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揅經室集 (四部叢刊本)/一集卷第八

一集卷第七 揅經室集 一集卷第八
清 阮元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一集卷第九

揅經室一集卷八

  論語論仁論

孔子爲百世師孔子之言著於論語爲多論語言五

常之事詳矣惟論仁者凡五十有八章仁字之見於

論語者凡百有五爲尤詳若於聖門最詳切之事論

之尙不得其傳而失其旨又何暇別取論語所無之

字標而論之邪今綜論論語論仁諸章而分證其說

於後謹先爲之發其凡曰元竊謂詮解仁字不必煩

稱遠引但舉曾子制言篇人之相與也譬如舟車然

相濟達也人非人不濟馬非馬不走水非水不流及

中庸篇仁者人也鄭康成注讀如相人偶之人數語

足㠯明之矣春秋時孔門所謂仁也者㠯此一人與

彼一人相人偶而盡其敬禮忠恕等事之謂也相人

偶者謂人之偶之也凡仁必於身所行者驗之而始

見亦必有二人而仁乃見若一人閉戸齊居⿰目𡨋目靜

坐雖有德理在心終不得指爲聖門所謂之仁矣蓋

士庶人之仁見於宗族鄕黨天子諸侯卿大夫之仁

見於國家臣民同一相人偶之道是必人與人相偶

而仁乃見也鄭君相人偶之注卽曾子人非人不濟

中庸仁者人也論語巳立立人巳達達人之旨能近

取譬卽馬走水流之意曰近取者卽子夏切問近思

之說也蓋孔門諸賢已有未仁難竝之論慮及後世

言仁之務爲高遠矣孔子答司馬牛曰仁者其言也

訒夫言訒於仁何涉不知浮薄之人語易侵暴侵暴

則不能與人相人偶是不訒卽不仁矣所以木訥近

仁也仲弓問仁孔子答㠯見大賓承大祭諸語佀言

敬恕之道於仁無涉不知天子諸侯不體羣臣不䘏

民時則爲政不仁極之視臣草芥使民糜爛家國怨

而畔之亦不過不能與人相人偶而巳秦隋是也其

餘聖門論仁以𩔖推之五十八章之旨有相合而無

相戾者卽推之諸經之旨亦莫不相合而無相戾者

自博愛謂仁立說㠯來歧中歧矣吾固曰孔子之道

當於實者近者庸者論之則春秋時學問之道顯然

大明於世而不入於二氏之塗吾但舉其是者而非

者自見不必多其辭說也

子貢曰如有博施於民而能濟衆何如可謂仁乎子

曰何事於仁必也聖乎堯舜其猶病諸夫仁者已欲

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

子曰(⿱艹石)聖與仁則吾豈敢抑爲之不厭誨人不倦則

可謂云爾已矣公西華曰正唯弟子不能學也

  元謂孔子論人㠯聖爲第一仁卽次之仁固甚

  難能矣聖仁二字孔子皆謙不敢當子貢視仁

  過高誤入聖域故孔子分別聖字將仁字降一

  等論之曰所謂仁者已之身欲立則亦立人已

  之身欲達則亦達人所以必兩人相人偶而仁

  始見也卽如巳欲立孝道亦必使人立孝道所

  謂不匱錫𩔖也已欲達德行亦必使人達德行

  所謂愛人以德也曾子所謂人非人不濟正是

  立人達人之道也亦卽近取譬之道也此皆不

   視仁太高誤入聖字也爲之不厭已立已達也

   誨人不倦立人達人也立者如三十而立之立

   達者如在邦必達在家必達之達

   元又謂孟子仁人心也義人路也此謂仁猶人

   之所以爲心義猶人之所以爲路非謂卽心卽

   仁也若云此仁卽眞是心斷不可云此義卽眞

   是路也總之聖賢之仁必偶於人而始可見故

   孔子之仁必待老少始見安懷若心無所著便

   可言仁是老僧面壁多年但有一片慈悲心便

   可畢仁之事有是道乎

  許叔重說文解字仁親也从人二段(⿱艹石)膺大令

  注曰見部曰親者密至也㑹意中庸曰仁者人

  也注人也讀如相人偶之人以人意相存問之

  言大射儀揖㠯耦注言㠯者耦之事成於此意

  相人耦也聘禮每曲揖注㠯人相人耦爲敬也

  公食大夫禮賓入三揖注相人耦詩匪風箋云

  人偶能烹魚者人偶能輔周道治民者元謂賈

  誼新書匈奴篇曰胡嬰兒得近侍側胡貴人更

  進得佐酒前上時人偶之以上諸義是古所謂

  人耦猶言爾我親愛之辭獨則無耦耦則相親

  故其字从人二孟子曰仁也者人也謂仁之意

  卽人之也元案論語問管仲曰人也詩匪風疏

  引鄭氏注曰人偶同位之辭此乃直以人也爲

  仁也意更顯矣又案仁字不見於虞夏商書及

  詩三頌易卦爻辭之內似周初有此言而尙無

  此字其見于毛詩者則始自詩國風洵美且仁

  再溯而上則小雅四月先祖匪人胡寕忍予此

  匪人人字實是仁字卽人偶之意與論語人也

  奪伯氏邑相同葢周初但寫人字周官禮後始

  造仁字也鄭箋解匪人爲非人孔疏疑其言之

  悖慢皆不知人卽仁也

陽貨謂孔子曰懷其寶而迷其邦可謂仁乎曰不可

好從事而亟失時可謂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歲不

我與孔子曰諾吾將仕矣

  元謂魯國時人之論已皆以聖仁尊孔子故孔

  子曰則吾豈敢陽貨之言亦因時論而難之也

  又智者仁之次漢書古今人表敘論九等列智

  人於仁人下子張以仁推令尹子文及陳文子

  孔子皆荅以未智焉得仁明乎必先智而後能

  仁也故陽貨諷孔子仁智竝稱孔子謙不敢當

  非特不居仁且不居智孔子又言仁者安仁智

  者利仁此可驗聖仁智三者之次矣

子夏曰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子游曰吾友張也爲難能也然而未仁

曾子曰堂堂乎張也難與並爲仁矣

  元謂㠯上三章孔門論仁近譬之道子夏恐學

  者視仁過高將流爲虛悟遠求也故曰勿謂仁

  不易知但博學篤志切問近思仁道卽可近譬

 而知此數語將晉宋㠯後一切異端空虛元妙

 之學晉人𢆯學最重淸遠遠與近譬近思相反儒家學案標新競勝

 之派皆預爲括定曾子子游慮子張於人無所

  不容過於高大不能就切近之事與人爲仁亦

  同此說也其曰爲仁可見仁必須爲非端坐靜

  觀卽可曰仁也曰竝爲竝卽相人偶之說也

顔淵問仁子曰克已復禮爲仁一曰克已復禮天下

歸仁焉爲仁由已而由人乎哉顔淵曰請問其目子

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顔淵曰

回雖不敏請事斯語矣

仲弓問仁子曰出門如見大賓使民如承大祭已所

不欲勿施於人在邦無怨在家無怨仲弓曰雍雖不

敏請事斯語矣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知子曰知人樊遲未達子曰

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樊遲退見子夏曰鄕也吾

見於夫子而問知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

謂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衆舉臯陶不

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衆舉伊尹不仁者遠矣

  元謂右三章皆言王者以仁治天下之道顔子

  克已已字卽自已之己與下爲仁由已相同言

  能克已復禮卽可竝人爲仁一日克已復禮而

  天下歸仁此卽已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

  之道仁雖由人而成其實當自已始若但知有

  已不知有人卽不仁矣孔子曰勿謂仁者人也

  必待人而後竝爲仁爲仁當由克已始且卽繼

  上二克已字㬪而申之曰爲仁由已而由人乎

  哉亦可謂大聲疾呼明白曉暢矣若以克已字

  解爲私欲則下文爲仁由已之已斷不能再解

  爲私而由已不由人反詰辭氣與上文不相屬

  矣顔子請問其目孔子荅以四勿勿卽克之謂

  也視聽言動專就已身而言若克已而能非禮

  勿視勿聽勿言勿動斷無不愛人斷無與人不

  相人偶者人必與已竝爲仁矣俚言之若曰我

  先自已好自然要人好我要人好人自與我同

  作好人也一介之士處世天子治天下胥是道

  也視聽言動不涉家國天下一字而齊治平之

  道具在孔子恐學者爲仁專待人而後並爲之

  故收向内言孟子曰仁內也卽此說也然收至

  視聽言動亦内之至矣一部論語孔子絕未嘗

  於不視不聽不言不動處言仁也顔子三月不

  違仁而孔子向內指之曰其心不違可見心與

  仁究不能使之渾而爲一曰卽仁卽心也此儒

  與釋之分也又左傳昭公十二年楚靈王聞右

  尹子革諷祈招之詩而不能自克以及於難仲

  尼曰古也有志克已復禮仁也楚靈王若能如

  是豈其辱於乾谿據此可見克已復禮本是古

  語而孔子嘗引之且觀楚靈王之事可知克已

  復禮則家國必仁不能克已復禮則國破身亾

  夫求鼎詬天豈止不能克已究其始亦不過因

  不能克已充之至於如此耳

  毛西河檢討四書改錯曰馬融以約身爲克已

  從來說如此惟劉炫曰克者勝也此本揚子雲

  勝已之私之謂克語然已不是私必從已字下

  添之私二字原是不安至程氏直以已爲私稱

  曰已私致集注謂身之私欲別以已上添身字

  而專以已字屬私欲於是宋後字書皆注已作

  私引論語克已復禮爲證則誣甚矣毋論字義

  無此卽以本文言現有爲仁由已已字在下而

  一作身解一作私解其可通乎且克已不是勝

  已私也克已復禮本是成語春秋昭十二年楚

  靈王聞祈招之詩不能自克以及於難夫子聞

  之歎曰古也有志克己復禮仁也楚靈王(⿱艹石)

  如是豈其辱於乾谿是夫子旣引此語以歎楚

  靈今又引以告顔子雖此間無解而在左傳則

  明有不能自克作克已對解克者約也抑也已

  者自也何嘗有已身私欲重煩戰勝之說故春

  秋莊八年書師還杜預以爲善公克已復禮而

  後漢元和五年平望侯劉毅上書云克已引愆

  顯揚側陋謂能抑已以用人卽北史稱馮元興

  卑身克已人無恨者唐韓愈與馮宿書故至此

  㠯來克已自下直作卑身自下解若後漢陳仲

  弓誨盜曰觀君狀貌不佀惡人宐深剋己反善

  別以克字作剋字正以掊剋損削皆深自貶抑

  之義故云則是約已自剋不必戰勝况可詁私

  字也

  凌次仲敎授曰卽以論語克已章而論下文云

  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人已對稱正是鄭氏相

  人偶之說若如集注所云豈可曰爲仁由私欲

  乎再以論語全書而論如不患人之不已知

  而及憲問篇又里仁作不患莫已知衛靈公作不病人之不已知夫仁者已欲

  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仲弓問仁子貢問一言章皆有此語古之學者爲已今之學者爲

  人修已以安人君子求諸已小人求諸人皆人

  已對稱此外之已字如無友不如已者人潔已

  以進仁以爲已任行已有耻莫已知也恭已正

  南面以爲厲已以爲謗已若作私欲解則舉不

  可通矣馬注以克已爲約身最得經意邢叔明

  忽援劉光伯之言謂嗜欲與禮義交戰蓋剽襲

  春秋正義所述者不知劉氏因上文有楚靈王

  不能自克之語故望文生義耳與論語何涉竊

  以馬注申之克已已卽修身也故修已以敬修

  已以安人修已以安百姓直云修不云克中庸

  云非禮不動所以修身動實兼視聽言三者與

  下文荅顔淵請問其目正相合辭意尤明顯也

  臧用中太學曰桉左氏克已復禮仁也卽論語

  克已復禮爲仁古志本有是語孔子嘗稱之左

  氏引以論楚子論語引以荅顔淵注疏家各望

  文生義爾雅釋詁克勝也又勝克也展轉相訓

  杜元凱本之楚靈王誇功伐多嗜慾不能修身

  自勝以歸於禮故劉光伯疏有嗜慾與禮義交

  戰之說此以釋左氏而非以釋論語也馬季長

  以克已爲約身者能修已自勝約儉其身卽下

  文非禮勿動四者是范武子訓克爲責責已失

  禮而復之與下文四勿義亦通馬氏約身之訓

  卽論語以約失之者鮮矣之約約身則非禮勿

  視聽言動故克已復禮連文左傳論語馬杜范

  劉等說義本互通惟劉光伯嗜慾之言意主楚

  靈王而邢叔明襲之以釋論語遂開集注訓已

  爲私欲之端與全部論語人已對舉之文方鑿

  員枘之不合矣

  元謂仲弓問仁孔子告以如見大賓諸語似敬

  恕之道與仁無涉不知古天子諸侯之不仁者

  始於不敬大臣不體羣臣使民不以時漸至離

  心離德甚至視臣如草芥糜爛其民而戰之(⿱艹石)

  秦隋之殺害羣臣酷虐百姓行不順施不惠家

  邦皆怨是不仁之至也究其始不過由不敬不

  恕充之以至於此淺而言之不愛人不人偶人

  而已(⿱艹石)有見大賓承大祭之心行恕而帥天下

  以仁者豈肻少爲輕忽哉此所以爲孔門之仁

  也又子夏論舉臯陶伊尹而不仁者遠此亦爲

  邦之道不仁者遠能使枉者直此卽已立立人

  已達達人之道亦卽天下歸仁之道也

  又案孔子惟與顔子仲弓論南面爲邦之道此

  章大賓大祭專指天子而言周禮凡言大賓客

  皆諸侯朝覲之禮爾雅曰禘大祭也可見非朝

  覲非禘祫不得稱大賓大祭此與夏時殷輅之

  例同

  又案僖三十三年左傳晉臼季之言曰臣聞之

  出門如賓承事如祭仁之則也孔子語本此孔

  門師弟所述半爲古人之恆言故孝經中語每

  見於左傳世人以其出於孔子則重之出於子

  革胥臣則忽之豈知此皆夏商以來相傳之言

  孔子且奉爲準繩所以春秋時學行爲至中庸

  也顔子仲弓所謂請事斯語乃有事於孔子所

  舉之古語也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

  元謂此章卽一日克已復禮天下歸仁之說

子張問仁於孔子孔子曰能行五者於天下爲仁矣

請問之曰恭寛信敏惠恭則不侮寛則得衆信則人

任焉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

  元謂兼五者之長行之天下始可謂仁必如此

  始能愛及天下臣民也又何疑於敬恕之非仁

  乎大約聖仁二字所包甚廣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雖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

能守之不莊以蒞之則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莊

以蒞之動之不以禮未善也

  元謂此章亦論治天下國家之道動之不以禮

  謂不動民以禮也

子曰如有王者必世而後仁

  元謂此章論王者化民成俗使天下不仁者盡

  改而爲仁非三十年之久不可所謂先難而後

  獲也

孟武伯問子路仁乎子曰不知也又問子曰由也千

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不知其仁也求也何如子曰

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爲之宰也不知其仁

也赤也何如子曰赤也束帶立於朝可使與賓客言

也不知其仁也

子張問曰令尹子文三仕爲令尹無喜色三已之無

慍色舊令尹之政必以告新令尹何如子曰忠矣曰

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崔子弑齊君陳文子有馬十

乘棄而違之至於他邦則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

之一邦則又曰猶吾大夫崔子也違之何如子曰淸

矣曰仁矣乎曰未知焉得仁

  元謂仁之有益於人民者甚大孔子尙不敢當

  故但以治賦爲宰與賓客言忠淸許人而不許

  以仁子貢視仁過高遠故孔子近而易之孟武

  伯子張視仁太易故孔子難之

憲問恥子曰邦有道榖邦無道榖恥也克伐怨欲不

行焉可以爲仁矣子曰可以爲難矣仁則吾不知也

臧庸案皇侃義疏邢昺正義皆一章集注本自克伐怨欲以下分別章誤

  元謂此但能無損於人不能有益於人未能立

  人達人所以孔子不許爲仁

有子曰其爲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

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

也者其爲仁之本與

宰我問三年之喪期巳久矣君子三年不爲禮禮必

壞三年不爲樂樂必崩舊榖旣沒新榖旣升鑽燧改

火期巳可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錦於女安乎曰安女

安則爲之夫君子之居喪食旨不甘聞樂不樂居處

不安故不爲也今女安則爲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

仁也子生三年然後免於父母之懷夫三年之喪天

下之通䘮也子也有三年之愛於其父母乎

子曰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元謂右三章可見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之

  序孝弟爲仁之本卽孟子所謂未有仁而遺其

  親者也所以堯典必由親九族而推至民雍也

  博愛平等之說不必辯而知其誤矣爲仁爲孝

  弟之本故孔子謂宰我欲短喪爲不仁也

微子去之箕子爲之奴比干諫而死孔子曰殷有三

仁焉

  元謂三人之行不同而孔子皆以仁許之愛人

  之道也愛人尙謂之仁况愛君至於如是乎

冉有曰夫子爲衛君乎子貢曰諾吾將問之入曰伯

夷叔齊何人也曰古之賢人也曰怨乎曰求仁而得

仁又何怨出曰夫子不爲也

  元謂夷齊讓國相偶而爲仁正是已立立人已

  達達人之道諫而餓死與比干同愛君之至也

  衛君反是不仁可知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宏毅任重而道遠仁以爲已任

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

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

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

去仁惡乎成名君子無終食之閒違仁造次必於是

顚沛必於是

子張問於孔子曰何如斯可以從政矣子曰君子惠

而不費勞而不怨欲而不貪泰而不驕威而不猛子

張曰何謂惠而不費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

亦惠而不費乎擇可勞而勞之又誰怨欲仁而得仁

又焉貪君子無衆寡無小大無敢慢斯不亦泰而不

驕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視儼然人望而畏之斯

不亦威而不猛乎

  元謂以上四章以比干夷齊證之其說更明聖

  門論仁爲富貴生死所不能奪所以聖人之言

  反正經權行之百世而無弊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

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於今受

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爲

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

乎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

仁如其仁

  元謂此二章論管仲不必以死子糾爲仁而以

  匡天下爲仁蓋管仲不以兵車㑹諸侯使天下

  之民無兵革之災保全生民性命極多仁道以

  愛人爲主若能保全千萬生民其仁大矣故孔

  子極許管仲之仁而略其不死公子糾之小節

  也

司馬牛問仁子曰仁者其言也訒曰其言也訒斯謂

之仁矣乎子曰爲之難言之得無訒乎

或曰雍也仁而不佞子曰焉用佞禦人以口給屢憎

於人不知其仁焉用佞

  元謂未有佞人禦人以口給而能愛人與人相

  人偶者所以仁道貴訒訥也

子曰剛毅木訥近仁

子曰知者不惑仁者不憂勇者不懼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無能焉仁者不憂知者不惑勇

者不懼子貢曰夫子自道也

子曰民之於仁也甚於水火水火吾見蹈而死者矣

未見蹈仁而死者也

子曰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

勇者不必有仁

樊遲問仁子曰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雖之夷狄不

可棄也

  元謂以上六章由司馬牛問君子及憂無兄弟

  推之可見爲仁須訥言修行恭敬忠勇自然四

  海之人各以仁應雖之絶域而不可棄無兄弟

  亦無害也亦卽顔子天下歸仁之道也

子曰當仁不讓於師

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也

  元謂以上二章可見爲仁須剛勇也

子張問士何如斯可謂之達矣子曰何哉爾所謂達

者子張對曰在邦必聞在家必聞子曰是聞也非達

也夫達也者質直而好義察言而觀色慮以下人在

邦必達在家必達夫聞也者色取仁而行違居之不

疑在邦必聞在家必聞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

  元謂上二章所言乃剛毅木訥之反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衆而親仁行

有餘力則以學文

子貢問爲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

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

曾子曰君子以文㑹友以友輔仁

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

問仁曰仁者先難而後獲可謂仁矣

周有大賚善人是富雖有周親不如仁人

子曰里仁爲美擇不處仁焉得知

  元謂以上六章皆言爲仁須擇仁人與我相助

  觀此則相人偶之說益明矣

子曰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子曰君子而不仁者有矣夫未有小人而仁者也

子曰我未見好仁者惡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尙之惡

不仁者其爲仁矣不使不仁者加乎其身有能一日

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不足者蓋有之矣我未

之見也

子曰好勇疾貧亂也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亂也

子曰惟仁者能好人能惡人

  元謂以上五章言不仁之人當惡之(⿱艹石)不能分

  別之必自已爲仁之道有未至也不仁雖當疾

  惡之然已甚則足以召亂故曰惟仁者能惡人

  不使不仁者加身此剛毅之至不與不仁者相

  偶也一日用力無不足卽一日克已復禮之說

  又禮樂亦惟仁者始能行之如春秋之世列國

  尙行禮樂覲饗朝㑹皆禮樂也(⿱艹石)觀兵滅國仇

  殺相㝷何必揖讓於陔肆間哉

子曰好仁不好學其蔽也愚

宰我問曰仁者雖告之曰井有仁焉其從之也子曰

何爲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䧟也可欺也不可㒺

子曰人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

  元謂右三章可見爲仁之道(⿱艹石)不明其過必失

  之愚有此不可陷及惡不仁兩事始見孔子論

  仁之全道不應更有一豪流弊其有弊者因不

  能證明聖言而失其本旨也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

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處約不可以長處樂仁者安

仁知者利仁

子曰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

子曰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知者動仁者靜知者樂仁

者壽

  元謂以上四章言爲仁之道在於悠久顔子但

  許三月不違可見爲仁之難心與仁不違可見

  仁與人心究不能渾而爲一(⿱艹石)直號仁爲本心

  之德則是渾成之物無庸用力爲之矣

子罕言利與命與仁

  元謂孔子言仁者詳矣曷爲曰罕言也所謂罕

  言者孔子每謙不敢自居於仁亦不輕以仁許

  人也

  又案元此論乃由漢鄭氏相人偶之說序入學

  者或致新僻之疑不知仁字之訓爲人也乃周

  秦以來相傳未失之故訓東漢之末猶人人皆

  知竝無異說康成氏所舉相人偶之言亦是秦

  漢以來民間恆言人人在口是以舉以爲訓初

  不料晉以後此語失傳也大約晉以後異說紛

  岐狂禪迷惑實非漢人所能預料使其預料及

  此鄭氏等必詳爲之說不僅以相人偶一言以

  爲能近取譬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