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全唐詩 (四庫全書本)/卷767

巻七百六十六 御定全唐詩 巻七百六十七 巻七百六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全唐詩巻七百六十七
  孫元晏
  孫元晏不知何許人曽著詠史詩七十五首今編為一巻
  
  黄金車
  分擘山河即漸開許昌基業已傾頹黄金車與斑斕耳早個須知入䜟來
  赤壁
  㑹獵書來舉國驚祗應周魯不教迎曹公一戰奔波後赤壁功傳萬古名
  魯肅指囷
  破産移家事亦難佐吴從此覇江山爭教不立功勲得指出千囷如等閒
  甘寧斫營
  夜深婾入魏軍營滿寨驚忙火似星百口寳刀千匹絹也應消得與甘寧
  徐盛
  欲把江山鼎足分邢真銜冊到江南當時將相誰堪重徐盛將軍最不甘
  魯肅
  斫案興言斷衆疑鼎分從此定雄雌若無子敬心相似爭得烏林破魏師
  武昌
  西塞山髙截九垓䜟謡終日自相催武昌魚美應難戀歴數須歸建業來
  顧雍
  贊國經綸更有誰蔡公相歎亦相師貴為丞相封侯了歸後家人總不知
  呂蒙
  幼小家貧實可哀願征行去志難回不探虎穴求身逹爭得人間富貴来
  介象
  好道君王遇亦難變通靈異幾多般介先生有神仙術釣得鱸魚在玉盤
  濡須塢
  風揭洪濤響若雷枕波為壘險相隈莫言有箇濡湏塢㡬度曹公失志囬
  周泰
  名與諸公又不同金瘡痕在滿身中不將御盖宣恩澤誰信將軍别有功
  張紘
  東部張公與衆殊共施經畧贊全吴陳琳漫自稱雄伯神氣應湏怯大巫
  太史慈
  聖徳招賢逺近知曹公心計却成欺陳韓昔日嘗投楚豈是當歸召得伊
  孫堅后
  委付張公翊聖材幾將賢德贊文臺爭教不覇江山得日月徵曾入夢來
  陸統
  將軍身歿有兒孤虎子為名教讀書更向宫中教騎馬感君恩重合何如
  青蓋
  歴數將終勢已摧不脩君徳更堪哀被他青盖言相誤元是湏教入晉來
  
  七寶鞭
  天命湏知豈偶然亂臣徒欲用兵權聖謨廟略還應别渾不消他七寳鞭
  庾恱鵝炙
  春暖江南景氣新子鵝炙美就中珍庾家㕑盛劉公困渾弗相貽也惱人
  謝𤣥
  百萬兵來逼合肥謝𤣥為將統雄師旌旗首尾千餘里渾不消他一局棊
  謝混
  尚主當初偶未成此時誰合更闗情可憐謝混風華在千古翻傳禁臠名
  陸玩
  陸公髙論亦由衷謙譲還慙未有功天下忠良人欲盡始應交我作三公
  王坦之
  晉祚安危只此行坦之何必苦憂驚謝公合定寰區在爭遣當時事得成
  蒲葵扇
  抛捨東山嵗月遥幾施經畧挫雄豪若非名徳喧寰宇爭得蒲葵價數髙
  王郎
  太尉門庭亦甚髙王郎名重禮相饒自家妻父猶如此誰更逢君得折腰
  劉毅
  遶牀堪壯喝盧聲似鐵容儀衆盡驚二十七人同舉義幾人全得舊功名
  王恭
  春風濯濯栁容儀鶴氅神情舉世推可惜教君仗旄鉞枉將心地託牢之
  謝公賭墅
  發遣將軍欲去時畧無情撓只貪棊自從乞與羊曇後賭墅功成更有誰
  苻堅投箠
  投箠填江語未終謝安乗此立殊功三台星爛乾坤在且與張華死不同
  衛玠
  叔寳羊車海内稀山家女壻好風姿江東士女無端甚看殺玉人渾不知
  郭璞脫襦
  吟坐因思郭景純每言窮逹似通神到頭分命難移改觧脱青襦與别人
  庾樓
  江州樓上月明中從事同登眺逺空玉樹忽薶千載後有誰重此繼清風
  新亭
  容易乗虛逼帝畿滿江艛艣與旌旗盧循若觧新亭上勝負還應未可知
  
  大峴
  大峴纔過喜可知指空言已副心期公孫計策嗟無用天與南朝作覇基
  放宫人
  納諫廷臣免犯顔自然恩可覇江山姚興侍女方承寵放出宫闈若等閒
  借南苑
  人主詞應不偶然幾人曽説笑掀天不知南苑今何在借與張公三百年
  謝澹雲霞友
  仗氣凌人豈可親只將范泰是知聞縁何喚作雲霞友却恐雲霞未似君
  烏衣巷
  古迹荒基好歎嗟滿川吟景只煙霞烏衣巷在何人住回首令人憶謝家
  袁粲
  負才尚氣滿朝知髙臥閑吟見客稀獨歩何人識袁尹白楊郊外醉方歸
  劉伯龍
  位重何如不厭貧伯龍孤子只脩身固知生計還湏有窮鬼臨時也笑人
  王方平
  拂衣畊釣已多時江上山前樂可知著却貂裘將採藥任他人喚作漁師
  黄羅襦
  戚屬羣臣盡見猜預憂身後又堪哀到頭委付何曽是虛把羅襦與彦回
  謝朏
  謝家諸子盡蘭香各震芳名滿帝鄉惟有千金更堪重只將髙卧向齊王
  羊𤣥保
  運命將來各有期好官才闕即思之就中堪愛羊𤣥保偏受君王分外知
  
  謝朏
  解璽傳呼詔侍中却来高臥豈疎慵此時忠節還希有堪羨君王特地容
  小兒執燭
  謝公情量已難量忠宋心誠豈暫忘執燭小兒渾放去略無言語與君王
  王僧祐
  肯與公卿作等倫澹然名徳只推君任他車騎來相訪簫鼓盈庭似不聞
  王僧䖍
  位髙名重不堪疑懇讓儀同帝亦知不學常流爭進取却憂門有二台司
  明帝裹蒸
  至尊尊貴異人間御膳天㕑豈等閒惜得裹蒸無用處不如安覇取江山
  鬱林王
  强哀强慘亦從伊歸到私庭喜可知喜字漫書三十六到頭能得幾多時
  何氏小山
  顯逹何曽肯繫心築居郊外好園林賺他謝朏出山去贏得髙名直至今
  王倫之
  豫章太守重詞林圗畫陳蕃與華歆更奠子將并孺子為君千載作知音
  潘妃
  曽歩金蓮寵絶倫豈甘今日委埃塵玉兒還有懷恩䖏不肯將身嫁小臣
  王亮
  後見梁王未免哀奈何無計拯傾頽若教彼相顛扶得爭遣明公到此來
  
  分宫女
  滌蕩齊宫法令新分張宫女二千人可憐無限如花貌重見世間桃李春
  馬仙埤
  齊朝太守不甘降忠莭當時動四方義士要教天下見且㽞君住待袁昻
  勍敵
  傳聞天子重儒才特為皇華綺宴開今日方驚遇勍敵此人元自北朝来
  蔡撙
  紫茄白莧以為珍守任清真轉更貧不飲吴興郡中水古今能有幾多人
  楚祠
  曽與蕭侯醉玉桮此時神影盡傾頽莫云千古無靈聖也向西川助敵来
  謝朏小輿
  小輿升殿掌鈞台不免無憀却憶回應恨被他何𦙍誤悔先容易出山来
  八闗齋
  依憑金地甚䖍誠忍溺空王為聖明内殿設齋申禱祝豈無功徳及臺城
  庾信
  苦心詞賦向誰談淪落周朝志豈甘可惜多才庾開府一生惆悵憶江南
  
  王僧辨
  彼此英雄各有名石頭髙臥擬爭衡當時堪笑王僧辨待欲將心託聖明
  武帝蚌盤
  金翠絲黄略不舒蚌盤清宴意何如豈知三閣繁華日解為君王妙破除
  虞居士
  苦諫將軍縂不知幾隨烟焰作塵飛東山居士何人識惟有君王却許歸
  姚察
  曽佐徐陵向北遊剖陳疑事動名流却歸掌選清何甚一匹花練不肯收
  宣帝傷將卒
  前後兵師戰勝回百餘城壘盡歸来當時將卒應知感况得君王為舉哀
  臨春閣
  臨春髙閣上侵雲風起香飄數里聞自是君王正沈醉豈知消息報隋軍
  結綺閣
  結綺髙宜眺海涯上凌丹漢拂雲霞一千朱翠同居此爭柰恩多屬麗華
  望僊閣
  多少沈檀結築成望僊為號倚青冥不知孔氏何形狀醉得君王不解醒
  三閣
  三閣相通綺宴開數千朱翠遶周回只知斷送君王醉不道韓擒已到来
  狎客
  八宫妃盡賦篇章風揭歌聲錦繡香選得十人為狎客有誰能觧諫君王
  淮水
  文物衣冠盡入秦六朝繁盛忽埃塵自從淮水乾枯後不見王家更有人
  江令宅
  不向南朝立諫名舊居基在事分明令人惆悵江中令只作篇章過一生
  後庭舞
  嬿婉囬風態若飛麗華翹袖玉為姿後庭一曲從教舞舞破江山君未知



  御定全唐詩巻七百六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