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卷第十六 徐公文集 卷第十七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十八

 徐公文集卷第十七

       東 海 徐◍◍◍鉉

   岐王墓誌銘

   故平昌君孟氏墓銘

   故昭容吉氏墓銘

   唐故鍾氏太夫人太原縣太君王氏墓銘

   唐故太原府君夫人彭城劉氏墓銘

   唐故隴西李氏夫人墓銘

   唐故文水縣君王氏夫人墓銘

     岐王墓誌銘

 天地之靈氣𤼵為賢人邦家之積慶鍾于公族其

 或富老成之智促殤子之年感羣情者自出於大

 資垂英聲者非由於事業是以蒼舒軫悼於魏祖

 表行曰哀夏王鍾愛於明皇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名為一中興在運

 代有人傑見於岐王矣王諱仲宣今上之第二子

 也文武儲慶日月輸祥實太姒之子如魯桓之貴

 天質秀𤼵神機内融亦既免懐未遑就傅問安長

 樂視膳寝門承𭭕愛於瑶齋極友弟於朱邸成人

 之量宛由生知三𡻕受封為宣城郡公假大司馬

 之秩維城之望日以光矣不幸今上御名疾甲子𡻕冬十

 月二日薨於閤内年四𡻕主上痛切敏之異極天

 慈之懐詔輟朝七日𠕋贈司徒追封岐王既而感

 上聖之忘情遵先王之從儉節哀簡禮以厚古風

 即以其月十有八日備鹵部鼓吹葬於江寕府某

 縣某里之原有司謚曰懐獻禮也惟王以襁褓之

 年藴金玉之度異迹昭灼可得而言至如禁中娱

 侍常在左右或異宫一日則思戀通宵翌旦未明

 必親至御幄須奉顔色然後即安其孝也如此上

 毎罷朝稍晏荘色未廻王則儼然侍立不𡚶言笑

 須天顔悦懌則趨就SKchar下怡怡稚戯不失其儀中

宫以上之鍾愛恐漸於驕故撫字之方威克於愛

每加教誨過於嚴厲而王凛然祗畏𥘉不壊容退

或見上乃啼以自悔其敬也如此始二𡻕上親授

以孝經雜言雖未盡識其字而每至𤼵端止句之

處皆黙記不忘至于寢疾近數千言矣時聼奏樂

必振袂擊節咸中律度工人試中變其曲王輟止

之曰非前曲也雖周𭅺之顧何以加焉其慧也如

此受封之日見於内殿音詞宣朗容止閑習觀之

者咸歎重焉其敏也如此凡玩好之物意有欲者

瞬目賞譽未嘗求索或識其意持以與之必再三

 推却不肯即受其毅也如此上曰昔人謂王勣為

 神仙童子今此兒近是乎及其薨也悼念之甚曰

 吾見他人賢子弟猶惜之豈惟父子之性乎中宫

 哀慟至於加疾自非英姿感動孰能臻此哉議者

 以為列宿淪精髙真䧏迹表瑞王室今復還矣嗚

 呼凡我臣庻暨乎藩戚瞻飛盖之何期慨神理之

 難測寕盡羙于稱讃庻騰芳于簡冊詞臣奉詔謹

 勒貞石其銘曰

 粤我仙源流光慶延公族之異惟王生焉禮詩仁

 孝斯之謂賢夙習非學生智自天既與之智胡奪

 之年瞻庭蘭刈顧掌珠捐 --捐孟冬寒氣京兆新阡鼓

 吹簫簫旌旐翩翩踠逸躅于稚齒閟藩房于夜泉

 已焉哉庻彭殤之一夢豈沒世之無情

 嗚呼庭蘭伊何方春而零掌珠伊何在玩而傾珠

 沈媚澤蘭隕芳馨人猶沮恨我若為情蕭蕭極野

 寂寂重扃與子長訣揮涕吞聲噫嘻哀哉

     又銘一首

 至尊所作上省庭蘭掌珠之句謂得比興之實遂

 廣其意𤼵為斯文親迂宸翰批于𥿄尾足以厚君

 親之義行孝慈之風是用勒石永光泉户謹記

    故平昌郡君孟氏墓銘

太𡻕癸𫑗五月十有九日大行皇帝諸妃平昌郡

君殁於大内之别院享年四十有三嗚呼哀哉昔

天保未定大東啟其𭛌魯道有蕩三桓紀其政實

始孟氏代為强宗徳厚流光之符祥𤼵慶𭙶之効

宜乎来裔生此淑人曾祖某祖造父及皆以含道

居貞遯世無悶克家垂訓式永門風郡君麗窈窕

之容秉肅雍之徳游依漢水氣兆河間乃𭙶八月

之求入預良家之選璧門受職彤管服勤恭順之

心奉坤儀而得禮明恵之智導宫教而無遺爰屬

 造邦遂崇封邑路寢之後柔芳載揚既而千載上

 仙宫車晏駕號遺弓於萬國感餘香於九御沈哀

 共極美疹獨縈不延幽窆之期重惻上宫之念嗚

 呼哀哉即以其年六月日葬于江寕縣安徳鄊徳

 信里之原禮也青烏既吉覆斧斯營永光烈女之

 風盡紀他山之石詞臣奉詔謹勒銘云

 杳杳平野蕭蕭一丘原松積靄隴吹臨秋于嗟淑

 女於此蔵舟委貞質兮厚野奉靈駕兮仙游惟惇

 史兮未冺豈餘芳兮不休嗚呼哀哉

     故昭容吉氏墓誌

 天子建内官必先令徳九嬪掌婦學以教六宫是

 故壼則成風漢濵流化者矣昭容吉氏麗瑶SKchar

 質富班女之文治絲枲以服勤宫功有序徹粢盛

 而舉職祀禮無愆用能妙簡皇心光𭙶盛典頃錫

 粉田之賦因𨳩左輔之封嗣服之𥘉日不暇給視

 月卿而命秩近正朝㤙閲逝水以成川俄悲異物

 春秋三十有三保大三年秋七月二日薨于别宫

 皇帝悼之廢朝一日遺奠之禮有加等焉即以其

 年月日葬于上元縣龍城鄊之原禮也昭容諱某

 字某東海朐山人也曽祖徵朗州龍陽縣令祖黨

 夀陽縣令父彦輝海州懐仁縣令咸𭙶鄊里之選

 屈従州縣之勞有利物之能不享其位垂積善之

 慶克茂其宗著籍金門移家戚里昭映惇史不甚

 美歟詞臣奉㫖式揚懿徳庶使髙深自改長延丹

 砌之恩金石無𧇊仰慰璧臺之念其詞曰

 吉甫作頌穆如清風儲慶炳靈實生昭容史曰明

 智詩云肅雍内職以理柔芳有融閱川宵奔燃膏

 暁滅西陸移景凉風殺節虞殯流聲遣車成烈苕

 華不磨蘭菊無絶

     唐故鍾氏太夫人太原縣君王氏墓銘

夫人太原祁人也因官徙籍遂居豫章自緱嶺肈

基晉陽錫壌光靈繁祉蔚為大宗圭組簮纓與世

升䧏聖暦中否我亦不彰故祖考某皆藴道居貞

流謙毓徳夫人有金玉之質桃李之姿柔順睦婣

以奉慈訓組紃織紝聿勵家風宗族里閭莫不稱

羙先公司徒纉戎嗣服實臨我邦夫人誕昭四徳

之華用光九女之選門内之理實皆聼之家人尚

嚴婦道貴順主饋以敬均飬以慈𢍆闊夷險始終

若一邦君内則皆取正焉嗚呼昊天不庸路寢即

順夫人𣗥心蓬首率由舊章素尚空玄益所明習

 當齋居晏處諷誦真文雖祁寒盛暑未嘗廢也又

 以恭儉孝悌文學道義訓勵子弟皆成其名保大

 丨年詔封太原縣太君從子貴也二子長曰懐建

 由校書郎歴東府SKchar以群從百口家于豫章于是

 辭禄公朝歸綜司政因除洪州都督府司馬次曰

 蒨以屬詞敦行從事戚藩累登臺郎為集賢殿學

 士㑹中令齊王避親譲寵授龯臨川朝廷慎選英

 僚以光幕府除撫州觀察判官檢校屯田𭅺中既

 拜而夫人疾亟交㤗元年春二月十八日卒于京

 師嘉瑞坊之官舎享年七十有五即以某年月日

歸葬于洪州某縣某里之原禮也嗚呼富夀戬榖

天所以祐善也金石銘譔世所以垂範也二者無

愧可謂賢哉鉉早奉世親晚連姻好景行懿徳敢

用直書其銘曰

緱山不傾清淮不湮故我王氏實生令人衛姬之

智益母之仁光昭祖禰垂慶來雲西山之陽章江

之濵靈仙攸宅松櫝相因遐夀歸全以反吾真

    唐故太原府君夫人彭城劉氏墓銘

夫人麗窈窕之容藴幽閑之徳孝敬肈于天性明

恵本于生知光于六姻是謂賢女𥘉我大父殷考

遇皆立功興運蔚為将臣婚姻之盛冠彼當代故

夫人既笄歸于我府君君諱承進夀州節度使相

國公之第三子也二族斯睦百兩是将婦禮之嚴

家道爰正府君性踈直喜賔客理劇如簡不以世

務嬰心行已取適不以家財為重鍾𪔂之族化為

簞瓢夫人雅性冥符怡然自足慈和待物恭儉飾

躬子弟以之而克家僕御以之而服教及罹蓬首

之痛誓全柏舟之節柔芬方逺景命不融春秋四

十有九戊午夏六月某日終于京師濵江坊里第

子某等俯就成制號奉靈輀即以其年月日葬于

某鄊祔府君之塋禮也鉉幸叅諸婿𫉬從外姻載

陳執紼之儀仍奉懐鈆之託敢書懿範以鏤貞珉

其詞曰

嗟淑女兮仁慈肅雍伊君子兮亮簡踈通合二姓

兮五侯之宗垂内則兮素士之風悲秋霜與冬霰

推女蘿與青松念光塵之倐忽獨天長兮無窮

    唐故隴西李氏夫人墓銘

夫人諱某字某其先太原人故左司郎中贈太府

卿諱潜之孫今太子洗馬裔之第三女也伯仲世

父皆踐歴臺閣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聲實相糾以孝相髙以譲芝

 蘭桃李閨庭粲然夫人襲圭組之英𤼵為秀色鍾

 婣睦之氣凝為淑性柔而有則愛而不驕紃組之

 工翰墨之妙禀自天性能必過人及長歸于李君

 君名俛故楚州刺史諱承嗣之孫今禮部尚書度

 之少子也舅甥之故齊魯之匹好合之美潘揚之

 風夫人移天睦族率由典禮不恃舊以廢職不矜

 能而怠敬門内之理清芬穆然嗚呼嚴霜春零蕣

 華朝墜享年二十有五某年月日卒于京師某里

 之寓居二族悲慟六姻悽愴仁而不夀古則有之

 以其年某月日葬于江寕縣某鄊里之原禮也東

 海徐鉉以世親之舊實維私之敬執紼永悼刋石

 為銘銘曰

 天之命兮不可知生此賢女兮鍾淑姿嬪于盛族

 兮昭令儀與之才兮不與之夀永凋落兮芳時儼

 黼翣道靈輀小江村兮長江湄千秋萬代兮草離

 離空餘𥘉月如蛾眉

     唐故文水縣君王氏夫人墓銘

 夫人諱畹字國香其先太原人今為廬江人也祖

 濳左司𭅺中贈太府卿考坦禮部郎中皆以貞幹

 純懿見稱于時夫人麗窈窕之容秉明慧之性㓜

失所恃事⿰糹⿱𢆶匹親以孝聞在家不違於姆師移天不

失於婦順初先姑之治也嚴而有惠通而得禮夫

人觀刑禀教莫不率循故三十餘年門風家法凛

然如舊性尚静退不樂世喧始愚之在要職也夫

人憂形於色及其居貶所反欣然忘貧此其所以

為異也雖門族素盛而世塗多故禄賜所入賙給

無遺豐約同之親踈如一至於澣濯之儉組紃之

勤蘩藻盡敬儒玄勵操環珮中節始終不渝少善

秦聲長亦捨棄毎晨興誦五千言而巳享年五十

戊辰𡻕八月一日終于京師舜澤里之官舎其年

 十月二十三日歸窆于西山洪崖郷鵉岡里從先

 姑大塋禮也有子曰夷直女曰神華林華嗚呼愚

 常以體道委命為懐而情之所鍾不知其慟銜涕

 秉筆庻不冺其聲塵焉銘曰

 緱嶺之靈生此淑人洪崖之濵𭔃此新坟生與道

 俱𣳚與仙隣悠悠精爽豈或為塵嗚呼吾信積善

 之必爾故攄恨於斯文


 徐公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