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御製詩 (四庫全書本)/餘集卷01

餘集目錄 御製詩 餘集卷一 餘集巻二

  欽定四庫全書
  御製詩餘集卷一
  古今體十二首丙辰一
  丙辰元旦
  開泰三陽肇吉徵羲爻乾德凛時乗勲華上日法授受唐宋衰年鄙逼凌儌倖已躬勗無射頻緐
  眷佑愧難承雖云歸政仍訓政兩字心傳業與兢
  元旦試筆用乙夘試筆韻
  乙亥輪週逮乙夘自乙亥始至昨乙夘每年元旦一首元旦試筆二首已總成百廿首矣三章例用詠元辰共成百以廿為什不覺八開六至身憶昨居諸猶惕息昨嵗乙夘以躔度所經元旦上元見於懸象予心深怵若思過應  天以實幸無他故今既為天下得人肇開吉祚尊養隆長即此仰感  昊恩亦曷敢以釋肩自怡少存佚志耶即今尊養敢怡神後兹嵗月聼而已那復勞勞計幾旬嘉慶開元舊合停予紀號乾隆慶週六甲昨嵗九月以孟冬即須頒朔先詔立皇太子以丙辰年定名為嘉慶元年凡内外章疏文字俱用嘉慶年號子申䖍籲率朝廷皇太子率王公大臣具摺籲請時憲書仍用乾隆年號情詞懇摯實出悃誠鑒羣意實出誠悃問本願微愧體形即位建元古今大義而皇太子及諸臣懇請統於一尊又属臣子至情不能徑却因允所請一用嘉慶年號書後紀年自乾隆二年丁巳至嘉慶元年丙辰以昭建立授時之正一遵照康熈六十一年時憲書式遞年增載乾隆年號以順子臣愛戴之誠每年祇須此憲書一百帙以為宫廷及賜御前親近王大臣等俾披閲懽忻足為盛世嘉瑞而已然自問踐阼之初炷香上告不敢有同  皇祖紀年以次逓增之本願未遂究微有愧耳自六旬仍數上聲甲乙遍諸省令改觀聽十月朔日頒普天下之憲書惟用嘉慶年號者仍此不改初志也迴思踐阼炷香叩總覺衷心夔弗寧
  鄒一桂嵗朝圖
  一松卓守石四蟹共圍缾别裁去聲嵗朝寓盖喻四海昇平之意
  枝䕶始馨
  咏檀玉如意
  瑰玉相檀柄巧為如意長含三乃成一即幻可標常取吉雖時藉相宜亦合詳清談言悖出指笑謝家郎用謝萬失軍心事
  樂夀堂用丙申舊作韻
  丙申預作菟裘計堂擬紹興早勒銘丙申葺寧夀宫為倦勤後娯老之所名此堂曰樂夀盖因宋高宗内禪後有樂夀老人之號見董其昌論古帖是年有詩以明予志幸荷  昊蒼眷佑今嵗丙辰元日已符歸政初願自揣精力强健如常子皇帝初登大寳用人理政尚當時加訓誨何忍即移居寧夀宫效宋高之自圖安逸耶日往月来忽廿嵗居今歸政得耆齡付憂與子詎忘付寧夀斯身敢即寧惇史百王相較量獨承厚眷賴
  蒼靈
  題彭元瑞所撰皇極殿鐙聨
  八柱鐙聨元瑞彭豫教屬句十年成乾清宫鐙柱每嵗臘月廿四日樹柱懸聨除夕收聨換鐙以慶嵗迎韶其聨詞乃明代之舊丙午年於寧夀宫皇極殿仿製既成命内廷翰臣撰擬鐙聨彭元瑞屬藁呈進盖事貴豫立時乃省成溯丙申始脩寧夀宫十年而製鐙柱越丁未題以詩己酉以予開年八旬萬夀初立柱綴聨至今丙辰距撰詞時又十年矣東西南北方隅列左右後前次第呈鐙柱八面各綴一聨其詞中首字以南前北後東左西右屬對標明四隅亦各以其方位排列次第井井巧不涉佻深堪嘉予詰武敷文勤實政撫遐惠近戒虚名聨中所臚皆予御極五十年以前實事如平定西域兩金川諸武功編輯四庫全書定禮樂開恩榜諸文治與夫恩禮鴻臣綏徕藩部除漕蠲租省方施惠諸大典至於劭農課量勤政單心繩  祖武以勅幾戒民風而崇樸鉅細臚陳均非虚語以視乾清宫鐙聨明代翰臣等㸃綴鐙節星橋火樹徒侈諛詞者實巽今製逺甚予所有取者意存崇實不騖虚名一再題詞猶初志也恐難符願竟如願前題詩時予年七十七嵗計至丙辰歸政猶有八年因有雙撐寳柱輝皇極䖍祝  天恩待八年之句彼時雖自覺精力尚健而勑幾敷政惟慮年臻耄耋或有豫怠惟日孜孜益加自勉今幸荷  昊慈竟符所願每至寧夀宫閲視鐙聨在元瑞本實事為頌詞而予視之不啻進陳規語矣頌以為規燭照明
  誌事
  新正降㫖加賑例也昨年䝉
  天佑各省有收者多惟閩省漳泉微有偏災已屢加優
  恤今嵗新正無可加賑者詩以誌幸
  各省秋收共百五上年各省暘雨時若秋收有慶計山東江蘇二省均係九分江西湖南四川雲南貴州等五省均九分有餘直隸福建甘肅三省均係八分河南山西浙江湖北廣東廣西安徽等七省均八分有餘陜西省係七分牽算贏餘統計十八省秋收共一百五十分洵沐  昊恩寰區普獲豐稔漳泉微歉賑加周昨嵗福建晚稻收成據報福州等七府二州俱屬有收惟漳泉二府屬之漳浦海澄詔安龍溪惠安晉江莆田等七縣馬家港一廰有被湖淹浸田畝情形輕重不等節次降㫖將該八廰縣應徵錢糧概予豁免并先給一月口糧接濟又於正賑外不分極次貧均賞給三月口糧以示體恤申諭該督撫等務須實力稽查董率俾閭閻均霑實恵不致一夫失所以副恵愛黎元至意新年因未頒恩諭厯嵗難逢被
<集部,別集類,清代,御製詩集,餘集卷一>
  貺優歸政詎忘蒼赤愛顧兒應慎雨暘求更期弈葉綿斯志萬載欽哉荷
  昊庥
  初御皇極殿開千叟宴用乙巳年恭依
  皇祖元韻
  歸禪人應詞罷妍新正肇慶合開筵便因皇極初臨日朕於丙申年豫營寧夀宫為歸政後頤居之所皇極殿即寧夀宫前殿也落成以来已閲二十年尚未臨御兹既紀元周甲幸符初願元正授璽子皇帝大典禮成敷天慶洽因諏吉初四日御此殿復照五十年新正乾清宫千叟宴之例再舉耆筵一時鮐夀盈階嵩呼拜舞洵為曠古未有之吉祥盛事重舉乾清舊宴年教孝教忠惟一篤曰今曰昨又旬延敬
  天勤政仍勗子敢謂從兹即歇肩
  舉千叟宴扵皇極殿禮成聨句用柏梁體有序
  皇天眷寳命鴻佑我大清曰藐躬備福疇燕翼至胄子肇隆儀於上日兹過授璽之初啟宴典於東朝重舉賜鳩之㑹尊之至養之至實合萬國之歡福無疆夀無疆切愧九如之雅七言華始百順藻聨時則丙昉姚年寅正姒月辛叶重光之慶亥符書夀之祥敞都福之新庭乙丙交而再遇溯
  貽謀於
  祖德七五羨而三番昔也飴侍
  堯顔十二嵗承
  恩承訓今而觴稱子帝六十年曰夀曰康懿積慶之必有餘粤稽古所未嘗覯葢三皇之民多夀而四代之制引年系衍星潢階班槐棘外暨来享来王之旅下逮恒農恒士之儔共效山呼同臻海㑹問年六十猶是初元始誕之人有臣三千鮮及予齡㝡高之祘或始仰蒼龍之𨷂㦯再㪺白獸之樽宫出震而夀考且寧殿承乾而皇建其極露盈丹甕飫来嶽豆溟杯墨濕黄封捧出鶯衣鳩杖上儀由舊盛事有加粟飽黄雞荷蠲租於本嵗綸銜彩鳳甫拜詔於元辰歡洽堯衢喜霑鎬宴皆六旬之長養意總殷於為去聲下為去聲民允九有之瞻依誼胥篤於稱臣稱子自惟何徳仰賴
  天恩却冊府之隆名為厭聞歸美報上之虚譽勉堂構之鴻肯允惟勵察吏愛民之勑幾憶當聨句觀成本符望遂初之先定従此開筵屢錫卜頤和景福之彌長述春宴之分茶集虞廷之賡韻鑒申葵祝繼疊柏梁今今古古乃希同協徳惕重華之始子子孫孫引弈葉逢吉諧爾雅之詮
  御製歸政稱叟開耆筵
  御製歡承
  膝下豫倍䖍  太上皇父福本徳基承   天篤祜紀年週甲四得十全今嵗元旦  思授大寳盛典告成初四日  皇父御 皇極殿再舉千叟宴聨句以光慶典仰維  純嘏延洪不特與宴諸臣中年躋耄耋不能如  聖體精神純固膺   天錫之康强亦未有五代同堂如本支之緐衍即稽諸史牒自古帝王亦莫能比擬者也
  恩復舊封
  篤宗賢臣祖代善初封禮親王後改封康親王傳襲數世乾隆戊戌年   太上皇帝追思本支敦
  睦之誼功王櫛沐之勞   命復禮親王舊號更   念    開國諸王如鄭親王濟爾哈朗早識吳三桂逆謀戰功至著豫親王多鐸初破潼闗繼定江南肅親王豪格蕩平陜西克勤郡王岳託克朝鮮四城亦皆忠勤協賛功在宗盟後雖經改封鄭親王為簡親王肅親王為顯親王克勤郡王為平郡王豫親王為信郡王仍   命復其原封並予配享而睿親王多爾衮入闗定鼎偉績尤懋   特命追復睿親王封爵并復其宗嗣襲封予諡配享親製詩什徵獻銘功昭垂不朽且俾後嗣子孫各念前勲咸知感奮   恩澤之隆尤

  為亘古所未有 和碩禮親王臣永恩
  惇敘早列宿衞邊乾隆丙寅八月 惇敘殿錫宴宗室凡三百人時臣以侍衞得與宴聨句固山貝子臣永碩
  乾清再飫今三焉丙寅 惇敘殿之 宴臣已叨恩入座其時年幼尚未受封至乾隆癸夘新正十日 乾清宫普宴宗親潢支茂衍至二千餘人臣又得以輔國公與宴今嵗飫霑 湛露綜計五十一年中三叨承筐卜晝之榮矣 輔國公臣𢎞曧
  龍光最近潢源仙臣以近支宗室自幼仰䝉   恩施教養兹幸侍耆筵皆賴   聖
  恩敷錫實深榮感鎮國將軍臣永璸

  堯尊叨宴
  渥遇駢乾隆五十年 國慶   太上皇帝夀逾古稀歛時錫福舉行千叟 宴一時王公大臣官員耆民等與 宴者凡三千餘人臣時年六十九嵗忝厠台階榮與   恩宴今嵗臣年八十再逢 盛典疊被   恩渥實為非常榮過 大學士公臣阿桂
  天繪
  日羅丹鉛乾隆五十年千叟宴聨句   太上皇帝聖製及臣工九十八人詩凡百韻臚陳
  太上皇帝御極至五十年諸大政以敬    天   法    祖

  勤政   愛民   文章   勲業制作   恩澤攦為八段雖摹繪天日未能頌揚萬一而五十年以前之盛徳大業已羅舉大凡矣 大學士臣王杰
  茲紀
  盛事一紀編此次聨句溯自乾隆乙巳至今嵗丙辰凡十二年中   太上皇帝純徳全功天恩國慶仿照五福聨句一曰夀之例用編年體以次推廣恭述 大學士臣孫士毅
  辟雍
  講學璧水漣乙巳 京師國學自元明至 本朝五百餘年辟雍之制未備向有建議者以乏水格扵部議癸夘春始   命新建殿基圜水以符古制   親製碑文以復古而不可泥古諄切告誡是年春辟雍告成   親詣文廟釋奠   御彞倫堂至辟雍   命大學士講書祭酒講經畢   敷宣御論一時内外文武百官進士舉人貢監等及髙麗使臣等圜橋鵠立敬聆   聖諭咸心恱誠服禮成   恩廣明年丙午科順天鄉試皿字號巻内中額十五名以示嘉惠是日適遇瑞雪霑霈   思念執事諸臣觀禮多士衣履霑濕官員各   予紀録一次諸生分别   賞賚有差 尚書臣劉墉儲貳鑑視姬朱緣先是   太上皇帝以前代建立儲貳釀成事端   特命軍機大臣及上書房總師傳将前代冊立太子事蹟輯儲貳金鑑一書始於周平王太子宜臼終於明神宗太子常洛臚陳事蹟以昭鑑戒巻首冠以聖諭及   御製文七篇敬申
  聖祖    世宗家法貽謀為 本朝萬世法守 尚書臣德明
等百世王
  肅豆籩 厯代帝王廟向沿明制每多闕略太上皇帝勑大學士九卿詳加增訂用昭公正竝   作記立碑  躬祀告䖍以申妥侑 尚書臣紀昀虎神花准雜
  詠箋 内府敬藏    聖祖所遺虎神鎗花准神鎗舊准神鎗   太上皇帝每幸山莊及木蘭
  行圍用以即鹿是嵗九月朔   行圍阿濟格鳩西山有虎伏樷莽中即用    聖祖所遺虎神鎗一發殪之衆䝉古觀者無不驚服見   聖製行圍即事雜詠詩中 尚書臣慶桂
畿南河北
  廑惠鮮直隸順德廣平大名三府毗連河南省之衛輝懷慶彰德三府春夏愆澤節次加   恩分别蠲緩展賑   太上皇帝臨御海㝢以来毎遇各省偏災無不即于蠲賑務使災黎均霑實惠是嵗二省被旱較廣施  恩尤渥 署兩江總督臣蘓凌阿 吉帛不侈瑞應宣正月六日   賜千叟宴時妙應寺塔頂懸有哈達哈達者䝉古語奉佛吉祥製帛也塔頂最高斷非人力所能致雖聖徳謙沖勿使宣付史館而瑞帛飄綴不先不後適當叟宴禮成逺近頂禮咸謂吉祥善事佛力神通不可思議   禔夀之祝足徵妙應矣 尚書臣胡季堂
  寅禋備幄
  介丘圜丙午    太上皇帝御極六十年中毎嵗郊壇大祀無不祗肅躬親向来於
  壇之二成設有幄次以備行禮是年特諭禮臣詳議於    壇上讀祝拜

  位添設小幄次倘遇風雪可以稍資蔽禦俟至聖夀八旬即於此内行禮如其時精力如舊尚必照常其幄次原可備而不用盖聖意於歸政之前務欲嵗嵗躬行始終勿懈非於此稍從簡易也自有此   㫖每嵗祭日氣𠉀晴和惟丙午甲寅曾設兩次餘年均未設用仰惟   申䖍昭格永矢寅承而昊蒼鑒佑合徳呼吸感通於斯益見 尚書臣彭元瑞
  開國方略金石鐫乾隆三十九年   命輯開國方略一書敬述我 大清
  祖    宗開創艱難功徳顯鑠以示萬世凡三十二巻以    發祥世紀冠

  於編首是年告成   聖製序文刋布中外 理藩院尚書臣留保住觀鄉王道若易然   聖製補南陔白華笙詩六篇向命用於鄉飲酒禮自乾隆廿六年舉行後又閱廿餘年是嵗復   勑京尹於上元節日舉行用昭羞耈引年之盛 左都
  御史臣舒常九十抑戒
  本仁絃向来  經筵後賜講官等宴例不用樂至是始   詔於 文華殿東配之本仁殿設宴工歌抑戒之詩侑席用古樂宫商角徵羽一字一音著為令典 左都御史臣金士松文階武階平無偏館臣進呈  皇朝通志職官略   太上皇帝披閱以設官分職文武級階自應相埒乃文職自正一品起而武職係從一品起既較少一階而文職自正一品至從九品凡十八階武職則自從一品至正七品止十二階顯有懸殊體制未協   特諭廷臣詳議遵照從前欽定領侍衞内大臣將軍為正一品之例增入一階其正七品以下較文職所少五階亦一體增入釐正於是官聨整肅平允益彰詳備 都統臣巴克坦布俸停糈
  賜祿代田文武官員有罰俸處分者止罰俸銀仍准支俸米降級留任者照所降之級支領銀米至革職留任者則銀米俱停此定例也是嵗二月特頒恩㫖念京官多仰藉禄糈以資辦公   諭嗣後在京文武官員有降革留任者止將俸銀分别停減其應得俸米俱准照原品支領以示體恤都統臣永慶分年合試經笥便丁未 大學士九卿議奏科場條例鄉㑹試二場改用五經自戊申鄉試為始用易經出題以後按鄉㑹科分將五經依次輪試一週再於鄉㑹試二場五經並試奉   上諭改用五經既可令士子潛心經學又可以杜場内闗節弊端而衡文者復不至限於經額致佳巻被遺所議極為允當但易理深奥邊省未必人人誦習来嵗鄉闈已近或多不諳經㫖因思士子多習詩經戊申鄉試著先以詩經出題次書次易次禮次春秋庶士子得以漸次兼通近年輪試已周癸丑㑹試以後皆以五經出題士子皆知敦崇實學矣 都統臣范宜恒全譜三百入宫懸明世子朱載堉樂律全書既入四庫書中經太上皇帝御覽指駁如思文后稷章竟用時曲牌名其以周詩不用商聲則樂律之宫商與代名之商周何涉且樂必五音俱備乃以角調譜國風徵調譜小雅宫調譜大雅羽調譜周頌而專以商調譜商頌均為紕繆因   命將詩經全部按照一字一聲定為詩經樂譜全書於是三千年雅樂皆入絃歌經學律學昌明盛世矣 散秩大臣臣張承勲書重校溯津源淵四庫全書巻帙繁富太上皇帝駐蹕熱河閱文津閣之書見其訛舛尚夥因   命詳為校閱並令詳校
  文淵文源二閣之書原總纂紀昀帶同原分校諸臣詳校文溯閣書自此魚魯鮮訛倍加精宻江寧將軍臣那竒泰哈薩左右竝使軿左右哈薩克在漢為大宛属國
  最為遼逺乾隆戊寅囘部既定之後即遣使朝貢其後庚辰壬午亦頻遣使臣入覲至丙午冬新襲右部哈薩克王汘和卓令其弟阿哈岱来朝   太上皇帝命於丁未新正随年班藩部等一體與宴是年八月左部哈薩克汗瓦里蘇爾坦亦令其弟哈斯木入覲正值   萬萬夀慶辰即於山荘萬樹園  特賜宴賚 杭州將軍臣成德封暹羅斛价謝遄暹羅國舊名暹羅斛自我 朝順治十年乾隆三十一年毎三年一次貢使不絶至三十五六年為緬甸所殘四十三年國人推鄭昭為國長次年即遣使入貢四十七年伊子鄭華掌國事使来修貢並籲請封爵   太上皇帝念其保聚遺黎即   允所請賜以勑印封鄭華為暹羅國王竝令来使丕雅史滑里遜通那突等一體入宴以昭恵逺来
  同之盛 寧夏將軍臣保成
  惠臨昌平鑒鼎遷昌平明陵自其中世以来諸事闒弛久未修葺厥後又經兵燹殘廢日甚乙巳   太上皇帝詣視垂惻特派大臣等通行修葺次年冬工竣用帑二十八萬有竒支取户工二部顔料木植尚所不計丁未春由湯山   臨幸周閲夏   幸避暑山荘過清河有望明陵各題句十三首或近體或古風不拘一律盖施仁勝國既為從古所未有而尚論興廢用示萬世殷鑒意更諄切矣 廣州將軍臣福昌雙俘臺海靜蚳蝝戊申 先是臺灣以漳泉二郡客民搆釁逆匪林爽文乗機糾衆滋事地方大吏諱飾懦緩未即蕆事丁未嵗   太上皇帝特命福康安率巴圖魯百人渡海進討由崇武澳放洋進鹿仔港一日千里首先收復嘉義縣旋破斗六門直至大里杙賊巢林爽文攜孥宵遁入内山福康安等連破集集埔小半天山等䖏因令將弁等易服改装同義民社丁分投捜緝又慮其入海潛逃派兵由後隴至桃仔園一帶沿山宻布是年正月初四日在老衢﨑地方將林爽文並賊目何有志等擒獲解京正法其南路賊魁荘大田在鳳山一帶距海甚近慮遁入海福康安令官兵分隊自山梁排下適烏什哈達所率水師齊至沿海宻佈水陸合圍遂擒莊大田及其頭目全郡蕩平因   命福康安及撫臣徐嗣曾清查積弊酌定善後事宜十六條又分年令督撫提督輪班渡海巡查准令臺灣鎮道一體奏事   特命建立福康安等生祠令郡民觸目警心潛消狠戾共樂昇平矣 原任杭州将軍臣善泰撣國悔罪闗敂滇緬甸即後漢書撣國地自乾隆庚寅悔罪籲降後已二十年至是雲貴總督富綱奏掌管國事孟隕遣頭人等齎金葉表文並馴象金塔款闗進貢情詞恭順   命准其前来 山荘行在錫宴優賚以示柔達 直隸總督臣梁肯堂春省耕
  莅析木壖永定河堤闗係直隸農田自辛夘庚子漫口堵築蕆事近年河流順軌近河村莊安堵至是復   巡幸天津親莅閲視河務田功降㫖蠲免經過錢糧十分之三緩徵蘆商正餘課銀六十七萬八千五百餘兩再展限三年並   恩免宣化府屬被災民欠未完及緩徵銀糧又天津府屬節年緩徵帶徵銀五萬餘兩屯穀六千餘石以示省方惠民至意 陜甘總督臣宜綿荆江浪帖蛟鼉眠荆州城外逼近大江是年江水暴漲潰堤入城   命大學士阿桂馳往查勘發户部帑金二百萬兩撫恤兵民修建城垣衙署廟宇盖   聖恩優渥凡地方偶遇偏災撫恤頻仍莫可殫述而於此尤為優渥 南河總督臣蘭第錫綸扉重禄領班聨向例六部尚書侍郎俱支雙俸雙米大學士兼管部務亦俱雙支其不兼部者係雙俸單米特恩給予雙俸米以符體制 東河總督臣李奉翰
  念舊世賞除世愆世管佐領襲替人員軍政㕘革例照因罪㕘革子孫不列應襲   太上皇帝念八法非私罪可比   命嗣後伊等祖父襲多次者仍給㕘革人之子擬正本由别支襲者伊子祗與列名漕運總督臣管幹貞
  
  天字小寧朱䳒己酉 安南臣服 本朝襲封傳世已閱百數十年其國陪臣鄭氏久執國柄後有阮姓以伐鄭為名侵擾國都遂成内訌乾隆五十三年秋其嗣孫黎維祁避亂出走母妻眷属等奔敂交界之水口闗求救督撫等據情呈奏   太上皇帝披覽深為憐憫恩諭優加撫卹其時督撫等有乗此機㑹𠞰平後收其土地之請   太上皇帝廓覆燾之仁不肯乗人之危利其疆土大公至正興繼為心因   命孫士𣪣帶兵為之復國節次據報大兵乗勝直抵黎城即降   恩㫖復封黎維祁為國王   惠綏荒服字小固存以視元明索其代身金人者相去奚啻霄壤然栽培傾覆理本昭然黎維祁庸懦無能不
  克承   恩守國早經   聖明洞鑒是以   聖製詩文中即有    天厭黎德之語其後果驗詳見   聖製書安南始末事記一篇中 散秩大臣臣鄂勒畢圖
喀頂經心有悛戊申夏廓爾喀因西蔵噶布倫等抑勒苦累而駐蔵大臣慶林等又不為之申理遂侵擾後蔵邊外等處太上皇帝命鄂輝成德帶兵往𠞰而彼即就約束不敢跳梁復經查出慶林等辦理不善之處分别治罪於是廓爾喀於佛座前頂經立誓悔罪歸誠再不滋事遣使来京進貢遂爾徹兵其時属經申   諭鄂輝等彼衆雖有歸順之言亦當揚我兵威取其附近部落使之目覩天威方為攻心之䇿至於設誓表心豈堪深信但   聖意亦不欲為已甚而班師後審慮籌防必宜加慎庶可無事其後果不出聖明所料越二年復有沙瑪爾巴唆擾之事 土黙特多羅貝勒臣索諾木巴勒珠爾
  耄親
  帝耤勸陌阡   太上皇帝劭農興穀耤畝親推六十年中凡舉行二十七次至是年復舉親耕之典   聖夀已近八旬精力康强舂容履畝一時從耕執事官吏耆民無不歡
  欣同深慶頌 科爾沁貝勒臣固木扎布新疆麥豐村落闐伊犁延袤萬餘里初歸版圖屯種事宜布置非易迄今已将四十年矣将軍保寧抵彼察看該處近年以来百穀屢豐牲畜繁息穀價視内地頗減貿易民户增至數萬在彼置産者既多而於城市開舖鄉村耕種者亦復不少較之從前倍加饒富實與内地無異有   聖製紀事詩什 喀爾喀多羅貝勒臣轍布登納木扎勒運河行水
  大智專運河八閘迤南毎年藉徵山湖收水灌輸濟運丙午嵗   命侍郎明興往辦疏濬水遂充足有餘而臨清迤北衞水源弱復多古淺有碍漕運是年   命和琳管幹貞分投督濬一律疏通於是南北往來漕艘遄利囘空亦可趕復舊制限朝弁丁交慶仰惟   宣節豫籌率作興事   聖製詩有由來諸務在人為其用人為實吾事之句洵至理不易也 喀爾喀多羅貝勒臣貢布多爾濟削傳奪諡斧鉞
  權 國史館輯進貳臣傳乙編其中有先順流賊仍降本朝後復從逆者此等反覆小人不應為之列傳是年六月   特諭将原纂列傳徹去祇為立表摘敘事蹟至冬月復以表内摘敘不詳轉使醜穢之行得以倖逃訾議   命館臣查明編入逆臣傳另為一編使叛逆無恥之徒不得解免斧鉞之誅方為公當又如馮銓龔鼎孳等罔顧名節降附後並無事蹟可紀倖邀易名之典亦宜削奪盖 國史彰癉所繫衮鉞宜嚴聖裁特立貳臣傳為遷固以下二十三史所未有而其中功罪進退予奪尤隨時精審仰見維植綱常精嚴筆削之至意 喀爾喀貝子臣巴勒準多爾濟
  八徵篆寳慶敷天庚戌 恭逢   太上皇帝八旬正夀内外臣工外藩屬國籲請祝釐仰䝉   鑒允復以洪範之義省嵗徵民因䥴   八徵耄念之寳作記闡祥先
  已開特科蠲夏税乃騰   恩詔普錫鴻施七月中旬於 避署山莊宴賚羣藩屆期由圓明園進 宫巷舞衢歌敷天同慶正夀之辰陞 殿受賀燕於   寧夀宫先後於 同樂園行慶匝月天氣晴和人情歡忭臣等紀載圖繪輯為   八旬萬夀盛典齊祝聖齡億兆京垓與天無極 科爾沁輔國公臣塞璫噶瑪勒
  論抒四得精㣲研八月初十日宣示   聖製四得論以示羣臣之獻詞頌者以位祿名夀胥因徳而得   聖衷謙抑亹修敬以待天恩次日復   製四得續論詳辨自古帝王聖賢各有其位與祿名夀俱不容强致精義朗然若揭日月   序謂前論切乎已續論公天下洵   明道立教之極則也 科爾沁輔國公臣諾衮達賚南交躬覲戴
  恩還安南阮光平悔罪投誠籲請歸順乞於   萬萬夀敬申躬祝   勑封安南國王七月中旬阮光平率屬遄行至 避暑山莊展覲祝釐懇求遵用  天朝章服以表忱款嘉允其請並   命朝賀之日仍用彼國衣冠一切燕賚俱從優渥光平感戴之誠異常
  淪浹自古人主控馭外藩幾見有國王親行祝慶之事且安南自元明兩朝於陳氏莫氏黎氏屢諭入朝卒莫能致若今之心服身依實由太上皇帝德綏威懾無逺不屆是以海邦恭順樂歸覆㦞也 喀喇沁輔國公臣溫邵爾瑚越裳入貢古操傳南掌古越裳地雍正八年入貢以後定為十年一貢庚戌年國王召温猛以   大皇帝八旬正夀奏懇於先期一年入貢遣陪臣進表獻象敬申祝嘏   聖製詩誌事有乃知八月八旬慶䖍祝九如九頌章之句竝識語論韓愈越裳操所云孰荒于門孰治于田國係閑闗豫防之義以今日時勢論之殊方畢來誠意祝釐詎宜却之不受盖   聖謨廣大於逺藩外域不事招徕而驗海占風之倫䴢至鳬趨惟示以九經懷柔之義而已 巴林多羅額駙臣丹津
  昌文石鼓排岐畋周宣王石鼓十在今太學㦸門内太上皇帝既命考定次第以潘迪所釋為準庚戌年以三代法物閱嵗既久宜加珍惜   命施重攔深䕶且其文經前代諸家詮釋不一真贋紛如因以現在可辨識之三百十字重排十章製新鼓刋置太學㦸門外及熱河 文廟中於是宣王中興之迹不泯宣聖牖世之道恒昭詳見   聖製集石鼓所有文成十章製鼔重刻序 敖漢和碩額駙臣宻扎特多爾濟
  國書佛語義貫穿癸已年   太上皇帝命以國語譯漢蔵全經其書體大物博至庚戌年而全蔵告蕆   聖製序文著明成事必待時㑹並以梵經一譯為畨再譯為漢三譯為䝉古三方久為臣僕兹以漢譯國語俾中外皆知尊君親上去惡從善非求福
  之説也大義精深    天人秘奥之㫖於是益彰 科爾沁頭等台吉臣阿咱喇
五題首詠
  疇福連辛亥 往嵗 重華宮聨句皆因事為題是年太上皇帝念乾隆六十年将歸政自辛亥以後五年適合洪範五福之數是年以一曰夀首唱以後遞年聨句至乙夘而五福適全前此戊申   聖製上元鐙詞始於八章中各用一卦計至乙夘而六十四卦恰周仰惟聨句五福鐙詞六十四卦俱於數年前   精意所貫已舉全局而聲振之矣 鄂罕二等台吉臣沙津禹謨堯典
  論且詮是年仲春月  經筵經題講大禹謨允執厥中   御論有取漢苞氏注而引舜典受終於文祖即禹謨論語所謂受終亦即洪範所謂考終命一以貫之堯授舜而堯之事終舜授禹而舜之事終示萬世子孫長存戒懼則必敬天愛民孜孜勤政致意深逺是秋又書蘇東坡書傳堯典語   詩有咨岳時年八十六法先三載受其終之句大廷   授受之義尤著明矣 烏珠爾沁二等台吉臣衮布扎布
  家教幼齡妙引弦每嵗   萬萬夀節前 皇孫曾元至 山莊俟慶祝行禮後即隨侍秋獮是年   太上皇帝觀諸 皇孫曾元射 皇孫質郡王綿慶年十三 皇元孫載錫年甫八嵗俱能連中三矢   聖心欣賞各賜黄褂雙眼翎并有   聖製一身
  七代瞻    神御    家法天恩永佑徵之句及   行圍威遜格爾皇孫綿寧年甫十嵗引弓中鹿   太上皇帝憶及昔年   十二嵗時隨侍聖祖行圍今 皇孫更先二齡深為慶喜即賜黄褂雙眼翎   成詩誌事敬念
  尭年之聰聴深期    天貺之永承七言誌實三致意焉盖   太上皇帝

  一身親見七代已為罕有而 皇孫曾元等俱以幼齡即能善射固由    祖宗家法昊蒼眷佑實本於   太上皇帝威弧神矢髙臻精妙所以 皇孫曾元得所觀法
  也 科爾沁二等台吉臣蘇魯木金隄内外戒糾纒庚戌嵗韓鑅等奏稱黄河漫水偶漲大隄外王平荘民堰坍塌由毛城舖滚水壩下注等語似因毛城舖減下之水間有泛濫及繪圖呈   覽始知王平荘原在大堤以内沖塌民堰非毛城舖減下之水而其誤總由河臣向以隄内之王平莊為隄外是以措詞殊不明晰經   太上皇帝指示凡灘地在大隄以内者均當謂之隄内在大隄以外者均當謂之隄外而向日指稱在隄外漫溢以為朦朧規避被災之計者其弊亦可頓除是以新正加   恩展賑誌事詩有一洗向来規避語大隄内外辨犁然之句奈曼二等台吉臣阿南達曬池均畝歸條鞭晉省河東鹽務積弊已深為調濟之䇿者不過換商加價二説然商屢換則累在殷户價屢増則累在貧民   太上皇帝早燭其弊是年因馮光熊調仕山西巡撫   命與藩司蔣兆奎悉心詳議旋據覆奏課歸地丁鹽聴人運而諸弊自除盖就小民每人每日食鹽之價較之地丁所増之銀節省實多而聴民自販如百貨之流通則奸民不能有居竒之弊是便民而非累民減價而非加賦也隨   命大學士九卿議行之 阿巴垓二等台吉臣巴圖兩廡經石堂
  奎躔   命大學士内廷翰臣校勘蔣衡書進十三經鐫石分列辟雍兩廊   聖製序文并説經文摹勒   宸翰鐫樹 彞倫堂中俾圜橋縫掖共得仰瞻講解經訓昌明所以繼
  往聖開來學者實属千載一時以視炎劉一字曹魏三字及唐宋諸刻何足比擬萬一 喀扯沁二等塔布囊臣林丹
  五説造化歸陶甄壬子 聶崇義三禮圖畫圭瑁形製又周禮典瑞有王搢大圭執鎮圭之文既   聖製説以闢其謬復   申論書之不足盡信與古之必不可復者著為復古説像設説卜筮説共五篇理精據確非有意立異而精深廣大真足俟百世而不惑已 喀爾喀二等台吉臣吉端多布臺懐
  六詣恩波湲前此   聖駕巡幸臺懷行慶施惠有加無已及兹鑾輅六臨以五臺非清蹕常莅之地蠲免該縣本年地丁錢糧十分之五又   詢撫臣馮光熊奏晉省大同朔平二府舊欠糧一萬二千餘石降   㫖著全行豁免以示優賚 喀拉沁二等塔布囊臣素勒齊木七葉七家應瓞緜   太上皇帝躬膺五福親見七世實為史冊罕見   特命八旗及各直省督撫查臣民中有身見祖父下逮元孫者據實奏聞據内務府奏致仕上駟院卿李質穎晉撫馮光熊奏監生張克用趙鈺民人陳徽舜武魚河䕶山東撫臣江蘭奏原任布政使李承鄴安撫朱珪奏捐職府知事潘起煌等七家身親七世俱加恩賞給七葉衍祥匾額字様令該部及各該撫製造逐家頒給用昭昇平盛事 侍郎臣
  富綱陽布讋籲過
  予湔廓爾喀在後藏極邉外其巢穴名陽布前經遣使歸誠悔罪兹復搶掠扎什倫布因   命福康安為將軍統兵進𠞰克復濟龍邊界罙入至帕朗古連次攻克山梁及木城石卡數十處誅戮匪賊三四千人距陽布不百里賊酋窮蹙乞降畏懼震懾凜遵將軍檄諭還掠犒師福康安奏聞乃降   㫖允其納疑拉特納巴都爾隨恭備象馬輿樂令其大頭人齎表進京請罪謝
  思   十全功蕆洵為完善 侍郎臣沈初

  誠格時雨沛壟㽭是嵗立夏後得雨稍遲   太上皇帝親詣 黒龍潭覺生寺廣潤祠玉泉山 龍神祠䖍誠黙禱閏四月二十八日御門理事後   召見王大臣等
  諭以雨澤愆期令諸臣及科道指陳政事闕失次日以夏至    大祀方澤進宫齋

  戒甘雨渥沛諸臣具奏稱賀咸以   至誠感格和氣協應請宣付史館   太上皇帝却而勿許   聖衷謙抑真與 天合徳矣 侍郎臣胡高望放百十萬水衡錢河南省前因攤征河工幫價民欠未完銀至一百八十萬兩分作十年帶徵每年應完十八萬八千餘兩   太上皇帝念依限催徵逐年皆有帶徵之項民力未免拮据加   恩将應徵四年之數分作八年帶徵餘六年應徵銀一百十二萬兩全行豁免 侍郎臣蔣賜棨歉毋屯膏吏毋捐癸丑 我 朝惠愛黎元有加無已
  聖祖    世宗家法昭垂   太上皇帝御宇六十年来偶遇一隅偏祲即馳諭蠲免緩徵賑貸兼行且有連年蠲免者又有常川賑濟者又有新正展賑者統計發帑

  數逾億萬萬   隆恩稠叠曠古未聞乃猶拳拳後世子孫勿為言利之臣所惑是年冬特頒諭㫖切誡屯膏倘大臣有以儲蓄宜裕為言者斷不可聴又用人惟當以正途為重
  前此偶因河工軍務暫為權宜之計倘臣工有以開捐為言者尤必斥而勿用煌煌   聖訓實傳萬世愛養黎庶澄敘官方之治要矣 侍郎臣成德金奔巴定三身禪西藏素尊黄教最為䝉古各部所信服達賴喇嘛班禪額爾德尼二人傳世相襲覓一聰慧有福相者為呼必勒罕長成後稱呼土克圖其来已久乃近年風氣日下逞誕營私所生之呼必勒罕率出一族甚至沙瑪爾巴垂涎扎什倫布財産唆使廓爾喀刦掠蔵地   太上皇帝命師申討廓爾喀畏懼歸降當此 國威震叠之時宜為蔵疆永定經制因   命製金奔巴瓶頒發蔵地将衆所舉轉世之呼必勒罕書名貯瓶由駐蔵大臣㑹同掣籖以定其在
  各䝉古之呼必勒罕令於京城    雍和宫由理藩院堂官㑹同掣籖法制一定不獨元代曲庇畨僧肆横害政我 朝實無其事而自後永杜争端正所以䕶持黄教也詳見聖製喇嘛説中侍郎𦣞韓鑅

  十全説玉刻金填   太上皇帝聖製十全記盖誌武功復選和闐玉鐫十全老人之寶並為   説申明十全之盡君職不啻武功一事惟有益勵宵衣旰食之勤益切敬
  天愛民之念以䖍俟    昊貺今嵗元日禮成   寧夀宫皇極殿案上左陳太上皇帝之寳右陳   十全老人之寳説冊盛典煒煌開闢以來真所罕覯 侍郎臣

  劉秉恬
  誌凱陋明本兵孱大兵征廓爾喀功成班師兵部奏凱旋兵丁至京由驛各歸本地營伍因聖製紀事文詳示開國以来用禁旅及東省旗兵以張撻伐所向咸奏成功兵部所司
  不過設驛安頓送往迎迴蕆事則循例奏聞非如明代本兵以庸儒司事不知兵為何物或恣苞苴以飽囊槖迨至敗衂輙受攻斥是以國勢孱甚仰見我 朝奮武詰戎悉禀   先機睿算而將士一心一力部臣畺臣籌儲餉供廩給民不知兵行若無事   鴻勲屢奏非前朝所可比擬侍郎臣趙鍈 𠸄咭喇來大瀛船紅毛𠸄咭唎國遣正副貢使嗎嘎⿰呢嘶噹㖦等奉表進貢䖍祝萬萬夀其使臣自壬子八月由彼國開船於癸丑八月初旬始至 避暑山莊向化抒誠逺達重瀛之外所齎貢物有測量天地日月度數名布蠟尼大唎嗡在西洋稱為上等器物藉達誠忱   太上皇帝以該國使逺涉重洋慕化
  祝   釐皆    祖功    宗徳重熈累洽所致至所齎之物彼雖稱竒實無足重有   聖製詩誌事其昭薄来厚往不寳逺物之至意 侍郎臣張若渟

  仁風滌暑繫圄憐   太上皇帝駐蹕 避暑山莊以熱河暑氣歊烝昕夕為民祈澤因念清理庶獄可期感召甘和   傳諭刑部堂官查明徒罪以下案情較輕者分别
  減等發落其縁事牽連及尋常案件亦即訊釋完結並   命熱河道府於就近獄犯核明
  情節速交軍機處奏釋以迓    天庥命下之後時霖立霈秋澄景和盖
  仁心上格    昊蒼感應之機真呼吸可通也 侍郎臣譚尚忠

  八四啓鑾御轡韀甲寅    太上皇帝春巡天津扵泉宗廟傳膳後   䇿騎唘行送   駕百官及扈從諸臣見   聖夀八旬開四而精力彌健控馭從容無不歡喜額手 侍郎臣吳省欽石口栁青歡盈廛三月二十日御舟過琴髙祠㫄石口村二十四日經楊栁青 河地方該二處居民踴躍歡迎情𣪞瞻就   特加恩將該村本年應徵錢糧普行蠲免視   巡幸經由地方例免十之三或十之五者尤為恩施格外 盛京侍郎臣泰寧
  南苑
  閲本三法平   太上皇帝勵精圖治行宫氊廬每日   閱本如在 宫廷   駐南苑日閱刑部題覆雲南省李氏救夫情切戳斃夫堂兄李文有部議斬𠉀一本   命照救父情切之例量予末減刑部遵   㫖纂入例冊嗣後三法司核議時俱依此辦理 原任侍郎臣王昶三除秋漕艘弗牽乾隆三十一年四十四年兩次曾頒諭㫖普免七省漕糧至是以明嵗六十年逢國大慶復   諭輪年普免漕糧一次盖藏富裕食   殊恩叠沛已三次矣 江西巡撫臣陳淮夏税積逋
  澤都蠲乾隆十一年三十五年四十二年五十五年四次   頒㫖普免天下地丁錢糧所以子惠元元休養生息者至周且渥復因乾隆六十一年   太上皇帝授寳歸政  嗣皇帝登極初元宜沛   恩綸薄海共霑湛愷豫於乙夘十月   頒㫖将嘉慶元年各直省地丁錢糧通行蠲免使逺省於二月開徵之前均可接奉   恩㫖以示   太上皇帝與嗣皇帝愛育閭閻至意先是甲寅十二月各省節年民欠及帶緩未完銀穀例應按限徵
  輸小民究因官項未清不得遂其含哺之樂頒㫖令各督撫迅查實欠在民之數覆奏請蠲先將此   㫖謄黄宣示毋使蠧吏開蠲急徵中飽據各省查到綜約二千餘萬荷恩俱予全蠲其奉天山西四川湖南廣西貴州六省本無積欠   念其踴躍急公未
  能均霑   大恵將各省正項錢糧蠲免十分之二尤為公溥自甲寅八月至乙夘十二月嵗餘中三沛   殊恩謹從類記 山西巡撫臣蔣兆奎重蠶典祀苑窳媊浙省杭嘉湖三府生計所需最重蠶桑閭閻舊俗於 黄帝軒轅氏廟中致祭 蠶神未入祀典   允巡撫吉慶所奏於 軒轅廟後殿安設神牌每嵗官為致祭並   御書黄帝軒轅氏廟扁額曰利用宜民後殿 蠶神曰衣被功成發往懸掛以昭 神貺 原任提督臣竇璸
  親親弈葉蕃蘭荃乙夘 上年   太上皇帝念及今嵗傳位後諸 皇子 皇孫以及曾元等章服儀制國家一定等差不可僭越但即遂與宗室等倫於親親之誼似有未協因傳㫖於歸政後仍在 尚書房讀書其應用冠服韁㘘等物仍照現在之例   太上
  皇帝年登九秩即可得六世来孫亦視元孫一例更為千古未有之吉祥盛事 副都統臣納音荷蘭逺使恭𦜕拳海外諸夷在廣東澳門貿易仰沐  天朝柔逺之恩無不願来瞻覲上冬雨廣督臣長麟奏荷蘭國辦理國事呢⿰啵等四人代伊國王喊琳嘩囒咥哪嗖奏本國王同公班衙世代沾恩兹值乾隆六十年國慶道逺不及禀知即命呢⿰啵等専差貢使嘚⿰齎表来庭   太上皇帝嘉其慕化詞意䖍恭新正令與朝㑹筵宴優其賞賚並頒   勑諭錫該國文綺珍物加賜綵緞玩器諸珍用示寵異 副都紇臣崔成玉
  皇帝王師報治筌  經筵禮先於 傳心殿皇師 帝師 王師 先聖先師前告祭自乾隆六年   親祀一次以後依中祀之例每嵗派大學士一員致祭是年御經筵以   在位週甲夙契心傳更符初願   躬親將祀用展敬誠
  製詩有云外王内聖幼知重日引月長耄逮堪心法   治法盖已同條共貫矣副都統臣勒禮善
  釋菜優廣弟子員二月上丁   親詣 文廟釋奠禮成瞻仰 宫墻用深   景慕是日天氣暄和風日清朗益欽 昭鑒禮成後駕由 𢑴倫堂周視   宸翰石刻
  兩廡石經   御辟雍座敷宣   聖訓誦    仁祖之舊題闡 先師之道法并篤念舊學之臣優贈師傅各直省嵗試入學名數照例分别廣額免國子監肆業生徒坐監一月用示重道崇儒夀世作人至意 副都統𦣞齊里克齊
臺戍量移宥辠顓庚寅奉   㫖將發遣新疆各處及軍臺官犯按其情節並發遣軍犯分别減釋是年念上次查辦時有因到配年淺仍留該處及查辦後續行發往者其中或不乏情節可矜之
  員   特沛殊恩令将發遣及軍臺官犯並曾經當差之旗人核其情節分别請   㫖減釋 白都納副都綂臣索喜
  武功贏十苖敢儇黔椘連界苗民食毛踐土久安聖化不意上春有苗匪吳半生石栁鄧石三保吳隴登等迫脅衆苗肆行焚掠敢作不靖延及四川秀山境内福康安適於嵗前調任雲貴總督聞信即帶兵馳赴貴州銅仁府奮力𠞰除立解正大松桃嗅腦三城之圍而四川總督和琳自蔵来京於卭州聞信一面派調屯練降畨一面帶兵馳至秀山痛加𠞰戮旋命兩督㑹兵齊赴楚南並選巴圖魯侍衛等前往數月以来攻燬苖寨禽戮逆匪不可勝
  計冬間先將逆首吳半生擒獲其餘三犯亦即悉行生擒以二名解京正法二名留彼盡法䖏治以彰國憲以快人心而脅從之衆概免駢誅從此畏法感恩苗疆永靖 宻雲副都統臣觀音保
  功隆德盛治體乾以上自乙已至乙夘   太上皇帝文德之炳煥   武功之赫耀聖治之光昭每年撮舉其大者分攦於篇事惟紀實語愧不工至本年㳟值   授
  寳大典緐祉鴻禧超越千古謹臚陳全福以鳴盛焉 荆州副都統臣成德環轉
  慶週六甲旋自堯舜以来惟殷中宗在位七十五年享國最久其次即為殷髙宗亦止五十九年
  從未有如我    聖祖仁皇帝   太上皇帝俱御宇週甲    兩朝紀元已百
  有二十一嵗固由    昊穹眷估獨優亦實   聖德崇隆有以克承    景命耳 原任副都統臣富珠禮
自初
  御宇升祥烟   太上皇帝於踐阼之日即炷香敬告    上蒼若御宇屆六十年即當
  傳位歸政元儲不敢上同    聖祖紀元六十一年以次遞増仰見   聖德謙沖念
  祖燕貽至意鑾儀使臣周緝武
宻緘癸已
  志定先 國朝舊制慎蕳元良不早冊立宣示雍正元年    世宗憲皇帝親書   太上皇帝御名蔵貯 乾清宫正大光明匾額之上义特書宻緘常以自隨   太上皇
  帝纘紹鴻圖欽承    家法不預冊立儲嗣而宗祏大計於癸已年早已定自   聖心上年九月宣布   詔㫖即將癸已年所定宻緘   召 皇子 皇孫王大臣等公同啟閱 鑾儀使臣隆安
格于
  藝祖
  鑒上元   太上皇帝恭遇    南郊大祀曾以簡定元儲黙奏    上帝並於 盛京
  恭謁    祖陵時敬告    列祖列宗在天之鑒仰惟   精誠昭格於  繼體重計慎之又慎所由黙邀垂佑為 國家延億萬禩無疆之祚也 天津鎮總兵臣蘇寧阿
天下得
  
  仁迺全   太上皇帝御宇六十年以来景運龎洪湛恩汪濊   仁夀之徵卓越千古
  恭誦   諭㫖敬念維    天維祖宗付託在予者至重授受之際倍切兢
  兢實以天下得  人為    宗社蒼生錫福悠久  皇帝萬年恵愛之仁皆
  太上皇帝萬萬年燾育之仁如    天之德如    天之福即孟子所云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惟今始足以當之 登州鎮總矣臣許世臣
駕耆軼溈姒莫肩自古授受之盛首推唐虞然伊耆有溈世系雖同出黄帝而支别派分已非一姓若竹書紀年所載夏后不降禪位帝扃亦屬兄弟皆不足方今日之一家   神聖也 宗人府府丞臣孟邵唐宋三朝矧戔戔唐高祖因太宗閲墻肇釁同氣操戈不得已而行内禪睿宗藉臨淄定難鑒于武德已事遂授以位皆勢為子逼明皇遭㓂幸蜀肅宗靈武即位乗危自立後世尤多遺議至宋高孝外怵强鄰内耽佚樂光宗則羣臣請命太母既禪猶不自知是皆無足比數   聖製偶閲舊詩本曾詠及此 副都御史臣順海
  
  頒朔豫吉涓每年十月例應  頒發来年時憲書上年因  頒朔将次屆期特涓吉於九月初三日宣示   諭㫖明定儲位以丙辰年為嘉慶元年布告中外 副都御史臣汪承霈期頤
  舉典請益堅上年欽奉   太上皇帝諭㫖於丙辰年歸政  皇帝臚誠固譲並率同内外王公大臣等具章籲懇   太上皇帝夀躋百齡方舉行斯典荷䝉   聖諭以
  御極初元齋心黙禱久邀    昊慈垂鑒若因羣情依戀勉遂所請則初年焚香告
  天之語轉為不誠   諄諭不得復行凟懇 副都御史臣趙佑

  謙却尊號勒球璿前代東朝典禮有上尊號之文祇屬相沿例事我   太上皇帝御極週甲   聖德   聖政高厚悠久即尚書所稱聖神文武尚未足頌揚萬分之一昔
  聖祖仁皇帝平定三藩及恭遇慶節臣工有以上尊號為請者    聖

  祖皆却而弗許   太上皇帝敬繩祖訓   謙尊彌光豫行   頒㫖不必請上尊號爰   命将舊存和闐貢玉喜字第一號玉寳鐫   太上皇帝之寳並鐫聖製十全老人之寳説作為   玉冊於   皇極殿御案陳設 通政使臣秦
  
  乾隆
  嘉慶偕萬年上年欽奉   太上皇帝諭㫖丙辰年紀元  嘉慶  頒朔中外皇帝至誠愛   日率王公大臣奏進乾隆六十一年時憲書百本恭備 内廷頒用奉   太上皇帝俞㫖   賜大内及親藩近臣等俾得披瞻歡愉其  頒發直省及諸藩圖俱用  嘉慶元年時憲書一以紀無量   夀之隆一以昭大一統之盛自軒轅納甲漢武建元所未嘗有從此日引月長寳籙同躋億紀 大理寺卿臣蔣曰綸九府權行地流泉   太工皇帝演疇蔵富國寳充盈泉流山積  皇帝恭率户工二部臣奏請寳泉寳源二局鼓鑄將五成仍用   乾隆通寳五成用  嘉慶通寳惟折疆乃   太上皇帝開闢耆定騰格永鑄   乾隆年號外至各省開鑄俱准五成例行 光祿寺卿臣豐盛阿
  大廷
  授寳付垓埏丙辰正月上日  皇帝恭侍   太上皇帝御太和殿  皇帝躬率羣臣奏進   太上皇帝傳位賀表宣表官讀表文大學士二人恭導  皇帝跽近   太上皇帝御座前   太上皇帝親授  皇帝之寳  皇帝敬受恭謝率羣臣於   太上皇帝前行慶賀禮   太上皇帝囘宫皇帝御殿登極行慶賀禮當履端之首祚舉禪授之上儀宗室王公大小臣工以及外藩屬國陪臣等仰瞻 鉅典蟠天際地之鴻規實萬萬世所未有也蘇州織造臣徵瑞
  歸政
  訓政世澗瀍唐虞禪授為中天極盛運㑹尚不若太上皇帝以踐阼週甲於兹丙辰元日大廷   授  受為千古全人  皇帝夙承   庭訓以   太上皇帝之心為
  心於一 切用人行政惟願   太上皇帝時加    訓示而   太上皇帝精神純固慈愛殷諄   指示咸宜施行至當此實天下臣民欣喜願望無涯之福也 江寧

  織造臣佛保越四日
  恩宴籛佺千叟宴盛興    聖祖仁皇帝時曾舉行一次   太上皇帝懋膺    昊
  貺純嘏緝熈   夀世昇平瑞徵耆耉前者欣逢五十年 圖慶敬依    聖祖年間例事舉行千叟宴維時王公大臣及官僚士庶豫宴者凡三千人今越十一年   太上皇帝再舉耆筵重循 盛典先期有   詔通行並欽奉   諭㫖官員中六旬以上即得預宴其士民人等年至七旬乃得入宴龎眉皓首童顔鶴髮之儔競集 闕廷長養滋培皆涵亭育微特六旬者乃   乾隆元年誕生之人即七秩者視   聖夀尚幼十六

  齡雖名叟宴實不啻哺乳含飴之依膝下也 九江闗監督臣全德 廿載塗裘構枬楩乾隆三十六年豫葺   寧夀宫為歸政後頤居之所丙申落成閱今已二十年   聖夀八旬有六克符初願 大理寺少卿臣富崑
  初御皇極開蘭櫋乾隆五十年新正吉日   太上皇帝於 乾清官舉行千叟宴寧夀宫制仿 乾清宫而以 皇極殿為前殿今嵗丙辰以週甲紀元適符國慶   命
  再舉 盛典首   御皇極殿耆耋盈階嵩呼拜舞吉祥盛事曠古罕比 大理寺少卿臣童鳯三金鐘發聲和氣扇   寧夀宫中和韶樂雖久製器尚未發聲本日   御殿始奏隆平之章以太蔟為宫鎛鐘實肇金聲宣播太和充滿宇宙 少詹事臣羅國俊至再至三千復千康熈壬寅春聖祖於 乾清宫肇舉
  千叟宴    命年六十以上者乃得預其時大學士以下至御史翰林凡七十人庶司百職及致仕人員近畿之民乂六百六十人上次乾隆乙已正月   太上皇帝恭依聖祖盛典於新春再舉耆筵大臣官員六十以上無職者六十五以上自宗藩大學士下逮

  耆民及外國陪臣等共入宴計三千人其年屆九十及一品大臣以上皆召至   御案前
  手賜之觴以昭    天恩 國慶酬酢一堂之盛今嵗三舉千叟宴庶民則自七十以上其餘儀制俱同乙已而夀世耆耋益衆人數多至八千有餘 鴻臚寺卿臣劉湄
四國陪价附冠蟬今嵗朝鮮安南暹羅廓爾喀四國俱遣使来賀 國慶   特㫖以四國陪臣等雖年未及嵗亦令一體入宴觀光以示   恩眷朝鮮則正使閔鍾顯李秉模副使李亨元徐有防安南則正使阮光裕副使杜文功阮偍暹羅則正使呸雅梭挖粒巡段押撥□昭突副使廊窩們蓀泥霞屋撥突廓爾喀則使臣噶箕乃爾興等各   賜卮優賚太常寺少卿臣趙文興禮樂
  賜賚前典沿上次千叟宴在 乾清宮禮樂美備錫賚駢蕃一時軒鼚鼓舞之盛歌咏三千餘首集為千叟宴詩 武英殿鐫行此次盛典在   寧夀宫之 皇極殿本營肯構之塗裘果契躋堂之綵袖養申南面慶集東朝尤為崑閬蓬瀛人天海㑹一切典禮
  恩賚均如前例具載乙已聨句 太僕寺少卿臣特克慎

  萬嵗觴
  黼座前今日宴間   命大學士公阿桂進酒王公大臣及諸臣工下逮耆老同時稽首拜舞願合數千臣民之算上奉   太上皇帝萬萬年夀邠風稱觥之義天保祝上之忱同咏萬夀無疆要未苦今日   黼座天臨環瀛歡合聖禔 國慶亘古莫倫實視前典而加隆矣 順天府府丞臣龔驂文
  御製以天下
  養五福延五福之義備詳  聖製五福頌及近五年聨句詩注  太上皇父  功備十全慶符四得九旬衍袠五世同堂德福之隆未有倫比予小子祗承  慈命勉荷鴻圖兹當初元舉典
  合天下之歡以奉  一人從此純禧篤祜承顔侍  養之日方長實天下億兆臣民同深祝慶者也
  御製例溯翰苑句殿篇乾隆八年冬頒太府金重葺翰林院署九年冬落成既賜御書扁額頒貯圖書集成復諏吉日送掌院大學士鄂爾泰張廷玉進院朕親臨錫宴以張説東壁圖書府五律字為韻御製賦東字音字二首勅諸臣各分一字賦詩又念人數為原詩四十字所限分韻未能遍及復賦柏梁體一篇朕為首倡諸臣依次分韻總百六十有五人極一時賡颺之盛乙已及此次千叟宴亦依例成篇起句結句皆為御製用叶始終條理美善全備焉
  新正千叟宴畢仍茶宴廷臣於重華宫得詩二首一韻
  春開嘉慶賡言語是日嘉慶元年正月四日詩憶夭蓁宜室家雍正五年在此 孝賢皇后成婚禮何事為皇稱太上居然訓子坐重華安民立政奚所就懐舊撫新未免嗟茶宴丁寧傳弈葉敬承天貺願猶賒
  青宫歌作仍斯作四海為家啻此家敬奉
  昊庥幾去聲有永貽垂國法詎從華重華宫為  皇考賜居之所予踐阼後升為宫六十年来率扵此度嵗慶節最為吉祥今雖授璽歸政以舊居之地情不能忘是以新正仍於此慶嵗命子皇帝及廷臣等依例茶宴聨句予顧而樂之亦文筵所罕覯將来世世子孫即當遵為家法新正撰吉於此授簡賡吟萬年長如今日豈非西清佳話我國家吉祥盛事耶時暘時雨恒存念民困民窮敢忘嗟毎讀論語二十篇至第四句必切已為憂深懐怵惕今六旬年滿實感  天恩無已亦一幸也癸亥迴思方始事乾隆癸亥新正始召廷臣於重華宫茶宴聨句後間有於御園及紫光閣舉行之嵗至今年丙辰綜計於此地聨句則凡四十四次矣居諸瞬息迅何賒








  御製詩餘集巻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