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文安公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

卷第九 揭文安公全集 卷第十
元 揭傒斯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舊鈔本
卷第十一

掲文安公文集卷之十

       掲 曼 碩 傒 斯 著

       門生前進士爕理⿰氵専化校録

 記

 冨州重脩學記

上御經筵之明年夏六月濟南姚侯来為富州

以舍菜禮見于先聖先師祝曰惟夫子之道参

天地配日月用中㒺敢知而用中寔生齊魯之

交宻邇夫子之訓欽承明命来守是州今之州

古千乗之國也敢不敬恭朝夕惟夫子之訓是

承頋瞻廟學摧陋弗稱曰余之責也㑹教授清

江陳明之継至議與志合明年秋大脩孔子廟

仍其舊者惟殿若明倫中庸二堂江山秀傑楼

惟一改作而有加規制必裁就法度出入必限

由正途凡為屋幾七十 楹又刻銅為七十二

弟子及諸賢像以SKchar祀事鑿半池其前倣古頖

宫侯載經載度是董是勞吏㤀其私工𭄿其勤

渉冬徂春用告厥成而命傒斯為之記在至元

二十有三年陞豊城縣為冨州以河東陳侯元

凱為之尹時科舉廢十有五年矣士失其業民

墜其教盗賊滿野竟𢾗十里不聞鷄犬聲陳侯

大懼遂脩孔子廟建小學日集文儒故老講求

治要悉資以為政不𢾗月境内大治知𠩄務也

今科舉既復亦十有三年而侯寔来當天下文

明人復其業猶皇皇焉汲汲焉以興學校明教

化為先務者其守同其志亦同也夫兼有天下

父師之責者君也承君之志行君之化者宰相

與太守也宰相布于上太守奉于下故人之生

也為之學校以教之設科以舉之必使士有恒

業民有恒志然使聖人之道可明賢材可得而

治可成也古之有天下者莫盛于唐虞三代而

不能去學校廢選舉以為治秦能去之廢之二

世而亡雖然君子之學視學校為汙隆以科舉

為去就亦異乎夫子之教矣(⿱艹石)夫善學聖人者

在𤱶𤱔則行乎𤱶𤱔在魚塩版築則行乎魚塩

版築豈待學校之教而科舉之𭄿哉然世亦豈能

皆伊傅其人 而不為之教與𭄿也此上之志

而侯𠩄以力行之者况上方親御講筵詳求聖

人之治愚雖不敏願與學孔子者共勉之侯亷

愼簡正不畏盛名而人敬畏之盖賢守云

  金州學記

皇元制治舉法周孔𤣥徼絶壌同風鄒魯一郡

一邑必謹學校以為敎基在仁宗時太子太傅

長史郭侯履治靖五年俗興民和克信其道㤗

定元年春移貳于全全居湖南九郡之極地小

而岩風氣啙窳郡西湘山又稱無量夀佛入㓕

之𠩄世奉遺骸奔走萬姓而夫子之廟荒圯穿

漏曾莫頋者罷輭者以民勞為觧貪墨者以廪

薄為辭講誦不興荐祼無𠩄侯至㑹缺太守侯

搃學事教授黄潤以為請于是侯率僚佐倡于

上士民𭄿于下明年二月即工前清湘長法黒進

拜元侯知邑士鄧桂能状命董其事遂斬木隂

谷伐石陽崖食功傭力民不知役太守何公潤

⿰糹⿱𢆶匹至朝𭄿夕勞休威並行及期而廟成乃易夫

子十哲像分祠先儒及賢守于講堂之左右翼

門序軒陛以次咸畢又辟廟南廢地爲杏壇三

成以擬闕里建明堂四檻以舘諸生既告成于

廟教授謁告還江西㑹予廬𨹧曰郭侯每以不

得君記爲恨敢請乃述其事且俾告于有衆昔靖

之鄙爲群僚刼以自附者八百餘家𢾗自請吏

吏不能討而王賦之供不敢怠遑及郭侯為守

天子出使督兵討之八百餘家咸在夷滅侯以

死争乃去刑書復為齊民侯非力能生之也以

其民恪遵魏文靖公之教知有君臣之分雖為

虜而王共不闕故也全之四境盡為中邦又宻

邇周元公之里父傳子習皆聖人之道民之情

性豈獨異乎夫殚財浚力以奉無益未必𫎇福

耕田鑿井以服聖賢之教未必被祸且一𢇁一

粟得以飬生送死又使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

婦有别長㓜有序朋友有信君子登于俊選野

人免于刑僇果何惮而不為哉亦教化使之然

耳為民上者曷敢不敬學在郡治之隂鳯凰山

之陽宋紹興十三年之𠩄遷也東南諸山秀䴡

竒詭湘SKchar灕水合流其下盖為一郡之勝云泰

定四年八月丁㐪記

  舒城縣龍眠書院記

治民之道使民知禮義而已使民知禮義先示

其𠩄尚而已民知𠩄尚則知𠩄向方哉廬𨹧舒

城長爕理⿰氵専化用湖廣舉首取泰定四年進士

第得兹邑首理學政咸用其學以教導民民始

益知人之𠩄以為貴儒之𠩄以為重而復知𠩄

以飬生而送死居二年曰民其可教矣乎于是

又治地邑東得李公伯時龍眠山庒故基于東

禅寺東舒王祠西尝没于寺者據山川之㑹想

昔賢之逰䖏乃會其禄入募工度功作書院以

奉先聖先師以為出治立敎之本不踰時而成

凡殿堂門廡齋舍庖庫及李公之祠為屋三十

有六楹以其面龍眠之山端䴡竒峻能出雲雨

膏澤天下榜之曰龍眠書院且示不㤀李公之

故而邑賢者范鳯瑞割田二百𤱔以供𥙊飬既告

成于廟遂立之師進諸生而教之凡民有来𮗚

者必𭄿之以學是時上既撥亂集大命兵革未

息飢疫未復郡縣長吏能以荒政自任且不足

遑知禮樂之教哉而舒城𭄿分則出粟之家惟

恐後民之強暴子弟一有弗若則父兄長老切

責詬怒惟恐見絶于長吏休休焉方日以興學

為事舒之民卒無一人携離轉徙者長吏豈獨

賢民得其𠩄以生者也舒著于春秋故山有春

秋之山水有舒水始入于随後并于楚其民勇

而好義非獨舒為然楚之地皆然故楚常為強

國最後宋室南遷頼其民蔽遮江淮幾二百年

然當時民雖欲為學其可得乎自國家有宋民

不知兵者五十餘載又有好文之君⿰糹⿱𢆶匹出而學

校之教欝而不興仁義之政尼而不行飬生者

不得盡其𭭕喪死者不得究其禮此非上之𬨨

長吏之責也今吾君既𢌿爾以賢長吏一以詩

書禮義𮗜爾民民亦知𠩄尚乎若曰升其堂(⿰阝敕)

SKchar設其牲齊而行其典禮如是而已此事聖

人之疏莭也非作書院意也舒之人尚其朂哉

李公名公麟邑人博學好古舉進士歴刪定及

檢法官未老致仕蘓文忠黄文莭二人尝𬨨其

山荘故合祠于堂之北是役也建始于天暦三

年之春工畢而改元至順縣學之明倫堂亦其

𠩄建也是𡻕冬十月朔記

  𣵠州孔子廟禮噐記

古者𥙊噐犧象罍洗登豆之属皆以木簠簋籩

篚之属皆以竹後世惧其速朽也不能以時易

也範之以銅取便于有司而古先聖王之制僅

存其名號焉耳惟𣵠州孔子廟噐皆上陶殘缺

苦窳将事者耻焉𮗚者議焉有司莫以異泰定

四年秋廬𨹧曹君明則来領教事始白于有司

馳𢾗千里還廬𨹧範銅以易之及有事于先聖

先師齊肅秩粟昔之耻者誠敬之心生焉昔之

議者慢易之心冺焉逺邇来𮗚俯仰嘆玩雖非

古先聖王之制有不暇計于是州太守命范陽

令杜肅府而藏之属奎章閣授經掲傒斯文而

志之或曰範金非古也其亦必有𠩄受矣胡莫

之或改以從古也禮有損益噐有冝然况世𠩄

寳三代𢑱𪔂罍斚尊卣之属皆範銅為之也皆

自天子至于公卿大夫𠩄作以貽子孫者也雖

不可盡信然其来固已乆矣謂範銅之非禮古

人亦且為欤彼皆欲為長乆計也皆欲為法于

後世者也且觚不觚固非觚矣謂木之觚為觚

金之觚為非觚可乎學至于孔子可謂知禮矣

然逄掖于魯章甫于宋舍麻冕而從純非欤必

以古為是而今非則𣵠之用陶盖有虞氏之𠩄

上也以木以竹皆非禮也而可乎夫敬者禮之

本噐者敬之輿也SKchar其噐𠩄以存乎禮也而耻

焉而議焉則敬何由生禮何由行欤故泥乎古

者不足以適今膠乎SKchar者不足以言禮故記曰

禮從冝傒斯曰𥙊SKchar者𠩄以交于神明者也非

飲食之謂也苟知禮之本矣雖從冝可也嗚呼

曺(“由”換為“田”,上有點)君其可謂逹于禮乎是SKchar也有司其謹藏而時

出之仍𠜇其目于左方

  增城三皇廟記

三皇古無廟唐天寳中始置祀以春秋配以勾

𦬆祝融風后力牧五代宋並因之國朝始詔天

下以郡縣皆立廟以醫者主祠建學置吏設教

一視孔子廟學大徳三年太常言三皇開天建

極創物垂範為萬世帝王傳道之首今太醫院

請以黄帝臣俞跗桐君SKchar㬰區岐伯之属十大

名醫視孔子十哲配享廟廷是欲以三皇為醫

家專門之𥛜非禮經冝從唐制中書下禮部議

議如太常至大元年中書又以湖廣行省言如

太醫院𠩄請配享事下禮部議請以十名醫視孔

廟諸大儒列祀兩廡遂著為令廣州之増城未

置廟𡻕春秋有司設主𭔃祀叢祠中至順二年

秋九月旴江左祥由翰林從事廣州香山縣尹

潮州路經歴以𫯠議大夫治増城既新孔子廟

學于城西冲霄門外之故址而以舊學為三皇

庙學壊撓者易之隘者闢之漫漶缺漏者𡍼塈

而黝堊之自殿堂徂門凡為屋五十有二㨕巍

焉煥焉如𥘉建然後三皇之祀始尊醫學之教

始行夫以醫家專祠三皇非古制然猶足見國

家尊古聖仁賢重民命如此有司知守國家常

脩其𥙊禮SKchar其教道竭其𠩄軄而已他非敢

置議醫家既得專祀三皇可謂甚尊𠖥矣而輙

漫其祀事怠其學政不知民命之𠩄以重𠩄謂

失禮之中重失禮焉其咎大矣凡居是者可不

慎哉左君闓疏平恕𠩄至有善政且知𠩄先務

是役也能窮其力以賛其 成者醫學教諭鄧

友益也南雄路儒學教授李𩔰以左君之命請

記乃為之書

  建都水分監記

㑹通河成之四年始建都水分監于東阿之景

徳鎮掌凡河渠𭐏牐之政令以通朝貢漕天下

寔京師地高平則水疾泄故為堨以蓄之水積

則立機引䋲以輓其舟之下上謂之𭐏地下迤

則水疾涸故為防以莭之水溢則純起懸板以

通其舟之徃来謂之牐皆置吏以司其飛輓啟

閉之莭而聼其獄訟焉雨潦将降則命積𡈽壌

具畚鍤以偹奔軼衝射水将涸則𤼵徒以導淤

閼塞崩潰而時廵行周視以察其用命而賞罰

之故監之責重以煩延祐六年秋九月河南張

侯仲仁以歴佐詹事翰林太醫三院皆能其官

且周知河渠事選任都水丞冬十有一月分司

東阿詔凡河渠之政母襲故狃私母泹𫝑怛威

惟冝適從敢有撓法亂政雖天子使五品以上

以名聞其下随以輕重論刑母有𠩄貸侯北自

永濟渠南至河東極汶泗之源滯疏决防凡千

九百餘𠩄咸底于理退即𠩄署治文書庳冗儉

陋吏側立無𠩄援告于衆曰予承命來此惟恪

恭是啚願以函丈之室制千里之政役徒百工

何𠩄受軄下走群吏何𠩄聴令郷遂之老州邑

之長何𠩄禀政荆揚益兖豫𢾗千里共億之吏

何𠩄視禁山戎島夷遐徼絶域朝貢之使何𠩄

為禮朝廷重使何𠩄止舍乃㑹財于庫恊謀于

吏攻石冩材為堂于故署之西偏隅隩廓深周

阿崇穹藻繢之麗文不勝貭几席之美物不踰

𮜿左庖右庫整宻峻完前列吏舍于两廂次𣗳

洺魏曺(“由”換為“田”,上有點)濮三役之肆于重門之内後置使客之

舘皆環拱内向有翼有SKchar外臨方池長堤隐虹

又折而西逹于大逵高栁布隂周垣繚城遐邇

縱𮗚仰愕俯嘆其言曰惟侯明慎周敏于公㒺

私故役大而民弗知功成而監益尊監益尊而

政益行斯河渠之利永世攸賴爰稽在昔自丞

相忠武王建議于江表𥘉平之日少監馬之貞

奏功于海内一家之時自時厥後分治于兹者

鮮不著勤焯劳載于簡書而公署之役乃以待

侯非樂侈其名以夸其民𠩄以正官守肅上下

崇本而立政也誠冝爲而不敢後惟國家一日

不可去河渠之利河渠之政一日不可授非其

人若侯者其人矣是役也首事于侯至之明年

某月日卒事于至治元年某月日合内外之屋

餘八十楹是𡻕九月朔具官掲傒斯爲之記

  安福州東嶽廟記

五嶽自古皆秩祀于天子而東嶽獨爲天下宗

今郡縣不置廟則以爲闕延祐四年冬吉安路

安福州逹魯花赤瞻思丁始建東嶽廟于城東

門外之秀嶺知州郭恢台䓁恊其謀佐吏及州

民之樂善者相其財地利材艮工胥𭄿功明年

秋廟成重門複殿高廣䴡深翼以列祠七十有

二象設SKchar畏軒陛崇隆上巢飛雲下瞰湍瀬旁

引群山俯視井屋朝陽夕隂如神徃來稚耄男

女蟻行而上俯視拜跪如臨父母復伐石為橋

曰秀川而屋其上六楹以逹望走刋木為亭曰

一覧以休逰𮗚而命道士姚某守之民大悅又明

年秋州人前肇慶路濓溪書院山長彭徳昌請

紀于石夫東嶽魯望而廟于兹從民志也民不

知善而惟神之依惑也苟政不平𡻕不成欲事

神得乎福善禍滛天有常道事神治民國有常

禮禮不可黷道不可誣靡届弗至者神無感不

通者誠誠神合而福禄降惟君子能之若夫脩

典常正國俗則國家之事而君子之心具官掲

傒斯記

  浮雲道院記

余方窃禄周行進不能有禆于時退不能自訟

其𬨨而客有言浮雲道院之事者乃起而四頋

⿱⺾⿰氵亾然自失渺然若天地無𠩄容客之言曰吾𠩄

居郡曰廬𨹧邑曰永豊是為歐陽文忠公之郷

吾之里在鷄山之陽鷲溪之濵山川深厚草木

濃䴡其人秀而多壽弦誦之聲溢于四境耕種

之民交于四野時危代易干戈𠩄不加焉水旱

疾疫盗賊𠩄不入焉人無甚冨亦無甚貧吾劉

氏族居三百有十二年矣環吾里𢾗百家無異

姓良田𢾗百頃未嘗去劉氏冠昏䘮𥙊必以禮

共給公上必以時無金玉狗馬之殃無高爵重

禄之祸各食其力各守其常吾雖客逰四方而

心安之㤗定四年秋吾歸自河南乃闢園𢾗𤱔

種桑柘三百株枳若橘皆千株木寔之脂可食

可燭俗號山茶又曰木子𣗳者七百株茶五百

株桃李雜果松竹之属又稱是𡻕先疇之入雖

不足以自給計𢾗年之後葉者寔者脂者萌可

茹材可SKchar者可薪者各效其用則吾春秋之事

朝夕之共宗族郷党賔客之奉可不具而足矣

吾又有兄弟子姪𢾗十人承祖父之訓皆頗知

學足爲保家之主天之𠩄以與我者亦既厚矣

復何求哉乃築室四楹其中爲藏脩之𠩄取孔

子不義而冨且貴于我如浮雲之語榜曰浮雲

道院又爲五言詩二十餘萹書之璧間暇則命

子姪SKchar以為樂客有爱而和之者不敢辭有録

而傳之者不敢止行藏用舍一聴于天夫聖人

之與衆人欲冨貴而𢙣貧賤非甚相逺也而聖

人不求得其𠩄不可必得不求去其𠩄不可必

去安其𠩄安樂其𠩄樂從吾𠩄好而已衆人則不然

必求得𠩄不可必得必求去其𠩄不可必去險在

前而不頋危在後而不知早夜以孳孳死而後

已于是聖人始如天地日月亘萬古而不可䟦

及衆人穰穣忽而為虎忽而為䑕忽而為䖝沙

其去聖人何啻千萬里吾非敢希聖人能少異

于衆人無忝于前人斯亦足矣乃SKchar曰浮雲兮

悠悠忽而逝兮乍㽞吾安歸兮孔丘又SKchar曰悠

悠兮浮雲来無迹兮去無垠吾安歸兮義與仁

SKchar畢余請書以為記客名鶚字楚竒其學以六

經為主其文以義理為本其詩近陶柳之間其

大父盖壽至百三𡻕云天暦二年六月九日掲

傒斯記

  撫州𤫊感廟記

臨川西南行九十里有山巍然而高大𨺚然如波

濤蔽于一州者曰連珠之山有谷焉蒼峭深窈若

與世隔谷之口有寺焉名如其山南唐昇元中

SKchar齒和尚曰智通者嘗居之入谷𢾗十歩有廟

焉曰𤫊感之廟宋慶元四年𠩄賜額也天暦兄

年寺住持如海知事從善改作大殿五間丹楹

藻井崇阿飛甍湧殿壁為海潮慶雲之状仰燭

承塵俯鏡廣庭自夏徂秋遂底于成神享其祀

人樂其功明年介予女兄之夫陳君用清請予

記按啚志其地𥘉有古杉一株常聞笙簫之聲

飛繞其上杉下有泉人汲而禱之能蘓旱而愈

疾一日神附童子語及梦告SKchar齒和尚曰我朱森

秀才也兄弟三人皆隐于此汝廟祀吾當福汝

民乃伐杉為三神像冠服形𩔖一如𠩄夣者廟

而祀之掲靈著響餘二百年至景定三年始得

封為净感净應净佑三真人余謂神有曰朱者

株也森者杉也秀才者美木也兄弟三人者三

乃木之𠩄以生也盖木徳之鍾木主仁故為善

不為𢙣為祥不為咎而能大庇斯民也其兹山

之靈也欤山非神不立神非山不留惟兹山與

天地無窮兹神亦與山為無窮其必與我元相

為無窮也然非兹殿不足以壮神之居以称此

山敢不敬志其事焉於乎爾民其益務為善毋

使見棄于神哉天暦三年夏四月朔掲傒斯記

  胡氏園趣亭記

豫章胡叔俊以高才碩學隐居進賢官溪之上

治乃祖西園築亭其間而逰息之以東南先朝

陽而夕隂冝木果而𣗳桃李梨栗南為正陽之方

冝芳華而列種海棠松竹者貫𡻕寒而後凋故

以植乎西北中又雜植梅𢾗十株曰梅松竹之

友也今皆蔚然為林矣若菊若牡丹芍藥之属

樷生而可爱皆列于亭之左右以便𮗚賞合而

 名其亭曰園趣其出入之途在正東近𠩄居也

 海棠之西有二池央道鑿小渠引水經其𠩄居

 以入于東池渠之上古木𠫵天其先𥛜𠩄手植

 也東池之外又爲大池春夏泛溢可以舟楫池

 之北爲堂八楹以爲子弟講肄之𠩄又北爲堂

 六楹以舘賔客又北爲重屋六楹以藏累世之

 書此其園外之事又𠩄以爲成趣之本叔俊治

 家有法臨事有㫁凡公上之共必先之故呌SKchar

 之吏不及于門田園山林之務必擇子弟之賢

 僮僕之良者各受其成以治之故叢脞之政不

嬰于懐子孫之教  必隆禮厚幣聘良師友

以訓之而日就月将之功又足以樂其志此外

非𥙊祀賔客慶弔之事不得関說日坐亭上與

園丁野老論農圃之要除其榛穢脩其經術疏

其流泉時其灌溉𮗚其華寔之生成閱隂陽之

變化以𧦴夫消息盈虚之理而㤀其世慮客至

則觴咏嘯SKchar或風乎松竹之間或綸乎清池之

上雲山烟水交錯乎指頋之間而園中之趣雖

萬鍾之禄不與易也是故志定者不遷理逹者

不惑事治則情逸心曠則境融雖崇臺累榭竒芳

異物之𮗚名姬淑媛哀絃急管之奉𢙣足並語

哉叔俊于是不可及矣其子棣請予記之為序

說俾歸𠜇于亭之上

  楊氏忠莭祠記

廬𨹧楊氏作忠莭祠者何昔金人犯宋沿江諸

郡皆望風奔潰其先忠㐮公邦乂以建康通判

𬒳執罵賊死韓侂胄専國擅兵文莭公萬里

以寳謨閣學士家居聞之三日不食死故合而

祀之也中祀建康通判贈通奉大夫存者何嘗

以直抗蔡京為楊氏忠義開先也别祀廣東經

畧使長孺吏部𭅺官孫孖同知崑山州事學文

者何經畧仁聲義寔風槩天下在廣東三𡻕禄

入七萬緍盡以代民輸丁租不持一錢去吏部

闓通敏惠奉法循理爲時良臣崑山好徳尚義

能以私錢復文莭故居割田百𤱔以建祠事皆

克紹先烈者也天下楊氏皆祖漢太尉震廬𨹧

之楊則自蜀徙盖太尉之孫唐國子𥙊酒膳從

橲宗幸蜀而居眉者之後也自秦漢之後有天

下卓然有三代之風者宋而已方其盛時歐陽

文忠公以古文正天下之宗明王道之本及其

衰也楊忠㐮胡忠簡以大義折敵國之氣𡚒中

興之運當其亾也文丞相斬首燕市終三百年

火徳之祚為萬世亾國之光而皆出于廬𨹧何

其盛哉夫卓然可⿰糹⿱𢆶匹三代者宋也然夏之亾以

桀之𭧂殷之亾以紂之虗又以湯武⿰糹⿱𢆶匹之冝其

東征西怨無思不服惟周以弱亾與宋同然周

之東遷亦有楊忠㐮胡忠簡乎周之亾亦有文

丞相乎是能使周之亂亾犹有愧于宋者楊忠

㐮胡忠簡文丞相也文丞相之死豈非有忠㐮

文莭為之標準乎不然何又出于廬𨹧也忠㐮

不可及己至若文莭年六十餘已懸車告老将

二十載矣聞一𫞐臣擅國遂至餓死使在文丞

相時當何如哉故廬𨹧若歐陽氏楊氏胡氏文

氏又有身致乾祐之治若周文忠氏皆國家之元

氣也而歐陽氏又廬𨹧之元氣乎崑山之子元

正請記忠節祠故并及之嗚呼𮗚楊氏祠則廬

多賢之故楊氏人物之盛宋三百年飬士之效

亦可見已世好言士無益于國可乎元正亦楊

氏之賢子孫也由太常奉祀為江西行省屬祠

成于大徳七年記作于元統二年

  孝通廟記

臨江新淦之上㳺有鎮曰峡江鎮有龍母祠曰

孝通之廟古祠在今徳慶之悅城鎮峡江受𠮷

贑南安諸水又豪啇大賈之𠩄㑹兩山如束水

势湍悍𡻕𢾗壊舟楫必有嘗受神賜于嶺海之

間而分祠於此以厭水患然不可攷矣凡舟楫上下

水旱疾疫必禱焉至大二年鎮民唐文夀既倡

義以敞其楼延祐改元王友忠復新其殿至元

二年丙子之夏余扈從上都庐𨹧龍立忠始介

臨江孔思濟及其郡人李源請志䴡牲之石夫

作于始封之廟則有唐宋之碑今作于分祠必

槩見神之始末俾乞靈者知𠩄本也按唐李景

休趙令則碑神為秦温氏之媪漁于程溪淂巨

卵藏于家生七龍五雄二雌從而豢之鱗角既

具乃放之江媪日𠉀江次龍輙荐嘉魚于媪若致

飬焉者始皇帝聞之召媪媪行中流龍挟舟而

還媪死鄰人⿱苑土之程之左澨絳水之濵後有衰

麻而杖𡘜諸墓且𢙣其廹潮汐也一夕大雷電

遷之髙崗郷人祠之始此自唐天祐歴宋由永

安郡夫人五命為崇靈濟福妃五龍子皆爵徹

侯二龍女皆夫人額曰永濟改曰孝通大𮗚二

年𠩄賜也夫物于天地莫神于龍有功于天地

莫大于龍故其徳配乾為鱗虫之長出入變化

不可測度媪非産龍徒以豢育之恩生則荐鱗

食以飬之死則為衰麻以喪之遷宅兆以寕之

學士大夫之子孫有𠩄不能而龍能之則知忠

孝之大莭又莫𬨨于龍也龍之徳其至矣乎夫

龍潜于𭰹淵之中待時而動𠩄以感雷電降雨

澤鼓濤浪摧崖裂石皆龍之能事也而謂善覆舟

溺人非龍之心也有違孝悖忠賊仁害義自絶

于天者適與之遭耳宋之時吾里有孫先生伯

温者攝象州守部饟襄淮巢湖大風濤㡬覆舟

先生朝服拜于舟龍若出荅拜水上風立止龍

之佑助善人如此苟為善龍有弗佑之者乎由

是觀之人之遇覆溺者非龍也人也福善祸滛

天之道求福不囬人之道天人之際龍知之矣

媪以慈致龍之𡥉廟食千五百餘載龍其可誣

矣乎敢書以告乞靈者至元二年丙子六月甲辰

記後二年已夘乃求重書𠜇之石集賢直學士

朝列大夫掲傒斯志

  易州定興縣城隍廟記

城隍神天下通祀或有天子封或無封其垣屋

SKchar服一擬于王者雖有彊毅聰察之吏不敢廢

水旱疾疫必禱焉易之定興廟于邑之西南隅

制古而地僻大木蔽SKchar莓墻蘚砌黮然雲興肅

焉風行𬨨者悸心入者易慮而禱亦輙應屋之

撓壊缺漏以時葺之無𠩄改作而垣獨完于是

邑人張伯祥䓁因翰林從事杜徳逺謁記勒石

夫山川之蓄都邑之㑹民物之富精合氣融動

必有神神者隂陽之至徳祸福之樞機也躰之

應感之則通非有待于祠祀尸祝祠祀尸祝古

人𠩄以事神非神之本也後世殚財力竭智慮

黷法亂制求以事神神其享之乎惟兹廟侈不

𨹧莭儉不失度庻㡬能以禮事神者冝𥙊享而

民寕然記者𠩄以著始末叙因革今皆無𠩄于

考獨記其事神之有禮也延佑三年夏四月癸

酉翰林國史院編脩官掲傒斯記



掲文安公文集卷 --卷(⿵龹⿱一龴)之十