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世經/卷03

持世經卷第三编辑

姚秦龜茲三藏鳩摩羅什譯

持世經十二入品第四编辑

佛告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善知十二入?菩薩摩訶薩正觀擇十二入時,作是念:『眼中眼入不可得,眼中眼入無決定,又眼入根本不可得。』何以故?眼入從眾緣生顛倒起,以緣色故繫在於色,二法合故有。因色有眼入,因色說眼入,二法相依故說名眼色。所謂眼色,色是眼入門與緣故,眼是色入門與見故,是故說入。以色緣故說眼入,以眼見故說色入,但以世諦故說,其實眼不依色、色不依眼,眼不依眼、色不依色,但從眾緣起,色作緣故說名眼入;又從眾因緣起,眼所知見相故,說名色入。云何為說?隨世俗顛倒法故說,第一義中眼入不可得,色入不可得。智者求諸入,不見有實入。但以凡夫顛倒相應,以二相說是眼入、是色入。是眼入、是色入,即示虛妄入,欲令眾生如實知諸法實相故,說是諸入皆從眾因緣生顛倒相應行,此中諸入實相不可得。何以故?若眼入若色入,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眼入色入,亦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但現在因緣知色故說眼入。如凡夫所行,智者通達諸入皆是虛妄無所有,從憶想顛倒分別起,知見非入是入,不說諸入性,諸入無決定相,但以眾因緣生故說。

「如來說是諸入知見相,所謂是諸入虛妄無所有,屬諸因緣顛倒相應行,諸入無有作者,無使作者,眼入不知不分別色入,色入亦不知不分別眼入,二俱離相。若法離相,此中不可分別說是入相,皆從因緣生,如凡夫顛倒,如賢聖所通達,是眼入色入,無生無滅,不來不去相,眼不知眼、眼不分別眼,色不知色、色不分別色。何以故?二俱空故,二皆離故。眼不知眼性,色亦不知色性,眼色皆無性無法,此中無一決定相。眼不自作,眼亦不自知,色亦不自作,色亦不自知,二俱無所有故。眼不作是念我是眼,色亦不作是念我是色,眼色性如幻性,以虛妄假名故,說是眼是色。諸菩薩摩訶薩觀擇眼入色入如是,耳聲、鼻香、舌味、身觸亦如是。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觀擇意入?菩薩摩訶薩觀擇意入時,作是念:『意入中意入不可得,意無決定入相,意入無根本。何以故?意入即是眾因緣生,從顛倒起,繫法入緣,二法和合能有所作,是意入因法、入起因法、入可分別說。是二相依,意是法入處,意是法入門,法入是意入門,是故說名法入,緣法入門故說是意入,示意相門故說是法入。以世諦故說,其實意不依法法不依意,因緣生故以諸法為緣故說意入,因緣生故示意相故說法入。隨世諦顛倒故說,第一義中意入不可得,法入亦不可得,智者求諸入不見有實。但凡夫顛倒相應,以二相說是意入是法入。』是意入法入虛妄無所有,如來如實通達故示是諸入。如是諸入從因緣生,顛倒相應行,此中意入法入實不可得。又意入法入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又意入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但能覺現在因緣故,說意入法入,隨凡夫心故說。智者通達是意入法入虛妄無所有,從憶想顛倒分別起,非入是入。何以故?諸入中無決定入相。智者通達是諸入虛妄無所有,意入法入自性不可得,亦不得是意入法入所起實相,是意入法入但因緣生。

「如來說是諸入知見相,是諸入虛妄無所有,顛倒相應行屬諸因緣。意入法入無有作者,無使作者,意入不知不分別法入,法入亦不知不分別意入。

何以故?二俱離故,若法離相此中無可分別,是諸入皆從因緣生,隨凡夫顛倒心故說。

「如賢聖所通達,意入法入不生不滅不來不去,意入不知意不分別意,法入不知法不分別法,二俱空故二俱離故。意不知意性,法不知法性,是二性無所有,此中無一決定法。意不能成意不能壞意,法不能成法不能壞法,二俱無所有故。意入不作是念我是意入,法入不作是念我是法入,是二俱空皆如幻相,但假名字故分別說。菩薩摩訶薩觀擇意入法入如是。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正觀擇內六入、外六入?所謂是十二入皆虛妄,從眾緣生顛倒相應,以二相故有內外用。凡夫不聞真法,不知十二入如實相故,貪著眼入,我是眼入,我所是眼入;貪著色入,我是色入,我所是色入;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亦如是,我是意入,我所是意入,我是法入,我所是法入,以貪著故為十二入所縛,馳走往來五道生死不知出道。

「菩薩摩訶薩於此中正觀十二入時,見是十二入虛誑不牢堅,空如幻相,不貪著眼入若我若我所,乃至不貪著法入若我若我所,以不貪著故,不憶念分別。菩薩如是善知十二入。

「持世!菩薩摩訶薩得如是諸入方便,於一切十二入中不繫不縛,亦證諸入而能分別諸入,亦以眾緣生法通達十二入,亦以無相相壞十二入,亦不墮是諸入所依道中,亦知諸入性則是無性,亦知諸入方便究竟到邊。

「持世!譬如機關出水四面俱灑,十二入亦如是,內外因緣能有所作,此中實事不可得。是十二入先業機關所繫故能有所作。

「持世!所謂入者,是諸凡夫無知見者煩惱所入門。眼是色門,以生愛恚故。色是眼門,以生愛恚故。耳鼻舌身意是法門,以生愛恚故。法是意門,以生愛恚故。如是十二入,與愛恚共合故不知實相。持世!菩薩摩訶薩於此中善知諸入性,知是諸入實相故,不為愛恚所制。持世!菩薩摩訶薩善知諸入如是。

持世經十二因緣品第五编辑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善觀擇十二因緣?菩薩摩訶薩觀擇十二因緣,所謂無有故說名無明,於無明中無法故說名無明,不知明故說名無明。云何不知明?不知無明決定法不可得,是名無明。何以故?說無明因緣諸行,諸行無所有,而凡夫起作故,說無明因緣諸行。從行起故有識生,是故說諸行因緣識。名色二相,是故說識因緣名色。從名色生六入,是故說名色因緣六入。從六入生觸,是故說六入因緣觸。從觸生受,是故說觸因緣受。從受生愛,是故說受因緣愛。從愛生取,是故說愛因緣取。從取生有,是故說取因緣有。從有生生,是故說有因緣生。從生有老死憂悲苦惱聚集,是故說生因緣老死憂悲苦惱聚集。如是大苦惱聚,於此中為集何法?但知顛倒與明相違,無明聚為後身愛,依止喜染求處處生,則是愛集。

「持世!世間如是,為十二因緣所繫縛,盲無眼故,入無明網墮黑闇中。無明為首故,具足起十二因緣。諸菩薩如是思惟觀無明實相,知無明空故本際不可得。何以故?無明無故本際無,智者觀非際是本際,則不分別本際,斷憶想分別故。不貪著無明,知一切法無所有,是法不爾如所說。若說一切法無所有,即是說知見不明,能通達一切法無所有,是為即得明。於此中更無餘明,但知見無明是名為明。云何為知見無明?所謂一切法無所有,一切法無所得,一切法虛妄顛倒,一切法不爾如所說,是名知見無明。知見無明即為是明。何以故?明無所有故。

「無明因緣諸行者,諸法無所有,凡夫入無明闇冥中,狂惑作諸行業,是行業無形無處,是無明不能生行業,無法而起作故,說無明因緣諸行業。諸行業無有聚集,若是處若彼處來諸行業,亦非過去亦非未來亦非現在,無明無明性空,行業行業性空,諸行業無所依,但依無明起諸行業。諸行業不依無明,無明不依行業,無明不知無明,行業不知行業,如是無明諸行業,以顛倒故從無明生,此中不得無明,不得諸行業,不得無明性,不得諸行業性,但以闇冥數名闇冥。以是無明闇冥故,分別說行業從無所有法而起作故,無明行業皆無所有。

「行業因緣識者,識不依行業,亦不離行業生識,行業亦不生識。何以故?行業不知行業,行業亦無持來者,但顛倒眾生從行業生識,是識不在行業內,不在行業外,亦不在中間。是識無有生者,亦無使生者,但緣行業相續不斷故有識生。智者求識相不可得,亦不得識生,識亦不知識,識亦不見識,識不依識。

「識因緣名色者,名色不依識,亦不離識生名色,是名色亦不從識中來,但緣識故。凡夫闇冥貪著名色,識亦不至名色。智者於此求名色,不可得不可見,是名色無形無方,從憶想分別起,是名色相識因緣故有,識性尚不可得,何況從識緣生名色?若決定得是名色性者,無有是處。

「名色因緣六入者,是六入因名色起,名在身中,故有出入息利益身及心心數法,是六入皆虛誑無所有,從分別起有顛倒用。

「六入因緣觸者,是觸依色而有,觸不觸色。何以故?色無所知,與草木瓦石無異,但從六入起故分別說觸。何以故?六入尚虛妄無所有,何況從六入生觸?觸空無所有,從憶想顛倒起,是觸無方無處,觸空以無觸性故,觸不知六入,六入亦不知觸。

「觸因緣受者,是受不在觸內,不在觸外,不在中間,是觸亦不餘處持受來,而從觸起受,是觸尚虛妄無所有,何況從觸生受?諸受無一決定相,諸受皆無所有,從顛倒起有顛倒用。

「受因緣愛者,是受不於餘處持愛來,受亦不與愛合,受亦不知愛不分別愛,愛亦不知受不分別受,愛不與受合。是愛亦不依受,亦不離受有愛,受中尚無受相,何況受因緣生愛?愛不在受內不在受外不在中間,愛亦不在愛內亦不在愛外亦不在中間,愛中愛相不可得,是愛但從虛妄憶想顛倒相應故名為愛。是愛非過去未來現在,是愛非以縛相故起,是愛亦非縛相,但以因緣相續不斷故,說受因緣愛。智者知見是愛無處無方,空無牢堅,虛妄無所有。

「愛因緣取者,愛不於餘處持取來,愛不與取合,愛亦不能生取,有愛故說名取,隨因緣和合故說。取不與愛合亦不散,愛不與取合亦不散,取不在愛內不在愛外亦不在中間,愛尚無有,何況愛因緣生取?諸取決定相不可得。智者知見是取虛妄無所有,取中無取相,是取非過去未來現在,取不在取內不在取外不在中間,是取但從顛倒起,因本緣生,今眾緣故有取。無有法若合若散,是取無有根本,無一定法可得。凡夫受是虛妄取,是諸行皆虛妄故。世間為取所繫縛,智者通達是取虛妄空無牢堅,無有根本,無一定法可得。

「取因緣有者,是取不持有來,是取不能生有,而說取因緣有,是有不在取內不在取外不在中間。有不依止取,取不與有合亦不散,但以眾緣和合故說取因緣有。取不能生有,取不分別有,取尚虛妄無所有,何況從取因緣生有?有無有持來者,有中有不可得,有不在內有不在外有不在中間,是有非過去未來現在。智者通達是有虛妄,顛倒相應無合無散。有無所知無所分別,是有無處無方,是有無前際無後際無中際,是有非有故、非無故,但隨順十二因緣故說是有。智者通達有相空、無牢堅。

「有因緣生者,是有不持生來,生亦不與有合亦不散,是生不在有內不在有外不在中間。有不能生生,亦不離有有生,但示十二因緣相續,說有因緣生。有與生非緣非不緣,有尚不可得,何況從有生生?智者通達是生不依於有生,生中無生相,生中無自性,生中無根本,無一定法可得。智者通達是生無性無所有,但示十二因緣和合相續,故說有因緣生。生無有法若合若散,生不在有內不在有外亦不在中間,是生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是生前際後際中際不可得,是生根本不可得,智者通達從眾因緣生,顛倒相應、虛妄無所有、如幻化相。

「生因緣老死憂悲苦惱者,是生不持老死憂悲苦惱來,生亦不能生老死憂悲苦惱。老死憂悲苦惱,不在生內不在生外不在中間。老死憂悲苦惱,亦不依生,以生故老死憂悲苦惱可說,但示眾因緣生法故。生不與老死憂悲苦惱合亦不散,生中生尚不可得,何況生因緣老死苦惱?老死苦惱中老死苦惱不可得。何以故?老死苦惱不在老死苦惱內,亦不在外亦不在中間。老死苦惱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老死苦惱不與老死合亦不散,但顛倒相應眾緣和合,具足十二因緣,故說生因緣老死苦惱。老死苦惱無所依止,老死苦惱決定相不可得,老死苦惱前際後際中際不可得。智者通達老死苦惱,虛妄無所有、顛倒相應、無有根本、不作不起不生。

「如是觀十二因緣法,不見因緣法,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亦不見因緣相。但知因緣是無緣,無生無相無作無起無根本,從本已來,一切法無所有故。通達是十二因緣,亦見是十二因緣無有作者受者。若法所從因生,是因無故是法亦無,菩薩隨無明義故,一切法不可得。入如是觀中,無緣即是十二因緣,此中無所生。菩薩觀十二因緣是虛妄生,隨順無明義,通達十二因緣。若法無者是法亦無,是故說隨順無明義,通達十二因緣,無明是不生不作不起、無根本、無一定法、無緣無所有。菩薩爾時不分別是明是無明,無明實相即是明,因無明故一切法無所有,一切法無緣無憶想分別,是故隨順無明義,通達十二因緣。

「持世!是名菩薩摩訶薩十二因緣方便智慧。若菩薩能如是通達十二因緣合散,是名菩薩善得無生智慧。何以故?以生滅觀則不能善知十二因緣,若觀十二因緣集散,是名得無生智慧。若得無生智慧,是名通達十二因緣。

「持世!是故菩薩摩訶薩欲入通達、欲證無生智慧,應當如是勤行修集是十二因緣智慧,則能觀證十二因緣無生相。

「持世!若菩薩摩訶薩知無生即是十二因緣者,即能得如是十二因緣方便,是人以無生相知見三界,疾得無生法忍。當知是菩薩於諸現在佛得近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是菩薩不久當得受記次第受記。

「持世!如是善人因與受記得安隱心,於一切法旨趣方便中,得智慧光明,是人通達十二因緣是無生,是人得近現在諸佛,是人於諸惡魔無所怖畏,是人度生死流得到陸地,是人得度無明淤泥,是人得到安隱之處。

「持世!若我今世若我滅後,若聞若信若讀誦若修習是十二因緣方便者,我與是人授記不久當得無生法忍,我亦記是人不久當於現在諸佛所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持世經四念處品第六编辑

佛告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善知四念處?菩薩摩訶薩觀擇四念處:順身觀身,順受觀受,順心觀心,順法觀法。

「何謂為順身觀身、順受心法觀受心法?

「持世!菩薩摩訶薩順身觀身時如實觀身相,所謂是身無常苦如病如瘡,苦惱憂衰動壞之相,是身不淨可惡惡露,身中種種充滿其內,九瘡孔中常流臭穢,身之不淨猶如行廁。如是正觀身時,不得是身一毫清淨無不可惡者,知是身骨體筋纏,皮肉所裹,從本業因緣果報所起集取所縛。何等為集?何等為取?從先因緣起是身,是名為取。今以沐浴飲食衣被床臥被蓐醫藥,是名為集。如是現在因緣為集取所縛,本業果報力故有用。又是身四大所造無決定實,色陰所攝數名為身。

「何故說名為身?能有所作故,說名為身。貪著依止處故,說名為身。隨意有用故,說名為身。從憶想分別起故,說名為身。假合作故,說名為身。與業合故,說名為身。是身不久終歸壞敗,無常無定變異之相。是身不在身內,不在身外,不在中間,是身不知身,亦不見身。是身無作無動無有願求,亦無有心,與草木瓦石等無有異,身中無有決定身相。

「如是正觀擇身,知是無有作者,亦無使作者,是身無前際無後際無中際。是身無一常定堅牢之相,如水沫聚不可撮摩。是身八萬虫之所住處,是身百種諸病之所侵惱,以三苦故是身為苦,無有救者,所謂行苦、壞苦、苦苦,是身眾苦之器。

「如是正觀身時又復思惟:『是身非我非彼,不得自在不得隨意作是不作是,是身無根本,無一定法可得,是身性空無一決定相。是身虛妄所起,繫於機關作法,從本業因緣起,不應於身中生我我所想,我等不應惜身壽命。』

「菩薩如是觀時,不得身若合若散,不見有所從來、去有所至、有所住處。不分別是身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則不依止身命,不貪惜身若我若我所,常離身受。是菩薩觀身空無我無我所,是身中我我所不可得故,是身相不可得。是菩薩若不得身相,即不願身入,身不起作道。云何為入?是身無有作者無有起者,是身不作不起相,從眾因緣生,是因緣能和合身,而是因緣亦虛誑無所有,顛倒相應空無牢堅。亦以是因緣故是身得生,是因緣亦無生無相。如是觀身即入身無生相中,入已觀身無相,以無相相觀身,知是身無相,相不可得故無生。是身過去相未來相現在相不可得。何以故?是身無根本,無一定法可得,是身若此若彼不可得。如是觀時,知身無所從來亦無所去,即入身不生不滅道。

「持世!菩薩摩訶薩如是順身觀身入如實相,於身欲染則能除斷,疾令其念正住身中,是名順身觀身。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順受觀受?菩薩摩訶薩觀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見是三受,無所從來亦無所去,但虛妄緣合,本業果報所持顛倒相應,知諸受虛妄,從憶想分別起。菩薩如是觀諸受,不得過去受,不得未來受,不得現在受。是菩薩見過去諸受空,無我無我所,無常無牢堅,無不變異相。如是觀是過去諸受空相,寂滅相無相相,觀未來諸受空,無我無我所,無常無牢無堅,無不變異相。觀未來諸受空相,寂滅相無相相。

「是菩薩如是觀時作是念:『諸受無決定相,無有根本無一定法,不相似故,新新生滅無有住時。』菩薩作是念:『是諸受無作亦無作者,但凡夫顛倒相應心中起三種受,屬本業因,今世緣合故有是諸受,是諸受皆空無有牢固,虛妄之法猶如空拳。』如是觀受,心住一處。

「菩薩爾時得通達諸受集沒滅相,見諸受不合不散,又受中不見受,作是念:『諸受空,性空故。』即通達諸受無生相。此諸受無生無滅無有成相,是諸受皆無相無成相。如是思惟,受諸受時皆能不著,如實知見諸受相,離諸所受,於此諸受亦無所依,於諸受中心皆放捨,則疾得捨三昧。持世!菩薩摩訶薩如是順受觀受。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順心觀心?菩薩摩訶薩觀心生滅住異相。如是觀時作是念:『是心無所從來亦無所去,但識緣相故生,無有根本無一定法可得,是心無來無去無住異可得。是心非過去未來現在,是心識緣故從憶念起,是心不在內不在外不在中間。是心無一生相,是心無性無定,無有生者無使生者,起雜業故說名為心。能識雜緣故說名為心,念念生滅相續不斷故,說名為心,但令眾生通達心緣相故。心中無心相,是心從本已來不生不起性常清淨,客塵煩惱染故有分別。心不知心亦不見心。何以故?是心空,性自空故,根本無所有故。是心無一定法,定法不可得故。是心無法若合若散,是心前際不可得,後際不可得,中際不可得,是心無形無能見者,心不自見,不知自性。但凡夫顛倒相應,以虛妄緣識相故起。是心空無我無我所,無常無牢無堅,無不變異相。』如是思惟,得順心念處。是人爾時不分別是心是非心,但善知心無生相,通達是心無生性。何以故?心無決定性,亦無決定相。智者通達是心無生無相,爾時如實觀心生集沒滅相,如是觀時,不得心若集相若滅相,不復分別心滅不滅,而能得心真清淨相。

「菩薩以是清淨心,客塵所不能惱。何以故?菩薩見知心清淨相,亦知眾生心清淨相,作是念:『心垢故眾生垢,心淨故眾生淨。』如是思惟時,不得心垢相,不得心淨相,但知是心常清淨相。持世!菩薩摩訶薩如是順心觀心。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順法觀法?菩薩觀一切法,不見內不見外不見中間,亦不得諸法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但知諸法從眾緣生顛倒起,諸法無有決定相,所謂是諸法屬是人,諸法本體於諸法中無諸法,諸法不在諸法內,不在諸法外,不在中間。諸法不與諸法合亦不散,一切法無根本無一定相。諸法無所有故。不動不作,一切法如虛空無所有故。一切法虛誑如幻,幻相無所有故。一切法常淨相,俱不污故。一切法是不受相,諸受無所有故。一切法如夢,夢性無所有故。一切法無形,形無所有故。一切法如像,性常無故。一切法無名無相,名相無所有故。一切法如響,虛妄所作無所有故。一切法無性,性不可得故。一切法如焰,知無所有故。

「菩薩如是觀一切法時,不見諸法若一相若異相,亦不見法與法若合若散,亦不見法依止於法。如是觀時,見一切法無所從來,亦不見一切法住處。何以故?一切法無住無依無起,一切法無住處,住處無所有故,住處不可得故。

「持世!諸法無有差別,一切法無分別相,從眾生顛倒故有用。是諸法無處無方,智者得諸法非一相、非二相、非異相。何以故?持世!一切法不生不作不起,無能作者,一切法離根本,一切法無自性,過諸性故。一切法無歸處,諸歸處無所有故。如是觀諸法,善知諸法無我無人,觀擇諸法性空。是諸法皆空,性自空故。諸法無相,不見相故,於諸法中不起願。即時觀擇一切法無生,作是念:『此中實無有法若生若滅。』如是觀時心住一處,爾時便得通達一切法無生,亦知見一切法集盡滅,亦能入一切法離相離性。何以故?持世!一切法無決定性,智者通達諸法無相離相。

「持世!菩薩摩訶薩順法觀法。如是觀者,於法無所得無所受,於法不為生不為住不為滅故行,而見一切法盡滅相寂滅相。

「持世!是名菩薩摩訶薩善觀四念處。何故說名念處?念處者,即是一切法無處,無起處無所有處,能如是入一切法則念不亂,名為念處。又念處,是一切法不住不生不取,如實知見處,名為念處。

持世經五根品第七编辑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善知諸根?菩薩摩訶薩正觀出世間五根。何等五?所謂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菩薩修習五根時,信一切法皆從眾因緣生,顛倒所起虛妄緣合,似如火輪又如夢性。信一切法無常苦不淨無我,如病如瘡無有堅牢,虛偽不實敗壞之相。又信一切法虛妄無所有,猶如空拳如虹雜色誑於小兒,憶想分別假借而有,無有本體無一定法。又信一切法,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信一切法無所從來亦無所去,信一切法空無相無作,信一切法無生無作無起無相離諸相,而信持戒清淨,禪定清淨,智慧清淨,解脫清淨,解脫知見清淨。

「菩薩如是成就信根得不退轉,以信為首故能信持戒。是信常不退不失,成就不退法安住不動,信中常隨業果報成就信人,斷一切邪見,不離法求師,但以諸佛為師,常隨諸法實相,知僧行正道,住清淨戒成就忍辱,得如是不動不壞信,增上信故,名為成就信根。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正觀精進根、成就精進根、善知精進根?菩薩摩訶薩行精進不休不息,常欲除五蓋故勤行精進,乃至為聽如是等深法,名為精進。是菩薩求法不休不息精進不退,亦欲斷諸障礙法故,勤行精進而不怯弱,亦為斷種種惡不善衰惱法故勤行精進,又為增長種種善法故勤行精進。是菩薩決定成就精進,不貪著是精進,而入是平等精進,成就不退精進。是人為正方便,通達一切法故發行精進,於精進中不隨他人,於精進中得智慧明成不退相。能得如是不退精進增上精進故,得名成就精進根。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能得念根?善修習念根,菩薩摩訶薩常攝念一處,布施柔和具足梵行,持畢竟清淨戒、眾定、眾慧、眾解脫、眾解脫知見,眾常思念淨身口意業,常思念究竟其事,常思念一切法生滅住異相方便,常思念知見苦集滅道諦,常思念諸根力覺道禪定解脫諸三昧方便,常思念一切法不生不滅不作不起不可說相,常思念欲得無生智慧,常思念欲得具足忍智,常思念離智滅智,常思念欲得具足佛法,常思念不使聲聞辟支佛法入心,常思念無礙智慧,常不忘不失不退是念,入如是觀中而不隨他。是人得如是堅牢增上念故,名為成就念根。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能得定根、能得定根方便?菩薩摩訶薩於聖地中常行禪定,不依禪定、不貪禪定,善取禪定相,善得禪定方便解,善生禪定,亦能行無緣禪定。悉知諸禪定門,善知入禪定,善知住禪定,善知起禪定,而於禪定無所依止。善知所緣相,善知緣真相,亦不貪受禪味,於諸定中自在遊戲而不隨他,亦不隨禪生。於諸定中得自在力,於諸定中不以為難不以為少,隨意所欲。是人得如是增上禪定故,名得定根,得定根方便。

「持世!何謂菩薩摩訶薩成就慧根、得慧根方便?菩薩摩訶薩能成就通達慧根,所謂能正滅諸苦。是人成就是通達慧,處處所用皆得離觀捨觀,成就隨涅槃智慧。成就是慧根故,善知三界皆悉熾然,善知三界皆是苦,以是智慧不處三界。是人觀擇三界一切皆空,皆無相無願,無生無作無起,見出一切有為法道,為具足諸佛法故,勤行精進如救頭然。是菩薩智慧無能沮壞,以是通達智慧能出三界,亦不依止三界事,斷一切有為法中喜,一切可染可著繫縛法中心不貪嗜,於諸五欲心皆厭離,心亦不住色無色界,成就增上智慧,成就無量功德猶如大海,以是智慧於一切法方便中無有疑難。是人以是智慧,通達三界,於三界中心無所繫,得是增上慧故,說名度慧根,得慧根方便。

「持世!何故名之為根?增上義故說名為根,不動義故說名為根,無能壞故說名為根,無能退故說名為根,不隨他故說名為根,不退轉故說名為根,無能牽故說名為根,隨順正法故說名為根,不貪著故說名為根,不雜故說名為根。

「又,持世!菩薩摩訶薩善知眾生諸根,亦能善學分別諸根。菩薩知染欲眾生諸根,知離染欲眾生諸根;知瞋恚眾生諸根,知離瞋恚眾生諸根;知愚癡眾生諸根,知離愚癡眾生諸根;知欲墮惡道眾生諸根,知欲生人中眾生諸根,知欲生天上眾生諸根;知軟心眾生諸根;知上眾生知中眾生知下眾生諸根;知壞敗不壞敗眾生諸根;知勤修不勤修眾生諸根;知巧不巧眾生諸根。

「知有罪無罪有垢無垢,知瞋礙不瞋礙,知隨順不隨順,知障礙不障礙眾生諸根;知欲界行,知色界無色界行眾生諸根;知厚善根薄善根,知畢定不畢定邪定眾生諸根;知慳貪離慳貪,知戲調不戲調,知狂惑不狂惑,知輕躁不輕躁,知瞋恚不忍,知柔軟能忍,知深厚慳,知具足施眾生諸根。

「知信者知不信者,知恭敬者知不恭敬者,知具足持戒,知清淨持戒,知具足忍辱;知懈怠知精進,知散心知得定,知無智慧知有智慧,知闇鈍知不闇鈍,知增上慢知不增上慢,知行正道知行邪道,知忘念知得念安慧。知散根知攝根,知壞根不壞根,知淨根不淨根,知明根,知發小乘根,知發辟支佛乘根,知諸菩薩根,知發佛乘根。是菩薩得度如是諸根分別方便,於如是等眾生分別諸根智慧中方便,不隨他故,說名得諸根方便,亦名不為他所牽,亦名不可破壞,亦名不退轉,亦名得方便力,亦名得人根,亦名得諸天、龍神、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根,亦名得最自在,亦名得不壞不動,亦名到彼岸者。成就如是功德者,於一切法中,疾得自在力。

持世經卷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