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村先生大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五

卷第六十四 後村先生大全集 卷第六十五
宋 劉克莊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賜硯堂鈔本
卷第六十六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五

 外制

  淮東提舉章峒鹽賞轉一官

天下大計仰東南而東南大計仰淮塩爾為使者鬻

筴倍増軍國賴焉非周家所謂廉能漢人所謂有心

計者乎爰晋一秩以旌爾勞可

  浙東提舉林先世解到十七界破㑹二十八萬

  五千貫乞送所司截鑿以助國用轉一官

前詔郡國各𭣣㫁爛之舊楮來上且設醲賞以持之

而漠有未有應詔者豈無可𭣣之楮耶抑力不足以

𭣣之耶将奉詔不䖍而然耶爾奉使畿内鹺利視𡻕

額加羡又能銖寸絫積以奉𭣣楮之詔非洗手奉公

悉心營職疇克爾昔漢家尊𩔰卜式至大位以風勵

天下一秩薄矣姑以為能體國享上者之勸可

  楊鑄際太社令

朕惟恭聖先后輔佐寕考援立𦕈躬有大造於我家

其族益蕃而多才子爾其庭户之芝蘭也社令之擢

遂開朝蹟蓋以才選不顓為恩可

  陳鑄除司農卿仍兼有司

積貯天下之大命古所謂九年之蓄者今無之矣白

粲之入不足以供赤幇之出識者寒心焉經常之費

不可已操切之術不可施非通儒誰與領此爾家

世清修中外詳議才愈老而卿尚少兹命爾晉長扈

農庶幾漢人用鄭康成之遺意夫坐而論與作而行

者之情常患難通爾旣彌縫省闥與聞廟論則倉庾

民之利病可以建白而罷行之矣咫尺兩禁豈婆娑

於九列者哉可

  馬廷鸞將作少 監兼右司

我朝家法雖操持衡尺以用人亦度越拘攣而得士

由郡而郎由郎而監固也然其待名流勝士往往有

位置於衡尺之外者自乾淳之世已然矣爾由甲科

郎厯館閣省闥端介自守有徳有言廼者賜對延和

奏篇鞭切朕覽而善之是以有冬饗之除夫朝廷之

官有清於少 要於都曹者朕又將不次擢汝可

  戴良齊林秴著作佐郎

館閣皆以文史為職然曰歴日曰列傳則屬之著作

之廷日歴實則當代之制作備列傳實則人物之

褒貶公葢瀛州諸學士惟二者為真史官也唐人謂

史有三長爾良齊爾秴之才學識在孔門中游夏二

子也在漢儒中齊魯兩生也共秉是筆後有乎遷固

將於汝觀書法焉謹之哉可

  曹元發秘書郎

百司庶府各治其事率事繁而官少惟館閣無事可

治而備官自長貳至諸學士常十餘人豈非儲才之

地固異於百司庶府耶郎亞於長貳丞而班於同館

之上歩伐寖髙不輕𢌿也爾淹貫羣經接諸老之緒

言表倡二庠有多士之美譽置之風日不到之處清

於山澤癯儒之仙矣等而上之進 未已可

  歐陽守道校書郎

先朝館閣皆第一流前則楊晏後則歐蔡又其後則

黄陳至乾淳之世則名勝皆在焉當國大臣至有恨

進用早不得共游之歎比𡻕選用稍輕矣朕方思所

以重之爾學問貫通倫𩔖議論據依名節他人片善

寸長惟恐人之不知爾為書滿架藏槀如山策名二

十年而考功無一日之課其恬於進如此乃者玉堂

之對稍露毫芒士林膾炙所謂通務之儒識時之傑

非耶由是進而挍讎石渠東觀今有人矣可

  方澄孫秘書郎

昔漢六世得人為盛東馬待詔給札嚴徐朝奏暮召

然尚有擯於膠西𣻉於周南莫之顧省尚論人物者

惜焉朕則不然必欲置之於朝爾幼為家之奇童壯

為國之譽士負其壯圗固將六月一息顧僅開朝蹟

而去嘗畫幕為元戎磨盾鼻作檄而已嘗丞郡為太

守書紙尾而已晚得一麾拊摩凋瘵汲汲鮮懽𡻕月

幾何昔之英妙今亦老蒼宰物者以為言朕有圗書

之府置爾其間爾有逢辰之喜朕無棄才之愧可

  知邵武軍方澄孫在任政績轉一官

樵與汀鄰其俗剽悍易動而難安爾以書生作牧私

淑其士勤拊其民昔之在城闕者今在𩔖矣昔之佩

刀劍者今佩犢矣又能以積絫紓郡計以節縮廣學

宫前命爾登瀛以大臣言爾之才學也今命爾増秩

以臺閫上爾之治行也可謂之異恩矣可

  金九萬太學博士

在三之誼師居一焉然漢弟子有嘲師者唐諸生有

笑于列者必也典型足以模楷博約足以循誘腹足

以沾丐爾三者備矣坐臯比而執麈柄非爾其誰豈

曰無氈行且重席可

  杜濬大理正

昔先清獻爰立未久山頽哲萎天下至今謂其清忠

粹徳如光亦謂爾濬底法父不忝父有康之風立

乎本朝冲泊自守視榮進無躁心柰寺民命所繫朕

不欲数遷改由丞而正(⿱艹石)稍廻翔者然歩武寖高差

並於惟月平挹於列宿矣可

  劉燧叔朱挺大理丞

郡國獄掾至微也非有考舉人不輕授况夫獄之重

丞位之高而可𢌿之少不更事者哉爾燧叔爾挺皆

寕考法從子孫皆嘗牧兩郡有聲績皆閑退拙進取

皆老成知情偽皆慈恕不刻深起之閔山擢之李寺

以勸孤立平進之士以廣朕洗𡨚澤物之意可

  林希逸依舊寳謨閣廣東運判

吾甚憂嶺海之民地逺而天高也地逺則饕殘易逞

天高則疾苦難愬先朝部刺史前有端頤後有光朝

以儒學用不以吏能進至今士民稱之爾嘗給札視

草文可思嘗擁麾持節才可用然能髙惎衆往往䝉

以虚詆而不考其實踐𡻕中再召使爾乗私車而來

負謗篋而歸吾甚愧之起家外臺爾其以玉雪洗五

瘴以冰蘖倡百城使逺民皆知吾用儒臣按部之意可

  何夢然同知兼𠫵政

朕位置弼臣圖回國事遣戍役以衛中國旣叶成道

徳之威進英俊以强本朝遂兼斡鈞樞之柄誕修播

告昭示倚毗具官某材全而徳不形器博而用無近

首膺親擢見謂敢言放驩兜流共工壯矣去凶之舉沮

延齡叱義府發於嫉惡之心為朝廷振頽壊之紀綱

為君上肅淩夷之廉陛洎登宥密益罄忠勤屬者水

當潤下而横流雷已收聲而洊震逺則四郊帶甲之

士減竈之期賖近則三州不粒之民内溝之慮切誦

采薇之詩有愧念發棠之惠未周必精神折衡必飢

溺由已帷籌制勝爰晋貳於本兵鼎味主和其與

聞其大政仍陟文階之峻以昭寵命之新眷知愈隆

SKchar貴亦重噫舉明主建長策有如王吉所云為良臣

荷美名毋負魏公之志顧惟賢輔寕俟訓言可

  范東叟江東提刑

除授部刺史百城休戚繫焉賢則福星見否則一路

哭葢朕所甚重爾西州之望元祐太史家之白眉召

歸未久朕賢其人欲位置於清望官顧以兄客江鄉

力求外𥙷留之不可攬轡之行將以尋對床之約朕

愈賢之先儒有言凡天下之疲癃殘疾鰥寡孤獨皆

吾兄弟之顛連無告者爾推愛兄之心以加諸彼必欽

恤必平反則九郡數十縣之民皆自以為不𡨚矣使

事有指典聼朕言可

  姚希得沿江制置使知建康府江東安撫使兼

  行官留守

慨覽輿圖特隆閫𭔃第從臣之論思獻納望髙八

座之聯謀元帥以禮楽詩書喜動三軍之衆乃出綸

而疏渥遂建纛而啓行具官某秀傑而粹温魁閱而

宻察講明有素可居四科九徳之間植立尤髙不在

八俊三君之下早慕𡊮髙之塗詔晚從裴度之視師

名節𭧂乎朝廷勲業著於方面藉甚桂鄞之政藹然

羊陸之風屬朕興聼鼙之思輟卿由曳履之列西清

學士寵矣東方諸侯屬焉輕裘緩𢃄而總中權帕首

腰刀而衙諸將隔一𢃄水詎容持天塹之雄如七尺

身盍預䕶風寒之處江頭宫殿筦鑰有嚴塞下城池

伻圖取決居留之任至重事㑹之來無窮宜減户租

以厚晉陽之民宜損軍市以饗邯郸之卒宜長駕逺

馭宜廣益集思賴爾宣勞副予注意噫上武侯逺離

之表曽靡憚勞歌吉甫來歸之詩㑹當飲至欽承異

眷益懋壯圖可

  蕭山則宗正丞

𭧽者有相専進用尖新鍥薄小人而雅人修士例束

之髙閣朕旣改絃首變此風弓旌所及野無遺賢朝

廷之上半老儒矣汝亦當時雅人修士之一也嘗列

鵷序而秉麟筆何去之速何來之遲瑶編鉅典丞亞

於卿一等鋪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厲蓋所優為姑養汝望朕固以清

望官期汝可

  陶夢桂司農丞

國家之憂有二兵無宿儲也民苦貴糴也萬口嗸嗸

待哺執事者皆知瓶罄罍恥之可慮而諉曰笏畫鞭

筭之無所施爾於此時進丞扈農難則難矣往佐而

長共國其所以捄弊紓急之策揮利器於盤錯奏㳺

刃於肯綮可矣(⿱艹石)謂吾所職者出納之吝則非朕擢

才之意可

  王夢得太府丞

古今之官不同古太府掌貢賦今屬版曹矣掌圜法

今屬鍾官矣掌珠玉玩好今屬内帑矣三者各有專

官而外府更以劵旁鈔引為職業然劵旁鈔引亦非

迂緩不切之務也丞亞於卿華塗在前往勤其官毋

若晋人不省曹務者以俟甄擢可

  王世傑宗學博士

自先帝復創宗庠課試一眡三舎之法麟趾公子彬

彬秀出欲與素土相頡頏而博士班於國子先生之

上爾邃於理而耆於儒其為朕推所以訓廸諸生者

而淑艾公族庻幾作成之下有能奏七畧之書而奉

三雍之對可

  曹怡老大理司直

廷尉之屬多以待明法者惟司直顓以士人為之古

人敬刑之意於是乎在爾名法從之子嘗宰邑監

郡資長厚而論平恕猶有父風使之秉讞筆以佐其

長可以活民命而長王國矣若曰析律豈無已人可

  李壎軍器丞

古之甲有夀三百年者矢有穿七札者豈非函人矢

人善於其事而然今邉備未弛以除戎器為急務可

不勤其官乎爾淳熙名執政之孫兹以才選晋丞戎

監若周室車械之備漢家工技之精作而行之者之

責也汝其懋哉可

  洪穮大理寺簿

南渡而後一門父子兄弟同時鼎貴前則鄱陽洪氏

後則天目洪氏爾其家之佳子弟也官業邑最皆可

書擢由綸邸列於李寺曰淑問曰審克爾與聞焉豈

特簿正乎哉可

  王人英將作簿兼史館校勘

先朝以童科擢士如億如殊後皆為名卿相爾妙齡

美質來游木天與聞修纂亦已久矣夫固使之讀盡

未見之書而養成有用之器也列屬雉監兼秉麟筆

詩不云乎景行行止楊晏何人哉可

  陳綺前任江東運副兼提領茶鹽増羡轉中奉

  大夫

榷法非古也然軍國大計繫焉朕未能捐山海之利

以予民也然常以宣政之改鈔法為戒以慶歴之不

再榷為法若夫潤澤之則存乎其人爾以計臣提綱

煑摘朞年之間未嘗析於秋毫廼有餘於𡻕計殿最

之法僚属不遺况任典領之責者乎一秩旌勞以勸

來者可

  知武岡軍史椿卿在任政績轉一官

漢制郡太守有治理效者往往久於其官或就賜金

増秩一則盡彼牧御之材二則省吾迎送之費朕

甚慕之爾所臨之郡固湘中佳處然他人為之寂寂

無聞爾朞𡻕間修廢飾蠱一城改觀省民峒丁各守

條約不相侵犯貴公子乃能辦此竒矣朕欲趣還省

户而又重於數易姑遷一族以俟選表可

  史宇之大資政知建寕府

朕隆念舊之恩重宅生之𭔃世臣非謂喬木猶有於

典刑刺史録名御屏不輕於臨遣方擁麾而赴鎮乃

孚號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廷具官某奕𦷾英賢三朝宰輔事孝廟竭

擎天之力於𦕈躬宣扶日之勞成季之忠宣孟之勛

宜其有後周公之宇伯禽之法賴以光前出斂恵以

專城入眠儀於二府談者云古括㑹稽之政庻乎有

潁川渤海之風均佚殊廷髙挹浮丘之𬒮初潛巨屏

往凝韋守之香然民稠而鮮蓋藏俗悍而𢃄刀劍州

貧増待哺之卒邑壊無鳴絃之人中更二牧之仁賢

暫息一方之愁歎彼俱召用頗聞遺老之去思爾善

拊循必喜新侯之來暮秘殿班延恩之亞麗譙接畿

郡之封教條未出而已孚治行轉聞之甚易將今穉

耄復覩昇平噫虞朝岳牧奮庸試以功而明陟漢世

公卿有闕選所表而入爲益殚乃心祗若予訓可

  王爚龍圖學士知平江府淮浙𤼵運使

廼者呉中積燎境内薄𭣣民蕩柝離居未易灌輸於

三路卿溺飢由已必能全活於一方素東予心匪由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具官某有猷有守至大至剛矢之直氷之清端

澄未已涅不緇磨不磷堅白自如細行形於視聼言

動之間大節著於離合去就之際天留之以殿諸老

朕擢之以長六官屬右扶風之儉荒輟大宗伯之貴

重駕彼使牡華以老龍然而羣𥠖甚轍鮒之枯列戍

待木牛之餉勸食抛糴胡可並行安富恤貧詎容偏

廢昔汲黯發河内廪真不辱使者之行富弼活青州

民自謂過中書之考若前脩之盛舉皆賢牧所SKchar

噫潤靈河之波豈惟九里奉甘泉之計何待三年治

績朝聞追鋒夕至可

  陳懋欽國録

由掌故而學官平進也然未一𡻕再命亦峻擢也惟

爾凝然端重可以仰企前脩盎然和粹可以俯接後

進使教胄子師道必有可觀者豈但課試詞藝而

已哉可

  董宋臣脩造公主位了畢轉親衛大夫

㳺化人之宫燕閒自適築王姬之館鳩僝有勞具官

某事不辭難言皆底績朕爱鍾貴主方將諧禁臠之

期頤旨信臣為别創更衣之所甫伻圖而經始俄輪

奂之告成乃若横行雖曰武階之峻可無醲賞以旌

心匠之能可

  董宋臣又為進書轉翊衛大夫

書以𫝊信旣鴻筆之先褒賞不踰時豈貂璫之獨緩

具官某乆陪宿衛備罄忠勤號内廷用事尊寵之臣

能藏於密凡一代稽古禮文之𩔖皆見而知雖儒紳

㑹稡之勞亦史局兵司之助超資越録兹疊承SKchar

之恩損滿益謙必深悟盈虚之理可

  鄧峒磨勘轉太申大夫

論思班政與庶僚不同考課法嚴自近臣而始具官

某古之耆夀俊今之老成人属車在後鸞旗在前出

而扈蹕廣厦之下細旃之上入而談經兹陟文階亦

循銓格積日纍月適成周大計之時自卑升髙加先

漢超遷之秩可

  葉夢鼎磨勘轉太中大夫

履聲貴近獨髙獻納之班銓法森嚴尤重超遷之秩

具官某璞玉渾金之器質光風霽月之胷𬓛出屡擁

於節麾入徧儀於筆槖韓愈奏從官之技無愧詩書

綺季從吾兒之逰有功儲貳然其序進必以年勞噫

周室設官旣長六卿而率属虞廷考績適當三載之

陟明可

  謝堂為磨勘轉朝散大夫

候對之班尢於天近審官之法必以年勞具官某相

閣挺生天材軼出偉中殿謙沖之德倡外家損挹之

風巨鎮名藩退而䄂輪扁之手珍臺閒館超然拍洪

崕之肩然考課之法尤嚴雖論思之臣不廢面四松

於奎閣宻邇清光加一秩於氷衘欽承新渥可

  府丞游汶兩易農簿

江左賢相稱王謝然烏衣子弟有佩紫羅嚢者有拄


笏看山不省馬曹者爾清獻聞孫好脩克守於家法

練事不流乎清談扈農方以乏絶爲SKchar往勤乃職朕

方觀爾之才焉可

  謝埜司農簿

以閥閱取人其來逺矣爾槐庭聞孫椒塗逺属其爲

京兆少尹盖以才選擢寘農扈等而上之其進未已可

  司農簿謝埜兩易太府丞

農扈視唱籌之勞以給待哺之衆目目少假朕念爾

方有子職也外府之事稍簡為之改命焉非惟慰亞

保之心亦以見朕體羣臣之意可

  趙逢龍除將作監

書曰人惟求舊語曰吾從先進古之道也爾議論接

於諸老徳齒尊於一代卷懐退處(⿱艹石)與世相忘者朕

聞其SKchar㳺洛社精悍未衰召以大匠将詢猷而乞言

焉宜疾其驅以副廷佇可

  韓禾考功郎官

吏部郎各治一職惟考功合四選而兼綜之士挾勢

利而撓法吏長子孫而舞文非清通而簡要者不在

列宿之選爾以才學𤼵身昔㳺省户有能名今陳臬

事有風力方衆賢和朝孔鸞咸集察史談之留𣻉思

賈生而召見乃出新綍復還舊氊庶乎四選之𡚁可

清三尺之法可守矣

  翁合侍左郎官

朕改紀以來弓旌四出士或浮湛閭里栖遁巖穴莫

不彈冠而起況學校之譽髦館殿之名勝可使之留

滯周南(⿱艹石)是之久哉爾擅淩雲之筆負冲霄之志覽

輝而來卷懷而出其治郡有能名刺部有風力則不

可得而揜嗟夫朕不見生久矣屬將有夜半之問庶

幾聞朝陽之鳴抑左銓劇曹也爾合望郎也惟剛則

甄敘徇理而不徇勢惟明則予奪聼法而不聼吏朕

方不次擢士爾豈淹翔於省户者可

  包恢磨勘轉中奉大夫

六典設二卿春官尤重三年計羣吏古制則然具官

某異聞佩嚴考之緒餘精義聆先師之謦欬帝曰伯

夷典禮咨汝欽哉子與卜商言詩起予可矣雖當代

耆英之望重然有司考課之法嚴噫夙夜寅清旣班

髙於兩禁日月積纍姑序進於一階可

  知建昌軍魏峙職事脩舉轉朝請郎

朕核覈名實而嚴殿最於郡國長吏稍法其饕墨而

罷輭者其有以廉能自著見必尊顯之爾相家子牧

名城無嚴刑峻令而雄狡服不巧取豪奪而財用足

其士皆曰待我有禮其民皆曰拊我有恩一郡之廢

者興蠱者飾朕聞而嘉之夫陟明舜典也増秩漢制

也爾旣能善其始又能不倦以終之則可以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命矣可

  周坦磨勘轉朝請大夫

漢家聼履之班在廷莫及虞朝考績之法歴代通行

具官某琅琅然董子天人之篇炳炳乎陸贄仁義之

諫雖藩條宣布𬒳陽春之澤而光輝然官閥推遷計

日月之勞而積纍属當㑹課爰命出綸噫台斗八

座之髙卿維逹貴冰䘖一階之陟予非監恩可

  葉大有上遺表贈通奉大夫

子欲養親不留叵堪致毁人云亡國殄瘁深憫遺忠

曽未替於眷懐爰加隆於恤典具官某謝策冠龜朋

之前列窮經爲麟筆之素臣繇大坡風稜之雄踐文

昌台斗之貴其建明務爲平實不喜尖新其譏彈未

嘗刻深終歸渾厚雖奉身而出畫猶將母以行春甫

抱蓼莪之悲忽驚梁木之壞蹇蹇匪躬之故恍如平

生琅琅垂絶之音遂隔今古僅成短夢竟夭盛年念

嘗列聼履之聯寕致厚書棺之渥噫積善餘慶安知

伯道之無兒强諫不忘尚冀藏孫之有後諒惟精爽

歆此寵光可

  趙希悅工部郎官

尚書郎惟起部文書絶少廷中𦆵一二雁䳱誇詡者

病其無權恬靖者喜其省事爾自奮科第問其居則

西撟叩其學則家庭本其自出則考亭之外孫也少

之所濡染壯之所講明晚之所成就庶幾卓雅不羣

矣朕擇清曹命爾可以進德亦可以養望豈惟上應

列宿而已哉可

  章炯左曹郎官

地官之屬各治一事而左曹所主天下户婚之訟夫

賦訟皆急務也今長貮皇皇然㑹計錢榖之不暇(⿱艹石)

訟牘則往往謙巽屬之郎舍天下之大訟不平者之

衆孰宜秉此筆哉爾以髙材更煩 使所謂嘗險阻而

知情偽者其悉而心佐而長訟至乎前勢奪理情撓

法者顯絶之官受欺吏舞智者痛繩之是非曲直

位者明辦之夫如是則無一事之失平一民之不𫉬

無愧於設官分職之意矣可

  全清夫寳章待制提舉佑神觀仍奉朝請

民歌牧守方憇於棠隂國重親賢靡需於𤓰熟宜釋

朱轓之𭔃徑躋紫槖之聯具官某宣慈而惠和辦智

而閎逹惜隂書案甚於孤寒士之勤得雋詞塲豈(⿱艹石)

恩澤俟之易在中朝吉士之目有兩京循吏之風旣

至九卿而入承明復把一麾而去江海方且賦中和

之政不當奪慈惠之師属以儲闈正人倫之始選諸

戚畹得邦媛之賢如卿行尊葢主婚禮輟宣城之半

竹面奎閣之四松兹外族之殊榮亦我家之曠典必

爲閑燕實可論思噫東人欲留出既宣於美化西清

候對入尚告於嘉猷可

  馬光祖依舊觀文學士提領户部財賦兼知臨

  安府

朕考祖宗之典故重省府之事權元豐以前専任三

司之使領嘉定之際或由兩地而尹釐况當大弊極

壊之餘又非承平無事之比孰膺隆委兹得全才具

官某奕世鉅儒中朝宿望磊磊落落伏波章句士乎

巍巍堂堂北平傑魁人也氣吝北來飛渡之虜躬提

下流赴援之師安社稷見卿之心全江淮繄誰之力

南仲于方之命乆矣宣勤吉甫自鎬而歸兹焉飲至

属主計告大農之乏絶而都人思舊尹之神明官無

紅腐之宿儲民或赤窮而貴糴常情處此戞戞乎其

難哉老手為之綽綽然餘𥙿矣眂政塗之異數仍書

殿之隆名如武侯之集衆思如畢公之勤小物上副

朕心之注倚下慰國人之瞻儀噫周官九府之藏子

欲阜通於財貨商邑四方之極予思培植於本根乃

眷耆厖奚煩訓告可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之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