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

卷第五十九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六十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六十一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 --卷(⿵龹⿱一龴)之六十

 外制

  皇后姨母郭氏贈平原郡夫人

生無出梱之言素欽懿範没有表阡之興式顯異恩

興言左戚之賢追賁小君之號故恭人郭氏持身冲

約禀性淑和習禮陳詩本嘉𤋮諫臣之同氣奉匜及

盥嬪慶元樞輔之髙門雖已從蒿里之遊猶及見椒

塗之貴念宫闈之近屬賜湯沭之新封加峻密章有

光彤史噫若堂(⿱艹石)斧悵永悶于德容如山如河尚克

歆於命服可

  鄭寀左諫議大夫

諫省之設常侍盖久虛其官先朝以來大夫居七争

之長孰膺妙選我有藎臣具官某峻特而粹夷清通

而亮直每自勵安恬之操未甞近矯亢之名給札所

條已空臆而無隐改絃之䇿嘗造SKchar而彂端宻賛廟

謨徧司言責或伏閤而箴闕或對伏而叱姦摧拉靡

遺法青蠅營營之黨挽推尤力求白駒皎皎之賢朝

綱爲之一清善𩔖頼以復合然而陰邪窺伺者未已

否泰消長之靡常欲凝前功宜究讜議廼冠班于左

掖仍開卷 --卷(⿵龹⿱一龴)於邇英噫魏證多剴切之言方虚懐而樂

聼陽城無苛細之論有大事則力争勉追前賢以對


殊奨可

  江萬里殿中侍御史

朕深惟風憲耳目之𭔃艱於擇材時則有魁礨骨鯁

之臣毅然任重久矣拾遺于掖右進之執簡於臺端

爾學本於經文貫以道頃改調扵膠瑟趣入侍于細

旃察其忠忱付以言責謂臣無玉食詎宜作於福威

謂盗竊寳弓尤特嚴於書法然後君子小人之界限

定家臣世卿之芽蘗除顧泰道之消長靡常善𩔖之

離合難必朝陽鳴之和者少狂瀾倒而囘之難欲局

面之堅凝頼班心之突兀范仲淹負為諫官為御史

之望出于親除司馬光論結人主結宰相之非勉㦲

特立可

  李昻英右正言

國無法家拂士何以𠋣毗官曰補闕拾遺頼其箴儆

乃登俊望俾列賢班爾負倫魁之名在勝流之目生

也鄰曲江公之里鍾此SKchar竒長而客博陵相之門接

其文獻毎雍容於離合去就之際亦激昻於言議風

旨之間朕改調膠絃收還威柄朝綱暫肅而窺伺者

衆國是粗定而堅凝之難肆求直諒之臣庻賴切劘

之益昔汲長孺願為中郎将入禁闥自信其孤忠王

仲舒嘗與諸諫官伏延英力争于大事益陳剴論勉

繼前修可

  李韶翰林學士

三代訓誥誓命不過坦明先漢號令文章亦惟爾雅

朕患近製之不古思得耆舊儒而作澵輟自秩宗擢

之翰長具官某窮聖賢之奥味道徳之腴臞不勝衣

𠩄自任者甚重呐而不出口雖䏻言無以加甞執簡

而䋲貴𫞐屢褰裳而避寵利夷考大節庻㡬全人皓

首重来丹心不改止足(⿱艹石)疏廣以歸為榮清苦如孔

戣其去可惜况名臣之欲盡適内相之久虛俾躋禁

嚴以視親近語𠩄謂直諒多聞之友詩不曰典

刑老成之人其少為扵予留母必行于爾志噫脩在

慶歴遂䏻力變於時文光扵熈寕乃謂不工于𠐚語⿰糹⿱𢆶匹

勉二臣之作自成一家之言以飾皇猷以對休命可

  王伯大刑部尚書

天道好生尤重一不辜之命秋官帥属莫如大司冦

之尊肆疇試可之庸特峻為真之拜具官某頃以直

節服于邇聨韓愈名為傲相國之人汲黯見謂揖將

軍之客有側目而視者遂掩鼻而去之属逢琴瑟之

改調屡却弓旌而後至嘉猷則告于后時有開陳正

色而立扵朝了無附麗憲部奮平反之筆經帷竭啟

廸之忠卿雖切于懐歸朕欲留以自𦔳乃舉陟明之

典式昭樂與之心噫用民譽以長六卿顧不甚重謂

理官不列三后夫豈其然益罄逺猷𠋣當要任可

  吳潛兵部尚書

文昌八座之聨從昔所貴司馬九伐之任于今為難

采民譽而延登訓國人而申儆具官某積倫魁之偉

望襲名父之嫡傳其智略足以圖囬其力量足以負

荷舉朝趨附但知有偃月之堂中野徬徨不忍廢履

霜之操往嗟予瑟之膠柱今喜汝琴之成聲馳驛予

環起家拜爵盖杖防之事方急矧夏官之長乆虛噐

械備軍馬修既未底周家之盛干戈朽斧龯鈍豈能

無唐季之SKchar必簡稽扵伍符必激勵于士氣噫朕有

名臣文武欲盡之歎不SKchar招延卿當賢哲馳騖不足

之時益思感奮庻建嘉績以酬殊知可

  謝希權禮部尚書

虞廷之典三禮必𠃔僉諧晋國之長六官亦先民譽

肆予親擢視古庶㡬具官某植行潔修秉心精白早

交游扵諸老久𫾻厯于中朝自奮孤忠雖千萬人吾

徃及更大化惟一二臣予同爲命則兼世叔子産之

長批𠡠不在𡊮髙李藩之下頃疇時望登拜文昌慕

正考父之恭莫廽雅志聞范宣子之遜咸革躁心名

實俱孚𡻕時寖久爰渉大儀之峻以旌邇列之英露

門之𭄿讀有光夕𤨏之塗㱕愈勁噫先賢嘗評劉向盖

𠩄謂同姓之卿諸儒豈無魯生相與定一王之禮可

  程公許禮部尚書

舜以伯夷典朕禮並列九官之間漢以叔孫起朝儀

莫返三代之舊廼腃貳卿之高選必資一世之鉅儒

具官某坤維間生江表獨歩仲舒之學漸乎淵源韓

愈之文澤扵仁義去若鴻冥而鵠舉来如麟𫉬而鳯

儀縉紳推其爲翰墨之宗典册足以鳴國家之盛運

斤獨歩拙工見而汗顔援筆立成衆吏爲之脫腕既

無愧于代言之任尤有功扵改紀之初以老舍人行

小宗伯爰舉𡻕滿爲貢之典仍兼夜直視草之華噫

晏嬰折世卿之萌格言可復房喬奉明主之問遺恨

至今願如博洽之賢往振寅清之職可

  趙汝騰𫞐吏部侍郎

朕當多事之時興乏材之歎任𫞐衡人物之𭔃豈不

重哉非選擢天官之賢誰與領此具官某籍甚時望

蕭然儒癯更生直諒多聞尤忠宗國太白才名獨歩

蚤入禁林不炙手于權門寕潔身於外服属者改紀

出而覧輝和墨螭蚴迭煩扵直筆留黄鳳閣屢郤于

斜封昨屈詞垣兼行武部見扵綜叙極其精明姦胥

黠吏有望風而驚老交退卒無失職之歎其升小宰

俾掌左銓噫伯禹臯陶論官人之難其來已乆左雄

山濤𫉬典選之譽不過至公欽乃攸司祗若予訓可

  應權兵部侍郎兼權吏侍

冡宰司馬古各治於一官文士武夫今分為于二選

孰兼劇任𠃔属全材具官某蚤負時名甞登詞禁老

文學退避三舍大典册自成一家值虎守闗耽耽之

視可畏如駒在谷皎皎之操不渝洎𭣄威權趣還𭧂

直凡播告大昕之昨皆從容數刻而成昔軾草三麻

遂有宫蓮之送敞揮九制幸無禁漏之摧由卿而觀

視彼奚愧朕惟吾邱之學寡二陸機之材患多今尺

籍加倍扵前而武銓入仕者衆将簡稽其驕冗稍甄

别其品流擢自右SKchar俾之疊組噫禁中有牧固可訪

扵前籌行間㧞𫎇豈無資扵精鍳益修職業以對寵

光可

  謝方叔權刑部侍郎

大道𢙣殺而好生故䏻覆物秋卿帥属而掌憲将以

全民乃登當世之忠良庸廣我朝之仁厚具官某勵

霜日之操秉鉄石之心嘗執簡為司憲之臣首奮筆

著辨姦之論既落落而難合遂縹縹而髙翔属予更

化之初還爾敢言之列具法冠對㐲下請加義甫之

誅取白麻壞廷中竟沮延齡之相方寸不渝于丹赤

始終莫得而磷緇朕區别正邪褒崇讜直念乆任抨

彈之責宜進参扈從之聨非惟優賢亦以賞諫噫弼

臯陶之五教諒明欽恤之心奏韓愈之一封益究論

思之業可

  尤焴權工部尚書

太史不治民盖宗專官之重六卿分帥属莫如起部

之清乃錫賛書以華直筆具官某味名教之樂接文

獻之傳卷 --卷(⿵龹⿱一龴)不停披固異萬籖之未觸書皆黙記孰云

之已亡䖏𠖥辱得䘮而不驚非寒暑燥湿𠩄䏻

變朕更張治化號召雋良渠觀必有殚洽之儒旃厦

可無直諒之友仍以鉅典属之當仁果䏻芟夷亂繁

網羅放失適兼領銓衡之任未免分鉛槧之功其陟

冬卿以優耆徳非但觀春秋之褒貶盖将責朝夕之

論思噫命汝鳩工亦惟其事簡至于麟止庶見于書

成可

  湯中起居郎劉應起起居舍人

惟先朝之左右史率當卋之第一流在慶厯則成襄

力捄臺端之法在紹興則良貴昌言橐從之非思得

若人俾居是選爾中有山林之直氣爾應起有鐡石

之剛腸實爲諫官御史之賢皆在端人正士之目或

甞援禮預折田氏之萌或請裂麻竟沮延齡之相朕

方親近善𩔗堅凝前功况夾侍香案之傍宜並登直

筆之彦言動必載闕失必規庶風采聳聞于一時而

名節照映于千載秋噫若稽直誼見史佚之𠩄書毋使

後人謂遂良之不記益弹忠藎以對眷知可

  趙希杼司農少卿

兵籍日増吏員日衆太倉非有紅腐之粟朕為此

廪也思得通練之才權其耗豐㑹其出入爾希杼早

参閫幕以吏幹𩔰晚登郎省以心計聞属者扈農卿

少乆虚命汝攝承甚宜其官書不云乎試可乃已語

不云乎其有𠩄試汝見扵已試者詳矣往祇新命毋

廢前勞可

  上官渙酉将作監李鋂軍噐監

自頃用事者喜新進侮老成躁競得志亷退失職朕

甚患之稍擢耆年長徳孤立平進之人于朝庶革此

風爾渙酉宿士也仕已無喜愠爾鋂故家也言論有

典刑𡻕晚來㱕皆已華皓𣻉扵郎舍夷然氣和法當

序遷以示勸奨昔周漢中興詩人羙其噐械之偹史

臣稱其工技之精其以渙酉為大匠鋂長戎監汝往

欽㢤毋曠乃職可

  章大醇侍左郎官

官冗而材乏貟多而闕少胥吏售姦賢愚同𣻉仕者

皆病之矣朕欲得一佳吏部郎而用之爾大醇以名

父子擢奉常第教胄子有師道SKchar公府有賢名去而

作牧又以亷平稱乃下壐書俾佐銓筦夫寡援者孤

寒也汝甄㧞之撓法者財𫝑也汝杜絶之使選人無

扞格齟齬之嘆則汝𫉬清通簡要之譽可

  文復之左曹郎官

地官曺長貳共提其網郎分治其目自昔選用材

臣䏻吏令以雅士為之有深旨焉爾復之蜀珍也名

冠多士望臨一時出秉麾節于萬里之外亦云乆矣

前以起部召何来之遲方今俗薄而訟繁國貧而財

殚剸裁良艱調度安出然以理蔽曲直而不以𫝑以

道御取予而不以權此儒者事也勉之㢤朕方以逺

者大者期汝可

  趙希徹司農寺丞

列寺惟大農操歛散之柄躬出納之勞以䖏實材非飬

虚譽爾席華SKchar而無貴介之累當英妙而有老成之

風兩監州再立朝試之詳矣扈卿方闕丞行長事朕又

將觀汝之心計焉近世䏻臣多出同姓汝益勉之可

  王湜武論

士趨利禄俗弊教失朕患夫一世之瀾倒也欲擢亷

退奨志節以挽回之大臣言爾自重而難合乆幽而

不改是可以為人師矣其為我招諸生而誨之使有

矜式可

  謝堂将作丞徐謂禮將作簿

朕扵營繕之事未數數然也故雉監眡它曹其職尤

簡有列其間不𬨨飬望而已爾堂故相之孫温而恭

謂禮名父之子詳而雅更出迭入皆有華問稍進之

干大匠之属夫事繁則分其志職簡則專于學爾其

𢡟㢤毋若晋人以清談遺事為高可

  林希逸校書郎

頃者當國之臣㧞士多矣士起冗流致羙官者相望

爾以南宫魁亞大廷甲科飽學雄辭獨滯於倉庾氏

子聞而嘉之前命尚方給筆札兹繇是正遷教讐乆

抑必伸亦理之常昔館職趙逵奏事 高宗勞之曰

秦檜日薦士曽無一語及卿以此知卿然則朕之知

爾猶 烈祖之知逵也益厚培養以對柬擢可

  陳可大理丞

國家選廷尉属分二涂而治獄丞必以儒家者流為

之其意深矣爾端介静厚立身行已有常人吉士之

風審克之任爾所SKchar為夫蘇公吕侯逺矣若于定國

徐有功之事豈非學者𠩄樂聞歟汝其試哉以需顯

用可

  趙希賛軍器監丞

SKchar禮宗老又㧞其子姓于朝惟其材不專為恩也

爾孝謹謙厚少有美譽列属武監由簿而丞選寖高

矣易曰除戎器戒不虞詩曰修車馬偹噐械爾尚究

心職事業以佐而長毋但曰飬望而已可

  趙希徹太府丞俞德藻司農丞

大農司出納外府掌受藏非公亷無私洗手奉職者

不在是選爾希徹賢而SKchar于吏幹爾徳藻儒而通扵

卋務必䏻攷盈虛之故窒耗蠧之源以紓調度以振

乏絶毋曰有司之事而不之屑朕将進用汝未已也

  程元鳳秘丞兼㩲刑部郎官

三館惟丞職最高六曹之郎選尤遴若一朝而併授

必當代之勝流爾標度之清文行之粹居俊造之前

列有士林之羙名掌教辟雍師道可法談經宫邸古

誼與稽朕固知爾之學矣渉筆秘邱𤼵舒英華讞刑

省户昭雪幽枉又將試爾之材焉可

  方岳宗學博士

先帝肇建宗庠萃其雋秀教之而已今朕又使之横

經朱邸傳以古誼其選不愈遴乎爾博贍之學竒偉

之文見擁士林不但𠋣科目為重表儀成均諸生既

有𠩄矜式矣其為我訓迪公族輔導宗藩使之慕中

壘清修之風東𠥾為善之樂可

  劉元龍太學博士

羣天下之英材而養之學必擇天下之名儒而為之

師爾資凝重而行醇慤𠩄以治其身者無闕斯可以

律人矣往教擇宫士必有觀而化者可

  倪祖常軍噐監

尚論人物者必推本具家世賈嘉於誼為孫魏謩扵

證五卋矣當時猶旌錄而光𩔰之朕歴数近世之名

卿興懐先朝之遺直錫以羙謚擢其象賢爾多職徃

行前言猶有故家遺俗盖嘗彚諫書而來上不惟寳

舊笏而深藏立朝端方典州清白郎潜滋久䖏之夷

然庶毋忝扵爾考矣晋長戎監仍典吏銓以奬恬退

静重之風以為䏻嗣守植立者之勸可

  江萬里侍御史

朕恢張公道容受直言數諸臣之在廷尤其惮黯属

首端之弄印無以易堯爾金百鍊而愈剛壁萬仞而

特立𠩄守之篤今人與居古人與稽自信甚明仁者

SKchar勇者不懼極力破權門之死黨奮身主善𩔗之

齊盟精白一心剴切百奏風采聳聞扵列辟霜稜愈

峻扵内臺其序陞横榻之班以増重本朝之𫝑噫位

高者責重恩厚則報難我思古人深壮埋輪之舉汝

長御史尚觀對仗之彈可

  韓𥙷福建舶

朕閔海賈之以命易貨而吏之墨者或重征而豪奪

之也毎擇佳士俾持琛節爾繇朝列牧歙郡褒賢而

崇教戢吏而愛民自節縮而加厚于人多觸弛而反

𥙿扵力亷平之譽逹于予聞夫互市之事非所以煩

汝也將使珠犀垢濁之俗識吾冰檗清白之吏汝勉

為朕一行時方急材豈久勞汝于外者可

  傅康直徽猷閣致仕

士大夫壮而仕倦而㱕其居官行事可紀立身大節

無疪者㡬何人㢤爾中原故家之後先帝諫臣之子

嘗典州奉使有能名于時厯宰士卿少不苟合而去

掩関蕭然若将終身比起之佩宜春二千石印綬謂

已延見吏民矣中道諗疾乞致仕為臣嗟夫朕不得

而留之矣遂垂車之雅志陟奎閣之隆名以旌象賢

濟羙之人以識用材不盡之愧可

  魏峻兵部尚書

日月積絫之法以待常材朝夕論思之賢固宜不次

廼登時彦以冠夏卿其官某秀整而温恭清通而簡

重雖生貴閥自奮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臨政無俗吏操切之風持論

有儒者正大之意書先漢循良之傳奚愧昔人作元

和㑹計之圗尤通世務盡瘁版曹之調度叶心省闥

之彌縫人無間言朕𠩄属意矧乆儀於槖列盖遂聼

履聲噫用天之五材安有去兵之理掌邦之九伐

属當詰禁之時益勤簡稽以稱𠖥遇可

  章殿中侍御史兼侍講

朕擢慷慨敢言之人俾居雄劇親直諒多聞之友以

輔緝𤋮既衆論之僉諧兹一朝而並命爾淵乎似道

澹然無求養氣之剛告子𠩄未講守約之勇孟賁奚

以加省闥之務賴其彌縫𫝑要之門靡所附麗肆繇

卿少晋貳雜端厥今外多艱虞内費調燮憸人欲伺

隙而動識者有復隍之SKchar惟元氣實可以杜客邪惟

諸賢和可以制郡小其付臺綱之重仍倍經幄之嚴

以肅觀瞻以彊根本噫唐介之為執法首論貴權和

頣之侍邇英多陳古誼予方虛已以樂聼爾尚先賢

之與稽可

  張磻𥙊酒

南渡重建太學而師儒尤極天下之選 高宗時有

若高閌者 孝宗時有若林光朝者 寕考時有若

李祥者𡊮燮者皆用經術名節模楷諸生豈直以誦

説課試為職業哉爾以一代老成養浩然之氣有仁

者之勇盗臣擅國諂子盈廷一鳯鳴陽縹縹高舉及

兹改紀覧輝而下諸大夫敬之曰端人也多士尊之

曰前輩也繇少宗正拜大司成可謂以徳選矣爾其

明理學以淑人心扶公論以養士氣使人人皆有士

君子之行可

  楊棟宗正少卿兼右司

先朝尤重掄魁蘇洵常言不及十年未有不為兩制

者爾為吾龍飛進士第二人今十有八⿰礻兾矣方繇麾

節入踐省闥視㨗出騰上者無羡色無躁心貴道𧨏

而賤功利有董生之風朕甚嘉之麟寺名曹也瑶編

大典也卿少高選也談者猶曰清而不要共二宰士

清且要矣飬汝望振汝職将復有清且要于是者以

待汝可

  王爚農少兼左司

扈農古官也句龍業之任漢以後猶以大儒鄭康成

輩為之又其後專用俗吏古意㣲矣爾立身秉端

靖之操厯官著廉直之名出緫賦輿張弓之𫝑稍弛

入賛廟謨改絃之化有助擢之卿列仍兼宰旅夫積

貯天下之命出納有司之事爾方今耗蠧吾之財粟

者非兵與吏乎汰冗去濫是非有司之𠩄得為汝其

與吾大臣議𠩄以變通之䇿以副朕用儒者治金榖

之意可

  章琰府少兼檢討

朕以儉約先天下不殖貨利無珠玉玩好之奉𠩄謂

受藏之府不𬨨四方惟正之供于以廪兵禄吏而已

廼擇儒臣俾帥其属爾方嚴之操峻潔之行立身有

本末持論有㩀依使一路則舉刺公風采振掾二府

則予奪平權度審其陟卿少之列兼綜省闥之務方

今賦入日狹調度日廣吾有司不得而裁損也爾既

與聞廟論其思𠩄以量入為出足國𥙿民之䇿與二

三大臣推行之可

  魏峻轉兩官守兵書致任

履禁嚴之地甫下除書掛冠彊盛之年忽披來奏

雖壯圖之未展然雅志之莫𮞉具官某秀羙而文果

藝以逹故家遺俗非謂有喬木之存左翊右扶𠩄至

多甘棠之愛比趣召以法從仍與聞於廟謨宻勿一

堂彌縫輔賛之功酬酢四方錢糓甲兵之問藉甚時

望長于夏官曽未旋踵之間⿺辶䖏欲乞身而去豈時命

之不與抑王事之獨勞其陟穹階以華末路噫属方

進用云胡有負兹之憂亦既退休庶㡬遂勿藥之喜

  魏峻上遺表贈端明金紫

位尊喉舌甫榮投紱之㱕疾在膏肓⿺辶䖏上拖紳之奏

爰舉朝家之䘏典以昭泉穸之幽光具官某乆服禁

涂併参宰旅春秋方富毎殚精力以忘疲夙夜在公

不悟隂陽之為㓂既掛衣冠而得謝庶親藥石而有

瘳靡待中年奄終長夜念壁埋之大早憶玉立之如

生疊進文階超加秘殿噫一日不見而死豈伊大命

之有常九原吾誰與㱕無復斯人之可作懐㢤英爽

歆此𠖥靈可

  孟䇕换授承事郎孟榕换授奉議郎

朕擇麟趾公子之佳者以⿰糹⿱𢆶匹近属爾方垂髫知嗜學

有成人之風其授京秩俾就外邸庻幾周以宗彊之

意可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第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