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文安公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卷第六 揭文安公全集 卷第七
元 揭傒斯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舊鈔本
卷第八

掲文安公全集卷 --卷(⿵龹⿱一龴)之七

      掲 曼碩 傒斯 着

      門生前進士爕理⿰氵専化校録

 書

  上李秦公書

五月吉日豫章掲傒斯謹𠕂SKchar𫯠書平章國公

閣下夫士志爲上時次之位次之農不以水旱

怠其耕啇不以寒暑輟其負販故能致千金之

産登百榖扵場况士之志扵道者乎不逄于今

必𩔰于後有其時有其位道行于天下天也無

其時無其位道不行扵天下亦天也君子無與

焉故士之所患者志不立道不明不敢計其時

與位也因其時求其位以行其道此士之志也

而不敢必乎天也士茍志于道生乎今之丗可

謂得其時矣然猶徃徃以不得其位為患其信

之不篤而𣣔必于天者従而為言之曰上之人

不能用夫士且怨且憤嗚呼𬨨矣嘗𮗚夫用舍

之際矣或一人薦之而百人沮之不能使之不

用且大明其道扵天下或百人舉之而一人抑

之卒罷而㱕至老死而無聞夫一人至寡也百

人至多也用舍䌓焉而無𠩄容于力非天也耶

上之人苟能知其力之𠩄至不能奪天之𠩄與

不能𢌿天之𠩄不與賢者進而用之不賢者退

而黜之不置一毫踈戚爱憎薄厚之心于其間

惟以國家得人爲務如是而猶有不信乎道上

猶有遺才之恨者未之聞也抑又嘗𮗚士之志立矣

道明矣得其時與位矣而不能見知于其君道

終莫能以行雖行而不逺噫何其道之難行也

耶伏惟閤下學冨而徳廣志動而行寔不以摧

困折辱而易其莭不以冨貴𩔰榮而改其度尊

為天子之舊學信為天子之腹心位崇乎公相

功施乎社稷名聲昭乎四海可謂得其時與位

而道信行矣又力能進退天下之士而無一毫

踈戚薄厚爱憎之心置其間一務于為國而得

人天下之士莫不顒顒然厲其志修其道以待

時之用已然以一人之明籠天下之士豈能保

其果無遺才耶亦舉其𠩄知倡于其上而已耳

僕少貧粗襲祖父業年十五六即挾其𠩄有奔

走衣食于四方乗驚湍絶峻崿觸冐乎炎埃雨

雪之間或𬨨午而未食或既夕而猶邁人情物

 態之變風俗政化之異夲末逆順之由盖偹嘗

 而畢覧之矣至于國家内外之体𥙷偏救𡚁之

 術亦嘗求其說而𤍨慮之矣然未始敢以告之

 人者踈逺鄙賤之士雖告而不信徒取詬病焉

 耳既無上下之援可自取爵位而力行之又無

 知已之人可相告語事苟利于時不必由已出

 然終黙黙自悼行年三十有九蠢然而無聞近

 始因縁親戚計可無旅食之SKchar遂自豫章附舟

 五千里而至京師雖童僕不敢携一人恐重以

 累諸人也凡平生寓之目属之耳軆于身藏于

心不敢以告之人者閣下皆已行之矣其未行

者必次弟而行之僕何敢踰涯越分而進以貽

教玉人之譏夫翰林皆極天下之選不以愚不

肖過相薦引𥝠窃自幸事茍有集庶幾由是而

至扵可為之地以自見其平生之𠩄志萬一不

然亦可藉手以㱕曰吾嘗𫉬薦于翰林矣吾嘗

𫉬登李公之門矣益厲其志修其道垂之簡帙

傳之子孫樂夫天之所以命我者用之舍之不

敢求必扵天也惟閣下少垂察焉傒斯恐懼再

   與尚書右丞相書

 傒斯𠕂SKchar尚書右丞相閣下僕聞因衆者可以

 𩔰立功㤀已者可以廣得賢千尺之松不蔽其

 根者獨立無輔也森木之林鳥獸群聚者衆材

 咸濟也是故自用無朋專𣣔無成得衆者昌寡

 助者亾此賢愚同智古今一𮜿者也易曰㧞茅

 茹以其彚征吉夫㤗之爲卦君子道長之時也

 君子當道長之時其進猶必引其𩔗則吉是進

 而不引其𩔖雖當㤗之時猶㓙也人方安居暇

 食(⿱艹石)無事于賢一旦風飛雲㑹加之百官之上

 立扵庙堂之内以数尺之身任天下之責方寸

 之心関天下之慮雖有周孔之智賁育之勇未

 聞能獨成其功也此僕與閣下不能無情伏惟

 閣下聦明強毅卓犖𢎞大誦聖人之書行古人

 之爲政知王道之本好賢有虚已之寔生民之

 所仰望君子之所依㱕又當天子鋭精求治之

 時身住䁀鉉之𭔃以求治之時當鼎鉉之地而

 生民有仰望之情君子有依㱕之心誠閣下垂

 名立功報國𩔰親之秋也然方今進賢用能之

 當否在閣下冨民理財之能否在閣下斟酌庻

務之宜否在閣下天子之𠩄属寄生民之𠩄責

望在閣下其任亦甚重且難矣夫上有宰相下

有参佐百官而獨責任于閣下者以閣下明王

道識治体知夲末之𠩄先後經𫞐之𠩄異宜也

此春秋𠩄以責偹于賢者耳由今𮗚之孰若一

上下齊彼已旁羅俊乂廣𭣄英賢因其材而分

任而坐居其成功則功可大名可乆福可致而

禍可消也不然一身且未知𠩄計况為朝廷計

㦲然鳯凰鸑鷟非凢木可棲絶竒異能非常調

可致懸千金之賞不患無徙木之人市千里之

SKcharSKchar無絶足之馬誠能推誠折莭激昻鼓舞

則士必樂為用士樂為用何功不成且進賢者

非𠩄以市私恩也將以佐天子理萬民也忠以

出之信以行之忠信之人天必佑之母患乎賢

之不為用但盡其求賢之道而已牛之肯綮逄

庖丁之刄則觧木之盤錯遇匠石之斤則𩀌母

患乎事之難行但盡其用賢之道而已然進一

君子則君子之𩔗應任一小人則小人之𩔖應

此善敗禍福之由亦不可不審且慎也惟閣下

察焉傒斯𠕂SKchar

  荅胡汲仲書

 傒斯頓首汲仲簿公執事傒斯比猥以陋薄之見

 汎浮之辞凟冐于執事意甚悔之既無及已連

 月滯留于外不得朝夕訪問不圖宏大更枉還

 荅又以俗迫雨坐山疃者連甸不得上謝知執

 事于我何如哉然賢者之待不肖不肖之望于

 賢者皆不可謂之無意也茍有忠告則肝胆相

 呈心口相宣不當蓄嫌畏挾𫎇背若市井𡍼路

 之人也故復有𠩄祈不敢黙黙遂止以執事好

 古之敏信道之篤知足以知之勇足以行之可

 謂魁傑特達出群之士至扵啇畧人物言論風

 采頗若無人来書有云爲衆𠩄推謬當斯文之

 託僕窃以爲過矣夫衰周之世文武㡬墜孔子

 以天縦之聖出爲天下萬世之宗且曰十室之

 邑必有忠信其自居者好學而已孟子當𢧐國

 之時闢楊墨排縱横揭孔氏之道而明之若掃穢

 翳開日月之光䟽百川益河海之𭰹及其辯也

 曰不得已今幸與執事居休明之世吾道光盛

 賢士軰出禮樂非甚崩大壊際天所覆莫不順

 𮜿雖有孔孟猶不當驁然自任畧無辞譲之色

 使執事𠩄學之道𠩄居之世誠當孔孟之任必

 待後世之人推尊而光𩔰之不當自道若此且

 以執事自䖏為何如時哉今年夏見青田陸如

 山謂執事自許直継孟子非知道之士不能為

 是言者犹或不識執事𠩄言之㫖由今而言則

 信有之矣夫孔孟大聖也大賢也當斯文之託

 者若孔孟可矣而孔子曰攻乎異端斯害也已

 孟子曰能言距楊墨者聖人之徒也然每與執

 事啇論則甚尊信佛老氏至𣣔合三氏而為一

 則當斯文之託者道固應如是耶此皆甚不可

者也或謂執事有師道而無友道誠知言哉傳

曰雖有周公之才之羙使驕且吝其餘不𠯁𮗚

也已此之謂也来書又云前乎千古聖賢相傳

之道由詩若文而知後乎千古亦将由詩若文

而知今之道予讀其言而悲之自漢以來継述

之文多可讀之文少夫道有夲文有体尊卑小

大長短踈戚華實正偽截乎若天地山川之不

可相陵昭乎若日月星辰之不可相踰𩀌乎若

飛潜動植之不可相移惟適當而已耳近見執

事序黃成性文章言辞夸大皆非事實其所称

 舉皆公卿大臣之事非學道在下者𠩄冝言抑

 亦自任之素不知其言之過也且文者古聖賢

 不淂已者之𠩄託也而今丗行道之士不惟其

 事尚𣣔託之此而垂後不亦甚可悲夫僕之才

 不足以知執事僕之言不足以暁左右𠩄以聞

 之父師之訓有與執事戾者𦕅為僣越申言之

 前之言敢以為執事之忠後之言敢以為執事

 之望尚兾致之用以幸學者以示来世則大𩓑

 也SKchar柔之教敢不敬承聞将就天台之闕不知

 何時㝎行當于江滸一别

   與䔥維斗書

 傒斯𠕂SKchar諭徳䔥公閣下僕性分麄謬昏戇絶

 不通時亊與人交不計𨺚薄能否輙以古道相

 期待俗下詬病日甚不止終不愧悔今復妄有

 謁扵閣下焉惟天生賢哲常曠数百載不一二

 見及有其人或又廢扵庸主格扵説忌盡扵懦

 怯畏慎弗克卒其大業僕甚痛之自来京師目

 覩耳聼口誦心語惟公全才學冨義精仁𤍨謙

 譲克謹去就有莭名與實侔位與徳称有古大

 賢之風束帛之聘累光丘園每䀻必増其秩每

召必SKchar其禮其尊徳樂道右賢尚能崇信慕向

若漢高帝之扵四皓可謂𨺚矣然四皓不出則

已一出則能割至尊之爱㝎天下之本建萬丗

之名脩然而来浩然而㱕来不見其𠩄難去不

見其𠩄窮何其𥙿哉且今天下非漢髙之草創

皇太子聦明仁孝𬨨扵惠帝上親信篤爱無高

帝之惑溺昔之儲貳不得與國家之政今則無

𠩄不領冝若公者知無不言言無不従然天下

之賢士未振者不聞有𠩄舉天下之政令有闕

者不聞有𠩄陳愔愔黙黙日以懐去為務又不

能借一亊决去就使天下有識之士蹀足搤SKchar

SKchar四頋而失望僕誠愚鄙未逹其故抑尝㪯

之而未用陳之而未行邪則去就可以兆矣道

行扵天下謂之達道不行扵天下謂之窮孟子

曰窮則獨善其身逹則兼善天下今公居逹之

時行窮人之事猶𠩄未喻且天之生斯人也豈

徒𣣔寵荣其身體利澤其子孫而已亦𣣔使生民

之有知也公誠能高卧SKchar山逺引遐SKchar則為巣

許務㳙之徒為可SKchar𨹧魯連之徒亦可雖𣣔SKchar

風駟霞談詭變眩如偓佺安期羡門盧敖徐福

 之徒亦可今業已出矣食其禄而居其位矣何

 乃若是恝恝邪𥨸為公計莫若攄肝𤁋胆⿲氵身攵

 慷慨極論天下之賢士求當今政令之得失典

 章文物之損益君儲切身之急務䟽而陳之苟

 其説行則從容可為二䟽之事不行則掛冠神

 武拂東而西矣上不負朝廷之知下不觖天下

 之望天下之士莫不想望風㮣咨嗟嘆息曰䔥

 公真賢矣哉朝廷之尊賢下士必自公始則公

 進為國家之荣退為斯道之𨺚生為萬全之人

 没有無窮之名不亦休乎又不得已則引年謝

疾而去耳或曰公不得已而𧺫而身冐大名𬒳

至㤙夙夜𢧐掉兢慄猶懼不持若夫進賢𥙷𬨨

則揆諌之司吾𠩄軄者轉廸是宜且言之而中

則吾之㱕未可期言而不中則僇辱𠩄㱕况若

公者進退語黙必有其時豈庸𥪡賤走𠩄能察

識哉僕益惑焉夫公之出䖏非若彼旅進旅退

之人旅進旅退之人雖千萬不足為天下輕

公實有萬世之繫焉不可不𭧂白扵天下後世

使之有則也念之念之時不𠕂矣僕近行河済

之間有𬨨而歌者曰我行河濟𠔃瞻彼泰山聖人

之才不待兮我道孔艱進不汝信兮退即汝諼河

兮濟兮道靡靡兮乃撫栧送而和之曰㤗山巍

巍吾其跂而河水瀰瀰吾其濟而聖人雖逺吾

斯𮜿而因録其詞并書以献惟公念生才之難

遭時之不易憫斯民之無知貸狂瞽之不察視

中道而導之㱕幸甚幸甚傒斯𠕂SKc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