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七

卷第六十六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六十七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六十八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七

  外制

   黄伯訦除司農寺簿

朕惟嘉定𥘉元寕考總攬一時名臣多出親擢爾考

於是時爲諫官爲柱史言論風旨聞於天下朕不及

識追懐其賢爾得𫝊受於父兄講貫於師友者詳矣由

列院而賛大農以才選非直以家世也雖孝子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固不止此然有司出納其可忽諸益殚賢勞克紹先

訓可

   武功大夫𢃄行御器械前改羞知江隂軍張

   孫特换朝奉郎

朕於踈逺覊旅之臣有能以才學自著見往往度越

拘攣拔擢而任使之况其親近者哉爾文恭之甥嗜

學工文再領漕薦嫺雅風流一時籍甚縻以勇爵非

其志也顧官品已崇日佩貳千石印綬矣换班之命

蔽自朕心雖員外之秩稍卑然郎監之選甚清先朝

如米芾如呉琚皆以肺腑之親而擅詞翰之美爾其

勉哉以對殊渥

   張稱孫除将作少監兼右曹郎官

人才各有所長若其儒雅足與士大夫相頡頏顧使

之右櫜鞬而左鞭弭用違其材矣爾以藩邸之姻有

士林之譽屡上春官鐵硯欲穿而壮心未已豈與噲

伍者哉少匠尚書郎皆高選也可以展究爾之才學

矣往其欽哉可

   黄應春除官宗正寺簿

麟寺名掌屬籍實以纂述瑶編為職地清天近非君

流不輕授爾經明而行脩年髙而徳邵書所謂耆德

語所謂先進詩所謂典刑人也繇博士賛司宗一代

大典皆與討論焉爾旣兼史官學識之長朕非責俗

吏簿書之務可

   范丁孫除大理卿

范氏之望於蜀也乆矣其種德積善非一世其象賢

⿰糹⿱𢆶匹志非一人門戸之盛為衣冠美談典刑文獻於爾

乎在修於家則有禮有法出而仕則有猷有守累贊

閫畫游將使指身逖乎西土而名動乎京師朕將引

以自近焉先朝故家萬里出峽宜有以寵異之𣗥卿

髙選一武禁除爾其疾驅以對簡拔可

   文天祥除正字

掄魁登瀛故事也然始進大率以虚名既乆乃知其

實踐爾則異是𥘉以逺士奉董生之對⿰糹⿱𢆶匹以卑官上

梅福之書天下誦其言髙其風知爾素志不在温飽

矣麟臺之召何來之遲語有之居大名難又云保晚

節難爾其厚飬而審𤼵之使輿論翕然曰朕所親擢

敢言之士可

   謝塈除司農卿

郡國賦輿之廣朝廷禀兵禄吏之衆而倉庾氏乃無

宿儲使賈誼生於今日見公私之積如此其SKchar當何

如哉孰能為朕修九扈之職以紓一時之急者爾精

明足以燭姦欺密察足以防渗漏鋒鋭足以投肯綮

朕所為選擇而使也夫包茅問是問逋租負殿其來已

乆然馬力窮則輿駭弓張不弛則弦絶郡邑有貧富

灾傷有輕重于斯時也御取予以道課殿最以公爾

必有以處此筭計見效由九卿擢兩制矣可

   林疇黄SKchar除大理評事

司馬遷有法家者流之目韓愈有大理不列三后之

論信斯言也臯謨吕刑見黜於書矣廷尉平佐其長

决天下之獄非中其科者不授疇縣譜環幕辨皆有

可紀並升𣗥屬讞筆髙下民命死生繫焉其殚乃心

毋為遷愈所議可

   朱子中除太社令

用門閥取人非古也然曰胄子曰象賢虞周盛時亦

何嘗不尚論世家乎爾輔臣之子能讀鄴侯之書而

遵萬石君之訓者擢寘周行將以進其德而老其才

也爾其勉諸可

   錢庚孫除将作監簿

國家用人或取之素士或取之世家惟其才而已爾

奕葉貴盛固不與寒畯争進然鵷行鷺序宜參用傳

世家文獻知臺閣典章者由郡丞佐繕監益厚涵養

以待器使可

  周漢國公主府從人葉氏封恭人

古之稱女婦之賢者必歸功於保姆爾執事貴主左

右昔見其衣裼今見其築舘可以言勞舊矣其錫温

恭之號俾霑優渥之恩可

   右武大夫閣門宣賛舍人特除金川駐劄御前

   前諸軍都統制兼知叙州張桂特贈容州觀察使

聲罪致討勇於祭纛之行殺身成仁壯矣死綏之節

追懐英槩加峻愍章具官某躬秉戎韜氣吞叛壘危

機太急甘效命於戎行大勢不支猶握拳而血戰妖

氛未潰於塞外將星忽隕於營中邉候亟聞朕懐震

悼爰渉亷車之秩以爲幽壌之光噫李俊之罪通天

惡名遺臭張廵之鬼厲賊忠骨猶香可

  武翼大夫閣門宣贊舍人特除慶府駐劄御前

   保定諸軍都統制金文徳特贈復州團練使

環高城而攻忠存討逆鑿凶門而出義不求生爾勇

冠諸軍誓梟叛将赤心衛上以國士報之白刄在前

曰男兒死耳力已窮而鬥愈急骨可朽而名不埋宜㑭

陟遥團以光幽壌噫馬革裹屍之志豈不壯哉豹死

留皮之言復何憾矣可

   廸功郎錢昌大授耤田令

選人開朝蹟殊擢也藉令列奉常清選也爾家世貴

盛而能安於平進選擢之異盖以其尚有典刑之故

爾益熏沐以對寵光

   工部侍郎常挺除兼侍講

陪細氊之列乆奉燕閒加重席之榮特SKchar鴻碩具官

某凌雲之賦籍甚凝霜之簡凛然拂袖而素節無𧇊

予環而丹心不改汝垂之命非止鳩工仲舒之文尤

宜為誥方賴辰猷之告俾超夕説之聯噫求王人之

多聞吾自楽此得講師之三昧爾交修予可

   馬世綸𢃄行太府寺簿尚書省市舶所檢閲

   官分司慶元府

鄞地瀕海夷琛輻凑異時領以使者後俾郡丞兼之

權稍輕矣爾家學縣譜有聞於時其以外府屬往任

互市之事嗟夫寛征則海之賈可招無欲則浦之珠

可還也選擇而使可不勉哉可

   包恢磨勘轉中大夫

秩宗之官極寅清之髙選考課之法必積案而序遷

具官某世之逹尊國之大老持槖入侍已八十餘焚

藁盡規凡再三告士論咸推其晚莭吏銓適㑹其年勞

爰出新綸俾升華秩噫周小宗伯𥘉豈豈計於一階

秦中大夫今遂班於五品

   趙與訾依舊寳章閣侍制除江東路轉運使

   兼淮西總領

職清地禁頃已列於論思師老財殚全莫難於總漕

思其强敏起之燕閒具官某知微知彰有猷有守為

諸道亷訪使之首肅乎若稜合比年京兆尹而觀恢

乎㳺刃惓懐徑去注想未忘厥今江沱之𫝑稍安塞

下之積未實申士張頥之望切計臣束手而援窮緩

則乏興急将聚怨朕直為凛凛孰能飽萬竈之屯爾

益辦多多可並綜二臺之事往任笏鞭之責併提鹺

茗之綱渭濵之運法可尋湟中之糴政宜講必民無

加賦必軍有宿儲少紓識者之憂不

王旦云民力竭矣有味其言邵雍曰諸賢

之意可

   右武大夫陳天應團練有勞轉左武

功宜𢡟賞詎容銓法之拘官至横行見謂武

具官某以材自𡚒遇事敢爲頃縁玁狁之侵

隆之募立表下漏頗整肅於軍容執鞭屬槖

於環列有司言狀如格進官噫朕居重御輕嚴

九重之制爾自右遷左蓋古人二廣之遺可

   謝垕除軍器少監

朕方圗攘夷復古之功講修車備械之政凡

戎監者皆遴選也况於帥其屬者乎爾槐

椒塗之懿戚倍清廟髦士歴京兆亞尹皆

戎之拜去郎宿卿月猶健者之登梯可躡級

   趙孟㮤除耤田令

朕於麟趾公子之信厚者皆甄拔而器使之

近屬爾尤修謹可使之淹於常調乎寘彼周

厚於宗藩之意夫徳以涵養而進材以更

除在前靖共以俟可

   趙孟蟻除大理司直

朕惟安僖王國之近屬其後多佳子弟爾於其間尤

謹飭好修擢之鵷序非私之也所以昭朕懐族之意

爾為善之楽也其益進徳益講學以奉三雍之對可

   承議郎范昌世牙契賞轉朝奉郎

中興以來養兵之費廣生財之道狭而牙契所八遂

為國之大利與筦𣙜並行爾淳熈名執政之孫善於

其職課以最聞豈非㑹稽當而然歟俾進郎秩以旌

賢勞可

   史森卿除將作監簿

以世系論人物自左𫝊遷史已然至晉之王謝唐之

崔盧本朝之韓吕則尤盛矣爾生長名閥胚胎前光

廼今簿正外府駸駸華除夫怒長不如盈科而進也

窘歩不如佩玉而行也爾其謙毖以基逺大可

  朝奉𭅺家遇以脩浚静江府城池轉朝㪚郎

先朝既平儂㓂首城桂州厥後承平日乆城圮塹湮

恃陋不戒爾佐閫幕能與将士叶力築浚一旦㓂至

卒能與城俱全可以言智矣俾進一秩以酬前勞可

  奉議郎何鑄以修築廣州城轉承議郎

属者西冦震鄰東廣戒嚴城番禺乃所以援桂林象

郡而安扶胥黄木也爾佐閫幕倡率吏士躬板幹之

役成金湯之勢帥臣上其賢勞其可以吝賞哉可

  李壎除太府寺丞

再轉爲丞若平進者然自監而寺則稍高矣爾席華

腴之胄有儒素之風𡻕中屡遷官雖以名家之故亦

以美才而用爾其懋哉可

  太府寺丞郭自中知嚴州

桐廬郡有漢嚴光之清風先臣仲淹之遺愛在焉吾

甚重其符竹不以輕授爾弈世之積累深過庭之講

貫熟諫臣其伯父也處士其嚴考也典刑文獻於是

乎在新定調守毋以易汝夫有地千里足以行志去

天尺五易於報政挹釣瀨以自潔覽壁記而懐賢可

以爲侯度可以致民譽可以不墜先訓矣可

   廸功郎鄭立道循承直

鹿磯之㨗葢吾上相指授亦師武臣力也幕府上功

爾以書生有勞其間如格進秩以勸来者

   政政郎廣東提刑司檢法官林祖恭以韶州

   築城賞循文林郎

屬者蠻韃深入韶甚岌岌矣爾佐臺幕能與將士協

力増俾浚壕隱然有不可犯之勢憲臣言狀薄進一

資以旌爾勞可

   汪立信除將作監

朕其擇望郎亷訪諸道及使事膚公則又進之于朝

所以課事功均勞逸也爾使江表有風力牧毗陵有

仁聞朕念呉中灾傷俾之衣繡循行所部爾於荒政

如拯溺救焚於臬事能洗𡨚澤物可謂盡心焉耳矣

稱觴造廷朕甚嘉之大匠亞九卿一等肆以命爾以

旌行能以為登車攬轡者之勸可

   汪立信除直寳章閣依舊浙西提刑

朕載拜爾大匠矣已而思之爾臬事荒政皆開端而

未及竟舍之而來是一路獄𡨚不見雪於膚使也是三

郡民飢不見乳於慈母也况人物眇然非擇一朝士

之難而求一監司之難今代能有幾子駿乎借雉監

之望為壯駕之行且寓直奎閣以嘉寵之爾其為呉

人勉留前所謂開端而未及竟者有始有卒矣爾往

欽哉毋廢朕命

   吕文焕特授中大夫毫州防禦使依前職任

敵王所愾既斬馘而獻俘振旅而還乃策勲而舎

具官某見推勲閥蚤總戎昭傳授六韜而起家間闗

萬里而赴授朕拊髀思名將一掃兵氛爾束髪𢧐匃

奴屢騰凱奏宜加品秩以奨忠勞噫花卿絶世之才

孰如英槩鍼虎百夫之禦雅稱使名可

   鄧垌除寳章閣待制依所乞予祠仍贈金𢃄

召彼故老甫登要路之津賢哉大夫忽勇急流之退

乃疏殊渥以奨髙風具官某内有操存外無表襮朕

惟貴徳尚齒之義楽於招延爾有爱君SKchar國之言見

之獻納方眷懐之濃甚胡歸興之浩然夫挽留固上

之至仁止足亦士之大節次對一如有真從叢祠錫

號於散人一葉身輕萬釘𢃄重壯矣拂衣之决過於

行錦之榮噫訪童子之釣游深諧雅志續耆英之圗

畫奚愧先賢茂對寵嘉永綏夀嘏可

  朝奉郎謝奕楙以前任都大解𤼵新錢綱及

  數轉朝散郎

冶鑄𡻕以十五萬緡爲額及額者賞其來乆矣爾建

鎔臺善於其職新錢源源𭧂𭧂而至有司上其功狀

如格乃遷華秩以旌賢勞可

   武經郎丘宗之秉義即丘淵特理作軍功出身

武爵重軍功而卑入流無换授法也有司言鹿磯之

㨗爾與有勞俾之换授非常之恩也有出於法之外

者矣爾益𡚒厲以報國恩可

   長入祗侯殿侍盧進等换授保義郎

侍衛換授之法以年勞亦以才力汝於二者應格可

以出而仕矣可

   陳鑄除秘閣修撰樞密副都承㫖

自改官制以來導旨官不必備顧今甲兵之問猶至

廟堂科𤨏日不暇給然則都副並置亦集思廣益之

義爾明而恕故論主正平介而通故事無凝𣻉歴仕

東西二府與聞軍國大議親密於州平幼宰彌綸之

義𢎞矣索虜垂盡侵疆來歸朕欲及閒暇之時講修

攘之政爾雖已列九卿其以論撰亞太尉SKchar孟時事

惟侍立可咨訪邉機爾同堂合席可籌度也方將引

爾自近繼有殊擢可

  陳淳祖除右曹郎官

朕擇廷臣之有人望者出為監牧又擇監牧之有治

績者入為尚書郎於以覈名實而勸事功爾自著廷

建外臺風采疏勁一時屬望右扶水灾呉興最甚就以

當平使者兼領郡紱爾於荒政皇皇汲汲傾困倒廪

不足則勸分以續之郡人德焉身雖勞而所全活者

衆矣地官之屬右曹尤劇應宿之選舍爾其誰朝方

急才豈乆𣻉於省户者可

  陳淳祖直秘閣仍舊浙西提舉兼安吉州

朕以元日命汝為郎已播告矣顧饕墨之吏方凛凛

革心灾傷之民尚嗸嗸望恵倘移麾節於他人之手

是奪嬰孩於慈母之懐其加隆名俾仍舊貫昔者侁

出使人以為福星璟出牧人以為陽春爾雖淹留民

則全活朕亦豈乆勞爾於外服哉可

   右武大夫徐安民昨知峽州半年間運米三

   十六萬石上䕫特授左武大夫依前𢃄行御

   器械知江陵府

SKchar粟於邉從古通患汎舟之役泝江尤難既能體國

以服勤焉可踰時而吝賞具官某為将則頗牧牧民

則龔黄頃守夷陵有勞餉道三峽倒流之險跬歩莫

前萬船連檣而來銜尾不絶馬騰士飽師克凱還雖

旌麾移於渚宫然功狀上於幕府噫進之左廣峻品

秩於横行𢌿以中權託藩宣於連率可

   朝㪚大夫謝坣磨勘轉朝請大夫

侍漢雍之祠特髙侯對考虞廷之績可緩陟明具官

某風致幼輿才華康楽授龯建牙於馮翊焜燿繡行

簪筆持槖於甘泉雍容綵戯雖在列莫如其貴近然

還官不廢於故常噫奎閣巋然固已班於兩禁氷銜

清甚𥘉何計於一階可

   史能之貞州分𣙜倍増轉朝奉郎

𪧐師於邉財殚粟竭朕知筦𣙜之病民而未能弛也

爾以選往涖其事所入倍蓰然未嘗有析秋毫之謗

可謂才矣晉秩外郎益勉事功可

   右武大夫高州刺史特添差江南西路馬歩

   軍副縂管范用特授拱衛大夫州團練使仍

   舊任

執訊𫉬醜絫奏𢧐多序情閔勞超加勇爵具官某勛

名之志忼慨忠義之膽輪囷鎔䌫蜀江虜殱半渡廻

戈鄂渚城解重圍既奏愷而班師宜第功而行賞乃

加穹秩併陟遥團噫東騖西馳昔摧鋒而敵愾中權

後勁今蓄鋭以縂戎可

   武節郎夏榮顯殁于王事特贈吉州刺史更

   與一子恩澤

朕覧國殤之篇而哀死節之士爾自淮授蜀忠州之

𢧐矢刃中脣及左右支而隕可以愧怯𢧐偷生之人

矣追贈遥刺又於格外録其孤兒魂如有知可以無

憾可

   朱熠仍舊觀文殿學士知平江府兼淮浙發

   運大使

農業首八政方将活青州之饑大臣慮四方其可安

緑野之趣起弼諧之舊德總牧餫之重權具官某學

貫九流材周萬變伏青蒲而焚諫藁忠愛之誼深時

色綫而𥙷帝裳彌縫之功大輔政於國家多虞之際

乞身於中外庶定之餘出處付之無心進退綽乎有

𥙿雖燕燕居息與造物而共遊然巖巖具瞻遁坐民而

未可屬時呉會積困澇傷近則鴻雁之謀稻𥹭逺則

𧴀貅之待芻豢粟兼此二者任𢌿之全材節㦸來迎臺府

並建必集思廣益罷行務合於羣情必安富恤貴扶

抑悉歸於公是使四境咸無捐瘠而連營不至乏昔

伊尹之澤𬒳於匹夫蕭何之功及於萬世賴卿區畫

寛朕顧憂噫荒政救飢民之窮人諒襁負仁人後天

下而樂行以衮歸可

   孫附鳳除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密院事兼

   太子賔客

論諌本仁義既乆罄於忠嘉道德成安强遂進登於

宥密疇咨碩輔敷告路朝具官某學造精微氣函剛

大徧居風憲愈峻霜稜進則伏蒲盖屢抗犯顔之疏

退而焚草未嘗漏造SKchar之言邦無邪朋國無公是屬

春闈之造士以時望而衡文虎榜翩聨經品題而佳

矣鵠𫀆翹楚皆摸索而識之朕嘉其通材擢之共政

厥今虜直郅支呼韓之運齊歸汶陽濟西之疆幸四

鄙之稍寕庶中原之復合然可取孰可守乃國老之

至言所SKchar重所欣亦昔人之長慮雖𭔃安危於元宰

尤資寅協於弼臣籌帷幄而貳鴻樞偉衣冠而陪鶴

禁肆升端殿併陟文階噫予欲禆賛廟謨爾尚希於

淹弼予欲輔導儲貳爾奚愧於震冲眷𠋣方深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無斁可

   范純父除侍御史兼侍讀

横榻劇雄冠風憲紀綱之列細旃密勿讀典墳丘索

之書爰播明綸以旌直節具官某芒寒而色正表和

而裏剛自結主知偏司言責扶持世運崇陽抑隂之

甚嚴憤嫉邪朋拔本塞源而後已愛善𩔖如祥麟威

鳳去貪吏如鷙獸毒蛇載嘉骾論之陳特峻首端之

拜雖朝廷無大姦慝郷其可廢於評弹然道路有公

是非朕毎欲通於壅蔽出則糾繩於柏府入而啟沃

於華光辰告尤親風𥟀愈峻噫古有法家拂士蓋謂

争臣今無大夫中丞遂長御史益殚忠讜式副眷知

   陳堯道除右正言兼侍講

南臺執法號為敢言西省拾遺得於已試寘彼七人

之髙選異乎百辟之序遷具官某勁節昻霄貴名揭

日勇退於羣隂用事之際來儀於九成合奏之𥘉未

嘗躁求遂𬒳親擢居風憲紀綱之地乆峩豸冠於是

非褒貶之間壹用麟筆嚴君子小人之界限正外夷

内夏之經常奉白簡而前吾聞其語矣伏青之上今

未可言歟黯願輸禁闥之忠吉𫉬侍細旃之講我明

告子爾交脩是扶公是於清時留直聲於是日噫聖

朝無闕事奚取從諛之言天子有争臣直進格非之

論可

   虞䖏除監察御史兼崇政殿説書

國有君子𠃔為時望所歸臺無長官均任風間之責

疇咨勝彦㫁自親除爾蕭然澤癯屹若山立横經圜

水甘鄭老之無氈議禮曲臺陋叔孫之起蕝未嘗趨

㨗徑以窘歩惟知遵大道而徐行朕急於求言孰堪

明目張膽之選俾之執法安用呈身識靣之流内出

姓名外新觀聼方今邉遽寛而守備未弛國是定而

堅凝寔難抵𡾟之徒尚繁復隍之漸可慮必排姦指

佞凛風霜擊搏之威必陳善閉邪殫日月就將之學

朕稽于衆而後用人將於爾而求全噫無闕事希諫

書未為篤論舉明主建長策益進昌言可

   楊棟除禮部尚書兼職依舊

新進士䇿名之盛舉無遺才大宗伯衡文之公宜有

懋賞甫題氈墨即播𢇁綸具官某色正而芒寒根茂

而實遂長楊舘之賦古一洗篆雕靖恭坊之譜蕃相

承冠冕早簉嚴吾之列晚陪園綺之游遂長儀曹俾

司俊造以唐文三變為已任以洛學四書為指歸模

索得之注脚不輕於墨筆品題嚴甚點頭奚待於朱

衣喜水監之至明峻台斗之真拜平掌故議郎之聚

訟剖經生學士之羣疑履班益穹柄用伊邇噫虞書

典三禮古以命官漢制参六官經今寕求野可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