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製重修功德寺碑記

御製重修功德寺碑記
作者:弘曆 清

道海淀經青龍橋,折而西,距玉泉山麓不盡於二里,有遺剎一區,重門三塗,不可識已。延睇香積,頹垣離立艿荄間。訊諸土人,曰:是功德寺也。

考《元史》,文宗二年建大承天護聖寺,而都穆《南濠集》稱功德寺舊名護聖寺。蔣葵《長安客話》載寺修於明宣德初,及嘉靖中車駕駐此,見廊廡金剛像獰甚,心悸,因坐僧宮殿僭逾罪,撤去之。寺竟廢盭,怪哉!有明閹焰滋熾,若瑾、振輩橫作罔禁,顧猶毀茲寺,使勝國名跡就湮,於意何居?爰詔將作,茲寺久著圖誌,且當靜明園蹕途,乃者歲庚寅為朕六袠慶辰,越辛卯恭遇聖母皇太后八旬萬壽聖節,宜加釐飭,用迓鴻禧。其出內帑繕而復之。暨所司以落成告,則材致工完,自層闉週阿,登登戢戢,以逮旛楔鐘魚,靡弗嚴淨具足。夫其背倚嶔岑,栴檀蔚森,迦陵囀梵,六時送音 ,非功德之林耶?面俯湖堧,神瀵奫潫,耨池分罫,條衣水田,非功德之泉耶?然而朕之記之,詎惟在是!

朕嘗言,以茲功德無量無邊。必進而讃之曰:不可思議。夫不可思、不可議者,特從其波及一四天下,一切眾生隨分圓滿,末由舉似而為言耳。其在能仁有建立之功,有精進之德,固無一息不心之以為願而身之以為行。無量壽佛經所以有善思議菩薩之目,又豈容委之不關思議,輒自弛其擔荷哉?正如古帝者致巍乎煥乎之盛美,持不矜不伐之淵衝,其功德至於民無能名,而方其食旰衣宵,常於一堂命禮樂工虞之佐,吁咈都俞,相與動色而交儆。凡皆起於思之精議之熟,而後不識不知,被之者亦並忘乎思議,其為無量無邊也,以證帝釋真詮,亦若是則已矣。斯尤其可記者。至虞集寺碑謂始作土功時,得古金銅事佛儀器於地中,以為先有密契。 《帝京景物略》謂寺僧板庵能役木球使者出外募金,直襲唐咸通中正覺禪師軼事,傅會其說,蓋皆誇功德而涉思議,其義轉墮,又奚足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