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卷第十一 徐公文集 卷第十二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十三

徐公文集卷第十二

      東 海 徐口口口鉉

  𦭘山紫陽觀碑銘

  池州重建紫極宫碑銘

  唐故道門威儀玄博大師貞素先生王君之碑

  袁州宜春縣重造紫㣲𮗚碑文

  舒州重建文宣王廟碑序

    茒山紫陽𮗚碑銘

臣聞太𥘉之氣其生也無始衆妙之門其本也無

名積而成形散而為SKchar乾坤運之而兩儀位王侯

 受之而天下貞是故断鼇鍊石之功絶地通天之業

 衣裳軒冕之后干戈揖讓之君雖復遭罹異𡍼歩

 驟一致莫不𢍆協扵神明之域飲和於道徳之原

 廣無爲之爲執無象之象萬物恃生而不有百姓

 日用而不知其迹也則格天光表化人而成俗其

 本也則𭣣視反聼全真而飬身至其玉檢登封蘿

 圖啓後游神象外脱屣區中鑄金鼎而乗白雲登

 寒門而立玄極閟宫清廟式嚴觀徳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玉洞金

 壇别啓下都之所由是𤫊符緫集真籙岐分三元

 八㑹之文潜通髣髴七映九華之室密擬形容足

 以徼福應於含生致孝思於時事聖人既作雲今上御名

 相望故𦭘山紫陽𮗚者今上敬為烈祖孝髙帝元

 敬皇后之所重建也爾乃星紀儲精下為峻極河

 圗著録懸示禎期自道氣融明真科流衍治化宏

 𨳩於赤縣符圖廣秘於名山而華陽洞天實羣仙

 之都㑹金陵地肺又三茅之福郷左慿栁沂煙霞

 韜映右帶陽谷川原隠轔伏龍靡迆鎮以雷平之

 嶺鬰岡廻合浸以護軍之潭郭真人叩舷之池不

 遷留岸許長史鍊丹之井自列寒泉白露紫煙照

 映其上飈輪鶴馭往來其間髙真七人四處兹地

 其後貞白先生以玄徳應丗肈𨳩朱陽之館以玉

 書演祕爰立昭真之臺堂靖䟽基玄州之蹤可擬

 生徒廣業白龜之迹斯存金紉鳳羅代相傳授龍

 車虎駕世有飛昇及玄靖先生以冲氣含和體庚

 桑之𡻕計玄宗皇帝以尊師重道屈軒后之順風

 由是天眷遐臨皇心密契惟新舊館再易華題丹

 鼎洞經潔修無倦芝泥龍簡𭠘奉相望户邑之民

 豈止奉明之縣樵蘇之禁寕惟栁下之墳故得雲

 物告祥芝英表瑞小周王之瑶水徒詠空歌異漢

 帝之猗蘭唯陳甲帳自兹厥後代有修崇上士名

 人時時解脱雲軿羽葢往往䧏靈皆著於金石播

 於謡頌嗟乎四時代謝天道盈虗雖九氣長存歴

 刼以資其融結而三階有象隨時因表其晦明則

 斯𮗚也将世運以汙隆與皇圗而升䧏赤明未啔

 猶多閴户之悲白水方興始漸髙門之慶孝皇帝

 猶龍孕徳指𣗳垂隂應樞電之殊祥有天中之竒

 表甘盤就學和光於百六之𥘉庖正分官利見扵

 九三之際賔門納揆有大造於當時彤矢玈弓𠃔

 至分於四海由是法尭受命祀夏中興𥙷西北之

 不周應東南之王氣御明堂而揖羣后輯瑞玉而

 覲諸侯既治定而功成更憂深而思逺乗奔馭朽

 不以黄屋為尊旰食宵衣唯以蒼生是念知無為

 之無敗體上徳之不徳凝神姑射端拱穆清政舉

 其中事至而應愛民重法敦本訓農偃革消兵守

 好𢧐必危之誡卑宫菲食懼以人從欲之譏故得

 百寶効𤫊三辰薦祉逺無不届邇無不安少康光

 武之功獨髙帝籙貞𮗚𨳩元之業更啓孫謀今

 上承績徳之基法自然之道變化無方之謂聖神

 武不殺之謂仁學洞精微守謙光而冲用明昭隠

 伏體大度以包荒動則庇民不矜功而尚智静惟

 修政恒務嗇而勸分聞善若驚毎賞秋毫之細容

 光必照寕遺行葦之微化洽風隨時和俗厚常以

 天下者烈祖之天下憲章者昇元之憲章垂裕無

 窮永懐㒺極衣冠原廟未足盡思聲樂娱神良非

 至敬緬慕在天之駕因嚴訪道之宫尋属長樂上

 仙躍龍興感載詠生民之頌思弘十亂之功乃眷

 靈巖誕敷明詔𤼵虞衡之吏集般爾之工執藝駿

 奔飭材𪊽至果園之奈供其礱斲北邙之土給其

 圩墁乃新祕殿秘殿孔碩黯其霮䨴屹其穹窿璇

 題互照以晶熒珠網交踈而窈窱震殷雷於滴𤁋

 拖宛虹於循軒忽隂闔而陽𨳩乍霞駁而雲蔚儼

 若虗皇之御穆然太上之容疑馭氣以廻隮𦕈凌

 雲而遐觀乃立髙門髙門有閌擬金闕之觚稜洞

 朱扉而煥照龍章鳳篆以之題署霓旌綘莭兹焉

 出入乃建兩序紛邐迤而重深乃起層樓邈苕亭

 而顯敞北彌郭阡之路南亘姜巴之衢赫光影以

 燭坤麗丹青而藻野速如神運恍若化宫毎至日

 薄星廻𡻕之云暮桐華萍合春聿載陽赤城旋軫

 之𥘉白鶴㑹朝之際都人士女舉袂成帷襲靈風

 而共洽天和仰雲今上御名而方知帝力豈止百年猶畏

 獨識軒轅之臺三夀作朋永閟姜嫄之廟大哉至

 矣無得稱焉夫妙本太無名垂不朽挺窮神知化

 之盛然後顯通幽洞靈之㣲立尊道貴徳之教然

 後致還淳反朴之理漸於人為富夀被於樂為聲

 詩告於太史為典册著扵豊碑為銘篆耿光丕顯

 其在兹乎爰命下臣敬書令徳其詞曰

 邈矣至道悠哉妙門黽黽無物綿綿若存是生清

 濁爰闢乾坤乃生之民乃作之君徳盛惟皇功髙

 曰帝訪道峒山求珠赤水下或知有時稱至理三

 正循環鴻圖資始於惟基命赫矣皇唐運啓𠕂造

 天垂百祥玄徳升聞既夀永昌時乗白雲至於帝

 鄉穆穆嗣君雄雄下武禮極配天教明尊祖明𤼵

 盡思僾然若覩敬佇仙遊式嚴靈宇靈宇何在句

 金之陵丹霞夕映白霧朝凝重屋四注崇臺九層

 雲生窈窱日麗觚稜三秀交隂五便分徑丹沙流

 液玄洲立靖栁谷絙煙雷池寫鏡彷彿九華依稀

 七映至誠則感有應斯來含真上客蕭閒逸才飈

 輪倐忽晨盖徘徊浮𥠖認土方丈凝臺昔在聖人

 建言敷教救物以慈奉先以孝敬佩真𢍆恭聞大

 道顯妙用於言象鼓淳風於億兆薦純嘏扵無窮

 仰皇猷之克紹

     池州重建紫極宫碑銘

 域中之大曰道百行之先曰孝故孝心充乎内必

 道氣應乎外於是有聿修之徳追逺之懐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名顯

 親之善集靈徼福之舉用於邦國則臣節著施於

 家庭則于道光以之爲政則民從乂以之薦信則

 神降福然則壇館之作焉得已乎池州紫極宫者

 本東晋之普明觀也浸之以秋浦鎮之以齊山北

 望陵陽竇真人飛升之所南瞻九子費徴君棲隠

 之鄉玄風徘徊精氣交感代有竒士居爲殊庭既

 奉玄元之御因崇紫極之號治亂迭運隆替不常

 戊午𡻕太守陳公始臨此郡歴垝垣而嘆息歩遺

 址而顧瞻役不徒興義将有屬公媯水洪𣲖太丘

 舊族重世避地徙居建安祖徳門風冠映圗牒王

 師拓境閩方即叙撫納歸附旌訪賢能惟我嚴君

 首奮竒節芟夷逋穢弘濟艱難偏師所指無往弗

 克放十年之間由禆将歴郡守登上公建齊壇功

 名之盛近古無匹及王室多故𫟪城不寕復遣公

 督舟師率諸将萬里赴敵三年轉𢧐𥮅無遺䇿兵

 不頓鋒威行軍中勲在王府舎爵𠕂命聿來是邦

 於是解甲釋兵頒條布政事從中興民用接和㑹

 文賦詩彬彬然有儒者之風矣俄而王妣國太夫

 人凶問至公孺慕出次烝烝永懐以為柔儀慈訓

 實大吾族鞠育仁愛兼倍諸孫甞藥弗親執紼且

 違欲報之恩王事靡盬思所以薦祉于冥莫永神

 於希夷非龜山之宫必易遷之館然則琳房金闕

 瑶壇檜井迎列真之御資閬風之逰仙經不誣勝

 事可作於是瞻星揆日飭用庀徒散廡下之金出

 荊門之絹人百其力工薦其能易其傾頺化以壮

 麗成於心匠不愆素期自某年月鳩工至某年月

 訖事凡出錢若干萬築室若干間正殿當陽三尊

 負扆享列宿之位于東序設三官之堂于西廂嚴

 饋奠之室于艮維所以盡時思之禮敞閒宴之亭

 于乾位所以極坐忘之懐矢𣗥雉飛霞駁雲蔚琁

 題行月煥城邑之晶光飛甍白日壮江山之氣色

 如是則飈歘之駕不得不臨肹蠁之福不得不集

 想見武夷之㑹足申令伯之心至矣哉善慶孫謀

 無得稱已嘗試論之曰神仙者君子之所歸也故

 眞誥云至孝至貞之人皆先受靈職次為列仙𡻕

 登䧏其幽明如人間之考績矣若乃盡忠於君純

孝於親敷恵於民歸誠于仙而不得與夫餌芝术

醮星斗者同隮真階吾不信也朂哉夫子其惟有

終鉉扈駕南廵致禮名岳假道過此仰瞻乆之博

我以文輙不遜讓其銘曰

我經池陽池陽既康化以至道民知嚮方乃新閒

館以奉虗皇君子薦祉則惟其SKchar我登新宫新宫

既崇深嚴耽耽丹彩彤彤九華散影十絶盤空若

在宣岳如游閬風至道不煩玄關甚邇孝享誠敬

奉時祖妣善慶純嘏施于孫子三茅二許夫何逺

已流芳金石永永千祀

     唐故道門威儀玄博大師貞素先生王

     君之碑

 原夫至道之先邈哉稀矣書𢍆已䧏可得而云黄

 帝尭舜澄其源故垂衣恭巳在宥天下伯陽仲尼

 導其用故建言立徳憲章無窮赤松羡門神而明

 之故輕舉上賔留侯商皓變而通之故觧景㓕迹

 順是以下莫不由之故有搢紳端委利萬物于廟

 堂之上葛巾蕙𢃄全隂功于塵埃之外隠顯殊致

 趍捨同歸其人有終其魄不死閬風玄圃羣帝之

 宻都赤城華陽仙聖之治所光霊肹蠁若在左右

 仁人君子往往至焉見之於貞素先生王君矣君

 諱棲霞字玄隠華宗繼世積徳所鍾生於齊得泱

 泱之風長於魯習恂恂之教七𡻕神童及第十五

 博綜經史闕黨童子靡敢並行東方諸侯為之前

 席而仙材𤫊氣禀於自然塵纓世網不可拘係毎

 名山獨往神𢍆感通竒怪恍惚衆莫能測天祐丁

 卯𡻕避亂南渡至于夀春感四海之分崩想八公

 之遺迹於是解巾名路委贄玄門問政先生聶君

 師道見而竒之授以法籙是日彩雲皓鶴翔舞久

 之既而窮方士之遐逰得東郷之勝境道無不在

 善豈常師乂從威儀鄧君啓遐受大洞眞法玄科

 聖旨動以諮詢福地仙源因而棲託誅茅穿徑枕

 石潄流身既退而名愈彰道已寂而節弥苦桑田

 自改桂𣗳長留烈祖漢髙皇帝方在賔門實來作

 鎮紫氣表真人之應青雲符好道之占君鵠書被

 徵褐衣來見談天人之際講道徳之源靡勞牧馬

 之迷自𢍆順風之問因從敦請來止建康有玄眞

 觀者陳宣帝為SKchar矜先生之所作也殿堂岑寂水

 木清華逰焉息焉以遂其好每竹宫望拜玉牒秘

 詞叩寂求眞必君是賴嘉祥靈應世莫得聞聖曆

 中興恩禮殊重加金印紫綬號玄博大師烈祖嘗

 從容謂君曰吾不貪四海之富唯以蒼生為念君

 對曰夫古之聖人脩其身而後及天下天下待一

 人安而後安今天子勤勞萬機忘寝與食身且不

 能自治豈能治蒼生哉帝善其言以百金為之夀

 其識度亮直又如此焉今上嗣清浄之基尊玄黙

 之化諮諏賔敬有踰于前而君茅嶺夙心老而彌

 篤比年抗表請歸舊山優詔惜之又加貞素先生

 之號既而玉棺有命紫素告期葛洪見留不成大

 藥少君捨去先夢繡衣保大壬子歳夏四月甲寅

隠化于玄貞觀春秋六十有二恩旨痛惜賻錢二

十萬道俗嗟慕㑹葬數百人𥘉君之處茅山也即

良常洞之前相雷平山之下披榛翦穢面壑臨流除

地為壇表朝真之位因丘設隧卜安神之室至是㱕

葬符夙願焉六月𤼵自京師泝淮而上時畿内久旱

川塗可掲是日大雨洪注騰波却流驀長隄踰重堰

飄然利渉人不知勞昔周王有欒水之潮宣尼有四

川之應校𤫊比徳其殆庶乎君傳法度人數逾累百

有若玄貞𮗚主朱懐徳名先入室道極嚴師首座孫

仲之童表大徳劉徳光𠫵受經法預聞玄秘永懐在

 三之義願垂不朽之風威儀王可則首座陳希聲並

 仰髙山共刋貞石鉉也不佞夙承教義雖復仙凡異

 蹟静躁殊途而誠心所感素交斯在徘徊祠宇邈

 若山河敬書峴首之悲以俟遼城之歎詞曰

 於鑠子晉上賔于天亦有令孫窮神體玄昔我來

 思世稱其賢今我往矣人謂之仙至道希夷孰知

 其然華陽洞府句曲風煙林芳橘葉地即芝田披

 文相質億萬斯年

     袁州宜春縣重造紫㣲觀碑文

 若夫聖人有作𣳚而不朽畏其神而向其臺思其

 治而變其𣗳故尊道貴徳玄化所以無窮髙山景

 行後賢所以不乏妙門光啓上士勤行書𢍆已還

 煥乎丹青者可數邦域之内表厥宅里者相望時

 運與并人境交得教之大者其可忽乎𡊮州宜春

 縣紫㣲觀者盖有晉鄧表眞人上升之地也左鍾

 山之竒峰右洪陽之仙洞巉巖千仞蔽虧日月窈

 窱百里畜洩風雷廻岡層巒崇其基坰激湍澄谿

 宣其氣象真𤫊之所游集邑居之所走望皇統中

 否下國尋戈齊臺盡傾魯宅多壊鹿中霞帔藐矣

 流離藻扃黼帳翦焉陻廢而周徳未厭漢中仍存

 舊物既甄墜典咸復惟兹𤫊境将俟其人道士孫

 去華殖本康樂之川從師新吴之邑清心錬氣絶

 粒忘形三十餘年其道彌固保大中自所居華林

 山館南游北郷望佳氣之鬰䓗躡垝垣之靡迆慨

 然歎息誓志終完於是面壑依巖披榛築室勤身

 而感物應迹以化人郷閭風随跪信日至節以致

 用時而命工二十餘年厥功克就紺殿特立重廊

 回合闢朱户以瞰野峙瑶壇而在庭至於像設之

 尊嚴仗衛之精麗厨廪之充剏居室之清閑洪纎

 必周奢儉中度羙矣顯績昭哉素誠夫褒善稱

 春秋之旨雖在遐逺人其袷諸監察御史李君思

 義奉使宜春税駕斯館覩厥成今上御名嘉其秉心碑而

 掲之以文求我言意難盡强為之銘銘曰

 袁君之賢此州乃名鄧氏之仙此觀乃形春華麗

 絶真氣融明允矣奥壌居然福庭運逢交䘮地有

 遺靈美哉孫師興廢扶傾重閣金籥還飛火鈴煙

 霞聚散飈歘逢迎精誠所感大道方行用刋樂石

 永告雲扄

     舒州新建文宣王廟碑序

 鉉嘗讀文中子所著書竊觀其建言設教憲章周

孔有道無位故徳澤不被於生民然而門人弟子

如房魏李杜軰皆遭遇眞主佐佑大化元功盛烈

亦云至矣猶以為禮樂不興未能行文中子之道

嗟乎使顔閔之徒遇貞觀之世舉聖人之業成天

下之務豈不益大乎時運不並亨聖賢不世出可

為長嘆息已矣夫太𡙡玄酒𠯁以通神明而不能

競適口之味大咸雲門足以和風俗而不能髙娱

耳之聲五常六藝足以興國家而不能勝㨗給之

數釋菜合樂足以祈永貞而不能掩福田之説李

斯荀卿弟子也而為焚書之酷徳𢑱文皇上宰也

 而沮王道之議况其餘哉故用兵以來郊庠郷塾

 委而不修者有年矣皇唐中興之一紀天子乃崇

 學校飬庶老舉六徳教冑子旁逹郡國靡然向風

 舒州古諸侯之封也其地廣其任重太博周公舊

 勲碩望來頒詔條武以貞師仁以行政動必資於

 前訓舉必順於人心前吏部郎鍾君頃登銓管之

 司實叅侍從之列論思典治必以名教為先洎從

 左官來為佐職神交主諾人無間然始一年而旱

 暵作二年而百榖登三年而上下和既富而教爰

 修廢典乃嚴社稷則播殖之功報乃祀箕畢則風

 雨之𠉀時乃即黌堂謁先聖寝廟卑而将圮衮冕

 陋而不度政之大者烏得巳焉於是庀功庸示儀

 制堂奥户牖巍乎大壮山龍藻火煥乎有章重門

 以深之周垣以繚之爼豆升乎筵干戚由乎序侁

 侁衆賢是配是侑肅肅燕毛以衎以樂閭伍之屬

 𦒿㓜之倫恵澤漸乎肌膚風教移乎情性惜其所

 治者百城耳推是而往何所不至哉鉉也不才放

 逐至此䝉地主之恵接故人之懽博我以文宜無

 所譲屬𭛠既具冠篇将畢㑹鍾君召還京師祖行

 之夕視草以送且曰敬教勸學非大君子不能

 計功稱伐非大手筆不能任吾友紫㣲郎韓君即

 其人也託之銘頌以永清風


 徐公文集卷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