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五行二 後漢書 《志》第十五
五行三 大水 水變色 大寒 雹 冬雷 山鳴 魚孽 蝗
五行四 

  《五行傳》曰:「簡宗廟,不禱祠,廢祭祀,逆天時,則水不潤下」謂水失其性而爲災也。又曰:「聽之不聰,是謂不謀。厥咎急,厥罰恆寒,厥極貧。時則有鼓妖,時則有魚孼,時則有豕禍,時則有耳疴,時則有黑眚、黑祥,惟火沴水。」魚孼,劉歆傳以爲介蟲之孼,謂蝗屬也。

  和帝永元元年七月,郡國九大水,傷稼。京房《易傳》曰:「顓事有知,誅罰絶理,厥災水。其水也,雨殺人,隕霜,大風,天黃。饑而不損,茲謂泰,厥水水殺人。辟遏有德,茲謂狂,厥水水流殺人,已水則地生蟲。歸獄不解,茲謂追非,厥水寒殺人。追誅不解,茲謂不理,厥水五穀不收。大敗不解,茲謂皆陰,厥水流入國邑,隕霜殺穀。」是時,和帝幼,竇太後攝政,其兄竇憲干事,及憲諸弟皆貴顯,幷作威虣虐,嘗所怨恨,輒任客殺之。其後竇氏誅滅。

  十二年六月,潁川大水,傷稼。是時,和帝幸鄧貴人,陰有欲廢陰后之意,陰后亦懷恚怨。一曰,先是恭懷皇后葬禮有闕,竇太后崩後,乃改殯梁后,葬西陵,徵舅三人皆爲列侯,位特進,賞賜累千金。

  殤帝延平元年五月,郡國三十七大水,傷稼。董仲舒曰:「水者,陰氣盛也。」是時,帝在襁抱,鄧太後專政。

  安帝永初元年冬十月辛酉,河南新城山水虣出,突壞民田,壞處泉水出,深三丈。是時司空周章等以鄧太后不立皇太子勝而立清河王子,故謀欲廢置。十一月,事覺,章等被誅。是年郡國四十一水出,漂沒民人。《讖》曰:「水者,純陰之精也。陰氣盛洋溢者,小人專制擅權,妒疾賢者,依公結私,侵乘君子,小人席勝,失懷得志,故涌水爲災。」

  二年,大水。三年,大水。四年,大水。五年,大水。六年,河東池水變色,皆赤如血。是時,鄧太后猶專政。

  延光三年,大水,流殺民人,傷苗稼。是時安帝信江京、樊豐及阿母王聖等讒言,免太尉楊震,廢皇太子。

  質帝本初元年五月,海水溢樂安、北海,溺殺人、物。是時帝幼,梁太后專政。

  桓帝建和二年七月,京師大水。去年冬,梁冀枉殺故太尉李固、杜喬。三年八月,京都大水。是時,梁太后猶專政。

  永興元年秋,河水溢,漂害人、物。二年六月,彭城泗水增長,逆流。

  永壽元年六月,雒水溢至津陽城門,漂流人、物。是時梁皇后兄冀秉政,疾害忠直,威權震主。後遂誅滅。

  延熹八年四月,濟北河水清。九年四月,濟陰、東郡、濟北、平原河水清。襄楷上言:「河者諸侯之象,清者陽明之徵,豈獨諸侯有規京都計邪?」其明年,宮車晏駕,徵解犢亭侯爲漢嗣,即尊位,是爲孝靈皇帝。

  永康元年八月,六州大水,勃海海溢,沒殺人。是時,桓帝奢侈淫祀,其十一月崩,無嗣。

  靈帝建寧四年二月,河水清。五月,山水大出,漂壞廬舍五百餘家。

  熹平二年六月,東萊、北海海水溢出,漂沒人物。三年秋,雒水出。四年夏,郡國三水,傷害秋稼。

  光和六年秋,金城河溢,水出二十餘裏。

  中平五年,郡國六水大出。

  獻帝建安二年九月,漢水流,害民人。是時,天下大亂。十八年六月,大水。二十四年八月,漢水溢流,害民人。

  庶徵之恆寒。

  靈帝光和六年冬,大寒,北海、東萊、琅邪井中冰厚尺餘。

  獻帝初平四年六月,寒風如冬時。

  和帝永元五年六月,郡國三雨雹,大如雞子。是時和帝用酷吏周紆爲司隸校尉,刑誅深刻。

  安帝永初元年,雨雹。二年,雨雹,大如雞子。三年,雨雹,大如雁子,傷稼。劉向以爲雹,陰脅陽也。是時鄧太后以陰專陽政。

  元初四年六月戊辰,郡國三雨雹,大如杅杯及雞子,殺六畜。

  延光元年四月,郡國二十一雨雹,大如雞子,傷稼。是時安帝信讒,無辜死者多。三年,雨雹,大如雞子。

  桓帝延熹四年五月己卯,京都雨雹,大如雞子。是時,桓帝誅殺過差,又寵小人。七年五月己丑,京都雨雹。是時,皇后鄧氏僭侈,驕恣專幸。明年廢,以憂死,其家皆誅。

  靈帝建寧二年四月,雨雹。四年五月,河東雨雹。

  光和四年六月,雨雹,大如雞子。是時,常侍、黃門用權。

  中平二年四月庚戌,雨雹,傷稼。

  獻帝初平四年六月,右扶風雹如斗。

  和帝元興元年冬十一月壬午,郡國四冬雷。是時皇子數不遂,皆隱之民間。是歲,宮車晏駕,殤帝生百餘日,立以爲君;帝兄有疾,封爲平原王,卒,皆夭無嗣。

  殤帝延平元年九月乙亥,陳畱雷,有石隕地四。

  安帝永初六年十月丙戌,郡六冬雷。七年十月戊子,郡國三冬雷。

  元初元年十月癸巳,郡國三冬雷。三年十月辛亥,汝南、樂浪冬雷。四年十月辛酉,郡國五冬雷。六年十月丙子,郡國五冬雷。

  永寧元年十月,郡國七冬雷。

  建光元年十月,郡國七冬雷。

  延光四年,郡國十九冬雷。是時,太后攝政,上無所與。太后旣崩,阿母王聖及皇后兄閻顯兄弟更秉威權,上遂不親萬機,從容寛仁任臣下。

  桓帝建和三年六月乙卯,雷震憲陵寢屋。先是梁太后聽兄冀枉殺李固、杜喬。

  靈帝熹平六年冬十月,東萊冬雷。

  中平四年十二月晦,雨水,大雷電。雹。

  獻帝初平三年五月丙申,無雲而雷。四年五月癸酉,無雲而雷。

  建安七、八年中,長沙醴陵縣有大山,常大鳴如牛呴聲,積數年。後豫章賊攻沒醴陵縣,殺略吏民。

  靈帝熹平二年,東萊海出大魚二枚,長八九丈,高二丈餘。明年,中山王暢、任城王博幷薨。

  和帝永元四年,蝗。八年五月,河內、陳畱蝗。九月,京都蝗。九年,蝗從夏至秋。先是,西羌數反,遣將軍將北軍五校征之。

  安帝永初四年夏,蝗。是時,西羌寇亂,軍眾征距,連十餘年。五年夏,九州蝗。六年三月,去蝗處復蝗子生。七年夏,蝗。元初元年夏,郡國五蝗。二年夏,郡國二十蝗。

  延光元年六月,郡國蝗。

  順帝永建五年,郡國十二蝗。是時,鮮卑寇朔方,用眾征之。

  永和元年秋七月。偃師蝗。去年冬,烏桓寇沙南,用眾征之。

  桓帝永興元年七月,郡國三十二蝗。是時,梁冀秉政無謀憲,苟貪權作虐。二年六月,京都蝗。

  永壽三年六月,京都蝗。

  延熹元年五月,京都蝗。

  靈帝熹平六年夏,七州蝗。先是,鮮卑前後三十餘犯塞。是歲,護烏桓校尉夏育、破鮮卑中郎將田晏、使匈奴中郎將臧旻將南單於以下,三道幷出討鮮卑。大司農經用不足,殷斂郡國,以給軍糧。三將無功,還者少半。

  光和元年詔策問曰:「連年蝗蟲至冬踊,其咎焉在?」蔡邕對曰:「臣聞《易傳》曰:'大作不時,天降災,厥咎蝗蟲來。'《河圖祕徵篇》曰:'帝貪則政暴而吏酷,酷則誅深必殺,主蝗蟲。'蝗蟲,貪苛之所致也。」是時,百官遷徙,皆私上禮西園以爲府。

  獻帝興平元年夏,大蝗。是時,天下大亂。

  建安二年五月,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