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汪精衛君赴奉返滬後之談話

批評汪精衛君赴奉返滬後之談話
作者:蔡和森
1922年10月18日
本作品收錄於《嚮導
署名「和森」發表

  本月十四日《民國日報》載汪精衛君赴奉返滬後之談話云:因孫總統以民治倡於中國,全國民意翕然從同,惟民意雖一致渴望民治,在今日暴力充斥時代,苟無有力之後援終難成功,孫總統此次令余赴奉,實抱一爲民意求援之目的,以探問張雨亭意旨者。這段談話,我們要指出兩點重大的錯誤:

  第一在學理上,「以暴力推翻暴力」本是革命的原則,但乃係集中革命階級的暴力來推翻舊支配階級的暴力,決不是仰着舊勢力去推翻舊支配階級,因爲這乃是不可能的。

  第二在事實上,張作霖這個野蠻反動的封建餘孽,誰不知道是民治的大障礙物,而可「爲民意求援」於他嗎?可望他爲民治「有力之後援」嗎?

  我們固然知道現在民主革命本身的勢力現還單弱,革命戰略中的實際政策不得不有多少伸縮;但我們更應知道還未強壯的革命黨只知一味去「求援」於舊勢力,便只有使革命的精神日形縮減,革命的地位日形動搖,不但不能使民治成功,而且要使民主革命運動的本身受嚴重的影響。

  主義與政策本來有硬性軟性之別,但要政策不影響於主義,必先圖本身勢力之強固。我們退一步假設聯合一派軍閥之政策爲可用,但至少也應同時在民衆中擴張並鞏固其勢力(最重要的方法在標明怎樣爲羣衆利益而革命及怎樣達到民族獨立的具體政綱,努力向民衆宣傳),然後才能免除此項政策之可能的危險而收其利。今民黨不然,只知四面「報聘」,「爲民意求援」於軍閥而不「爲民意求援」於民衆,誤信與紅鬍子可以「長時合作」,「永久互助」,我們實爲民党前途危呵!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