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復改科賦

復改科賦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新天子兮,繼體承乾。
老相國兮,更張孰先?憫科場之積弊,復詩賦以求賢。
探經義之淵源,是非紛若;考辭章之聲律,去取昭然。
原夫詩之作也,始於虞舜之朝;賦之興也,本自兩京之世。
迤邐陳、齊之代,綿邈隋、唐之裔。
故遒人徇路,為察治之本;歷代用之,為取士之制。
追古不易,高風未替。
祖宗百年而用此,號曰得人;朝廷一旦而革之,不勝其弊。
謂專門足以造聖域,謂變古足以為大儒,事吟哦者為童子,為雕篆者非壯夫。
殊不知采摭英華也簇之如錦繡,較量輕重也等之如錙銖。
韻韻合璧,聯聯貫珠。
稽諸古其來尚矣,考諸舊不亦宜乎?特令可畏之後生,心潛六義;佇見大成之君子,名振三都。
莫不吟詠五字之章,鋪陳八韻之旨。
字應周天之日兮,運而無積;句合一歲之月兮,終而復始。
過之者成疣贅之患,不及者貽缺折之毀。
曲盡古人之意,乃全天下之美。
遭逢日月,忻歡者諸子百家;抖擻歷圖,快活者九經三史。
議夫賦曷可已,義何足非。
彼文辭泛濫也,無所統紀;此聲律切當也,有所指歸。
巧拙由一字之可見,美惡混千人而莫違。
正方圓者必借於繩墨,定隱括者必在於樞機。
所以不用孔門,惜揚雄之未達;其逢漢帝,嘉司馬之知微。
噫,昔元豐之《新經》未頒,臨川之《字說》不作。
止戈為武兮,曾試於京國。
通天為王兮,必舒於禁籥。
孰不能成始成終,誰不道或詳或略。
秋闈較藝,終期李廣之雙雕;紫殿唱名,果中禰衡之一鶚。
大凡法既久而必弊,士貽患而益深。
謂罷於開封,則遠方之隘者,空自韞玉;取諸太學,則不肖之富者,私於懷金。
雖負淩雲之誌,未酬題柱之心。
三舍既興,賄賂公行於庠序;一年為限,孤寒半老於山林。
自是憤愧者莫不顰眉,公正者為之切齒。
思罷者而未免,欲改之而未止。
羽翼成商山之父,謳歌歸吾君之子。
諫必行言必聽焉,此道飄飄而後起。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