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覽經史講義 (四庫全書本)/卷27目録

卷二十六目録 御覽經史講義 卷二十七目録 卷二十八目録

  欽定四庫全書
  御覽經史講義卷二十七目録
  史
  魏文侯與羣臣飲酒樂而天雨命駕將適野左右曰今日飲酒樂天又雨君将安之文侯曰吾與虞人期獵雖樂豈可無一會期哉乃身徃自罷之
  編修周 煌
  文帝每朝郎從官上書疏未嘗不止輦受其言言不可用置之言可用采之未嘗不稱善
  監察御史胡 定
  上登虎圏問上林尉禽獸簿十餘問尉左右視盡不能對虎圏嗇夫從旁代尉對上所問禽獸簿甚悉欲以觀其能口對響應無窮者文帝曰吏不當如是耶尉亡賴詔釋之拜嗇夫為上林令釋之前曰陛下以絳侯周勃何如人也上曰長者又復問東陽侯張相如何如人也上復曰長者釋之曰夫絳侯東陽侯稱為長者兩人言事曽不能出口豈效此嗇夫喋喋利口㨗給哉且秦以任刀筆之吏争以亟疾苛察相髙其敝徒文具亡惻隠之實故不聞其過陵夷至於二世天下土崩今陛下以嗇夫口辯而超遷之臣恐天下隨風靡争口辯亡其實且上之化下疾於景響舉錯不可不察也文帝曰善廼止不拜嗇夫
  修撰荘有恭
  漢文帝前三年上行出中渭橋有一人從橋下走乗輿馬驚捕屬廷尉張釋之奏以此人犯蹕當罰金上怒曰此人親驚吾馬馬賴和柔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乃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是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使誅之則已今已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壹傾天下用法皆為之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上曰廷尉當是也其後有盗髙廟坐前玉環得下廷尉釋之奏當棄市上大怒曰人無道盗先帝器吾欲致之族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杜稷宗廟意也釋之免冠頓首謝曰法如是足也今盗宗廟器而族之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抔土陛下且何以加其法乎帝乃白太后許之唐太宗貞觀元年上以選人多詐冒資䕃敕令自首不首者死未幾有詐冒事覺者上欲殺之戴胄奏據法應流上怒曰卿欲守法而使朕失信乎對曰敕者出於一時之喜怒法者國家所以布大信於天下也陛下忿選人之多詐故欲殺之既而知其不可復斷之以法此乃忍小忿而存大信也上曰卿能執法朕復何憂
  監察御史王興吾
  錯言於漢文帝曰聖王在上而民不凍饑非能耕而食之織而衣之也為開其資財之道也故堯禹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而國無捐瘠者以蓄積多而備先具也
  監察御史徐以升
  文帝嘗欲作露臺召匠計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産也何以臺為
  檢討齊召南
  董仲舒曰天道之大者在隂陽陽為徳隂為刑刑主殺而徳主生是故陽常居大夏而以生育長養為事隂常居大冬而積於空虚不用之處以此見天之任徳不任刑也天使陽出布施於上而主嵗功使隂入伏於下而時出佐陽陽不得隂之助亦不䏻獨成嵗終陽以成嵗為名此天意也王者承天意以從事故任徳教而不任刑刑者不可任以治世猶隂之不可任以成嵗也為政而任刑不順於天故先王莫之肯為也
  監察御史宫煥文
  武帝問申公治亂之事申公對曰為治者不在多言顧力行何如耳
  檢討齊召南
  上曰古有社稷之臣至如汲黯近之矣
  編修王會汾
  元光元年令郡國舉孝亷
  少詹事西 成
  宣帝拜刺史守相輙親引問觀其所由退而考察所行以質其言有名實不相應必知其所以然常稱曰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無歎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者其惟良二千石乎以為太守吏民之本數變易則下不安民知其將久不可欺罔乃服從其敎化故二千石有治理效輙以璽書勉厲増秩賜金或爵至闗内侯公卿缺則選諸所表以次用之是以漢世循吏於是為盛稱中興焉
  修撰金徳瑛
  漢宣帝嘗稱曰庶民所以安其田里而無歎息愁恨之心者政平訟理也與我共此者其惟良二千石乎
  監察御史陶正靖
  春三月賜膠東相王成爵關内侯
  監察御史孫 灝
  孔子曰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徳齊之以禮有恥且格信哉是言也法令者治之具而非制治清濁之源也昔天下之網嘗密矣然姦偽萌起其極也上下相遁至於不振當是之時吏治若救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沸非武健嚴酷惡能勝其任而愉快乎言道徳者溺其職矣漢興破觚而為圜斵雕而為樸網漏於吞舟之魚而吏治蒸蒸不至於姦黎民艾安由是觀之在彼不在此
  右賛善李文鋭
  卓荗為密令視民如子舉善而教吏民親愛不忍欺之數年教化大行道不拾遺遷京郡丞密人老少皆涕泣隨送及王莽居攝以病免歸上即位先訪求荗時年七十餘詔曰夫名冠天下當受天下重賞今以茂為太傅封褒徳侯
  編修杭世駿
  律設大法禮順人情
  編修吴嗣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