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纂春秋直解 序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御纂春秋直解序
  中古之書莫大於春秋推其教不越乎屬辭比事而原夫成書之始即㳺夏不能賛一辭葢辭不待賛也彼南史董狐世稱古之遺直矧以大聖人就魯史之舊用筆削以正褒貶不過據事直書而義自為比屬其辭本非得已賛且奚為乎厥後依經作𫝊如左氏身非私淑號為素臣猶或詳於事而失之誣至公羊榖梁去聖逾逺乃有𤼵墨守而起廢疾儼然操入室之戈者下此齦齦聚訟人自為師經生家大抵以胡氏安國張氏洽為最著及張氏廢而胡氏直與三𫝊並行其間傅㑹臆㫁往往不免承學之士宜何考衷也哉我
  皇祖欽定𫝊説彚纂一書鎔範羣言去取精當麟經之㣲言大義炳若日星朕服習有年紹
  聞志切近因輯易詩二書竣事命在館諸臣係系是經具解以進一以彚纂為指南意在息諸説之紛岐以翼𫝊
  融諸𫝊之同異以尊經庶㡬辭簡而事明於范𡩋去其所滯擇善而從之論深有取焉夫儒者猥云五經如法律春秋如㫁例故啖助趙匡陸淳軰𢘤取經文書法纂而為例一一引徽切墨以求之動如鑿枘之不相入譬諸叔孫通蕭何增置傍章已後例轉多而律轉晦葢曲説之離經甚於曲學之泥經也審矣書既成命之曰直解匪不求甚解之謂謂夫索解而過不直則義不見爾而豈獨春秋一經為然哉是所望乎天下之善讀經者乾隆二十三年秋月御製







  御製書春秋元年春王正月事
  春秋聖人尊王之經也元年春王正用開宗明義之第一也解此者自三𫝊以至後儒其説充棟或致操戈無容置議然識聖人之深意者有幾乎王道熄而作春秋春秋魯之舊史也自隠公始則不得不書隠公元年而即繼之曰春王正月前史所無有也葢言公之元年乃禀王之春王之正而得是非尊王之義乎且是年也於齊為九年於晉為二年衛鄭以下各為其年不可婁指數而總為平王之四十九年於斯時也世人將何以紀其年而知其嵗乎是則聖人之書元年春王正月也者其亦有感於斯乎行夏之時聖人之私議不能行於時言春王而不言王春月可改而春不可改亦隠寓夏之時與王之元所謂大一統足以一天下之心而不可任其紛有不能行之嘆矣兹為開宗始義乃貫春秋之本末而絶筆於獲麟盖聖人之道在萬世即聖人之憂在萬世是則封建之説不惟不可行於後世知聖人亦未必以為宜然也
  乾隆戊戌孟夏月














  正總裁官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御前大臣兼管理藩院事務暫行署理歩軍統領事務忠勇公傅 恒
  ︵字位過密 無法显示︶        來 保
  經筵講官太子太保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劉統勲經 筵 講 官 太 子 太 傅 吏 部 尚 書 汪由敦副總裁官
  經筵講官議政大臣户部尚書兼都統領侍衛内大臣武毅謀勇公兆 惠太子少保議政大臣理藩院尚書兼都統納延泰經筵講官户部左侍郎兼管順天府府尹事務教習庶吉士劉 綸提調官
  湖 廣 道 監 察 御 史覺羅巴延三户 部 銀 庫 員 外 郎額爾景額吏 部 文 選 司 郎 中袁守侗纂修官
  日講起居注官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侍講學士梁錫璵收掌官
  户 部 顔 料 庫 司 庫巴尼琿
  户 部 陜 西 司 額 外 主 事馮光熊謄錄官
  舉             人夏秉衡
  舉             人王文炯
  舉             人葉 能
  捐     職    州   同王成曽
  捐    職    縣   丞員 誌
  𠉀    選    主   簿張藎臣
  監            生髙士帥
  監            生潘敬蒼
  監            生徐應瑞
  監            生諸廷光


  欽定四庫全書     經部五
  御纂春秋直解目錄    春秋類
  第一卷
  隠公
  第二卷
  桓公
  第三卷上
  莊公
  第三卷下
  莊公
  第四卷
  閔公
  第五卷上
  僖公
  第五卷下
  僖公
  第六卷
  文公
  第七卷
  宣公
  第八卷
  成公
  第九卷上
  襄公
  第九卷下
  襄公
  第十卷上
  昭公
  第十卷下
  昭公
  第十一卷
  定公
  第十二卷
  哀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