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藝術家羅丹翁病篤

愛國藝術家羅丹翁病篤
作者:李大釗 1917年

1917年2月14日

  數日前倫敦電稱:“法蘭西愛國藝術家羅丹翁病篤。”吾人雖遠在東方,亦頗秉其敬悼之誠,以禱其復健。茲特略述其歷史,以告吾國之崇拜偉人者。翁以千八百四十年生於巴黎,父諾曼諜人,嘗為巴黎之小吏,母羅蘭士敬人,幼時入工業學校,晝往美術館,夜往圖書館,流覽群籍,兼從學於動物雕刻大家巴裡氏。是時之翁,與其謂之為藝術家,毋寧謂之為工人,蓋其時之生活皆工人之生活也。二十三歲時,與香葩紐之村女羅慈結婚,艱苦耐勞,助翁甚勤懇。翁之名聲洋溢,乃自彼之“黃銅時代”出品於薩倫之時起。四十歲時,制出飾於傍的文前之“思想”,翁之名益噪於世界。晚年制作之力,雖稍稍衰,而愛國之思想則老而彌篤。其自戰爭開始以來之愛國的行為,影響及於聯合國之思想者甚偉。戰氛初起時,翁居去巴黎約十裡之米幽雷家,法國政府則使翁移居於巴黎之一旅館,以示尊重之意。迨夫德軍將逼巴黎,翁欲往米幽雷之居所,救護其最珍愛之制品,遂乘友人之自動車以行,此自動車於途中又為軍隊所征發,羅丹翁遂以七十余齡之衰軀,步行七裡之遙,至則米幽雷之居所已成危險區域。復聞所居之旅館被征為傷兵院,其中儲存之制品又見徙於他處。翁驚聞之下如刃揕胸,不勝痛惜之情焉。嗣以友之勸,遂渡海之倫敦。其居倫敦也,日送別出征之兵,輒狂呼曰:“救我法蘭西之大英勇敢之士乎!” 言未竟,而愛國之老淚已潛潛下。即在旅館時,一聞出征軍之足音響於窗下,則心怦然不自安。蓋其愛國之思使之然也。翁於是其生平之杰矣,作十八事,贈於英國威多利亞阿爾伯博物館,為酬英國助法戰德之高義也。

  頃自倫敦傳來其病篤之訊,似此老愛國藝術家竟為戰爭之惡魔所驅,衰年遠道去國離鄉,轉徙異域,已不勝身世悲涼之慨,而其多情愛國之淚眼,又不及見法蘭西軍之凱旋,或竟遽爾長辭其故國,寧不遺憾萬千耶!然而,法蘭西愛國藝術家羅丹翁之軀殼雖滅,其純一誠篤之精神,則固長與法蘭西魂以終古矣。

  1917年2月14日

  《甲寅》日刊

  署名:守常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