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一

卷第七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七十一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七十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第七十一

 外制

   錢可則陞直徽猷閣除浙東提㪯

浙水東今之左馮漢家近親萃焉或者以謂難治然

天下惟道理最大法行自貴近而始孰謂帝鄉之不

可問㢤爾為仁皇大長主茂陵昭文相之孫早有賢

譽出典輔郡入冠望郎矣奎閣隆名軺車華遣非直

煩以煑摘之事民利疚皆得以興除吏SKchar否皆得以

按舉詩不云乎不侮鰥寡不畏強禦朕所望於爾者

如此可

   趙希訜除湖南提舉兼知衡州

吾甚重部使者之選或采之士譽或㧞之郡最爾頃

牧上饒當警⿺辶䖏未寕調度繁興之際而有酬酢之智

拊摩之具輿人誦之逹于朕聴夫臺使按察之權大

於專城湘民兵燼之禍烈於内地孰能爲朕勞来而

安集之歟痩節郡符豈無他人顧以命尔惟其才也

爾其以昔治上饒者治一路䋲束饕殘之吏使之革

心振徳瘡痍之民使之復業以副朕不次擢用之意

   武功大夫淮西副縂管御前武勝左統制李

   貴爲鄂城功賞除𢃄行閣門宣贊舍人

鄂城之圍爾當東隅且𢧐且守不觧甲者百餘日血

衣猶在吝賞可乎旣陞縂戎兼領閣職以旌勞績以

倡勇敢可

   武功大夫淮東縂管孫立栁世隆淮西縂管

   金之才两淮制司帳前都統制孫應武武略

   大夫淮西副縂管吳思忠武義大夫淮西副

   縂管朱世英為漣水戍役功賞並除𢃄行閤

   門宣贊舍人

漣水之𭛠吾将士𭧂露𢧐甚苦三年然後克之閫臣

以爾六人者功状来上吾尤重閤職命爾兼領益殚

忠力以報國恩可

   吳湜除廣東提舉

朕於當世知名士必詳試而後用之爾内丞奉常外

陳臬事資歴髙矣朕念東廣監𭧽筴沛然有餘今枵

然築底豈時異事殊不可返乾淳之舊耶将由嘉熈

増鈔所致耶抑官吏洗手奉公者少而染指營私者

衆耶安得一剛介有守清修無𣣔之士徃将使指㢤

大臣以爾充選其為朕正已律人以澄其源體國爱

民以養其本革去苞苴私覿則窘態紓不以膏脂自

潤則元氣復此皆爾所SKchar為至於鈔法大因草有當

權時之宜商權歸于是者其草奏馳驛以聞朕将擇

而罷行焉可

   新定郡夫人陳氏贈泰國夫人

小君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命未歇芳華大数有終奄歸冥漠爰朌恤典

以播徽音具位陳氏選自良家長於禁掖居常輦從

見推魚貫之聫俄頃琴亡忽操鸞離之曲念乆執盥

匜之禮詎容無簮履之情宜改沐封用光泉壌噫詩

人之美容脤委佗有若於山河釋氏之喻色空變滅

乃如於露電諒惟慧性必悟浮榮可

   游文除樞宻院編修官

本朝名相家多佳子弟不惟韓吕二氏而已爾先清

献當國之日雖淺然開忱布公之量休然有容進賢

退不肖之辨凛然甚嚴至今朝野推重以為名宰爾

在家庭早有賢譽清獻之䘮願觧銅墨居廬三年世

有陟岵而謀起復者聞之爾風可以少愧矣由農官

擢樞SKchar豈特編摩云乎㢤清獻帷幄之籌嵗月未逺

尔其以SKchar下所聞手澤所記厯歴為吾大臣言之於

以見世家文獻之存亦可為省闥彌綸之助可

   舒有開除樞宻院編修官

編摩列於樞SKchar然官制既行或以選人為之至茂陵

而其選寝重有朝下除目夕兼臺𭅺者與三丞二著

等矣爾丞戎監未乆而有此授豈不以其老成詳練

通世務而知邉事乎昔丙吉聞有警奏乃始科𤨏邉

吏傳曰事豫則立又曰有備無患必待警奏然後科

𤨏則已晚矣吾大臣方憂邉思職爾其竭忠益而佐

廟謨焉可

   楊錡除太杜令

二令髙選令為奉常之屬爾左畹之才子也昉開朝

蹟榮除在前益𢡟進修以對簡拔可

   鄭璹除大理評事

朕患夫明法者之少也爾嘗中其科試邑稱治寺評

虚席舍爾其誰今天獄乆虚然郡國猶繁於刑奏當

之上盈於几格以不忍之心秉平反之筆則可以無

𡨚民矣可

   張称孫除軍器監兼權右曺(“由”換為“田”,上有點)𭅺官兼刪修勅令

朕以爾通於方左右具冥使之副大匠𭅺曺兼敕

局皆優爲之異乎晋人清談不省何曹者夫才以用

而見循故常守尺度則進取之途狭越拘攣垓事功

則材智之士出朕厲世磨鈍之微權也擢長戎𬐱小

却亦平挹九鄉矣爾其益飬望舉職以副朕拔尤取

頴之意可

   馬迂鵉除國子司業兼太子諭徳

朕惟後世士有科舉之累雖韓愈以師道自任其誨

人猷不離於言語文字惟陽城首以忠孝教諸生明

日謁城還飬者二十軰孝秀徳行者升之不省親不

率教者斥之若咈衆而泥古矣及城去諸生何蕃等

二百人頓首闕下請留城噫城何以使人至此㢤所

謂不言而躬行者耶少司成弄印朕以爾身端行治

足以表率輟從省闥領神辟雍爾其以城愈遺意推

而明之将有孝秀徳行者出焉可

  葉寔除國子監丞

儒官之屬博士正錄掌學之教惟丞掌學之政𢇁粟

事必渉筆焉爾誨澤宫有師道對延和有忠告昔惟

課試諸生令位亞長貳學之教法政令皆與聞之矣

培飬益厚進擢未巳可

   金九萬除國子博士兼荘文教授

博士為儒者髙選唐以韓愈輩人為之官雖冷矣然

道義私淑諸生以文字膏馥沾丐後學天下之至樂

也唐人見愈𣻉于其官有國學頻頻之嘲豈知愈者

㢤爾在學省乆矣今兹國子先生之授亞於長貳必

能踐傳道授業觧惑之言必無冗不見治之歟朕将

不次用爾可

   王鎔除侍左𭅺官

朕讀詩至四牡皇華之章其遣也以禮楽送之其来

也又陳詩勞之盖先王待臣下其厚如此爾乗傳入

閩禽逋冦雪𡨚獄䋲大吏風采竦然差人意乆

王尊比馭之役豈忘子牟存闕之心詩所謂勞使臣

之来者不可緩矣朕惟選人屈伸通塞繫於吏部𭅺

之筆爾昔兼領旣善其職今遂眞拜益公乃心時方

急才豈乆𣻉於省户者可

   陳懋欽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仲並除太學博士

選師儒與選百執事異百執事以才師儒以學以望

其選顧不遴歟爾懋欽一封投匭直聲響撼爾文仲

萬里出峡貴名日起朕求經明行修可為人師者而

得两生焉爾其進弟子員而私淑之使人人有士君

子之行可

   曾頴茂除寳章閣待制依舊江西轉運使兼

   知隆興府

職兼牧餫乆煩荷槖之英詔奨賢勞俾陟松階之峻

仍其封部寵以事權具官某機圓而流畧通才髙而

盤錯觧出馳華隰所至澄清入從甘泉遂参獻納褰

帷而行赤縣衆謂神明拂衣而歸丹霞獨㝷仙隐朕

顧念𬓛 切矣卿𣣔安槃澗可乎重乗使軺併綰郡

紱彼虜獸蹄鳥迹所過悉返耕鋤吾民鷄鳴犬吠相

聞絶無桴鼔但有貪吏觧印而去不使長官負弩而

迎皦皦逺瓜李之嫌謙謙盡桑梓之敬載嘉美績乃

出新綸噫南國憇棠勿剪之隂常在西清簮筆侯對

之班最髙毋為乆居行且趣召可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修之除直秘閣潼川運判兼提刑提舉

爾者胡運寝衰蜀難稍紓然整居之冠雖去而負固

之叛自若此皆吾之故臣舊民也孰能為朕以忠義

勉其豪傑以恩信懷其部曲以寛大拊其𥠖庻豈非

部使者之責乎爾四州之彦外厯四麾二節内再為

𭅺艱難險阻備嘗之矣兹以延閣起家将指而西一

路餫臬事權不輕雖司存暫寓於古渝然號令寔行

於屬部爾其叱馭以趨鄉國之急以毋負朕丁寕告

戒之意可

   文林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潮南盗賞循儒林𭅺

乃者盗起寕逺延及零陵二邑之民騷然失寕旣而

遂討平之雖閫臣之功亦幕僚之助爾潮南與焉其

進一資以漿爾勞可

   朝奉𭅺新除監察御史兼崇政殿説書韓

   常持授朝請𭅺守本官致仕

士大夫砥名礪行或不為上之人所知若夫知之矣

又用之矣而奪之之速是可悲已始𥘉改紀召爾峩

豸爾亦感慨許國幡然而起朕渴聞辰猷之告衆聳

聼朝陽之鳴遽以疾諗一夕奄忽烏虖亡之命矣遷

秩二等以昭朕惜賢之意可

   周龍歸除太常寺丞兼沂靖惠王府教授

奉常之屬皆以待當世名流丞亞於卿少其尤

爾立朝有賢聲教胄子宗藩有師道擢寘頌臺凢朝家

稽古禮文之事上可與長官下可與議𭅺愽士討論

而修餙之豈特周旋揖遜於玉帛鐘鼔間㢤直㢤惟

清以對簡擢可

   李獻可除司農寺丞兼國史

古史官必世其業自重𥠖下至談遷向歆彪固皆然

惟爾先人史學名世在京師者家有其書藏名山及

屋壁者或未之見朕患祐陵長編之繁蕪也方命諸

儒裁訂皆言爾有父風兹以扈農起家寔将屬

焉爾其疾驅以叶成一代之大典可

   趙逢龍除司農少卿兼太子侍讀

隆古之世貴徳而尚齒孟子雖以爵徳歯為三逹尊

又曰烏得有其一以慢其二然則有天下國家者之

所貴尚宜孰先㢤爾徳尊一代人之師表年開九秩

國之耆㑓其清介雖頑夫興起其精悍雖少年不及

使事豈可乆煩吾黄髮之老乎司農鄭康成之官也

儲宋園公綺季之選也朕乆側席爾母俟駕可

   親属楊鑑楊鐸楊鑰為用漢國公主遣表各

   轉一官

選尚未㡬禯華奄逝朕念茶聖㒺極之恩感爱女垂

殁之言旣加恩於鎮之重親三季皆鎮同𮎛各進華

秩噫朕扵倫紀之際可謂厚矣可

   祕書𭅺王世傑宗學博士黄應春爲周漢國

   公主遺表各轉一官

朕乃者館甥爲之擇友爾世傑文律髙古爾應春詩

學博士於是煩耆夀雋𫝊佳公子凢閨門雍睦琴瑟

静好者亦而轉導之功曾謂禯華⿺辶䖏至奄忽遺奏来

上愴然子懐加恩府僚各𨗇一秩以昭朕厚倫崇儒

之意可

   潮散𭅺直寳章閣新權𤼵遣池州軍州事趙

   溍承事𭅺添差通判信州軍州事趙淇為白

   鹿磯弟二功各轉两官

淝水之役晋賞群謝鹿磯之功不下淝水溍也淇也

以宰相子與焉徤旗来上姓名聫翩有群謝之風矣

各進二秩以勸有志功名者可

   文及翁彭方逈並除秘書省正字

百執事惟正字與舘職試而後命今正字徑除惟舘

職必試重其選也爾及翁龍泉太阿之氣爾方逈秋

濤瑞錦之文聲價素定奚待給礼及奏篇来上則又

𢢽切輸忠調直無隠覧者以為朝陽之鳴並擢是正

益飬徳望朕得兩生石渠東觀中有人矣可

  晋夢除秘閣修撰福建提舉

朕重名流而敬端士召爾而未至也側席以待之且

至也虚柱史經筵以處之然爾雖翔而未集将覧輝

而不累下則又為之悵然太息昔王仲舒厭事不樂

在京師願得一道以自見此朕命乗使者車之意也

閩為郡八負山之民剽悍瀕海之民貧寠牧伯多𩔰

人郡邑少良吏爾其叱馭而往為朕拊柔其剽悍者

振徳其貧寠者而䋲其強禦不受令太其饕墨不奉

法者則在外猶居中也方今名流端士指不多屈朕

前以表𭅺儲宩召爾而莫致後以鄉部漕節卑爾而

辭行士風不竸乆矣如爾之所自立韻髙而識逺一

代不教人耳洪都距爾寓里接壌巋然大藩命爾部

符焉有需次嵗月少休息有故鄉水丘可釣㳺吏士

以瓜熟告則文老幡花兒童竹馬迎于境上矣然朕

每念乆不見生豈必果爲此行㢤可

   雷宜中除廣東提刑

昔臣光相元始以十科拔士而監司一科必以聪明

公正者充選豈非聪明則無壅蔽公正則有風力歟

爾𭧽爲諸生舉幡累䟽有符融郭泰之名晚爲宰士

擬茟十反有州平㓜宰之忠偶以風聞而去事乆論

定朕懷其賢起陳臬事嶺民多貧薄地𢙣也南官鮮

亷白天逺也爾其褰帷露冕勤求隐瘼飲氷食檗痛

戢饕殘平反多則囹圄無𡨚囚矣誅求少則嶺海如

近甸矣夫如是則無愧於元祜選監司之意亦可對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朕辛酉元日之詔可

   林彬之贈中大夫

惟兹四人甫峻松階之陟憗遺一老忍聞薤露之歌

其進崇資以旌舊徳具官某中而不𠋣介而能通鄉

評稱其善人與論謂之長者殿前作賦膾䏑一時祜

中弹文芬香十載持槖方濃於主眷辭麾逺避扵相

嗔朕思耆夀㑓之賢爰加異数卿惬歸去来之興自

佚髙年曽不少留爲之深悼噫𠉀西清之對寔参雍

從之華題南陽之阡咸羡秦官之古可

   牟子才除寳章閣待制知温州

朕惟東嘉之名郡擇牧良難有西清之舊臣僉言其

可庸峻松階之陟以増竹使之華具官某經濟之英

論思之老入而持槖從警蹕於甘泉出而建牙䕶風

寒扵采石卷舒以道出處何心朕旣焚中山之謗書

爾宜得康樂之𥙷處列之次對寘之近畿雖需次之

小淹然起家之甚寵噫望之試馮翊之政猶待考詳

子牟存魏闕之心不忘忠爱可

  曺(“由”換為“田”,上有點)慶陞直寳章閣除浙東提刑

朕仰憲慶歴選監司之意而扵諸道刑獄使者尤不

輕授况浙水東乃朕之豐沛乎爾以才學自奮踐更

中外端介而不茍從韜晦而不亟售頃列省闥向用

矣遽罹風木之艱而去朕常懷之兹御祥琴出節起

家爾其奉辛酉元日之詔廣咨諏以通下情公舉刺

以清吏習多平反以雪獄𡨚使越人皆曰朕為帝鄉

間求膚使如此則無負於臨遣矣可

   吳君擢直焕章閣知嘉興府

嘉木郡去天咫尺素稱樂𡈽今嵗又大有年然田里

之愁歎者未銷聲流徒者未復業朕思得良二千石

以勞来安集之爾乆SKchar省閩知朕徳意嘗 畿輔知

民疾苦其佩左符以徃昔唐人覧舂陵行之篇 得

結輩十数公可使萬物吐氣彼乃荒逺小 能行其

志如此况爾所涖乃右扶風十萬户 州乎宜布

條以鎮雅俗可

   僉書樞宻院事楊棟乞以特轉一官囘贈故

   娣楊氏音贈安人

士大夫恩貤於父母若王父母若昆弟則有之矣曰

貤女兄自吾樞臣爾始生靖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裔嫓 江張之

孫賢而不夀宰木已拱而樞臣尚右之感如新豈非

疇昔女嬃之戒𤫊均道韞之勉㓜度者不止於 愉

而已有切偲之益焉其加婦爵以昭友恭之誼可

   魏洪除知安吉州

古扶風去秋之水苕霅為甚今 嵗乃大熟前之阻

飢者含哺鼔腹流徒者襁負復業拊摩而緩 之非

良二千石責乎爾秀出故家早有   為朕徃鎮

雅俗昔詩人頌魯僖公曰周公之孫荘公之子爾之

哉使愁歎之民吐氣饕殘之使草面則郡人必曰是

淳熈賢相之孫淳祐名從之子㝡聲轉聞嗣有褒擢

   劉震孫除太常少卿

漢起朝儀兩生莫致其言曰禮樂必積徳百年而後

可興此論爲漢𥘉發也我家祖功宗徳重熈累治三

百餘年異於五載而成帝業者始兩生值今日憣然

入関矣爾學職節守爲言祜丞相諸孫家文献與國

基祚相爲長久朕屈指端平朝士凋零無㡬惟爾嶷

然殿後沃轡而歌皇華豈若使之端委而治風禮哉

擢貳頌臺今而後聚頌者有所折𠂻求野者有所稽

据法從闗當以次𥙷可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