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勵風俗德音

戒勵風俗德音
作者:元稹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50

朕聞昔者卿大夫相與讓於朝,士庶人相與讓於列,周成王刑措不用,漢文帝恥言人過,真理古也,朕甚慕焉。中代以還,爭端斯起,掩抑其言則專蔽,誘掖其說則欺誣,自非責實循名,不能彰善癉惡。故孝宣必有告訐及下,光武不以詭辭遽行,《語》稱訕上之非,律有匿名之禁,皆所以防三至之毀,重兩造之明。是以爵人於朝則皆勸,刑人於市則皆懼,罪有歸而賞當事也。末俗偷巧,內荏外剛,卿大夫無進思盡忠之誠,多退有後言之謗;士庶人無切磋琢磨之益,多銷鑠浸潤之讒;進則諛言諂笑以相求,退則群居雜處以相議;留中不出之請,蓋發其陰私,公論不容之詞,實生於朋黨。擢一官則曰恩皆自我,黜一職則曰事出他門。比周之跡已彰,尚矜介特,由徑之蹤盡露,自謂貞方;居省寺者,不能以勤恪蒞官,而曰務從簡易,提紀綱者不能以準繩檢下,而曰密奏風聞;獻章疏者更相是非,備顧問者互有憎爰。苟非秦鏡照膽,堯羊觸邪,時君聽之,安可不惑?參斷一謬,俗化益訛,禍發齒牙,言生枝葉,率是道也,朕甚憫焉。我國家貞觀、開元,同符三代,風俗歸厚,禮讓偕行。兵興已來,人散久矣。始欲導之以德,不欲驅之以刑,然而信有未孚,理有未至,曾無恥格,益用雕刓,小則綜核之權,見侵於下輩,大則機樞之重旁撓於薄徒。尚念因而化之,亦既去其尤者,而宰臣等懼其浸染,未克澄清,備列祖宗之書,願垂戒勵之詔。遂申誥教,頗用殷勤,各當自省厥躬,與我同底於道。凡百多士,宜體朕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