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安思閻皇后编辑

安思閻皇后諱姬,河南滎陽人也。祖父章,永平中為尚書,以二妹為貴人。章精力曉舊典,久次,當遷以重職,顯宗為後宮親屬,竟不用,出為步兵校尉。章生暢,暢生后。

后有才色。元初元年},以選入掖庭,甚見寵愛,為貴人。二年,立為皇后。后專房妒忌,帝幸宮人李氏,生皇子保,遂鴆殺李氏。三年,以后父侍中暢為長水校尉,封北宜春侯,食邑五千戶。四年,暢卒,謚曰文侯,子顯嗣。

建光元年,鄧太后崩,帝始親政事。顯及弟景、耀、晏並為卿校,典禁兵。延光元年,更封顯長社候,食邑萬三千五百戶,追尊后母宗為滎陽君。顯、景諸子年皆童齔,並為黃門侍郎。后寵既盛,而兄弟頗與朝權,后遂與大長秋江京、中常侍樊豐等共譖皇太子保,廢為濟陰王。

四年春,后從帝幸章陵,帝道疾,崩於葉縣。后、顯兄弟及江京、樊豐等謀曰:『今晏駕道次,濟陰王在內,邂逅公卿立之,還為大害。』乃偽云帝疾甚,徙御臥車。行四日,驅馳還宮。明日,詐遣司徒劉熹詣郊廟社稷,告天請命。其夕,乃發喪。尊后曰皇太后。皇太后臨朝,以顯為車騎將軍儀同三司。

太后欲久專國政,貪立幼年,與顯等定策禁中,迎濟北惠王子北鄉侯懿,立為皇帝。顯忌大將軍耿寶位尊權重,威行前朝,乃風有司奏寶及其黨與中常侍樊豐、虎賁中郎將謝惲、惲弟侍中篤、篤弟大將軍長史宓、侍中周廣、阿母野王君王聖、聖女永、永壻黃門侍郎樊嚴等,更相阿黨,互作威福,探刺禁省,更為唱和,皆大不道。豐、惲、廣皆下獄死,家屬徙比景;宓、嚴減死,髡鉗;貶寶為則亭侯,遣就國,自殺;王聖母子徙雁門。於是景為衛尉,耀城門校尉,晏執金吾,兄弟權要,威福自由。

少帝立二百餘日而疾篤,顯兄弟及江京等皆在左右。京引顯屏語曰:『北鄉侯病不解,國嗣宜時有定。前不用濟陰王,今若立之,後必當怨,又何不早徵諸王子,簡所置乎?』顯以為然。及少帝薨,京白太后,徵濟北、河間王子。未至,而中黃門孫程合謀殺江京等,立濟陰王,是為順帝。顯、景、晏及黨與皆伏誅,遷太后於離宮,家屬徙比景。明年,太后崩。在位十二年,合葬恭陵。

帝母李氏瘞在洛陽城北,帝初不知,莫敢以聞。及太后崩,左右白之,帝感悟發哀,親至瘞所,更以禮殯,上尊謚曰恭愍皇后,葬恭北陵,為策書金匱,藏於世祖廟。

順烈梁皇后编辑

順烈梁皇后諱妠,大將軍商之女,恭懷皇后弟之孫也。后生,有光景之祥。少善女工。好《史書》,九歲能誦《論語》,治《韓詩》,大義略舉。常以列女圖畫置於左右,以自監戒。父商深異之,竊謂諸弟曰:『我先人全濟河西,所活者不可勝數。雖大位不究,而積德必報。若慶流子孫者,倘興此女乎?』

永建三年,與姑俱選入掖庭,時年十三,相工茅通見后,驚,再拜賀曰:『此所謂日角偃月,相之極貴,臣所未嘗見也。』太史卜兆得壽房,又筮得《坤》之《比》,遂以為貴人。常特被引御,從容辭於帝曰:『夫陽以博施為德,陰以不專為義,螽斯則百,福之所由興也。願陛下思雲雨之均澤,識貫魚之次序,使小妾得免罪謗之累。』由是帝加敬焉。

陽嘉元年春,有司奏立長秋宮,以乘氏侯商先帝外戚,《春秋》之義,娶先大國,梁小貴人宜配天祚,正位坤極。帝從之,乃於壽安殿立貴人為皇后。后既少聰惠,深覽前世得失,雖以德進,不敢有驕專之心,每日月見讁,輒降服求愆。

建康元年,帝崩。后無子,美人虞氏子炳立,是為沖帝。尊后為皇太后,太后臨朝。沖帝尋崩,復立質帝,猶秉朝政。

時,楊、徐劇賊寇擾州郡,西羌、鮮卑及日南蠻夷攻城暴掠,賦斂煩數,官民困竭。太后夙夜勤勞,推心杖賢,委任太尉李固等,拔用忠良,務崇節儉。其貪叨罪慝,多見誅廢。分兵討伐,群寇消夷。故海內肅然,宗廟以寧。而兄大將軍冀鴆殺質帝,專權暴濫,忌害忠良,數以邪說疑誤太后,遂立桓帝而誅李固。太后又溺於宦官,多所封寵,以此天下失望。

和平元年春,歸政於帝,太后寢疾遂篤,乃御輦幸宣德殿,見宮省官屬及諸梁兄弟。詔曰:『朕素有心下結氣,從間以來,加以浮腫,逆害飲食,寖以沈困,比使內外勞心請禱。私自忖度,日夜虛劣,不能復與群公卿士共相終竟。援立聖嗣,恨不久育養,見其終始。今以皇帝、將軍兄弟委付股肱,其各自勉焉。』後二日而崩。在位十九年,年四十五。合葬憲陵。

虞美人、陳夫人编辑

虞美人者,以良家子年十三選入掖庭,又生女舞陽長公主。自漢興,母氏莫不尊寵。順帝既未加美人爵號,而沖帝早夭,大將軍梁冀秉政,忌惡佗族,故虞氏抑而不登,但稱『大家』而已。

陳夫人者,家本魏郡,少以聲伎入孝王宮,得幸,生質帝。亦以梁氏故,榮寵不及焉。

熹平四年,小黃門趙祐、議郎卑整上言:『《春秋》之義,母以子貴。隆漢盛典,尊崇母氏,凡在外戚,莫不加寵。今沖帝母虞大家,質帝母陳夫人,皆誕生聖皇,而未有稱號。夫臣子雖賤,尚有追贈之典,況二母見在,不蒙崇顯之次,無以述遵先世,垂示後世也。』帝感其言,乃拜虞大家為憲陵貴人,陳夫人為渤海孝王妃,使中常侍持節授印綬,遣太常以三牲告憲陵、懷陵、靜陵焉。

孝崇匽皇后编辑

孝崇匽皇后諱明,為蠡吾侯翼媵妾,生桓帝。桓帝即位,明年,追尊翼為孝崇皇,陵曰博陵,以后為博園貴人。和平元年,梁太后崩,乃就博陵尊后為孝崇皇后。遣司徒持節奉策授璽綬,齎乘輿器服,備法物。宮曰永樂。置太僕、少府以下,皆如長樂宮故事。又置虎賁、羽林衛士,起宮室,分鉅鹿九縣為后湯沐邑。在位三年,元嘉二年崩。以帝弟平原王石為喪主,斂以東園畫梓壽器、玉匣、飯含之具,禮儀制度比恭懷皇后。使司徒持節,大長秋奉弔祠,賻錢四千萬,布四萬匹,中謁者僕射典護喪事,侍御史護大駕鹵簿。詔安平王豹、河間王建、勃海王悝,長社、益陽二長公主,與諸國侯三百里內者,及中二千石、二千石、令、長、相,皆會葬。將作大匠復土,繕廟,合葬博陵。

懿獻梁皇后编辑

桓帝懿獻梁皇后諱女瑩,順烈皇后之女弟也。帝初為蠡吾侯,梁太后徵,欲與后為婚,未及嘉禮,會質帝崩,因以立帝。明年,有司奏太后曰:『《春秋》迎王后于紀,在塗則稱后。今大將軍冀女弟,膺紹聖善。結婚之際,有命既集,宜備禮章,時進徵幣。請下三公、太常案禮儀。』奏可。於是悉依孝惠皇帝納后故事,聘黃金二萬斤,納采鴈、璧、乘馬、束帛,一如舊典。建和元年六月始入掖庭,八月立為皇后。

時,太后秉政而梁冀專朝,故后獨得寵幸,自下莫得進見。后藉姊兄廕勢,恣極奢靡,宮幄彫麗,服御珍華,巧飾制度,兼倍前世。及皇太后崩,恩愛稍衰。后既無子,潛懷怨忌,每宮人孕育,鮮得全者。帝雖迫畏梁冀,不敢譴怒,然見御轉稀。至延熹二年,后以憂恚崩,在位十三年,葬懿陵。其歲,誅梁冀,廢懿陵為貴人冢焉。

桓帝鄧皇后编辑

桓帝鄧皇后諱猛女,和熹皇后從兄子鄧香之女也。母宣,初適香,生后。改嫁梁紀,紀者,大將軍梁冀妻孫壽之舅也。后少孤,隨母為居,因冒姓梁氏。冀妻見后貌美,永興中進入掖庭,為采女,絕幸。明年,封兄鄧演為南頓侯,位特進。演卒,子康嗣。及懿獻后崩,梁冀誅,立后為皇后。帝惡梁氏,改姓為薄,封后母宣為長安君。四年,有司奏后本郎中鄧香之女,不宜改易它姓,於是復為鄧氏。追封贈香車騎將軍安陽侯印綬,更封宣、康大縣,宣為昆陽君,康為沘陽侯,賞賜巨萬計。宣卒,賵贈葬禮,皆依后母舊儀。以康弟統襲封昆陽侯,位侍中;統從兄會襲安陽侯,為虎賁中郎將;又封統弟秉為淯陽侯。宗族皆列校、郎將。

帝多內幸,博采宮女至五六千人,及驅役從使,復兼倍於此。而后恃尊驕忌,與帝所幸郭貴人更相譖訴。八年,詔廢后,送暴室,以憂死。立七年。葬於北邙。從父河南尹萬世及會皆下獄死。統等亦繫暴室,免官爵,歸本郡,財物沒入縣官。

桓思竇皇后编辑

桓思竇皇后諱妙,章德皇后從祖弟之孫女也。父武。延熹八年,鄧皇后廢,后以選入掖庭為貴人,其冬,立為皇后,而御見甚稀,帝所寵唯采女田聖等。永康元年冬,帝寢疾,遂以聖等九女皆為貴人。及崩,無嗣,后為皇太后。太后臨朝定策,立解犢亭侯宏,是為靈帝。

太后素忌忍,積怒田聖等,桓帝梓宮尚在前殿,遂殺田聖。又欲盡誅諸貴人,中常侍管霸、蘇康苦諫,乃止。時太后父大將軍武謀誅宦官,而中常侍曹節等矯詔殺武,遷太后於南宮雲臺,家屬徙比景。

竇氏雖誅,帝猶以太后有援立之功,建寧四年十月朔,率群臣朝於南宮,親饋上壽。黃門令董萌因此數為太后訴怨,帝深納之,供養資奉有加於前。中常侍曹節、王甫疾萌附助太后,誣以謗訕永樂宮,萌坐下獄死。熹平元年,太后母卒於比景,太后感疾而崩。立七年。合葬宣陵。

孝仁董皇后编辑

孝仁董皇后諱某,河間人。為解犢亭侯萇夫人,生靈帝。建寧元年,帝即位,追尊萇為孝仁皇,陵曰慎陵,以后為慎園貴人。及竇氏誅,明年,帝使中常侍迎貴人,並徵貴人兄寵到京師,上尊號曰孝仁皇后,居南宮嘉德殿,宮稱永樂。拜寵執金吾。後坐矯稱永樂后屬請,下獄死。

及竇太后崩,始與朝政,使帝賣官求貨,自納金錢,盈滿堂室。中平五年,以后兄子衛尉脩侯重為票騎將軍,領兵千餘人。初,后自養皇子協,數勸帝立為太子,而何皇后恨之,議未及定而帝崩。何太后臨朝,重與太后兄大將軍進權勢相害,后每欲參幹政事,太后輒相禁塞。后忿恚詈言曰:『汝今輈張,怙汝兄耶?當勑票騎斷何進頭來。』何太后聞,以告進。進與三公及弟車騎將軍苗等奏:『孝仁皇后使故中常侍夏惲、永樂太僕封諝等交通州郡,辜較在所珍寶貨賂,悉入西省。蕃后故事不得留京師,輿服有章,膳羞有品。請永樂后遷宮本國。』奏可。何進遂舉兵圍驃騎府,收重,重免官自殺。后憂怖,疾病暴崩,在位二十二年。民間歸咎何氏。喪還河間,合葬慎陵。

靈帝宋皇后编辑

靈帝宋皇后諱某,扶風平陵人也,肅宗宋貴人之從曾孫也。建寧三年,選入掖庭為貴人。明年,立為皇后。父酆,執金吾,封不其鄉侯。

后無寵而居正位,後宮幸姬眾,共譖毀。初,中常侍王甫枉誅勃海王悝及妃宋氏,妃即后之姑也。甫恐后怨之,乃與太中大夫程阿共構言皇后挾左道祝詛,帝信之。光和元年,遂策收璽綬。后自致暴室,以憂死。在位八年。父及兄弟並被誅。諸常侍、小黃門在省闥者,皆憐宋氏無辜,共合錢物,收葬廢后及酆父子,歸宋氏舊塋臯門亭。

帝後夢見桓帝怒曰:『宋皇后有何罪過,而聽用邪孽,使絕其命?勃海王悝既已自貶,又受誅斃。今宋氏及悝自訴於天,上帝震怒,罪在難救。』夢殊明察。帝既覺而恐,以事問於羽林左監許永曰:『此何祥?其可攘乎?』永對曰:『宋皇后親與陛下共承宗廟,母臨萬國,歷年已久,海內蒙化,過惡無聞。而虛聽讒妒之說,以致無辜之罪,身嬰極誅,禍及家族,天下臣妾,咸為怨痛。勃海王悝,桓帝母弟也。處國奉藩,未嘗有過。陛下曾不證審,遂伏其辜。昔晉侯失刑,亦夢大厲被發屬地。天道明察,鬼神難誣。宜並改葬,以安冤魂。反宋后之徙家,復勃海之先封,以消厥咎。』帝弗能用,尋亦崩焉。

靈思何皇后编辑

靈思何皇后諱某,南陽宛人。家本屠者,以選入掖庭。長七尺一寸。生皇子辯,養於史道人家,號曰史侯。拜后為貴人,甚有寵幸。性彊忌,後宮莫不震懾。

光和三年,立為皇后。明年,追號后父真為車騎將軍、舞陽宣德侯,因封后母興為舞陽君。時王美人任娠,畏后,乃服藥欲除之,而胎安不動,又數夢負日而行。四年,生皇子協,后遂鴆殺美人。帝大怒,欲廢后,諸宦官固請得止。董太后自養協,號曰董侯。

王美人,趙國人也。祖父苞,五官中郎將。美人豐姿色,聰敏有才明,能書會計,以良家子應法相選入掖庭。帝愍協早失母,又思美人,作《追德賦》、《令儀頌》。

中平六年,帝崩,皇子辯即位,尊后為皇太后。太后臨朝。后兄大將軍進欲誅宦官,反為所害;舞陽君亦為亂兵所殺。幷州牧董卓被徵,將兵入洛陽,陵虐朝廷,遂廢少帝為弘農王而立協,是為獻帝。扶弘農王下殿,北面稱臣。太后鯁涕,群臣含悲,莫敢言。董卓又議太后踧迫永樂宮,至令憂死,逆婦姑之禮,乃遷於永安宮,因進酖,弒而崩。在位十年。董卓令帝出奉常亭舉哀,公卿皆白衣會,不成喪也。合葬文昭陵。

初,太后新立,當竭二祖廟,欲齋,輒有變故,如此者數,竟不克。時有識之士心獨怪之,後遂因何氏傾沒漢祚焉。

明年,山東義兵大起,討董卓之亂。卓乃置弘農王於閣上,使郎中令李儒進酖,曰:『服此藥,可以辟惡。』王曰:『我無疾,是欲殺我耳!』不肯飲。強飲之,不得已,乃與妻唐姬及宮人飲宴別。酒行,王悲歌曰:『天道易兮我何艱!棄萬乘兮退守蕃。逆臣見迫兮命不延,逝將去汝兮適幽玄!』因令唐姬起舞,姬抗袖而歌曰:『皇天崩兮后土穨,身為帝兮命夭摧。死生路異兮從此乖,奈我煢獨兮心中哀!』因泣下嗚咽,坐者皆歔欷。王謂姬曰:『卿王者妃,勢不復為吏民妻。自愛,從此長辭!』遂飲藥而死。時年十八。

唐姬,潁川人也。王薨,歸鄉里。父會稽太守瑁欲嫁之,姬誓不許。及李傕破長安,遣兵鈔關東,略得姬。傕因欲妻之,固不聽,而終不自名。尚書賈詡知之,以狀白獻帝。帝聞感愴,乃下詔迎姬,置園中,使侍中持節拜為弘農王妃。

初平元年二月,葬弘農王於故中常侍趙忠成壙中,謚曰懷王。

帝求母王美人兄斌,斌將妻子詣長安,賜第宅田業,拜奉車都尉。

興平元年,帝加元服。有司奏立長秋宮。詔曰:『朕稟受不弘,遭值禍亂,未能紹先,以光故典。皇母前薨,未卜宅兆,禮章有闕,中心如結。三歲之慼,蓋不言吉,且須其後。』於是有司乃奏追尊王美人為靈懷皇后,改葬文昭陵,儀比敬、恭二陵,使光祿大夫持節行司空事奉璽綬,斌與河南尹駱業復土。

斌還,遷執金吾,封都亭侯,食邑五百戶。病卒,贈前將軍印綬,謁者監護喪事。長子端襲爵。

獻帝伏皇后编辑

獻帝伏皇后諱壽,瑯邪東武人,大司徒湛之八世孫也。父完,沈深有大度,襲爵不其侯,尚桓帝女陽安公主,為侍中。

初平元年,從大駕西遷長安,後時入掖庭為貴人。興平二年,立為皇后,完遷執金吾。帝尋而東歸,李傕、郭汜等追敗乘輿於曹陽,帝乃潛夜度河走,六宮皆步行出營。後手持縑數匹,董承使符節令孫徽以刃脅奪之,殺傍侍者,血濺後衣。既至安邑,禦服穿敝,唯以棗栗為糧。建安元年,拜完輔國將軍,儀比三司。完以政在曹操,自嫌尊戚,乃上印綬,拜中散大夫,尋遷屯騎校尉。十四年卒,子典嗣。

自帝都許,守位而已,宿衛兵侍,莫非曹氏黨舊姻戚。議郎趙彥嘗為帝陳言時策,曹操惡而殺之。其餘內外,多見誅戮。操後以事入見殿中,帝不任其憤,因曰:『君若能相輔,則厚;不爾,幸垂恩相舍。』操失色,俯仰求出。舊儀,三公領兵朝見,令虎賁執刃挾之。操出,顧左右,汗流浹背,自後不敢復朝請。董承女為貴人,操誅承而求貴人殺之。帝以貴人有妊,累為請,不能得。後自是懷懼,乃與父完書,言曹操殘逼之狀,令密圖之。完不敢發,至十九年,事乃露泄。操追大怒,遂逼帝廢後,假為策曰:『皇後壽,得由卑賤,登顯尊極,自處椒房,二紀於茲。既無任、姒徽音之美,又乏謹身養己之福,而陰懷妒害,苞藏禍心,弗可以承天命,奉祖宗。今使禦史大夫郗慮持節策詔,其上皇後璽綬,退避中宮,遷於它館。鳴呼傷哉!自壽取之,未致於理,為幸多焉。』又以尚書令華歆為郗慮副,勒兵入宮收後。閉戶藏壁中,歆就牽後出。時帝在外殿,引慮於坐。後被發徒跣行泣過訣曰:『不能復相活邪?』帝曰:『我亦不知命在何時!』顧謂慮曰:『郗公,天下寧有是邪?』遂將後下暴室,以幽崩。所生二皇子,皆鴆殺之。後在位二十年,兄弟及宗族死者百餘人,母盈等十九人徙涿郡。

獻穆曹皇后编辑

獻穆曹皇后諱節,魏公曹操之中女也。建安十八年,操進三女憲、節、華為夫人,聘以束帛玄纁五萬匹,小者待年於國。十九年,並拜為貴人。及伏皇後被弒,明年,立節為皇後。魏受禪,遣使求璽綬,後怒不與。如此數輩,後乃呼使者人,親數讓之,以璽抵軒下,因涕泣橫流曰:『天不祚爾!』左右皆莫能仰視。後在位七年。魏氏既立,以後為山陽公夫人。自後四十一年,魏景元元年薨,合葬禪陵,車服禮儀皆依漢制。

史論编辑

論曰:漢世皇后無謚,皆因帝謚以為稱。雖呂氏專政,上官臨制,亦無殊號。中興,明帝始建光烈之稱,其後並以德為配,至於賢愚優劣,混同一貫,故馬、竇二後懼稱德焉。其餘唯帝之庶母及蕃王承統,以追尊之重,特為其號,如恭懷、孝崇之比是也。初平中,蔡邕始追正和熹之謚,其安思、順烈以下,皆依而加焉。

贊曰:坤惟厚載,陰正乎內,《詩》美好逑,《》稱歸妹。祁祁皇麗,言觀貞淑。媚茲良哲,承我天祿。班政蘭閨,宣禮椒屋。既雲德升,亦曰幸進。身當隆極,族漸河潤。視景爭暉,方山並峻。乘剛多阻,行地必順。咎集驕滿,福協貞信。慶延自己,禍成誰釁。

附:公主编辑

漢制,皇女皆封縣公主,儀服同列侯。其尊崇者,加號長公主,儀服同蕃王。諸王女皆封鄉、亭公主,儀服同鄉、亭侯。肅宗唯特封東平憲王蒼、瑯邪孝王京女為縣公主。其後安帝、桓帝妹亦封長公主,同之皇女。其皇女封公主者,所生之子襲母封為列侯,皆傳國於後。鄉、亭之封,則不傳襲。其職僚品秩,事在《百官誌》。不足別載,故附於後紀末。

世祖五女编辑

皇女義王,建武十五年封舞陽長公主,適陵鄉侯太仆梁松。松坐誹謗誅。

皇女中禮,十五年封涅陽公主,適顯親侯大鴻臚竇固,肅宗尊為長公主。

皇女紅夫,十五年封館陶公主,適駙馬都尉韓光。光坐與淮陽王延謀反誅。

皇女禮劉,十七年封淯陽公主,適陽安侯長樂少府郭璜。璜坐與竇憲謀反誅。

皇女綬,二十一年封酈邑公主,適新陽侯世子陰豐。豐害主,誅死。

世祖五女。

顯宗十一女编辑

皇女姬,永平二年封獲嘉長公主,適楊邑侯將作大匠馮柱。

皇女奴,三年封平陽公主,適大鴻臚馮順。

皇女迎,三年封隆慮公主,適牟平侯耿襲。

皇女次,三年封平氏公主。

皇女致,三年封沁水公主。適高密侯鄧乾。

皇女小姬,十二年封平臯公主,適昌安侯侍中鄧蕃。

皇女仲,十七年封浚儀公主,適央侯黃門侍郎王度。

皇女惠,十七年封武安公主,適征羌侯世子黃門侍郎來棱,安帝尊為長公主。

皇女臣,建初元年封魯陽公主。

皇女小迎,元年封樂平公主。

皇女小民,元年封成安公主。

顯宗十一女。

肅宗三女编辑

皇女男,建初四年封武德長公主。

皇女王,四年封平邑公主,適黃門侍郎馮由。

皇女吉,永元五年封陰安公主。

肅宗三女。

和帝四女编辑

皇女保,延平元年封脩武長公主。

皇女成,元年封共邑公主。

皇女利,元年封臨潁公主,適即墨侯侍中賈建。

皇女興,元年封聞喜公主。

和帝四女。

順帝三女编辑

皇女生,永和三年封舞陽長公主。

皇女成男,三年封冠軍長公主。

皇女廣,永和六年封汝陽長公主。

順帝三女。

桓帝三女编辑

皇女華,延熹元年封陽安長公主,適不其侯輔國將軍伏完。

皇女堅,七年封潁陰長公主。

皇女脩,七年封陽翟長公主。

桓帝三女。

靈帝一女编辑

皇女某,光和三年封萬年公主。

靈帝一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