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三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三

 詩南嶽第二藁

   九日次方寺丞韻

木落山凋水見涯感時短髪半蒼華人陪柏大將軍

宴誰管陶濳處士家砧動寒衣貧未剪杯空隣酒貴

難賖病身索漠如黄蝶繞匝籬邊未有花

   戯鄭閩清灼艾

㸃穴不須醫針經手自披既云丹熟後焉用火攻為

簡出創牽歩端居痛上眉閉門功行滿應有觧飛時

   暝色

暝色千村靜遥峰帶淺霞荷鋤歸别墅乞火到隣家

踈鼔聞更逺昏燈見字斜小軒風露冷自起灌蘭花

   示寳上人

昔尋老岳到菴西岳死菴空路已迷師舉舊詩余不

⿱⺾⿰氵亾然恐是夢中題

   海口官舍

暁起齋中望千家未啓扉潮能驅海走風欲挾人飛

烟寺鐘𥘉定霜林葉半稀客身偏畏冷着盡帶来衣

   瑞峰寺

寺在高山頂天寒偶一登孤僧營粥飯諸佛闕香燈

潮落洲分𣲖林疎塔見層危欄宜老眼欲去幾回凭

   瑞嵓

金碧千間盡惟庵免刼灰 -- 灰 佛歸何國去僧自别峰來

巨石神鞭至懸崖帝鑿開幽情尋未已木杪夕陽催

   答湯升伯因悼紫芝

紫芝曾説子能詩開卷如親玉樹枝古佛寫成翻水

偈天仙遺下歩虚詞的然沈謝何難識逝矣應劉不

可追寂寞西湖三尺墓誰携升酒一澆之有中貴人𦵏紫芝扵

西湖之上

   挽林宜人

曾究西方學儒書亦有聞賜金存日施遺珥病時分

白首夫同穴青山子結墳吾詩非溢美字字攷埋文

   送葉知郡禾

家在春風住二年借侯無路意悽然到來不飲官中

水歸去難謀郭外田燈逺村民多㸃塔擔輕津吏易

排船壺公亦似追程送青過囊山古寺前

   送人赴盧陵尉

聞説江西路而今不𪧐師省民來着業少府去吟詩

夜月營門鼔春風謝圃旗雖然溪峒事閑暇要先知

   别翁定𪧐瀑上

偶送詩人共宿山擁爐吹燭聽潺潺已修茗事将安

枕因看梅花復啓關崖色無苔通㵎底月光如練抹

林間平生所厯同郵𭔃獨到庵中不忍還

   身在一首

身在樵村釣瀬行秋豪不與市朝爭目云嗜酒相繩

急謗到吟詩所犯輕沈水一銖銷永晝蠧書數葉伴

殘更閉門孤學無窮味笑殺韓公接後生

   臘月十日至外祖尚書家

古樹暗朱門空堦篆蘚㾗昔容萬間屋今止數家村

泉少池因廢田荒廪尚存遺書零落盡身愧史遷孫

   命拙

命拙躬耕逢歉嵗旋營水菽度晨昏晴天田舍禾歸

害臘日山家酒滿盆䕶竹短墻修復壞澆花小井汲

來渾早知不是封侯相蓑笠何因肯出村

   憶真州梅園

當年飛盖此追隨𢡖澹淮天月上時樹宻徑鋪氊共

飲花寒常怕笛先吹心憐玉樹空存夢塵暗關山阻

𭔃詩縱使京東兵暫過可無一一斫殘枝

   嵗晚書事

荒苔野蔓上籬笆客至多疑不在家病眼看人殊草

草隔林迢遞見梅花

   二

日日抄書懶出門小𥦗弄筆到黄昏了頭婢子𢗅匀

粉不管先生硯水渾

   三

踏破儂家一逕苔雙魚出換隻雞廻幸然不識聱牙

字省得閑人載酒來

   四

書生元不信禨祥老去無端慮事長白髪社巫云日

𠮷明朝渫井更苫牆

   五

鬱壘鍾馗尚改更青雲變幻㡬公卿人間止有漳泉

叟撲斷衡山了一生

   六

細君炊秫婢繅𢇁綵勝酥花縂不知𥦗下老儒衣露

肘挑燈自檢一年詩

   七

門冷如氷儘不妨由來富貴属蒼蒼誰能𨚫學癡兒

女深夜潜燒祭灶香

   八

嵗晚郊居苦寂寥日高鹽酪去城遥深深榕逕苔牆

裏忽有銀釵呌賣樵

   九

主人晚節治家寛婢惰奴驕號令難圃在屋邊慵種

菜井臨砌畔怕澆蘭

   十

丐客鶉衣立户前豈知儂自窘殘年染人酒媪逋猶

緩且送添丁上學錢

   元日

元日家童催早起起搔冷髪惜殘眠未将柏葉簪新

嵗且與梅花叙隔年甥姪拜多身老矣親朋來少屋

蕭然人生智力難求處惟有稱觴阿母前

   𭔃題李尚書秀野堂一首

江上歸来兩鬂𢇁倒囊惟剩草堂貲雲山有態争呈

獻天海無邉入指麾怪石逺從商舶至名花多自别

州移𭔃聲獨樂先生説世事而今尚可為

   又真止堂一首

作堂肯以止為名出處遥知講已精縱使胸中横緑

野未應度外置蒼生波頽公獨能山立漏盡人方喜

夜行千載英雄須冷笑孔明回首學淵明

   晚悟

晚悟才為祟深居學養生乃知景升子差勝少游兄

絶澗携瓶汲空山抱耒耕兒孫聼吾語世世勿談兵

   書燈

童子糊新就籠紗碧色深喚回少年夢照見古人心

毎對㤀甘寢頻挑伴苦吟與君交到老莫慮棄牆隂

   書感

髧髦馳逐少年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晚向深山學老荘名以馬牛猶不

校嘲為㹠犬極何妨性踈熟客來難記意懶生書讀

易忘𨚫笑癡人誤標榜賢愚千古共茫⿱⺾⿰氵亾

   山茶

青女行霜下曉空山茶獨殿衆花叢不知户外千林

縞且看盆中一夲紅性晚每經寒始拆色深却愛日

微烘人言此樹尤難養暮溉晨澆自課僮

   落梅

一片能敖一斷腸可堪平砌更堆墻飄如遷客来過

嶺墜似騷人去赴湘亂㸃莓苔多莫數偶黏衣袖久

猶香東風謬掌花權柄却忌孤高不主張

   又一首

昨夜尖風㡬陣寒心如尤物久留難枝踈似𬒳金刀

剪片細疑經玉杵殘痛叱山童持帚去苛留野客坐

苔看月中徒𠋣憑空樹也勝呉兒賞牡丹

   野性

野性無覊束人間毁譽輕客言詩惹謗妻諫酒傷生

𥦗約鄰峰碧瓢分逺澗清近來尤少睡打坐到鐘聲

   懐保寕聦老

秣陵一見歎魁梧每恨斯人不業儒幾度劇談俱抵

掌有時大醉勸留鬚探梅尚憶陪山屐煨芋何因共

地爐我已休官師退院肯來林下築庵無

   哭五一弟先輩

未冠辭家出麻衣不肯回瘠因身久客貧爲性疎財

精力書中去科名病裏來空𫝊場屋義留與鋪家開

   二

自小即相依天涯影伴飛共燈抄細字分俸贖寒衣

已痛身長訣猶疑客未歸素幃惟幼女斷續哭聲稀

   腰痛

偶得休文病行遲卧不安益綿身尚怯加劑脉猶寒

扶出看山易驅教立雪難邉頭方募士自愧已衰殘

   上冡

落梅萬㸃曉泥乾擘𥿄携家去上山寕與先君游地

下肯隨謟子乞墦間𡐊牆漬雨頽偏易沙上栽松長

極艱畢竟有慚廬墓士林扉夜只付松關

   平床嶺以下十二首辛巳㳺山作

一動非容易三年議始成倩人挑旅槖買𥿄劄山程

下嶺峰如拜登崖樹若迎慙無塵事廹便覺長吟情

   溪西

暮至溪西宿喧呼聒四鄰滿村無別姓比屋喜生人

觧榻勤為泰烘衣許覔薪客房惟有月偏照不眠身

   夾漈草堂

嶺絶瀑源窮曾扵此築宫得知千載上因住萬山中

廢址荒苔盡遺書電取空高皇南渡始𨚫議反招弓

   祺山院

昔日祺山院今惟認土邱有僧逃債去無主施錢修

野叟樵難禁岩仙奕未休何須悲幻境佛比作浮漚

   西林寺

将謂如廬阜因迂數里行問俱無古迹來等慕虚名

借榻眠難熟逢碑眼暫明殘僧逃佀鼠難結社中盟

   興化縣

繞縣百千峰初疑路不通居民猶太古令尹坐春風

箏逺呼難至杯寒反易空𨚫從歸路望飛榭半天中

   麥斜

諺比武夷君來游稱所聞嵓開花似染洞出氣如雲

屋老殘詩在崖枯小篆焚只疑龕室内猶有艾軒文

   鯉湖

凡是龍居處皆難敵此泉下窮源至海上有穴通天

小沠猶成瀑低峰亦起烟莫疑乘鯉事能住即能仙

   蔡溪巖陳聘君隱處

愛瀑戀苔磯難招出翠微死因岩作墓生以石為扉

已嘆逃名是猶嫌學佛非後来無此士不但鶴書稀

   九座山

化盡開山物惟存𡨧堵坡俗傳潭出雨僧說火因魔

舊給唐綾暗新鎸蔡字訛巖前觀蟒石尤𮗜可疑多

   香山寺

佛廢何關儒者事要知開剏亦辛勤居人公折純欏

柱巨室深藏舊記文鐘已毁樓移出寺石猶䥴字徙

爲墳吾詩句句通隂隲安得檀那子細聞

   仙游縣

不見層岡與複巖眼中夷曠似江南烟𭣣緑野連青

嶂樹闕朱橋映碧潭丞相無家曾住寺聘君有字尚

留庵荒山數畝如堪買徑欲誅茅老一龕

   觀溪西子弟降仙

似有物慿箕傍觀競卜疑曾從師授易肯問鬼求詩

岩穴雖高枕乾坤尚奕棋老儒心下事未必紫姑知

   自昔

自昔英豪忌苟同此身易盡學難窮習為聫絶真唐

體講到𤣥虚有晋風螘子盡云參妙喜乞兒自許識

荊公安知斯世無顔閔到死浮沈里巷中

   耕仕一首

耕不逢年仕背時蕭然井臼掩茅茨貧求生墓為謀

早病學還丹見事遲馬上功名成𦘕餅林間身世似

持碁未應對客呈飢面尚有荒園可種葵

   真母呉氏挽詞

系出自華宗來嬪隠約中貧能安苦節貴愈積隂功

立志如歐母生兒似富公如聞新⿱穴之處神告在溪東

   二

族昔多名壻今觀子更竒他年槐樹讖早嵗柏舟詩

割股延姑壽抽𬖂活衆飢事皆堪入史何必墓傍碑

   蘭

深林不語抱幽真賴有微風遞逺馨開處何妨依蘚

砌折來未肯戀金瓶孤高可挹供詩卷素淡堪移入

卧屏莫笑門無佳子弟數枝濯濯映堦庭

   感昔

談攻説守謾多端誰把先朝事細看棄夏西陲亾險

要失燕北面受風寒傍無公議扶种李中有流言沮

范韓𭔃語深衣揮塵者身經目擊始知難

   二

先皇立國用文儒竒土多為禮法拘澶水歸来邊奏

少熙河㨗外戰功無生前上亦知强至死後人方誄

尹洙螻蟻小臣孤憤意夜SKchar和淚看輿圖

   山丹

偶然避雨過民舍一本山丹恰盛開種久樹身樛似

蓋澆頻花面大如杯怪疑朱草非時出驚問紅雲甚

處來可惜書生無事力千金移入𦘕欄栽

   燕

曾客烏衣看落花春風吹影傍天涯茅簷亦有安巢

地何必王家與謝家

   二

野客柴門日日開且無欄檻礙飛廻勸君莫入深𬖄

去羯鼔如雷打出来

   過永福精舍有懐仲白

永福招提小歩廟憶携詩卷共追凉年来行處常迂

路𦆵近君家即斷腸

一樹梅花掩舊居主人仙去客來疎白頭留得吟詩

友每見郎君勉讀書

   詠史

虜入中原力不支洛陽名勝浪相推可憐揮塵人如

璧半夜排墻尚未知

   二

保惜金甌未必非䑓城至竟亦灰 -- 灰 飛隱侯老任梁朝

事𨚫為閑情減帶圍

   韓曾一首

道散斯文體尚浮韓曽力與化工侔山瞻㤗華巖巖

聳河出崑崙混混流長慶從官銷不得熙寕丞相挽

難留滄洲奏疏潮州表猶𬒳人拈作話頭

   春早

一春閔雨動龍顧曉殿權停賀雪班林下散人看邸

報也踈把酒廢㳺山

   二

去冬玉塞靜無埃春雪雖遲亦壓灾大士送歸又竺

去相公宣入浙江來

   二

屋山無筍圃無蔬釡冷樽空客至疎説與厨人稀作

粥老夫留腹要盛書

   四

清明未雨下秧難小麥低低似剪殘窮卷蕭然惟飲

水家童忽報井源乾

   黄天谷贈詩次韻

浪迹徧齊州曾從劍俠游尚嫌秦政𦤀肯要郅支頭

客禮朝三殿兒嬉弄五侯吾猶看不破何呪道家流

   二

世無仙則已有必屬斯人丹熟将分友雲游每念親

小𥦗時讀易靜室夜修真符篆皆餘事題詩亦出塵

   得曾景建書

聞君别後買傾城酒戒中年亦放行逺使忽來知病

起近書全未説丹成莫嫌身去依劉表曾有人甘殺

彌衡何日斷原荒澗畔一間茅屋對寒檠

   示兒

瓜芋村邊一畝宫閉門不復問窮通生羞奏技伶人

裏死怕標名狎客中講學有誰明太極吟詩無路和

薰風身今去老空追悔但祝吾兒勿似翁

   擷陽塘

塘水年時似練湖春来亦已化平蕪農官久廢存遺

趾樵子公行作坦途葦折鷺藏身不得萍乾魚以沬

相濡桔槹伊軋聲如泣借問龍宮睡穩無

   春日

睡起無人小院空南華一卷磬聲中鼻端老去齊香

臭分别相花是晚風

   二

𨻶地新鉏一逕通野夫手自植芳叢生来不慣㳺金

谷屋角花開也自紅

   憶毛易甫薛子舒一首

昔在江東會集詩二君獨許話心期春風蕭寺同登

塔落日荒臺共讀碑百史染毫供草檄萬花圍席看

題詩那知數尺無情土别後雙埋玉樹枝

   有感

殘羯如蜂暫𭔃窼十年南北問干戈穹廬昔少曽居

汴莫府今猶未過河越石不生誰可将奉春再出亦

難和SKchar時无是詩人職莫怪吟中感慨多

   哭趙紫芝

奪到斯人處詞林亦可悲世間空有字天下便無詩

盡出香分妓惟留硯付兒傷心湖上冡誰𦵏復誰碑

   哭周晉仙

君在詩人裏功夫用最深古如神禹鑄清似鬼仙吟

死定無高冢生惟有破衾長安酒樓上猶記昔相尋

   中𡼢先塋

昔遇重華席屢前因排貴近去翩然叩墀袖有馳毬

疏易簀囊無沐槨錢當日𫝊家惟諫草至今瞻族賴

祠田原頭宰木蒼如此𦆵見山庵葺數椽

   𬒳

酒户當年頗著聲可堪病起困飛觥醉呼禇令為傖

父狂喚桓公作老兵舊有峥嶸皆鏟去新無壘塊可

澆平投床懶取騷經看只嗅梨花觧宿酲

   小園即事

何處瑶姫欵户來薔薇花下暫徘徊分明粉蝶通消

息未有人知一朶開

   二

因聼簫聲一念差碧雲遮斷阿環家春來無遣閑愁

處玉面紗巾岀看花

   夢豊宅之

一别⿱⺾⿰氵亾茫隔九京夢中慷慨語如生老猶奮筆排和

議病尚登陴募捄兵天奪偉人闗氣數時無好漢共

功名殘胡仍在王師老寳劍雖埋憤未平

   二

斯人古少况於今每恨諸賢識未深朝給賻錢方掩

骨家無餘帛可為衾向来天子真知已近世門生喜

負心惟有天涯華髪SKchar獨揮衰泪望仙隂

   漢儒

執㦸浮沉亦未迂無端著頌美新都白頭所得能多

少枉𬒳人書莾大夫

賣賦長安偶遇知後車歸載逺山眉可憐犬子真窮

相不見劉郎過沛時

   暮春

燕子來時春事空杖藜來徃緑隂中静憐朱槿無根

蔕開落惟銷一陣風

   哭呉𣏌

七十未陞舍目深雙𩯭殘病中依佛寺死處近嚴灘

俗薄揮金少家貧返骨難遺言令火𦵏聞者𤾁皆酸

   橘花

一種靈根有異芬初開尤勝結丹蕡白於薝蔔林中

見清佀栴檀國裏聞淡月珠胎明璀璨微風玉屑撼

𦆯紛平生荀令熏衣癖露坐花間至夜分

   薔薇

浥露含風匝樹開呼童净掃架邊苔相紅染就髙張

起蜀錦機成乍剪來公子但貪桃夾道貴人自愛藥

翻堦寕知野老茅茨下亦有繁英送一盃

   答鄭閩清

多著𥜗帬少褁巾形容蒼槁意清真舊時論語都㤀

記難做深衣社裏人

   前輩

前輩日以逺斯文吁可悲古人皆尚友近世例無師

晚節𥘉寮集中年務𮗚詩雖云南渡體俗子未容窺

   鐵塔院

鐵塔荒凉院年深失主名昔游基已廢今至屋皆成

人出私錢施僧慿願力營如何榆塞上𨚫有末包城

   東方寺丞病足

西北名山未徧經詎宜𠋣杖立竛竮脉通氣數毉難

曉病在皮膚藥易靈金築高臺珠縁履錦䝉内屋肉

爲屏小儒受用嵇康論擬獻君侯座右銘圯上老人授授良書

一編太公兵法也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