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指南後錄
卷一之上
卷一之下 

目录

卷一之上编辑

過零丁洋编辑

(上巳日,張元帥令李元帥過船,請作書招諭張少保投拜。遂與之言:「我自救父母不得,乃教人背父母,可乎?」書此詩遺之,李不能強,持詩以達張,但稱好人好詩,竟不能逼。)

辛苦遭逢起一經,
干戈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
零丁洋裏歎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1]

元夕编辑

南海觀元夕,茲遊古未曾。人間大競渡,水上小燒燈。世事爭強弱,人情尚廢興。孤臣腔血滿,死不愧廬陵。

懷趙清逸编辑

厓海真何地?驅來坐戰場。家人半分合,國事決存亡。一死不足道,百憂何可當?故人髯似戟,起舞為君傷。

二月六日,海上大戰,國事不濟。孤臣天祥坐北舟中,向南慟哭,為之詩曰:编辑

長平一坑四十萬,秦人歡欣趙人怨。大風揚沙水不流,為楚者樂為漢愁。

兵家勝負常不一,紛紛干戈何時畢?必有天吏將明威,不嗜殺人能一之。

我生之初尚無疚,我生之後遭陽九。厥角稽首並二州,正氣掃地山河羞。

身為大臣義當死,城下師盟愧牛耳。間關歸國洗日光,白麻重宣不敢當。

出師三年勞且苦,咫尺長安不得睹。非無虓虎士如林,一日不戈為人擒。

樓船千艘下天角,兩雄相遭爭奮搏。古來何代無戰爭?未有鋒蝟交滄溟。

遊兵日來復日往,相持一月為鷸蚌。南人志欲扶昆侖,北人氣欲黃河吞。

一朝天昏風雨惡,炮火雷飛箭星落。誰雌誰雄頃刻分,流屍漂血洋水渾。

昨朝南船滿厓海,今朝只有北船在。昨夜兩邊桴鼓鳴,今朝船船鼾睡聲。

北兵去家八千里,椎牛釃酒人人喜。惟有孤臣雨淚垂,冥冥不敢向人啼。

六龍杳靄知何處?大海茫茫隔煙霧。我欲借劍斬佞臣,黃金橫帶為何人?

又六编辑

噫!飆風起兮海水飛,噫!文武盡兮火德微,噫!鷹鸇相擊兮靡所施,噫!鴻鵠欲舉兮將安歸?噫!棹歌中流兮任所之,噫!獨抱春秋兮莫我知。噫!

言志编辑

九垠化為魅,億醜俘為虜。既不能變姓名卒於吳,又不能髡鉗奴於魯。

遠引不如四皓翁,高蹈不如仲連父。冥鴻墮矰繳,長鯨陷網罟。燕上下爭誰何?螻蟻等閑相爾汝。狼藉山河歲雲杪,飄零海角春重暮。

百年落落生涯盡,萬里遙遙行役苦。我生不辰逢百罹,求仁得仁尚何語!一死鴻毛或泰山,之輕之重安所處?婦女低頭守巾幗,男兒嚼齒吞刀鋸。

殺身慷慨猶易免,取義從容未輕許。仁人志士所植立,橫絕地維屹天柱。以身徇道不苟生,道在光明照千古。素王不作《春秋》廢,獸蹄鳥跡交中土。

閏位適在三七間,禮樂終當屬真主。李陵衛律罪通天,遺臭至今使人吐。種瓜東門不可得,暴骨匈奴固其所。平生讀書為誰事?臨難何憂復何懼?

已矣夫!易簀不必如曾參,結纓猶當效子路。

编辑

海來南海上,人死亂如麻。腥浪拍心碎,飆風吹鬢華。一山還一水,無國又無家。男子千年志,吾生未有涯。

有感编辑

海闊龍深蟄,山空鳥雜鳴。花隨春共去,雲與水俱行。壯士千年志,征夫萬里程。夜涼看星斗,何處是攙槍?

(張元帥謂予:「國已亡矣,殺身以忠,誰復書之?」予謂:「商非不亡,夷齊自不食周粟。人臣自盡其心,豈論書與不書?」張為改容。因成一詩。)

高人名若浼,烈士死如歸。智滅猶吞炭,商亡正采薇。豈因徼後福,其肯蹈危機?萬古《春秋》義,悠悠雙淚揮。

登樓编辑

茫茫地老與天荒,如此男兒鐵石腸!七十日來浮海道,三千里外望江鄉。高鴻尚覺心期闊,蹇馬何堪腳跡長?獨自登樓時柱頰,山川在眼淚浪浪。

海上编辑

天邊青鳥逝,海上白鷗馴。王濟非癡叔,陶潛豈醉人?得官須報國,可隱即逃秦。身事蓋棺定,挑燈看劍頻。

贛州编辑

滿城風雨送淒涼,三四年前此戰場。
遺老猶應愧蜂蟻,故交已久化豺狼。
江山不改人心在,宇宙方來事會長。
翠玉樓前天亦泣,南音半夜落滄浪。


 目錄 ↑返回頂部 卷一之下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汗青,謂歷史也。古以火炙竹簡,使有汁如汗,書事於其上,故謂之汗青。見胡懷琛選註:《五忠集》第三集文信國公第36頁,台北正中書局195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