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好政府」主義及其主張者

批評「好政府」主義及其主張者
作者:蔡和森
1922年6月20日
本作品收錄於《先驅

  努力週報第二號所發表的「我們的政治主張」,他所標揭的政治改革目標爲「好政府」,他們以下的話都是接着這個目標說的。我們現在就他們這個目標批評一下。

  第一,我們要知道政治上的「好」「壞」,乃是一種政治上的現象。我們不可拿政治現象的形容詞作爲政治改革的目標。比如專制政治之下,也有好政府或壞政府,民主政治之下,也有好政府或壞政府,這種政治現象問題,我們當作別論,萬不可拿他當作政治改革目標。

  第二,我們要知道好政治與壞政治,不是幾個好人或幾個壞人弄成的,乃是一派怎麼特殊勢力或特殊階級弄成的。舉個具體的例說罷:弄壞中國政治經濟的袁世凱、段祺瑞、馮國璋、徐世昌、靳雲鵬、鮑貴卿、梁士詒、葉恭綽、曹汝霖、陸宗輿輩,是誰擁護他們出台的,不是北洋派的惡勢力和封建式的武人階級擁護他們出台的嗎?

  然則我們就要問好政府的主張者了:在北洋派武人勢力的基礎之上,可建立「好政府」嗎?現在主持政變的不是要維持北洋派正統的特殊勢力嗎?假使你們若眞要「平心降格」在這種特殊勢力之下來實現「充分運用政治機關爲社會全體謀充分的福利,充分容納個人的自由,愛護個性的發展」之好政府,那末,你們未免太空想,太滑稽,而且太不努力了!

  英法的政府,在你們看來,一定是好政府了。但是英國的呢,英國資產階級與封建階級的爭鬥,互兩世紀之久,公開的革命也舉行了兩次,然後才得有今日的好政府;法國的呢,法國資產階級與封建階級的爭鬥互一世紀之久,暴烈的大革命爆發過三次,然後才得有今日的好政府。中國好政府的主張者若是以爲在現狀之下,就可喚出些好人來組織好政府,用意雖好,但是恐怕沒有這樣容易罷。

  是的!你們乃是想在現狀之下努力奮鬥的,所以你們的宣言上也說:「我們應該同心協力的拿這共同目標來向國中的惡勢力作戰」,你們並且標舉南北議和及恢復國會、制憲、裁兵等議和條件,大約這就是你們「向國中惡勢力作戰」的具體條件,我們當初也設想是你們準備向國中惡勢力作戰的具體條件。因爲照你們那篇宣言看來,彷彿你們是要與惡勢力爭鬥南北議和,以解決國會、制憲、裁兵等問題以至實現「好政府」的。

  可是你們的宣言發表後,外國的形勢已完全弄得不同了:武人欲挾天子以令諸侯,於是黎元洪復位與舊國會集會,就雷轟火熌的鬧起來了。你們好政府主張者的具體主張之第一條不是說:「我們深信南北問題若不解決,一切裁兵、國會、憲法、財政等問題都無從下手。但我們不承認南北的統一是可以用武力做到的。我們主張由南北兩方早日開始正式議和」嗎?然則特殊勢力,居然不管怎麼議和不議和,只是硬要冊立一個廢君以圖後來征服西南的地步,然則你們好政府主張者「決戰的輿論」那裏去了,何故不起來保護你們第一條的具體主張,何故不向惡勢力作戰呢?

  在這樣重大的政變之下,好政府主張者,不但沒有「決戰的輿論」,而且居然領銜打電報給孫中山道:「……乃者北京非法總統業已退職,前此下令解散國會之總統已準備取消六年間不法之命令而恢復舊國會,北方軍隊已表示以擁護正式民意機關爲職志,敢請中山先生停止北伐實行與非法總統同時下野之宣言……」。這個電報,好政府主張者不獨對於南北議和一字未提,完全犧牲了自己第一條的具體主張;而且在根本上,已無異承認在「已表示以擁正式民意機關爲職志」的北方軍隊之上就可建立「好政府」了,所以他們就叫孫中山所代表的小資產階級民主主義革命不要再幹了!

  然則好政府主張者,已經不知不覺站在武人勢力的幕內唱好政府的清調了。我們要明白告訴你們:你們這種太不努力太不決戰的主張,在未實現之前,即已定了死刑。這不是別的不「平心」不「降格」的人定的,但是「已表示以擁護正式民意機關爲職志」的北方軍隊定的,換過說,就是「封建的」惡勢力定的。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