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惜抱軒詩文集 (四部叢刊本)/文集二

文集一 惜抱軒詩文集 文集二
清 姚鼐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文集三

惜抱軒文集二

 考

  郡縣考

周之制王所居曰國中分命大夫所居曰都鄙自國而

外有曰家稍者矣曰邦縣者矣曰邦都者矣而統名之

皆都鄙也鄭君云都之所居曰鄙殆非是宐曰鄙之所

居日都詩曰作都於向月令日毋休於都然則都者鄙

所居城之謂也見於詩書傳記几齊魯衞鄭之國率同

王朝都鄙之稱葢周法中原侯服疆以周索國近蠻夷

者乃疆以戎索故齊魯衞鄭名同於周而晉秦楚乃不

同於周不日都鄙而日縣然始者有縣而已尙無郡名

吾意郡之稱葢始於秦晉以所得戎翟地遠使人守之

爲戎翟民君長故名曰郡如所云陰地之命大夫葢卽


郡守之謂也趙𥳑子之誓日上大夫受縣下大夫受郡

郡遠而縣近縣成聚富庶而郡𮎰陋故以美惡異等而

非郡與縣相統屬也晉語夷吾謂公子縶日君實有郡

縣言晉地屬秦異於秦之近縣則謂之曰郡縣亦非云

郡與縣相統屬也及三卿分范中行知氏之縣其縣與

已故縣隔絕分人以守略同昔者使人守遠地之體故


率以郡名然而郡乃大矣所統有屬縣矣其後秦楚亦

皆以得諸侯地名郡惟齊無郡齊用周制故也都鄙者


王朝本名故晉秦楚雖爲縣而未嘗不可因周之稱而

周必無郡之稱以郡者遠地之稱也秦之內史漢之三

輔終不可名之郡況周畿內乎周書作雒篇乃有縣有


四郡之語此非眞西周之書周末誣僭之士爲之也


  漢廬江九江二郡沿革考

自秦幷六國分天下以爲三十六郡其後頗復增置然


世欲考秦置分土之實不可得而詳矣其大要自巴蜀


而下在江南地爲郡日長沙鄣㑹稽江北地爲郡曰南

郡九江東陽皆緣江以達海漢興以秦郡居地太廣稍

分置焉昔禹貢九江之水居秦九江郡南今安徽淮南

地及湖廣之黄州府皆秦九江郡也項羽分王諸將分


九江爲二國其北封九江王黥布都六其南封衡山王

吳芮都邾秦時呼禹貢衡山曰湘山而名潛霍山曰衡


山始皇帝二十八年渡淮水之衡山南郡浮江是也故


芮爲衡山王約有今安慶廬州黃州地矣而九江之水

乃在衡山之國漢滅項羽徒芮封於長沙以黥布爲淮

南王王九江衡山及江南豫章廬江豫章廬江之在秦


不知地何屬也及漢爲郡以𨽻淮南黥布滅以布四郡

封淮南王長長死文帝復封其三子安爲淮南王葢得

黥布九江王時故地勃爲衡山王葢得吳芮故地賜爲


廬江王得豫章廬江夫廬江者其水出陵陽東南而西


北流經彭蠡以入於江至今猶命彭蠡之山爲廬山云


故漢之郡國以是名之也廬江王賜旣都江南地鄰越


吳楚反時賜使使與越交通吳楚滅景帝以衡山王勃


堅守不下吳楚內徙之爲濟北王以褒勃而疑賜徙賜


王衡山收豫章廬江以𣃔通越焉其後伍被與淮南王


謀收衡山以擊廬江絶豫章之口思得江南以通越云


武帝元狩初淮南衡山旣皆以謀反國除淮南爲九江


郡分其西爲六安國衡山國爲衡山郡漢二郡之立自

是始始者劉賈王鄣吳東陽三郡爲荆王吳故㑹稽也

賈死以封吳王濞濞時吳郡復名㑹稽又易東陽日廣

陵景帝罪楚王戊削東海郡又削吳㑹稽鄣郡今史記作豫章

葢傳冩誤吳楚以是反國除以吳廣陵爲江都國頗予以江

南鄣數縣故江都號爲得鄣郡而不得吳武帝元朔元

年江都國以推恩封易王子江南爲丹陽侯湖孰侯秣

陵侯及元狩元鼎閒國皆除然後武帝於江南建丹楊

郡其東合吳傅海爲㑹稽郡其西南包彭蠡届嶺爲豫

章郡而鄣吳廬江悉罷自秦於江南設鄣㑹稽二郡至

漢嘗分爲四五而卒爲三郡焉於是江南遂無廬江名

矣其後改衡山郡曰廬江然後廬江之名遂移於江北


也太史公猶稱九江衡山爲南楚褚先生始稱廬江郡


嘗歲時生龜長尺二寸者二十枚桓寛爲廬江太守丞


然則衡山之爲廬江其昭宣閒乎及平帝元始閒錄地


志者於廬江郡書曰廬江出陸陽云云此葢沿武帝以


前廬江郡之舊說昭宣以後廬江之水不在廬江而在


豫章也九江廬江二郡始爲九江衡山國時北界淮南


界大江東抵滁水西循安豐以南其形截然以方及漢


以邾屬江夏郡則西南缺焉史言衡山王賜當朝道過

淮南壽春苟賜因吳芮故都都邾則往長安不經壽春

賜都葢處其東疑賜來王時漢削其邾自是郡無邾也

漢郡二國一 共縣三十二 今州縣二十七

葢得今舒城南桐城北及廬江縣地左傳杜注廬江舒縣西南有桐郷又云廬舒城屬廬州府葢得漢舒縣北合𦘺南界之地

 江南有舒城按廬江郡治舒而云南有舒城者三國兵爭舊治己壞晉徙治於

 漢縣北故也漢晉置舒皆當孔道六朝畏北兵又遷僻地宋之舒治徙益東南廬江屬廬州府葢得漢舒縣東南併臨湖

 疑今廬江縣矣隋因之改縣與郡同名唐又因之故章懷後漢書注云舒故城

 在今廬江縣西以杜注章懐之言度之漢舒治今桐城之北晉舒治今舒城六

 朝舒治今廬江隋無舒唐開元後置舒略當晉故城地宋元明因之

居巢葢得今巢縣漅湖南地及合𦘺東南廬江東北無爲州西北地當春秋時無爲州屬廬州府葢得漢居巢併襄安地

 此巢國屬楚槖臯屬吳吳楚以漅湖爲界定二年桐畔楚楚師於豫章吳濳師

自漢以後江北淮南遭六朝兵爭之禍城郭空虛者數

矣而僑置州郡在其閒㪅移故名廢興遷徙稽之尢爲

難詳南朝諸史僅沈約爲地志約乏於史才於地志尢

爲苟𥳑考其沿革淆亂莫分逮於後世而欲求之不亦


難乎自隋混一南北㪅建郡縣自是雖有遷變以至今


日而與隋不甚差絕隋建置於久亂之後戶口尠少城


邑疏闊是以漢縣三十二今止爲州縣二十七也曩者


鼐在京師與休寜戴東原言世之方志言古城邑苦不


考求四面地形遠近堪容置否是以所舉多不實欲以


漢縣與今地相較爲表而貫他沿革於其中縱不能無


失猶差翔實愈於俗之所爲地理書也東原曰善今夏


無事遂取郷里所近漢二郡一國爲沿革考一卷多病


廢學不能求博東原旣喪無以聞之設有如鼐此例盡

考漢之郡國勒爲一書以禆學者則將以俟夫世之君


子也乾隆四十五年桐城姚鼐記


  項羽王九郡考


史言項羽分割天下自王梁楚地九郡而不載九郡之


名余考之葢爲碭陳東郡泗川薛東海東陽鄣㑹稽是


云九郡碭與東郡故梁地也自陳以東故楚地也故日


王梁楚大抵西界故韓東至海北界上則距河下則距


泰山南界上則距淮下則包踰江東固天下之膏腴平


壤矣昔秦以水灌大梁大梁毁意滅梁後郡不治大梁


而南治碭故曰碭郡楚襄王始都陳後爲秦得故陳爲

郡陳渉世家云陳守令皆不在則秦有陳郡明矣張子


房擬分楚地與信越正自陳碭畫之北予越南予信其

後羽滅如前約越得其二信得其七復如戰國時之梁


楚高祖六年漢禽韓信分信國封劉賈以鄣吳東陽三


郡爲荆王封劉交以沛薛郯三郡爲楚王吳卽㑹稽也


郯卽東海也沛卽泗川也沛者高帝㪅名餘或羽所改


或漢所改不可知然皆羽自封時舊郡耳今本漢書高


帝紀誤文以沛爲碭碭與東郡是時方屬彭越爲梁國


且度地勢交必不能踰沛而有碭故其誤可意決也是


時雖分韓信地爲交賈國而漢西收陳郡不予諸侯淮

水東流過陳則少北流故太史公云賈王淮東交王淮

西夫收陳者以南制黥布北制彭越也於是分陳西爲


汝南郡故地志曰汝南郡高帝置其後漢廢彭越立子

恢爲梁王友爲淮陽王淮陽得汝南陳二郡是時相國


何等請罷東郡頗益梁罷頴川郡頗益淮陽葢彭越國


本有東碭郡二郡今以王恢爲國太大故罷東郡半屬

漢半屬梁也汝南陳本楚故一郡耳以王友爲國小故

罷頴川半益淮陽半歸漢也計二國各得楚故一郡又


半矣及景帝徙淮陽王爲魯王復空爲郡太史公云淮

北沛陳汝南南郡此西楚也陳在楚夏之交故知武帝

時尙有陳郡矣宣帝時乃復以陳郡爲淮陽國漢自武

昭宣以後王國減小於是梁淮陽國不滿一郡始者灌

嬰夏侯嬰傅寛等傳皆云從追項籍軍至陳破之故垓

下陳地也而在洨縣至漢地志乃載洨縣於沛郡賈誼

欲割淮陽北縣益梁之東郡度誼所欲割者後或入沛

或入陳畱則淮陽與東郡無鄰地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