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全唐詩 (四庫全書本)/卷602

卷六百一 御定全唐詩 巻六百二 巻六百三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全唐詩巻六百二
  汪遵一作王遒
  汪遵宣城人幼爲縣吏後辭役就貢咸通七年登進士第詩一巻
  彭澤
  鶴愛孤松雲愛山宦情微祿免相關栽成五栁吟歸去漉酒巾邊伴菊閒
  杜郵館
  殺盡降兵熱血流一心猶自逞戈矛功成若解求身退豈得將軍死杜郵
  細腰宫
  鼓聲連日燭連宵貪向春風舞細腰爭奈君王正沈醉秦兵江上促征橈
  瑤臺
  仙夢香魂不乆留滿川雲雨滿宫愁直須待得荆王死
  始向瑤臺一處遊
  吴坂
  踡跼鹽車萬里蹄忽逢良鑒始能嘶不緣伯樂稱竒SKchar幾與駑駘價一齊
  箕山
  薄世臨流洗耳塵便歸雲洞任天真一瓢風入猶嫌閙何況人間萬種人
  息國
  家國興亡身獨存玉容還受楚王恩銜寃只合甘先死何待花間不肯言
  梁寺
  立國從來爲戰功一朝何事却談空臺城兵匝無人敵閒卧髙僧滿梵宫
  南陽
  陸困泥蟠未適從豈妨耕稼隱高蹤若非先主垂三顧誰識茅廬一卧龍
  杞梁墓
  一呌長城萬仞摧𣏌梁遺骨逐妻囘南鄰北里皆孀婦誰解堅心繼此來
  夷門
  晉鄙兵囘爲重難秦師收斾亦西還今來不是無朱亥誰降軒車問抱關
  汴河
  隋皇意欲泛龍舟千里崑崙水别流還待春風錦颿暖栁隂相送到迷樓
  燕臺
  禮士招賢萬古名髙臺依舊對燕城如今寂寞無人上春去秋來草自生
  聊城
  刃血攻聊已越年竟慿儒術罷戈鋋田單漫逞燒牛計一箭終輸魯仲連
  西河
  花貌年年溺水濵俗傳河伯娶生人自從明宰投巫後直至如今鬼不神
  密縣
  百里能將濟猛寛飛蝗不到邑人安至今閭里逢災沴猶祝當時卓長官
  昇仙橋
  題橋貴欲露先誠此日人皆笑率情應訝臨卭沽酒客逢人還作漢公卿
  破陳
  獵獵朱旗映綵霞紛紛白刃入陳家看看打破東平苑猶舞庭前玉樹花
  白頭吟
  失却青絲素髪生合歡羅帶意全輕古今人事皆如此不獨文君與馬卿
  短歌行
  箭飛烏兎競東西貴賤賢愚不夢齊匣裏有琴樽有酒人間便是武陵溪
  晉河
  風引征帆管吹高晉君張晏俟雄豪舟人笑指千餘客誰是煙霄六翮毛
  干將墓
  槖籥氷霜萬古聞拍灰松地見餘墳應緣神劒飛揚乆水水山山盡是雲
  金谷
  晉臣榮盛更誰過常向堦前舞翠娥香散豔消如一夢但留風月伴煙蘿
  三閭廟
  爲嫌朝野盡陶陶不覺官高怨亦髙憔悴莫酬漁父笑浪交一作教千載詠離騷
  易水
  匕首空磨事不成誤留龍袂待琴聲斯須却作秦中鬼青史徒標烈士名
  嚴陵臺
  一釣淒涼在杳㝠故人飛詔入山扄終將寵辱輕軒冕髙卧五雲爲客星
  淮陰
  秦季賢愚混不分只應漂母識王孫歸榮便累千金贈爲報當時一飯恩
  雞鳴曲
  金距花冠傍舎棲清晨相呌一聲齊開關自有馮生計不必天明待汝啼
  採桑婦
  為報躊躇陌上郎蠶飢日晩妾心忙本來若愛黄金好不肯𢹂籠更採桑
  漁父
  棹月眠流處處通綠簑葦帶混元風靈均說盡孤髙事全與逍遥意不同
  越女
  玉貌何曾爲浣沙只圖句踐獻夫差蘇臺日夜唯歌舞不覺干戈犯翠華
  望思臺
  不憂家國任姦臣骨肉翻為驀路人巫蠱事行寃莫雪九層徒築見無因
  比干墓
  國亂時危道不行忠賢諫死勝謀生一沈寃骨千年後壠水雖平恨未平
  郢中
  莫言白雪少人聽髙調都難稱俗情不是楚詞詢宋玉巴歌猶掩繞梁聲
  北海
  漢臣曾此作縲囚茹血衣毛十九秋鶴髪半垂龍節在不聞青史說封侯
  招屈亭
  三閭溺處殺懷王感得荆人盡縞裳招屈亭邊兩重恨逺天秋色暮蒼蒼
  屈祠
  不肯迂囘入醉鄉乍吞忠梗沒滄浪至今祠畔猨啼月了了猶疑恨楚王
  銅雀臺
  銅雀臺成玉座空短歌長袖盡悲風不知仙駕歸何處徒遣顰眉望漢宫
  斑竹祠
  九處煙霞九處昏一囘延首一銷魂因慿直節流紅淚圖得千秋見血痕
  題李太尉平泉莊
  水一作平泉花木好高眠嵩少縱横滿目前惆悵人間不平事今朝身在海南邊
  戰城南
  風沙刮地塞雲愁平旦交鋒晚未休白骨又霑新戰血青天猶列舊旄頭
  延平津
  三尺晶熒射斗牛豈隨凡手報寃讐延平一旦為龍處看取風雲布九州
  項亭
  不修仁徳合文明天道如何擬力爭隔岸故鄉歸不得十年空負㧞山名
  烏江
  兵散弓殘挫虎威單槍匹馬突重圍英雄去盡羞容在看却江東不得歸
  綠珠
  大扺花顔最怕秋南家歌歇北家愁從來幾許如君貌不肯如君墜玉樓
  升仙橋
  漢朝卿相盡風雲司馬題橋衆又聞何事不如楊得意解搜賢哲薦明君
  隋栁
  夾浪分堤萬樹餘為迎龍舸到江都君看靖節髙眠處只向衡門種五株
  楊栁
  亞夫營畔栁濛濛隋主堤邊四路通攀折贈君還有意翠眉輕嫩怕春風
  桐江
  光武重興四海寧漢臣無不受浮榮嚴陵何事輕軒冕獨向桐江釣月明
  招隱
  罷聽泉聲看鹿羣丈夫才策合匡君早攜書劒離巖谷莫待蒲輪輾白雲
  陳宫
  椒宫荒宴竟無疑倐忽山河盡入隋留得後庭亡國曲至今猶與酒家吹
  樊將軍廟
  玉輦曾經陷楚營漢皇心怯擬休兵當時不得將軍力日月須分一半明
  東海
  𣻌舟雪浪映花顔徐福𢹂將竟不還同作危時避秦客此行何似武陵灘
  昭君
  漢家天子鎭寰瀛塞北羌胡未罷兵猛將謀臣徒自貴蛾眉一笑塞塵清
  五湖
  已立平吴覇越功片帆髙颺五湖風不知戰國官榮一作縱横者誰似陶朱得始終
  澠池
  西秦北趙各稱髙池上張筵列我曹何事君王親擊缶相如有劒可吹毛
  函谷關
  脫禍束奔壯氣摧馬如飛電轂如雷當時若不聽彈鋏那得關門半夜開
  詠酒二首
  九醖松醪一曲歌本圖閒放養天和後人不識前賢意破國亡家事甚多
  萬事銷沉向一杯竹門啞軋為風開秋宵睡足芭蕉雨又是江湖入夢來
  蒼頡臺
  觀跡成文代結繩皇風儒教浩然興幾人從此休耕釣吟對長安雪夜燈
  長城
  秦築長城比鐵牢蕃戎不敢過臨洮雖然萬里連雲際爭及堯階三尺髙




  御定全唐詩卷六百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