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揅經室集 (四部叢刊本)/詩卷第六

詩卷第五 揅經室集 詩卷第六
清 阮元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詩卷第七

揅經室四集詩卷六  琅嬛仙館詩略

 癸亥

  癸亥正月二十日四十生日避客往海塘用

  白香山四十歲白髮詩韻

春風四十度與我年相期駐心一迴想意緒紛如

絲 慈母久遠養長懷雛燕悲元十歲時 母嘗㸃白香山燕詩示

劉叟等篇口授成誦 嚴 君七旬健以年喜可知人生四十

歲前後關壯衰我髮雖未白寢食非往時生日同

白公恐比白公羸白香山正月二十日生見文公集百事役我心

所勞非四肢學荒政亦拙時時懼支離宦較白公

早樂天較公遲我復不能禪塵俗日追隨何以卻

老病與公商所治

  澹凝精舍卽事

雪消靑草出晴沙淡綠梅枝滿著花石上寒泉冒

深淺風前春色試淸華一峯巳染苔痕溼半鏡還

分樹影斜難得小齋閒坐久夕陽時候啓窗紗

  吳蜀師甎八甎吟館同人分詠八甎之一

   吾鄕平山堂下濬河得古甎文二日蜀師

   其體在篆隸間久載于張燕昌金石契中

   未知爲何代物近年在吳中屢見蜀師古

   甎兼有吳永安三年及晉太康三年七月

   廿日蜀師作者然則蜀師爲吳中作甎之

   氏可知按揚州當三國時多爲魏據惟吳

   五鳳二年孫峻城廣陵而功未就見于吳

   志本傳此年紀與永安永康相近然則此

   甎爲孫峻所作廣陵城甓無疑矣

吾鄕江淮間崑岡爲地軸井韓列雉堞如泥塞圅

谷漢末之故城當是濞所築孫峻圖壽春將作曾

親督遺此一尺甎薶在平山麓有文曰蜀師匠者

或師蜀永安及太康蜀師吳所屬廣陵魏久據不

領孫氏牧惟五鳳二年爲峻所蹙城城雖未

成一簣巳多覆殘甓今尙存吳志朗可讀孫峻豎

子耳殺恪諸葛何其酷恪所不能城峻也安能續

揚城無降將嬰守每多戮哀此古瓴甋屢受石與

汪容甫廣陵對云廣陵一城厯十有八姓二千餘年而亡城降子不出于其間摩挲蜀

師交千年歎何速晉城久巳蕪廢池更喬木宋姜夔詞

云自邊馬窺江去後廢池喬木猶厭言兵漸黃昏淸角吹寒都在空城按劉宋及趙宋南渡時揚州

荒蕪爲尢甚吾鄕少古碑得此漢甎足五鳳當延熙稱

漢遵綱目朱子綱目吳五鳳二年爲漢後主延熙十八年仙館列八甎照

以雁鐙燭刻燭或聯吟詩成受迫促淸暇想李程

日光照如玉

  與諸友分賦商周十三酒器爲 堂上壽得

  商父丁角商父丁角有饕飻山雷文甚緻內銘三十二字日庚申王在東門

   夕王格宰椃從錫貝五朋用作父丁尊彝十六月惟王乙祀角又五外銘三字日庚

   丙冊案十六月者董逌謂商君自始卽位月通數之例也且商器之銘月每在前而

   祀在後也

吾鄕有酒器十三銀鑿落今吾積吉金其數亦相

若就中文多者厥有父丁角饕餮突猙獰山雷運

盤礴銀花漫靑白金衣發斑駁三足自鼎鼎雙角

何嶽嶽無柱亦無流求形異于爵其容當四升今

量三爵弱鄭說角卽觥蒼兕露掎捔內銘卅一字

東門王夕格庚申宰椃從尊彝錫貝作其末紀五

數特角肖手握東門居靑陽重屋梴松桷宰椃名

無徵商書本闕略賴此鑄篆文勝于左邱削大賚

富五朋金錫付鑪錯父丁爲王臣銘詞殊敬恪伊

巫曁甘傅世系誰可度外銘庚丙冊亦難推月朔

紀月至十六斯乃子氏學歐陽疑未明董逌識頗

卓先月後乙祀殷禮考鑿鑿萬物孰最壽吉金至

確况此四千年傳之自殷亳舉以奉 親娛春

酒周尊酌諸友飮且詠絶麗復沈博寶用蘄永年

眉壽長綰綽仲春日丙辰

錫玉適連珏擬待述職旋紀

恩銘諸鎛二十日蒙  恩賞白玉壽字如意一枝

  爲朱椒堂爲弼題朱氏月潭八景圖冊

黃鳥何睍睆楊柳何依依未若紫陽山鶺鴒鳴且

柳堤鳴鶯

松石交淸蒼晴嵐浮暖翠虛亭寂無人此中有古

松石晴嵐

苔磯新綠溼隔溪烟雨暗垂釣本忘機淸川向人

釣臺烟雨

一夜風雨聲䀨耳何縱橫曉來看飛瀑石上春雷

石門瀑漲

月出東南隅澄潭影先得疎林風定後浮作淡黃

澄潭印月

莫買鵝溪絹畫作堂前屏請看南山色㬪如螺髻

南屏疉翠

晚山綠沈沈平林烟漠漠間殺寺門秋一杵殘鐘

西山晚烟

空山多雨雪尙有千年樹詩人慕月潭敝廬在何

玉峯積雪

  自題珠湖射鴨圖小𧰼

射鴨復射鴨鴨向菰蘆飛菰蘆何蒼蒼秋樹何依

依扁舟泛珠湖西風吹我衣湖波淸且遠日暮澹

忘歸昔日俗情少今時塵迹違但讀孟郊詩竹弓

無是非

  澹凝精舍卽事

難得從容愛景光今朝初覺暮春長石邊蕉葉簾

前綠窗外花枝鏡裏香鳥壓籐稍低著水魚跳池

影上搖牆新茶一椀人淸暇不管西山下夕陽

  綠陰課詁經精舍擬作

幾番春雨亂紅披重到園林一月遲涼意轉生亭

午後淸光多在嫩晴時輕寒輕暖人初靜如水如

雲鳥不知待過黃梅好時節新蟬嘶破影參差

  澹凝精舍初夏

圖書簿領共籤厨樹木蒙茸六七株梔子花開風

氣暖芭蕉葉大雨聲麤石中溜似天台瀑階下池

如雁宕湖多少洞天游不得此間便是小方壺

  那東甫同年由廣東奉

使過浙賦贈

使君旌節駐杭州民說公孫尙黑頭鈴閣竟如同

館住弓弢間爲入吳收山中辦賊蠻烟淨湖上聯

吟春水柔四十年華五離合予與東甫同四十歲幾多歡喜

幾多愁

  飛霜鏡引

   眞子飛霜鏡逕今尺五寸七分體圓外作

   八瓣菱花形背白如水銀左方四竹三笋

   一人披衣坐狨置琴于膝前有几几置短

   劒二爐一又一物不可辨右方一鳳立于

   石二樹正圓如帚形下方爲池池中一蓮

   葉葉上一龜龜値鏡之中虛其足下卽爲

   鏡之背鈕也上方有山雲銜半月形月中

   有顧SKchar形雲下作田格格中四正字曰眞

   子飛霜眞子者鼓琴之人飛霜其操名也

   予審此爲晉鏡何以知之以書畫之體知

   之也書非篆隸晉以後體也畫樹直立圓

   形如帚畫月内加SKchar此晉人法也予曾見

   唐人摹顧愷之洛神賦圖樹形與此同且

   畫太陽升朝霞句日中有陽烏實同此形

   矣眞子飛霜于書無所考見予以意推之

   或卽晉戴逵耶晉書逵本傳云逵能鼓琴

   工書畫其餘巧藝靡不畢綜師事術士范

   宣于豫章宋書戴仲若傳云漢始有佛像

   形制未工戴逵特善其事据此二史則善

   鼓琴善畫善鑄銅師術士逵一人實兼綜

   之則眞子將母卽逵也錢博士坫云古人

   製器原欲以流傳後世使其人不作此鏡

   則湮沒無聞矣故好事好名之徒今亦不

   如古据博士此言眞子若非戴逵微此鏡

   則眞子無傳矣爲逵鏡可寶非逵鏡九可

   寶也

五更曉月霜天高匣中寶鏡悲六朝鏡如霜月月

如鏡人間天上常相遭鏡中何所有眞子坐彈琴

琴中何所有必是變徵淸商音竹笋出林蓮出池

眞子坐當春夏時一彈天地有秋氣蓮葉𢡖淡游

神龜再彈長空轉寒月鳳皇夜呌𩀱梧枝三彈四

彈淸霜飛素娥靑女顰蛾眉菱花內有古人面凛

然冷逼誰敢窺剡溪高人戴安道作畫笵銅盡工

巧或是王門破琴後幽涷三商眞大好又疑眞子

原無名以鏡寫神琴寫情霜華落指看不見惟見

鏡臺秋月明秋月復秋月千年磨不缺負局聽琴

聲琴聲久消絕琴聲絶兮眞子歸劒沈秋水兮鏡

滿春暉掛高堂兮曜日懸池館兮照衣春蠶珥絲

七絃溼新篁解籜桐葉肥繁星徹夜早霞暖何處

寒霜背月飛

  壬戌孟夏由靈隱徒步過韜光庵直上北高

  峯頂癸亥夏日又至韜光畱題韜光觀海畫

  卷中

潮聲不到北高峯惟見樓頭海日紅健足直淩山

色外詩情渾付竹光中胸前泉石千層起眼底江

湖一望通欲學樂天遊兩寺那堪吟眺總悤悤

  夏日過雲棲

入山三五里修逕夾松篁滿地綠雲滑隔林紅日

涼客來惟飮水僧老但焚香莫向城中去炎歊日

正長

  西院平臺落成

平臺石磴路三盤到此方知眼界寛百尺梧桐扶

碧柱四圍雲岫倚紅欄隔江風雨連潮聽入夜星

河帶月看本欲乘風便歸去瓊樓高處況無寒

  虎邱後山小憩

虎邱開北戸平野意蒼然遠水千邨稻斜陽萬樹

蟬風𮞉殘暑外人在暮山前三度來游憩流光巳

八年

  沂州道中

殘暑戀河北浮歊殊未收農心愁晚旱客夢怯長

郵密雨漫天落涼泉滿地流風雲眞快意一氣接

新秋

百里蘭陵路秋風生袷衣曉涼蟲語響新雨豆花

肥眽眽墮黃月頻頻繞翠徵遙知秦蜀外到處靜

朝暉

  曉過敖陽

殘月淡無色自向西嶺斜東山鬱蒼翠絢以朱明

霞佳哉嶅山峯松柏紛如麻單椒冒秀澤百丈靑

蓮花魯諱廢不得千載停征車孰可比秋色岱陰

雙鵲華

  羊流坫

去嶽尙百里羣山巳壯哉白雲出梁甫靑氣隱徂

徠日暮吟何在南州碑亦摧古人塵轍外幾輩叱

車來

  自新泰至泰安僕馬巳憊而日始午更乘山

  輿登岱夜宿 孔子廟曉觀日出作

蒙山居魯東其高巳無量孰知泰山麓遠在蒙頂

上蒙陰二百里嶽起地勢仰行行過徂徠巖巖入

高望仲秋日當午將登氣先壯險嶺戒𮞉馬懸崖

記御帳盤道多旋折羣峯無定向飛泉渙其聲天

風與之盪絕壁松倒垂雕鶚不及掠何由溼蒼翠

白雲日相養石磴十八重直立無可傍前踵接後

頂志歛疇敢放及其登天門萬里詄蕩蕩半㸃

父烟一綫汶河漲平野若滄海衆山起靑浪落日

雲霞昏翻騰變千狀拂拭舊題名暮拜 孔子象

小夢日輪轉午夜天雞唱日觀開扶桑元氣浴滉

瀁色鑄黃金天嶽影搖淸曠陽烏𦊅躍出鼂采忽

飛颺雙眸倐爾明一嘯劃然鬯氣從平旦復心與

天機長嗟此封禪基土壤古不讓七十二代君何

年路始剏持此問古人夷吾亦惆悵

  癸丑七月赴山東夜宿新城縣南萬柳月明

  蟬聲徹夜今復以癸亥七月入都過此以一

  絕紀之

曾是新城借榻眠深林涼月夜鳴蟬十年四度匆

匆過又是秋風退暑天

  出古北口

盧龍古塞曉霜飛千里陰山鐵作圍城窟水寒宜

飮馬關門風緊乍添衣到來幾樹初黃葉此去無

山不翠微爲語白檀沙上雁江南依舊稻粱肥

上親獲鹿於山莊得

賜割鮮

神武調鎗凖山莊鹿柴前近臣新

賜食畺吏亦

頒鮮識味思茸客延齡借角仙擬供 堂上膳

恩意壓華筵

  過普陀宗乘須彌福壽二廟

武列多秋水東流石梃峯都綱如小邑大藏盡高

墉丹壑方千尺香臺疉七重石門雙白象金屋九

黄龍樓曲層層起欄𮞉面面逢鐵旗輕似羽銅鐸

響於鐘藩部膜爲拜諸天玉作容晚來邊月滿孤

塔出靑松

  萬樹園

賜宴時蒙古王公及囘部越南貢使皆列坐參贊

  侯德楞泰亦凱旋紀

恩一首

灤山秋霽

御筵開上將初銜飮至杯東走名駒大宛到北飛

馴雉越裳來魚龍戲畢諸藩拜薇𦬊詩成二雅材

何幸使臣歸述職得叨

恩命共趨陪

  中秋日山莊

恩賜曲宴用唐王建詩韻

宫槐月上動昏鴉

賜宴歸來燭巳花今夜眞如天上住瓊樓西畔一

仙家

 過靑石梁用陳雲伯顧鄭鄕廷綸倡和詩韻

盤龍身蜿蜒飛鳳翼腷膊山勢雖雄奇非人終寂

寞庚庚靑石梁跡阻心驚愕疇能驅輪轂上與石

搏漢晉久恢張金元亦礌硌疑是烏桓開或爲

慕容鑿山脈向東走象緯測外博盤旋登領脊攀

援上肩髆礙馬刪枯槎滑足塞淸汋客嗟行路難

人減游山樂及其升高梁潑眼頓揮霍南山與北

山萬壑低於腳白雲參錯之一一起垠堮山光翠

太濃天色靑轉薄仙靈定來往虎豹敢騰攫是時

秋八月西風寒始作塞雁向陽飛蕃馬思北躍去

來挈吟侣驤首倚寥廓吳山吾管領四載住城郭

春遊嫌騶從夜景阻筦鑰縱有得句時但向梅花

索顧陳詩並好山林復臺閣披圖想塞垣心旌共

懸度快哉度此梁心胸屢開拓語險山失奇筆銳

石將削我

朝合中外威德連北幕四十九藩臣奔走懼少卻

逾兹興桓嶺振以尼山鐸三秋駐

翠䍐萬象呈谿壑

輦道仰鬱盤馬埓遠連絡金根

天子車陰羽王會鶴高山作康之周雅歌桓酌

御氣通虹梁豈復有虎落所以輪蹄鐵日與石火

爍今年秋氣早霜月巳弦魄𮞉思癸丑秋十年事

猶昨天外多劒峯依然礪靑鍔詩人復歸來得句

定各各行吟涉灤水如嵩繞伊洛梁上雲漫漫梁

下波漠漠

  入古北口

策馬初𮞉紫塞間斜陽閑煞萬重山晚來小雨西

風急人與秋雲共入關

  古北口月夜

邊月照長城蒼涼萬古情西風入遙夜秋色更分

明客路無多日鄕心何易生江南如有夢香露桂

花淸

  秋柳

盧龍塞内古漁陽秋柳蕭蕭一萬行邊馬歸來猶

戀影曉烏嗁後漸飛霜還思厯下西風裏又過琅

琊大路㫄況是淮南悲落葉隋隄千樹接雷塘

  題錢裴山同年 使車紀勝圖

西南山川天下奇山靈望客來圖之儒臣足底無

遠道不行萬里空吟詩吾友錢君富經術吳山越

水開須眉文章一出冠天下奉

詔偏走西南陲西陲何所有蜀道一千里人盤空

外行棧從天上起劍閣天彭橫白雲巫峽瞿塘瀉

秋水此時使者珥筆來短衣匹馬秦關開題詩一

夜過井絡蠶叢祠外銀河𮞉蜀才樂得獻其秀巴

猿不敢鳴其哀南陲夫如何衡雲連粤桂瀟湘弔

二妃蒼梧拜虞帝荔浦藤江到處佳玉筍瑤篸列

無際使者到此詩更新放筆直欲無古人三江五

嶺入卷軸蠻花SKchar2草扶車輪以詩敎士在溫厚孤

寒八百皆𮞉春或云官似漁洋叟入蜀年同三十

九天將靈境付詩筆一百餘年入君手我云杜陸

詩則同桂海虞衡彼未有長安八月藤花館錢君

示我𩀱圖卷固知君不以詩重邊事關心應不淺

西川殘宼正加兵交趾庸臣系將殄聚米爲山過

隴西鑄銅成柱來崇善癸亥入都喜見君太平氣

象皆欣欣越裳入貢𠕋藩服兩川奏凱侯將軍君

久執筆在樞密詞頭爛漫騰高文

帝曰汝楷文且勤

敕之宰相書其勳我來展圖題句出都去但見西

南萬里無煙雲

  馬秋藥光祿用曹唐游仙七律體擬爲古人

  贈荅詩一卷屬於歸途玩之傚擬三首

  武林漁人誤入桃花源贈隱者

桃花流水趁谿魚誤入秦源見隱居與我談如新

讀史諒君藏有未焚書津邊沮溺非依楚海外神

仙不遇徐若問相逢是何客太元年代武陵漁

  桃花源隱者贈别漁人

桃源深處爲逃秦問荅何緣得主賓嬴氏帝應三

十世桃花紅近一千春滄桑我尙悲黔首雞黍君

休告外人洞口春風最惆悵再來爭得不迷津

  漁人重㝷桃花源不得

萬壑千巖路巳差更於何處覓田家白雲采采藏

流水紅雨紛紛漲落花一宿山邨疑夢幻扁舟天

地感年華永初以後誰相似處士門前五柳斜

  珠湖草堂因洪湖汎濫屢在水中癸亥入

覲過揚州尙無水患小住一夕分題八首

將軍舊游地草堂成小築甓社走明珠三面繞林

屋開窗弄夕霏光暉生草木珠湖草堂

陂塘三十六曾說古揚州一角黃子湖最向東北

流虛亭人不到五月涼如秋三十六陂亭

高樓臨柴門六尺南窗小廿里甘泉山隔湖出林

表遠峯更江南雨餘靑了了湖光山色樓

曲渠如碧環循行六百步晩來撤板橋不接邨前

路中多徑尺魚魯望有漁具

一壑復一邱自謂或過之偶聞黃鳥聲瞿然生遠

思升高何所賦三復綿蠻詩黃鳥

芳沼射堂西綠樹繁陰接疉石作坡陀采蓮不用

楫昨夜夢靈龜游上靑蓮葉龜蓮

采菱復采菱乃在湖之湄春水生菱葉秋風摘菱

絲芙蓉𣺌何所隔水露筋祠

扁舟竹枝弓小篷打雙槳南湖與北湖隨風任來

往落日歸草堂悠然洽淸賞射鴨

  夜宿 母墓

夜月滿雷塘邱隴積縞素衰草咽殘蛩SKchar然溼寒

露時有微風來搖動長松樹哀哉遠游子歸來泣

母墓四年持使節皆在杭州駐廣厦席厚旃明鐙

雜香炷豈知檐外月照此荒阡路乃知仕宦久不

及童與孺草廬四更泠幸得兩宿住或有歎息聲

愾然一來顧夜氣將爲霜烏嗁天巳曙傷心黯無

言又拜墓門去

 癸亥九月十九日與諸故友相聚於平山堂

  爲展重陽詩會卽以贈别

不到虹橋漫四年歸來松菊尙依然家山乍見翻

疑夢故友相逢盡似仙舊雨一番文字飮重陽兩

度暮秋天芙蓉樓句何珍重吳楚連江又放船

  九月廿一日舟至瓜步康山主人江表叔文

  叔送余至江上乃同爲金焦之游是日秋

  霧曉歛澄江無浪遂登金山步玉帶橋憩水

  月菴觀坡公玉帶時風從東南來三折颿至

 焦山丹徒縣尹萬君承紀亦拏舟登山偏游

 林徑過危棧觀陸務觀題名厯松寥閣海雲

 堂諸精舍觀周南仲鼎瘞鶴銘殘字及余所

  置漢定陶鼎山有僧巨超號借菴工詩以新

  詩一卷相示過午登舟北固諸山蒼然屏立

  高颿縱橫上下無際兩㟁秋蘆作花數十里

  明若積雪風力催舟颯然巳至京口矣爲賦

  二律簡康山主人兼寄借菴萬令尹

揚州簫管臥聽𮞉瓜步紅船霧裏催渡口有人共

颿楫江心何地起樓臺橋痕挂水夜潮落塔影横

空秋日開解識坡公畱帶意百年能得幾囘來

布颿收向午潮中松閣雲堂曲棧通終古碧螺浮

海氣滿山黃葉受江風巳看寶意生雙鼎更喜詩

情屬巨公手把一編歸北固蘆花如雪夕陽紅

  重題秋江載菊圖卷

霜滿蒲颿風滿窗金焦山色碧雙雙今年添得詩

中畫我與黃花同渡江

莫嫌秋淡魏公家載入江南痩影斜花自無言人

自淡肯敎心事不如花

  題桃花春浪渡江圖

兩㟁桃花百里紅一江春浪受東風武林溪窄漁

舟小未必能如此畫中

  冬至前澹凝精舍閒坐

灤水初歸百事并今朝稍覺案塵輕日光當戸玻

璃暖霜氣入池沙石淸晩桂數枝依痩菊春蘭一

朶伴香橙時盆中晩桂復開數枝春蘭亦開一朶菊根稺蘂尙有作花者同在冬至之時

友人多賞之閒來一誦長楊賦金碧離宮憶鎬京

  甬江夜泊

風雨暮瀟瀟荒江正起潮遠颿連海氣短燭接寒

宵人靜怯聞角衣輕欲試貂遙憐荷戈者孤㠀夜

蕭寥

  題陳默齋參軍廣凝攤書圖

安瀾園外暮潮平數徧藏書又論兵我與將軍同

意氣半爲將種半書生

萬丈長塘海勢危四年與我共支持如今投筆閩

中去銕弩三千卻付誰

交南戰艦雖摧破尙有孫恩號水仙謂閩盜蔡牽我欲

勸君更橫海攤書萬卷上樓船

  種園葵烹食之

自種園葵烹鴨腳幾番翦摘更蔥蘢智能衞足開

三徑心本傾陽耐一冬古鼎乍調春雨滑琱戈閒

刈綠煙濃不因考古寕嘗此欲問黟山辨穀農

易田徵君

  冬至日澹凝精舍分詠得測晷時以簡平三辰渾蓋等儀

    測冬至日影

日行極南陸短景縮昏曉黃道廿四度最遠離赤

道往者必將返經緯爭分秒我有銅𧰼儀泰西之

所造渾圜與平圜規運窮蒼昊㣲陽射影筒一點

明且皎簡平記三拔渾蓋演之藻化渾以爲平歛

大寄之小一尺銅簫中極目望天表何須鍼指南

所向無不了日輪距天頂今日最𣺌𣺌斜升復㫄

降半酉亦半卯甲子交下元日向北來繞初昏測

恆星亦頗見參昴儀背具方矩望影兼直倒高遠

此可求不必學海㠀窺器驚其奇掩卷歎兹巧疉

鼓夜沈沈垂鐙春杳杳窗外寒月出梅影落冰沼

明朝試來看一綫旭光早

  臘月十九日拜蘇公祠

西湖臘後待春還寂寂祠堂竹石間澹蕩閑情如

遠水崢嶸殘歲似寒山幾枝柔櫓搖淸響百樹梅

花破冷慳記取坡公此生日一年好景最相關

  立春日

恩賜福字來浙恭紀

內殿近簪豪東南秉節旄

兩朝

天藻麗五福畫堂高力薄因

恩重心慚爲

寵褒儒生乏經濟豈有微勞近有顯親揚名不改儒生本色經濟

自典謨出何事不可爲勉爲一代偉人諸  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