官省𮎰涼上将壇遥憐㑹稽⿱穴之新種短松寒

  池上榴花一本盛開

炎州氣序異十月榴始花是誰初植此石罅抽根斜

綠隂蔽明曦朱豔奪暮霞始猶一二枝俄已千百葩

染人不䏻就𦘕史無以加洛陽擅牡丹久矣埋胡沙

蜀州誇海棠邈然隔䕫巴安知蘺壁間亦有尤物耶

坐令農圃家化為金張家詩人好模擬凍蘖并寒槎

斯篇倘令見無乃譏吾奢

  蘇李泣别圖方孚若故物近為人取去

風雲慘悽草樹枯死笳鳴馬嘶弦驚鶻起熟看境色

非人間祁連山下想如此手持尊酒别故人此生再

面真無因胡兒漢兒俱動色路傍觀者為悲辛歸来

暗灑茂陵淚子孟少叔方用事白頭屬國冷如氷空

使穹廬嘆忠義茫⿱⺾⿰氵亾事徃賴畫存毎愁𡻕久縑素昏

卽今𦘕亦落人手古意凄凉誰復論

  芙蓉

湖上秋風起櫂歌萬株映栁更依荷老来不作繁華

夢一樹池邉已覺多

  二

池上秋開一兩叢未妨冷淡伴詩翁而今縱有看花

意不愛深紅愛淺紅

  鄒莆田見𫝊𦵏書應𫝊

今君𦵏説其傳逺一字真堪直一縑惜似辨才藏稧

帖愛如房相筆楞嚴略疏脱誤煩重校盡叩精㣲𢙢

不亷欲卜寢邱何處是憑髙試為指東崦

  挽鄭𠫵議

同牓飜騰盡君初拜小侯地寒推易去天逺借難留

新壠家山畔生祠嶺海頭厯官如杜老白首止𠫵謀

  同鄭君瑞出瀨溪即事十首方孚若新阡

汗血名駒白玉鞭本初父子喜華鮮只今無復狂逰

侣自缷驢鞍古店前

  二

妓有香分客有魚主君頭白縂因渠枯楊此日悲風

起寂寞無人哭墓廬

  三

元凱平生以智推今看徃事一何癡山頭螭首猶蕪

没那有人看水底碑

  四

昔結精廬在半崖苔扉無主闔還開近聞有虎為看

守應是防閑俗子来

  五

豪士寕淪鬼趣中曼卿昔去管芙蓉君今定作梅花

主來徃山間倘一逢

  六

虆梩而掩古無譏何必封崇揭禍機到得珠襦金椀

出始知羸𦵏不為非

  七

古於生死騐交情何况臺欹SKchar漸平不是劉君同鄭

老苔深草合㫁人行

  八

鐵馬防秋記昔曾晩涂消縮似寒蝇同時校尉俱封

拜誰伴将軍獵覇陵

  九

北耗而今杳不知路傍羽檄走無時自憐滿鏡星星

髮羞見官中募士旗

  十

老奴昔逐我西東㨗似猿猱跳絶峯今日道旁扶一

拐汝公安得不龍鍾

  敖茂才論詩

詩道不勝𤣥難於問性天莫求鄰媪誦姑付後儒箋

至質翻如俚尤癯始似仙吾非肝肺異先得子同然

  鏁諫圖

讜言直觸大單于賴有閼氏上諫書若把漢唐宫𫟍

比玉環飛燕縂輸渠

  哭劉連江世鈞

晚唐才調晉風期一片胸襟頗涉竒每過鄰家因貰

酒偶添别墅為贏棋議郎秩淺無超拜令尹官清有

去思種得花成身不見江邉父老至今悲

  明皇按樂圖

鶯嗁花開春晝遲掖庭無事方遨嬉廣平策免曲江

去十郎談笑居台司屏間無逸不復覩教雞䏻闘馬

䏻舞戯呼寕哥吹玉笛催喚花奴打羯皷南衙羣臣

朝見疎老伶巨璫前後趨阿瞞半醉𠋣玉座袖有曲

譜無諫書金盆皇孫真龍種浴罷六宫競圍擁惜哉

傍有錦綳兒蹴破咸秦跳河隴古来治亂本無常東

封未了西幸忙輦邉貴人亦何罪禍胎似在偃月堂

今人不識前朝事但見斷縑装束異豈知當日亂離

人說着開元縂垂淚

  哭李公晦二首没於辰州

不㑹天公意令君死五谿少曾遊洛下晚乃相膠西

白首尊師說丹心對御題悲乎成底事路逺客魂迷

  二

洲邉三畝宅有竹有梅花豈不堪名世何如勿起家

身𦆵着朱綬州謾出丹砂𣺌渺重湖外悲風咽暮笳

  送鄒莆田

日日焚香出天知令尹心租符環境少花判入人深

𤼵路惟詩卷 家亦俸金極為鄉井惜不是愴分襟

  即事

買得𮎰郊五畝餘旋營花木置琴書栁能樊圃猶須

種蘭縱當門亦不鋤無力改墻姑覆草多方存井要

澆蔬區區才志聊如此誰謂先生廣且疎

  二

目為詩客不勝慚唤作園翁定自堪𢫎瓮荷鋤非鄙

事栽花移竹似清談野人只識羮芹羙相國安知食

笋甘富鄭公事晚覺齊民書最要惜無幽士肯同参

  三

墻角新開白版扉時尋樵牧弄煙霏代耕豈若收躬

稼賜帛何如出自機湖海浪遊今已倦山林獨徃未

全非百年只願身強徤長為慈親負米歸

  四

待鑿新池引一灣更規高阜敞三間縮墻恐犯鄰家

地減樹圖看屋後山身隱免貽千載笑書成猶要十

年閒門前驀有相尋者但説翁今怕徃還

  梅花

髣髴瑤姫擁仗来𦭘檐化作玉樓臺平明遶砌圓殘

夢元是梅花數樹開

  二

惨地紛紛着樹稀𡻕華搖落惨将歸世間尤物難調

護寒怕開遲暖怕飛

  三

籬邉屋角立多時試為騷人拾棄遺不信西湖髙士

死梅花寂寞便無詩

  四

肯因冷淡怨年芳霜滿寒林月滿塘至白世間惟玉

雪不如伊處為無香

  五

夜来幾陣隔SKchar風便𢙢明朝已埽空點在青苔真可

惜不如吹入酒杯中

  送邢仙遊興祖

彼美邢侯者逢人滿口𡗝有恩霑小户無𫝑撓公家

拔盡民間薤栽添境内花吾詩采清論一字不曾加

  夜登甘露山

小家三兩户𮎰巘萬千重有月犬時吠無人水自舂

  二

月落宿禽起幽人殊未回不知何處磬迢遞過山来

  書事

竭海夷山氣力雄只愁無術駐顔紅𨚫須擘劃千餘

𡻕多買丹砂置女僮章子厚云人生豈不能孹劃得二三百𡻕

  二

因治陶朱術太精世間無物足經營更将郭璞書頻

看只𢙢青山盡鑿平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