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戰國策校注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目録 戰國策校注 卷第一
宋 鮑彪 校注 元 吳師道 重校 景江南圖書館藏元至正刊本
卷第二

戰國䇿卷第一

  東周凡二十二章

秦與師臨周章    秦攻宜陽章

東周與西周戰章  東周欲爲稻章

 昭獻在陽翟章   秦假道於周章

楚攻雍氏章     周最謂吕禮章

周相吕倉章     温人之周章

或爲周最章     石行秦章

蘇厲爲周最章   謂周最曰章

爲周最謂魏王章  趙取周之祭地章

杜赫欲重景翠章  周共太子死章

 三國隘秦章     昌他亡西周章

 昭翦與東周惡章  嚴氏爲賊章

戰國䇿卷第二

  西周凡十七章

薛公以齊章     秦攻魏將犀武章

秦令樗里疾章    雍氏之役章

 周君之秦章     蘇厲謂周君章

 楚兵在山南章    楚謂道於二周章

 司寇布章      秦召周君章

犀武敗於伊闕章  韓魏易地章

 秦欲攻周章     宫他謂周君章

 謂齊王曰章     三國攻秦反章

 犀武敗周章

戰國䇿卷第三

  秦一凡十三章

 魏鞅亡魏入秦章  蘇秦始將連横章

 秦惠王謂寒泉子章 冷向謂秦王章

 張儀說秦王章   張儀欲假秦兵章

 司馬錯與張儀章  張儀之殘樗里章

 張儀欲以漢中章  楚攻魏張儀謂秦章

 田莘之爲陳軫章  張儀又惡陳軫章

 陳軫去楚之秦章

戰國䇿卷第四

  秦二凡十六章

齊助楚攻秦章    楚絶齊章

 秦惠王死章     義渠君之魏章

 醫扁鵲章      秦武王謂甘茂章

 宜陽之後馮章謂章 甘茂攻宜陽章

 宜陽未得章    宜陽之役楚畔秦章

 秦王謂甘茂章   甘茂亡秦且之齊章

 甘茂相秦章    甘茂約秦章

 陘山之事章     秦宜太后章

戰國䇿卷第五

  秦三凡十七章

 薛公為魏謂魏冉章 秦客卿造章

 魏 謂魏冉章   謂魏冉曰楚破秦章

 謂穣侯曰章     謂魏冉曰和不成章

 五國罷成睪章    范子因王稽章

 范雎至章      應侯謂昭王章

 秦攻韓圍陘章    應侯曰鄭人章

 天下之士章     謂應侯曰君禽馬服章

 應侯失韓之汝南章 秦攻邯鄲十七月章

 蔡澤見逐章

戰國䇿卷第六

  秦四凡十

 秦取楚漢中章   薛公入魏而出齊女章

 三國攻秦入函谷章 秦昭王謂左右章元連上為一章

 楚魏戰於陘山章  楚使者景鯉在秦章

 楚王使景鯉如秦章 秦王欲見頓弱章

 頃㐮王二十年章  或為六國說秦王章

戰國䇿卷第七

  秦五凡八

 謂秦曰臣𥨸惑章  秦王與中期章

 獻則謂公孫消章  樓𠵦約秦魏章

僕陽人吕不韋(⿱𫝀吊)章  文信侯欲攻趙章

 文信侯出走章   四國爲一章

戰國䇿卷第八

  齊一凡十七章

楚威王戰勝於徐州章齊将封田嬰於薛章

 靖郭君将成薛章  靖郭君謂齊王章

 靖郭君善齊豹辨章 邯鄲之難趙求救章

 南梁之難韓氏請章 成侯鄒忌爲齊相章

 田忌爲齊将章   田忌亡齊而之楚章

 鄒忌事宣王章   鄒忌脩八尺章

 秦假道韓魏章   楚将伐齊魯親之章

秦伐魏陳軫合三晉章蘇秦爲趙合從說齊章

 張儀為秦連横說齊章

戰國䇿卷第九

  齊二凡八

 韓齊為與國章   張儀事秦惠王章

犀首以梁為齊戰章 昭陽為楚伐魏章

 秦攻趙趙令樓緩章𫞐之難齊燕戰章

 秦攻趙長平齊楚救章或謂齊王曰周韓章

戰國䇿卷第十

 齊三凡十一章

 楚王死太子在齊章 齊王夫人死章

 孟嘗君将入秦章  孟嘗君在薛章

 孟嘗君奉夏侯章章 孟甞君讌坐章

 孟甞君舎人章   孟甞有舎人章

 孟甞君出行國章  淳于髠一日章

 齊欲伐魏淳于髠謂齊王章

戰國䇿卷第十一

  齊四凡十一章

齊人有馮諼章   孟甞君為從章

 魯仲連謂孟甞君章 孟甞君逐於齊章

 齊宣王見顔斶章  先生王斗章

 齊王使使者問趙章齊人見田駢章

 管燕得罪章    蘇秦自燕之齊章

 蘇秦謂齊王曰章

戰國䇿卷第十二

  齊五

 蘇秦說齊閔王章

戰國策卷第十三

  齊六凡九

 齊負郭之民章   王孫賈年十五章

 燕攻齊取七十餘城章燕攻齊齊破章

 貂勃常惡田單章  田單将攻狄章

 濮上之事章     齊王建入朝章

 齊以淖君之亂章

戰國䇿卷第十四

  楚一凡二十章

 齊楚搆難章     五國約秦以伐齊章

 荆宣王問群臣章   昭奚恤與彭城君章

 邯鄲之難昭奚恤謂楚章江尹欲惡昭奚恤章

 江乙欲惡昭奚恤章  江乙說於安陵君章

 江乙為魏使於楚章  郢人有獄章

 城渾出周章     韓公叔有齊魏章

 魏氏惡昭奚恤章   江乙惡昭奚恤章

 楚杜赫說楚王章   楚王問於范環章

 蘇秦為趙合從說楚章 張儀為秦破從連横章

 張儀相秦謂昭雎章  威王問於莫敖章

戰國䇿卷第十五

  楚二凡九

 魏相翟強死章     齊秦約攻楚章

 術視伐楚章      四國伐楚章

 楚懐王拘張儀章    楚王将出張子章

 秦敗楚漢中章     楚㐮王為太子之時章

 女阿謂蘇子章

戰國䇿卷第十六

  楚三凡十

 蘇子謂楚王曰章    蘇秦之楚三日乃得見章

 楚王逐張儀於魏章 張儀之楚貧章

 楚王令昭㫿之秦章 張儀逐惠施於魏章

 五國伐秦魏欲和章 陳軫告楚之魏章

 秦伐宜陽楚王謂陳軫章唐且見春申君章

戰國䇿卷第十七

  楚四凡十三章

或謂楚王曰章   魏王遺楚王羙人章

楚王后死未立后章荘辛謂楚㐮王章

 齊明說卓滑章   或謂黄齊章

 長沙之難章    有獻不死之藥章

 客說春申君章   天下合從章

 汗明見春申君章  楚考烈王無子章

虞卿謂春申君章

戰國䇿卷第十八

  趙一凡十七章

 知伯從韓魏兵章  知伯帥趙韓魏章

 張孟談既固趙宗章 晉畢陽之孫章

 魏文侯借道章   𥘿韓圍梁燕趙救章

 腹擊為室章    蘇秦說李兊章

趙收天下且以伐齊章齊攻宋奉陽君不欲章

 秦王謂公子他章  蘇秦為趙王使於秦章

 甘茂為秦約魏章  謂皮相國章

 或謂皮相國章   趙王封孟甞君以武城章

謂趙王曰三晉合章

戰國䇿卷第十九

 趙二凡七

蘇秦從燕之趙章  秦攻趙蘇子爲謂秦章

 張儀為秦連横說趙章武靈王平晝章

 王立周紹為傅章  趙燕後胡服章

 王破原陽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

  趙三凡二十三章

 趙惠文王三十年章趙使机郝之秦章

 齊破燕趙欲存章  秦攻趙藺離石祁㧞章

 富丁欲以趙合章  魏因富丁章

 魏使人因平原君章 平原君請馮忌章

 平原君謂平陽君章秦攻趙於長平章

 秦攻趙平原君使人章秦趙𢧐於長平章

 秦圍趙之邯鄲章  說張相國章

 鄭同北見趙王章  建信君貴於趙章

 衛靈公章     或謂建信君章

 苦城常謂建信章  希寫見建信章

 魏魀謂建信章   秦攻趙鼓鐸之音章

 齊人李伯見孝成王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一

  趙四凡十九章

 爲齊獻書趙王章  齊欲攻宋秦令起賈章

 齊將攻宋而秦楚禁章 五國伐秦無功罷於成皐章

 樓緩將使伏事章  虞卿請趙王章

 燕封宋人榮蚠章  三國攻秦趙攻中山章

趙使趙莊合從章  翟章從梁來章

 馮忌爲廬陵君章  馮忌請見趙王章

 客見趙王曰章   秦攻魏取寧邑章

趙使姚賈約韓魏章 魏敗楚於陘山章

秦召春平侯章   趙太后新用事章

秦使王翦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二

  魏一凡二十七章

 知伯索地於魏章  樂羊爲魏將章

 西門豹爲鄴令章  文侯與虞人期章

 魏文侯與田子方章 魏武侯與諸大夫章

 魏公叔痤爲魏將章 魏公叔痤病章

蘇子爲趙合從說魏章 張儀爲秦連橫說魏章

齊魏約而伐楚章  蘇秦拘於魏章

陳軫爲秦使於齊章 張儀惡陳軫於魏章

 張儀欲窮陳軫章  張儀走之魏章

 張儀欲以魏合於秦韓章張子儀以秦相魏章

 張儀欲幷相秦魏章 魏王將相張儀章

楚許魏六城章   張儀告公仲章

 徐州之役犀首謂梁章秦敗東周與魏戰章

齊王將見燕趙楚章魏令公孫衍請和於秦章

 公孫衍爲魏將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三

  魏二凡十七章

犀首田眄欲得齊魏章犀首見梁君章

蘇代爲田需說章  史舉非犀首章

楚王攻梁南章   魏惠王死章

五國伐秦無功而還章魏文子田需周宵章

魏王令惠施之楚章 魏惠王起境内衆章

齊魏戰於馬陵章  惠施為韓魏交章

田需貴於魏王章  秦召魏相信安君章

秦楚攻魏圍皮氏章 龎葱與太子章

梁王魏嬰觴諸侯章

𢧐國䇿卷第二十四

 魏三凡十

秦約趙而伐魏章  芒卯謂秦王章

秦敗魏於華走芒卯章秦敗魏於華魏王且入朝章

華軍之戰魏不勝章 齊欲伐魏魏使人章

 秦將伐魏魏王聞之章魏將與秦攻韓朱巳章

 華陽君約魏魏王將封其子章

 秦使趙攻魏魏謂趙王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五

  魏四凡二十七章

 獻書秦王曰章   八年謂魏王曰章

 魏王問張旄章   客謂司馬食其章

 魏秦伐楚魏王不欲章穣侯攻大梁章

 白珪謂新城君章  秦攻韓之管章

 秦趙搆難而戰章  長平之役平都君說

 樓梧約秦魏章   芮宋欲絶秦趙章

 為魏謂楚王曰章連上為一管鼻之令翟強章

 成陽君欲以韓魏聽章秦㧞寧邑魏王令人章

 秦罷邯鄲攻魏章  魏王欲攻邯鄲章

 周肖謂宫他章   周最善齊章

 周最入齊秦王怒章 秦魏為與國齊楚約章

 信陵君殺晉鄙章  魏攻管而不下章

 魏王與龍陽君章  秦攻魏急或謂魏王章

 秦王使人謂安陵君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六

  韓一凡二十四章

 三晉已破知氏章  成午從趙來章

 魏之圍邯鄲章   申子請仕章

 蘇秦爲楚合從說韓章 張儀為秦連橫說韓章

 張儀謂齊王曰章  楚昭獻相韓章

 秦攻陘韓使人章  五國約而攻秦楚王爲章

 鄭彊載八百金章  鄭彊之走張儀章

 宜陽之役楊逹謂章 秦圍宜陽游騰謂章

 公仲以宜陽之故章 秦韓戰于濁澤章

 顔率見公仲章   韓公仲謂向壽章

 或謂公仲曰聽者章韓公仲相齊楚之交善章

 王曰向也子曰章  或謂魏王王儆章

 觀鞅謂春申章  公仲數不信於諸侯章

𢧐國䇿卷第二十七

 韓二凡二十一章

楚圍雍氏五月章  楚圍雍氏韓令冷向章

公仲爲韓魏易地章 錡宣之教韓王章

㐮陵之役畢長謂章公叔使馮君於秦章

謂公叔曰公欲得章 謂公叔曰乗舟章

齊令周最使鄭立章

韓公叔與幾瑟爭國鄭彊爲楚章

韓公叔與幾瑟爭國中庶子彊章

齊明謂公叔曰章  公叔將殺幾瑟也章

公叔且殺幾瑟也章 謂新城君曰章

胡衍之出幾瑟章  幾瑟亡之楚章

冷向謂韓咎章   楚令景鯉入韓章

史疾爲韓使楚章  韓傀相韓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八

 韓三凡二十四章

或謂韓公仲曰章  或謂公仲曰今有一舉章

韓人攻宋秦王大怒章或謂韓王曰秦王欲章

謂鄭王曰昭𨤲侯章 東孟之㑹章今連上為一

韓陽役於三川章  秦大國也章

張丑之合齊楚講章 或謂韓相國曰人之章

 公仲使韓珉之秦章韓相公仲珉使韓侈章

 客卿為韓謂秦王章舊三章為一

 韓珉相齊章    或謂山陽君曰章

 趙魏攻華陽韓謁急章秦招楚而伐齊章

 韓氏逐向晉章   張登謂費緤章

安邑之御史章   魏王爲九里之盟章

 建信君輕韓熈章  叚産謂新城君章

 叚干越人謂新城君章

戰國䇿卷第二十九

  燕一凡十五章

蘇秦將爲從北說燕章 奉陽君李兊章

權之難燕再戰章  燕文公時章

人有惡蘇秦於燕王章 張儀爲秦破從連横章

宫他為燕使魏章  蘇秦死其弟蘇代章

燕王噲旣立章   𥘉蘇秦弟厲章

蘇代過魏章舊三章相連鮑以後二章為一姚本第三章别提作行恐當自是一章

燕昭王収破燕章  齊伐宋宋急章

蘇代謂燕昭王曰章 燕王謂蘇代曰章

戰國䇿卷第三十

 燕二凡十四章

秦召燕王章    蘇代為奉陽君章

奉陽君告朱讙章  蘇代為燕說齊章

蘇代自齊使人謂燕章 蘇代自齊獻書於燕章

陳翠合齊燕章   燕昭王且與天下伐齊章

燕饑趙將伐之章  昌國君樂毅章

 或獻書燕王章   客謂燕王曰章

趙且伐燕蘇代為燕章 齊魏爭燕章

戰國䇿卷第三十一

  燕三凡五

齊韓魏共攻燕章  張丑為質於燕章

燕王喜使栗腹章  秦并趙北向迎燕章

燕太子丹質於秦章

戰國䇿卷第三十二

  宋 衛凡十四章

 齊攻宋宋使臧子章公輸般為楚設機章

 犀首伐黃章    梁王伐邯鄲章

 謂大尹曰章    宋與楚為兄弟章

 宋康王之時章   智伯欲伐衛章

 智伯欲襲衛章   秦攻衛之蒲章

 衛使客事魏章   衛嗣君病章

 衛嗣君時胥靡章  衛人迎新婦章

戰國䇿卷第三十三

  中山凡十

 魏文侯欲殘中山章犀首立五王章

中山與燕趙為王章司馬喜使趙章

 司馬喜三相中山章隂SKchar與江SKchar爭爲后章

 主父欲伐中山章  中山君饗都士大夫章

 樂羊爲魏將攻中山章昭王旣息民章

    緫四百八十六章

  鮑彪變亂古文學者喜尚新異幾亡其舊今以

  元本卷第章次列于目録著于篇首庶幾得據

  以有考云呉師道識

校正凡例

  一鮑更易䇿文元次殽亂欲從舊本則不見駁

   正之意已著目録于前今據其本䟽辨凡注

   之謬誤者抹之辨正則以正曰著之未明而

   改定者亦從此例闕遺及他有發明者以補

   曰著之

  一鮑所改及加字并抹除字復存之或與一本

   合而可通者從之而注其下他本字異義通

   者以一本著之

  一大事記與鮑說有當見或與今說有相發者

   則見之不悉引

  一地名等𩔖大事記多取史記索隱正義說

  止稱各書或欲著大事記說則稱大事記前

  見者不復出云見前見某䇿

  一此書字多通借不可徧舉今於首一字著其

  說後止注其字其可兼通者不注凡音切擇

  難暁與易混者釋之或附章末

戰國䇿西周卷第一

        縉 雲 鮑 彪  校注

        東 陽 呉 師道 重校

  西周漢志河南洛陽榖城平隂偃師鞏維氏皆周地也正曰按大事記周貞定王二十八

  年考王初立封其弟掲於河南是爲河南桓公河南即郟鄏武王迁九鼎周公營以爲都是爲

  王城洛陽周公所營下都以迁頑民是爲成周平王東迁定都王城王子朝之亂敬王徙都成

  周至是考王以王城故地封桓公焉平王東迁之後所謂西周者豐鄗也東周者東都也威烈

  王以後所謂西周者河南也東周者洛陽也何以稱河南爲西周自洛陽下都視王城則在西

  也何以稱洛陽爲東周自河南王城視下都則在東也河南桓公卒子威公立威公卒子惠公

  立考王十五年河南惠公復自封其少子班於鞏以奉王號東周没亦謚惠是時東西周雖未

  分治河南惠公旣號奉王者爲東周亦必自号西周矣𩔰王二年趙與韓分周爲二於是東西

  各爲列國𩔰王雖在東周特建空名是後史傳所載致伯賜胙之𩔖周王也征伐謀策稱東西

  周君者皆謂二周也周本紀云赧王時東西周分治非也赧王特徒都西周耳當以趙丗家爲

  正    按髙誘注西周王城今河南東周成周今洛陽丗本云西周桓公名揭居河南東

  周惠公名班居洛陽及索隱正義所載甚詳獨邵子經丗書紀赧王爲西周君與東周惠公並

  而不紀西周公仍舊誤也鮑考之不精即以西周爲王謂之正統謂東不得先於西亂易舊次

  此開卷第一繆近時陳振孫書録特舉其首西周爲美亦失考所當改正從舊又考春秋書王

  城成周公羊傳曰王城者何西周也成周者何東周也說亦甚明昭二十六年天王入于成周

  左傳以十二月入王城三十二年城成周盖敬王定迁在旣城之後而孫莘老胡康侯皆以成

  周即京師亦未考王城成周之實而誤合爲一也要之此文古今說者多以迷瞀致誤故大事

  記辨之甚詳且實因鮑氏而發近有著東西周辨者其說亦然而不引吕子豈未之見邪○徐

  廣云周比亡凡七縣河南止緱氏此是合東西周地言之今緫注盖因正統之說而誤者

   安王威烈王子此𩔖並以事見紀表丗家新出正曰東西周雖分王實在上䇿以東

   西周稱决不當係之王鮑以西周即王故此係以安王赧王而東周係以惠公彼西周桓

   威惠武等公著在史冊獨不見乎安王烈王實都東周而可係之西周乎按策中周君皆

   指東西二君故多穪主君其稱王者則附以見      章鮑止以嚴氏爲賊一條

   遂出安王不知乃烈王時事又誤也鮑用意雖勤傅㑹舛謬者多並見各章

嚴氏爲賊嚴仲殺韓相傀列侯三年書殺俠累是也殺人不以道曰賊於此爲五年正曰韓策

 陽堅此作竪字有訛索𨼆曰紀年韓山堅賊其君哀侯韓山堅即韓嚴非嚴遂使聶政殺俠累事也

 說見上及韓策而陽竪與焉鴻烈人間訓注竪小使也韓策名堅道周出亡過周

 周君留之十四日載以乗車駟馬而遣之乗四馬也一車

 駕四馬所謂駟馬車韓使人讓周讓譙責也然則此時周之令已不行於諸侯矣正曰

 此東周君也策文明曰小國周君患之客謂周君正語之曰使

 留之之情告之𥙷曰一本客謂周君曰正語之正猶直也寡人孤寡不榖王侯之稱知嚴

 氏之為賊而陽堅與之故留之十四日以待命也

 待韓之命小國不足衍亦補曰疑在不字上一本無以容賊君之

 使又不至是以遣之也元在東周策時周未分也彪謂客之辯雖足以文周

 而周君实為天下逋逃主所謂欲盖而彰者何以示天下乎正曰考其時則烈王五年王都東周若

 以王都為尊則舊卷首東周是矣

   赧王周紀慎靚王子𡻕丁未立徙都西周西京鎬京也宋忠曰卒謚西周武公正曰

   西周不當係之王前巳論之西周桓威惠武等公東周惠公昭文君雖見史傳然年丗不

   明事實難附鮑所附赧王諸章㩀史亦有可考者然無考者悉強附焉係王旣非不復深

   論○鎬京大謬○按周紀西周君犇秦周君王赧卒宋忠曰云云正義曰非也西周公即

   西周武公王赧即周王也周君與王赧此年俱卒通鑑書赧王入秦大事記謂當從之史

   衍周君二字又楚丗家楚欲圖周周赧王使武公則武公為臣明矣豈可合為一人乎

周共太子死周紀云西周武公之共太子死正曰策元在東周鮑㩀周紀改此恐有誤而下

 注周紀之文以存疑有五庶子皆愛之而無適立也適猶定也故與

 莫反正曰適專主也司馬翦司馬楚卿疑即昭翦謂楚王曰何不封

 公子咎周君別子而為之請太子請於周使立為太子左成楚人正曰

 此𩔗當因舊注凡有明徴者可定其生地不可考而仕囯可見者則當曰某囯臣正義注此正作楚

臣髙注亦多作臣後放此謂司馬翦曰周君不聽是公之智困

困不通也而交絶於周也不如謂周君曰孰欲立也微

告翦翦令楚王資之以地封之以為之資公若欲為太子

 此左成告翦之辭為皆去音猶助也因令人謂相國御展子楚相之御姓展

廧夫空廧嗇字同小臣也空其名曰王𩔗欲令若為之王楚王𩔖猶似

若汝也言楚王之意然此徤士也此亦左成喻翦之言徤猶悍也正曰此亦成作翦語

 語展子者居中不便於相國二士居中與囯事以其悍故相囯不之便若出

 而使周則不居中用事相囯之所欲也故以此說之相國必從相國令之為太子

 此䇿周紀有元在東周正曰見上補曰共㳟同適丁歷反咎音皐

謂齊王凡言謂言爲而不人失之也猶言或為或謂王閔王正曰周最屢見東西周策謂周最曰

𬽦赫之相宋云云事在赧王十七年周最於齊王厚也而逐之聽祝弗相吕禮云云禮之相在赧王

二十九年此則正當齊閔之丗周紀赧王四十五年周君之秦客謂周最以應為太后飬地五十八

年有周聚以収斉則正當頃襄王之丗相距凡四十年不可定為閔王時也按葉西周兩章皆云最

為太子而東周又出最名無曰太子云者疑或自是二人然無所考曰王何不以地

齎周最齎持遺也最周之庶子凡周皆周之族正曰鮑意此即上章事而上有五庶子之文

爾無明據以為太子也齊王令司馬悍以賂進周最

於周進猶左尚謂司馬悍曰周不聽是公之智

困而交絶於周也公不如謂周君曰何欲置置猶

令人微告悍悍補曰一本悍請令令王進之以地左尚以

此得事以教悍得齊王意故委任之疑此即上章楚王楚人補曰最史作聚索隠云最古聚

說文同趙䇿顔最史亦作顔聚

司冦布司冦周官布其名爲周最謂周君曰君使人告齊王

 以周最不肯爲太子也閔王善最欲其爲太子以賂進之最時讓立周以最

 不肯立告齊正曰閔王說見前章此並無㩀臣爲君不取也函冶氏

 鐵也函盖其姓補曰剡川姚氏云函姓冶官名因以爲號爲齊太公田和也始代吕氏爲

 買良劔公不知善歸其劒而責之金歸還之也責取也金

 買劔之金越人請買之千金折而不賣折折劒正曰髙注云雖千金猶

 未盡其本價故折其錢而不賣則折作折闕義若作斷折則於下文不通將死函冶氏將死

 而屬其子屬囑同集韻託辭曰必無無以告人獨知自知其良正曰二語

 因髙注愚意必無獨知當作一句言凡有售必使衆知其良不可獨知也今君之使最

 爲太子周雖以最不肯立告齊猶欲立之特未定耳獨知之契也契約也當

 兩知之今則獨補曰禮記右契注一書兩札同而别之天下未有信之者也

 臣恐齊王之謂元作補曰䇿爲謂通借此當作謂君實立果

 亦周而讓之於最讓飾說以嫁之於齊嫁猶賣也言欺齊

 爲多巧巧猶最爲多詐心欲之而言不肯君何不買信貨

 哉可信之貨非獨知也奉飬無有愛於最也愛猶使天下見

 之然則立最信矣從周紀皆當爲楚王正曰使衆見之而信最之當立從周紀改楚非正曰爲周

 爲君爲齊之爲去声

秦令樗里疾秦惠王弟其居在渭南隂鄉樗里故號樗里子後相武王以車百乗

 入周周君迎之以卒百人爲卒甚敬楚王怒讓周以

 其重秦客游騰周人正曰髙注作臣謂楚王曰昔智伯

 智襄子之孫瑶欲伐厹由夷囯屬臨淮漢志由作猶又九域圗并州有仇猶城引此正曰

 髙注狄囯括地志云并州盂縣外城俗名原仇山史樗里傳作仇猶韓子仇繇吕春秋劉外紀夙繇

 髙注或作仇首漢志臨淮乃泗之漣水羅氏路史謂非智伯所伐者厹音求字又作叴㕤遺之

大鐘載以廣車欲開道也因隨入以兵厹由卒亡無備

故也受其鐘不防以兵桓公伐蔡也僖二年蔡SKchar沈舟盪公公怒歸之未絶也

蔡嫁之故伐之蔡蔡叔度所封屬汝南後徙沛下蔡號言伐楚號声言也以伐楚號衆

其實襲蔡無鐘皷曰襲正曰此據左氏說陸氏纂例掩其不備曰襲今秦虎狼

之國也喻其貪殘兼有吞周之意使樗里疾以車百乗

 入周周君懼焉以蔡厹由惑之以二囯爲惑𥙷曰一本戒之注以二

囯為戒也故使長兵在前戈矛之屬強弩在後名曰衛疾

 列為護也而實囚之𥙷曰一本下有也字周君豈能無愛國哉恐

 一日之亡國恐秦亡之而憂大王為楚王憂楚王乃恱樗里傳有

雍氏之役周紀注陽翟有雍氏城韓記注赧王三年十五年楚再圍雍氏此十五年也

徴甲與粟於周徴猶周君患之告蘇代秦之弟洛陽人

代曰何患焉代能為君令韓不徴甲與粟於周又

能為君得髙都屬上黨正曰水經云伊水逕邥郵亭又北逕髙都杜預云河南新城

 有邥郵亭括地志云髙都故城在洛州伊闕縣北京相璠云非在上黨者周君大恱曰

 子苟能寡人請以國聽以囯事從之蘇代遂徃見韓相

國公仲元作中下同韓公族正曰古仲字省補曰索𨼆云公仲侈裴駰云相囯秦官韓

 亦有諸囯倣秦也曰公不聞楚計乎昭應楚將也昭屈景皆楚之族姓後

 有不重注謂楚王曰韓氏罷於兵罷疲同勞也倉廪空

 無以守城吾攻之以飢因其飢攻之𥙷曰一本収之不過一

 月必㧞之得城曰㧞如㧞物然今圍雍氏五月不能㧞是楚

 病也病猶楚王始不信昭應之計矣今公乃徴甲

 與元作正曰史作與及義自通毋煩改字粟於周此告楚病也

 猶以飢疲告之昭應聞此必勸楚王益兵守雍氏雍氏必

 㧞公仲中曰善然吾使者巳行矣代曰公何不以

 髙都與周公仲中怒曰吾無徴甲與粟於周亦巳

 多矣何爲與髙都代曰與之髙都則周必折而入

 於韓折猶屈入猶歸秦聞之必大怒而焚周之節節符信也行者

 所執焚之者不通周也周官通逹於天下必有節無節則不逹不通其使是公以

敝髙都得完周也何不與也公仲中曰善不徴甲

與粟於周而與髙都楚卒不㧞雍氏而去紀有而略周君

爲東周補曰正義雍於恭反

薛公靖郭君田嬰之子孟甞君田文也襲其父封薛薛屬魯囯以齊爲韓魏攻楚

楚懐二十六年齊韓魏攻楚此十二年也又與韓魏攻秦齊閔二十六年爲轉魏攻

秦此十七年也正曰此據史按通鑑大事記赧王二年當閔王元年此當作十六年而藉兵

乞食於西周藉猶韓慶凡韓皆韓人其在周去韓仕周也凡非本囯人皆自

其囯來仕者也爲西周謂薛公曰君以齊爲韓魏攻楚九

年取宛葉以北二縣屬南陽九字誤當云六或五補曰宛於𡊮反鄧州縣葉舒渉反

汝州爲強韓魏爲猶代補曰一本而取宛葉以北以強韓魏今又攻秦

以益之益其韓魏南無楚憂西無秦患則地廣而

益重齊必輕矣夫本末更盛更猶虚實有時言不可常

𥨸爲君危之並言齊薛今雖善韓魏後或爲患君不如令敝邑

隂合爲秦隂猶𥝠而君無攻但出兵臨秦不用攻也又無藉兵

乞食勿示秦以弱君臨函谷臨言以兵至其地函谷關名在弘農補曰正義云陜

州桃林縣西南有洪溜澗古函谷也今屬靈寳縣而無攻令敝邑以君之

心所欲也謂秦王曰薛公必不𥙷不字補曰史此下有不字是

秦以張韓魏張去音大之也所以進兵者欲王令楚割東

國以與齊楚之東地即楚䇿下東囯云元作補曰史作而秦王

出楚王以爲和楚懷三十年張儀誘楚王㑹秦秦留之此十六年也君令

敝邑以此恵秦秦得無攻周之力也秦得無攻元作破而以

楚之東國自免也必欲之楚王出必德齊齊出之齊之恩

齊得東國而益強而薛丗丗無患秦不大弱

囯之兵故而處之三晉之西趙魏韓本晉三卿分晉而君之故曰三晉三晉

必重齊秦居晉西不弱而善齊三晉畏秦故齊重薛公曰善因令韓慶

 入秦而使三國無攻秦而使不藉兵乞食於周

傳有今按楚記三囯攻楚秦救之引去與此言取宛葉小駮正曰大事記頴濵蘇氏云秦昭王欺楚

懷王要之割地諸𠉀孰視無敢一言問秦者惟田文怨秦借楚爲名與韓魏伐秦自山東難秦未有

若此其壯者也惜其聽蘇代之計臨函谷而無攻以求楚東囯而名義索然以盡由此觀之秦惟不

遇桓文之君故横行而莫之制世豈有以大義而屈於不義者哉○爲強爲和之爲如字餘去聲

三國攻秦反反猶西周恐魏之藉道也藉亦爲西周

謂魏王哀正曰此據史按通鑑大事記顯王三十五年乃魏惠王後元年愼靚王三年當魏

 襄元年說見魏䇿此當作襄事在二十一年曰楚宋不利秦之聽元作

 德三國也聽猶順従三囯近楚宋𥘿聽之則強而害楚宋故不利也正曰三囯不攻秦而

 觧故𥘿徳之𥘿徳之則和而不利於楚宋彼且攻王之聚楚宋攻魏之廩庫正曰邑

 落曰聚如𢠸SKchar聚陽人聚之𩔗以利元作補曰一本作利若為秦報魏王魏王

 懼令軍設舎速東舎軍次也魏東还必道周周必賔之故恐今速東則無賔之之

 

韓魏易地韓策書此在楚圍雍氏後西周弗利樊餘周人正曰高注作臣補曰

 姚云餘下曽有為周字謂楚王曰周必亡矣韓魏之易地

 韓得二縣魏亡二縣易地則魏亦有得而獨言亡者亡多於得也所以

 爲之者魏雖多亡然且為之盡包二周西多於二縣九鼎存

 焉漢志武王迁九鼎于郟鄏郟鄏屬河南為東周正曰說見前且魏有南陽鄭

 地三川河内修武注晉始啓南陽是也京兆山陽皆有鄭河南有新鄭此在楚魏之間新鄭

 也河南郡注秦三川郡也周紀三川震注洷渭洛補曰杜注在晉山南河北故曰南陽鄭本在西都

 畿内咸林武公得虢檜之地乃徙其封是為新鄭咸林今華州鄭縣新鄭今鄭州正曰三川河洛伊

 張儀所謂天下朝市秦武王所謂車通以闚周室者也秦拔成臯滎陽𥘉置三川郡而包二

 周則楚方城之外危南陽郡注葉公邑號方城補曰正義云方城山在葉縣西

 韓兼兩上黨漢并州郡甘茂傳注逺韓近趙故言兩此韓所得也今按東䇿周最再說

 金投秦策藍田陘山三章所言則上黨亦屬魏以臨趙即趙羊腸以上危

 上黨壷𨵿有羊腸坂髙注趙險塞山形屈折如羊腸此皆以折近之囯強故危故易成之

 日楚趙皆輕楚王恐因趙兵以止易補曰一本因趙以止易也

秦攻魏將犀武軍於伊闕唐志爲縣属河南注北有伊闕故𨵿此役秦昭十四

 年此二十二年補曰正義云水經注禹䟽龍門以通水兩山相對若闕故謂之伊闕今洛南猶謂之

 龍門也諸本犀作𡱝當正進兵而攻周爲周最謂李兊趙司

 君不如禁𥘿之攻周禁猶趙之上計莫如令𥘿魏

 復戰趙魏隣也魏有秦兵則趙無事今秦攻周而得之得猶勝正曰得其土

 地人民也則衆必多傷矣秦欲持元作補曰字有訛周之

 得持猶必不攻魏恐重秦若攻周而不得前有勝

 魏之勞後有攻周之敗又必不攻魏今君禁之而

 秦未與魏講也講和觧也補曰史甘茂傳索𨼆云鄒氏講讀曰媾又曰漢史媾講兩

 字常雜愚按搆構購  亦然今凡為和觧之義者定讀從媾為交結之義者字當從才後放此

 而全趙令其止必不敢不聽是君𨚫秦而定周也

 𨚫猶退秦去周必復攻魏魏不能支支猶必因君而

 講與秦和也則君重矣凡言重皆制人而不制於人者也若魏不講而

 疾支之是君存周而戰秦魏也重亦盡在趙

犀武敗於伊闕周君之魏求救白起既敗魏遂進攻周周以魏怨之故徃

 求救補曰大事記秦怒東周助韓魏故攻之按䇿文當作西周魏王以上黨之

 急辭之意者有趙或韓兵也正曰趙兵無考周韓魏共伐秦此時韓魏必和周君反

 見梁囿陳留浚儀注魏惠王自安邑徙大梁有林池曰囿正曰囿者蕃育鳥獸之所

樂之也綦毋恢周人正曰髙注作臣謂周君曰温囿不下此

 温屬河内言其樂不在梁下而又近臣能爲君取之反見魏

 王王曰周君怨寡人乎對曰不怨且誰怨乎臣爲

 王有患也周君謀主也猶為天子故正曰韓丗家使公孫喜率周魏伐秦敗

 伊闕縁是故稱謀主比周君也而設以國爲王扞秦設施陳扞衞也而王

 無之扞也無為周扞者臣見其必以國事秦也秦悉塞

 外之兵與周之衆以攻南陽而兩上黨絶矣言趙韓援

 魏之路絶正曰是時魏上黨𬒳兵若周秦攻南陽則魏又當禦其攻而上黨必絶後云上黨無患言

 得併力於此也魏王曰然則柰何綦母恢曰周君形不好

 小利形猶𫝑也小利謂温囿國小多憂其𫝑宜不得游觀事秦而好小利

 助則無囯患乃得游𮗚今王許戌三萬人戍守邉也許為周扞秦與温

 囿周君得以爲辭於父兄百姓云得戌卒之援而私元作

 利𥙷曰姚云錢本作私按作利字則與上恊温囿以爲樂得戌公也得囿私也

 不合於秦臣甞聞温囿之利計𡻕八十金魏人貢其上之

 周君得温囿其以事王者𡻕百二十金周許魏之数

 是上黨無患周善事魏則趙韓必不如兵而𫎣四十金𫎣有餘賈利也

 魏王因使孟卯鴻烈汎論注齊人即芒卯致温囿於周君致送

而許之戍彪謂周君非賢君也秦兵在境而樂於囿其志荒矣恢雖能得囿非君子所以

事其君者也補曰為辭為樂之為如字餘去声

犀武敗周使周足之秦或謂周足曰何不謂周君

曰臣之秦秦周之交必惡皆羙惡之惡正曰左傳周鄭交惡杜注两相疾

惡據此則皆當烏故反主君之臣主君稱周君又秦重秦之所重而欲

相者欲得相周且惡臣於秦此人欲代足相周故敗其使事此二囯所以必惡

而臣不能為使矣臣願免而行免己之相以順欲者君因相

之彼得相不惡周於秦矣君重秦此下或人說足也故使

相徃行而免是元作且輕秦也公必不免雖以免自請𫝑

不可免也公言是而行交善於秦是公之事成元作

𥙷曰恐當作事成也交惡於秦不善於公者𥙷者且誅

意其惡足於秦也

蘇厲亦秦之弟謂周君曰敗韓魏殺犀武攻趙取藺離石

祁者藺交離石屬西河祁屬太原補曰此注大事記取皆白起秦將武安君

攻用兵攻功字言善巧也正曰攻工字通借又有天命也得天之助今攻

梁必破破則周危君不若止之謂白起曰楚

有飬由基者楚共王將善射去柳葉者百歩而射之百

發百中發發左右皆曰善有一人過曰善射可教

射也矣意欲其息飬由基曰人皆善善善子乃曰可教

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

支去竹之支也盖取其直左右臂正曰列女傳云左手如拒右手如附枝右手發之左手不知

 此射之道也夫射柳葉者百發百中而不以善息百中善也

 此時宜息少焉氣力倦弓撥矢鉤元作拘今從史撥弓反也鉤矢鋒屈也補

 曰姚本作鉤拘有鉤音古或通一發不中前功盡矣盡猶今公破

韓魏殺犀武而北攻趙取藺離石祁者公也公之

 功甚多今公又以秦兵出塞過兩周踐韓而以攻

 梁踐履也偤過一攻而不得前功盡滅公不若稱病不

出也周紀三十四年有補曰射之射柳之射食亦反

楚兵在山南山呉岳屬扶風禮所謂岳山也正曰岍山秦地非此所指髙注在周之山南

 伍元作吾下同補曰吾字訛當作伍楚將也髙注吾作五將爲楚王

 屬怨於周屬連也猶結或謂周君曰不如令太子將軍

 正周太子也將去音軍正猶卒正軍之率也正曰此謂將軍而正迎也史穣苴傳軍正無注

 伍吾得於境而君自郊迎令天下皆知軍之重伍

 吾得也因泄之楚曰微漏其言使楚知之周君所以事伍吾

 得者器必名曰謀楚此以間得於楚言與得之器其欵識云然王必求

 之而伍吾得無効也效猶致也得實未甞得器故無以効王必罪

 之以其欺也彪謂此謀雖不出於正而免國於難可也正曰鮑以此爲尊周繆矣

楚請道於兩周之間以假道請以臨韓魏周君患之蘇子

 元作秦字 季子 洛陽人 其死時東西周未分此當為代若厲諸如此處不一正曰東西周說見前

 史不曰蘇秦東周洛陽人乎謂周君曰除道属之於河除去穢也夏紀

 注河出金城積石盖道行兩周之間使楚所假連及之正曰河東過洛汭在鞏縣東洛邑北望有河

韓魏必惡之齊秦恐楚之取九鼎也道廣可以出鼎

 救韓魏而攻楚楚不能守方城之外安能道二周

 之間若四國弗惡齊秦韓魏君雖不欲與也與之道正曰謂鼎也

楚必將自取之矣

秦召周君周君難徃意不欲徃或爲周君謂魏王安𨤲正曰無考

 周紀作韓王曰秦召周君將以使攻魏之南陽王何不

出兵於河南河南洛陽也時未爲郡言河之南耳正曰河南即西周郟鄏考王封弟河

 南其名乆矣周君聞之將以爲辭於秦而不徃以魏兵在境爲

 周君不入秦秦必不敢越河越度而攻南陽

周君之秦謂周最曰最時從王不如譽秦王之孝也

 以原爲太后飬地齊記注河内沁水有原城后昭王母宣太后也供飬之地湯沐

 邑也補曰原姚本作應史同徐注穎川父城縣應郷秦王太后必喜是公有

秦也有言得其意交善周秦之交周君必以爲公功交惡勸

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紀四十五年有

秦欲攻周周最謂秦王曰爲國之計者不攻周攻

 周實不足以利國而聲畏天下聲猶名也周天子也今見攻故天下

 畏秦正曰畏猶惡也周地狹不足以利國而有攻天子之惡名見畏惡於天下與司馬錯說同意

 天下以聲畏秦必東合於齊兵敝於周攻雖勝不無傷失

 而合天下於齊則秦孤而不王矣是天下欲罷秦

 罷疲同下同故勸王攻周秦與天下俱罷天下合齊而與秦戰戰則

 則令不横行於周矣横行無畏忌也紀有

宫他周人正曰髙注作臣謂周君曰宛恃秦而輕晉宛屬南陽故申伯國

 南陽三晉時屬韓韓𨤲五年秦㧞我宛盖宛亡在春秋之晉三晉分晉乃屬韓也秦飢而

 宛亡此下皆恃逺輕近而亡秦飢不暇救宛故晉㓕之其亡不經見鄭恃魏而輕

 韓魏攻秦而鄭亡鄭河南新鄭鄭君乙二十一年韓哀侯㓕之邾莒亡

 於齊魯鄉縣故邾也邾曹姓國二十九丗楚㓕之莒屬城陽國故盈姓國三十丗楚㓕之葢恃

 陳蔡亡於楚陳舜後漢淮陽國楚惠王十年陳四十二年㓕蔡皆不見所恃盖

 即恃楚不備之也此皆恃援國而輕近敵也援引也故有助意

 君恃韓魏而輕秦國恐傷矣君不如使周最元作 早

 𥙷曰姚本正 作最隂合於趙以備秦則不毀






戰國策西周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