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卷第十三 徐公文集 卷第十四
宋 徐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校鈔本
卷第十五

 徐公文集卷第十四丨記二

       東 海 徐口口口鉉

   重脩徐孺亭記  喬公亭記

   毗陵郡公南原亭記 劔池頌

   九疊松賛    硯銘

   野老行歌圗賛  四皓𦘕賛

   許真人井銘   髙侍郎𦘕象賛

   文獻太子哀𠕋文 齊王贈太弟哀册文

     重脩徐孺亭記

 至矣哉天之愛民甚矣雖數有治亂而常生聖賢

 故得其位則功加於時舛其運則教垂於後雖銷

 聲㓕迹全身逺害不徳而徳普逃名而名揚擁篲

 築宫禮重於列國式閭表墓道光於無窮舉善而

 教政之大者也恭惟我祖炳靈南國舊宅界乎仙

 館髙臺峙乎澄陂孺亭之稱海内瞻仰名公良牧

 代加崇飾千載之下猶旦暮焉頃屬邦君非才敗

 我王度翦焉層今上御名鞠為茂草噫百世之祀誰能廢

 之庚申𡻕始建王都辛酉𡻕遂迁清蹕肆覲羣后

 疇咨先賢餘基未傾偉人将至既而𪔂湖在御桐

 圭錫壌丞相司空鄧王以茂親之重𭙶分陜之權

 思老成之典型仰髙山之景行同言而信不肅而

 嚴乃命經營将從締今上御名九成方𧺫百堵未周甲子

 𡻕入秉國均以武昌運帥侍中濟南公代司宫籥

 公致用以武從政以文祗奉蕭規率由周禮𠕂賡

 成致詳考舊基夷坎窞而就平禆崖岸而増固乃

 崇堂奥乃加藻繢右嚴罇坫之序左設庖膳之區

 前臨康荘旁眺城闕平湖千畆凝碧於其下西山

 萬叠倒影扵其中依然懸榻之場想見致芻之状

 與夫洪崖之館絢綵於烟霞滕王之閣騫飛於雉

 堞南州之物象備矣前哲之光靈萃焉嗟乎君子

 興一𭛠建一事于時必可頌于後必可𮗚兹亭之

 作也都人朋悅過賔矚目紀于方國之吏播於樂

 職之詩鉉也幸成燕翼之謀𫉬参翰墨之任俾垂

 不朽敢惮蕪音

     喬公亭記

 同安城北有𩀱谿禅院焉皖水經其南求塘出其

 左前瞻城邑則萬井纚連却眺平陸則三峰積翠

 朱橋⿲亻丨匽蹇倒影于清流巨木輪囷交隂于别島其

 地豊潤故植之者茂遂其氣清粹故宅之者英秀聞

 諸耆耋喬公之舊居也雖年世屢遷而風流不泯

 故有方外之士爰今上御名經行之室回廊重宇耽若深

 嚴水瀕最勝猶鞠茂草甲寅𡻕前吏部郎中鍾君

 某字某左官兹郡來游此谿顧瞻徘徊有懐創造

 審曲面𫝑經之營之院主僧自新聿應善言允符

 夙契即日而裁逾月而畢不奢不陋既幽既閑慿

 軒俯眄盡濠梁之樂𨳩牖長瞩忘漢隂之機川原

 之景象咸歸卉木之光華一變毎冠葢萃止壺觴

 畢陳吟嘯𤼵其和琴棊助其適郡人瞻望飄若神

 仙署曰喬公之亭志古也噫士君子逹則兼濟天

 下窮則獨善其身未若進退以道小大必理行有

 餘力與人同樂之為懿也是郡也有汝南周公以

 為守有潁川鍾君以為佐故人多暇豫𡻕比順成

 旁郡行𠕂雩之禮而我盛選勝之會鄰境興閴户

 之歎而我賦考室之詩播之毗頌其無愧乎余向

 自禁掖𠕂從放逐故人胥㑹山水窮游良辰美景

 賞心樂事有一于此宜其識之立石刋文以示來

 者于時𡻕次乙夘保大十三年三月日東海徐鉉

 記

     毗陵郡公南原亭館記

 人生而静性之適也若乃廟堂之貴軒冕之盛君

 子所以勞心濟物屈己存教功成事遂復歸於静

 用能周旋於道常久而不已者也有唐再造俗厚

 政和人多暇豫物亦茂遂名園勝㮣隠轔相望至

 于東田之館西州之墅婁湖張矦之宅東山謝公

 之游青谿賦詩之曲白楊飲酒之路風流人物髙

 視昔賢京城坤隅爰具别館百畆之地芳華一新

 舊相毗陵公習静之所也其地却據峻嶺俯瞰長

 江北彌臨滄之觀南摭新林之戍足以窮幽極覧

 忘形放懐扵是建髙望之亭肆游目之觀睨多鳥

 扵雲外認歸㠶于天末四山隠見而屏列重城邐

 迤而霞舒紛従步而右回闢精廬於中嶺𠋣層崖

 而築室就積石以為階土事不文木工不斲虗痛

 夕映宻户冬燠素屏麈尾榧几黎牀談玄之理侣

 此焉游息設射堂扵其左湛方塘於其下虗楹顯

 敞清風SKchar氣襲其間椅岸繁廻紅蕖翠䓏藻其涘

 至扵芳草嘉禾修竹茂林紛敷翳蔚不可殚記凡

 厩庫之室厨廪之區賔燕所資不戒而具毎良辰

 羙景欣然命駕群従子弟結駟相追角巾藜杖SKchar

 游笑詠𮗚之者不知其為公相也古人有言朝庭

 之士入而不能出况于輕鍾𪔂之貴狥山林之心

 将相之權不能累其真胏腑之親不能系其遯道

 風素範豈不美歟又以鉉無事事之情有善善之

 志見徴拙筆用勒貞珉是時𡻕次辛酉冬十月日記

     劔池頌并序

 𡻕次辛酉月𨇠仲冬王人徐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旌銅柱之郷稅

 駕劍池之廟既嘆靈迹徘徊故𭏟或曰龍泉太阿安

 得為寶出也不為當世之用佩之不免亡身之災

 天下固有虗名而無實效者歟愚以為不然夫聖

 人之扵天下亦物耳所禀受者異故能與造物者

 並而為天下王是以聖人之作也天不愛其道地

 不愛其寳同聲相應同氣相求人謀鬼謀皆爲聖

 人用無功無迹豈尋常所能識乎然則集隂陽之

 英萃山澤之精窮爐冶之妙極鋒鋩之利宜其冥

 合玄造弼成聖功者也昔黄帝法月滿而鑄鏡用

 能照燭怪魅辟除不祥大禹𭣣貢金以鑄鼎使民

 知神姦以逺不(⿱艹石)漢髙祖佩斬蛇之劍以撥亂除

 害奄有天下是以三者皆人力所爲也咸能輔佐

 興運與時隠見其可誣乎在昔三分叔世咸有昬

 徳天命将改寰宇将同斯劍知之故霊𤼵於下氣

 浮于上應帝王之符命矚識者之觀瞻亦猶伊尹

 負鼎於莘𭏟仲尼動色於魯相千載一㑹聖賢所

 以汲汲也向使晉武能誕若天意克明俊徳判忠

 邪之路絀驕侈之心則賢能盡其才神靈效其用

 淳耀之烈可續七日之期不爽而王猷既鬱亂本

 既成百姓失望羣龍沮色於是斯劔也委質張雷

 之鑑一泄其憤逺迹劉石之醜復歸于潜其出也

 所以示神之不亡其去也所以示徳唯是輔則其

 為用也逺矣昔者周過其數秦不及期是知天命

 之精㣲可以人事而延促前哲論之備矣若夫精

 真之誠修于内感召之致應乎外自然而然有道

存焉不可以智求不可以言逹王者得之則三五


之功其餘事耳然則天下至珤本非人臣所服變


化無方神物之事也忘身狥國忠臣之節也两造


其極求仁得仁復何怨乎廟在豊城故縣俯瞰池


岸壮武侯雷府君之象祀焉去今縣四十里而龍


泉太阿之廟别在中路棟宇綿久皆将傾頺邑人


朱惲等洽重熈之化感百世之祀奨率同志丨唯


夀宫千載光靈煥然如在縣令孟賔于尉孫舉皆


以文行之懿中賢良之選接武連事恵此王畿推


誠於民薦信於神風雨不愆耕鑿咸若先賢遺躅

 其不泯也宜哉是池廣不終畆深才數尺父老云


 近𡻕旦暮往往有雲霧䝉覆其中惚恍之理不可


 測已今中興三葉聖政惟新豈非靈命孔昭玄貺


 将集天命不㦧弘之在人使臣司言敢告有位乃


 為頌曰

 周室既衰仁獸來臻晉祚不融龍劔效珍神化無


 方天命無親徳之不建與運俱淪歸潜厚載以俟


 真人惟劍之神惟賢之識湛湛靈沼綿綿廟食瑞


 氣長在玄符靡測垂兹頌聲永永無極


 九疊松賛并序

 同安郡南二十里古城南隅有松焉拳曲擁腫𫝑


 若九疊交柯聳幹無不蟠屈者其地髙迥旁無壅


 閼莫知其何由如是或曰下有頑石根不得舒氣


 脉僨興故為此状好事者以為盛𮗚焉余始聞其


 名今至其下睹之而眙曰嗟夫草木麗地禀天之


 和條暢秀茂固常也若乃原隰之宜失隂陽之候


 違柔脆之姿則離披枯瘁貞勁之質則鬰抑盤錯


 生理垂矣獨有SKchar竒之貌嗚呼失其所乎昔在太


 古君臣强名賢愚同域洪洪洞洞是謂太和降及


 後代聖人有作顯仁義建功名扶衰整弊不得已

 也於是有愛惡則象生焉其甚者飭行以矯時執


 方以違俗考槃閭巷聲重王公上徳䘮矣獨有髙


 世之譽嗚呼荀孟屈賈之徒豈斯松之𩔖耶感物


 徘徊因為之賛


 于嗟彼松孰為而生天枉其性屈折其形人實我

 貴我非所營噫嘻淳風SKchar歸大道安行吾欲與汝


 各全其真作此好歌以告騷人

     硯銘


 它山之石是斵是治荆藍表瑩雲露含滋執簡而


 至磨鉛在兹言出乎身文以行之噫嗟君子慎爾

 樞機

     野老行歌圗賛

 昔在陶唐光宅萬國下或知有帝将何力鼓腹擊

 壌嬉游無極自然而然忘適之適中古道薄親仁

 懐徳末世政亂姦宄㓂賊淳風不還可以歎息丹

 青志古存諸往則嗟爾有位鑑兹王式

     四皓𦘕賛

 君子道行必資其位邈哉四賢隠居救世皤皤之

 貌丹青假誌爾無素飡覩此知媿

     許真人开銘

 長史含道棲神九天人非邑改丹井存焉射兹谷

 鮒冽彼寒泉分甘玉液流潤芝田我來自西尋真

 紫陽若愛召𣗳如升魯堂敬刋翠琰求識銀牀噫

 嗟後學揖此餘光

     髙侍郎𦘕象賛

 穆穆清真不淄不磷文髙學富道直誠純昭質已

 邈斯猷愈新丹青𦘕象以永光塵棠隂峴首瞻仰

 霑巾

     文獻太子哀册文

 維顯徳六年太𡻕巳未九月癸卯朔四日丙午文

 獻太子薨於東宫延春殿以某年十有二月壬申

 朔十三日甲申遷座於文園禮也象輅差階龍樓

 向曙肅仗衛以将引儼罇罍而不御主上感深守

 器念極賔天痛玉符之靡召悲銀牓之空懸詔下

 臣於信史載盛烈於瑶編其詞曰

 於昭我唐誕受帝祉舊邦惟新令問不已亦有積

 慶載生賢嗣平王之孫吾君之子越在綺紈芳若

 蘭蓀緑車表慶寳玉䟽恩東平錫壌南昌啓藩耉

 老諮訪丘墳討論文以行禮時然後言敬愛表於

 天性信厚由於自然運屬重熈地惟明兩古尚逹

 節吾先徳讓剖符分陜居東作相封燕禮縟副戎

 業廣績著保𨤲道髙寅亮敬亭南屏浙水東馳是


 惟関輔以衛京師乃移莭龯建此藩維擇其令典

 導以由儀仁薫俗厚化洽風隨國歩中艱文身怙


 亂鎮以髙卧制之長筭取彼鯨鯢戮為京觀吴門

 載同輿詞協從天之眷命我豈矜功乃正皇統斯


 惟至公爰撫軍而監國亦納揆而登庸業彌盛而


 學彌廣望益髙而禮益恭不言而信有感則通多

 壘以之而罷警四門以之而除𠒋反淳和於國儉


 致符瑞於年豊天亦艱諶胡寕不恵枉矢流蒼震

 之野火耀奄前星之次捨内豎之問安進浮丘而

 把袂九重増慟萬邦衘涕𡨋茫少海之波寂歴洊

 雷之肆嗚呼哀哉感神飈之逺至歎芳歳之云徂

 違太學之齒冑啓佳城而下居建采章扵綢綀儼

 備物於塗芻經武帳之峛崺據青龍之鬱紆嗚呼

 哀哉苦霧閉塗窮隂殺莭重雲之旭日如晦大壑

 之層氷似雪指京口而不臨背都門而永訣萬目

 愁而斾旌惨羣心感而笳簫咽嗚呼哀哉瞻瑶山

 之落木聼玄圃之廻風臺思子以何極宫長男而

 遂空集荆門之故吏㑹商嶺之悲翁淚淋浪而洒

袂氣怨結而盈胷嗚呼哀哉厯遂古以遐𮗚考令

猷扵三善孰仁孝之昭著復功名之丕顯惟史筆

與甿頌配天長而日逺寕騁麗於東田豈駁能於

文選嗚呼哀哉

    齊王贈太弟哀𠕋文代喬侍郎

維年月日天䇿上将軍太師尚書令臨川牧齊王

薨于臨川府之正寝主上追先皇託付之意表叔

父遜譲之風乃下明詔𠕋贈太弟即以其年十一

月日葬于江州某縣某鄊廬山之原從理命也綃

幕夕陳虞歌暁引改兎園之賔館設龍樓之陛楯

 閴霊儀以愈遠窮哀端而靡盡愴永恨扵宸襟俾

 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于令問其詞曰

 皇天眷祐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唐良輔時惟宗英裔自文祖孝悌敦

 慤機神頴悟昔在中興爰當就傅申畫宛水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茅土徳望日躋邦家是毗鈎陳宿衛官籥攸司於

 惟淮甸實始皇基導之以禮董之以威俗賦甘棠

 之頌人歌樂職之詩運屬⿰糹⿱𢆶匹明業隆二聖首輯瑞

 玉來参大政乃為左相其班上台乃封夏口其賦

 千乗赫矣元后蒸哉古風不私其子天下為公並

 命叔仲奮兹顯庸或踐我舊藩或陟爾青宫辭不

𫉬命處之益恭晉鄭之勲推而更融SKchar札之操久

而彌崇若太伯之譲異周公之東京江汝水旄節

從容皇統既正靈符允答國歩清謐羣生欣洽復

大道於三古永文昭扵萬乗越我嗣君尊尊親親

極以吕望之髙位崇以貞觀之舊稱賜書不詔賛

禮不名曰予小子實繄叔父維藩維翰宗社之故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難老日新王度謂天盖髙命亦靡常台階殞

宿河月沈光慟東堂之哀靈輟南國之舂相與聖

賢而共嘆獨天地之何常嗚呼哀哉知生若𭔃臨

凶奢於蜃炭舉士庶而均哀頌聲猷於無問嗚呼


 哀哉歸虎莭於王府靡鸞旌於雉門閑西園之風

 月惨緱嶺之煙雲象輅廻兮遵塗逺歸帷整兮逝


 水奔賔友散兮霰雪積巾箱故兮經籍殘嗚呼哀


 哉身殁壤存道悠運促贈今日之典𠕋閟當時之

 寳玉全大義以經國激清風而𬒳俗昭遺烈於千


 齡𭔃玄堂于陵谷嗚呼哀哉



 徐公文集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