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理字訓

造化第一

至理渾然,衝漠無定,造化樞紐,品彙根柢,是曰太極。一氣埉然,充塞太虛,動靜周流,造化發育,是曰元氣。氣動而健,能始萬物,其數也奇,是之謂陽。

氣靜而順,能成萬物,其數也偶,是之謂陰。

得氣之陽,輕清成象,運乎地外,大無不覆,主於生物,是之謂天。

得氣之陰,重濁成形,函於天中,廣無不載,主於成物,是之謂地。為陽之性,為天之德,健而生息,是之謂乾。為陰之性,為地之德,順而有常,是之謂坤。

氣運於天,循環無端,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土為衝氣,寄王四時,是曰五行。

質生於地,自微而著,潤下炎上,曲直從革,土兼載之,而能稼穡,是曰五材。萬物之生,於時為春,氣為少陽,天道之始,是之謂元。萬物之長,於時為夏,氣為老陽,天道之通,是之謂亨。

萬物之遂,於時為秋,氣為少陰,天道之宜,是之謂利。萬物之成,於時為冬,氣為老陰,天道之固,是之謂貞。形而上者,無聲無臭,是之謂道。

形而下者,有方有體,是之謂器。自然之理,是之謂天。主宰萬化,是之謂帝。

以二氣言,陽靈為魂,陰靈為魄;以一氣言,氣至而伸,氣往而屈,皆曰鬼神。一氣流行,變通不窮,兩儀對峙,交錯代換,是皆謂易。浸長有形,為化之漸,消融無跡,為變之成,是謂變化。

陽動陰靜,合一不測,二氣消長,推行有漸,是謂神化。維天之命,於穆不已,無聲無臭,是曰道體。陰陽之運,消息始終,生生不窮,是曰造化。

造化本原,廣大精微,進學之始,未易驟窺。夫苟茫然,不知梗概,求端用力,何所底止?列諸簡端,究其名義,終身向望,是謂極致。


情性第二

元亨利貞,自然之理,是曰天道。人倫日用,當然之則,是曰人道。天理流行,賦予萬物,是之謂命。人所稟受,賢愚厚薄,是之謂分。

古今人物,本本原原,初無或一,是曰理一。親疏貴賤,賢愚厚薄,萬有不齊,是曰分殊。稟於天者,有清有濁,有善有惡,是之謂氣。受於人者,或明或昏,或粹或雜,是之謂質。

天地之心,鬼神之會,靈於萬物,能推所為,是之謂人。動植之類,形氣之偏,拘於所稟,而不能推,是之謂物。所稟厚薄,所遇盛衰,是曰天命。

所主邪正,所行是非,是曰人事。稟於天理,莫匪至善,是之謂性。主於吾身,統乎性情,是之謂心。感物而動,分乎善惡,是之謂情。

心具五常,不慮而知,是曰良知。身備萬善,不學而能,是曰良能。口鼻噓吸,思慮謀劃,氣之神也,是之謂魂。耳目聰明,記憶辨別,精之靈也,是之謂魄。

心體虛明,能知能覺,是之謂靈。性之所能,無有不善,質之所能,有善有惡,是之謂才。心之所之,趨向期必,能持於久,是之謂誌。心之所發,思惟念慮,欲有所為,是之謂意。

稟命之元,具愛之理,為心之德,其端惻隱,是之謂仁。稟命之亨,具恭之理,為心之敬,其端辭讓,是之謂禮。稟命之利,具宜之理,為心之制,其端羞惡,是之謂義。

稟命之貞,具別之理,為心之覺,其端是非,是之謂智。人倫事物,當然之理,公平廣大,人所共由,是之謂道。道得於心,日新不失,是之謂德。

道著於事,寓有無外,是之謂業。真實無妄,始終不息,表裏不雜,天之道也,是之謂誠。循物無違,四端百行,必以其實,人之道也,是之謂信。

靜而未發,無所偏倚,為性之德,是之謂中。發必中節,無所乖戾,為情之正,是之謂和。性之所存,中而不偏,天下之理,皆由此出,是曰大本。

情之所發,和而不乖,古今人物,所共由之,是曰達道。萬善之本,全體具焉,是曰大德。全體之分,片善存焉,是曰小德。方其靜也,統宗會元,萬有畢該,是之謂體。

及其動也,泛應酬酢,隨事發見,是之謂用。理義所根,體統所係,事所由出,是之謂本。聲色所形,簡冊所載,雜而有倫,是之謂文。天則之常,敘而有法,是之謂彝。

德行之常,久而不易,是之謂庸。心涵萬里,虛靈洞徹,是曰明德。事物準則,極其純粹,是曰至善。充養剛大,配乎道義,是曰浩氣。

人之一心,神明不測,具此眾理,而應萬物。寂然不動,此理固存,感而遂通,非由外鑠。仁包四者,該乎萬善,求仁得仁,斯一以貫。


學力第三

修道明倫,以黨乎人,是之謂教。未知未能,必效諸人,是之謂學。己知己能,必熟諸己,是之謂習。灑掃應對,詩書六藝,收其放心,養其德性,是曰小學。

窮理正心,修己治人,知必周知,成不獨成,是曰大學。事事物物,研究其理,表裏精粗,欲無不察,是曰格物。心所覺悟,推詣其極,全體大用,欲無不明,是曰致知。

身所踐履,百倍其功,變易氣習,弗篤弗措,是曰力行。通乎動靜,主一無適,是之謂敬。貫乎始終,不息不雜,是之謂一。發己自盡,是之謂忠。

推己及物,是之謂恕。善事父母,是之謂孝。善事兄長,是之謂弟。仁義中正,常本乎寂,是曰主靜。

幽隱細微,必謹其幾,是曰慎獨。蒙昧之時,育其純一,是曰養正。器識之偏,推致其極,是曰致曲。學問無窮,必究其理,是曰博文。

檢束有要,必循其則,是曰約禮。恭敬奉持,全其天理,曰尊德性。警覺操存,反其昏妄,曰求放心。物格知至,聲入心通,洞徹無疑,是曰知言。

主敬集義,勿忘勿助,剛大無懼,是曰養氣。勇之所存,堅實強勁,不屈於物,是之謂剛。剛之所發,奮決果敢,見義必為,是之謂勇。操而不舍,是之謂存。

順而不害,是之謂養。義理之心,因困而作,是曰動心。氣質之性,習險而矯,是曰忍性。獲勝其私,物欲淨盡,是曰克己。

善反其初,天理流行,是曰復禮。

為學之要,存乎立志,持誌之道,存乎敬義。立敬立本,精義致知,交養互發,內外無違。沉潛玩索,踐履不已,日新又新,聖賢可跂。


善惡第四

天命流行,於穆不已,其賦於人,為性之善,是曰天理。喜怒哀樂,聲色臭味,感物而動,易流於私,是曰人欲。知覺之發,原於性命,是曰道心。

知覺之發,生於形氣,是曰人心。無為而為,天理之宜,是之謂義。有為而為,人欲之私,是之謂利。物我兼照,坦然一致,是之謂公。

物我角立,紛然萬殊,是之謂私。反乎天理,日進高明,是曰上達。徇乎人欲,日究汙下,是曰下達。純粹無妄,天理之名,是之謂善。

凶暴無道,有心悖理,是之謂惡。謬誤非終,無心失理,是之謂過。正固嚴毅,是曰剛善。猛隘強梁,是曰剛惡。

慈順卑遜,是曰柔善。懦弱邪佞,是曰柔惡。以道為非,拒而不信,墮於剛惡,是曰自暴。以道為高,憚而不為,墮於柔惡,是曰自棄。

矜誇氣盈,吝之枝葉,是之謂驕。鄙嗇氣歉,驕之本根,是之謂吝。罪自外至,是之謂尤。理自內出,是之謂悔。

智者過之,行有不揜,是之謂狂。賢者過之,見有未明,是之謂狷。德性之剛,持守不變,志氣之勇,力行不息,是之謂強。氣稟不剛,陰柔怯懦,誌操不立,委靡頹墮,是之謂弱。

百家眾技,不能相通,是曰小道。邪說詖行,戾乎正道,是曰異端。理之和順,氣之嘉祥,是之謂吉。理之悖違,氣之乖沴,是之謂凶。

事雖未著,理則已明,是之謂幾。陰反而陽,惡反而善,是之謂復。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不改,斯惡之大。遷善風俗,改過雷決,百倍其功,氣習變化。


成德第五

心之虛靈,洞明此理,全體大用,舉無或蔽,是曰知至。理之精微,洞燭於心,一事一物,皆明其則,是曰知止。窮理之精,知識超邁,是曰知崇。

循理之篤,踐履切至,是曰禮卑。至誠無息,至明無蔽,巨細精粗,毫髮不遺,是曰盡性。體無不統,用無不周,充極其量,毫髮無疑,是曰盡心。

念慮所發,真實無妄,是曰意誠。知覺所形,虛明不偏,是曰心正。當然之則,必至不遷,是之謂止。若動若靜,各止其所,是之謂定。

寬廣有容,足以任重,是之謂弘。堅忍持立,足以致遠,是之謂毅。推廣善端,滿其所受,是之謂充。理無不通,行無不得,是之謂達。

稟氣清明,不思而得,是曰生知。賦質純粹,不勉而中,是曰安行。性焉安焉,出類拔萃,是之謂聖。復焉執焉,可久可大,是之謂賢。

至誠盡性,充其形色,是曰賤形。與道為一,無間乎天,是曰至命。道明德立,無所疑懼,曰不動心。從心所欲,自然方正,曰不逾矩。

大中至正,百聖相傳,是曰道統。心理渾然,泛應曲當,是曰一貫。至誠無息,與天為一,是曰天德。天爵尊榮,無假於外,是曰良貴。

生知安行,聖不出世,思得勉中,聖可馴致。舍是而求,標的不立,差之毫厘,謬以千里。


治道第六

法制禁令,勸勵防閑,以正乎人,是曰善政。仁義禮樂,漸摩涵養,以淑乎人,是曰善教。制度品節,正其綱常,防其慢易,以立其敬,是之謂禮。

聲律歌舞,養其性情,宣其湮鬱,以全其和,是之謂樂。體道之常,彌綸天地,天下後世,所不能易,是之謂經。達道之變,因時制宜,以濟乎經之所不及,是之謂權。

經常之法,載諸方策,萬世無弊,是之謂典。當然之理,寓諸事物,中正有準,是之謂則。道義之正,制度之嚴,人所當守,是之謂法。反躬自省,進德修業,不責乎人,是曰正己。

推吾造化,革其舊染,以復於善,是曰新民。動靜之為,權之以義,各當其可,無過不及,是曰時中。上下四旁,度之以己,各得其平,無有廣狹,是曰絜矩。

身之所經,翕然丕變,是曰過化。心之所生,不疾而速,是曰存神。位為至尊,德為至盛,居中作則,是曰皇極。承天之統,行天之道,繼誌述事,是曰天子。

庶績咸熙,四方風動,長治久安,是曰大順。庶而未富,治而未教,苟安僅足,是曰小康。仁義德禮,漸摩欺世,人所歸往,是之謂王。功利智力,把持欺世,人所畏服,是之謂霸。

五帝三王,繼天立極,道傳大統,時臻盛治。道學不傳,治本不立,汔可小康,民不見德,猗歟休哉!斯文在天,五星集奎,一生聖賢,周張與程,統接孟子,繼以朱子,疏源浚委,斯道大明,如日方中,匪盲匪瞆,寧不率從?蠡測管窺,渺焉後學,輯所見聞,質諸先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