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纂春秋直解 (四庫全書本)/卷04

卷三下 御纂春秋直解 卷四 卷五上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春秋直解卷四
  庚申惠王十有六年
  閔公
  名啟方莊公庻子也
  元年
  春王正月
  榖梁於莊閔僖皆以繼弑君不言即位爲正但閔於莊僖則有異焉閔甫八嵗制在慶父慶父實欲自取故公不行即位之禮耳
  齊人救邢
  邢以去冬被伐而春救之書之以善齊也齊自北杏圖伯以來兩㑹鄄再盟幽而諸侯叛服不常自救鄭救邢斯不復貳矣假仁而人翕然從之况以徳行仁乎胡安國曰凡書救者未有不善者也其稱人將卑師少也得之矣
  夏六月辛酉葬我君莊公
  十有一月始克葬亂故也
  秋八月公及齊侯盟于落姑
  何以盟定公位且復季友也齊桓公爲伯不討慶父之罪有軼罰矣然能順魯人之心而復季友故先爲此盟使公安乎季友季友安乎公而慶父亦不敢害季友季友歸而魯有所恃亂庻可弭乎則此盟之繫於魯也重矣顧夫人慶父猶在則禍本尚未去也其書公及者别内外之辭非公之能主是盟也
  季子來歸
  稱季子而不名貴之也莊公薨子般弑閔公㓜慶父擅權姜為内主國人洶洶願得季子以靖亂今來歸深喜之也喜之深則望之切春秋書此所以著國人之情哀魯人而欲季子之副其望也
  冬齊仲孫來
  按左氏齊仲孫湫來省難仲孫歸曰不去慶父魯難未巳公曰若之何去之對曰難不巳將自斃君其待之公曰魯可取乎對曰不可猶秉周禮周禮所以本也公其務寜魯難而親之夫齊魯鄰封婚姻之國使來省難婣睦之道也仲孫知慶父之爲難而不爲請討桓公知魯難之未艾而遽以取國爲問是其臣不明大義而其君欲乘之以爲利三王之罪人職是故也春秋不書省難葢不使得居美名直書曰來以紀實耳
  二年
  春王正月齊人遷陽
  陽國名齊恃强而遷以爲巳附庸也
  夏五月乙酉吉禘于莊公
  禘王者之大祭成王之賜非禮也言吉者公羊曰未可以吉也是也喪畢而祭新主致於廟逺主遷於祧毁與未毁之主咸在則是祫也魯以得禘之故遂於祫而僭禘之備物盛樂故曰吉禘末流之一失也魯行禘於太廟後遂行於羣宮末流之又一失也莊公之薨二十有一月耳未吉而吉則㤀哀而失其時猶在寢耳更䙝越而失其地非禮之中又失禮焉書以詳事變而僭亦著矣
  秋八月辛丑公薨
  不地弑也孰弑之夫人孫慶父奔其人可知也不書葬賊不討也
  九月夫人姜氏孫于邾
  哀姜棄位而姣與弑二君而書姜氏非降文姜也文姜巳見䝉上文而不氏哀姜未見不可不氏以目之也孫于邾者畏桓公之義不敢歸齊也
  公子慶父出奔莒
  慶父弑般歸獄圉人犖而立閔公罪狀猶未著故夫人與慶父得幸免焉比閔公再弑則季友既歸魯人弗順而齊侯使髙子將南陽之甲亦將至矣乃懼而出奔其後雖以縊死不見於經譏失賊也
  冬齊髙子來盟
  髙子齊大夫髙傒也子男子之美稱不稱使權在髙子也齊侯使髙子將南陽之甲以來可定則定之可取則取之耳非取必於盟也髙子與魯盟而立君以定其亂是誠得大夫出疆之義而納君於善也故稱子而不名以褒之季子來歸喜之也髙子來盟感之也國勢則巳危也人情則已急也故曰魯人至今猶望髙子也
  十有二月狄入衛
  志狄禍也衛自宣公上烝下淫惠公簒位逆命四維巳亡禍本成矣重以懿公玩物失民狄入其都非齊之存之康叔之祀滅矣淫亂之應如此其烈可不懼哉
  鄭棄其師
  按左氏鄭人惡髙克使帥師次於河上久而弗召師潰而歸髙克奔陳夫惡一臣而不能去借禦狄而畀以兵欲因以去之卒至潰亂則是鄭伯自棄其衆也然執政者亦不得辭其過曰鄭棄君臣同責也陳傅良曰髙克奔不書不足書也













<經部,春秋類,御纂春秋直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