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編 (四部叢刊本)/後序

下二 復古編 後序
宋 張有 撰 景宋精鈔本

後序


程子曰學之不可以不專也涉


其流者未有能極其原㳺之蕃


者未有能覩其奥不極其原不


覩其奥求其是且精焉無有也

夫支左詘右夫人而射也稱飬

𠦑鈞弦SKchar夫人而琴也稱子

野上下千百載間學是者亦衆

矣而二子擅焉豈不以其專以

精乎呉興張有弱冠以小篆

自古文竒字與夫許氏之書了


如燭照而數計也他書餘藝一


不入於𮌎中盖其專如此故四


十而學成六十而其書成𣸪古


編是已余嘗論其書曰小篆

作自繹山真𠜇不傳至唐字學

雖盛而以篆法盖一時名後世者

唯李陽冰為稱首徐鉉後出茟

力勁古遂出陽冰上近世名茟

固多其分閒布白規圜繩直不

為不工而茟力勁古尠復鉉


今有自振於數千載後獨悟周


秦石𠜇用茟意落𥿄便𮗜岐陽


繹山去人不逺復古二卷三千


言㨿古說文以為正其㸃畫之

微轉仄從衡高下曲直豪髮有


差則形聲頓異自陽冰前後名


人格以古文徃徃而失其精且


博又如此然其寄妙技於言意


之表守古學於𡨜漠之瀕固非

淺俗之𠩄能識也且漢之諸儒


比肩立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雲以識字稱韓


文公言語妙天下而猶自謂略


須識字字亦豈易識㢤觀復古

之編則其於識字㡬矣嗟夫使

人之於學與SKchar2也皆能致其專


而求其是既得之又能守其𠩄


學而不與時上下則學雖有小


大其有不至者㢤不得於今必


得扵後世矣張翁求余文以信

其傳因次叙如此政和二年𡻕

癸已九月朔信安程俱叙

復古編序  

書名之作其來尚矣自伏犧造書契而文籍生

降及三代因革不同蟲魚萆木之形變於周史逮

至秦漢作者閒出李斯趙高作蒼頡爰歷之書

一變而爲小篆軍正程邈便於簡易再變而爲

隸魏𣈆以來籀篆旣泯唯眞萆盛行至唐韓擇

木李陽冰踵嶧山秦望之餘近代徐鉉宗陽氷

之法復以小篆行於世然去古彌逺未有能臻

其妙者呉興張謙中先生素留心此學深造古

人之妙自元豐以來以小篆箸名天下鮮儷焉

鄉人徐滋元象舊與先生爲鄰親炙先生餘誨

揮毫落紙得先生之法先生亦雅愛奇之其平

昔所箸如復古編千字文之𩔖屬纊之際盡以

遺之藏于巾笥如獲大寳今將𨩐板勒碑以廣

其傳於永乆命㒒作序以誌之聊書其梗槩云

紹興十三年七月六日王佐才序敍

復古編新序 加新字𠩄以別扵原序也 極是之

文字之書世謂之小學或者因陋就簡SKchar

爲學之細事而忽之非也古者四民擇其

秀者爲士而教之所謂八歲入小學者敎

以禮樂射御書數是六者雖不見古人之

大全周禮注䟽亦見其略是皆有名數法

度及人之幼眞淳未散記識性全使習六

蓺則終身可以爲用此爲小年之學非曰

學者之小事禮壞樂崩射御弗習數學亦

復罕傳猶幸六書之說具存凡將爰歷等

書不可復見急就章止存大略惟許叔重

箸說文解字垂範千載李陽氷中興斯文

於唐(⿱艹石)南唐二徐兄弟尤深此學楚金在

江南旣爲通釋部叙通論袪𡚶𩔖聚錯綜

疑義系述等篇總謂之繫傳又箸韻譜備

矣鼎臣入本朝〇事熈陵命校定叔重之

書至今賴之爾後楊南仲章友直文勛邵

疏陳晞諸公皆以篆鳴遺迹猶辬辬見之

然不聞有書以惠後來吳興張有謙中篤

志古道傷俗學混淆爲書一編號曰復古

用功數十秊書成於大觀政咊之閒陳了

齋程北山爲歬後敍稱美甚至足以不朽

矣鑰晚出何敢容喙尚有欲言而未盡者

謙中攷證精詣字之合於古者皆所不論

惟俗書亂之者必正其譌舛豪釐不貸讀

者說服無有異論聞其落筆作篆如眞行

然略無艱辛之態惟體脩而末重與人小

異不入俗目漢宣帝時器械工巧元成閒

鮮及之有谷口銅甬傳于卋欵識字其體

正爾始知謙中之作葢有自來非以意爲

之也巍字从委从嵬或省山以爲韓魏之

魏謙中爲林中書家篆墓碑終不省去山

字古無菴字謙中以謂當作闇而難以題

扁山谷雖定从艸謙中𡗜不用也嘗篆楊

龜山所作踵息菴記終篇偶無此字碑頟

雖从广竟作隸體書之其信古不从俗𩔖

(⿱艹石)此鑰不能作篆心顧好之陽冰新義猶

爲楚金所祛使二徐見此編殆𡗜無以訾

之陽冰務新而謙中一意于古優劣可以

坐判矣時嘉定三秊八月朔正奉大夫參

知政事兼    奉化郡開國公食邑

叄仟壹伯戸食實封陸伯戸四朙樓鑰敍

于攻媿齋

 小斆周官六𡎐之一也敎國子入

 何𦱤由斯儻以爲斆之事而忽之則

 指辵爲之繞宀爲両立若此者衆

 何其誤哉不遇指南曷从正徹吳興張

 有謙中號眞靜翁于國朝徐鼎臣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