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一百三十七 御定駢字類編 卷一百三十八 卷一百三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御定駢字類編卷一百三十八
  采色門五
  
  黑月楞嚴經明還日輪暗還丨丨 雲笈七籖十五日前為白月陽符火本用事後十五日為隂月隂符金水用事 晁補之大圃硯銘丨丨模汗兩奴利與黔突居難與揭篋趨 蘇軾留别蹇道士拱辰詩丨丨在濁水何曽不清明
  黑星史記天官書見青星下 歩天歌東方角兩星南北正直著中有平道上天田總是丨丨兩相連又車中五箇天潢精潢畔咸池三丨丨又五箇丨丨翼下頭欲知名字是東甌
  黑雲漢書天文志元平元年正月庚子日出時有丨丨狀如焱風亂鬊轉出西北東南行轉而西有頃亡占曰有雲如衆風是謂風師法有大兵 後漢書杜篤傳大漢開基髙祖有勲斬白蛇屯丨丨 呉均戰城南樂府丨丨藏趙樹黄塵埋隴垠 常楚老祖龍行丨丨兵氣射天裂壯士朝眠夢寃結 孟雲卿汴河阻風詩白霧魚龍氣丨丨牛馬形 常建張公子行百尺旌竿沈丨丨邊笳落日不堪聞 錢起送張將軍征西詩戰處丨丨霾瀚海愁中明月度陽闗 李賀雁門太守行丨丨壓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鱗開 王宏從軍行山邊叠叠丨丨飛海畔莓莓青草死 姚合對月詩一片丨丨何處起皂羅籠却水精毬 薛逢古鏡歌金膏洗拭鉎澀盡丨丨吐出新蟾蜍 韓偓暴雨詩電尾燒丨丨雨脚飛銀線 蘇軾望湖樓醉書詩丨丨翻墨未遮
  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又介亭餞楊傑次公詩前朝欲上已蠟屐丨丨白雨如傾盆 孔平仲舟行却回詩日高五丈行十里白雲之中丨丨起 張孝祥舟行大雨詩忽然昨夜雷雨作丨丨頺山風滿壑
  黑電蔡襄寄來安孫推官詩丨丨揮詩筆黄河瀉酒觥
  黑霧前趙錄麟嘉二年春正月朔日丨丨四塞終日竟夜著人如墨五日乃止 劉長卿望海詩白波走雷電丨丨藏魚龍 盧綸春日卧病示趙季黄詩黄埃滿市圖書賤丨丨連天虎豹尊 皮日休以紗巾寄魯望詩掩歛乍疑裁丨丨輕明渾似戴元霜 蘇舜欽暴雨詩霹靂飛出大壑底烈火丨丨相奔趨 蘇軾謝人惠雲巾方舄詩鹿門佳士勤相贈丨丨元霜合比肩蘇轍詩洗硯知殘墨遍水如丨丨 成廷珪長江送别圖詩隂風轉地鯨怒翻丨丨連空龍起立
  黑風法華經普門品若有百千萬億衆生為求金銀琉璃硨磲碼碯珊瑚琥珀眞珠等寳入于大海假使丨丨吹其船舫飄墮羅刹鬼國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人等皆得解脱脱羅刹之難杜牧大雨行東垠丨丨駕海水海底卷上天中央 李渉却歸巴陵途中詩去年臘月來夏口丨丨白浪打頭吼 蘇軾有美堂暴雨詩天外丨丨吹海立浙東飛雨過江來
  黑雨韓偓江行詩浪蹙青山江北岸雲含丨丨日西邉
  黑市歩天歌下元一宫名天市兩扇垣墻二十二當門六角丨丨樓門左兩星是車肆
  黑道漢書天文志見黄道下又立冬冬至北從丨丨
  黑氣五代史符存審傳朱友謙以河中同州降晉梁遣劉鄩攻同州友謙求救乃遣存審救之存審選精騎二百雜河中兵出擊鄩壘獲其騎兵五十居旬日望氣者言有丨丨狀如鬬雞存審曰可以一戰矣乃進軍擊鄩大敗之 越絶書外傳記軍氣丨丨在軍上將謀未定其氣本廣末鋭而來者為逆兵去乃可攻丨丨在右將弱卒少兵亡穀盡軍傷可不攻自降丨丨在後將勇卒彊兵少穀亡攻之殺將軍亡丨丨在左將智而勇卒少兵少攻之殺將其軍自降丨丨在前將智而明卒少穀盡可不攻自降 姚合惡神行雨詩龍噴丨丨翻騰滚鬼掣紅光劈劃揁
  黑眚漢書五行志傳曰聼之不聰是謂不謀厥咎急厥罰恒寒厥極貧時則有丨丨黑祥惟火沴水 劉歆洪範五行傳宣公十五年冬蝝生蝝螕蠹之有翼者食穀為災丨丨也
  黑祥漢書五行志見上
  黑暈范梈画馬詩赤毛灑血㣲生汗丨丨團雲整作花
  黑煙庾肩吾逺看放火詩風前細塵起月裏丨丨生劉禹錫九龍祠祈雨詩丨丨聳鱗甲灑液如棼絲黑光宋史太祖紀太祖次陳橋驛軍中知星者苗訓引門吏楚昭輔視日下復有一日丨丨摩盪者久之夢溪筆談鄜延境内有石油烟甚濃埽其煤以為墨丨丨如漆松墨不及也識其文曰延川石液 齊已謝
  人惠丹藥詩肌膚紅色透髭髪丨丨生
  黑帝史記封禪書漢王東擊項籍而還入闗問故秦時上帝祠何帝也對曰四帝有白青黄赤帝之祠髙祖曰吾聞天有五帝而有四何也莫知其説于是髙祖曰吾知之矣乃待我而具五也乃立丨丨祠命曰北畤晉書天文志北方丨丨叶光紀之神也 杜甫朝享太廟賦丨丨歸寒而激昂蒼靈戒晚而來徃 徐彦伯
  奉和幸新豐温泉宫應制詩何如丨丨月元覽白雲鄉 魏徵有丨丨羽音樂章
  黑精周禮春官以元璜禮北方注禮北方以立冬謂丨丨之帝而顓頊元冥食焉 歩天歌河中八星名太陵陵北九箇天船名陵中積尸一箇星積水船中一丨丨
  黑靈漢書郊祀志北方帝顓頊丨丨元冥畤及月廟雨師廟辰星北宿北宫于北郊兆 雲笈七籖北方元天五氣徘徊辰星煥爛光耀太微丨丨尊師飛元羽衣
  黑隂孔平仲大雪郡侯送酒詩丨丨遮眼鋪水墨寒氣刮耳投兵刀
  黑朝耿湋登鍾山館詩澗花寒夕雨潭水丨丨林
  黑晨何遜下方山詩見黑流下
  黑夜白居易游悟真寺詩丨丨自光明不待燈燭然張祜題海鹽南館詩丨丨山魈語黄昏海燕歸司空圖避亂詩虎暴荒居迥螢孤丨丨深
  黑博唐書厯志九執厯見白博下
  黑地王建過喜祥山館詩夜過深山算驛程三回丨丨聼泉聲 曹唐和周侍御買劍詩青天露拔雲霓泣丨丨潛擎鬼魅愁
  黑土史記三王世家封于北方者取丨丨 三輔黄圖昆明池武帝初穿得丨丨西域人曰劫燒之餘灰也
  黑壚湘烟錄氾勝之書曰春地氣通可耕堅硬強地丨丨土輒平摩其塊以生草草生復耕之天有小雨復耕和之勿令有塊以待時
  黑墳書禹貢兖州厥土丨丨 曹冏六代論墉基不可倉卒而成威名不可一朝而立譬之種樹久則深固其本根茂盛其枝葉若造次徙于山林之中植于宮闕之下雖壅之以丨丨暖之以春日猶不救于枯槁而何暇繁育哉
  黑埴管子丨丨宜稻麥其草宜苹蓨其木宜白棠
  黑壤春秋公㑹晉侯宋公衞侯鄭伯曹伯于丨丨 闗中記長安地皆丨丨城今赤如火堅如石父老所傳盡鑿龍首山土為城又諸臺闗亦爾 貫休春山詩見白兒下 范成大勞畬耕詩吳田丨丨腴吳米玉粒鮮 郝經雲夢詩殘嶺土崖斷餘浸丨丨輭
  黑沙元史五行志大徳七年太原徐溝祁縣及汾州平遥介休西河孝義等縣地震成渠泉湧丨丨 蘇軾催試官考較戯作紅旗青蓋互明滅丨丨白浪相吞屠 又舊唐書迴紇傳那頡戰勝全占赤心下七千帳東瞰振武大同據室韋丨丨榆林東南入幽州
  黑灰漢書武帝紀元狩三年于長安西南鑿昆明池得丨丨問東方朔朔曰此非臣能知可問西域僧帝遣人往問僧曰此是天地劫灰之餘也
  黑山魏志張燕傳燕常山人軍中號曰飛燕其後人衆漸廣至百萬號曰丨丨賊河北諸郡被其害 蘇晉丞相賜宴序寢丨丨之柝包青海之戈雲雨賢才水火菽粟 梁元帝元覽賦見青嶺下 錢起盧龍塞行雨雪紛紛丨丨外行人共指盧龍塞 戎昱從軍行擒生丨丨北殺敵黄雲西 尉遲匡詩夜夜月為青冢鏡年年雪作丨丨花 雍陶贈金河戍客詩射鵰青冢北走馬丨丨西 王貞白少年行威靜丨丨路氣含清海波 杜牧邊上晚秋詩丨丨南靣更無州馬放平沙夜不收 許渾傷虞將軍詩對雪夜窮黄石略望雲秋計丨丨程 馬戴射鵰騎詩獵過丨丨猶走馬寒鵰射落不回頭 秦韜玉塞下詩丨丨霜重弓添硬青冢沙平月更髙
  黑嶺遼史興宗紀二十二年秋七月如丨丨
  黑巖白居易初入峽有感詩未夜丨丨昏無風白浪起 李咸用廬山詩丨丨藏晝電紫霧泛朝暾黑洞白居易洞中蝙蝠詩千年鼠化白蝙蝠丨丨深藏避網羅 劉昭禹送人游九疑句漆燈尋丨丨之字上危峰
  黑穴晉書李特載記其先廩君之苗裔也昔武落鍾離山崩有石穴二所一赤如丹一黒如漆有人出于赤穴者名曰務相姓巴氏有出于丨丨者凡四姓曰驛氏樊氏柏氏鄭氏
  黑石隋書禮儀志敦煌烏山丨丨變白 唐書大食傳隋大業中有波斯國人牧于俱紛摩地那山有獸言曰山西之穴有利兵丨丨而白文得之者王走視如言 神異經北方有宫以丨丨為檣題曰天地中男之宫 水經注氷固堂檐前四柱採洛陽之八風谷丨丨為之雕鏤隐起以金銀間雲雉有若錦焉 錄異記水星之精墜于張掖郡柳谷中化為丨丨魏青龍年其石自立白色為文有牛馬仙人之狀及玉環玉玦兼文字果應司馬氏為晉以符金徳焉 李賀王濬墓下詩古書平丨丨袖劍斷青銅 梅堯臣夢游嵩山詩丨丨文難辨蒼苔蹟易成 又送宣州簽判詩我鄉復傳召南化磨鏤丨丨君亦逢 又述征記王世充營于丨丨圍李宻于月城窟宻直馳丨丨連舉六烽乃解圍 明一統志陽山在盧龍縣東南中多谿谷有獅子嶺迤東為丨丨坻茄子山與昌黎接界 又本草集解丨丨脂一名石墨出潁川陽城
  黑水書禹貢華陽丨丨惟梁州 又丨丨西河惟雍州又導丨丨至于三危入于南海 唐書徳宗紀山南道節度使嚴震及吐蕃戰于丨丨堡 又丨丨靺鞨傳丨丨靺鞨居肅慎地亦曰挹婁元魏時曰勿吉五代史唐莊宗紀同光二年九月丙辰丨丨遣使者來陸倕石闕銘龍飛丨丨虎歩西河 栁宗元愚溪對雍之西有水幽險若漆不知其所出名曰丨丨 張衡西京賦廼有昆明靈沼丨丨元阯周以金隄樹以柳SKchar2王粲贈文叔良詩瞻彼丨丨滔滔其流 郭璞游仙詩丹泉飄朱沫丨丨鼔元濤 李乂奉和晦日幸昆明
  池應制詩川通丨丨浸地派紫泉流 張子容長安早春詩雪盡黄山樹氷開丨丨津 杜甫歸夢詩雨急青楓暮雲深丨丨遥 孟浩然長安早春詩雪盡青山樹氷開丨丨濵 白居易寄題仙游寺詩丨丨澄時潭底出白雲被處洞門開 李賀南園詩松溪丨丨新龍卵桂洞生硝舊馬牙 杜牧偶題詩蒼江程未息丨丨夢何頻 李商隠南山趙行軍新詩盛稱游讌之洽因寄一絶蓮幕遥臨丨丨津櫜鞬無事但尋春 又送千牛李將軍赴闕詩黄山遮舞態丨丨斷歌聲 曹唐奉送嚴大夫再領容府詩劍澄丨丨曽芟虎箭劈黄雲慣射鵰 又玉海注見黄豐下
  黑洋黄鎮成直沽客詩今年恰趁直沽船丨丨大海波連天
  黑河元史阿塔海傳祖塔海巴圖爾驍勇善戰常従太祖同飲丨丨水以功為千戸 拾遺記溟海之北有勃鞮之國人夀千嵗食以丨丨水藻飲以隂山桂脂文獻通考識匿若曰屍棄尼曰瑟匿南臨丨丨其王突厥延陀種 又酉陽雜俎仙藥丨丨蔡湖
  黑潭李陽氷惡溪銘岌丘㘚呀蒼山丨丨 白居易丨丨龍樂府丨丨水深黒如墨傳有神龍人不識黑沼袁桷再次上京雜咏韻詩錦掣蘭苕翠波翻丨丨龍
  黑泉李頎雜興詩波驚海若潛幽石龍抱胡髯卧丨丨
  黑流何遜下方山詩繁霜白曉岸苦霧丨晨丨
  黑潦馬子才書丨丨滿道馬如游龍
  黑波西王母傳叔申道陵渡白水凌丨丨顧盼倐忽謁王母于闕下 元稹賽神詩靈藥逡巡盡丨丨朝夕噴
  黑浪白居易題海圖屏風詩白濤與丨丨呼吸繞咽喉施肩吾及第後過揚子江詩魚龍互閃爍丨丨髙于天 劉克莊龍隠洞詩中有無底淵丨丨常蕩潏
  黑凌宋史髙繼宣傳𦍑兵寇麟符繼宣率兵營陵井抵天門闕是夕大雨及河師半濟丨丨暴合舟不得進乃具牲酒為文以禱已而凌解
  黑婁象胥録丨丨在嘉峪闗西近土魯番世締好丨丨貢從土魯番入其地男女山水草木禽獸並黑大明㑹典諸宴通例命朝鮮丨丨琉球陪臣列于殿内東西班後侍坐
  黑僰地理通釋濮在楚西南通典有丨丨濮
  黑車續文獻通考見白麃下
  黑姑史記趙世家南伐晉别北滅丨丨注丨丨戎國
  黑苗名山藏湖廣四川貴州間有山曰蜡爾諸苗居之其東麻陽鎮筸為湖苗其西銅仁諸苗為貴苗其西北接四川之酉陽宣撫先後相煽反起萬鏜為副都御史勦之四年不克撫之湖苗定而貴苗未靖尋入為兵部侍郎而龍許保吳丨丨復亂推張岳總督湖廣川貴軍務而丨丨遂就擒
  黑郊後漢書禮儀志立冬之日夜漏未盡五刻京都百官皆衣皁迎氣于丨丨
  黑堡髙居誨使于闐記自靈州過黄河行三十里始渉沙入黨項界曰細腰沙神樹沙至三公沙宿月氐都督帳自此沙行四百餘里至丨丨沙沙尤廣遂登沙嶺
  黑城水經注黑水出丨丨北西南逕黒水西
  黑殿晉書張駿傳見青殿下
  黑樓葉適再過呉江詩回飈掩夾浦勢與丨丨頏
  黑門大明㑹典房屋器用等第六品至九品丨丨鐵環
  黑房雲笈七籖陽神領腦宫神引子元神游于上天初出之時只覺身從一丨丨中出當見種種鬼神形容
  黑椽陸⻱𫎇寄懐華陽道士詩架上丨丨長褐隐案頭丹篆小符靈
  黑板大明㑹典房屋器用等第公侯門用金漆及獸靣擺錫環家廟三間五架俱用丨丨瓦蓋屋脊用花様瓦獸
  黑宇魏書宇文忠之傳除中書侍郎裴伯茂與忠之同省常侮忽之以忠之色黑呼為丨丨黑王名臣言行錄王信奉使北國肄射都亭首破的館人駭愕曰尚書得非丨丨相公子孫乎謂武恭公徳用也又妙于筆法儐使有求書與之趨謝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黑姓唐書突騎施别種蘇禄傳蘇禄病風大首領莫賀達干都摩支二部方盛而種人自謂娑葛後者為黄姓蘇禄部為丨丨更相猜讐莫賀達干都摩支夜攻蘇禄殺之都摩支又背達干立蘇禄子為可汗居碎葉城引丨丨可汗共擊達干 岑參胡歌丨丨番王貂鼠裘蒲萄宫錦醉纒頭
  黑氏潜夫論志氏姓帝乙元子㣲子開紂之庶兄也武王封之于宋今之睢陽是也宋孔氏祝其氏沙氏丨丨皆子姓也
  黑狄酉陽雜俎丨丨咽虹丹而投水𡩋生服石腦而赴火
  黑兒太平御覽朱彦時賦丨丨詩云世有非常人實惟皮元士稟兹至緇色内外皆相似行如驪馬驟立似烏牛跱忿如鸚鵡鬬樂似鸕鷀聲
  黑闥唐書髙祖紀武徳四年七月甲戌劉丨丨反于貝州十二月丁卯秦王世民齊王元吉討丨丨五年三月丁未秦王世民及丨丨戰于洺水敗之丨丨亡入于突厥六月辛亥劉丨丨與突厥寇山東七月甲午淮陽郡王道元為河北道行軍總管討劉丨丨十月己酉齊王元吉討丨丨乙丑淮陽郡王道元及丨丨戰于下博死之十一月甲申皇太子討丨丨十二月及劉丨丨戰于魏州敗之六年正月己卯丨丨將葛徳威執丨丨以降二月劉丨丨伏誅 又劉丨丨傳丨丨貝州漳南人與竇建徳少相友建徳用為將封漢東郡公武徳四年建徳敗還匿漳南杜門不出㑹髙祖召建徳故將范願等將用之願等疑畏謀反乃之漳南謁丨丨以告丨丨喜椎牛饗士設壇漳南祭建徳告以舉兵意自稱大將軍號漢東王建元天造
  黑頭晉書諸葛恢傳恢弱冠知名試守即丘長轉臨沂令為政和平避地江左王導嘗謂曰明府當為丨丨公 南史袁昂傳遷吏部尚書武帝謂曰齊明帝用卿為丨丨尚書我用卿為白頭尚書良以多媿 又封延伯傳零陵譚𢎞寳衡陽何𢎞華陽陽丨丨疎從四世同居詔俱表門閭蠲租税 李白悲歌行還須丨丨取方伯莫謾白首為儒生 杜甫晚行詩逺媿梁江總還家尚丨丨 李頎欲之新鄉荅崔顥綦毋潛詩數年作吏家屢空誰道丨丨成老翁 韓翃送李中丞赴商州詩當年紫髯將他日丨丨公 白居易諭懐詩丨丨日已白白靣日已黑 劉禹錫和蘇十郎詩莫怪人人驚早白縁君尚是丨丨翁 温庭筠觱篥歌丨丨丞相九天歸夜聼飛瓊吹朔管 司空圖新嵗對冩真詩文武輕銷丹竈火市朝偏貴丨丨人 羅隠送節度盧端公將命之汴州詩到彼的知宣室語㡬時徴拜丨丨公陸游詩絶知雪鬢宜蓑笠分付貂蟬與丨丨 林逋湖山小隠詩丨丨為相雖無謂白眼㸔人亦未妨
  黑首禮記明堂位殷人白馬丨丨 隋書禮儀志昔丹烏木運姬有大白之旂黄星土徳曹乘丨丨之馬黑顙易林元鬛丨丨東歸髙鄉朱鳥導引靈⻱載莊
  黑髮神仙傳泰山父老莫知姓字漢武帝東廵狩見老翁于道旁頭上白光髙數尺怪而問之對曰臣年八十五時頭白齒落遇有道者教臣絶榖并作神枕臣行之轉老而少丨丨更生齒落復出臣今一百八十嵗矣 晁補之河中府謝到任表青天白日道至大而難摹丨丨丹心力不能而知止 王建贈溪翁詩應得丹砂力春來丨丨新 姚合詶萬年張郎中見寄詩丨丨年來盡滄江歸去遲 歐陽修詩去時丨丨吹春風張耒詩浮名誤人不得脱丨丨減來那復加
  黑鬢白居易約心詩見青袍下
  黑角大明㑹典見黒緑下 文房四說東州可謂多竒石紅絲丨丨黄玉褐色凡四種皆可作研而丨丨尤精出于近日極有佳趣 李存贈胡廵檢民詩手弓張丨丨腰箭開白羽
  黑靣南史劉穆之孫瑀傳瑀族叔秀之為丹陽瑀與親故書曰吾家丨丨阿秀遂居劉安衆處朝廷不為多士 北史景穆十二王欽傳欽中書監尚書右僕射儀同三司欽色尤黑時人號為丨丨僕射黑耳爾雅丨丨犚 晉書輿服志三品將軍以上尚書令軺車丨丨有後戸僕射但有後戸無耳並皁輪黑眉中華古今注見白糚下
  黑睛墠雅貓眼丨丨如線此正午貓眼也 玉策記鶴瘦頭朱頂則冲霄露眼丨丨則逺視隆鼻短喙則少瞑䯓頰䯔耳則知時 酉陽雜俎蜀有費雞師目赤無丨丨為人解災必用一雞設祭于庭 東醫寳鑑見黄膜下
  黑眸北史王崇傳母亡崇廬于殯所晝夜哭泣鳩鴿羣至有一小鳥素質丨丨形大于雀栖于崇廬朝夕不去 繁欽三胡賦莎車則黄目深眼圓耳狹頤康居則焦頭折額髙輔䧟靣眼無丨丨頰無餘肉黑瞳唐書黠戛斯傳黠戛斯古堅昆國也人皆長大赤髪晳靣緑瞳以丨丨為不祥丨丨者必曰陵苗裔也
  黑眥爾雅黒脣犉丨丨牰
  黑翳本草空青又治丨丨覆瞳
  黑鼻本草集解濯貝使人善驚勿近童子黄脣齒有赤駮是也雖貝使人病瘧丨丨無皮是也黑齒唐書驃國傳羣蠻種類有丨丨金齒銀齒三種淮南子自東南至東北方有大人國君子國丨丨民毛民勞民 海外經丨丨國在其北為人黑食稻啖虵注東夸傳曰倭國東四十餘里有裸國裸國東南有丨丨國船行一年可至也 左思呉都賦烏滸狼㬻夫南西屠儋耳丨丨之酋金隣象郡之渠驫駥飍矞靸霅驚捷 木華海賦或掣掣洩洩于裸人之國或泛泛悠悠于丨丨之邦 又唐書諸夷傳丨丨常之百濟西部人長七尺餘驍毅有謀略 御史臺記唐司門員外郎張文成工為俳諧大將軍丨丨常之將出征或人勉之曰公官卑何不從行文成曰寧可且將朱脣飲酒誰能逐你丨丨常之
  黑鬛禮記明堂位夏后氏駱馬丨丨集説白黑相間謂之駱此馬白身而丨丨也 爾雅白馬丨丨駱彤白雜毛騢白馬黑脣駩黑喙騧
  黑脣爾雅見上 又詩殺時犉牡注黄牛丨丨曰犉
  黑喙爾雅見黒鬛下
  黑鬚司空圖寓居有感詩見白鬚下
  黑髭李昭象赴舉出山留寄山居鄭參軍詩理琴寒指倦試藥丨丨生 齊已九日逢虛中虛受詩我已多衰病君猶盡丨丨
  黑髯唐書大食傳大食本波斯地男子鼻髙丨而丨女子白晳出輒障面 元史貝降傳貝降美鬚髯善敷奏數令馳驛往咨于朝及引見世祖遥識之都曰丨丨使臣復來耶
  黑身唐書林邑傳自林邑已南皆拳髪丨丨通號為崑崙 山海經梟陽國在北朐之西其為人人面長脣丨丨有毛反踵見人笑亦笑 玉海後世土牛之法以立春日幹色為角耳尾支色為脛納音色為蹄設令甲子嵗甲為幹其色青則青為牛首子為支其色黑則丨為丨納音金其色白則白為腹
  黑心六書見白櫟下
  黑體晉書刑法志犯黥者皁其巾犯劓者丹其服犯臏者丨其丨犯宫者雜其履
  黑胎雲笈七籖武都耆男化為女江氏祖母化為黿丨丨氏豬而變人蒯武安人而變虎斯游魂之騐也黑膽王令寄題韓丞相定州閱古堂詩仍令大筆署行事冩出丨丨朱肝脾
  黑襟陸⻱𫎇鵁鶄詩序見青脛下
  黑腹爾雅黑耳犚丨丨牧黑脚犈其子犢體長牬絶有力欣犌
  黑肩左傳周公丨丨將左 路史髙辛紀丨丨中山武公裔
  黑腕唐無名氏吹火詩見青脣下
  黑脊禮記内則馬丨丨而般臂漏疏漏謂螻蛄臭丨丨謂馬脊黒般臂謂馬之前脛其色般般然若如此其肉如螻蛄臭也
  黑背左傳衞于叔丨丨侵鄭晉命也 又急就篇注神爵之形或大如鷃白頸丨丨而腹斑文黑黶本草江南射工毒蟲在山間水中人行或浴則此蟲含沙射人有四種一種徧身有丨丨子四邊悉赤犯之如刺
  黑痣長編太祖欲取太原趙普曰俟削平諸國彈丸丨丨之地將何所避
  黑子史記漢髙祖紀左股有七十二丨丨 北史周文帝紀帝生而有黒氣如蓋下覆其身背有丨丨宛轉若龍盤之形 又冦讃傳讃嘗從相者唐文相文曰君額上丨丨入幘位當至方伯封公 唐書髙力士傳力士㓜與母麥相失後得之不復記識母曰胸有七丨丨在否力士袒示之如言乃相持號慟 賈誼陳時政疏淮陽之比大諸侯厪如丨丨之著面 庾信哀江南賦地惟丨丨城猶彈丸 又魏書髙允傳遼東公翟丨丨有寵于世祖奉使并州受絹千匹事尋發覺丨丨不以實對竟為世祖所誅
  黑肱春秋昭公三十有一年冬丨丨以濫來奔 又穀梁傳其不言邾丨丨何也别乎邾也注邾以濫邑封丨丨故别之若國 又左傳丨丨以濫來奔賤而書名重地故也 又丨丨以土地出求食而已不求其名賤而必書 又穀梁傳成公疏成公名丨丨宣公之子以周定王十七年即位諡法安民立政曰成 史記魯世家宣公子丨丨立是為成公
  黑臀春秋宣公八年九月辛酉晉侯丨丨卒于扈 漢書古今人表晉成公丨丨靈公弟
  黑尻陸璣詩疏鸛鸛雀也似鴻而大長頸赤喙白身黒尾翅樹上作巢大如車輪卵如三升杯望見人按其子令伏徑含去一名負釜一名丨丨一名背竈一名皁帬 本草釋名鸛名丨丨
  黑汗宋史邈黎國傳元祐四年般次冷移四抹粟迷等賫于闐國丨丨王并本國王表章來有司以其國未嘗入貢請視于闐條式從之
  黑跡呉船錄黄牛峽上有洛川廟黄牛之神助禹疏川者廟在大峰峻壁之上有黄跡如牛一丨丨如人牽之
  黑脚爾雅丨丨犈疏牛之丨丨者名犈
  黑爪宋書五行志見赤背下
  黑尾山海經中曲之山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身丨丨其名曰駮是食虎豹可以禦兵
  黑毛紀聞長人國人長三丈鋸牙鈎爪不火食逐禽獸而食之時亦食人裸其軀丨丨覆之黑毫酉陽雜俎則天初誕右手中指有丨丨左旋如黒子引之尺餘
  黑痕王羲之鸕鷀帖鸕鷀糞白去䵟𪒟瘢黶令人色態注䵟𪒟黑色也黶丨丨
  黑癧齊書祥瑞志太祖體有龍鱗斑駮成文始謂是丨丨治之甚至而文愈明
  黑脈本草集解菰米三年者中心生白薹如藕狀似小兒臂而白軟中有丨丨堪啖者名菰首也 香譜馢香亦沉香同樹以其肌理有丨丨者謂之也
  黑疸本草五種疸疾黄疸穀疸酒疸丨丨女勞疸
  黑汁拾遺記浮提之國獻神通善書二人乍老乍少出肘間金壺中有丨丨如淳漆灑地及石皆成篆隸科斗之字
  黑液太清神仙衆經要略黒龍䕶之黒氣繞之丨丨調之
  黑神癸辛雜識穆陵之誕聖前一夕全夫人欲歸東浦母家榮文恭王時待次閩縣尉遣僕平某者贖丨丨散與之同往
  黑位汲冢周書見白位下
  黑邊西溪叢語犀以黒為本其色黒而黄曰正透黄而有丨丨曰倒透正者世人貴之其形圓謂之通天犀
  黑處許渾龍池詩西岩泉落水容寛靈物蜿蜒丨丨蟠李頻夏日題盩厔友人書齋詩丨丨巢幽鳥隂來叫𠉀蟲 唐彦謙游陽明洞詩初晴鶴㸃青邊嶂欲雨龍移丨丨潭
  黑端山海經貓豬大者肉至千斤豪豬狀如豚而白毛毛大如笄而丨丨
  黑實山海經少室之山其上有木焉葉茂狀如楊其枝五衢黄花丨丨服者不怒 雲笈七籖星圍五百五十里亦皆瑠璃水精中有玉樹丨丨金翅之所棲
  黑點歩天歌舌中丨丨天讒星礪石舌旁斜四丁
  黑理山海經崦嵫之山其上多丹木其葉如穀其實大如𤓰赤跗而丨丨食之已痺可以御火黑格鄭載堉律學新説廣志曰有赤粟白莖有丨丨雀粟有張公班有含黄有蒼背稷有雪白粟黑斑文房四説見青角下
  黑統春秋繁露時王丨丨正魯尚黒黜夏親周 又三正以丨丨初正日月朔于營室斗建寅天統氣始通物見萌達
  黑藏雲笈七籖左佩龍符右帶鳯文口吐蒼華灌腎靈根丨丨自生身為飛仙
  黑色北史齊文宣帝紀丨丨大頰兊下鱗身重踝瞻視審定不好戲弄 唐書李密傳煬(「旦」改為「𠀇」)帝見之謂宇文述曰左仗下丨丨小兒為誰曰蒲山公李寛子宻帝曰此兒顧昐不常無入衞 五代史慕容彦超傳嘗冐姓閻氏丨丨胡髯號閻崑崙 竹書紀年帝舜母曰握登見大虹意感而生舜于姚墟目重瞳子故名重華龍顔大口丨丨身長六尺一寸 管子六行時節君服丨丨韋應物感事詩霜雪皎素絲何意墜墨池青蒼猶可濯丨丨不可移 陸游題十八學士圖詩平時但懼丨丨兒不知乃有虬鬚生
  黑質隋書禮樂志子男及四品木輅丨丨以漆飾之唐書儀衞志次衙門左右廂廂有五門執爽人同上第一門居左右威衞丨丨歩甲隊之後白質歩甲隊之前 淮南子蔡之㓜女衞之稚質梱纂組雜竒彩抑丨丨揚赤文禹湯之志不能逮 蘇軾代書荅梁先詩遺我駮石盆與甌丨丨白章聲琳球
  黑采淮南子孟冬之月北宫御女黒色衣丨丨
  黑澤藥録石肺一名石肝丨丨有赤文 本草集解青端赤稜名青石英丨丨有光名黒石英黑文春秋㑹城圖黄帝冠黄文白帝冠白文黒帝冠丨丨 中興徵祥説天下太平則騶虞見騶虞仁獸也狀如白虎而丨丨其尾參倍
  黑章司馬相如封禪文見白質下 王粲遊海賦□鼊瑇瑁金質丨丨 魏徵大明舞丨丨擾囿赤字浮河
  黑事史記文帝紀魯人公孫臣上書言方今土徳時土徳應黄龍見當改正朔服色制度天子下其事與丞相議丞相推以為今水徳始明正十月上丨丨以為其言非是請罷之
  黑學宋書蠻夷傳見白學下
  黑業傳燈錄見白業下
  黑黄禮記月令季夏之月命婦官染采黼黻文章必以法故無或差貸丨丨蒼赤莫不質良毋敢詐偽遼史厯象志渾象是作天道之常尋尺之中可以俯窺陶唐之象是矣古之錬銅丨丨白青之氣盡然後用之故可施于久逺 續文獻通考龍涎初若脂膠丨丨色頗有魚鯹之氣
  黑紅吕巖得劍法記見紅黑下
  黑赤方言見黒䗃下
  黑丹孝經援神契徳至於山陵則出丨丨 梁簡文帝大法頌丨丨吐潤朱草舒芳 張衡東京賦温液湯泉丨丨石緇
  黑白史記秦始皇紀今皇帝并有天下别丨丨而定一尊私學而相與非法教人聞令下則各以其學議之 晉書苻堅載記苻朗善識味鹹酢及肉皆别所由嘗食鵝肉知丨丨之處人不信記而試之無毫釐之差唐六典乘輿之服有丨丨幘 杜甫花鴨詩羽毛知獨立丨丨太分明 又暮秋枉裴道州手札詩傾壺簫
  管丨丨髮儛劍霜雪吹青春 李紳趨翰苑遭誣搆詩辨疑分丨丨舉直觝朋徒 元稹詶叚丞與諸棊流㑹宿𡚁居詩異日元黄隊今宵丨丨棊 白居易時世妝樂府妍媸丨丨失本態妝成盡似含悲啼 張喬咏棊子贈奕僧詩丨丨誰能用入元千回生死體方圓 韓偓鵲詩偏承雨露潤毛衣丨丨分明衆所知 羅隠蟋蟀詩蒼蠅多端丨丨偷安 蘇軾送小本禪師赴法雲詩王城滿豪傑議論紛丨丨 王令耒問斧詩子斧誰爾為丨丨太分别
  黑青周禮考工記青與赤謂之文赤與白謂之章白與黑謂之黼丨與丨謂之黻五采謂之繡黑蒼急就篇革□髤漆油丨丨
  黑緣輟耕錄采繪法凡調合顔色柏枝綠用枝條緑入漆綠合丨丨用漆緣入螺青合 大明㑹典教坊司冠巾服凡教坊司官常服冠帶與百官同至御前供奉執粉漆笏服黑漆幞頭丨丨羅大袖襴袍黑角偏帶皁靴 酉陽雜俎罪簿有丨丨白簿
  黑紫金史輿服志婦人服襜裙多以丨丨上編繡全枝花周身六□積上衣謂之團衫用丨丨或皁及紺直領左衽掖縫兩旁復為雙□積前拂地後曳地尺餘
  黑淄齊乗古人堰灘水以溉曰淄水按地志水丨為丨出今益都縣東南二十五里岳陽山東麓地名泉河
  黑皁酉陽雜俎丨丨鸝大者五斤生漁陽山松杉樹上
  黑緇晉書輿服志郡縣公侯安車駕二右騑皆朱班輪倚鹿較伏熊軾丨丨皁繒蓋
  黑墨白居易黒潭龍樂府見黒潭下
  黑漆周禮鬯人凡祼事用概疈事用散注正義概者横概之義丨丨為尊以朱帶落腹 後漢書禮儀志公特進樟棺丨丨中二千石以下坎侯漆 魏志卞皇后傳注后性約儉不尚華麗無文繡珠玉器皆丨丨韓非子舜作食器丨丨其上禹作祭器丨丨其外朱画其中 酉陽雜俎梁主元旦從東堂中出升東階南面幄内坐憑丨丨曲几 大明㑹典奉國中尉冠服冠二梁帶用素銀綬用練鵲幞頭丨丨 張籍崑崙兒詩自愛肌膚丨如丨行時半脫木棉裘
  黑油元史輿服志庶人車輿丨丨齊頭平頂皁幔 大明㑹典房屋器用等第公侯門用金漆及獸面擺錫環梁棟斗拱簷角用綵色繪飾窗枋柱用金漆或丨丨飾 又三品至五品門用丨丨擺錫環 陳與義自光化入鄧書事詩孫子白木杖富子丨丨笠
  黑鹽書禹貢滙疏按鹽有赤鹽紫鹽丨丨青鹽黄鹽亦有如虎如印如繖如石如水精狀者 後漢書西域傳天竺國有諸香石蜜胡椒薑丨丨和帝時數遣使貢獻 北史李孝伯傳大武至彭城遣賜宋江夏王義恭武陵王駿鹽各九種白鹽食鹽自所食丨丨療腹脹氣滿胡鹽療目痛戎鹽療諸瘡赤鹽駮鹽臭鹽馬齒鹽並非食鹽 唐書火尋傳天寳十載君稍施芬遣使者朝獻丨丨寳應時復入朝 本草集解鹽有丨丨黑煤本草粟奴即粟苗成穗時生丨丨者古方不用張袩隋宫懐古詩古墻丹雘盡深棟丨丨生黑礬唐本草丨丨惟出西戎亦謂之皁礬染鬚髪用之亦染皮 本草集解礬有五種其色各異白礬黄礬綠礬丨丨絳礬也又丨丨鉛礬也出晉地
  黑汞葛長庚詩分明翠竹黄花意何必紅鉛丨丨間
  黑鉛本草集解桂林所作鉛粉最有名謂之桂粉以丨丨著糟瓮中罨化之 尹真人性命圭旨見紅鉛下
  黑錫本草釋名鉛易沿流故謂之鉛錫為白錫故此為丨丨 述異記漢惠帝二年宫中雨黄金丨丨説文鉛青金也古稱鉛為丨丨
  黑金本草釋名鐵截也剛可以截物也於五行屬水故曰丨丨
  黑珠劉歆交州記蚼𧓄似瑇瑁其甲有丨丨
  黑玉後漢書輿服志三公諸侯七旒青玉為珠卿大夫五旒丨丨為珠皆有前無後 竹書紀年見黒⻱下 太平御覽西蜀出丨丨 茅亭客話周處士者以白器貯水浸小石子百餘顆中有一石如腎形每將磨金次色者益紫玉工見之云非試金石乃丨丨也 又洞仙傳元都先生者授仙人丨丨天地鈐經 潜確類書丨丨可作鏡曰玖 又八紘譯史于闐國丨丨河産丨丨
  黑璜唐書禮樂志見白琥下
  黑環玉海顓帝時勒題國獻丨玉之丨
  黑璽雲笈七籖其神七人衣黒衣戴黒冠秉丨丨洞神經曰為之元母
  黑藥後漢書輿服志布施馬者淳白駱馬也以丨丨灼其身為虎文既下馬輙賣車藏城北秘宫皆不得入城門
  黑餳十洲記聚窟洲上有人鳥山山多大樹與楓木相類名為反魂樹伐其木根心于玉釜中煑取汁更微火煎如丨丨狀令可丸之名曰驚精香 齊民要衛煮丨丨法用青牙成餅糵末一斗殺米一石黑糖大明㑹典南京光祿寺辦蜂蜜丨砂丨
  黑餅大明㑹典郊祀慶成筵宴用丨白丨鴛鴦飯
  黑賊唐書五行志見黄米下
  黑窯名山藏洪武十九年十二月置象房丨丨
  黑絲唐書車服志委貎冠者郊廟文舞郎之服也有丨丨布大褏白練領褾絳布大口絝革帶烏皮履杜甫蘇侍御訪江浦詩余髮喜却變白間生丨丨
  黑繒論語今也純釋文鄭作側甚反丨丨也 書禹貢厥篚元纎縞傳元丨丨縞白繒纎細也纎在中明二物皆當細 禮記冠衣不純素疏注引玉藻縞冠元武子姓之冠證冠純有吉凶之别也縞冠者薄絹為之元武者以丨丨為冠卷也 唐書楊行宻傳行宻有鋭士五千衣以丨丨黒甲號黒雲都 宋史輿服志禮部言經有大裘而無其制惟梁隋唐可考請縁隋制以黒羊皮為裘丨丨為領袖 金史禮志禮神之玉用兩圭有邸盛以匣瘞玉以玉石為之帛用丨丨長一丈八尺春秋繁露求雨冬為四通之壇於邑北門之外方六尺植丨丨六 玉海明堂殿榜丨丨金書為明堂字殿門牓加朱繒黒字為明堂之門四字 蘇轍郊祀慶成詩周冕裘繒儉自注有司欲為羔裘度用百羔以上上以其害物以丨丨代之
  黑羅大明㑹典見黒綠下
  黑絁鎦崧題葛洪移居圖詩背有囊琴結丨丨嫗後負畫䇿以追
  黑紗周賀贈道人詩布褐髙眠石竇春迸泉多濺丨丨巾
  黑氈北史魏孝武紀即位于東郭之外用代都舊制以丨丨𫎇七人髙歡居其一帝于氈上西向拜天訖自東陽雲龍門入 酉陽雜俎秦叔寳所乘馬號忽雷駮常飲以酒每于月明中試能竪越三領丨丨及胡公卒嘶鳴不食而死
  黑褐宋史輿服志仁宗天聖三年詔在京士庶不得衣丨丨地白花衣服並藍黄紫地撮葷花樣黑韋周禮革路龍勒疏見白韋下
  黑絇儀禮士冠禮爵弁纁屨丨丨繶純純博寸 大明㑹典韤舄皆赤色舄用丨丨純以黄飾舄首黑繩法苑珠林丨丨地獄夀千嵗計之人間二百嵗為炎摩天一日一夜
  黑經書禹貢厥篚𤣥纎縞注丨丨白緯曰纎 詩庶見素冠兮注縞冠素紕既祥之冠也丨丨白緯曰縞縁邊曰紕
  黑衣禮記月令孟冬之月天子居元堂左个衣丨丨服元玉 史記趙世家左師公曰老臣賤息舒祺最少願得補丨丨之數以衞王宮 通鑑宋文帝以慧琳道人善談論因與議朝廷大事遂參權要賔客輻輳孔覲曰遂有丨丨宰相可謂冠屨失所矣 隋書禮儀志惟月令者起于秦代乃有青旂赤玉白駱丨丨與四時而色變全不言于弁冕 唐書張廵傳城中矢盡廵縛藁為人千餘被丨丨夜縋城下潮兵争射之久乃知藁人還得箭數十萬 文獻通考大食種有二姓一曰盤尼末換二曰奚深傳十四世末換殺兄伊疾自王下怨其忍有呼羅珊木鹿人並波悉林將討之徇衆曰助我者皆丨丨俄而衆數萬即殺末換求奚深種孫阿蒲羅拔為王更號丨丨大食 歩天歌墓旁兩星能蓋屋身著丨丨危下宿 蘇軾詩丨丨横巨劍披髪凛雙眸黑領唐書車服志見黒褾下
  黑裘韓非子孫叔敖冬日丨丨夏日葛衣 杜甫村雨詩挈帶看朱紱開箱覩丨丨 温庭筠過西堡塞北詩白馬犀匕首丨丨金佩刀
  黑裌唐書儀衞志元武隊建元武旗一人執二人引二人夾平巾幘黑裲襠丨丨大口袴左右金吾衞折衝都尉各一人主之
  黑褏唐書車服志見黑褾下
  黑表唐書車服志大裘冕者祀天地之服也廣八寸長一尺二寸以板為之丨丨纁裏無旒金飾玉簮導組帶為纓色如其綬黈纊充耳
  黑冒唐書吐谷渾傳其王椎髻丨丨妻錦袍織裙金蘤飾首 又作帽玉海宋制丨丨綴紫標標以繒為之
  黑氅唐書儀衞志見赤氅下
  黑冠雲笈七籖見黒璽下
  黑幘宋書禮志殷祠皇帝致齋之日御太極殿幄坐著絳紗襮丨介丨通天金博山冠 隋書禮儀志丨介丨平巾丨丨應服者並上下通服之 又平巾丨丨玉冠枝金花飾犀簮導紫羅褐南布袴玉梁帶長靿靴侍從田狩則服之
  黑纓周霆震軍中苦樂謡堆帽紅纓間丨丨
  黑褾唐書車服志朝服冠幘簪導絳紗單衣白紗中單黒領褏丨丨
  黑飾周禮屨人注見黄屨下 玉海木輅丨丨建大麾四斿
  黑縧大明㑹典冠服洪武十四年令僧道服色教僧皁常服丨丨淺紅袈裟
  黑組唐書車服志大裘繒表黒羔表為縁纁裏白玉雙佩丨丨
  黑綬漢書百官志比二百石以上皆銅印黄綬成帝綏和元年長相皆丨丨 又秩比六百石以上銅印丨丨 後漢書滕撫傳隂陵人徐鳯等寇郡縣殺略吏人鳯衣絳衣帶丨丨稱無上將軍 王僧孺與何炯書久為尺板斗食之吏以從皁衣丨丨之後 王貞白送馬明府歸山詩免遭丨丨束不與白雲疎 裘萬頃詩青衫十載蟾宫客丨丨三年鳯嶺頭
  黑帶春明退朝錄近有罷參政者丨丨佩魚而入非故事也 范梈画馬歌圉官山立頎而髯朱衣丨丨髙帽尖
  黑裳益部方物記䕶花鳥青城峩眉間有之至春則啼若云無偷花果髣髴人言云賛曰茜首丨丨黄駮其羽
  黑履儀禮士冠禮疏朝服與元端同元端則元裳黄裳雜裳丨丨者朝服元冠元端雖同但裳以素而履色白也以其但正幅故朝服亦得端名 大明㑹典文武官冠服文武官朝服革帶佩綬白韤丨丨黑舄周禮屨人見赤舄下 晉書輿服志諸王革帶丨丨 隋書禮儀志司徒以羽儀武賁安車迎三老五更於國學並進賢冠元服丨丨素帶 又通天冠髙九寸前加金博山述黒介幘絳紗袍皁縁中衣丨丨是為朝服
  黑屨儀禮士冠禮見青絇下 周禮屨人注見黄屨下又命夫之命屨纁屨命婦之命屨黄屨以下功屨次命屨於孤卿大夫則白屨丨丨九嬪内子亦然 又世婦命婦以丨丨為功屨
  黑簾王建貧居詩避雨拾黄葉遮風下丨丨
  黑幔皮光業武肅王廟碑文楚廟隂兵旁隨霧合晉臣丨丨闇與山連
  黑合齊東野語昔有某郡倅者江行遇盜殺之其妻有色盜脇之妻曰吾僅有一兒才數月欲浮之江中幸而有育之者庶有遺種然後從汝盜乃以丨漆團丨盛兒置銀二片其旁使隨流去如是十餘年一日盜至鄂檥舟挾其家至某寺設供一僧房庋間丨丨在焉乘間宻問僧僧言某年月日得于水濵有嬰兒及金吾收育之今在此年長矣呼視之酷肖其父乃為僧言始末僧為報尉掩獲之遂取其子以歸
  黑匭唐書百官志武后垂拱二年有魚保宗者上書請置匭以受四方之書乃鑄銅匭四塗以方色列于廟堂青匭曰延恩在東告飬人勸農之事者投之丹匭曰招諫在南論時政得失者投之白匭曰伸冤在西陳抑屈者投之丨丨曰通元在北告天文秘謀者投之
  黑簿酉陽雜俎見黒綠下 杜甫朝獻太清宫賦裂手中之丨丨睨堂下之金鼓
  黑字玉海見黒繒下
  黑符本草見白符下 㑹昌解頤録仙人與張卓二朱符二丨丨
  黑節後漢書南匈奴傳光武二十六年秋南單于遣子入侍奉奏詣闕詔賜單于冠帶衣裳黄金璽盭緺綬安車羽蓋華藻駕駟寳劍弓箭丨丨三駙馬二黄金錦繡繒布萬匹絮萬斤樂器鼓車棨㦸甲兵飲食什器梁簡文帝大法頌銀車引附丨丨招荒
  黑幡李賀黄家洞詩丨丨三㸃銅鼓鳴髙作猨啼揺箭箙
  黑旌汲冢周書王㑹解樓煩丨丨鳬羽旗 晉書天文志猛將之氣或上黒下赤狀似丨丨黑旗墨子守城之法木為蒼旗火為赤旗金為白旗土為黄旗水為丨丨㦸為林旗劍為羽旗騎為鳥旗輿為龍旗 李賀長平箭頭歌風長日短星蕭蕭丨丨雲濕懸空夜
  黑幟張元幹詩莫思淮海上丨丨雜黄巾 陸游蹭蹬詩丨丨游魂應有數白衣効命永無期黑纛陸游神君歌丨丨白旄其來無垠
  黑鐘管子昔黄帝以其緩急作五聲以正五鐘一曰清鐘大音二曰赤鐘重心三曰黄鐘洒光四曰景鐘昧其明五曰丨丨隐其常
  黑入杜甫韋偃雙松圖歌見白摧下
  黑轓後漢書輿服志公列侯安車朱斑輪倚鹿較伏熊軾皁繒蓋丨丨右騑注車有轓者謂之軒黑幰晉書陸機傳機夢丨丨繞車手決不開天明而秀兵至
  黑稅玉海皇覽曰北堂六尺階六等丨丨六乘旗黒車載甲鐵鍪號曰助天誅唱羽舞干戈迎冬樂也黑𣝛後漢書輿服志皇太子皇子皆安車朱斑輪青蓋金華蚤丨丨文畫轓文輈金塗五末黑甲呉語右軍皆元常元旗丨丨烏羽之矰望之如墨唐書楊行宻傳見黒繒下 埤雅蛣𦍑無鼻而聞香丨丨翅在甲下五六月之間經營穢場之下車走糞丸一前挽之一後推之久之輙羽化如尸解仙去也酉陽雜俎天牛蟲丨丨蟲也長安夏中此蟲或出于籬壁間必雨成式七度驗之皆應
  黑矟晉書張重華張重華以謝艾為將軍進軍臨河麻秋命丨丨龍驤三千人馳擊之艾下車踞胡牀指麾處分賊以為伏兵發懼不敢進 北史于栗磾傳劉裕之伐姚泓栗磾慮北侵擾築壘河上裕憚之遺栗磾書假道西上題書曰丨丨公麾下栗磾以狀表聞明元因之授栗磾丨丨將軍栗磾好持丨丨裕望而異之故有其號 劉禹錫詶令狐相公早秋詩熊羆交丨丨賔客滿青油 杜牧東兵詩落鵰都尉萬人敵丨丨將軍一鳥輕 又送中丞姊夫儔自大理卿出鎮江西詩紅旓罣石壁丨丨斷雲根 皮日休憶洞庭觀歩詩逺樹㸃丨丨遥峰露碧幢
  黑刀大明㑹典侍衞大漢將軍長柄丨丨三十九把
  黑弓荀子大夫丨丨
  黑弩宋史儀衞志鐙杖丨漆丨柄也以金銅為鐙及飾其末紫絲縧繫之
  黑棒宋史儀衞志柯舒丨漆丨也制同車輻以金銅釘飾
  黑室後漢書輿服志佩刀諸侯王黄金錯環挾半鮫丨丨公卿百官皆純黒不半鮫
  黑鞘宋史儀衞志御刀晉宋以來有之丨丨金花銀飾靶𩉴紫絲縧蚡錯
  黑龍南史宋文帝紀見紫雲下 淮南子女媧氏殺丨丨以濟冀州注丨丨水精殺之以止雨也 三秦記龍首山長六十里頭入渭水尾逮樊川頭髙二十丈尾漸下髙五六丈云昔有丨丨從南山出飲渭水其行道成土山故因以為名 明一統志雞鳴山劉宋名龍山以丨丨常見元武湖故名 任華懐素上人草書歌又如瀚海日暮愁隂濃忽然躍出千丨丨夭矯偃蹇入乎蒼穹 蔣防春風扇㣲和詩暖浮丹鳯闕韶媚丨丨津 李紳早發詩黄鶴浪明知上信丨丨山暗避前程白居易詩槍森赤豹尾纛吒丨丨髯 戴暠煌煌京洛行丨丨過飲渭丹鳯俯臨城 秦韜玉檜樹詩深蓋屈盤青麈尾老皮張展丨丨鱗 朱存後湖詩驚起丨丨眠不得狂風猛雨不多時
  黑蛟三呉記呉赤烏三年有王述者采藥于天台山忽見溪中有一青衣長尺餘乘赤鯉魚徑入雲中漸漸不見述良乆登峻巖望見海中風雲起頃刻雷電交鳴述懼伏于虛樹中見牽一物如布而色如漆不知所適及天霽又見所乘之赤鯉小童還入溪中乃丨丨耳雲仙雜記孫登琴遇雨必有響如刄物聲後因隂雨破作數截有丨丨踊去 杜甫早發詩見黄霞下 蘇軾氷池詩記取羲之洗研處碧琉璃下丨丨蟠 陸游醉書山亭壁詩緑蟻灔樽芳醖熟丨丨落紙草書顛
  黑螭王勃上武侍極啓見赤槿下
  黑蜃王維送祕書晁監還日本國詩序扶桑若薺鬱島如萍沃白日而簸三山浮蒼天而吞九域黄雀之風動地丨丨之氣成雲淼不知其所之何相思之可寄
  黑魚酉陽雜俎虢州五城縣丨丨谷貞元中百姓王用業炭于谷中中有水方數歩常見二丨丨長尺餘游于水上用伐木飢困遂食一魚其弟驚曰此魚或谷中靈物兄奈何殺此有頃其妻餉之用運斤不已久乃轉面妻覺狀貎有異呼其弟視之忽褫衣號躍變為虎焉徑入山時時殺麞鹿夜擲庭中如此二年一日昏叩門自名曰我用也弟應曰我兄變為虎三年矣何鬼假吾兄姓名又曰我徃年殺丨丨冥謫為虎比因殺人冥官笞予一百今免放杖傷遍體汝苐視予無疑也弟喜遽開門見一人頭猶是虎因怖死舉家叫呼奔避竟為村人格殺之騐其身有黒子信王用也但首未變元和中處士趙齊約常至谷中見村人説
  黑鯤拾遺記黒河者北極也其水濃黒不流土雲生焉有丨丨魚千尺如鯨嘗飛徃南海或宕而失所死於南海之濵肉骨皆消唯膽如石上仙藥也
  黑鯉爾雅翼見赤驥下
  黑鱧本草鱧魚一名丨丨一名元鱧一名烏鱧首有七星夜朝北斗有自然之禮故謂之鱧黑鰦爾雅見白鯈下
  黑獺北周書文帝紀太祖文皇帝姓宇文氏諱泰字丨丨代武川人也
  黑鱗夢溪筆談宣州寧國縣多枳首蛇其長盈尺丨丨白章兩首文采同但一首逆鱗耳
  黑⻱禮記曲禮疏湯觀於洛沈璧而丨丨與之書黄魚雙躍 竹書紀年湯至於洛觀帝堯之壇沈璧退立黄魚雙踴黒鳥隨之止于壇化為黒玉又有丨丨並赤文成字言夏桀無道湯當伐之 吕巖詩見赤鳯下黑蛇雲溪友議李紳初貧之剡川天宫精舍憑笈晝寢有老僧齊罷見一丨丨上刹前李樹食其子焉僧恐遺毒而人誤食之徐徐驅下蛇乃望東序入李公懐中倐忽不見公乃驚覺 蘇軾鐵拄杖詩栁公手中丨丨滑千年老根生乳節
  黑稍本草集解江東有丨丨蛇能纒物至死
  黑蜯拾遺記燕昭王坐握日之臺有黒鳥白頭集王所銜洞光之珠圓徑一尺色黒如漆懸照室内百神不能隠其精靈此珠出隂泉之底有丨丨飛翔來去如五岳之上黄帝時霧成子游寒山得丨丨在髙崖之上故知丨丨能飛矣至昭王時有國獻於王王嗟歎曰自懸日月以來見丨丨生珠已八九十遇此蚌千嵗一生珠也王嘗懐此珠當隆暑之月體自清凉號曰消暑招凉之珠也
  黑蚖佛遺教經煩惱毒蛇睡在汝心譬如丨丨在汝室睡
  黑蜧淮南子犧牛騂色毛宜于廟牲其于致雨不若丨丨注丨丨神蛇潜泉而居遇雨則躍興 張協雜詩丨丨躍重淵商羊舞野庭
  黑兜本草九香蟲釋名云丨丨蟲
  黑蜂本草集解今人家一種丨丨大如指頭能穴竹木而居腹中有蜜
  黑蟻酉陽雜俎秦中多巨丨丨好鬬俗呼為馬蟻次有色竊赤者細蟻中有黒者遲鈍力舉等身鐡有竊黄者最有兼弱之智成式兒戲時嘗以棘刺標蠅寘其來路此蟻觸之而返或去穴一尺或數寸纔入穴中者如索而出疑有聲而相召也其行每六七有大首者間之整若隊伍至徙蠅時大首者或翼或殿如備異蟻狀也 歸仁牡丹詩偷香丨丨斜穿葉覻蕊黄蜂倒挂枝陸游詩丨丨常繙魯壁簡瘦蛟時落越溪藤 又呉娘墓詩鏡奩纔出千丨丨釵梁梅小雙青豆
  黑蝶南史沈麟士傳遭火燒書數千卷年過八十耳目聰明火下細書復成二三千卷又製丨丨賦以寄意 桂海虞衡志丨蛺丨大如扇橘蠧所化 皮日休胥口即事六言律詩丨蛺丨黏蓮蕊紅蜻蜓裊菱花黑蛛八紘譯史撒馬兒罕有丨蜘丨嚙人致死中者以薄荷枝擦以羊肝方愈
  黑䗃方言蟬大而丨者謂之丨黒而赤者謂之蜺
  黑蜺方言見上按蜺似蟬而小
  黑蟲貫休上杜使君詩誰報田中有丨丨一家齋戒減仙容
  黑虎爾雅□丨丨注晉永嘉四年建平秭歸縣檻得之狀如小虎而黒毛深者為斑 易林白龍丨丨起伏俱怒 蘇軾柏石圖詩蒼龍轉玉骨丨丨抱金柅張翥題十八開士圖詩雪毛白鹿岐角健斑尾丨丨雙睛紅
  黑豹汲冢周書王㑹解屠州丨丨注屠州狄之别也張緒謝皇太子賚果然褥啓狐裘熊席徒負舊名丨丨青𤟤未能適體
  黑象北戸錄廣之屬城循州雷州皆産丨丨牙小而紅土人捕之爭食其鼻
  黑犀玉海佩雙印長寸二分方六分乘輿諸侯王公列侯以白玉中千石至四百石皆以丨丨三百石以下皆以象牙 班固與弟超書令遺仲叔玳瑁丨丨簮
  黑熊神異經東荒山中有大石室東王公居焉長一丈頭髪皓白人形鳥面而虎尾載一丨丨左右顧望恒與一玉女投壺 名山藏洪武四年三佛齊國貢犀牛丨丨火雞紅緑鸚鵡白猴⻱筒及諸雜物黑貙蘇軾虎兒詩於菟駿猛不類渠指揮黄熊駕丨丨
  黑豸唐書百官志殿中侍御史元日冬至朝㑹則乘馬具服戴丨丨升殿
  黑麞宋書符瑞志元嘉二十三年五月甲寅東宫隊白從陳超獲丨丨于肥如縣
  黑猿神異經東方荒外有豫章焉此樹主九州其髙千丈上有元狐丨丨 邵氏聞見錄邵康節母李氏山行于雲霞間見一丨丨有感而娠范雲四色詩元豹藏暮雨丨丨凌夜寒
  黑貂戰國策蘇秦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丨丨之裘敝黄金百斤盡資用乏絶去秦而歸 陳書宣帝紀又衣褐以見擔簦以游或耆艾絶倫或妙年異等干時而不偶左右莫之譽丨丨改𡚁黄金且殫終身淹滯可為太息 江淹詣建平王牋枉白璧之惠降丨丨之私 徐陵傅大士碑丨丨朱紱王侯滿筵國華民秀公卿連席乃令大士獨榻對揚天扆 羅隠謝屯田郎中啓通衢十二惟敝丨丨故里三千但勞黄耳 劉孝綽答何記室遜詩丨丨久自敝黄金屢已空 髙適别孫訢詩離人去復留白馬丨丨裘 李白秋浦歌空吟白石爛淚滿丨丨裘 杜甫壯遊詩丨丨不免敝班鬢兀稱觴 韓翃贈王逖詩新調赭白馬暫試丨丨裘 許逺送于明府由鄂渚歸故林詩結束征車換丨丨灞西風雨正瀟瀟 王安石送春詩丨丨裘敝歸幾時相見綠樹啼黄鸝
  黑狼晉書北狄傳北狄以部落為類其入居塞者凡十九種皆有部落丨丨種其一也
  黑馬晉書輿服志賜藩國玉路駕六丨丨餘四路皆四馬 宋書禮志漢制乘輿金華施橑末建太常十二旒畫日月升龍駕六丨丨又加氂牛尾大如斗置左騑馬軛上所謂左纛輿也
  黑駒全唐詩怪部丨丨别盧傳素詩序盧傳素寓居江陵元和中有一丨丨乘之甚勞苦然未嘗有銜橜之失頗愛之一旦忽人語曰阿馬是丈人表甥賀蘭家通兒也丈人使通兒賣一别墅得錢一百貫通兒破用此錢今作畜生夀已盡當死請速將阿馬貨賣兼有一篇留别乃驤首朗吟云 又爾雅翼見赤驥下黑駵隋書禮儀志木輅漆之左建旐右建闒㦸駕丨丨田獵則供之
  黑□汲冢周書王㑹解周公旦主東方所之青馬丨丨謂之母兒注周公主東方則太公主西方東青馬則西白馬矣馬名未聞
  黑□冢周書王㑹解青馬黒□玉海作丨丨
  黑牛列子見白犢下 韓非子詹何坐弟子侍有牛鳴于門外弟子曰是丨丨也而白頭詹何曰然是丨丨也而白在其角
  黑犢晉書劉毅傳東府聚樗蒱大擲一判數百萬餘人並丨丨以還毅次擲得雉大喜劉裕惡之挼五木厲聲喝之即成盧焉
  黑牡左傳其藏之也丨丨秬黍以享司寒
  黑牯楊維楨題秋山圖詩江邊丨丨似沈犀水怪不敢湍金隄
  黑羊論語緇衣羔裘朱注羔裘用丨丨皮 文獻通考五曰黒訖支部後徙居琵琶川在幽州東北數百里地多丨丨 又本草見白羊下
  黑羝爾雅夏羊牡羭牝羖疏夏羊者黒羖䍽也其牡者名羭即丨丨其牝者名羖 急就篇牂羖羯羠䍮羝羭注羝牂羊之牡也羭夏羊之牡也黄氏曰羭丨丨
  黑羖爾雅疏見上
  黑羔禮記月令天子乃獻羔開氷注黒牡秬黍以饗司寒疏黒牡則丨丨云 玉海大裘冕無旒元表朱裏以繒為之以丨丨衣為裘黒繒為領袖
  黑驢本草注治血崩用丨丨屎燒存性麫糊丸 下帷短牒劉馬太監從西番得一丨丨進上能一日千里善鬬虎
  黑犬呉越春秋吳王興兵將與齊戰道出胥門假寐於姑蘇之臺而得夢及寤而起乃命太宰嚭告曰寡人夢入章明宫見兩䥶蒸而不炊兩丨丨嘷以南嘷以北兩鋘殖吾宫牆流水湯湯越吾宫堂後房鼓震篋篋有鍜工前園横生梧桐子為寡人占之 博物志韓國有丨丨名盧
  黑狗捜神記吳先主時陸敬叔為建安太守伐大樟樹斷有物人面狗身從樹中出敬叔曰此名彭侯乃烹食之其味如狗白澤圖曰木之精名彭侯狀如丨丨無尾可烹食
  黑㹠晉書天文志見白兔下
  黑兔宋史五行志宣和元年淄州獲丨丨 遼史穆宗紀二年十一月己卯日南至始用舊制行拜日禮朔州民進丨丨 玉海至道元年太康縣村民獲丨丨以獻
  黑鼠宋史五行志淳熙五年八月淮東通泰髙郵丨丨食禾 梁簡文帝淨居寺法昂誌銘隟漏白駒藤縁丨丨 又遼史地理志泰州徳昌軍節度本契丹二十部族放牧之地因丨丨族累犯通化州民不能禦遂移東南六百里來建城居之以近本族丨丨穴居膚黒吻銳類䑕故以名州
  黑鬛詩騏駵是中騧驪是驂箋青身丨丨曰駵 禮記明堂位夏后氏駱馬丨丨注此馬白身而丨丨也梅堯臣懷裴如晦宋中道詩霜花滿丨丨安欲致千里
  黑鳥竹書紀年見黒⻱下 拾遺記見黒蜯下 韓愈月蝕詩赤龍丨丨燒口熱翎鬛倒側相搪撐黑鳯宋史光宗李皇后傳后安陽人慶逺軍節度使贈太尉道之中女后生有丨丨集道營前石上道心異之遂字后曰鳯娘 拾遺記宛渠國在咸池日沒之所俗多隂霧遇其晴日則天豁然雲裂耿若江漢則有元龍丨丨翻翔而下
  黑鵰王維故河西郡杜太守挽歌生擒白馬將連破丨丨城 靈徹聽鶯歌丨丨黄鶴豈不髙金籠玉鉤傷羽毛
  黑鷹異類傳漢武帝時西域獻丨丨得鵬雛東方朔識之 杜甫見王監兵馬使說近山有白丨二丨羅者久取竟未能得王以毛骨有異他鷹恐臘後春生騫飛避暖勁翮思秋之甚眇不可見請余賦詩二首詩丨丨不省人間有度海疑從北極來
  黑烏詩莫丨匪丨 夏小正十月豺祭獸初昏南門見丨丨浴時有飬元雉入于淮為蜄織女正北鄉黑燕叚⻱龍涼州記見白燕下
  黑鵝管子觳土之次曰五鳬五鳬之狀堅而不骼其種陵稻丨丨馬夫注皆草名
  黑雞魚龍河圖丨丨白頭食之病人
  黑鸝酉陽雜俎見黒皁下
  黑鷴西京雜記閩越王獻髙帝石蜜五斛蜜燭二百枚白鷴丨丨各一枚髙帝厚報遣其使黑鴪貫休春送禪師歸閩中詩穿霞逢丨丨乞食得紅薑
  黑鴆左思呉都賦白雉落丨丨零
  黑翮雲笈七籖見素章下
  黑翅本草集解見紅頭下
  黑翎李咸用獨鵠吟丨丨白本排雲烟離羣脫侣孤如仙 梅堯臣聞鶯詩髙枝抛過低枝立金羽修眉丨染丨
  黑禽廣志見赤柰下
  黑樹雲笈七籖星圍七百七十里亦皆瑠璃水精中有丨丨白子金翅之所棲自生元芝水瑛食之一口夀五萬年
  黑林蔡襄圓山廟詩絶頂丨丨長帶雨曲崖飛磴不留塵
  黑枝李頎愛敬寺古藤歌横空直上相陵突丰茸離纚若無骨風雷霹靂連丨丨人言其下藏妖魑黑魄拾遺記始皇起雲明臺窮四方之珍木北得冥阜乾漆隂坂文梓褰流丨丨闇海香瓊黑松貫休邊上行丨丨林外路風角逺嗈嗈
  黑柏杜甫義鶻行隂崖有蒼鷹飬子丨丨顛 蘇軾答黄庭堅詩與君共愧知時鶴飬子先依丨丨顛黑棗拾遺記西王母進洞淵蘤隂岐丨丨黒棗者其樹百尋實長二尺核細而柔百年一熟黑穄隋書禮儀志北齊籍於帝城東南千畝内種赤粱白穀大豆赤黍小豆丨丨麻子小麥色别一頃自餘一頃地中通阡陌作祠壇於陌南阡西
  黑禾袁桷過髙郵湖詩桑顛髙下棲㝠鴻丨丨生耳隨飛蓬
  黑秬禮記月令䟽丨丨一黍為一分十分為一寸十寸為一尺十尺為一丈十丈為一引 本草見白芑下
  黑黍爾雅芑白苗秬丨丨秠一稃二米注漢和帝時任城生丨丨 宋史哲宗紀元祐三年七月癸酉忠州言臨江塗井鎮雨丨丨 本草稷與黍一類二種也粘者為黍不粘者為稷陳藏器獨指丨丨為稷亦偏矣又見白黍下 蘇軾與毛令方尉遊西菩提寺詩丨丨黄粱初熟後朱柑綠橘半甜時
  黑米庾肩吾奉和太子納凉梧下應令詩丨丨生菰葉青花出稻田 杜甫行官張望補稻畦水歸詩秋菰成丨丨精糳傳白粲 張籍城南詩卧蔣丨丨吐翻芰紫角稠
  黑粟古今注宣帝地節三年長安雨丨黍丨
  黑麻北史赤土國傳見白豆下 本草集解西𤓰色如青玉子如金色或丨丨色北地多有之黑豆本草集解丨大丨甘平無毒久服令人身重
  黑瓤拾遺記瀛洲有樹名影木日中視之如列星萬嵗一熟實如𤓰青皮丨丨食之骨輕
  黑芝抱朴子見赤莖下 本草集解丨丨生常山一名元芝
  黑參本草釋名元參名丨丨生河間川谷及冤句
  黑蓮庾肩吾侍宴詩秋樹翻黄葉寒池墮丨丨
  黑菌本草釋名凡菌從地中出者皆主瘡疥牛糞上丨丨尤佳
  黑蕨洞㝠記見青櫻下
  黑菭管子見黄秀下 正字通菭音臺蘚也俗作苔
  黑蘚曹崧砌下泉詩耗痕延丨丨淨罅吐㣲澌
  黑草孟郊石淙詩丨丨濯鐡髪白苔浮水錢
  黑花北戸録公路南行歴懸藤峽維舟飲水覩巖側有一木五綵初謂丹青之樹因命僮僕采之頃獲一枝尚綴軟蝶凡二十餘箇有翠紺縷者金眼者丁香眼者紫斑眼丨丨者黄白者緋脈者大如蝙蝠者小如榆莢者愚因登岸視乃知木葉化焉 歐陽修與薛少卿詩今嵗病暑飲氷水多目生丨丨 白居易自問詩丨丨滿眼絲滿頭早衰因病病因愁 歐陽修眼有丨丨戲書自遣詩如今白首春風裏病眼何湏厭丨丨 蘇軾贈章黙詩前年丨丨生今嵗白髪出
  黑莖管子見青秀下
  黑刺本草集解五加皮似藤葛髙三五尺上有丨丨葉生五枚作簇者良 梅堯臣得王介甫常州書詩字如瘦棘攅丨丨文如温玉爛虹光
  黑照張協七命眸瞷丨丨元采紺發 李賀北中寒詩一方丨丨三方紫黄河水合魚龍死黑潤雲笈七籖北方鬱單其國音則銘旬他羅之國國地長流平演土色丨丨廣狹五十八萬里 又本草見黄沈下
  黑滑本草見白芹下
  黑腯清異録劉鋹得波斯女丨丨而慧艷鋹嬖之賜號媚豬
  黑肥李賀野歌麻衣丨丨衝北風帶酒日晚歌田中
  黑膩埤雅相雕者以為叢林色靜白者上相丨丨者下也
  黑痩古采桑度曲語歡稍飬蠶一頭飬百塸柰當丨丨盡桑葉常不周
  黑甜青箱雜記北人以晝寢為丨丨 蘇軾發廣州詩三杯軟飽後一枕丨丨餘注俗謂睡為丨丨 陸游詩遣悶憑清聖忘情付丨丨 楊萬里明發龍頭詩丨丨偏至五更濃强起侵星敢小慵
  黑硬本草附錄金⻱子大如刀豆頭面似鬼其甲丨丨如⻱狀四足二角身首皆如泥金裝成蓋亦蠧蟲所化者
  黑堅本草藕實即蓮子八九月采丨丨如石者
  黑窄岑參招北客文盡日無光其下丨丨瞿塘無底淺處萬尺
  黑塗括異志范仲淹倅陳州郡守母病道士奏章終夜不動乃曰夫人夀有六年方出天門遇放明年進士春榜以故稽留狀元姓王二名下一字丨丨旁注不可辨既而母愈明年狀元乃王拱夀御筆改為拱辰黑黴本草梅雨或作黴雨言其沾衣及物皆生丨丨也
  黑濁周禮考工記㮚氏凡鑄金之狀金與錫丨丨之氣竭黄白次之黄白之氣竭青白次之青白之氣竭青氣次之然後可鑄也注消鍊金錫精粗之候 泉志開元銅色丨丨不至精好
  黑闇淨住子自非貪欲情厚染愛性深富貴意重勢利心濃者則不容安處累縛丨丨所纒故知在家者衆患之本也
  黑黯本草主治面上丨丨白僵蠶和水搽之
  黑暗梁棟大茅峰詩神光不破丨丨腦山鬼空學離騷吟 寒山詩不如早覺悟莫作丨丨獄黑醜易林蝠螺生子深目丨丨
  黑憂晉書天文志見黄熟下
  黑少周禮司服疏爵弁之形以木為體廣八寸長尺六寸以三十升染為爵頭色赤多丨丨前後平黑曲唐書波斯傳見白直下
  黑介唐書禮儀志見黒幘下 又見紫羅下
  黑募子華子是白之懸而丨之丨也是縱櫂於陸而發軔於川也






  御定駢字類編卷一百三十八
<子部,類書類,御定駢字類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