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揅經室集 (四部叢刊本)/外集卷第二

外集卷第一 揅經室集 外集卷第二
清 阮元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外集卷第三

揅經室外集卷二

  支遁集二卷提要

晉釋支遁撰遁字道林姓關氏陳畱人或云河東林

慮人太原王濛甚重之案隋書經籍志云支遁集八

卷注云梁十三卷唐書藝文志則作十卷宋志不著

錄讀書敏求記及述古堂書目作二卷知缺佚多矣

是編依毛扆汲古閣舊鈔本過錄上卷詩凡十八首

下卷書銘及讚凡十五首錢遵王䟦稱支公養馬愛

其神駿胸中未必無事在皎然云山陰詩友喧四座

佳句縱横不廢禪云云晉代沙門多墨名而儒行若

支遁尤矯然不羣宜其以詞翰著也

  五行大義五卷提要

隋蕭吉撰吉字文休梁武帝兄江陵陷遂歸于周爲

儀同及隋受禪進上儀同煬帝嗣位拜太府少卿

位開府事迹具隋書藝術傳是編日本人用活字板

擺印前有自序稱博采經緯捜窮簡牒畧談大義凡

二十四段別而分之合四十段二十四者節數之氣

總四十者五行之成數云云考隋書經籍志唐書藝

文志均未著錄本傳述吉所著書亦無是册然史稱

吉博學多聞精陰陽算術今觀其書文義質樸徵引

䜟緯諸籍有條不紊且多佚亡之祕笈尢非隋唐以

後所能僞爲也

  羣書治要五十卷提要

唐魏徴等奉敕撰徵字元成魏州曲城人官至太子

太師謚文貞事蹟具唐書本傳案宋王溥唐會要云

貞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祕書監魏徵撰羣書治要

上之又云太宗欲覽前王得失爰自六經訖于諸子

上始五帝下盡晉年書成諸王各賜一本又唐書蕭

德言傳云太宗詔魏徵虞世南褚亮及德言裒次經

史百氏帝王所以興衰者上之帝愛其書博而要曰

使我稽古臨事不惑者卿等力也德言賚賜尢渥然

則書實成于德言之手故唐書于魏徵虞世南禇亮

傳皆不及也是編卷帙與唐志合宋史藝文志卽不

著錄知其佚久矣此本乃日本人擺印前有魏徵序

惟闕第四第十三第二十三卷今觀所載專主治要

不事修辭凡有關乎政術存乎勸戒者莫不彚而輯

之卽所采各書并屬初唐善䇿與近刋多有不同如

晉書二卷尙爲未修晉書以前十八家中之舊本又

桓譚新論崔實政要論仲長統昌言袁準正書蔣濟

萬機論桓範政要論近多不傳亦藉此以存其梗槪

洵初唐古籍也

  文館詞林四卷提要

唐許敬宗等奉敕撰敬宗字延族杭州新城人官至

太子少師咸亨初以特進致仕事蹟具唐書姦臣傳

案宋王溥唐會要云顯慶三年十月二日許敬宗修

文館詞林一千卷上之與唐書藝文志總集類卷帙

合志又云崔元暐注文館詞林䇿二十卷又雜傳𩔖

載文館詞林文人傳一百卷宋史藝文志載文館詞

林詩一卷崇文總目載文館詞林彈事四卷皆全書

中之一類是編亦僅存六百六十二及六十四六十

八九十五四卷皆漢魏以來之詔令日本人用活字

𦙀擺印者會要又云埀拱二年二月十四日新羅王

金政明遺使請唐禮并雜文章令所司寫吉凶要禮

并于文館詞林内采其詞涉規戒者勒成五十卷賜

之是當時頒賜屬國之本原非足册此雖斷簡殘篇

而詔令則皆甚古且全書之體例亦可得其一斑矣

  臣軌二卷提要

唐武則天撰唐書藝文志及崇文總目鄭樵通志藝

文畧所載卷帙並同宋史不著錄案唐會要云長壽

二年三月則天自制臣軌兩卷令貢舉人習業停老

子又云中宗神龍二年二月二日赦文天下停習臣

軌依前習老子書分國體至忠守道公正匡諫誠實

愼密廉潔良將利人凡十章是編著錄久佚此册日

本人用活字板擺印卷末題埀拱二年撰乃日本人

妄增也

  樂書要錄三卷提要

唐武則天撰是編唐書藝文志著錄十卷宋志卽未

見闕佚久矣此日本人用活字版擺印僅存第五第

六第七三卷其中所引古籍如月令章句五經通義

三禮義宗信都芳刪注樂書蘇䕫樂志皆世所罕覯

未嘗不藉是以存其崖畧至所列旋宫之法十二相

生之圖尢足以僃參考則天尙有紫宸禮要十卷當

時與此并行今亦未見其書矣

  膳夫經一卷提要

唐楊煜撰煜官巢縣令是書成于大中十年詳西樓

跋唐書宋史藝文志並作膳夫經手錄四卷通志藝

文畧同王堯臣崇文總目亦作四卷手錄則作手論

爲轉寫之譌此從舊鈔本依樣過錄書僅六葉似後

人捃拾成編惟所載茶品甚詳分所産之地別優劣

之殊足與茶錄茶經資考證也

  岑嘉州集八卷提要

唐岑參撰參南陽人爲文本曾孫天寶三載趙岳㮄

第二人及第累官右補闕起居郞出爲虢州長史及

嘉州刺史杜鴻漸表薦安西幕府拜職方郎中兼侍

御史事蹟詳唐才子傳案岑詩律健整非晚唐纎碎

可比方回云學杜詩當先觀工部集中所稱詠敬歎

及交遊倡酬者其稱詠敬嘆則如蘇武李陵陶潛諸

人其交遊倡酬則如李白高適岑參之𩔖杜確序亦

稱岑每一篇絕筆則人人傳寫雖閭里士庶莫不諷

誦吟習焉其卷帙之數唐書藝文志及崇文總目通

考經籍考通志藝文畧焦竑經籍志並云十卷文淵

閣書目則云四册闕是編與杜確序合然如瀛奎律

髓所載同崔十三侍御灌口夜宿報恩寺作爲此本

所佚疑非唐人舊册矣

  列子注八卷提要

唐盧重元𢰅重元范陽人官司勲郎中爲思道元孫

詳新唐書宰相世系表列子注本甚希伏讀

四庫全書總目云老莊二子作注者不下百家列子

今尙僅存注本之行于世者張湛殷敬愼以外惟林

希逸口義及江遹解而已是編唐宋藝文志皆未著

錄鄭樵通志焦竑經籍志始見其目此則從道藏中

和光散人高守元沖虚至德眞經四解之內錄出發

刋依張湛注分卷足以羽翼湛注卽所徵引各籍亦

多與古本相同惟楊朱一篇注佚其半惜無别本可

補耳

  䜛書五卷提要

唐羅隱𢰅隱有兩同書

四庫全書巳著錄晁公武讀書志所載卷帙與此同

陳振孫書錄解題云求之未𫉬蓋佚巳久矣長編依

舊抄本影寫方回跋稱隱在京師舉進士畱七載不

咸通八年丁亥著讒書皆憤悶不平之言不遇于

當世而無所以泄其怒之所作今觀是編益信回言

之不虛然隱旣仕吳越能請舉兵討梁勸伐無道侃

侃大義又豈僅以文士見稱哉

  中興兩朝聖政六十四卷提要

此書不知編集人姓名起建炎元年淳熙十五年

書内標題謂之增入名儒講義皇宋中興兩朝聖政

其所采中興龜鑑大事記等書各低一格附後所謂

增入講義是也其書編年紀事體例一倣資治通鑑

爲之卷端有分類事目列十五門興復一任相二君

道三治道四皇親五官職六人才七禮樂八儒學九

民政十兵事十一財用十二技術道釋十三邊事十

四災祥十五每門各有子目共三百條案書錄解題

典故類有高宗孝宗聖政編要二十卷陳振孫云高

宗聖政五十卷孝宗聖政五十卷乾道淳熙中皆有

御製序此二帙書坊鈔節以便舉子應用之儲者也

據振孫所述知此卽彚合兩書而冠以中興兩朝之

名者所有御製序亦不復存葢亦書坊所刻故有增

入講義非進御之原本也此書流傳絕少今借宋刻

本影鈔自三十卷至四十五卷惜已闕佚無從訪補

  建炎筆錄三卷提要

宋趙鼎𢰅鼎字元鎭聞喜人登崇寕五年進士第官

至右僕射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安置潮州事蹟詳宋

史本傳是編藏書家目錄未見此從舊鈔本過錄所

記自宋高宗建炎三年正月車駕在維揚起訖于紹

興七年十二月十二朝辭上殿本末粲然蓋鼎耳目

所親見聞自確宋南渡雜史中之最有典據者也

  寶祐四年會天厯一卷提要

宋荆執禮𢰅執禮字里未詳是編藏書家未見著錄

此從曝書亭舊鈔依様影寫卷首有寶祐三年十月

中書省劄子末載造算各銜自荆執禮楊旂相師堯

而下凡六人案宋史律厯志稱南渡以後繼作厯者

凡八曰統元乾道淳熙會元統天開禧會天成天是

也又云今其遺法具在方册惟會天之法不全此則

譚玉等依會天厯推算故朱彝尊云由丙辰一歲推

之厯家可忖測而知其故已

  辨誣筆錄一卷提要

宋趙鼎𢰅鼎有建炎筆錄巳鈔錄是編前有自序稱

學術迂僻與衆背馳所上前後數千章其間豈無傳

播失實風聞文飾之誤不得不辨其他細故無足深

較云云所辨張邦昌僭竊干王時雍權京畿提刑有

新奉玉音之語卽史所稱檜惡其逼巳徙知泉州又

諷謝祖信論鼎嘗受邦昌爲命辨盗用都督府錢十

七萬卽史所稱檜忌鼎復用諷王次翁論其乾沒都

督府錢十七萬謫官居興化軍辨資善堂汲引親黨

卽史所稱封瑗爲建國公就學資善堂薦范仲爲翊

善朱震爲贊讀朝論謂二人極天下之𨕖蓋定國本

莫先于教徽欽以前未見史册並足以資考證雖篇

帙寥寥亦讀宋史者所不能廢也

  南嶽總勝集三卷提要

宋道士陳田夫𢰅田夫字耕叟居南嶽九眞洞老圃

菴是編從明人影宋本依樣過錄首卷列總圖一分

圖五及五峯靈迹又洞天福地以至厯代帝王爲𩔖

二十有七中卷叙寺觀及所産珍禽雜藥異花靈草

靈禽異獸纎悉畢載下卷叙唐宋異人高僧末附以

隱逸之士徵引博而叙述簡深有體要前有隆興甲

申拙叟序稱耕叟居南嶽往來七十二峯間三十餘

年訪求前古異人高僧靈蹤祕迹考其事而紀之云

云案宋史地志傳者頗希此則較唐李沖昭南嶽小

錄更爲詳僃尢足以證文淵閣書目作南嶽集三册

乃轉寫脫誤耳

  自號錄一卷提要

宋徐光溥𢰅光溥錢塘人是編依錢遵王所藏元孫

道明鈔本過錄有淳祐丁未譚聞友序凡宋時墨客

騷人以及名公鉅卿之號彚爲一書自處士以及村

莊分類三十有六附雜類于卷末事涉瑣屑然亦有

資考鏡也

  衢本郡齋讀書志二十卷提要

宋晁公武𢰅姚應績編應績公武門人此書在宋時

已兩本並行淳祐庚戌鄱陽黎安朝守袁州所刻謂

之袁本

四庫全書已著錄是編淳祐已酉南充游鈞知衢州

時所刻其所收書較之袁本幾倍之馬端臨作經籍

考全據是册如京房易傳宋太祖實錄太宗實錄建

康實錄之類悉與之合其文亦多至數倍伏讀

四庫全書提要云衢本不可復見此從舊鈔依樣影

寫經凡十類史凡十三類子凡十八類集凡四類次

序有法足爲考核之資

  友會談叢三卷提要

宋上官融𢰅融華陽人其字未詳陳振孫云不知何

人案書中稱其父嘗宰建之浦城縣是編前有天聖

五年自序卷帙與宋史藝文志通志藝文畧焦竑經

籍志並同觀文獻通考所載則作一卷疑轉寫之譌

但序稱記在人耳目者六十事此則僅及其半非有

缺佚或六爲三之誤字核其所紀皆宋代故事多言

報應示勸戒纎悉臚載間傷猥雜然如紀吕端出使

高麗與宋史端本傳合紀太平興國三年以定陶地

建爲廣濟軍與宋史地理志亦同要非絶無依據者

可比也

  孔叢子注七卷提要

舊本題曰孔鮒𢰅宋宋咸注咸字貫之建陽人天聖

二年進士仕至都官郞中詳何喬遠閩書是編依宋

巾箱本影鈔與晁公武郡齋讀書志陳振孫直齋書

錄解題卷帙相合以世所傳三傳之本校之夐然不

同如小爾雅廣言俗刻作俘罰也此作浮罰也禮記

投壺若是者浮正義所引可據也咸注亦典核簡潔

卷首載自序併進書表王伯厚玉海稱咸上所注揚

子孔叢子賜三品服今所注揚子更不可得矣

  孫子十家注十三卷提要

宋吉天保𢰅保字里未詳孫子一卷

四庫全書巳著錄伏讀

四庫全書總目云此書注本極夥如隋書經籍志唐

書藝文志馬端臨經籍考所載諸家然至今傳者寥

寥應武舉者所誦習惟坊刻講章鄙俚淺陋無一可

取故今但存其本文著之于錄是編依華陰道藏本

錄出十家者魏武一梁孟氏二唐李筌三杜牧四陳

皥五賈林六宋梅堯臣七王哲八何延錫九張預十

也十家之內多出杜佑乃佑作通典時引孫子而訓

釋之非爲孫子作注也案自魏武後注者莫先于孟

氏隋志可考而晁公武則誤以爲唐人道藏原本題

曰集注明人所刋又作注解此作十家注依宋志改

末附孫子遺說乃鄭友賢所𢰅也

  千金寶要十七卷提要

唐孫思邈原本宋郭思采錄刻石案舊唐書思邈本

傳止載千金方三十卷葉夢得避暑錄話稱其作千

金方時巳百餘歲後三十年又作千金翼方郡齋讀

書志書錄解題並載兩書云各三十卷今俗閒傳本

千金翼方九十三卷兩書淆溷不復可別不知何人

所定也郭思刻石在宋宣和間其所依据當是思邈

原本刻石在華州公署明正統景泰間又重刻石本

又有木刻本至隆慶時燿州眞人祠復有石刻案酉

陽雜俎謂昆明池龍宫有仙方三十首思邈以療龍

疾得之乃著千金方三十卷每卷置一仙方信爲方

書中之最可寶貴者書中稱痘瘡爲小兒丹毒卽元

人奇効良方所謂痘疹也或謂此疾出自近代者殆

不可從今從石本錄副以僃唐人方書之厓畧云

  一切經音義二十五卷提要

唐釋元應𢰅釋智昇開元釋教錄稱元應以貞觀之

末捃拾藏經爲之音義注釋訓解援引羣籍證據卓

明云云案齊沙門釋道惠爲經音義宋高僧傳

云唐釋慧琳爲大藏音義一百卷二書今皆不傳是

編唐書藝文志著錄名衆經音義此從釋藏本刋印

其中所引羣籍如鄭康成尙書注論語注三家詩賈

逵服䖍春秋傳注李巡孫炎爾雅注以及倉頡三倉

葛洪字苑字林聲𩔖服䖍通俗文說文音隱多不傳

之祕册元應通曉儒術著書該博惟昧漢人之通轉

假借泥後代之等韻是其所短也

  古淸涼傳二卷廣淸涼傳三卷績淸涼傳二卷

  提要

唐釋慧祥𢰅古淸涼傳宋釋延一𢰅廣淸涼傳續淸

涼傳宋張商英朱并所𢰅廣續二編藏書家多未著

錄惟古淸涼傳見宋史藝文志凡方域名勝及高僧

靈跡莫不詳載延一收捃故實推廣祥傳更記寺名

勝蹟以及靈異藥物其中多涉及儒家且有六朝人

文如晉釋支遁文殊像贊序又殷晉安郄濟川讚并

世所希見而遁序尢足補本集之所佚若王勃釋迦

如來成道記釋迦佛賦今四傑集文苑英華俱無之

是編或以爲金大定時寺中藏板末附補陀傳峨𡼴

讚乃元人所集明釋又從而附綴之也

  道德眞經補四卷提要

唐陸希聲𢰅案希聲吳郡人景融四世孫唐書本傳

稱其善屬文通春秋易老子論著甚多此書見于唐

書藝文志卷帙相符趙希弁讀書附志陳振孫書錄

解題皆不著錄凡儲藏家亦皆無之唯見于道藏必

字號明白雲霽道藏目錄詳注稱其以事理元會通

變機宜探至精之賾可謂神解其稱許如此今攷此

書發明老氏之㫖條達曲鬯視宋人之援老入佛者

大不侔矣唐人遺書傳世日少今從道藏校錄卷帙

完善洵可寶也

  泰軒易傳六卷提要

宋李中正𢰅中正字伯謙淸源人案宋史藝文志不

著錄諸家書目亦未載其名是編日本人用活字板

擺印凡言易者非泥陰陽卽拘象數此則專明人事

于起伏消長之機隨事示戒非空談者可及惜繫辭

以下本闕卷首乾卦九三以上及卷二之觀卦亦闕

然宏綱巨指尙可推尋如解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貞

云不利作一讀而君子則無往而不貞也于益卦六

二云或益之十朋之龜龜弗克違天助之也天人兩

助而能永貞以盡臣節錄存其說以僃讀易者之參

考焉

  春秋集傳十九卷提要

宋張洽撰洽有春秋集注及綱領

四庫全書巳著錄洽爲朱子門人宋史載道學傳伏

四庫全書總目云集注遺本僅存而所謂集傳則佚

之久矣是編元本二十六卷元延祐中李教授萬敵

刻于臨江路學洽曾孫庭堅挍正者卷首有宋端平

二年繳省投進狀經義考載庭堅後序云副使臧公

移文本路總府下學刋刻集傳沿革二書集傳雖成

而章卷倒亂文字差訛迨癸丑江南諸道行御史臺

行移各路春秋用張主一傳延祐庚寅詔興科目而

遠方士友購求者衆李廣文補刋集傳始爲全書云

惜此本缺卷十八至卷二十又卷二十三至二十六

共七卷然全書崖畧尙可推㝷如云魯公朝聘之禮

不行于王室及論衆仲言樂之失當以劉氏之說爲

宗論聖人書初之㫖當以公羊程氏之說爲正云文

公不會伯主以取晉怒云諸侯不得越境親迎辨穀

梁言恒事之非能集衆家所長討論歸于至當固春

秋家所不廢也

  九經疑難四卷提要

宋張文伯𢰅文伯字正夫樵陽人時代未詳朱彜尊

經義考列之錢承志之後疑宋末人是編千頃堂書

目經義考並作十卷此從澹生堂鈔本依樣過錄僅

總序及易詩書二經餘皆闕佚自序云嘗取五經三

禮與夫論孟究其大槪凡平日得于先儒之議論者

寸長片善靡有不錄又云開卷一覽九經大㫖瞭然

胸中矣雖其書專爲場屋而設然唐宋諸儒說經之

文捃拾不少可以廣見博聞足資考訂也

  爾雅新義二十卷提要

宋陸佃𢰅佃有埤雅二十卷

四庫全書巳著錄伏讀

四庫全書總目云爾雅新義僅散見于永樂大典中

文句譌闕亦不能排纂成帙案朱彝尊經義考則云

未見陳振孫書錄解題云頃在城南傳寫凡十八卷

其曾孫子遹刻于嚴州者爲二十卷是編從宋刻依

樣影抄凡二十卷殆卽子遹之所刻歟陸宰爲其父

作埤雅序云注爾雅畢更修此書易名埤雅言爲爾

雅之輔然二書體例絶然不同此則不若埤雅之貫

穿諸書旁通曲證也而自序以爲雖使郭璞擁篲淸

道跂望塵躅可也陳振孫云以愚觀之大率不出王

氏之學至句逗亦多不同如釋木樸枹者謂櫬采薪

佃則以謂字絶句注云謂之而後知釋蟲螼蚓蜸蠶

佃則以蠶字連下莫貈爲句注云蠶老而後眠不知

經典釋文讀蠶爲他典切又莫貈螳蜋蛑佃則連下

文虰字爲句雖本之方言然刑昺已引說文辨其失

指惟所據經文乃當時至善之本如釋言搘拄也則

作榰柱也皇華也則作華皇也釋天四時和謂之玉

燭則作四氣和河鼓謂之牽牛則作何鼓釋邱堂途

梧邱則作當途釋水河水淸且瀾漪則作灡漪釋草

萍蓱則作苹蓱莩麻母則作荸麻母蕭荻則作蕭萩

卷斾草則作卷施草檴橐含則作欔橐含釋木座接

慮李則作痤接慮李釋鳥楊鳥白鷢則作鸉白鷢鳥

鵲醜則作烏鵲醜並足以資考訂亦讀經者之所不

廢也

  集篆古文韻海五卷提要

宋杜從古𢰅從古字唐稽里居未詳陶宗儀云從古

官至禮部郎自序稱朝請郎尙書職方員外郎蓋指

其作書時而言是編藏書家未見著錄此依舊鈔影

摹從古以郭忠恕汗簡夏竦古文四聲韻二書闕佚

未僃更廣搜博采以成之序云比集韻則不足較韻

畧則有餘視竦所集則增數十倍矣案書史會要云

宣和中從古與米友仁徐競同爲書學博士高宗稱

先皇帝喜書設學養士獨得杜唐稽一人今觀其書

所譽良不虛也

  太常因革禮一百卷提要

宋歐陽修等奉敕𢰅案宋自太祖始命儒臣約唐之

舊爲開寶通禮至仁宗初年禮官王皥復論次太宗

眞宗兩朝已行之事名曰禮閣新編止于天禧五年

其後賈昌朝等復加編定名曰太常新禮止于慶厯

三年嘉祐中修奉敕重定此書至治平中上之于朝

英宗賜名太常因革禮見于修之自序如此然書後

淳熙十五年李璧跋以爲此老蘇先生奉詔所修

攷歐公爲老泉墓誌云會太常修纂建隆以來禮書

乃以爲霸州文安縣主簿使食其祿與陳州項城縣

令姚闢同修典禮爲太常因革禮一百卷則此書雖

爲修所上其體裁出于蘇洵居多書中分總例二十

八卷吉禮三十三卷嘉禮九卷軍禮三卷凶禮三卷

廢禮一卷新禮二十一卷廟議十二卷總例內子目

二十八吉禮子目三十七嘉禮子目十七軍禮子目

六凶禮子目二十五廢禮子目九新禮子目三十七

廟議子目二十六計共百卷八門一百八十五目郡

齋讀書志直齋書錄解題不載此書儲藏家亦絕無

著錄者兹從舊鈔本影寫失去五十一至六十七凡

十七卷書中亦多闕文無從訪補其書所采擇者自

開寶通禮禮閣新編太常新禮三書之外復有會要

實錄禮院儀注禮院例册封禪記明堂記慶厯祀儀

等書至爲賅僃蓋治平之際正宋室最盛之時而又

出于名臣名儒之所訂定汴京四朝典禮粲然具僃

足以資考鏡者固不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