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河賦

拔河賦
作者:薛勝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18

皇帝大誇胡人,以八方平泰。百戲繁會,令壯士千人,分為二隊,名拔河於內,實耀武於外。伊有司兮,晝爾於麻,宵爾於紉。成巨索兮高輪囷。大合拱兮長千尺,爾其東西之首也;派別脈分,以掛人胸腋。各引而向,以牽乎強敵。載立長旗,居中作程。苟過差於所誌,知勝負之攸平。於是勇士畢登,囂聲振騰。大魁離立,麾之以肱。初拗怒而強項,卒畏威而伏膺。皆陳力而就列,同拔茅之相仍。瞋目贔屭,壯心憑陵。執金吾袒紫衣以親鼓,伏柱史持白簡以鑒繩。敗無隱惡,強無蔽能。鹹若吞敵於胸中,𢡚莫蒂芥,又似拔山於肘後,匪勞淩兢。然後一鼓作氣,再鼓作力。三鼓兮其繩則直。小不東兮大不東,允執厥中。鼉鼓逢逢,士力未窮。身挺拔而不動,衣廉襜以從風,鬥甚城危,急逾國蹙。履陷地而滅趾,汗流珠而可掬。陰血作而顏若渥丹,脹脈憤而體如癭木。可以揮落日而橫天闕,觸不周而動地軸。孰雲遇敵遷延,相持蓄縮而已。左兮莫往,右兮莫來。秦皇鞭石而東向,屹不可推。巨靈蹋山而西峙,嶷乎難摧。繩Ξ撲而將斷,猶匍匐而不回。大夫以上,停眙而忘食。將軍已下,虓闞而成雷。千人抃,萬人咍。呀奔走,岔塵埃。超拔山兮力不竭,信大國之壯觀哉!嗟夫!虛聲奚為,決勝在場。實勇奚為,交爭乃傷。彼壯士之始至,信其鋒之莫當。洎標紛以校力,突繩度而就強。懦絕倒而臆仰,壯乘勢而頭搶。紛縱橫以披靡,齊拔刺而陸梁。天子啟玉齒以璀璨,散金錢而瑩煌。勝者皆曰予王之爪牙,承王之寵光。將曰拔百城以賈勇,豈乃牽一隊而為剛。於是匈奴失箸,再拜稱觴。曰君雄若此,臣國其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