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全唐詩 (四庫全書本)/卷615

巻六百十四 御定全唐詩 巻六百十五 巻六百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全唐詩巻六百十五
  皮日休
  傷小女
  一嵗猶未滿九泉何太深唯餘巻書一作葹草相對共傷心
  一作漢江曉望
  萬頃湖天碧一星飛鷺白此時放懐望不厭為浮客
  閒夜酒醒
  醒來山月高孤枕羣一作琴書裏酒渴漫思茶山童呼不起
  和魯望風人詩三首
  刻石書離恨因成别後悲莫言春繭薄猶有萬里思鏤出容刀飾親逢巧笑難日中騷客佩爭奈即闌干江上秋聲起從來浪得名逆風猶挂席苦不㑹凡一作帆
  古函闗
  破落古闗城猶能扼帝京今朝行客過不待曉鷄鳴
  聰明泉
  一勺如瓊液將愚擬望賢欲知心不變還似飲貪泉
  史處士
  山期須早赴世累莫遲留忽遇狂風起閒心不自由
  芳草渡
  溪南越鄉音古栁渡江深日晩無來客閒船繫緑陰
  古宫詞三首
  樓殿倚明月參差如亂峯宫花半夜發不待景陽鐘閒騎小步馬獨遶萬年枝盡日看花足君王自不知玉枕寐不足宫花空觸簷梁間燕不睡應怪夜明簾
  春日陪崔諫議櫻桃園宴
  萬樹香飄冰麝風蠟燻花雪盡成紅夜深歡態狀不得醉客圖開明月中衛協畫醉客圖
  松江早春
  松陵清淨雪消初見底新安恐未如穏凭船舷無一事分明數得鱠殘魚
  女墳湖即吳王葬女之所
  萬貴千奢已寂寥可憐幽憤為誰嬌須知韓重相思骨直在芙蓉向下消
  㤗伯廟
  一廟爭祠兩讓君㡬千年後轉清氛當時盡解稱高義誰敢教他莽卓聞
  宿木蘭院
  木蘭院裏雙棲鶴長被金鉦聒不眠今夜宿來還似爾到明無計夢雲泉
  重題薔薇
  濃似猩猩初染素輕如燕燕欲凌空可憐細麗難勝日照得深紅作淺紅
  春夕酒醒
  四弦纔罷醉蠻奴酃緑餘香在翠爐夜半醒來紅蠟短一枝寒淚作珊瑚
  一作胥門閒泛
  青翰虛徐夏思清愁烟漠漠荇花平醉來欲把田田葉盡裏當時醒酒鯖
  木蘭後池三詠
  重臺蓮花
  欹紅婑媠力難任每葉頭邊半米金可得教他水妃見兩重元是一重心
  浮萍
  嫩似金脂颺似烟多情渾欲擁紅蓮明朝擬附南風信寄與湘妃作翠鈿
  白蓮
  但恐醍醐難並潔祗應薝蔔可齊香半垂金粉知何似靜婉臨溪照額黄
  重題後池
  細雨闌珊眠鷺覺鈿波悠漾並鴛嬌適來㑹得荆王意秪為蓮莖重細腰
  庭中初植松桂魯望偶題奉和次韻
  毿毿落髪垂輕露獵獵丹華動細風恰似青童君欲㑹儼然相向立庭中
  魯望戲題書印囊奉和次韻
  金篆方圓一寸餘可憐銀艾未思渠不知夫子將心印印破人間萬巻書
  館娃宫懐古五絶
  綺閤飄香下太湖亂兵侵曉上姑蘇越王大有堪羞處秖把西施賺得吳
  鄭妲無言下玉墀夜來飛箭滿罘罳越王定指高臺笑却見當時金鏤楣
  半夜娃宫作戰場血腥猶雜宴時香西施不及燒殘蠟猶為君王泣數行
  素襪雖遮未掩羞越王猶怕伍員頭吳王恨魄今如在只合西施瀨上遊kao
  響屧廊中金玉步采蘋一作蘭山上綺羅身不知水葬今何處溪月彎彎欲效顰
  虎丘寺西小溪閒泛三絶
  鼓子花明白石岸桃枝竹覆翠嵐溪分明似對天台洞應厭頑仙不肎迷
  絶壑秪憐白羽傲窮溪唯覺錦鱗癡更深尚有通樵處或是秦人未可知
  高下不驚紅翡翠淺深還礙白薔薇船頭繫箇松根上欲待逢仙不擬歸
  天竺寺八月十五日夜桂子
  玉顆珊珊下月輪殿前拾得露華新至今不㑹天中事應是嫦一作姮娥擲與人
  釣侣二章
  趁眠無事避風濤一斗霜鱗換濁醪吳中賣魚論斗驚怪兒童呼不得盡衝烟雨漉車螯
  嚴陵灘勢似雲崩釣具歸來放石層烟浪濺篷寒不睡更將枯蚌㸃漁燈
  寄同年韋校書
  二年疎放飽江潭水物山容盡足躭唯有故人憐未替欲封乾鱠寄終南
  初冬偶作
  豹皮茵下百餘錢劉墮閒沽盡醉眠酒病校來無一事鶴亡松老似經年
  醉中寄魯望一壺并一絶
  門巷寥寥空紫苔先生應渴解醒杯醉中不得親相倚故遣青州從事來
  更次來韻寄魯望
  蕭蕭紅葉擲蒼苔𤣥晏先生欠一杯從此問君還酒債顧延之送㡬錢來
  重𤣥寺雙矮檜
  撲地枝回是翠鈿碧絲籠細不成煙應如天竺難陀寺一對狻猊相枕眠
  奉酬魯望醉中戲贈
  秦吳風俗昔難同唯有才情一作清才事事通剛戀水雲歸不得前身應是太湖公
  臯橋
  臯橋依舊緑楊中閭里猶生隱士風唯我到來居上館不知何道勝梁鴻
  軍事院霜菊盛開因書一絶寄上諫議一本無寄字
  金華千㸃曉霜凝獨對壺觴又不能已過重陽三十日至今猶是待王𢎞
  悼鶴
  莫怪朝來淚滿衣墜毛猶傍水花飛遼東舊事今千古却向人間塟令威
  醉中先起李縠戲贈走筆奉酬
  麝烟苒苒生銀SKchar蠟淚漣漣滴繡閨舞袖莫欺先醉去醒來還解騐金泥
  奉和魯望招潤卿博士辭以道侣將至之作
  癭木樽前地胏圖為君偏輟俗功夫靈真散盡光一作先來此莫戀安妃在後無
  奉和再招一作文燕招潤卿
  飇御已應歸杳渺博山猶自對氛氲不知入夜能來否紅蠟先教刻五分
  酒病偶作
  鬱林步陣畫遮明一炷濃香養病酲何事晩來還欲飲隔牆聞賣蛤蜊聲
  潤卿魯望寒夜見訪各惜其志遂成一絶
  世外為交不是親醉吟俱岸白綸巾風清月白更三㸃未放華陽鶴上人
  奉和魯望玩金鸂鶒戲贈
  鏤羽雕毛迥出羣温黁飄出麝臍熏夜來曾吐紅茵畔猶似一作自溪邊睡不聞
  友人許惠酒以詩徵之
  野客蕭然訪我家霜威白菊兩三花子山病起無餘事只望蒲臺酒一車庾信集云蒲州刺史中山公許酒一車未送
  寒夜文讌潤卿有期不至
  草堂虛灑待高真不意清齋避世塵料得焚香無别事存心應降月夫人
  汴河懐古二首
  萬艘龍舸緑絲間載到揚州盡不還應是天教開汴水一千餘里地無山
  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里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
  寄題天台國清寺齊梁體
  十里松門國清路飯猨臺上菩提樹怪來煙雨落晴天元是海風吹瀑布
  咏蟹
  未遊滄海早知名有骨還從肉上生莫道無心畏雷電海龍王處也横行
  金錢花
  陰陽為炭地為爐鑄出金錢不用模莫向人間逞顔色不知還解濟貧無
  惠山聴松菴
  千葉蓮花舊有香半山金刹照方塘殿前日暮高風起松子聲聲打石床










  御定全唐詩巻六百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