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编辑

奉君金之美酒,瑁玉匣之雕琴。
七彩芙蓉之羽帳,九華蒲萄之錦衾。
紅顏零落歲將暮,寒宛轉時欲沉。
願君裁悲且思,聽我抵節行路吟。
不見柏梁銅雀上,寧聞古時清吹音。

编辑

洛陽名工鑄為金博山,
復萬鏤,上刻秦女攜手仙。
承君清夜之歡娛,列置帳里明燭前。
外發龍鱗之丹彩,內含麝芬之紫煙。
如今君心一朝異,對此長終百年。

编辑

璇閨玉墀上椒閣,文窗繡戶垂幕。
中有一人字金蘭,被服纖羅芳藿。
春燕差池風散梅,開雀。
恆抱愁,人生幾時得為樂。
寧作野中之雙鳧,不願雲間之別鶴。

编辑

瀉水置平地,各自東西南北流。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嘆復坐愁。
酌酒以自寬,舉杯斷絕歌路難。
心非木石豈無感,吞聲躑躅不敢言。

编辑

君不見河邊草,冬時枯死春滿道。
君不見城上日,今暝沒去。明朝復更出。
今我何時當得然,一去永滅入黃泉。
人生苦多歡樂少,意氣敷腴在盛年。
且願得志數相就,床頭恆有沽酒錢。
功名竹帛非我事,存亡貴賤付皇天。

编辑

對案不能食,拔劍擊柱長息。
丈夫生世會幾時,安能蹀躞垂羽翼?
棄置罷官去,還家自休息。
朝出與親辭,暮還在親側。
弄兒床前戲,看婦機中織。
自古聖賢盡貧賤,何況我輩孤且直。

编辑

愁思忽而至,跨馬出北門。
舉頭四顧望,但見松柏園。
荊棘鬱蹲蹲
中有一鳥名杜鵑,言是古時蜀帝魂。
聲音哀苦鳴不息,羽毛憔悴似人髠。
飛走樹間蟲蟻,豈憶往日天子尊?
念此死生變化非常理,中心惻愴不能言。

编辑

中庭五株桃,一株先作花。
陽春妖冶二三月,從風簸蕩落西家。
西家思婦見惋,零淚霑衣撫心
初送我君出戶時,何淹留節換?
床席生塵明鏡垢,纖腰瘦削髮蓬亂。
人生不得稱悲,惆悵徙倚至夜半。

编辑

染黃絲,黃絲歷亂不可治。
昔我與君始相值,爾時自謂可君意。
結帶與言,死生好惡不相置。
今日見我顏色衰,意中錯漠與先異。
還君瑁簪,不忍見之益思。

编辑

君不見蕣華不終朝,須臾冉零落銷。
盛年妖艷浮華輩,不久亦當詣冢頭。
一去無還期,千秋萬歲無音詞。
孤魂煢煢空隴間,獨魄徘徊墳基。
但聞風聲野鳥吟,豈憶平生盛年時?
為此令人多悲悒,君當縱意自熙怡。

十一编辑

君不見枯籜走階庭,何時復青著故莖。
君不見亡靈蒙享祀,何時傾杯竭壺罌。
君當見此起憂思,寧及得與時人爭。
人生倐忽如絕電,華年盛德幾時見?
但令縱意存高尙,旨酒嘉肴相胥讌。
持此從朝竟夕暮,差得亡憂消愁怖。
胡為惆悵不已,難盡此曲令君忤。

十二编辑

今年陽初花滿林,明年冬末雪盈岑。
推移代謝紛交轉,我君邊戍獨稽沉。
執袂分別已三載,邇來寂淹無分音。
朝悲慘慘遂成滴,暮思繞繞最傷心。
膏沐芳餘久不御,蓬首亂不設簪。
徒飛輕埃舞空帷,粉筐黛器靡復遺。
自生留世苦不幸,心中惕惕懷悲。

十三编辑

春禽喈喈旦暮鳴,最傷君子憂思情。
我初辭家從軍僑,榮志溢氣干雲霄。
流浪漸冉經三齡,忽有白髮素髭生。
今暮臨水拔已盡,明日對鏡復已盈。
但恐羇死為鬼客,客思寄滅生空精。
每懷舊鄉野,念我舊人多悲聲。
忽見過客問何我,寧知我家在南城?
答云我曾居君鄉,知君遊宦在此城。
我行離邑已萬里,今方羇役去遠征。
來時聞君婦,閨中孀居獨宿有貞名。
亦云朝悲房,又聞暮思淚霑裳。
形容憔悴非昔悅,蓬鬢衰顏不復妝。
見此令人有餘悲,當願君懷不暫忘。

十四编辑

君不見少壯從軍去,白首流離不得還。
故鄉窅窅日夜隔,音塵斷絕阻河關。
朔風蕭條白雲飛,胡笳哀急邊氣寒。
聽此愁人兮奈何,登山遠望得留顏。
將死胡馬見妻子難。
男兒生世轗軻欲何道,綿憂摧抑起長

十五编辑

君不見柏梁臺,今日丘墟生草萊。
君不見阿房宮,寒雲澤雉其中。
歌妓舞女今誰在,高墳纍纍滿山隅。
長袖紛紛徒競世,非我昔時千金軀。
隨酒逐樂任意去,莫令含下黃壚。

十六编辑

君不見冰上霜,表裏陰且寒。
雖蒙朝日照,信得幾時安?
民生故如此,誰令摧折强相看。
年去年來自如削,白髮零落不勝冠。

十七编辑

君不見春鳥初至時,百草含青俱作花。
寒風蕭索一旦至,竟得幾時保光華。
日月流邁不相饒,令我愁思怨恨多。

十八编辑

諸君莫嘆貧,富貴不由人。
丈夫四十强而仕,余當二十弱冠辰。
莫言草木委冬雪,會應蘇息遇陽春。
對酒敘長篇,窮途運命委皇天。
但願樽中九醞滿,莫惜床頭百個錢。
優遊卒一歲,何勞辛苦事百年。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