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九

卷第六十八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六十九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七十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九

 外制

   保義郎亷節可贈忠訓郎與一子進武校尉

爾懐閫檄糴麥于瀘整於是時已蓄異志増價争糴

惡其從傍掣肘也一旦遂甘心焉然爾於身謀雖甚

疎於王事則甚忠矣進秩録孤以勸來者可

   武功大夫沿江制司諮議官呂文信縂統兵船

   在檞林夾白鹿磯陣殁於王事得旨特贈寕

   逺軍承宣使其子師愈特與𢃄行閣職除合

   得致仕恩澤外更與二子恩澤仍與立廟賜額

殺身成仁嘗聞斯語舍生取義今見其人追懐敵愾

之勛特厚褒忠之典具官某頃参閫畫力抗虜鋒彼

衆我寡而直前路窮力竭而猶𢧐花卿猛将豈非絶

世所無南八男兒恥為不義而屈袵金志壯埋玉骨

香加唐藩鎮留後之崇班用漢羽林錄孤之故事噫

死當廟食𥘉何减於封侯魂為鬼雄終不忘於厲賊可

   武功大夫淮西副總𬋩廬州駐劄仍𨤲務御

   前強勇右軍統制王友直為戍守嘉定特與

   𢃄行閣門宣賛舍人職任依舊

日虜深入蜀腹背受敵殆哉岌乎矣爾縂戎赴授且

戰且守使嘉定孤壘屹然全壁誰之力也閫臣以聞

華以閣職俾將偏師爾尚𡚒勵以大功名自勉可

   進勇副尉兩雄軍總轄權江西路分劉信

   為興國戰功贈承信郎

虜犯武昌爾自廬陵湓浦泝流赴授遇賊江中握拳

猶戰隕於飛矢及丞相金皷從天而下掃清氣祲班

師奏凱而爾不及見矣贈官録孤以旌爾節以識子哀可

   武功郎𢃄行閣門宣賛舍人重慶府駐劄御

   前諸軍都統制王逹為瀘城𢧐捷特授 州

   刺史依舊𢃄行閣門宣賛舎人

去嵗賊將據瀘我師環而攻之爾在諸將中勞績尤

著遥刺閣職一日並命夫事㑹寕有終極而将相寕

有種哉勉立雋功予有醲賞可

   秉義郎淮東副總管盧青為取東海力戰贈

   武義郎與一子恩澤

攻海之役爾肉薄先登以身死之夫貪生怖死人之

常情然彼怯𢧐而生奄奄如九泉下人爾力戰而死

凛凛有生氣矣贈官録孤以昭予哀

   武功大夫京西南路兵馬鈐轄均州駐劄仍

   𨤲務史伯英為應援鄂城特授帶行閣門宣

   贊舍人依舊任

朕賞援鄂之功尤致其厚閫臣言爾欲以階官易閣

職朕烏得而刓印哉縂戎亞於帥武當鄰於塞爾既

為閫臣爱將戍國家要郡宜思所以上報主恩下報

已知者可

   洪勲除兵部侍郎

漢刺史六條最既SKchar於七聚周司馬九代任尤重於

貳卿還爾舊氊出子新綍具官某英偉天目之間氣

名莭家廷之嫡傳負荷斯文底法乃父風雷鼔舞於

天上聳動四方毫芒流落於人間光𦦨萬丈典冊則

元祐學士封駁則熈寕舍人每抗論而陳謨皆有功

於改紀厭承明勞侍從靡貪上雍之榮送禮楽有功

華誰謂八閩之逺於筦𣙜不祖孔桑籠奪之智於舉

刺庶幾尊滂激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風朕念史談之𣻉留思賈生而

召問從頌禁槖冀獻可替否之忠密勿細旃賴温故

知新之助不見也乆何來之遲噫五材誰去兵雖幸

邉烽之寝息六官各帥属宜勤軍實之簡稽可

   朝奉郎京西南路安撫大使司参議官魏崍

   為鄂城功賞轉一官

鄂渚解圍凡有勞其間者朕皆不敢忘也爾以相家

子游邉姓名見於守臣閫臣所上功狀爰進一階以

勸城郭封疆之臣可

   龔潗除刑部郎官

乃者秋卿長貳数以擇郎吏為言朕非刓印也念天

下之獄至憲部而至止民𡨚伏於隠微吏文極其深巧

擬筆輕重之頃囚之死生繋焉其選不亦艱乎求之

郎舍爾明而恕可以雪幽枉矣勤而練可以燭姦欺

矣往佐而長凡奏當之上疑者讞之誣者雪之以廣

朕好生之徳可

   劉汝礪除太常丞

百司惟禮官尤清三丞惟奉常尤高率以待天下勝

流爾有士譽有邑最八為博士議郎出為散人傲吏

喜愠不形於色安義命而齊得䘮有足嘉者頌臺乃

爾舊游起家為丞非惟奨恬靖之風且以重寅清之選可

   中奉大夫新知撫州吳焯特授直秘閣守本官致仕

士大夫徐行平進不汲汲宦逹固有之矣若夫壯老

一致終身不改其度未見其人焉朕𭧽視朝有金紫

而班於百僚之底者問其姓名則爾焯也於是始開

朝蹟稍遷丞郎出於親擢非由啓擬晚以SKchar城起家

昔之人或耆耄不謝或自詭尚堪一行爾獨援禮經

願上二千石印綬而致其事出處之際可謂全矣木

天寓直非以華爾將以愧躁競之人而倡亷退之風可

   吳君擢除將作監兼侍左𭅺官

爾自霅守召還郎舍也朕命大臣擇職業可以自見

者試爾之才乃掾公府甚宜其官属夏享原廟序進

羣僚朕惟大匠最清左選尤劇爾以有餘之材治甚

清之職直易易耳銓曹持衡尺裁量天下選人官失

其柄使主令得以施其伯州犁之手賢愚同𣻉孤

失職識者病之所為選擇而使子也以清局兼劇曹

庶乎益有以自見矣可

   朱文炳除軍器監仍舊四川都大提舉川秦茶

   馬兼報𤼵御前軍馬文字兼夔路提刑提舉

全蜀盛時茶馬使者權力埓於制縂亂離以來司存

非昔日矣爾授任於殘創之餘宣勞於風寒之處凡

賊虜動息將帥功罪無巨細皆馳驛以聞使朕明見

萬里之外爾有力焉戎監卿從之儲班聫最高事權

加重朕聞明數者言蜀亂當先定惟此時為然益殫

忠勤勉建勲績朕將不次用爾可

  李與趙與橒並陞直華文閣與趙潼川提刑提舉

  兼運判與橒成都路提刑提舉並權四川制参

自蜀有狄難而識者預言其亂先定至此而瀘叛平

虜之整居于内者皆去難天道福華而禍夷亦吾師

武臣力所致爾與趙以西州之彦與橒以属籍之英

勸風一道参畫大閫宣勞既乆進職因任爾其思載

馳周咨之義勿置四方而不問贊拓裏撑表之策勿

使外邪之𠕂入則参井之墟有高枕之漸朕寛顧SKchar

爾為能臣矣可

   謝埜除太府寺丞

自昔人材萃於一門不見多見也萃於一門而又萃於

一時尤為不多見爾家廷之内璆琳琅玕輝彩相

映雖漢隂馬晉王敬何以加諸朕登進髦士戚賢並

用如爾秀發擢丞外府益自磨礪以對休寵可

   趙時辜除大理寺丞

廷尉屬多取法家者流然必参用温良長厚之人蓋

曰淑問曰審克有在於司空城旦書之外者爾更事

多而用法平再丞李寺勉之哉可以長王國亦可以

髙門閭矣可

   陳緯武學博士彭方逈武學諭

朕求文武如不及羣天下英雋而教育于國學師儒

皆極天下之選爾緯鄉國之善士爾方逈科目之勝

流其為朕往敎右庠昔山濤不學孫吳暗與之合先

儒張載始亦好論西事蓋有名士而談兵者矣其淑

艾而作成之可

   陳夢𤼵除諸王宫教授

朕惟宗藩親無如介弟朝夕所與講習而親炙者一

二賔友而已爾寘周行有賢譽入太學有師道使之

開黄卷傳朱邸可以廣元王受詩之意而助東平為

善之楽矣可

   陳大中除史館校勘

朕於史官尤遴其選有以郎監而兼校勘者爾䇿名

二十餘年厯官雖茍積譽甚微一旦擠之瀛洲學士

之列而與聞汗青之事夫述作才也遇合命也人将

觀爾之書法焉可

   楊起萃除宗學諭

中興以來士有已奉對南廊而復𫝊臚集英者往往

貴盛在紹興則徳元在端嘉則大同豈非欝積之乆

騰上之速乘除之理然歟爾荆楚竒材晚擢𪔂魁當

求士如不及之時乃乆𣻉於外召寘周行非直使之

訓迪麟宗而已清資華貫於焉權輿可

   知漳州洪天錫除直寳謨閣依舊任

昔汲黯在廷以嚴見憚及出為右内史則職事不廢

守二郡則閉閣卧治而政清視嚴  丘夀王数年

不上計至勤璽書督責者異矣爾由前御史牧清漳

其未至也皆以薄淮陽之疑其既至也躬細務而不

流於清談舉大綱而不事於小察士曰吾得嚴師矣

民曰吾得慈母矣朕以為有黯之風奎閣寓直 堂

借留用漢故事以為郡國二千石之勸可

   洪天錫依舊職除廣東運判

朕方褒爾郡最且為千里借留属五莞之東SKchar臣弄

印夫六百石之禄雖不重於二千石然十四郡之戚

休則大於一城矣爾昔住粤風俗素諳今牧漳壌地

相接其上符竹往乘使者車嶺海五瘴之尤毒者官

吏三風之未悛者爾其扇仁風以蕩滌之勵清節以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罔俾端頥專美於先朝若夫飛輓之事則有

司存可

   吳𫝑卿除軍器監依舊淮東總領

縂餉之難乆矣重以去嵗涝傷圍田之入𧇊四十餘

萬斛戍不可撤也竈不可减也賦不可加也識者為

此寒心爾授任未幾適丁是時洗 奉公悉心營職

雖朝廷不輟𥙷助然爾左支右吾幹無為有於則殫

粟竭之際𭣣士飽馬騰之效可謂有用之才通務之

儒矣夫持空談易課實用難爾已能底績如此進之

戎監班序益髙事權加重以昭朕奨賢勞勸事功之

意可

   吳𫝑卿糴足五十萬石特轉朝奉大夫

連營待哺倉𢈔氏無以⿰糹⿱𢆶匹至於糴以足之𫝑不容已

非得已而不已也然糴固難而糴於歉𡻕尤難爾承

澤竭之餘當水毁之後招誘有方措置得宜無疾聲

大呼不低估高量而嵗額五十萬斛告足世之自詭

功名者多能言惟爾能踐其言信乎有勞於國矣其

進一階以勸使於四方不辱君命者可

   林希逸除考功𭅺官

朕愛惜人才如珪璧而於當世知名之士尤致其厚

爾老學雄辭昔嘗開卷丹地執筆玉堂矣一収朝蹟

坐閲五閏居常有乆不見生之歎改紀以來𠕂予環

一出節止或尼之於朕心終不釋然尚書郎爾前御

舘閣爾舊㳺壘組起家出於簡記緇衣之詩曰敝者

三曰改者三朕於爾可謂得詩人好賢之義矣爾其

可安安而居徐徐而來乎可

   李伯玉除尚右郎官

我朝崇科目而重名勝朕率由舊章而加厚焉爾乙

未魁亞嘗厯舘閣SKchar省闥言議風旨聞於天下法當

騰上乆矣顧留落江湖虚老嵗月朕並致諸賢獨遺

大雅寕非闕典尚書郎爾舊氊也姑借是起家耳出處

有義遇合有命惟賢者安之唐人元都觀桃花之歎

陋矣爾其疾驅以副延佇可

   洪燾除寳謨閣待制知太平州

懐綬需㑹稽之戍閫𭔃固專易麾為姑熟之行江防

尤重筆槖之班加峻金湯之𫝑増雄具官某宣慈而

惠和辨智而閎逹典刑肖乎先德事功著於當時作

郡國㑹計之圖弛張有道賦京兆神明之政剖决如

流眷懐方賴於論思雅志力求於更迭朕惟西𤄊東

澗密邇周畿右扶左馮均為漢輔出綸謀帥衣錦過

家属險要䕶風寒之衝難於調守若文武可畏信之

彦無以踰卿乃超松階之高華以壯采石之形勝噫

臨淮於營壘麾幟之末𥘉無改更尹鐸於保障繭絲

之間能有决擇益固根本以寛顧SKchar

   趙孟𫝊依舊秘閣修撰除提舉福建市舶兼知泉州

互市置使非寳逺物也所以來逺人也後之居是官

者失其意彼愚民以命易貨於鯨浸萬里之外幸登

于岸重征焉強買焉或䧟之罪而乾没焉商賈失業

民夷胥怨朕弄印乆之不知所付爾清吏也明使指

近屬也知朕意集臺之選無以易堯玉之在鄭商者

可勿買珠之去合浦者可復還矣可

   趙孟玠除軍器少監

記曰君子不可不早有譽於天下也爾少而英妙長

而温雅有佳公子之目昔人有以四十專城為榮爾未

四十而兩佩二千石印綬矣有已試之能顧使之需

未及之戍豈急才之義乎戎監長貳亞於九卿靖共

爾位以俟進擢可

   吴潔除将作監致仕

乃者温陵調守疇咨在列皆言爾嘗監郡 民夷情

偽知財貨源流遂使之佩二千石印綬乆之部使者

言爾不治無㡬何又以危篤聞矣嗟夫豈郡果不可

為耶抑卧病閉閤神明已耗而然耶朕於戚畹常致

其厚不欲使爾有加SKchar墜淵之嘆擢大匠進文階俾

致為臣而歸以昭朕終始待遇之意可

   趙時槖除户部郎官

𡊮在江右昔稱樂土屬者冦震于鄰四封告警調度

繁興爾當俶擾之餘任牧御之𭔃乃能以安静拊摩

凋瘵以節縮支吾乏絶境内稱治昔吳公於河南文

翁於蜀覇遂於潁川渤海或以治平或以儒雅或以

循良為當時奨擢朕召爾以尚書郎猶漢家選表之

意也亦烈祖非郡最不除郎之制也可

   奉直大夫新差知泰州姜虎臣昨因應援懐

   逺以解重圍特轉朝議大夫

懐逺吾必守之地冦環而攻之爾以制閫元僚提兵

赴援SKchar圍而入解圍而出昔有上馬擊賊上馬草檄

者其若人之流歟閫臣言狀進階一列以勸功名之士可

   趙日起除檢詳

令猶邉宿帥士未解甲爲朕運籌制勝者大臣也爲

大臣圗事揆策者公府SKchar也爾以蜀珍参諸老游三

邉兵機敵情料之審矣王體國論講之詳矣當甲兵

問廟堂文書盈几格之時強敏足以應接精明足以

檢泥見於已試進之爲真慮患必萬全商事必十反

是爲稱職可

   王世傑除秘書郎

自昔清華之涂有二舘學而已然世南號行秘書終

不在孔頴逹輩師儒之列韓愈歎博士之冗有羡鄭

涵校理之句爾前典教宗庠以行誼選兹爲郎秘監

以才學進清資華貫爾迭居之比之是正校讎歩武

高矣培風而上者九萬里所至詎可量哉可

   黄應春除宗學博士

我朝學制天備中興僅創太武學而宗庠猶未之及

先皇慨然經始壹如承平盛時英才彬彬輩出與寒

畯等其師氏之選尢遴爾齒髪之宿徳義之尊可以

輔導朱邸而作成青衿矣詩不云乎尚有典刑可

   潘凱除華文閣侍制知漳州

朕視邦選侯重南國藩宣之𭔃惟人求舊起西清宿

老之賢廼陟隆名式資共理具官某精金百錬直

千尋頃被親除首陳讜議攻南昌而請劍奚慙攀檻

之游論公孫如𤼵𫎇獨憚在廷之黯鳴陽之疏不朽

出畫之身甚輕屬予調瑟之𥘉念汝考槃之乆乃開

宣室以訪賈生忽厭承明莫留嚴助尹漕之政真古

遺愛甌閩之俗至今去思人才實難居常當饋而興

難名臣欲盡詎容袖手而傍觀班冠四松符分半竹

盖前輩髙登之里有故侯朱熹之風噫朕覽元結舂

陵之行豈輕調守爾有蕭生本朝之意諒不忘君治

績轉聞追鋒踵至可

   秘書郎曹元發卓得慶並除著作佐郎

二著舘職之髙選日厯國史之張本非老文學而諳

典故孰可秉此筆哉爾元𤼵知名士也爾得慶甲科

郎也其志同其道同其官又同兹由中秘書佐太史

氏朕嘗歎史院𥘉草吏文居十之九所為命爾兩生

欲實事求是欲訂訛糾繆欲削繁趨簡使他日作述

一經者有所稽據可以傳信萬世矣可

   馮夢得除宗正寺簿

昔人以大幕府為小朝廷謂人材之所聚也從吾大

臣授蜀者多矣爾其一焉甫開朝績卷懐而去起参

淮閫軍亊俄而青齊拓土濟汶歸疆矣夫有磨盾作

檄之才必能秉檢玉泥金之筆朕以瑶編𥘉草付爾

筆削將極文章之用陳琳阮瑀之事淺矣尚勉其逺

者大者可

   郭徳安除兵部郎官

士大功當以事功自見垂長衣横塵柄者坐談客耳

如事功何爾𡚒儒科仕邉地表淮裏江之形𫝑知之

審矣老校退卒之見聞訪之詳矣朕合兩淮建梱爾

以刑獄使者参其軍事耀兵漣海三年克之賢賔主

之勤勞至矣朕既命制臣貳夏卿又命爾為郎葢漢

人拜龔遂水衡以議曹丞水衡之意増重觀風之𭔃

徑班應宿之𨇠可

   郭和中除大理寺丞

朕讀左氏𫝊於強諫有後之語而有感焉爾考嘉熈

諫臣言議風旨聞於天下爲諸賢存命脉爲萬世扶

綱常所謂殁而不朽者爾典刑惟肖有媺譽而無躁

心擢丞李寺朝蹟寖髙朕每於對班觀人百執事皆

得以盡言無隠爾勉之哉父諫觀魚子諫納𪔂罔俾

SKcharSKchar美於魯可

   魏克愚除太府少卿兼知臨安府主管浙西

   安撫司公事

六飛都杭以來尹SKchar皆治輦下皆以名卿為之尹闕

SKchar次攝或就拜列聖相承皆然爾岷峨之英文靖

之子得于天者高故心通而神悟講於家庭者熟故

見廣而聞多使之陳臬事主SKchar計無撃㫁之迹有治

辦之實朕察其才有餘而用未究者京兆弄印無以易

堯其以卿少行大尹事先朝多命儒臣領開封所以

示表倡而厚根本也豈必若趙廣漢輩設缿筩釣距

以察為明乎或謂今之京邑至難者有二曰糴價曰

物估盖昔之長於心計者惟劉晏史稱其能權萬貨

重輕使無甚貴賤而物常平然則平其末减之價下

其甚高之估爾必有以處此孟子曰若夫潤澤之則

在子矣爾其勉之可

   趙與可除秘直秘閣兩浙運判

今二浙古三輔也其𭔃公多勢要其大吏多貴近𫯠

使畿内者以行忠振職為難朕欲為南陽洛陽解不

可問之嘲環顧在廷孰将隆指爾宗英也有天才望

郎也有風力桐川之政輿人誦之寵之以中秘清華

之職付之以兩路按察之任求民之莫必詢度之周

當官而行何強禦之畏昔人皇華之詩為逺使言也

爾弭節輦下羙政嘉績接朕見聞嚴六條之問𫉬五

善之報將先諸道采 而受上賞矣何待四牡之遄

歸哉可

   右武大夫左領軍衛將軍知無為軍節制軍

   馬吳日起乞將景定元年三月三日隨太丞

   相行府於蘱草坪殺賊功賞封贈父母

蘱草坪之捷與前代之赤壁舎淝水南渡之采石皂角

林相望於千載凡從丞相於是行者論功行賞有差

爾子日起獨請以其官贈父封母夫敵愾忠也榮親

孝也爾有子而我亦有臣矣可

   朝請大夫試尚書兵部侍郎洪勲磨勘轉朝

   議大夫

磨勘行法田三百六旬而積論思望峻何八十一士

之拘具官某忠清之節傳家典雅之文行世于高原

下隰歌皇華而周咨扈法駕属車第侍臣之嘉頌雖

班爵極顯榮之寵然考銓衡有考課之常乃出新綸俾

遷崇秩噫佩荷嚢而從上寕計官資對蒲璧以封男

仍開鄉國可

   寳章閣直學士朝請大夫知徽州軍州事周

   坦磨勘轉朝議大夫

上同洪侍郎具官某貴名掲日月而行諌𥿄挾風霜之氣聼

尚書履冠常伯之邇聫懐太守章踐先儒之𥙷處雖

班爵極𩔰融之寵然銓衡有考課之常下同

   叙復朝請郎新除華文閣侍制改差知太平

   州軍州事潘凱磨勘轉朝奉大夫

國家待法從之臣固難用例祖宗立審官之制必論

積勞具官某有萬文光𦦨之文有百篇仁義之諌持

槖陪甘泉之獻納入罄忠嘉建牙䕶杲石之風寒出

SKchar顧然考課其來尚矣雖貴近何可廢哉乃下新

綸俾遷華秩噫見徳業之乆大益𢡟逺圗計班資之

崇卑諒非雅志可

  武翼郎荆湖北副總管統援蜀諸軍黄仲文

  可特贈武顯郎除致仕恩澤外更與一子恩澤

昔酈瓊舉合肥降虜獨喬張二大將不屈而死廟食

至今名標史册爾駐兵于瀘賊整獻城強以從逆爾

握拳嚼齒罵不絶聲寕折首而不肯屈SKchar於虜茶馬

使者爲朕言其狀與喬張死節先後相望是可以列

忠義之傳而寒亂臣賊子之膽矣進五秩録孤兒英

爽凛然歆此休命可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