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抱經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 抱經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
墓誌銘2 抱經堂文集 卷第三十四
清 盧文弨 撰 景閩縣李氏觀槿齋藏嘉慶丁巳刊本

抱經堂文集卷第三十四

         東里 盧文弨 紹弓

 誌銘附哀辭𥙊文

   贈奉直大夫煥文吉公墓誌銘癸未

公姓吉氏諱曦曜字煥文鎭江丹陽人也先世自山西

徙焉四傳至邵武府同知貴和明初以孝弟徵入官廉

惠著聲郡志書之其在嘉靖時有御史棠上疏斥張璁

桂萼之議禮爲曲學阿世及請召還故相楊一淸事皆

見明史是爲公五世從祖祖諱象乾有二子伯諱大兆

公考也仲諱大祥兄弟白首熙熙無閒言仲老無子而

公考有子三人遺命以季子爲仲後卽公也公事所生

所後生死咸盡禮伯兄居外久公獨與仲兄偕家貧棄

舉子業治生以爲養家漸饒撫諸子姪如一同居數十

年齒益繁所親數以析產諷公一日與仲兄大治貝召

親黨飮讌與者私相語此必議分析事也其目兩老人

則見笑談甚洽諸子若孫咸雍雍列侍各以次捧觴爲

壽語不及家事在坐莫不嗟歎極歡而罷後遂無復言

者公性𥳑重其敎子微示喜愠之色諸子莫不肅然敬

憚相與砥礪學行顯聞於時子三人長夢賚鄕貢士黟

縣敎諭次夢熊乾隆十七年

恩科進士入翰林改御史次夢蘭乾隆二十二年進士

庶吉士夢熊之初授御史也公貽書舉練溪公故事以

爲勖且曰人臣知無不言之謂直言無不盡之謂忠凡

進言務識大體不當毛舉細故其要尢以積誠爲本練

溪卽在前朝疏斥張桂者也乾隆二十四年公喪長孫

繼又喪庶常君哀慟遂得病以明年八月五日卒於里

居之正寢享年六十有九

覃恩封修職郞晉贈奉直大夫妻錢宐人女二人湯登

嵩丁翰賓其壻也孫九人禮庭春庭芝庭芸庭昌處士

璜士琛士英士琦孫女九人御史君旣卜葬公於先人

之壠而以銘屬其同年生盧文弨銘曰

彼韡者華承以跗有藟者葛緜者瓜和氣所集荆不枯

後昆繩繩肥厥家峩峩一廌昌言敷坐見畿甸疲甿蘇

翁之敎也遺譾拘亦欲侃侃追前模銘幽宮者其人盧

以貽來葉辭非誣

   贈中憲大夫鄕飮大賓作菴劉公墓誌銘戊寅

乾隆八年予始晤香山劉舍人於外家張鳳麓先生所

先生前以學士典學粤東舍人所首拔士也學士門下

士予不盡識獨識舍人愛其淳厚退讓有古君子風因

以知其稟承於家先生作菴公者有素舍人歸里後越

十有二年而舍人之子有官比部於京師者相見亟詢

其大父父皆無恙爲之喜甚是時作菴公年九十有九

越明年百歲例得以建坊請大吏以 聞朝之貴人重

公名德壽考亦相率爲詩文以夀而公乃卽於是年捐

館舍是爲乾隆二十有一年二月二十日也舍人將免

喪復來京師盡輯諸公前所爲壽言什襲之以歸見公

之生平可徵信者如此歸卽將營葬事求文以納諸幽

於是以狀來請予交公之子又交公之孫雖不文義其

可辭案狀公姓劉氏諱淸字泳斯作菴其號先世在宋

時從彭城遷香山之德慶鄕傳至公十七世父長祚母

方氏生公八歲而孤母守志翼公於成居貧藉女紅以

得食及公少長痛其母之劬也乃慨然棄舉子業以治

生家漸饒母乃顧公而泣曰而父夙嗜學不幸蚤世不

顯余年廿八稱未亡人流離荼苦常恨不卽從而父於

地下不圖及見今日然迺父之志其尚不止於是公聞

之長號失聲因是課舍人兄弟頗嚴延名師以敎之至

今子若孫皆讀書守禮爲儒者起而仕宦皆有聲公好

行利濟事邑南木橋久不治公易以石西有岐江設義

渡便往來者歲饑岀私穀千石佐振常爲邑人倡有佃

死孤弱𡠉失田無以活遂弗易佃租入不足一不問其

他施濟多𩔖此晚年以家廟未立居常怏怏及吿成舉

祀事扶杖詣廟肅衣冠載拜乃大喜邑中歲兩舉鄕飮

酒禮公常爲大賓以子貴

勅封修職郞晉文林郞又以孫起鯤貴復 貤贈中憲

大夫娶徐氏贈恭人先公十年卒子二人長錦金華縣

丞次濤辛酉科𨕖拔貢生 内府中書科中書舍人

誥封中憲大夫女二人李英光鄭燕其壻也孫十人孫

女五人曾孫十六人曾孫女十一人元孫二人元孫女

一人銘曰

旣富且壽康寧考終惟德攸好惟福攸崇旣醉之章爰

僃五福從以孫子克享天祿何嗇於若考豐於厥身匪

唯豐身利其後人母節子孝宗緒是延天之報施豈曰

偶然鴉鷯之原祖魄所藏後先百歲鬱然相望不崩不

陁不震不泄貞珉在中永不磨滅

   鄉貢士盧府君墓誌銘庚辰

府君諱國佐字遜及號均疇與余同岀自𣵠世居永定

之大塘凹祖諱珏邑諸生父諱某舉丈夫子六人君爲

康熙五十六年舉於鄕再上公車不第以乾隆二十

年某月某日卒年七十有二娶某氏有子七人其第五

曰如纘挾化居術寓揚州乾隆二十四年余往揚州如

纘聞之來見余曩與其宗人監利縣丞殿人者敘昆弟

之好如纘輩行與之同而齒長於余亦鴈行也謂余曰

吾將以明年歸葬吾父以銘匄子不知爲狀余謹謝不

能他日至越永定族人多有在越者敎諭觀源亦適以

討偕至與言及之則知府君素爲鄕黨所敬服其欲爲

義而不克者推府君爲倡卽事無不集事有紛糾不可

理者府君發片言人不敢有異議兄弟怡怡如也終身

無幾微辭色之忤噫可爲有德君子矣乃爲之銘曰

爲善於國不如爲善於鄕君有太邱之德不以之自名

有彥方之化不以之自功殁巳逾紀而鄉人懷之至今

不能忘吾得於君之子者畧而得於羣子姓之口者特

詳有高者邱魄所寧耶子孫賴之後其有興耶

   待贈文林郞增廣生毅齋陳府君墓誌銘丁亥

夫不知其父兄觀其子弟而可矣海陽有陳生雄畧者

乾隆三十年余奉 命主廣東試所貢士也其文閎以

肆甚愛之旣乃延之湖南學政署中所往必與俱衡校

文藝極精敏嘗從永順放舟而下灘流湍悍舟囘轉顚

簸於⿰氵𠔏濤巨浪閒幾不測又從辰赴沅適大兵之往滇

者亦將至昬夜疾馳雨甚山路犖确㵎水奔注砰訇若

雷擔夫皆股栗生自若試岳州日驕陽酷熾通夕汗沾

濡蟁蝱噆人肌膚交扇揮之不去生於此時秉燭披閱

達旦不言勞噫余何以得此於生哉生將辭予歸予尚

欲生畱則以吿曰雄畧將卜葬吾母也且請曰昔先君

子之葬也銘隧之辭尙闕今願倂有述也其狀曰府君

諱萬盛字君冕海陽縣學增廣生員世居縣之龍津都

古樓里考天純文昌縣學訓導有五子府君行第三幼

嚴整若成人逮事王父曲盡其驩不妄交遊所與友終

身不渝敎督子孫一言動皆有規矩子三人長嵩齒以

文學與府君同受知於學使者在諸生高等食廩餼蚤

世次卽生也舉人季曰雄思諸生孫五人本文章程本

衮章洛本高章程爲諸生曾孫二人府君初娶於李生

嵩齒而殁繼娶於王通詩書善視前子舉生及雄思望

其爲善士不姑息事所生孝父官南澳守僃旣老迎養

於家生死咸盡禮生平從不佞佛其持家一切具有法

度府君卒於乾隆十六年某月某日年六十有七王孺

人以乾隆二十六年某月某日卒後府君十年年六十

有八府君與元配前巳合葬於縣之曲灣山今以王孺

人祔是歲乾隆三十四年十二月某日也噫予雖未見

府君而以生之言行考之固知其來有自爲之銘曰

昔吳惠公以經學迪海邦孰克應之君父子則同君之

學行匪唯文雄顯不於其身在其後人雖弱一个二難

譽振仲實贊我忠我實多美哉義方我銘匪夸

   文林郞錢塘縣知縣魏公墓誌銘戊子

公諱㟲字陟菴世爲南樂著姓明兵部侍郞介肅公諱

允貞公高祖也考諱體仁永淸縣學訓導母宋孺人公

稟至性三歲祖母谷孺人病公隨司訓公侍側不少離

持匕箸勸食飮不嘗不敢退康熙四十一年以縣學生

舉於鄕四十五年成進士先以家貧常容外謀養凡十

餘年及登第歸二親皆年高遂不出食上必在左右偶

近行値風雪家人意未卽歸將進𩜹公巳趨而至矣連

丁內外艱服除謁𨕖五十四年授杭州錢塘縣知縣縣

附藩事至劇吏易爲姦公下車首先潔己罷民一切SKchar

應向時相SKchar如倉胥SKchar署中食米屠儈SKchar肉江歩SKchar

䱷戶SKchar魚之類一旦盡革之民大悅晝謁諸上官以晨

夜治簿書斷理獄訟無畱牘無遁情吏相顧戒曰未見

有書生如公者也減正賦秏羨諭輸租者以時輸予終

不鋃鐺女桁楊女女第勿使予不中程於是當輸者咸

相勸輸勿累公課更最故時徵漕米入倉主倉吏餽官

千金公笑曰彼無故而坐捐多金非人情其姦不待問

也自止於倉親評米高下令納者目操量畢徵吏無私

焉杭有駐防旗丁多不戢市物薄予之直伺婦女岀道

上恣笑謔民病之有司以非所隸不詰也外至輒移所

司論罪遂相戒勿犯魏錢塘先後中丞徐公元夢朱公

軾皆嘉歎以爲能瀕海塘歲修費不訾時議欲令民岀

家財以佐公且謂紳士當爲倡者公與海寧陳太史同

年上官令往諭意公察不可卽往謁陳母不數語馳還

白曰豈惟陳氏浙士皆無貲也且此例一開貽患無窮

事遂寢縣志自明聶公後閱八十年不修公開館延儒

士搜輯成書三十六卷所識拔於童子中者如孫灝任

應烈汪振甲後皆有盛名分校鄕試亦得人五十七年

冬自劾去官時勢豪與民爭塋田公直民上官有右豪

者公不自得力匄去無以爲辭則以庫貯前政所補金

色微惡及民輸錢之當易銀者未盡內二事坐虧空免

百姓籲畱者數千人或願持金代償上官意亦悔後卒

偕中丞疏請還公職公堅不起家居十二年以雍正九

年十二月十四日卒年六十有八所著有且齋草四卷

娶武孺人崇禎壬午舉人殉難諱緯孫女性淑愼事舅

姑孝持家以勤以康熙四十年三月二十五日卒公自

有狀繼娶李孺人以乾隆二年七月十五日卒子一則

乾貢生孫男二長大名乾隆三年舉人靑縣敎諭次大

器孫女三長適縣學生王宗曾次適濮州國子生黃檍

岸次適淸豐縣學生李遐年曾孫三曾孫女一公子乾

隆九年卒公孫大名以乾隆十七年十一月三日始克

合葬公曁兩孺人於城東南三里魏家莊之西原未有

銘又十四年介大興吳侍讀肇元持其所自爲狀來求

余文追而納諸幽余生仁和與錢塘同郭公之澤得及

焉公去杭時余甫二歲長乃得耳熟公治行又讀公所

爲邑志文獻賴有所考且與敎諭君同年舉順天牓義

皆不可以辭適校士湖南卒卒無暇以爲又二年官罷

乃克踐前諾詮次其事如右而繫以銘銘曰

脫穎而岀善刀而藏官不爲久治則有聲越五十年遺

愛未忘昔丱今皤口魏錢塘處膏𨚫潤作法戒涼孰秉

史筆登之循良有鬰者阡宰木成行銘公之績繄杭之

   奉直大夫吏部文𨕖司主事汪君墓誌銘壬辰

君諱孟鋗字康古姓汪氏先世自休寧遷桐鄕至君考

又遷秀水遂占籍焉曾祖諱森戶部郞中階中憲大夫

富著述世稱碧巢先生者是也以弟内閣中書諱文桂

次子爲後諱繼燝由鄕舉歴官吏科給事中巡臺灣君

祖也考諱上堉大理府知府兩世階皆奉直大夫大理

生四子君爲長幼穎悟善屬文自其年十五六時從宦

至京師先達見其文巳奇之旣益好古文辭家有裘杼

樓藏書多先代善本歸里盡發篋讀之務爲博綜又益

購所未僃或鈔寫以足之君之弟仲鈖才名與君相上

下好學與君同又得同志友二三人朝夕相與鏃礪所

爲詩若文駸駸及古作者名譽大起又好訂金石文字

得古泉纍纍時復攜行笈中僃考核大理卒於雲南奔

往扶櫬歸母祝宐人巳前卒遂合葬焉乾隆十五年

仲弟同舉於鄉人咸以得二俊爲主司慶二十七年

天子三舉南巡之典君獻詩幷所著龍井見聞錄十二

卷得

旨畱覽 賜緞二匹試入高等 特授內閣中書大臣

重君凡

上有所纂輯輒以君攝其事精核爲一館最三十一年

中禮部試奉 廷對

賜進士出身不改官又三年遷典籍以貲深旋改授吏

部文𨕖司主事精勤能舉其職以君才御史郡守可計

日而至乃任吏部未一年年始登五十而遽殞矣其卒

之日乾隆三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也以修書勞加一

級後一年遇

覃恩以子官贈奉直大夫所著有厚石齋詩文襍著凡

若干卷皆可傳君嘗欲盡梓曾大父碧巢遺書而力不

逮仲弟亡不忍其無傳爲梓其遺詩數卷又梓亡友萬

徵君光泰詩萬垂殁盡以所著託君君亦將爲次第刊

布而不虞其不及爲也然君於兄弟朋友之道則至矣

初娶舅氏海寧祝氏今贈宐人生子如藻如澈宐人父

維詰內閣典籍繼娶仁和金氏封宐人生如洋治猷三

女長字朱某次字錢某其幼未字宐人父甡今禮部左

侍郎側室范氏生承澤君仲弟無後命如澈後之年十

七殤又命如洋爲之後今爲縣學生如藻舉人官國子

監學正予與君舅氏同官習君才名久及相見歡甚君

中第之歲予分校禮闈聞唱君名滿堂皆大快 朝廷

第羣臣所上歌頌凡君代他人作者率在𨕖君卒之前

月予來𠋫君不得見予無位於朝訃者不及予不得哭

君柩前意常慊慊今孤如藻將以某年某月日子葬君

於某縣某鄕之原來請銘其曷可辭銘曰

瀛州華𨕖以待俊彥胡獨遺兮材則輪囷而貌逡遁世

皆知兮無援於人又阨於天年止斯兮視仲非促視萬

有祿又佳兒兮欲乞君文今反銘君詒此辭兮(⿱幺亅)石深

刻藏之不泐期無期兮

   文學陳少雲墓誌銘癸巳

余與少雲友也情則兄弟也兩家居相近少雲考曰汭

徵府君母謝太君少雲長余三歲方余母馮太恭人免

文弨時乞乳於謝太君兩家子在襁褓中姬嫗數提抱

往來更相子也旣而少雲讀書家塾余往就之同受業

於沈武曹先生元斌情彌厚少雲英敏雖習舉子業時

時取資治通鑑讀之於歷代興廢離合之故人品邪正

之分無不了了時過先贈公所率胸臆劇談先贈公每

稱善數試不利星家言當改業不從竟補博士弟子員

家貧欲岀遊余在京師招之同館於大興金氏其學日

益進鑱削刻露鋒凜然不可犯書宗顏平原無論正草

大小率懸臂書之嚴整遒勁幾於逼眞每據案作書楮

幅必正向敎弟子亦如是曰此卽桺誠懸意也年餘仍

歸里課徒盛暑肅衣冠正講童子有治經未畢遽請學

弄筆作文者不許束脩所入無幾終不肎以貧語人以

是常困旣而翻然曰柰何以貧累吾親乎吾父兄皆以

理人術佐長吏吾將繼之遂偕其異母兄復之京師遂

就幕而南足以衣食家口矣未幾其同産弟在里中以

病殁少雲念母老巳又衣食奔走無人侍膝下每將戒

行李哽咽不自勝居常謂人曰兄弟如左右手今吾一

體亡矣何能獨生在江西德興縣幕病作伏枕蘸筆爲

書數千言與母訣自恨不能終事語甚淒楚遂以乾隆

二十四年九月三十日卒年四十有五姓陳氏一傑名

也每服膺裴行險之言自製字曰儆唐少雲其號也先

世上虞人遷仁和兩世矣娶嚴氏無子後四年卒伯兄

亦無子唯季弟先卒者有三子其仲名焵今爲後將以

某年某月某日葬君於某原余乃泚筆爲銘銘曰

學則史敎則經不一施命所丁嗚呼哀哉予忍不銘

   贈中憲大夫予寧秦公墓誌銘癸巳

乾陸三十八年秋余同年友江都秦黌以將奉其母趙

太君之匶祔葬於其考中憲公之塋使使來吿文弨曰

卜以今歲十一月十九日吉昔先考之葬銘尙有待也

今以吾母祔當合爲銘以屬子文弨於是考其家狀因

歎中憲公與恭人皆以孝友篤天倫爲足以挽薄俗而

使之厚也公諱熙字予寧先世陜西三原人其遷揚州

之江都至公考來劬公七世矣康熙十六年舉於鄕授

中書舍人生四子公其仲也十歲而孤母鄭安人苦節

撫敎之公前母兩安人皆王氏後王安人生兄庠生與

權公念父兄皆以儒爲業亦惟苦志讀書庶可爲劬勞

報繼而家日以落伯兄與公異居公同母二弟尙幼不

能治生大懼甘旨有缺不得巳始棄經生業此公畢生

隱憾也繼連居母與兄之喪摧毀欲絕殯葬諸費一皆

身任之且撫兄之仲子賓爲子賓爲郡庠生日望其昌

大先人之業愛誨僃至顧又不幸早殁婦俞無子公巳

自有子黌謂黌他日生男當後之其訓子也嚴未嘗少

有姑息朝夕必垂泣警戒曰先人世業竟忍終墜邪黌

乾隆十二年舉於鄕十七年壬申

恩科成進士𨕖入詞館爲庶吉士卽乞假歸省公率之

祭中翰公之墓未至數里卽却輿步行及墓展拜且吿

曰今而後差可對先人於地下矣一慟幾不能起歸而

臥病不旬日遂卒乾隆十八年五月初七日也年六十

有九娶恭人趙氏同邑歲進士𠋫補訓導諱豫吉之第

三女也世居邵伯埭爲著姓今其地隸甘泉恭人年十

七來歸事姑孝待娣姒如同生念中憲公嗣續未廣爲

置側室熊生覺撫摩鞠育一日不忍離後就養入都𢹂

以自隨及聞熊病亟命歸視竟賴以廖初賓之爲子也

恭人撫之如實己岀賓亡後三十年黌官湖南始舉次

子恩楚恭人諭黌曰以汝子爲兄後汝父命也兄本汝

世父子世父生時尙有二子今皆巳殁無後大宗不可

絕今當以汝新生子後汝兄而仍歸宗於汝世父俟其

免乳卽歸吿於廟而立之亟傳語汝嫂庶使其三十年

苦節之貞亦藉以少慰也兪旋沒卽命襁褓子成服恭

人之明於大義𩔖若此乾隆三十七年七月十三日卒

年八十有六嗣子賓巳歸宗其爲之後者復殤今舉其

見在者子二人黌由翰林院編脩歴湖南岳常澧道覺

台州臨海縣丞女三庠生陳詩高成璇庠生潘瑢其壻

也孫四恩復恩海恩誥恩蔭孫女一許字程菊生公國

學生以子貴 勅贈承德郎翰林院編修加二級 晉

贈中憲大未恭人 敕封安人 晉贈恭人墓在揚州

城北仙源橋祖塋之旁銘曰

世澤詩書勿棄我畬精神所馮始鬰終舒庭植嘉樹殊

條同根雨露共之靡憂不蕃匪其蒸之後曷克繩之匪

其凝之後曷克承之分形同氣牉合異族嘉耦尢難交

敦互勖爾子我育我孫爾續於古誰倫諸葛氾毓孝友

之德德之大者榮生考終天錫純嘏安此幽廬偕返其

眞我作銘詞用式後人

   文林郎施秉縣知縣朱君墓誌銘壬子

君諱履吉字旦銘朱姓松江婁縣人先世故浙産凡三

遷至今縣詳具先世誌中考諱秀文廣西桺州府通判

柳州君早年生兩子皆不育四十外始舉君愛憐倍至

幼聰慧好學以父遠宦成童卽綜理家政復銳精學業

體素弱嫡母夏安人憂其過勞也令就怡一適所親示以

六法閒撫七弦以自娯遂兼通藝事年十八省父柳州

途次卽熟復法家言至則佐幕中畫有老成風柳州君

以君之習於爲政也年幾強仕遂爲援例銓授貴州鎭

遠府施秉縣知縣縣居衝途困於SKchar億君籌畫有方剋

已奉公一不以累民革賦外浮派之弊而民皆樂輸恐

後其聽訟也剖決如流且化且誘兩造往往各解讎釋

忿而去修偏橋使商旅不病涉葺廨舍使官吏不侵民

居月兩期課士而士知向方甫二年善政畢舉大府方

擬以循良薦忽一夕心動亟陳情歸養未到家一舍聞

若考巳先一月捐館卽號咷徒跣奔赴慟絕幾不欲生

遂得咯血疾踰年少差隨擇地安窆幷建祠置田呈縣

勒石以垂久遠又推柳州君遺意浙五世以下諸塋及

金山縣冉莊祖塋親往封植各製祭器鑪瓶鐙檠之屬

畢具謹庋以SKchar時祀君之歸也年四十有一以生母孫

孺人年高家居侍養者十餘年怡怡然樂也孫孺人疾

君侍湯藥月餘目不交睫眥爲之爛先是君自祖塋𥙊

埽囘遇疾風甚雨得疾至是新愈而孫孺人病卒不起

君哀毀骨立沈疴頓發醫者咸謂痛傷五中不靜攝將

不治戚友亦引禮五十不毀之文相勸慰君聞言更戚

竟於乾隆五十七年正月十二日卒於喪次年五十有

五距孫孺人之沒未及一期卒前三日力起端坐書示

曰蘧云寡過曾引履冰五十五年勉服於膺春朝撒手

去仍作打包僧一片寒松裏慈烏喚我曾蓋君考嘗航

海至補陀求子遇老衲以禪語示意後生君故其言有

自也又指壁閒懸緘曰與我將去及斂取視外裹以麻

緘以素紙細書百日髪三字蓋喪滿百日所薙髮也噫

此亦全歸之道矣鄕人來會者重君誼皆行哭失聲且

爲之議曰曾子稱慈愛忘勞盡力而有禮大易云庸行

之謹君之敬親絜己宐受此名也私謚曰孝謹先生僉

曰然君階文林郎考不以其官封而就君之階新例也

初娶於陸繼娶蔡皆前卒又繼娶王子四人光曜子鄂

皆諸生光綸光綎一女蘭馨適靑浦學生蔡光治孫二

人大源大韶女孫二人今卜於十二月二十一日乙酉

奉君匶葬於婁縣北鱗字圩祖塋之次君生前所自定

也諸孤介余年家子范公弼來請銘爲之銘曰

士有百行唯孝莫大愼厥身修唯謹斯最晉有靖節唐

有貞曜古道猶行德音孔邵循吏之名不足盡君終焉

死孝匪獨生勤婁江之濆幽宮是宅永遂瞻依祥徵舄

   閻考功懷庭哀辭幷序 戊子

乾隆二十二年禮部試天下士余與分校得山東一卷

其辭𥳑淡而醇雅以爲非學有元本者不能旣呈薦主

司嫌其寂寥弗善也甲乙旣定諸分校者皆退余獨抱

卷上堂與主司言不宐失此士爭之竟不得時分校諸

公聞有此卷爭取傳觀咸稱善秀水鄭君炳也任邱李

君廉衣武進莊君本淳尢歎息不巳旣撤棘言頗傳於

外幷有傳予爲之岀涕者吾鄕陳句山先生深於文者

也索此卷閱之謂當冠倫詢邑里姓名則昌樂閻循觀

卽君也雖不遇而名聞京師來見余果粹然儒者氣度

沖夷語不自矜詡君言試前得余所爲亡室桑孺人行

畧讀之惻惻然若有動乎中謂能質言之而情事亦曲

盡也君好余文余好君文其相合亦自有不偶然者自

後試屢不利君守其道自若至三十一年會試余又與

分校之列揭榜日唱名至第九侍郞劉公蔭榆見君名

詫於眾曰此卽往年盧某所爲抱其卷而泣者也今可

爲之一鼓掌矣滿堂聞之皆大噱是年實岀宐興湯君

萼南之門云旣成進士分部學習得吏部考功司議事

持正不苟隨人上下有齮齕之者君卒不少變今年春

余失官至京師與君相見纔逾月聞君以疾請假余亟

謂君盍書數語見貽乎卽他年相望數千里外見手跡

如見故人君行急不果書旣而郵余一椷別無通問語

惟手書近日體驗之言見貽踐前諾也方謂君巳復初

及秋而凶問至矣嗚呼君內行脩學術正敎人盡其誠

其鄕人多能道之而臨事有執又見於居官之時胡天

虐之使病病而至於不永年邪君言行之懿必不終泯

泯余雖識君而不能資君爲砥礪是余之窮也夫爰爲

辭以寫余哀云

古有特立獨行之士兮不隨俗以變遷余將以求夫今

之人兮豈所在而皆然舍吾範以馳驅兮將詭遇而取

憐置瑟而操竽兮刓方而爲員競追逐以從時兮奚本

志之能堅羌始進其若斯兮吾又惡知其終焉懿若人

之古處兮豈外物之可鐫吾玉固自若兮甘不字以十

年文與行若合符兮今人中而有此賢余不足以得君

兮徒兩情之惓惓巧者遇而拙者亦不終棄兮乃今而

信夫大圜匪榮名之足珍兮將大任之可肩見正直

道行兮彼遵捷徑者其言旋旣觀政於郞署兮繄升降

之是權寧使人驚吾之諤諤兮吾終抱吾之專專君以

余同草木之𦤀味兮余亦以君叶宮商之相宣忽長揖

以歸去兮霅乎矢之離弦旣詒我以話言兮期理道之

共研胡卽成此永訣兮悵年壽之不少延嗚呼余求友

於天下兮落落晨星之在天君今又舍我而去兮不禁

淸淚之潺潺惟今之悲其實可悲兮過乎昔者之所傳

功業雖未顯融兮遺文有待於爲之編我車載脂兮將

適吳而辭燕末由過君之里兮一洒涕於重泉嗚乎此

特敘余兩人之交情耳余爲後死尚思約君行之大者

以表於君之阡

   孔葓谷戸部哀辭幷序 甲辰

嗚呼君蓋天下學士之所以爲宗主者也自成進士後

嗜學轉篤服官農部恐不能卒所業亟吿歸左圖右書

日有所采獲得古來遺文墜𥳑爲一一整齊補綴出與

友朋相質正海內學者多樂就之見聞益以富其厚於

朋友也不以死生易節東原戴君旣殁爲版行其遺書

無有散失士林尢高其義其他所梓復不下數十種扶

微振絕厥功茂焉昨歲冬孟文弨自太原南還過魯訪

君蓋不相見者星一終矣畱余止宿示余以漢隸借我

以佳本餉我以新刻微見君容黯黮而多涕勸君宐少

近藥餌然亦不圖有朝夕虞也今年仲春初旬忽得君

不祿之赴驚噩涕零進使者而問故使者不能言其詳

但言君第三郞君新就㛰於金陵而歸亦以是月夭亡

相去僅三日嗚呼一何酷也以君之淳懿融粹絕無瑕

玼宐其享遐年膺厚福余方欲託君以身後事而何意

余反爲後死者耶旣以悲君實亦自悲爰爲之詞以寫

我哀

子聖人之後也仍好古而敏求釋纓紱而反初兮壹藏

修以息游物固聚於所好兮祕𥳑恣其遐捜友朋相與

討論兮盡一時之勝流美交道之不渝兮信𦤀味之相

投延陵之不忘故兮我亦遺文之是收旣不負此良友

兮復表章夫前修文章天下之公器兮應學子之所求

繄余得之而暴富兮溢璀璨乎琳璆曩吾黨有端人兮

謂余門范崧君所師也知子維端人之儔溯淵源而我敬兮嗟薄

俗其有此不自締交以至今兮剛歲星之一周欺合幷

之不易兮隔千里而通郵渴思君而一見兮溯洙泗以

停輈喜余來而止宿兮盡永夕之綢繆思從容而展意

兮柰吾行之甚遒君年少余兩紀兮騁長途其未休猥

余珍夫敝帚兮亦將託子以去畱久懷兹而未發兮將

排比而始謀何意竟不我待兮乃一疾而不瘳余自今

無以爲質兮淚忽忽其盈眸憶合尊以歡讌分方子獻

而我酬曾兩月之爲期兮判萬古與千秋重以叔子之

不祐兮疑與善之悠悠幸長君之繼志兮文與行其竝

優興眾可追夫二鄭兮向歆遠軼於二劉少者係踵而

接武兮咸不墜夫弓裘有子孫其若此兮宐亦可含笑

而無憂獻歲寓書以通問兮神爽豈或閒夫明幽兹不

能累君之行兮聊以代夫執紼者之謳嗚呼吾與君之

交其盡於此乎猶庶幾夢寐之閒神彷彿而來遊

   公祭汪容甫甲寅

維年月日同學友盧文弨孫志祖張燕昌梁玉繩等謹

以淸酌之奠致祭於拔萃汪君容夫之靈曰吁嗟汪君

無怛而化驟聞惡秏舉皆驚詫日者相招促坐談笑曾

未浹旬銷聲埋照君實不狂而眾曰狂皮裏春秋涇渭

分明彼妄男子號召羣愚如羶集蟻如矢叢蛆世奉尊

奢君實唾弃海內正人僃載𥳑記師門風義不忘久久

沈椒園鄭純齋兩先生披榛拜墓遺金卹後同道爲朋端臨劉台

懷祖王念秋士江德先徂金蘭誰補四庫在胷爲行祕

書大放厥辭佩玉瓊琚文章何師西京鄴下汴都臨安

未始嚅炙不恕古人指瑕蹈𨻶何況今人焉免勒帛眾

畏其口誓欲殺之終老田閒得與禍辭名園高枕山荼

雙植竹閣柏堂風流允嗣不死揚州而死杭州禪智山

光終焉首邱吾儕結契無論舊新聞名相思握手情親

𦤀味本同膠投漆中來幸天假去何悤悤一去不返儀

觀在目樽酒具陳皋某來復聞君佳兒嶄然頭角庶幾

他年父書能讀魂無不之邗江之湄執紼相送涕下漣

洏嗚呼哀哉尙饗

         弟子浦江戴 聰惟憲校






抱經堂文集卷第三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