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编辑

微月西海,幽陽始昇。
圓光東滿,陰魂已朝凝。
太極生天地,三元更廢興。
至精諒斯在,三五誰能徵。


编辑

蘭若生春夏,芊蔚何青青。
幽獨空林色,朱蕤冒紫莖。
遲遲白日晚,嫋嫋秋風生。
歲華盡搖落,芳意竟何成。


编辑

蒼蒼丁零塞,今古緬荒途。
亭堠何摧兀,暴骨無全軀。
黃沙幕南起,白日隱西隅。
漢甲三十萬,曾以事匈奴。
但見沙場死,誰憐塞孤。


编辑

樂羊爲魏將,食子殉軍功。
骨肉相薄,他人安得忠。
吾聞中山相,乃屬放麑翁。
孤獸不忍,以奉君終。


编辑

市人矜巧智,於道若童蒙。
傾奪相夸侈,不知身所終。
曷見玄真子,觀世玉壺中。
窅然遺天地,乘化入無窮。


编辑

吾觀龍變化,乃知至陽精。
石林何冥密,幽洞無留行。
古之得仙道,信與元化幷。
玄感非識,誰能測冥。
世人拘目見,酣酒笑丹經。
崑崙有瑤樹,安得采其英。


编辑

白日每不歸,青陽時暮矣。
茫茫吾何思,林臥觀無始。
衆芳委時晦,鶗鴂鳴悲耳。
鴻荒古已頹,誰識巢居子。


编辑

吾觀崑崙化,日月淪洞冥。
精魄相交會,天壤以羅生。
仲尼推太極,老聃貴窈冥。
西方金仙子,崇義乃無明。
空色皆寂滅,緣業何成。
名教信紛藉,死生俱未停。


编辑

聖人秘元命,懼世亂其真。
如何嵩公輩,譎誤時人。
先天誠爲美,階亂禍誰因。
長城備胡寇,嬴禍發其親。
赤精既迷漢,子年何救秦。
去去桃李花,多言死如麻。


编辑

深居觀元化,悱然爭朵頤。
讒說相啖食,利害紛㘈㘈。
便便夸毘子,榮耀更相持。
務光讓天下,商賈競刀錐。
已矣行采芝,萬世同一時。


十一编辑

吾愛鬼谷子,青谿無垢氛。
囊括經世道,遺身在白雲。
七雄方龍鬬,天下無君。
浮榮不足貴,遵養晦時文。
彌宇宙,卷之不盈分。
豈徒山木壽,空與麋鹿羣。


十二编辑

呦呦南山鹿,罹罟以媒和。
招搖青桂樹,幽蠹亦成科。
世情甘近習,榮耀紛如何。
怨憎未相復,親愛生禍羅。
瑤臺傾巧笑,玉杯殞雙蛾。
誰見,青青成斧柯。


十三编辑

林居病時久,水木澹孤清。
閑臥觀物化,悠悠念無生。
青春始萌達,朱火已滿盈。
徂落方自此,感歎何時平。


十四编辑

臨岐泣世道,天命良悠悠。
昔日殷王子,玉馬遂朝周。
寶鼎淪伊穀,瑤臺成丘。
西山傷遺老,東陵有故侯。


十五编辑

貴人難得意,賞愛在須臾。
莫以心如玉,探他明月珠。
昔稱夭桃子,今爲舂市徒。
鴟鴞悲東國,麋鹿泣姑蘇。
誰見鴟夷子,扁舟去五湖。


十六编辑

聖人去已久,公道緬良難。
蚩蚩夸毘子,堯禹以爲謾。
驕榮貴工巧,勢利相干。
燕王尊樂毅,分國願同歡。
連讓齊爵,遺組去邯鄲。
伊人信往矣,感激爲誰歎。


十七编辑

幽居觀天運,悠悠念羣生。
終古代興沒,豪聖莫能爭。
三季淪周赧,七雄滅秦嬴。
復聞赤精子,提劒入咸京。
炎光既無象,晉虜復縱橫。
堯禹道已昧,昏虐勢方行。
豈無當世雄,天道與胡兵。
咄咄安可言,時醉而未醒。
仲尼溺東魯,伯陽遁西溟。
大運自古來,旅人胡歎哉。


十八编辑

逶迤勢已久,骨鯁道斯窮。
豈無感激者,時俗頹此風。
灌園何其鄙,皎皎於陵中。
世道不相容,嗟嗟張長公。


十九编辑

聖人不利己,憂濟在元元。
黃屋非堯意,瑤臺安可論。
吾聞西方化,清淨道彌敦。
奈何窮金玉,雕刻以爲尊。
雲構山林盡,瑤圖珠翠煩。
鬼工尚未可,人力安能存。
夸愚適增累,矜智道逾昏。


二十编辑

玄天幽且默,羣議曷嗤嗤。
聖人教猶在,世運久陵夷。
一繩將何繫?憂醉不能持。
去去行采芝,勿爲塵所欺。


二十一编辑

蜻蛉遊天地,與世本無患。
飛飛未能,黃雀來相干。
穰侯富秦寵,金石比交歡。
出入咸陽裏,諸侯莫敢言。
寧知山東客,激怒秦王肝。
布衣取相,千載爲辛酸。


二十二编辑

微霜知歲晏,斧柯始青青。
況乃金天夕,浩露沾羣英。
登山望宇宙,白日已西暝。
雲海方蕩潏,孤鱗安得寧。


二十三编辑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樹林。
何知美人意,驕愛比黃金。
殺身炎州裏,委羽玉堂陰。
旖旎光首飾,葳蕤爛錦衾。
豈不在遐遠,虞羅忽見尋。
多材信爲累,歎息此珍禽。


二十四编辑

挈瓶者誰子,服當青春。
三五明月滿,盈盈不自珍。
高堂委金玉,微縷懸千鈞。
如何負公鼎,被笑時人。


二十五编辑

玄蟬號白露,茲歲已蹉跎。
羣物從大化,孤英將奈何?
瑤臺有青鳥,遠食玉山禾。
崑崙見玄鳳,豈復虞雲羅。


二十六编辑

荒哉穆天子,好與白雲期。
宮女多怨曠,層城閉蛾眉。
日耽瑤池樂,豈傷桃李時。
青苔空萎絕,白髮生羅帷。


二十七编辑

朝發宜都渚,浩然思故鄉。
故鄉不可見,路隔巫山陽。
巫山綵雲沒,高丘正微茫。
佇立望已久,涕沾衣裳。
豈茲越鄉感,憶昔楚襄王。
朝雲無處所,荆國亦淪亡。


二十八编辑

昔日章華宴,荆王樂荒淫。
霓旌翠羽蓋,射兕雲夢林。
朅來高唐觀,悵望雲陽岑。
雄圖今何在?黃雀空哀吟。


二十九编辑

丁亥歲云暮,西山事甲兵。
贏糧匝邛道,荷戟爭羗城。
嚴冬陰風勁,窮岫雲生。
無晝夜,羽檄復相驚。
拳跼競萬仞,崩危九冥。
籍籍峰壑裏,哀哀冰雪行。
聖人御宇宙,聞道泰階平。
肉食謀何失,藜藿緬縱橫。


三十编辑

瑤臺樹,灼灼佳人姿。
碧華映朱實,攀折青春時。
豈不盛光寵,榮君白玉墀。
但恨紅芳歇,凋傷感所思。


三十一编辑

朅來豪遊子,勢利禍之門。
如何蘭膏歎,感激自生冤。
衆趨明所避,時棄道猶存。
雲淵既已失,羅網與誰論。
箕山有高節,湘水有清源。
唯應白鷗鳥,可洗心言。


三十二编辑

索居幾日,炎夏忽然衰。
陽彩皆陰翳,親友盡暌違。
登山望不見,涕泣久漣洏。
宿感顏色,若與白雲期。
馬上驕豪子,驅逐正蚩蚩。
蜀山與楚水,攜手在何時?


三十三编辑

金鼎合丹,世人將見欺。
飛飛騎羊子,胡乃在峨眉。
變化固類,芳菲能幾時。
疲痾苦淪世,憂日侵淄。
眷然顧幽褐,白雲空涕洟。


三十四编辑

朔風吹海樹,蕭條邊已秋。
亭上誰家子,哀哀明月樓。
自言幽燕客,結髮事遠遊。
赤丸殺公吏,白報私讎。
避讎至海上,被役此邊州。
故鄉三千里,遼水復悠悠。
每憤胡兵入,常爲漢國羞。
何知七十戰,白首未封侯。


三十五编辑

本爲貴公子,平生實愛才。
感時思報國,拔劒起蒿萊。
西馳丁零塞,北上單于臺。
登山見千里,懷古心悠哉。
誰言未忘禍,磨滅成塵埃。


三十六编辑

浩然坐何慕,吾蜀有峨眉。
念與楚狂子,悠悠白雲期。
時哉悲不會,涕泣久漣洏。
夢登綏山穴,南采巫山芝。
探元觀羣化,遺世從雲螭。
婉變時永矣,感悟不見之。


三十七编辑

朝入雲中郡,北望單于臺。
胡秦何密邇,沙朔氣雄哉。
藉藉天驕子,猖狂已復來。
塞垣無名將,亭堠空崔嵬。
咄嗟吾何歎,邊人塗草萊。


三十八编辑

仲尼探元化,幽鴻順陽和。
大運自盈縮,春秋來過。
盲飆忽號怒,萬物相紛劘。
溟海皆震蕩,孤鳳其如何。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