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全唐詩 (四庫全書本)/卷525

巻五百二十四 御定全唐詩 巻五百二十五 巻五百二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全唐詩巻五百二十五
  杜牧
  寓言
  暖風遲日柳初含顧影看身又自慙何事明朝獨惆悵杏花時節在江南
  
  月白煙青水暗流孤猿銜恨叫中秋三聲欲斷疑腸斷饒是少年今一作須白頭
  懷歸
  塵埃終日滿窗前水態雲容思浩然爭得便歸湘浦去却持竿上釣魚船
  邊上晩秋
  黑山南面更無州馬放平沙夜不收風送孤城臨晩角一聲聲入客心愁
  傷友人悼吹簫妓
  玉簫聲斷没流年滿目春愁隴樹一作上煙豔質已隨雲雨散鳳樓空鎻月明天
  訪許顔
  門近寒溪窗近山枕山流水日潺潺長嫌世上浮雲客老向塵中不解顔
  春日古道旁作
  萬古榮華旦暮齊樓臺春盡草萋萋君看陌上何人墓旋化紅塵送馬蹏
  青塜
  青塜前頭隴水流燕支山上暮雲秋蛾睂一墜窮泉路夜夜孤魂月下愁
  大夢上人自廬峰回
  行脚尋常到寺稀一枝藜杖一禪衣開一作閒門滿院空秋色新向廬峰過夏歸
  洛中二首
  栁動晴風拂路塵年年宫闕鎻濃春一從翠輦無巡幸老却蛾睂幾許人
  風吹栁帶揺晴緑蝶遶花枝戀暖香多把芳菲泛春酒直敎愁色對愁腸
  邊上聞笳三首
  何處吹笳薄暮天塞垣髙鳥沒狼煙遊人一聽頭堪白蘇武爭禁十九年
  海路無塵邊草新榮枯不見緑楊春白沙日暮愁雲起獨感離鄉萬里人
  胡雛吹笛上髙臺寒雁驚飛去不回盡日春風吹不散只應分付客愁來
  春日寄許渾先輩
  薊北鴈初去湘南春又歸水流滄海急人到白頭稀塞路盡何處我愁當落暉終須一作年接鴛鷺霄漢共髙飛
  經闔閭城
  遺蹤委荒草行客思悠悠昔日人何處終年水自流孤煙邨戍逺亂雨海門秋吟罷獨歸去煙雲盡慘愁
  并州道中
  行役我方倦苦吟誰復聞戍樓春帶雪邊角暮吹雲極目無人迹回頭送鴈羣如何遣公子髙卧醉醺醺
  别懷
  相别徒成泣經過總是空勞生慣離别夜夢苦西東去路三湘浪歸程一片風他年寄消息書在鯉魚中
  漁父
  白髪滄浪上全忘是與非秋潭垂釣去夜月叩船歸煙影侵蘆㟁潮痕在竹扉終年狎鷗鳥來去且無機
  秋夢
  寒空動髙吹月色滿清砧殘夢夜魂斷美人邊思深孤鴻秋出塞一葉暗辭林又寄征衣去迢迢天外心
  早秋客舍
  風吹一片葉萬物已驚秋獨夜他鄉淚年年為客愁别離何處盡揺落幾時休不及磻溪叟身閒長自由
  逢故人
  故交相見稀相見倍依依塵路事不盡雲巖閒好歸投人銷壯志徇俗變真機又落他鄉淚風前一滿衣
  秋晩江上遣懷
  孤舟天際外去路望中賖貧病逺行客夢魂多在家蟬吟秋色樹鴉噪夕陽沙不擬徹雙鬢他方擲嵗華
  長安夜月
  寒光垂靜夜皓彩滿重城萬國盡分照誰家無此明古槐踈影薄仙桂動秋聲獨有長門裏蛾睂對曉晴
  
  東西那有礙出處豈無心曉入洞庭濶暮歸巫峽深渡江隨鳥影擁樹隔猿吟莫隠髙唐去枯苖待作霖
  春懷
  年光何太急倐忽又青春明月誰為主江山暗換人鶯花潛運老榮樂漸成塵遥憶朱門柳别離應更頻
  逢故人
  年年不相見相見却成悲敎我淚如霰嗟君髮似絲正傷攜手處況值落花時莫惜今宵醉人間忽忽期
  閒題
  男兒所在即為家百鎰黄金一朶花借問春風何處好緑楊深巷馬頭斜
  金谷園
  繁華事散逐香塵流水無情草自春日暮東風怨啼鳥落花猶似墮樓人
  重登科
  星漢離宫月出輪滿街含笑綺羅春花前每被青娥問何事重來只一人
  遊邊
  黄沙連海路無塵邊草長枯不見春日暮拂雲堆下過馬前逢著射鵰人
  將赴池州道中作
  青陽雲水去年尋黄絹歌詩出翰林投轄暫停留酒客絳帷斜繫滿松隂妖人笑我不相問道者應知歸路心南去南來盡鄉國月明秋水只沈沈
  隋宫春
  龍舟東下事成空蔓草萋萋滿故宫亡國亡家為顔色露桃猶自恨春風
  蠻中醉一作張籍詩
  瘴塞蠻江入洞流人家多在竹棚頭青山海上無城郭唯見松牌出象州
  寓題
  把酒直須判酩酊逢花莫惜暫淹留假如三萬六千日半是悲哀半是愁
  送趙十二赴舉
  省事却因多事力無心翻似有心來秋風郡閣殘花在别後何人更一杯
  偶呈鄭先輩
  不語亭亭儼薄糚畫裙雙鳳鬱金香西京才子旁看取何似喬家那窈娘
  子規此詩又見李白集題作宣城見杜鵑花
  蜀地曾聞子規鳥宣城又見杜鵑花一叫一回腸一斷三春三月憶三巴
  江樓
  獨酌芳春酒登樓已半醺誰驚一行雁衝斷過江雲
  旅情
  旅館無良伴凝情自悄然寒燈思舊事斷鴈警愁眠逺夢歸侵曉家書到隔年湘江好煙月門繫釣魚船
  杜鵑
  杜宇竟何寃年年叫蜀門至今銜積恨終古弔殘魂芳草迴腸結紅花染血痕山川盡春色嗚咽復誰論
  聞蟬
  火雲初似滅曉角欲微清故國行千里新蟬忽數聲時行仍髣髴度日更分明不敢頻傾耳唯憂白髪生
  送友人
  十載名兼利人皆與命爭青春留不住白髪自然生夜雨滴鄉思秋風從别情都門五十里馳馬逐雞聲
  旅情
  窗虚枕簟涼寢倦憶瀟湘山色㡬時老人心終日忙松風半夜雨簾月滿堂霜匹馬好歸去江頭橘正香
  曉望
  獨起望山色水雞鳴蓼洲房星隨月曉楚木向雲秋曲渚疑江盡平沙似浪浮秦原在何處澤國碧悠悠
  貽友人
  自是東西客逢人又送人不應相見老秖是别離頻度日還知暮平生未識春儻無遷谷分歸去養天真
  書事
  自笑走紅塵流年舊復新東風半夜雨南國萬家春失計抛魚艇何門化涸鱗是誰添歳月老却暗投人
  别鶴
  分飛共所從六翮勢催一作摧風聲斷碧雲外影孤明月中青田歸路逺丹一作月桂舊巢空矯翼知何處天涯不可窮
  晚泊
  帆濕去悠悠停橈宿渡頭亂煙迷野㟁獨鳥出中流篷雨延鄉夢江風阻暮秋倘無身外事甘老向扁舟
  山寺
  峭壁引行徑截溪開石門泉飛濺虚檻雲起漲河軒隔水看來路踈籬見定猿未閒難久住歸去復何言
  早行
  垂鞭信馬行數里未鷄鳴林下帶殘夢葉飛時忽驚霜凝孤鶴迥月曉逺山横僮僕休辭險時平路復平
  秋日偶題
  荷花兼柳葉彼此不勝秋玉露滴初泣金風吹更愁緑睂甘棄墜紅臉恨飄流歎息是遊子少年還白頭
  憶歸
  新城非故里終日想柴扃興罷花還落愁來酒欲醒何人初髮白幾處亂山青逺憶湘江上漁歌對月聽
  偶見黄州作
  朔風髙𦂳掠河樓白鼻騧郎白罽裘有箇當壚明似月馬鞭斜揖笑回頭
  醉倒
  日晴空樂下仙雲俱在涼亭送使君莫辭一盞即相請還是三年更不聞
  酬許十三秀才兼依來韻
  多爲裁詩步竹軒有時凝思過朝昏篇成敢道懷金璞吟苦唯應似嶺猿迷興每慙花月夕寄愁長在别離魂憑一作煩君把巻侵寒燭麗句時傳畫㦸門
  後池泛舟送王十秀才
  城日晩悠悠弦歌在碧流夕風飄度曲煙嶼一作㠗隠行舟問拍擬一作疑新令憐香占彩毬當筵雖一醉寧復緩離愁
  書情
  誰家洛浦神十四五來人媚髪輕垂額香衫軟著身摘蓮紅袖濕窺渌翠蛾頻飛鵲徒來往平陽公主親
  兵部一作李尚書席上作
  華堂今日綺筵開誰唤一作召分司御史來偶一作忽發狂言驚滿座三重粉面紀事作兩行紅粉一時回牧為御史分務雒陽時李司徒愿罷鎮閒居聲伎豪侈雒中名士咸謁之李髙㑹賓客以杜持憲不敢邀致杜遣座客達意願與斯㑹李不得已邀之杜獨坐南向瞪目注視引滿三巵問李云聞有紫雲者孰是李指之杜凝睇良久曰名不虛傳宜以見惠李俯而笑諸妓亦回首破顔杜又自飲二爵朗吟此詩而起意氣閒逸旁若無人杜不拘細行故詩有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聲
  驌驦坂
  荆州一萬里不如蒯易度仰首望飛鳴伊人何異趣





  御定全唐詩卷五百二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