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揚州芍藥譜
作者:王觀 北宋

宋王觀撰。觀字達叟,如臯人。熙寧中嘗以將仕郎守大理寺丞,知揚州江都縣。在任為揚州賦上之,大蒙褒賞,賜緋衣銀章。事跡見《嘉靖維揚誌》中。汪士賢刻入《山居雜誌》,題為江都人者誤也。揚州芍藥,自宋初名於天下,與洛陽牡丹俱貴於時。《宋史·藝文誌》載為之譜者三家,其一孔武仲,其一劉攽,其一即觀此譜。而觀譜最後出,至今獨存,孔、劉二家則世已無傳,僅陳景沂《全芳備祖》載有其略。今與此譜相校,其所謂三十一品,前人所定者,實即本之於劉譜。惟劉譜有“妒裙紅”一品,此譜改作“妒鵝黃”,又略為移易其次序,其劉譜所無者,新增八種而已。又觀後論所稱,或者謂唐張祜、杜牧、盧仝之徒,居揚日久,無一言及芍藥,意古未有如今之盛雲雲,亦即孔譜序中語,觀蓋取其意而翻駁之。至孔譜謂可紀者三十有三種,具列其名,比劉譜較多二種。今《嘉靖維揚誌》尚存原目,亦頗有所異同焉。

天地之功,至大而神,非人力之所能竊勝。惟聖人為能體法其神以成天下之化,其功蓋出其下而曾不少加以力。不然,天地固亦有間而可窮其用矣。余嘗論天下之物,悉受天地之氣以生,其小大短長、辛酸甘苦,與夫顏色之異,計非人力之可容致巧於其間也。今洛陽之牡丹、維揚之芍藥,受天地之氣以生,而小大淺深,一隨人力之工拙,而移其天地所生之性,故奇容異色,間出於人間;以人而盜天地之功而成之,良可怪也。然而天地之間,事之紛紜出於其前不得而曉者,此其一也。洛陽土風之詳,已見於今歐陽公之記,而此不復論。維揚大抵土壤肥膩,於草木為宜。《禹貢》曰:“厥草惟夭是也。”居人以治花相尚,方九月十月時,悉出其根,滌以甘泉,然後剝削老硬病腐之處,揉調沙糞以培之,易其故土,凡花大約三年或二年一分;不分,則舊根老硬,而侵蝕新芽,故花不成就。分之數,則小而不舒,不分與分之太數,皆花之病也。花之顏色之深淺,與葉蕊之繁盛,皆出於培壅剝削之力。花既萎落,亟剪去其子,屈盤枝條,使不離散。故脈理不上行而皆歸於根,明年新花繁而色潤。雜花根窠多不能致遠,惟芍藥及時取根,盡取本土,貯以竹席之器,雖數千裏之遠,一人可負數百本而不勞。至於他州,則壅以沙糞,雖不及維揚之盛,而顏色亦非他州所有者比也。亦有逾年即變而不成者,此亦系夫土地之宜不宜,而人力之至不至也。花品舊傳龍興寺山子、羅漢、觀音、彌陁之四院,冠於此州,其後民間稍稍厚賂以匄其本,壅培治事,遂過於龍興之四院。今則有朱氏之園,最為冠絕,南北二圃所種,幾於五六萬株,意其自古種花之盛,未之有也。朱氏當其花之盛開,飾亭宇以待來遊者,逾月不絕,而朱氏未嘗厭也。揚之人與西洛不異,無貴賤皆喜戴花,故開明橋之間,方春之月,拂旦有花市焉。州宅舊有芍藥廳,在都廳之後,聚一州絕品於其中,不下龍興、朱氏之盛。往歲州將召移,新守未至,監護不密,悉為人盜去,易以凡品,自是芍藥廳徒有其名爾。今芍藥有三十四品,舊譜只取三十一種。如緋單葉、白單葉、紅單葉,不入名品之內,其花皆六出,維揚之人甚賤之。余自熙寧八年季冬守官江都,所見與夫所聞,莫不詳熟,又得八品焉,非平日三十一品之比,皆世之所難得,今悉列於左。舊譜三十一品,分上中下七等,此前人所定,今更不易。


上之上编辑

冠群芳编辑

大旋心冠子也。深紅、堆葉、頂分四五旋,其英密簇,廣可及半尺,高可及六寸,艷色絕妙,可冠群芳,因以名之。枝條硬,葉疏大。

賽群芳编辑

小旋心冠子也。漸添紅而緊,枝條及綠葉並與大旋心一同。凡品中言大葉、小葉、堆葉者,皆花葉也;言綠葉者,謂枝葉也。

寶妝成编辑

髻子也。色微紫,於上十二大葉中,密生曲葉,回環裹抱團圓,其高八九寸,廣半尺余,每一小葉上,絡以金線,綴以玉珠,香欺蘭麝,奇不可紀,枝條硬而葉平。

盡天工编辑

柳浦青心紅冠子也。於大葉中小葉密直,妖媚出眾。儻非造化,無能為也,枝硬而綠葉青薄。

曉妝新编辑

白纈子也。如小旋心狀,頂上四向,葉端點小殷紅色,每一朵上,或三點、或四點、或五點,象衣中之點纈也,綠葉甚柔而厚,條硬而絕低。

點妝紅编辑

紅纈子也。色紅而小,並與白纈子同,綠葉微似瘦長。

上之下编辑

疊香英编辑

紫樓子也。廣五寸,高盈尺,於大葉中細葉二三十重,上又聳大葉如樓閣狀,枝條硬而高,綠葉疏大而尖柔。

積嬌紅编辑

紅樓子也。色淡紅,與紫樓子不相異。

中之上编辑

醉西施编辑

大軟條冠子也。色淡紅,惟大葉有類大旋心狀,枝條軟細,漸以物扶助之,綠葉色深厚,疏而長以柔。

道妝成编辑

黃樓子也。大葉中深黃,小葉數重,又上展淡黃大葉,枝條硬而絕黃,綠葉疏長而柔,與紅紫者異。此品非今日之黃樓子也,乃黃絲頭中盛則或出四五大葉,小類黃樓子。蓋本非黃樓子也。

掬香瓊编辑

青心玉板冠子也。本自茅山來,白英圑掬,堅密平頭,枝條硬而綠,葉短且光。

素妝殘编辑

退紅茅山冠子也。初開粉紅,即漸退白,青心而素淡,稍若大軟條冠子,綠葉短厚而硬。

試梅裝编辑

白冠子也。白纈中無點纈者是也。

淺妝勻编辑

粉紅冠子也。是紅纈中無點纈者也。

中之下编辑

醉嬌紅编辑

深紅楚州冠子也。亦若小旋心狀,中心緊堆大葉,葉下亦有一重金線,枝條高,綠葉疏而柔。

擬香英编辑

紫寶相冠子也。紫樓子心中細葉上不堆大葉者。

妒嬌紅编辑

紅寶相冠子也。紅樓子心中細葉上不堆大葉者。

縷金囊编辑

金線冠子也。稍似細條深紅者,於大葉中細葉下,抽金線,細細相雜,條葉並同深紅冠子者。

下之上编辑

怨春紅编辑

硬條冠子也。色絕淡,甚類金線冠子而堆葉,條硬而綠,葉疏平,稍若柔。

妒鵝黃编辑

黃絲頭也。於大葉中一簇細葉,雜以金線,條高,綠葉疏柔。

蘸金香编辑

蘸金蕊紫單葉也。是髻子開不成者,於大葉中生小葉,小葉尖蘸一線金色是也。

試濃妝编辑

緋多葉也。緋葉五七重,皆平頭,條赤而綠,葉硬、皆紫色。

下之中编辑

宿妝殷编辑

紫高多葉也。條葉花並類緋多葉,而枝葉絕高平頭。凡檻中雖多,無先後開,並齊整也。

取次妝编辑

淡紅多葉也。色絕淡,條葉正類緋多葉,亦平頭也。

聚香絲编辑

紫絲頭也。大葉中一叢紫絲細細是也,枝條高,綠葉疏而柔。

簇紅絲编辑

紅絲頭也。大葉中一簇紅絲細細是也,枝葉並同紫者。

下之下编辑

效殷妝编辑

小矮多葉。也與紫高多葉一同,而枝條低,隨燥濕而出,有三頭者、雙頭者、鞍子者、銀緣(絲?)者,俱同根,而土地肥瘠之異者也。

會三英编辑

三頭聚一萼而開。

合歡芳编辑

雙頭並蒂而開,二朵相背也。

擬繡韀编辑

鞍子也。兩邊垂下如所乘鞍狀,地絕肥而生。

銀含棱编辑

銀緣也。葉端一棱白色。

新收八品编辑

禦衣黃编辑

黃色淺而葉疏,蕊差深,散出於葉間,其葉端色又微碧,高廣類黃樓子也。此種宜升絕品。

黃樓子编辑

盛者五七層,間以金線,其香尤甚。

袁黃冠子编辑

宛如髻子,間以金線,色比鮑黃。

峽石黃冠子编辑

如金線冠子,其色深如鮑黃。

鮑黃冠子编辑

大抵與大旋心同,而葉差不旋,色類鵝黃。

楊花冠子编辑

多葉白心,色黃,漸拂淺紅,至葉端則色深紅,間以金線。

湖纈编辑

紅色深淺相雜,類湖纈。

黽池紅编辑

開須並萼,或三頭者,大抵花類軟條也。

後論编辑

維揚,東南一都會也,自古號為繁盛。自唐末亂離,群雄據有,數經戰焚,故遺基廢跡,往往蕪沒而不可見。今天下一統,井邑田野,雖不及古之繁盛,而人皆安生樂業,不知有兵革之患。民間及春之月,惟以治花木、飾亭榭,以往來遊樂為事,其幸矣哉。揚之芍藥甲天下,其盛不知起於何代,觀其今日之盛,想古亦不減於此矣。或者以謂自有唐若張祜、杜牧、盧仝、崔涯、章孝標、李嶸、王播,皆一時名士,而工於詩者也,或觀於此,或遊於此,不為不久,而略無一言一句以及芍藥,意其古未有之,始盛於今,未為通論也。海棠之盛,莫甚於西蜀,而杜子美詩名又重於張祜諸公,在蜀日久,其詩僅數千篇,而未嘗一言及海棠之盛。張祜輩詩之不及芍藥,不足疑也。芍藥三十一品,乃前人之所次,余不敢輒易。後八品,乃得於民間而最佳者。然花之名品,時或變易,又安知止此八品而已哉。後將有出茲八品之外者,余不得而知,當俟來者以補之也。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